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美艳妈妈之军训风云】(七上)妈妈的沉沦? version 3

「十分高兴能带着本届新生顺利完成学校这次的军训活动,我代表学校和校领导
对贵部、以及各位的努力配合致以衷心的谢意,非常感谢!」办公桌前,坐在椅
子上的妈妈站起身来,倾着身体朝身前的人伸出右手。
「呵呵,柳老师你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能和你这样干练漂亮的女老
师合作也是我的荣幸。」一只肥厚的手和妈妈的右手握在了一起。
朦朦胧胧中,那人的面貌始终看不清楚,唯一明显的是,一身军装跟穿着旗
袍、高跟的妈妈形成了视觉上的鲜明对比。那人丝毫不在意身份的差别,握着妈
妈的手并不丢开,始终埋着头盯着妈妈的胸部不挪眼。妈妈轻轻的抽动两下右手
未果,礼貌性的干咳了两声,不卑不亢的微微笑道:「这是什么意思?」
「哈……呵呵,不知道是不是一中的女老师都跟你一样漂亮?」那人握着妈
妈的手越握越紧并不放开,语气渐渐变得轻佻。
「呵呵,看你说的……」妈妈还保持着站姿,但却被那人越拉越拢,右手上
反而更搭上另一只咸猪手被捏来捏去。
两下相持不下,妈妈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使劲两下终于抽出了手,微红着脸
轻喘着略显戒备的盯着对方。
顺着对方愣愣的眼光,妈妈低头一看,前倾的姿势让旗袍的前摆被撩到一旁,
自己的大腿全露出来了,被他一拉,自己连裤袜的腰部加厚部位也露出一点。妈
妈赶紧站直身体两腿并拢在一起,让前摆遮住大腿,瞪了对方一眼后才淡淡的说
道,「您平时事多,我就不留您了,呵呵。我这里也要准备下学生返校的安排啦。
哦,对不起,有个电话。」说罢看着对方转身之后往门口走去,这才拿起响
起的手机径进了里间。大意的妈妈没有注意到,那人虽然转身却并没有遂她意般
离去,正侧着头瞟着自己旗袍开衩处裹着裤袜的大腿,还有抬起胳膊从袖口里露
出的白色胸罩的蕾丝花边。
「喂,您好,哪位?嗯,建军啊,呵呵,我明天就回来了,军训这么久了,
你在家还好吧。讨厌,怎么说这个……嗯,呵呵……明天就回来……」
朦胧中,我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从动作看好像十分踌躇,在办公室门口来回
踱了几次,终于还是没有出去,轻轻的关上并反锁了房门。
眼看对方意欲不轨,我心中一阵焦急,赶紧大喊出来想提醒妈妈,「妈妈!
妈!」但妈妈却好像听不到我的声音一样,站在里间窗前背对着来人继续跟
爸爸打电话。
看着那人闪到里屋门口,迅速拉开皮带,裤子顺着大腿滑到地上,哐当一声,
妈妈终于好像听到了声响,转过头来。不过已经晚了,微笑的表情凝结在脸上,
一条带着恶臭的内裤被塞进了小嘴里。
「不!不……」我绝望的叫喊着,使劲的朝妈妈的方向跑去。
「妈!妈妈……」里屋的门怦的一声被重重的关上了,在门缝闭紧的那一
霎那,我终于破开了那重重迷雾,从侧面看清了男人狞笑着的脸。
「啊!是黄连长!」
「妈!黄连长,求求你,你放开我妈!」
「哈哈,对不起了,实在是梦若小姐太漂亮了……」怎么,怎么又是吴仁的
声音?
「喂!喂!救命啊!」我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敲打着房门,但妈妈始终还是
没有能出来。
终于,剧烈的喘息和反抗撕扯声过后,门「嘎吱」一声被我推开一道缝隙,
还没等我接着把门全部推开……一阵抑扬顿挫的呻吟声隔着门缝传了出来……
「不!妈妈!不!!」妈妈终于还是被……听着里面的娇吟声越来越大,越
来越迷失,呆立在门前的我终于还是颤抖着手慢慢推开了门……
妈妈挺直的趴在窗口上,旗袍后摆被拉到了旁边,一个的男人的下体跟她穿着
连裤袜的屁股严丝合缝的连在了一起,并按着它快速的冲顶着……男人应该听到了
门声,抓紧她腰部狠狠前后推送两下,这才转过头来带着哭腔说道,「……已经
……已经晚了……」
啊!这,这,这男人的脸!怎么,怎么是我自己!!
