【夫妻故事汇】之十四 母亲的秘密

  普通的常识以及我们个人的经验都告诉我们,即使在我们成年以后,我们的
父母仍然会有性生活。但是,虽然这是很自然的事实,我们议论起这样的事情仍
然会感觉很不舒服,所以,我们一般不去谈论父母的性生活问题。
  对我来说,事情也是这样。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母亲曾经有那样活跃的
性生活,而且不仅仅只和我父亲。这些描述她性生活的字句都是她自己写下的,
所幸的是,直到她去世以后,我才发现这些记录。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母亲的名字,你们会发现,原来她是一个非常著名、很受
尊重的作家,她在生前曾写作了一系列人物传记——《简·奥斯丁》、《伊莎朵
拉·邓肯》、《克拉拉·舒曼》、《艾米莉·勃朗特》等等。
  她的著作倍受推崇,但她没有名利双收。但我妈妈用另一个笔名写小说,却
总是非常畅销。在她的这些小说里,有极尽夸张的色情描写,她书中的女主角都
不是处女,或者,至少到故事结束的时候,女主角都会被人破处。
  我曾经和她谈过她的小说,我说她书里描写的内容肯定都有她自己的生活基
础,她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我。无论是我在遇到我丈夫前,还是在结婚以后,
她从来都不和我讨论性问题。当我进入洞房的时候,我早已不是处女,但我的性
知识却不是从我母亲那里得来的。
  我母亲是62岁时去世的,非常突然,也出乎意料,但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少
悲痛。我当然也伤心,但除了尊重和感谢她给了我生命,并没有更深刻的感受。
我的父亲比她大20岁,当时居住在一个敬老院里,需要24小时护理。作为他
们唯一的孩子,我是他们的主要继承人,我要和家庭律师——他是另一个遗嘱执
行人——一起,处理我母亲留下的大量著作手稿,这些文件包括手写草稿、电脑
文档和来往信函。律师总是一种公事公办的样子,所以,这些文件都要由我来决
定哪些需要保留,哪些需要销毁。
  一天,当我在整理一个堆满乱七八糟文件的档案柜时,我偶然发现了她的一
些日记。我不知道里面记录了些什么,所以,我随手翻开一页,读了起来:
  “某月22日,周一。酒店。仍然不能相信,作为都有家庭的两个人,我和
K在下午3点到这里幽会。酒店经理亲切礼貌地迎接我们。整个下午都在操逼,
期间只有短暂的休息。K真是做爱高手,我们两个人都到了高潮。他希望我给他
O,但是他必须先操我的V。他的P让我非常享受,V里的感觉让我兴奋起来。
他很快在我嘴里射出来了。”
  读到这些文字,我惊讶?震惊?反感?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现在,那些
最初的印象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我相信我已经理清了自己的思路。经过长时间的
思考,我决定不对母亲的行为作出评判。读了她日记以后,我知道没有人受到伤
害,没有人受到胁迫。每个人,包括我的父亲——都被我母亲简单地称为P,都
充满热情地投身与这个游戏之中。事实上,我得到的结论是,每个人都从中得到
了淫荡的激情和性欲的满足。
  非常另类!当然是这样,但是又有谁能真正洞悉别人的思想、别人的行为和
别人的生活呢?我的父母是另类的吗?还有多少像他们一样在体验着异乎寻常生
活的夫妻呢?非常可惜的是,母亲没有记录他们是怎样进入这样的生活状态的。
她的日记只是简单地写着发生了什么、谁跟谁做了爱、是怎么做的。
  让我十分为难的是,我不知道怎样来处理这些日记。母亲一共留下了十本日
记,都是写在硬皮笔记本上的。记录的内容全部都是在20年间的幽会和性交,
当然其中也有许多空白。如果我的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我会一把火烧掉
这些日记,但是她是一个著名的作家,也许这些资料对想探究我母亲的生平的人
有些价值。虽然现在人们对她的行为仍然会感到震惊,但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
也许以后的人能理解她当初的行为?
