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37-38

                三十七
  日子过的相当悠闲。我几乎已经忘了上班的感觉。原先的老板打电话给我,
说位置还给我留着,他招过几个都不合适,干脆就没再招人,什么时候等我伤全
好了,再去上班。
  说实话老板对我很不错。我喜欢被人器重的感觉,在这种老板手底下干活很
舒服,你所做的每一项决定都可以得到重视,无论执行与否,起码对你的成果是
一种尊重,我是知恩图报的人,所以我的工作劲头比在别的公司要大的多。
  本来想周一和猫猫她们一起去上班的,却被她们两个硬拦下来,说我还没好
利索,再休息一个星期后才能上班。我很是郁闷,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电视里
播放的棒子电视我看着就烦,睡也睡不到一天,所以,整天就象被剁掉尾巴的猴
子,上蹿下跳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在家呆了两天,实在是憋的不行了,我干脆出去!阳光广场那边有网吧,很
就没有玩电脑了,不如就去上上网吧。
  还是那条小路,不知道被我走过多少次,和小月,和猫猫,还有丫头,就在
那棵树下,我又想起丫头仰着小脸,嫣红的小嘴向我轻轻努起,眼色迷离的对我
说:“哥哥,你亲亲我吧!”我笑了,小丫头这个鬼精灵,有时候想法古怪的真
让我感到头疼!
  今天好象跟往常不太一样。走小路的人居然不少,旁边民房里也出来很多人,
一股脑的向前跑去。怎么了这是?前面有宝吗?都跑过去干啥?我紧走两步,看
看他们到底是去抢什么好玩意。
  在一个小路口,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我打眼一看,好家伙,居然有几百个。
奇怪的是旁边还有好几辆警车,难道是在抓人?这事在广东可是见怪不怪了,人
多地杂,全国每年上千万劳动力一窝蜂似的涌到这里,光这个小小的城市流动人
口就有上百万,有来打工出力气的,也有捞偏门发横财的,广东的民警估计在全
国都是最忙的,天天都在打击罪犯,可惜屡禁不止,破案率永远赶不上发案率高。
  不过今天好象是动真格的了。透过人群我似乎看到几个敏捷的身影,多年的
部队生涯让我立即判断出,这几个是军人!可能是特警,是谁居然把他们都招来
了?
  我本来不想看这种热闹的,我本就是一个不喜欢凑热闹的人。不过第一今天
确实是闲的无聊了,第二又看到了几个武警出没,这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干脆
夹在人群里优哉游哉的看热闹。
  从旁边人们的七嘴八舌中,总算弄明白了整件事情。原来是一个外地人,居
然大白天的敢在这里跟人交易毒品,被警察抓了个正着。三名毒犯被擒,还有一
名嫌疑犯逃跑时抓了一个小孩子做为人质,和警察对峙了两个小时,说要一把枪
和一辆车,让他跑路。我冷笑了一声,心道:“这也是个笨蛋!在国内,跟警察
谈条件等于自寻死路,人家宁可丢车保帅也不会答应你的条件!
  人群突然有些骚动,警察在向外驱赶着这帮等着看热闹的闲人,我知道,他
们要采取行动了!随着后退的人流,我转了一个方向,竟然无意中看到了那个劫
持人质的歹徒,他面前紧搂着一个小女孩,坐在一条死胡同的墙角,一把尖刀狠
狠的扣在小女孩的颈间!我叹了一口气,真的是个笨蛋,退路都被自己封死了,
挑也不挑个好点的地方,选了这么个死胡同!哪怕你在大路边,虽然可能四面受
敌,至少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四周空旷,没有这么多的民房,警察也不会明目张
胆的在大街上开枪,相比较的话胜算还多一下,这下可好,完全暴露在别人的射
击范围之内,神经稍微有一点松弛,那就可以宣布自己的死期了!
  我顺着旁边民房的墙体向上扫了一眼,一栋二层小楼上的窗户亮光闪了一下,
没错,正如我所想的,那里有狙击手!
  就在我摇头叹息着往后退的时候,那个劫持人质的嫌疑犯抬了一下头,顺着
小男孩歪着脖子的肩膀,我依稀看到了他的脸,内心巨震,我靠!怎么会是他!
  两分钟后,我找到了一辆路虎车,几个中年人和一个穿着武警上尉军衔服装
的年轻人正在研究着一张草图。我想过去,却被旁边走过来的一个警察给拦住了。
我对那个警察说:“请你转告领导,嫌疑犯我认识,请允许我跟他谈判!”那名
警察脸色紧张来,看了一下我,招手叫来另一名同事,道:“看着他!我去报告
局长!”我晕!把老子当共犯啊!