**********************************************************************
「啊!啊啊!!!!!」我混身巨震的一个战栗,头一下撞到了旁边的墙,猛地
睁开了眼睛。
这……原来是场噩梦?
轻声喘着粗气,我摸了摸额头,还在发着烧,在床下趴久了,四肢僵硬,十
分酸软,脖子都有点抬不起来了。
我努力的挪了挪身子,辛苦的换成了舒服一些的躺姿。但脑子里却仍然充盈
着刚才那让人躁动的呻吟声,此时仿佛仍然还回荡在耳边。
过了好一会,这呻吟……还没有消失。
不对!这个声音……不是梦!
我深吸了一口气,侧过头往床沿看去,只见妈妈的一条腿正搭在床沿上,一
个人正坐在床边,两只手握着妈妈裹着裤袜的大腿来回抚摸着。
「嗯……嗯……不……不要……」妈妈似乎还没回复知觉,军训繁重的工作
早就让她身心俱疲,很多时候都是靠着坚强性格和责任心在支撑着她,但这次吴
仁他们的奸弄和高潮终于完全摧垮了她的心神、耗尽了她的体力,此时的她瘫软
在床上动也不动,紧闭着双眼只剩下本能的呻吟。
「呵呵,黄哥,怎么样。」吴仁献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错!这事你办的很好,那个排长推荐信我明天就发到团里,哈哈!」
「哈哈!梦若小姐!……哈哈……」
「哦,对了,这边没你的事了,你去吧。你们……这样……」黄志国一阵低
语,我完全听不到他后面的话了。我的思绪现在已不在他那里,乱成一团,回想
起之前的一幕幕,我彻底的明白过来……无可奈何,确实是无可奈何,我什么都
没做,什么都没做成,只能看着妈妈被欺辱,只能边看着妈妈被欺负,边期待着
她能没事……这起因,这过程,一环扣一环,我被拍了那莫须有的照片,妈妈更
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照片被威逼强暴,最后也被带走了欺辱的证据……
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什么也做不了……
黄志国的目的不言而喻,而我却只有躺在床下,瞪着双眼、捏着拳头默默的流
泪,「妈妈,我到底能为你做些什么……」
一直看到吴仁点头哈腰的出门,黄志国仔细锁好了门这才回到床前,我看到
他的腿竟然开始颤抖,呆立了两秒之后才坐到妈妈身边。之前被狠狠拒绝的他,
这时终于有了机会,手掌滑过衣物的声音传了过来,可怜的妈妈一无所知,任由
自己的身体被他上下其手的抚摸着。
妈妈,妈妈……
圆润的胸部微微起伏,加上那紧实的翘臀把紧身的旗袍撑得鼓鼓的,露在外
面的胳膊和美腿上虽然丰满但没有赘肉,远远看去丝绸面料的旗袍朦胧中泛着微
光,无袖的传统款式,下摆一直到脚踝,但是两旁的开叉一直到大腿根部,正面
是一支大红的牡丹花从胸部一直绣到小腹。加上大腿上裹着肉色的连裤袜,高级
丝袜的纹理看上去很有质感,旗袍加上连裤袜,把一双修长美腿修饰的十分完美。
妈妈对着穿衣镜左右转了两圈,转过身对门口呆呆的我微微一笑,「小凯,妈妈
好看么……」。没有说话,傻傻的我赶紧转过身,掩饰着下体明显的变化……

……
「梦、梦若小姐……梦若小姐,你的腿真美……!」
「咿,这下面怎么还有?好大的味道,怎么这么多,也不先弄干净。妈的,
看我以后怎么修理你!」黄志国不满的自言自语一会,随后又开始淫笑了起来,
「来吧,老婆,时间宝贵,老公先来给你洗个澡。」
「老婆,你想老公玩你哪里啊?这里怎么样?」黄志国对着旗袍上鼓起的坚
挺乳峰使劲捏了两下,「怎么这里也有,我操,都被先玩了?!」黄志国一边不
满的嘟哝着,一边拉开妈妈的衣柜翻弄起来,不一会,「啪塌」一声,一套衣物
被丢在我头顶的床上。
「梦若小姐,你还记得不,上次你拒绝我时穿的就是这身套装,哈哈,我最
喜欢你这身打扮,哈哈。」
「……唔……」黄志国顺手在那诱人的丝腿上又捏了一把,引来妈妈一声呓
语。
裤子顺着大腿滑到地上,黄志国飞快的把上身的衣物也脱丢在地上,已经脱