  现在,我把母亲的十本日记都保存在一家银行的保险柜里,我决定选取其中
的一部分发表在这里,看看大家的反应。我希望读到下面内容的读者能告诉我你
们的看法,以便我最后确定如何处理这些日记。
  很显然,我母亲记录这样的日记是受到别人的指使或者请求的,她用很简洁
的方式记录着,没有一点渲染,根本不像她的小说那样。我用自己的方法——在
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判断出她日记中人物的身份,是男是女,相貌秉性等等。
其中有些人还健在,所以我不能披露他们的姓名。但是,我觉得有必要为我母亲
的日记做个注释。
  从我母亲已经出版的著作看,她日记中所用的词汇基本一样,也很简洁。从
那些著作中所用的词汇中,我可以看明白她在日记中所用的一些字母的含义了。
在她的日记里,虽然她使用的那些缩写可能会造成一些困惑,但是,通过通读她
的十本日记,我可以给出下列注释:
  A——ARSE屁股
  AH——ARSEHOLE屁眼
  B——BOTTOM裆部
  C——COCK,OR CUNT鸡巴,或者逼,根据上下文判断
  CL——CLITORIS阴蒂
  D——DICK肉棒
  F——FUCK操
  MB——MASTURBATE手淫
  MBN——MASTURBATION手淫(名词)
  O——ORAL口交
  P——PENIS,PRICK阴茎,插棍
  TS——TITS乳房
  V——VAGINA阴道
  ************************
  某月8日,周四。怨气冲天。诅咒。已经第四天了——L说他不介意,但我
介意。我们的关系真是太混乱了。但是,还是很想一周都和L在一起(L是个律
师,我母亲通过她的经纪人与他相识,他们之间是性关系,不是律师和客户的关
系——括号内是女儿对母亲日记内容的解释,下同)。抚摩他的P,然后给他道
歉,这是我的问题。他要我给他MB,但他先要我给自己做,然后再给他做。射
在我的内裤上。他插我的O,不是V。后来,我们的情绪都平和了很多,不太紧
张了。
  ************************
  某月10日,周六。与L一起去邦德街买内衣。在那家商店楼上的房间里,
都是很特别很昂贵的衣服。我们挑选了两个与灯笼裤相配的乳罩,一个黑色,一
个白色。L坚持要再给我买条法国产的泡泡裤,还要买能看到乳头的透明乳罩。
我穿着那些新买的性感内衣裤离开了商店。整个下午都在酒店里操逼,快速而有
力的抽插让我们释放出一周被禁锢的性欲。双方都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O享受。
躺在床上,我们长时间O,然后去洗澡。
  晚上我们去色情电影院看电影——L是那里的会员——这里只是感官享受,
没有V的享受。我们坐在电影院的最后一排,前面坐满了色眯眯的男人们,有些
人试图抚摩我的乳房。有一个男人跪着从下面偷看我的裙底风光,还说着:“亲
爱的,让我们看看嘛。”我们赶快就离开了,去吃了一顿昂贵的大餐,然后回酒
店。在出租车上,L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在酒店的酒吧的吧台那,他也把手
伸了进来。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电梯里、走廊上,直到回到房间,他脱光我的衣
服,使劲地F。CV都很湿润,L的P一直是坚硬的,他说下午的F让他后来可
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又是很忘情的O。早上又好好F了一次,然后回家,向P展
示我的新内衣,然后告诉他所有的肮脏细节,P自己也很享受。
  ************************
  (这两篇日记是最早期的,内容写得非常突兀,没有前面的因由。虽然日记
开头的日期显示,好象在这两篇之前还应该有许多事情发生,但我一直没有找到
比这两篇更早的日记。丢失了?销毁了?我不得而知。)
  ************************
  某月14日,周五。亲爱的P真诚祝福L的聚会计划能够成功,因为他知道
我非常喜欢参加这类能遇到有趣的人的聚会。为了表示我对他的感谢,我给他了
