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七:绿帽老公日记

  2008,三月三日,星期一
  今天我陪着我妻子萨丽又去见了她的「男朋友」特德,这已经是萨丽第二次
和他上床了。
  我一直想把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可是每当我提起笔来,都不知道
该怎么来叙述这件事情。对于这样的事情,人们总是津津乐道,我也曾读过别的
丈夫写的关于他们外遇妻子的故事。可能,萨丽或者特德也会写下他们对这件事
的感受,写下他们激情做爱的过程和整天腻在床上的缠绵。
  但是,我想人们也许也该听听第三方的感受──一个人坐在床脚的椅子上,
注视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肆意调情做爱,在他们完事后,还要帮助清理他们
身上和床的污渍。这个人就是我,一个被俗称为绿帽老公的人。
  其实,在很多年以前,我就有了这样的性幻想,我希望看到我妻子躺在别的
男人的臂弯里,和别的男人睡在床上,享受和别的男人的性爱。
  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我的头脑里挥之不去,已经十多年了。今年春天,我妻子
萨丽终于答应帮我实现我的幻想。
  我不想说太多的细节,但我要先说说我们碰到的这个令我们十分满意的先生
──特德。我们是在网络的一个骚妻论坛偶尔相遇的。
  之所以说我们十分满意,是因为特德先生非常理解我们的想法和观念,他也
非常清楚他在我们这个小游戏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的理解和积极参与给我们
的游戏增色不少。
     ***    ***    ***    ***
  2008,三月五日,星期三
  唉!继续说我妻子和那个男人的事情吧。
  自从通过网络相识之后,特德就开始和我妻子萨丽保持通信联系。他们经常
互发E-Mail讨论关于红杏出墙的问题。
  特德很会揣摩萨丽的心理,他发现萨丽总是无法摆脱传统的观念,因为萨丽
老把自己想像成非常循规蹈矩的人,一个这么传统的女人怎么可能搞婚外情呢?
但是,随着他们之间交流的增多,萨丽慢慢被特德给改造了,她潜在的淫荡本性
慢慢暴露了出来。
  特别让我很惊奇的是,有一次特德要她的照片,我妻子竟然发给他一张坦胸
露乳并露脸的照片。我很难理解特德是怎么说服保守的萨丽给他这样的照片的。
当然,看着妻子这样的照片,特别是知道妻子还把这样的照片发给了陌生男人,
我还是非常兴奋的。那天,我对着她的这张照片疯狂手淫。
  看过我妻子的照片后,特德对我妻子的脸蛋和身子都非常满意,便要求见面
求欢。于是,我们相约共进午餐。席间,特德不停地挑逗、调戏萨丽,但总归是
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有我在场,特德总算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他只是借
着嘴对嘴给我妻子喂饭的机会,将舌头伸进萨丽的嘴里搅动了一会儿。
  但当我也要求用嘴给妻子喂饭时,却被她以「脏」为理由拒绝了。看来萨丽
对特德的印象很好啊。
  又过了两个星期,特德就和萨丽上床了。那是他们第一次上床,萨丽说那天
的整个过程她都非常满意,非常消魂。但是,直到他们第二次约会──就是星期
一的约会,我觉得才彻底实现了我的性幻想。
  咳,写着写着,我又硬得不行了,算了,今天不写了,我要去自己解决一下
了,以后再说。
     ***    ***    ***    ***
  2008,三月八日,星期六
  今天我妻子萨丽跟她的闺中密友一起逛街去了,妇女节么,她们要庆祝一下
么,庆祝的方式嘛,就是购物啊。
  我自己在家没有事情做,还是说说上次没说完的事情吧。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前,我曾经跟特德在网络上有过很深入的交流。在网络
聊天中,我得知特德得那东西大概有7英吋长,只是比我的长一英吋啊。但是有
一点他忽略了,没有告诉我,就是他的龟头像个大蘑菇一样,也就是说他的龟头
很大,而我的龟头只是普通尺寸罢了。
  萨丽常会嘲笑我那么关注尺寸问题,她认为那是很幼稚的问题,她笑着说,
那是个「鸡巴问题」。还真让她说对了,等到她第一次和特德上床后,她才知道
那真的是个「鸡巴问题」!