  就在我跟那名看守的警察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的时候,前面那名警察过
来了,对我说:“我们局长请你过去!”
  我大摇大摆的走到那辆路虎车旁边,对着里面一个看似总指挥模样的中年人
说道:“领导,劫持人质的犯人我认识,我想试一试看能不能说服他。”那中年
人看了我一眼,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关系都没
有,只是住院的时候是一个病房的!”看着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火了,用手
一指嫌疑犯的位置,低声说道:“你有把握一枪击中他吗?他现在在一个死角,
身体有人质的掩护,狙击手的位置离他最近的也超过了二十米!四面的墙都是混
凝土堆砌的,老百姓为了省钱,用的基本上都是空心砖,抗击打性能超差!罪犯
后面墙的那边是一个农贸市场,一旦子弹发生偏移,肯定能穿透墙体,万一要是
射中其他人,你怎么象在场的老百姓解释?”
  那中年人眉头紧缩,点燃一根烟低着头思索着。我所说的也正是他心里一直
担心的,现在在场的群众有差不多近千人了,一旦发生了意外,不用媒体报道,
这一千个人就相当于一千个小喇叭,后果影响不是他这个局长所能承受的!
  上尉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我说:“你很专业!当过兵?”我冲他点点头,
道:“首长,我曾经是T支队的战士!”那上尉一脸惊奇,道:“怪不得!从那
出来的人可都是高手啊!哪一年的兵?”“97年的!”上尉笑道:“那我还是
你的班长,我96年的!”我一阵惊喜,问道:“您也是T支队的吗?”上尉摇
头道:“差一点是,部队去你那学习的时候差点就留在那了,后来关系上卡了一
下,没留成。”转身对中年人说:“局长,我相信他!”
  中年人把烟头一扔,用脚狠狠的一踩,道:“好!请狙击手做好准备!随时
应对!”
  我离嫌疑犯不过百米远,现在走来,却好象跑五公里那么长。身后是一帮人
期望的眼神,头顶上有狙击手警惕的目光,从我一个人迈入小巷开始,嫌疑犯就
发现了我,一直恶狠狠的看着我靠近,可能是因为我着便服,穿的随意,身上也
没地方藏家伙,所以他并没有喝止我,也不吭声,看着我一点一点的走近。
  我在他面前十步左右站住。抬起头来对他叫了一声:“唐进!”
  唐进楞楞的看着我,道:“石头,你来干什么!”我知道他现在很紧张,握
着刀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其实他并不知道现场有多少警察,但是那股无形的压
力却迫使他把身子缩成一团,本能的藏到男孩的身后。
  我往前走了走,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脱下了上身的外套,只留
一个小背心,我是想让唐进明白,我没有任何武器。唐进看出了我的语气,道:
“兄弟,我相信你!”
  “他怎么样?”我看了看他怀中的孩子,问道。唐进一付哭笑不得的样子,
说:“妈的!这小子比我舒坦,哭累了就睡着了!”小孩没事就好,我松了一口
气。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你今天拿了多少货来?”唐进笑道:“就一包,50
克!”
  我皱了一下眉头,张嘴骂道:“你他妈是不是被我打坏脑子了?50克能关
你多久?你搞这么多事出来干吗?把孩子放了,跟我自首去!”唐进看着我嘿嘿
笑了,我气的大骂:“你笑毛啊!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唐进收起笑容,
低声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我吓得往后一缩,这个动作让外面
的警察紧张起来,二楼小窗户上的亮点增大了许多,那是狙击枪发射在玻璃上的
影子,估计我再一动,那小子就要开枪了!我连忙打了个平安的手势,亮点又缩
了回去,远处的上尉也退后了一步,对局长耳语了一阵,大家放松下来。
  我装做很惊恐的样子,捂着屁股说道:“你小子不是兔子吧?我警告你,老
子有痔疮!”唐进啐了一口,冲我骂道:“去你妈的!少恶心我!”叹了口气又
说道:“你跟我弟一样,都是这个德行,脾气臭的要死,心肠却好的要命!”我
楞住,问道:“那他人呢?”唐进的目光暗淡下来,声音居然有些哽咽,“在医
院躺着。白血病,要治病得要几十万!几十万啊,我打工挣一辈子也得不到!我
不干这个行吗!”原来这个世上并没有真正的坏人,每一个走向歧路的“坏人”
背后,总有一种令他无法抉择的辛酸。所以,我更不能看着唐进一错再错!