些甜蜜的LOLLIPOP,我在他即将喷发的最后时刻解开上衣,让他射在我
的TS上(LOLLIPOP似乎是他们喜爱的一种口交方式,很显然我父亲非
常喜欢这种做爱方式)。
  ************************
  某月15日,周六。聚会在萨里的一幢大宅子里举办。共有九对夫妇参加,
他们几乎都带着面具,但是我还是认出了两位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妻子,还有一位
电视新闻主播和她的丈夫。宅子的三个大房间供来宾们使用,一间很宽敞的起居
室在一楼,里面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色情电影,楼上还有两间卧室。我和L商量
好先分开活动,然后再在一起做爱。在楼下,正好有一对夫妻正在做爱,有两个
男人一边抚摩着自己的阴茎,一边观看着他们。那对夫妻邀请两个男人加入和他
们一起玩四人游戏,但那两个男人拒绝了,因为楼上的女人比男人多,他们打算
去那里玩。
  很快,我就幸运地遇到一个年轻金发女人,她刚刚从她的男伴侣那儿脱身。
我们在一起亲吻,舌头伸入对方的口中搅动着。她跟我说:坐到我上面来。我跨
在她的脸上,将自己的阴唇掰开,让她的舌头伸进我那已经非常湿润的C中舔弄
着。我轻轻地挪动着身体,让她的舌头在我的B到CL来回舔着,最后一直舔我
的CL,我感觉这样的O非常刺激,我尽量压低身体,让她的手指插进我的AH
来回抽插。啊!我要爆炸了!返过身,配合着金发女郎,我的两腿跪在她的大腿
两侧,让她从后面舔吃我的阴户。这时我看到金发女人的男伴找到了另一个C。
  可以看到很多淫荡的场面,一个国会议员的妻子一边让一个男人舔吃C,一
边为另一个男人O,而她的丈夫正在和一个年轻女人做爱。L也正在操着一个女
人,这个女人的两乳间还夹着另外一个男人的D。过了一会儿,L和那个男人换
了位置。那个女人要两个男人给她更多些,她很快达到了高潮,大声叫了起来,
身体痉挛着,喘息着。我和L下了楼,那里有四对男女正纠缠在一起。我们拥抱
在一起看着他们做爱,同时相互手淫着。后来,我们分开做爱,我品尝了好几个
女人的C。
  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了,嗓子很疼,疲惫不堪,但V非常满足。P已经睡了,
但我会在明天早上告诉他一切细节的。
  ************************
  (我母亲和L的关系大概保持了两年多时间,期间他们参加了多次这样的聚
会,我母亲在聚会上享受着双性恋的快乐。她的日记中并没有透露她是怎样以及
为什么和L分手的。
  在下面的日记片段中,有个名字F,是指一个名叫佛罗伦斯女人,她在我们
家做保姆。她后来去澳大利亚和她的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她在去年去世了,所
以可以说出她的名字了。)
  ************************
  某月2日,周二。P突然告诉我一件事情,他在过去的几周里操了F。他们
是在我做巡回演讲旅程这段时间开始的。P在这段时间享受不到我的LOLLI
POP,感觉非常寂寞,对F提出了性要求,她同意了。她用她的V给P带来了
快乐,而且是在我不在家的时间里,我为什么要反对呢?P说F的V反应非常强
烈,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家里做爱。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怕我生气。P告诉她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并问她是否愿意让我在旁边观看。F感到非常震惊。P跟我
说,F知道我每天上午8点到中午这段时间忙于工作,所以他可以让我在这段时
间观看他们做爱。这样F会以为我去工作了,不在家。我们密谋着我们的计划。
  ************************
  某月4日,周四。成功了!按照计划,我9:30从我的书房悄悄地潜回家
中。P留着厨房的门没有关严,我从门缝看进去,他们已经开始了。F趴在工作