光的他三两下就把妈妈剥的精光,俯下身体,一手搂住妈妈的后颈,一手搂住妈
妈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
我努力蠕动着身体挪到床边,妈妈和黄志国的身影在衣柜的穿衣镜里印了出
来。一幅洁白滑嫩的完美肌肤在毫无保留的展现我眼前,妈妈斜着头靠在那肥厚
的奶油肚前,乌黑的大波浪卷发随着白嫩的脖颈垂向地面,「啪嗒……」还在隐
隐溢出的白色浓浆顺着那紧实的大腿直接滴到了地上。
「咕嘟……,梦若小姐,老婆!我们来洗个鸳鸯浴吧,哈哈!」」黄志国吞
了口唾液,挺着已经直立的肉棒,飞快的把妈妈抱进了窄小的洗手间。
「哗啦啦……」喷头一阵水声响起,没有多久,一声凄厉的尖叫在洗手间响
了起来,但叫声刚起马上就就变成了「呜呜呜??!……呜呜!!」的呜咽声。
是妈妈!我努力挣扎着从床下慢慢爬了出来,混身无力,脚也已经麻了,但
我还是爬到了洗手间门边。
「别,柳、柳老师,你别叫……」黄志国可能没想到妈妈突然清醒了过来,
反应还如此之大,被吓了一大跳。
「呜!……呜呜……!!!」
「你……你别叫我就放开……」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我只能担心的在门口
偷听着。黄志国显然很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你别叫……我还没对你怎么样、
我放开了……你别叫!」
「呜……呜……!」我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唯有干着急。
「你要知道,你儿子还等着你呢,而且你现在的样子,衣服都没穿跟我一起,
就算招来了人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想清楚没有?同意就点点头,我就放手。」
可能是黄志国的最后一句话起到了作用,之后洗手间里除了啪哒啪哒的水声,
始终静悄悄的,再没有其他动静。
终于,一阵低地的抽泣声慢慢传了出来,是妈妈……我心里一阵凄楚,这一
声声无声的抗议,像一把锤子一样一下下敲打在我心上。
「你,你快洗啊。」
「早点洗干净好上床休息……」看到妈妈没软下去的样子,黄志国很快就变
得一幅很急不可耐的样子。
「吴仁呢!?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他……还有,你,你,你有没有……」
艰难接受了自己处境的妈妈,思绪好像非常混乱,呆了几秒钟,颤着声音连问了几
个问题。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黄志国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压低嗓门恶着声音喝道,
「你这里还没洗到,我来替你洗吧,呵呵……」
「不!滚开!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
「他,他趁机欺负妈妈……」听到妈妈的怒斥,我不禁紧了紧拳头。
接着,浴室里传来一阵持续的纠缠声和身体碰触的声音,最后又是“咚”的
一声木门一震,妈妈好像被黄志国压到了洗手间的门上。黄志国的喘着粗气说道,
「实话跟你说,你跟吴仁作爱的照片被他拍了下来,如果你不想照片外面到处飞,
就乖乖的老实点!」
「什!什么!!你们这些流氓!无耻!流氓!我要去告你们!」妈妈顿时感
到天悬地转,愤怒的语气中带着痛苦和不甘。
木门又开始震动起来,抖动了几下之后,「唔唔唔!!!」
黄志国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好!你闹!你还想不想见到你儿子!对,也可
以见到,不过应该就是少管所了!」

「他、他……不会……,他……他在哪里……你们要那他怎么……样…………