  当他插进去的时候,萨丽后来跟我说,她感觉他的龟头「砰」的一声捅了进
去,那种感觉,用她的话来形容,就是:太舒服了!接着,当他的大龟头不停地
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时候,她才真正体会到大尺寸的重要。确实的,真是个
「鸡巴问题」,而且,她真实感受到这个「鸡巴」比她丈夫的要大好多,所以也
比她丈夫的「舒服好多」!
  另外,我必须承认,特德是个非常有经验、性技巧非常熟练,又很懂女人心
的好情人。我是这样认为的,但萨丽比我更能感受到这一点。在这两次约会中,
特德跟萨丽做爱有好几次,所以萨丽有很深的感触。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承认,
直到在我的一再鼓励和承诺不吃醋的情况下,她才在第一次做爱几天后告诉我,
特德让她感觉非常好,比我在过去的十几年跟她做爱的任何一次都好,而且要好
很多。
  第二次约会前,在星期天的晚上,萨丽认真地为第二天的约会做着准备。她
仔细地在喷头下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她说她希望自己看上去「非常可爱」。洗完
澡,她让我抚摩她的身体,看看是否光滑得足够让特德喜欢。
  接着,我看着她细心地刮除自己阴户上的毛,这就是明显的暗示:她的情人
要看她那里,要抚摩她那里,要亲吻她那里,当然更要操她那里,所以,她必须
为他完全准备好自己的
身体。
  我们到了酒店,做好Check in。进了房间后,萨丽还在精心地打扮
自己。我为她倒了一杯葡萄酒,然后达开提包,开始布置房间:点上蜡烛,铺好
床铺,在冰箱里放好新鲜的草莓。然后,我在床脚的地方放上一把椅子,再准备
一瓶凡士林,那就是我的地盘。
  特得来了。他一进屋,我妻子就扑过去跟他亲吻。不是「空气吻」,也不是
吻脸颊,她奉献的是她的嘴,她的舌头,和她的身体。
  特德开始脱我妻子的衣服,一边脱着,一边亲吻萨丽慢慢暴露出来的每一寸
肌肤。我看到特德在他的裤子里慢慢地膨胀,直到将裤子前端顶起一个大包。但
他似乎并不着急,仍然细心地观赏着萨丽的身体,他看她的肩膀,看她的乳房,
看她的乳头,看她的小腹,看她的阴阜。我真有点嫉妒他这样仔细地看我妻子的
身体,想想我们结婚十几年,我好像都没有像他这样仔细地观赏过妻子的肉体。
  然后,特德开始接触我妻子的身体,他先是用手轻轻的抚摩,从头发开始,
一点点向下,抚摩萨丽的额头、鼻子、嘴唇、锁骨、乳房、肚脐、阴阜,但是他
并没有在我妻子最隐秘的地方做过多停留,他的手继续向下,抚摩萨丽的大腿、
膝盖、踝骨、脚趾,他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抚摩萨丽的脚,似乎非常迷恋我妻子涂
着猩红颜色的趾甲。我想,萨丽是对的,她为他认真准备自己身体的工夫没有白
费,特德是很会欣赏和玩弄女人的人。
  接着,特德开始亲吻我妻子的身体,他从她的脚开始,仔细地舔着她的每一
根脚趾头,再把每一根脚趾含进嘴里吸吮,然后就一路向上,吻过她的小腿、大
腿,来到萨丽的阴户。
  这一次,他停留在这个地方相当长时间,他仔细地舔弄萨丽阴户的每一寸肌
肤,更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和肛门。萨丽好像已经到高潮了,这时,我才更深的
理解了我妻子为什么如此喜欢特德,原来他真能给女人带来非常舒服和刺激的
享受啊。
  特德玩弄着我妻子的身体,还转过头来告诉我,他非常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好
女人做老婆。他说,这个女人的身体和阴户绝对是极品,这个女人的阴户又漂亮
又美味。他说,这样的女人是不应该只被她丈夫独自享受的,她应该被更多的男