  我掏出一盒烟,点了两颗扔给他一颗,看着他用另一只手拿起地上的烟放进
嘴里,说:“唐进,你相不相信我?”
                三十八
  唐进深吸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歪头看我,“把孩子放了,你进去顶多
三五年,这段时间你兄弟治病的钱我来想办法!等你出来有钱了再还我!50克
不是大数目,你犯不着赔上一条命!别他妈电视看多了,你真以为警察不敢开枪
啊!”唐进嘴角抽动了一下,低声对我说:“你真以为我怕坐号子?我是咽不下
这口气!”看我一脸不解的样子,唐进又道:“今天接到一个老主顾的电话,说
要一包货。我刚来,还没等交货,条子就扑上来了!你说,怎么会那么巧?”我
不以为然的说道:“可能他们早就盯上你了吧!”唐进怒道:“就算是被盯梢,
老子也能感觉到!我一路上都看过了,没人盯,一来这就被封,你说这是怎么会
事?”
  我也楞了,毫无疑问,唐进是被人出卖了!
  我试探着问:“是不是你的那个老主顾?”唐进摇头道:“不可能是他!他
是个老瘾,在这个城市,只有我能给他供货,我被抓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除非——”我看着唐进的脸色,替他说道:“除非他找到了另一个供货渠道,那
边想独占这里的市场,把你挤掉!”唐进点点头,没有说话,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我思索了一下眼前的形式。唐进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知道,他绝对是
个讲义气的人,对于跟他关系好的,他极其看重,否则他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弟弟
甘愿犯法。是谁对这样一个家伙起了歹心?看来也不是想故意整死他,否则也不
会在他只带这么少货的情况下漏风给警察了,看样子只是想关他几年,并不想要
他的命,这人是谁?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张口就要叫出来,转念一想
自己又没有证据,说出来反而不好。只好对他说:“唐进,这样吧。你安安心心
的跟警察走,通风报信的事情我帮你查,我绝对不会给他好日子过,我让他去号
子里陪你,你相信我就把孩子放了,跟我出去,要是你不相信,也把孩子放了,
我做你人质!”
  唐进紧紧的盯着我,脸上阴晴不定,我看他拿刀的手已经有些松动了,赶紧
说:“叫我兄弟就应该相信我!你真把条子惹毛了,他一枪崩了你,你兄弟在医
院谁给他筹钱?”唐进哆嗦了一下,道:“你要用多长时间?”我想了一会,道
:“半个月!”唐进沉默了半天,咬了咬牙,道:“好,我信你!”说着,把孩
子一推,送到我面前。
  小毛孩子猛然被推醒,撇了撇嘴又想哭,我连忙吓唬他:“不许哭!是个男
人吗?坚强点,你妈妈在那边看着你呢!自己走过去!”小男孩被我吓的一楞,
抽抽咽咽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外走,走两步回头看看我和唐进都没有追他,
撒丫子跑了起来。
  我长舒一口气,对唐进骂道:“你妈的,没事搞这么一出!害得老子病刚好
也能轻松轻松!”唐进阴阴笑道:“谁让你他妈的来的?我求你了!”我气不打
一出来,老子刚救你一条小命居然还不领情!下次你跪地上求我老子也不来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边站起来一边问道:“你上次话没说完,现在告诉我,骆驼
是什么?”唐进笑着说:“看你今天这么帮我,告诉你。骆驼就是帮我们往内地
运货的人。他们回家的时候我每人给他两百块钱,帮我带点货回去。别的地方的
人信不过,老乡跑了跑不掉,自己也放心。”
  我气得大骂:“原来你要我帮你招湖南的就是为了这个啊?还他妈说不犯罪!
靠,幸亏老子还没上班,被你骗了也不知道!”唐进慢悠悠的站起来说:“我又
不去你们厂里,我直接找他们,只是让你多招点新血而已,不会让你参与的!”
我恨不得踹他两脚,问他:“你说唐勇用的是女骆驼?他也干这个吗?”唐进撇
嘴道:“那小子是混蛋。自己的外甥女朋友也想沾手,后来那女孩子聪明,跟你
了,才逃过一劫!”我心里把唐勇的祖宗十八代女性全都问候了一遍,总有一天
我要让那个肥猪栽到我的手里!