他、他还小阿……」
就在我就快受不了,想要冲进去解救妈妈的时候,里面终于又安静了下来,过
了几秒钟,黄志国得意的淫笑声传了出来,「哈哈,这就对了,快洗,你儿子的事
我一会出去跟你说清楚。」

妈妈,终究还是没有反抗……洗手间里静静的,除了哗啦哗啦的水生就只剩下
了她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她始终没有再说话。妈妈最终因为我而身陷险境,这让我
脑门发热,痛苦万分。喷头终于关了,看来妈妈没有被他欺负,小松了一口气的我
知道他们洗完了,赶紧活动了一下麻麻的脚之后,又溜回卧室躲进了床下。
躲好两分钟左右之后,我就从穿衣镜的里看到了黄志国,他挺着丑陋的干枯
肉棒,得意的抱着擦干的妈妈从浴室里出来,脸上仿佛还带着一丝胜利者的微笑
。而我亲爱的妈妈却没有丝毫反抗,任由对方横抱在胸间,失神的双眼微微红肿
,睁的大大的,眼角还挂着泪痕。黄志国把妈妈一下轻轻抛在床上,妈妈这才好
像回过神来,她飞快的爬起身拉开一床毛巾被缩了进去。抱着膝盖,背靠墙,头
埋进膝间惊慌的看着全身赤裸的男人。
「噎……噎……噎…………」
趁着妈妈坠泣的当口,无耻的黄志国也一下子钻上了床。
妈妈一下明白过来,更是缩紧了身子,用惊恐的眼神极端害怕的看着他,黄
志国心中不禁更加得意,但也害怕逼的妈妈太急,适得其反。从刚开始的对话和
吴仁汇报中,他就知道了我是妈妈的弱点,这时不慌不忙的说道,「你儿子李凯
的事情被吴仁上报团里了,暂时被我压了下来,我正在想怎么处理呢。」
「他,他小小年纪,平时又很老实,能、能有什么事?」说起我,特别是听
到黄志国故意加重了几个“我”字,妈妈终于还是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底气不足
的询问道。
「也就是李班长老婆的事,我本来也不信,看了吴仁附上的照片这才……,你
看你儿子怎么能跟班长的老婆搞在一起,这让我很为难啊,柳老师你说怎么办?」
看到妈妈抱着膝盖低着头沉吟不语,黄志国马上又加了一句,「不过你放心,有我
帮你,你儿子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还有,其实我之所以在你房里,是因为我半夜查房到这里,发现你房门没关好
,害怕你有事进来察看一下,结果吴仁正在跟你干那事。」黄志国看到妈妈再没有了
开始绝对抗拒的样子,厚着脸皮说道。
「他……他……强!……我……」妈妈涨红着脸语无伦次,但始终那个还是没有
把话说完。可怜的她肯定没有想到,自己正一步步的掉进黄志国的圈套。
「那,那你怎么会在、在浴室里!你刚才说的……说的……裸、裸照又是怎么
回事?」看到妈妈越来越慌乱,我在床下听着干着急。
「裸照的事也是他走的时候说的,为了你的名誉,我一定不会让他传出去!你
放心!至于浴室里嘛……那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梦若!」可能刚才的对话让他想
到吴仁抽插着妈妈的样子,让他一下显得很兴奋,我明显的看到他胯下的肉棒明显
凭空跳动了好几下。
黄志国色心大动,扯起毛巾被的一角,腆着脸就往妈妈身边靠了过去。「梦、
梦若,我、我喜欢你!!」
「不!不要!你滚开!」眼看黄志国靠了过来,还沉浸在痛苦中的妈妈立刻本能
的反抗起来,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左脚乱蹬,几次差点把他蹬下床去。
黄志国应付了半天还没占到一丝便宜,好像也有些火了,「柳梦若我告诉你,
你即然已经被吴仁玩过了,就别装矜持了!你那些裸照,你如果不想传出去,就好
好的乖一点!我保证……」
接着床一震,这是?「妈的,你还想打我,我告诉你,除了你,可还有你儿子,
你要是还敢反抗,就等着你,还有你儿子的前程毁于一旦吧!」
终于,刚才强烈的防抗终于渐渐软了下去,黄志国哈哈大笑道,「对嘛,好