人操。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特德的抚摩和亲吻让萨丽激动不已,她起身帮特德脱掉衣服,同时也不断地
亲吻着他的身体。当她脱下特德的内裤,露出坚硬的生殖器的时候,萨丽毫不犹
豫地一口将那的粗大的肉棒含在嘴里,就像一个性欲饥渴的妓女一样,奋力吸吮
着他。特德在她的吸吮下浑身发抖,而萨丽──我的妻子──也因为能给自己的
深爱的男人这样的快乐而浑身发抖,他们抖在一起了。
  两个人又亲吻了一会儿,便相互搂抱着来到床前,我赶紧上前掀开床罩,让
他们方便地上了床。在床上,我妻子和特德相互用臂膀搂着对方,腿也搭在对方
的腿上,两个人交颈而卧。
  两个人躺在床上亲热了一会儿,特德起身跪在萨丽的两腿间,温柔地按摩着
她的乳房、她的肚子和她的大腿,然后又趴在她身上吸吮她的乳头,我妻子被他
玩得呻吟声不断。接着,我看见特德的身体向前移,他坚硬勃起的阴茎已经快顶
到我妻子的阴道口了,似乎就要开始我最希望看到的一幕了。
  刚才在我和妻子到达酒店前,我曾经要求萨丽一会儿和特德做爱的时候戴上
避孕套,但是被她拒绝了,她说她很喜欢特德的大家伙,他很干净,很讲卫生,
她希望他们在没有任何阻隔的情况亲密接触。而且,她很希望为特德怀上孩子,
因为她太爱他了。
  现在,他果然没有戴套,他的屁股继续向前移动,萨丽也抬起屁股去迎接他
的到来,他坚硬的阴茎已经顶在她的阴户上了。我想,如果这时候她还不阻止他
的话,他就要进入她的身体了。我正想着,就听到我妻子一声呻吟,看到他的屁
股使劲向下一沉,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我妻子把双腿抬起来,举在空中,特德稍稍抬起屁股,然后再
使劲向下一压,我妻子的阴道就被另一个男人占领了,被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阴
茎塞满了。我从床脚看过去,可以看到特德的阴茎慢慢从我妻子的阴道里抽出,
带出了大量的淫水,顺着她的屁股流到床上。
  特德柔和地、动作非常明确地抽插着,萨丽的呻吟声是我和她生活了十几年
里从没有听过的,充满了幸福的满足和快乐的肉欲享受。在她的脸上,是惊奇、
兴奋和激动的表情,她很感激他给予她的一切享受。
  我听到我妻子对他说,上帝啊,你插到我的子宫里了。她可从来没有对我说
过这样的话,我知道她也永远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因为我的东西没有那么大。
  特德的技巧很好,耐力也很好,他忽快忽慢,九浅一深,着着致命,插得我
妻子呻吟不止,娇喘连连。老实说,特德的确是个技巧娴熟的好情人,他干得我
妻子不停地说着,你的好大,你插得好深,我感觉好美。她还说了好多话,但我
没有听见,因为她是在他耳边小声说的。
  在我妻子和特德在床上亲热的时候,有一次我从床脚走到床边,看着我妻子
的脸。我看到她是那么的漂亮,充满了诱惑,而且是那么的豪放。只是,这一切
都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她抬眼看看我──她的胳膊和双腿都和他纠缠在一起,他的阴茎还深深地插
在她的阴道里──跟我说道:「他的确比你做得好,上帝啊!他是那么,那么,
那么的好,比你好太多了!」
  当她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她情人身上时,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她在他的臂弯里高潮了,我看到了她接近性高潮时的所有反应,但是我只能
看着,而特德在感受着。他吸吮着她的乳头,当她的性高潮到来的时候,他用嘴
感受着她的高潮,他用亲吻推动着她的高潮。
  他的身体绷紧了,他抽动的频率加快了,她的呻吟声也变成了鼓励声:你射
吧,射给我,我要你射进我的身体,我喜欢那种感觉!