  看唐进还拿着那把刀,没好气的骂道:“你还举着那玩意干什么!好玩啊!
交给我,跟我走!”唐进气鼓鼓的把刀一下子递过来,说:“你妈的,跟我好好
说话行不行啊!”我冷汗一下子就飙出来,大声冲他叫道:“不要把刀尖对着我!”
  已经晚了。二楼窗户上亮点突然红了一下,“扑通”一声,站在我面前的唐
进躺在了地上!
  我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唐进。他的眼睛还盯着前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脑门上有一个花生米大小的弹孔,红白相间的脑浆流了出来,婉蜿蜒蜒的爬到我
的脚下。样子恐怖而又诡异。
  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冲了过来,弯腰检查了一番,在唐进的头上盖上了一块
破草席。警察也围拢过来,中年人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没事吧?”我神色木
然的盯着他,道:“谁开的枪?谁让你们开的枪!”刚才那个替我传话的警察冲
我喊道:“他要对你动手了能不开枪吗?你小子是不是想被他捅死啊!好心当做
驴肝肺!”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个“抱膝压腹”他放翻,骑在他的身上举起
拳头照着他的腮帮子就是一拳,然后左右开工,发疯似的把他一顿好揍!
  几个战士冲了过来,想拉开我却被我连捶带踹近不了身,一个战士急了,举
起手中的八一半自动对着我的腰眼就是一枪托!我一下子岔了气,浑身也使不上
一点劲了,被几个人联手拉开。那警察满脸是血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掏出腰间
的手枪,冲过来顶在我的脑门上,“我他妈一枪打死你!你敢打我?!”
  “王队,把枪给我收起来!”中年人威严的冲他吼道,被唤做王队的警察张
了张嘴,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恨恨的盯着我,把枪又插回枪套。我丝毫没有感
觉的看着中年人,漠然说道:“你们知不知道,他已经答应自首了?他都把孩子
给放了!他就是想把刀交给我啊!他还要挣钱给他弟弟看病啊!你们竟然把他给
打死了!我草你妈的!”说到最后,我已经止不住眼中的泪水,抱头痛苦起来。
  中年人摇头说道:“他是个毒贩子,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吗?有必要对他怜悯
吗?”我狂怒的喊道:“就算是个毒贩子,他也有改过的权利!你非要制他于死
地吗?你他妈是警察还是刽子手!”“够了!”上尉走过来向我骂道:“你也曾
经是一名军人!这种场面你见的不比我们少!我们要彻底保护人质的安全!在这
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开枪!这是职责!没得选择!”
  我楞住。是的,我也曾经是个军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在不确定歹徒行动
目的的时候,一切以人质安全为第一,开枪是必然的!可是——几名医护人员抬
来担架,把唐进的尸体放了上去,抬起来向救护车走去,盖在他头上的草席因为
走动滑落下来,我又看到了唐进睁大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我,微带笑容的脸上
看起来竟是满脸讥讽,我吓得打了个哆嗦,眼泪又流了下来,慢慢的闭撒谎能够
眼睛不敢与他对视,只能在心里不断的念道:“进哥,对不起!——”
  晚间新闻有我的身影,大致内容是一位外来打工者不顾个人安危力劝一名挟
持人质的毒犯放出人质,并配合武警战士和公安部门击毙歹徒云云。我坐在电视
机旁边的板凳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屏幕,一动不动。猫猫和丫头兴奋的叫着,
“老公你好棒!”“哥哥是个大英雄!”我置若罔闻,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
  猫猫抱住我的脖子,爬在我后背上在我的脸上香了一下,问道:“老公,你
怎么了?”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低沉的说道:“死的那个人,是唐进!”
  猫猫和丫头同时楞住了。那个昨天还在我家里跟大家开怀畅饮的人,此刻就
象电视里那个盖着破草席的投影,竟然永远的离我而去了!猫猫滑坐在我的身边,
怔怔的说道:“怎么会是他?!”我继续说道:“你们知道吗?他本来是想跟我
去自首的,却被那帮白痴以为要对我下手,给打死了!他怎么会对我动手!他还
说我象他的弟弟,哥哥怎么会对弟弟下手?!”我再也忍不住,双手捂住立刻自
己的眼睛,猫猫把我揽进怀里,双手紧紧抱住我,丫头也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把
脸贴到我的后背上说:“哥哥,如果你真的难过,就哭出来吧!”
  我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搂住猫猫,放声大哭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