好配合一下,现在也只有我能救你们。」
「呜呜……呜呜……呜呜……」妈妈屈辱的哭声里带着认命一般的意味,我听
得心里巨震,一想到妈妈被那巨大的奶油肚压在下面抽插,我就恨不得马上冲出去
跟黄胖子拼了。可我现在除了意识尚还清醒,高烧、严重缺乏睡眠带来的无力感让
我根本就力不从心,唯有眼看妈妈被黄志国欺负。
「呜呜……呜……呜呜……别……别过来……」
「别哭了,来,先把这个穿上。嗯……别感冒了……」黄志国带着胜利者的
语气淫亵的说道。
「穿……穿什么?」听到黄志国如此关心妈妈,愤怒的我竟也感到一丝好奇。
「什么?你要干什么?」妈妈终于止住了哭声,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
旁边的男人。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平时看起来还算正经的部队连长,居然拿
出一条连裤丝袜来让自己穿上。这,他是不是变态?!不穿吧,自己全身裸体,
穿吧,这要求实在是……看着妈妈终于没有了反抗,黄志国胆气也壮了一些,恶
狠狠的说道,「让你穿你就穿,关心你还不明白!」
无奈的妈妈此时完全没有了办法,为了自己的名誉,还有为了儿子,为了儿
子的前途为了自己的丈夫,为了自己最爱的家庭……她只有拿起那肉色的连裤袜
,屈辱的往脚上套去。
肉色的连裤袜裹上那娇小白嫩的脚趾,轻轻的拉到脚踝,再慢慢的拉上自己
的紧实纤细的小腿,然后是丰满白嫩的大腿,最后覆盖过那神秘的黑森林。完成
后那完美的线条让黄志国目瞪口呆,他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过这么诱人的美
腿,他虽然无数次幻想,但当真正把玩在手里时,他才发现,之前的臆想在现实
中是那么不堪一击。美丽的脚趾很有肉感,在连裤袜下若隐若现,圆圆的膝盖在
丝袜下显现出略为不同的稍浅颜色,那大腿和臀部的结合是最堪称完美,柔美曲
线的偏偏又极具肉感,饱满的私处被连裤袜的加厚部分完美的保护着,色而不淫,
在台灯的照耀下反而更泛出一丝丝暧昧的肉光。
……
妈妈紧紧的并拢双腿蜷坐在床头,胆怯的看着气息渐重的黄志国,在她提出
穿上衣服被拒之后,她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她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好像还算正
常(至少能够理解的范畴中)的男人为啥一下竟变的有些狰狞。就在她刚想开口
询问的时候,黄志国一下把她扑倒在床上,一只手抓起她的一只脚掌,一只手则
开始在她的大腿上游移开来。
「你?你干什么??!!!」妈妈显然被他莫名的举动吓个不轻,但由于两
脚都被他控制,一时也挣脱不开。黄志国丝毫不顾妈妈的扭捏,把手里的脚掌又
揉又捏,在深深的嗅了一下之后,把五个脚趾直接放到了嘴边舔弄起来,从脚趾
到小腿,从小腿到大腿,妈妈的整条美腿都没有逃过那舌头来完成的舔弄湿吻,
其忘情痴迷的表情就像是在吻弄自己的情人,就像是在在把玩一个精美的艺术品
一般。
妈妈被吓的无从开口,只有任他非为,她从没看到过,可能连想都没有想到
过,这、这、这实在是太……
「不!不……要阿!变态!你,你你变态!!」
黄志国根本没有理她,继续舔弄着妈妈的大腿,最后竟舔到了大腿的根部,连
裤袜的加厚部分也因为口水的浸湿变成深肉色的了。
妈妈实在是被恶心的受不了,一边弓着背往后缩着身体,一边猛推自己腿间他的
肥头,「变……变态!你,你!」
听到妈妈慌乱的斥责,黄志国这才注意到对方鄙夷的眼神,想起了自己平时在
她面前讨好唯诺的样子,不由气从心来。只听他愣了一下,接而恨恨的说道,「我
变态?!好,那就跟你玩玩你和你老公之间常见的成人游戏吧!希望这能够让你习
惯!」
「不!不要阿!」听到黄志国挑衅式的宣布,妈妈虽然早有一丝心理准备,