  我坐在床脚边的椅子上,看着另外一个男人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射精,看着他
在我妻子的子宫里播种。他大声呻吟着,他的高潮来得非常猛烈,我看到他的身
体不停地抽搐,一次又一次把他的精液灌进我妻子的身体。
  我妻子说过,她非常喜欢和期待他的精液,她希望他把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
她的身体里,她希望她能带给他非常舒服的性欲享受。她现在做到了,她的确让
他非常享受,她给他带来了巨大的乐趣。
  当他们终于结束后,当他们的身体分开后,萨丽分开她的腿,把我叫到她身
边,让我帮她清理粘满精液和淫水的阴户。萨丽的阴户此时就像一块奶油夹心饼
干,在两片红肿的阴唇间,渗落着一条浊白的精液,犹如夹心饼干中间的奶油。
那精液随着她的呼吸晃动着,颤巍巍、慢慢地从她的阴道里源源不断地流下来。
  眼前的景象并不是图画,也不是我曾经想像过的妻子外遇的场景,这是实实
在在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情,我妻子的阴道里,流淌着特德的精液,那气息是阴湿
而苦涩的,我有些犹豫了。
  特德和萨丽看到了我的怯懦着犹豫,他们拥抱着,亲吻着,带着嘲笑的表情
看着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萨丽有点幸灾乐祸地对着我喊道:「快点啊,快过来清理我的阴户。」
  就这样,我妻子亲吻着她的情人,儿我在我妻子的阴唇上舔吃着她情人的精
液。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其实我并没有吃到多少,他射进去的大量精液已经深
深地埋进了我妻子的身体深处,那是我从来没有到达过的深处。
  终于,我用我的舌头和嘴唇把妻子的阴户完全清理干净了,他们又让我坐回
到床脚的椅子上。
  他们相拥着睡着了。我走过去为他们盖好被单,然后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看
着他们性交后满足地睡着。我心里明白我妻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当然,她也
从中得到了意外的快乐。
  现在,她非常幸福、非常舒服的与别的男人睡在床上,脸上洋溢着妩媚的笑
容,我想也许她还在梦中与特德交欢呢吧。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仿佛看见特德的千万精子正在争先恐后地在她的体内
奔跑,他们都想在第一时间找到那个让他们梦寐以求的卵子,与其交配,然后替
他们的主人占领那个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只属于我的纯洁的子宫。
  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我很希望我妻子仍然是纯洁的,我更希望我妻子怀上特
德或者其他男人的孩子。
  面对面看着自己的妻子赤身裸体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而且还刚刚目睹了他
们激烈的性交的场景,我头脑里自然思绪万千,所以时间过得很快。几个小时以
后,他们睡醒了,特德要我去买些冰激凌来给我妻子吃,于是我就离开房间去酒
店外面找冰激凌店去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我妻子骑跨在特德的身上,她的身体一上一下,特
德的阴茎便在她的阴道一进一出。我站在那里,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拿着姐姐给
的几毛钱,被打发出去玩会儿,为了让她和她的情人在家里约会。
  萨丽继续和她的情人做爱,她的身体在不停地上下耸动着,她起落的动作,
带动着她的阴唇舒展开亲吻着特德的阴茎,她的腹肌伸展收缩,带动着她的身体
用力起落,她的快乐让她禁不住连续尖叫着。
  当他们结束了以后,特德起身去浴室洗澡,萨丽叫我上床与她做爱。我奋力
地抽插着,感觉非常愉快,唯一感觉有点屈辱的是,我几乎感觉不到她的阴道肌
肉环绕着我,她也几乎感觉不到我的阴茎膨胀的程度──不知道是她太湿了,还
是被特德撑得太松了──她也惊奇地问我,我怎么感觉不到你在我里面?
  我回答说,我的确在你里面。她笑了,我射了。
  在回家的路上,萨丽对我说,她非常爱我,而且很高兴和我结婚。她还说,
这次做爱是她所经历的最舒服的一次。
  我问她,是真的吗?她回答,是的。她说我从来没有给过她如此的享受,从
来没有,她非常期待下一次和特德的约会。
  我们和特德分手的时候,已经约定了下周的约会。萨丽非常兴奋我们和特德
的约定,而我,作为一个真正的绿帽老公,当然也非常兴奋。
               【全文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