台上,裙子被翻到腰上,内裤窄小的裆部兜着她的小屁屁。P蹲在她屁股后面,
搓揉着她的屁股,抚摩着她的阴户。F两腿大大地分开,P的手指在她的肉缝里
抽插着。她喃喃地说着,但我只能听到几个字:舒服,湿润……,跟上次一样舒
服……,我需要……
  P脱掉她的内裤,拉下自己的裤子,粗大勃起的东西露了出来。他套动着自
己的阴茎,跪下去舔着她的——AH——我想是这样,接着,他坐在地下,以便
舔吃她的C。F大声呻吟着,说她要他的F。P站起来,手握住她的屁股,狠狠
地插了进去。他抽插地不快,好象在控制着节奏。过了一会儿,F转过身,她下
身倒三角型的黑色阴毛对着P,他们调整了一下姿势,P很容易地就进去了。她
嚎叫着,双腿缠绕在他的后背上,使劲晃动着身体。我听到P说道:你这个小女
人,我再操你50下。我感觉他们要到高潮了,更靠近门缝,想看得更清楚些。
哦!我悄悄退回到书房,开始MBN。P操完F后,来到书房找到,他很后悔没
有早点过来看我的高潮。我们商量着,很值得再重复这样的计划。
  ************************
  (这篇日记只能作为他们关系如何发展的参考。母亲记录了父亲很喜欢和佛
罗伦斯做爱,也很想和母亲一起玩3P,至少让我母亲在一边观看。但是,他们
三人是否真的在一起做爱了,日记了并没有透露。
  下面的日记片段跳到了倒数第二本日记的内容,那时我父亲已经病了,他的
体能不行了,性生活也不行了。但是,我母亲的性要求却没有减退。我始终无法
确定那个男人J和那个女人S是谁,但是,他们的共同努力,极大地丰富了我母
亲的生活。他们是在一个聚会上相识,立刻就对我母亲的生活产生了影响。母亲
曾多次去这对夫妇的公寓中做客。下面的日记摘选清楚地记录了他们的交往。)
  ************************
  某月30日,周日。一周情绪都很糟糕,直到——充满希望的——与J和S
再次相会。我决心已定。
  ************************
  某月31日,周一。J和S没有回音,这说明周六的聚会计划没有变化。
  ************************
  某月1日,周二。可怜的P要我为他LOLLIPOP,可是我做了很长时
间,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硬不起来。
  ************************
  某月3日,周四。禁欲已经这么多天了,今天是感觉最痛苦的一天。自己抚
摩C,MBN自己V可以稍微缓解一下,但是,还要继续忍耐48小时才能见到
J和S。
  ************************
  某月4日,周五。努力跟P介绍J和S的情况,但发现他似乎很难弄明白这
事。酸楚饥渴的感觉一直在V部位徘徊,阴道里很湿润,CL经常肿涨着。盼望
明天的到来……
  ************************
  某月6日,周日。J和S真是太棒了,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棒!中午十分,在
他们的公寓里。我穿着鸡尾酒会小裙子,黑色内衣(这让我想很久以前的L)。
S宣布了游戏规则:在下午5点以前,他们不会和我做爱。S和J像以往一样先
当着我的面做爱,我只能观看,不许抚摩他们或我自己的身体,如果我不同意,
可以马上离开。但我绝对服从他们,我等待到5点,然后……
  很快,S开始为J打扮起来,淡绿色乳罩,贞操带,小内裤,长筒袜,五英
寸高的高跟鞋。J问她是否已经湿了,S摇头。J抚摩她,手指在她的阴户里抽
插。S趴在J的膝盖上,请他掌掴她的屁股。长时间的抽打和搓揉,S的A已经
肿了,S大声呻吟着,越来越兴奋。
  最后,J放开了S,她和J并肩坐在沙发上,抚摩着他的C,上下慢慢地套
动着,舔他的龟头,然后含进嘴里。J的太大了,S只能含进去一半,她很用心
地吸吮着。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喝着酒。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佣给我们送来品质非
常优良的葡萄酒。女佣名叫布伦缇,长得很像S,会是她的女儿吗?