这时却仍不免惊慌起来,黄志国的变态程度让她感到不寒而栗,混身都起了鸡皮
疙瘩,未知的恐惧让她混身颤抖的躲避着。
  看到妈妈好像要叫的样子,黄志国低声提醒道,「叫,叫大声一些,让他们
都来看看美丽的辅导员老师裸体的样子,额,不算裸体,屁股上还有条丝袜。」
 「你!你无耻……」  
黄志国淫笑着把目瞪口呆的妈妈压在身前下,把那根已经开始显露老态的丑
陋肉棒往妈妈两腿间插去。在他的鸡巴终于隔着丝袜顶在妈妈下体上时,妈妈这
才从惊恐中反应过来,趁着大腿没被黄志国分开,慌忙的把两腿夹紧。这下虽然
没有插进去,却也成了性交的姿势。黄志国压住妈妈的胯部,右手拉住连裤袜连
扯了几下,没想到妈妈的高级丝袜质量这么好,连扯了几下都没有扯坏。
黄志国努力的顶动,没奈何,自己的鸡巴被妈妈的大腿夹的死死的,丝毫不
能越雷池一步。从我这里向穿衣镜看去,妈妈就像在配合着老黄在主动的帮他腿
交一样,随着老黄的动作,妈妈「主动」的用丝腿来满足他。老黄显然比妈妈早
明白过来,眼见没有进展,他迅速改变了战略,由横向顶动的动作变成了纵向抽
送。可怜的妈妈还没明白过来,两个丰满坚挺的胸部被黄志国当成了发力的支点,
被有节奏的玩弄着。老黄渐渐的享受起来,两手一捏妈妈的乳房,下面往下插一
下,两手一放一压,往上插出来。
 「疼!疼!你轻……轻一点……不,不要捏啊……」自己的丈夫虽然也很喜欢
自己的乳房,可每次都是爱好有加,自己从来没试过被这样使劲的捏弄。
 「呵呵……梦若小姐,都怪你太美了……我家那个黄脸婆如果有你的一半就好
了」 
 「黄连长,求……求求你了……不要阿……」妈妈苦苦的哀求着黄志国。
「不、不行,梦若你太美了……我,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黄志国喘着粗气。
「不……不要……」
「不……要……等……等等……,请等……一下……」妈妈颤抖着声音求饶道。
「你……你……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腿……我……我用腿给你做……」虽然被吴仁
强奸了,但妈妈却绝不允许还有其他男人把那丑陋的东西插进自己的贞洁的肉洞。
眼看黄志国越来越疯狂的样子,妈妈终于偏过头,涨红着脸对他说道。
「真……真的吗!……我……我……」虽然黄志国知道这是妈妈丢卒保帅的决
定,但她示弱的建议却仍然让他惊讶之余,又万分兴奋。
「什么!!妈妈……不要啊!……」我比黄志国更觉得震惊,更觉得不可思议
……妈妈竟然主动的……
「真,真的……只要你不……不……」
听完妈妈的话,黄志国也不说话,只是更用力的在妈妈的腿间抽插着。而妈妈
也听话的努力夹紧腿间的肉棒,努力帮着他的同时辛苦的捍卫着自己最后的领地。
「嗯……哦……不要阿……」 妈妈虽然嘴上说让他插自己的腿,内心其实仍然
十分排斥。感到自己腿间越来越滑,真是说不出的恶心。但她越叫黄志国却好像越
兴奋一样,像猪吃食一样趴在她身上快速的拱来拱去。
  之后的五分钟里,黄志国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开心的享受着妈妈的「配合」……
床嘎吱嘎吱的响着……很快,那龟头马眼处的前列腺液把妈妈的大腿之间完全打湿透
,高级连裤袜的质感让老黄十分享受,快速来回抽插着。那马眼跟妈妈的腿间居然被
粘液形成了一条粘粘的水线,让妈妈裹着连裤袜的大腿上越来越湿。
  「嗯……啊!……你……还……还没好么……」妈妈被黄志国肥硕的身体压
的有些喘不过气,夹紧双腿的同时双手死死砥住他的奶油肚。终于,力竭的妈妈
还是抱黄志国一把抱在了怀里,身上的几个要紧之处同时受到袭击,妈妈被骚扰
的混身难受,「……黄……」刚一开口,小嘴就被一条带着口气的舌头伸了进去。
  「呜??!」完全丧失主权的妈妈惟有尽量扭动双腿,试图让黄志国早点射
精。
  胯间的肉棒被两条丝腿夹着搓动着,肉棒的温度越来越高,也好像越来越敏
感……[不行了,好舒服,要射了!」一阵尿意传来,老黄一个哆嗦,险些交货。
低头看了看妈妈紧咬牙关苦撑的样子,老黄把身体直接压在了妈妈身上,右手悄
悄摸到了妈妈屁股侧面。
随着老黄一下狠狠捏住妈妈的乳房,只听「啊!!」一声,妈妈惊叫之余,
身体往上本能一抬,老黄右手乘机摸入臀缝之中,食指隔着连裤袜档部就是一捅。
 
  「嗯??!……啊!!」
妈妈感到屁眼一痛,夹紧的双腿无奈一松,被黄志国借机一下分开。眼看终
于攻破妈妈的防御,黄志国狂喜之余坐直身体,双手扯住连裤袜的档部,鸡巴则
狠狠顶住妈妈的蜜唇就等扯开裤袜之后直接深入。
「嗯!……就差这最后一下!马……马上就好……」
「你,你……你说话不算话!……阿……不要阿……」蜜处被一个湿滑的硬物
堪堪抵住,妈妈一下明白了过来。
「哦,我……哦……嗯……我可没答应……哦……」
  
眼看又要失身,妈妈银牙一咬,双手快速移到身下,握住黄志国整根的鸡巴
从蜜唇移开。
老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要命的当口命根又被一双温暖的小手紧紧握住,
手上一软,丝袜被拉开长长一段后又弹回了妈妈的下身。竟又没有撕开她的防线!
更让他恼火的是,争执中,被妈妈的小手无意的来回套弄几下,竟然抬头猛的喘
息一声,「突突突突」几下直接射了出来……全部射到了妈妈的丝腿上。之后整
个人直接倒在了妈妈胸前,妈妈一下明白过来,为了不让精液流在自己身体上,
妈妈红着脸,但仍然不敢放开黄志国的鸡巴。直到空出一只手从床头柜上抽出卫
生纸,这才分开腿辛苦的擦拭起来。
  妈妈这个时候一定很痛苦,抽动着肩头着流下了悲哀的眼泪。看着美目流泪
的妈妈一边呜咽,一边又扯了几张纸叠在一起,温柔仔细的擦拭着自己龟头还在外
泻的精液,黄志国色心又动但无奈下边已经没有了反应,他不由一阵懊恼,「居然
还是被她干倒了……没事,明天再来……」
「呵欠……来,那双已经脏了,把这双穿上。」黄志国拿出一双刚才备好的褐
色连裤袜,打着呵欠对妈妈说道。
「你,你……先把我的内、内裤拿给我……」
黄志国没有出声,直接把一团衣物丢给了妈妈,看来刚才的一番纠缠也耗尽了
他的体力。妈妈小声的抽泣着没有反抗,木然的把换下的肉色连裤袜丢在床下,没
想到却刚好落在我面前。
湿漉漉的连裤袜上除了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臭,竟然还带着一丝妈妈沐浴后
的清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之前两人做爱一样的性行为让我面红而热,心
中像猫爪子挠一样躁动不安……我颤抖着手把它拿到了面前,对着还干燥的地方
努力的嗅着妈妈的味道,妈妈那熟悉的、贴身的味道……
一阵悉悉索索声之后,床上两个疲惫的人都没有再说话,此时已过午夜,黄
志国此时应该正搂着只穿了内衣、丝袜的妈妈在睡觉吧……
妈妈虽然在丝袜里穿了内裤,但薄薄的却几乎相当于不设防……,如果半夜
她被老黄偷袭,直接撕开丝袜从背后插入,该如何是好……一想到这里我心中就
又是愤怒,又是妒忌,最后竟隐隐有一丝兴奋。
台灯的灯光终于熄灭了下去,两人的鼾声渐渐响起。现在的我不管是离去还
是干什么都是轻而易举,但同时那繁多的顾虑也让我丝毫没有办法。想来想去,
终于,我决定留下来,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妈妈的名声,不管明天是什么结果,我
都决定留下来和妈妈共同承担。
很多年后,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我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动机,不止一次的想
……
但今天对我来说,肯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