  S想F了。J先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脱下S的内裤,掰开她那刮光阴毛
的C让我看,让她弯下腰露出粉红色的AH。S重新站好,转身到坐在沙发上的
J身边,抓住他的粗大P为他手淫。她的阴户里肯定湿了。J脱下S的乳罩,让
我看到她肿胀的乳房和挺立的黑色乳头。他握住她的乳房搓揉着,轻轻掐弄着。
她开始骑在他的身上耸动起来,让P在她的身体里抽动着。S和J紧盯着我,看
着我的反应。我非常想抚摩我自己,但是我不能。S让J一直在她体内,刺激着
她身体深处的性欲,她的两根手指在搓揉自己的CL。J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
仍然非常坚硬。
  我们又喝了些葡萄酒。S问我,什么是我最淫荡的回忆,我告诉他们,是我
观看P和F在厨房的台子上做爱。也许不是最淫荡的吧?J插着V,S搓揉着T
S,一边听我讲着。他们又开始F了。S跪在地毯上,他们操了很长时间。最后
他们一起达到了高潮。J按响了铃,叫那个年轻的女仆送来毛巾,擦拭着S的两
腿之间。
  过了一会儿,布伦缇又被招进来,J让她脱我的衣服,她笑了,按照J的话
把我转向他们,脱掉我的衣服,露出我的A。S和J齐声称赞我的身材。
  时间已经到下午4点了。他们又在F。S又一次高潮,肩膀抽动着,使劲地
喘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J似乎仍然没射精。我也在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性欲。
  布伦缇又进来了,S把自己的身体跨在J的膝盖上,胳膊垂下来。女仆拿了
几根丝带,将S的两个手腕绑在J的脚踝上。然后,布伦缇转过来,握住S的脚
踝,向外拉开,然后她跪在中间。J用双手分开S的屁股,露出她的AH,让布
伦缇趴上去,舔S的AH。她先用舌头湿润了S的括约肌,然后将舌减插进S的
AH。S欣喜若狂,她大声呻吟着,要布伦缇更使劲地舔弄她。女仆一边舔她,
一边用两根手指抽插着她的C。J的手伸到S身下,抚摩她的CL,他和女仆一
起让S达到了高潮。最后,女仆将丝带解开,让他们休息。
  下午5点。终于轮到我了。S要我躺在沙发上,伸手插进我的阴户,看看我
的湿润程度。一点都不会让她失望,我的内裤都已经湿透了。J脱掉我的乳罩,
轻柔地抚摩着我的TS,真舒服啊!他将C塞进我的嘴里,充满了我,然后开始
抽插起来。我用嘴唇紧紧包裹着那根巨大的肉棒,旁边S脱掉了我的内裤,用手
指抽插着我的C,搓揉着我的CL。一周来和刚才5个小时积累的性欲饥渴全部
爆发出来。为了让我体验到更强烈的高潮,J和S同时停止了动作,我想伸手去
触摸自己的阴户,但被J制止了。他们就这样看着急切想达到高潮的我,我哀求
他们帮我释放出来。J套动着自己的P,S指奸着自己。他们对我微笑着,完全
不理会我的哀求。
  等了一会儿,S开始收拾我了。丝带捆绑,拍打屁股,舌头和指头插AH。
我的直肠在兴奋中蠕动,但更期待性欲的高潮。他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
又一次停了下来。我们继续。J从后面奸淫我,手指还插在我的AH里。S抱着
我的头,和我亲吻,并搓揉我的TS。我就要爆发了!J更猛烈地操我,而S则
使劲搓揉我的CL。啊!终于到高潮了,一周的性欲饥渴终于得到了释放。J抽
了出来,射在我的脸上和TS上。
  我们又喝光了一瓶葡萄酒,然后接着玩。各种组合,各种姿势,各种体位。
S和我同时达到了高潮,J将又一股精液射进S的嘴里。我看着他们,不停地搓
揉自己的CL,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
  (像这样的描述和记录还有很多很多。我花了很长时间来阅读和思考,这样
的放荡,甚至堕落,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呢?但是后来我终于明白,我们个人的性
生活,只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没有伤害任何人。我的母亲,也是为了满
足她的需要而已。
  我还是无法确定是否应该出版这些描述我母亲性生活的日记,她是个著名的
作家,这些日记一旦出版,对她会有什么影响呢?我决定用十年的时间来认真思
考这个问题。
  在我将这些日记送进银行的保险柜之前,我曾让我丈夫阅读了这些日记。我
们一起阅读了数月,这极大地激发了我们的性生活热情。我在和丈夫做爱时,经
常穿着黑色长筒袜,而且我们也尝试着让我丈夫拍打我的屁股。我母亲的日记无
疑促进了我们的性生活。)
  (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