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故事汇】之八 卡西迪医生(1)

  (1)设计奸淫凯茜     
  凯茜·伯特紧张地注视着卡西迪医生。这已是她第三次到心理科医生这里看
病了,但她依然很不适合医生问到的那些关于她和她丈夫之间性生活的问题。这
次,她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医生再问类似的问题,她以后就不再来这里看病了。
所以,她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医生的发问。
  “恩,凯茜,”医生用缓慢而慵懒的语气说道,“你和你丈夫沃尔特有什么
进展吗?”他的右眉毛跳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加重语气来表示问题的严重性。
  凯茜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不,实际上没什么进展。我们还是不能很好地
做爱。”她回答这样的问题总是感觉不好意思,“他总是在忙工作,回到家就感
觉很疲倦。”
  卡西迪医生笑了笑,仿佛他知道答案必然如此,“情况还是没有改进啊。”
  她点点头,没有吭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正当她想告诉医生结束这个
话题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我想,现在我们应该进行另外的尝试了。”他说话的口气很严肃,让她不
得不抬起头来看着他。
  “什么尝试啊?”她问道。
  他停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我想,用催眠疗法也许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他盯着她说道,想看看她的反应。
  “不,我不想这样做。”她一口回绝了。
  卡西迪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凯茜轻轻地摇了摇头,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太保守,根本不敢去尝试新的东西,”他看着她说道,眼睛紧紧盯
着凯茜的眼睛,似乎在向她提出挑战。凯茜被他盯得有些害羞。
  “不,你说的不对,”凯茜低声说道,“我不是怕尝试新的东西。”她的眼
睛又低下去看着她的鞋子。
  “这就是问题所在,而且,你自己也很清楚。”医生的声音变得更加肯定,
“你们性生活出现问题的大部分原因都是你造成的。”
  凯茜满脸惊异的表情,抬头看着医生。还没等她开口,医生又说道:“这是
真的,你自己也知道得很清楚,怎么不敢承认呢?你根本不敢尝试超出你狭隘思
维意识的任何东西,包括能取悦你丈夫的性暗示和性挑逗行为,当然你也拒绝尝
试那些能给你带来愉悦的性挑逗。”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在她的病历上写下他的建议。凯茜静静地坐在那里,她
对医生所说的话有点生气,但又不得不承认那是事实。“所以,你想用催眠的方
法把我变成一个荡妇?”她有点生气地问道。
  卡西迪医生耐心地解释道:“我亲爱的凯茜,大量的研究资料表明,催眠只
是起到辅助治疗的作用,它不可能让病人去做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事情的。”
  凯茜轻轻撇了一下嘴唇,笑着说道:“抱歉,其实我也知道这一点。”
  医生也笑着接着说道:“而且,我的职业道德也不允许我做任何违背病人意
志的事情,请你相信我。”
  凯茜总算放下心来,她笑着对医生说:“我想,试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害处。
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让事情变得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吧,对吗,医生?”她的眼
睛直视医生深兰色的眼睛。
  “绝对不会,”他回答说,“现在咱们就试一下,好吗?”
  凯茜点点头,说道:“好的,那你要我现在做什么?”
  卡西迪医生拉着凯茜的手,把她带到沙发跟前,说道:“就躺在这里,脱下
鞋子,放松。我使用一个小型频闪器来帮助我们进行这个尝试。”
  他接过她脱下的鞋,放到沙发的旁边,看着她慢慢地躺倒在沙发上,并伸手
小心地用裙摆盖住裸露的大腿。凯茜神情非常紧张,她的双手不安地捂在她的肚
子上,看着医生调整着那个频闪器上指示灯的亮度。接着,医生关掉了室内所有
的灯,打开了放在墙角的立体声音响。
  “现在,你的眼睛注视着频闪灯,专心地听音乐。”医生用柔和的声音告诉
凯茜,“让你自己放松下来,彻底放松,什么都不要想。”
  仅仅过了两分钟,凯茜便进入了沉睡状态。又等了足足五分钟,医生才开始
下一步的行动。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凯茜?”他轻轻地问道。
  “是的,我能听到。”她像梦呓一样地答道。
  卡西迪医生笑了,他接着问道:“告诉我你的全名。”
  “凯茜·玛丽叶·伯特。”
  “那么,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因为我和我丈夫一直没有性生活。”
  “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沃尔特·伯特。”她回答道。
  “那你喜欢做爱吗,凯茜?”卡西迪医生继续问道。
  “哦,是的,我的确很喜欢做爱。”她的反应显然是很积极的。
  卡西迪得意地大笑起来,“那你喜欢和你丈夫做爱吗?”
  “是啊,我很喜欢和沃尔特做爱。”
  “那你和别的男人做过爱吗?”
  凯茜稍微停顿了一下,回答说:“没有,我只跟沃尔特做过。”
  现在到了卡西迪医生早已期待的时刻,他继续问道:“那你想不想和别的男
人做爱?除了你丈夫以外。”
  凯茜显然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不,我没有想过。”
  “但是,你并不是很肯定,是吗?”卡西迪追问着。
  凯茜又犹豫了一下,回答道:“的确,事实上我真的不是很肯定。”
  现在,卡西迪医生的脸已经笑开了花,他继续问道:“事实上,你一直想知
道和别的男人做爱会是什么样的,是吗?”
  这次,凯茜没有犹豫,她回答道:“是的。”
  “如果你发现和别的男人做爱会比你和你丈夫做爱舒服,你的感觉会不会很
好?”
  “肯定会感觉很好的。”她的声音里有一点动摇了,“应该感觉很好,我喜
欢更激情的性爱。”
  “实际上,与沃尔特做爱让你感觉很枯燥,是吗?”卡西迪医生一点点地在
引诱着凯茜,他等待着她的变化。
  让医生欣喜的是,凯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有时候的确很枯燥。”
  “而且,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他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是吗?他变胖了,
也缺少情趣,是吗?”
  凯茜慢慢地点点头。
  “事实上,你之所有跟他做爱,是因为你只有过他一个男人。现在他根本不
能刺激你的性欲,是吗?”
  凯茜没有吭声。
  “他对你关心很不够,是吗?”卡西迪医生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他更关注
他那该死的工作,而很少关心你的性需求,是吗?”
  凯茜点点头,声音很小地回答说:“是的,真是这样。”
  “但是,其实你有很强的性欲,是吗,凯茜?”卡西迪医生大声地说道。
  “是的,我确实有很强的性欲。”凯茜回答道。
  “很强的性欲,非常强的性欲,”医生贴在凯茜的脸上说道:“事实上,你
现在就有很强的性要求,是吗?”
  凯茜呻吟了一声,小声回答道:“是的。”
  “你现在就需要释放你的性欲,是吗?”医生问道。
  “是的。”
  “那你为什么不手淫?为什么不释放你的性欲?”医生再次贴近凯茜,“把
你的裙子拉起来,让我看看你漂亮的阴户。”
  凯茜的手慢慢伸向她的裙子,把裙子下摆向上拉。卡西迪医生看着裙子慢慢
地向上走,她的膝盖露了出来,她的大腿露了出来,她的内裤也露了出来。她的
右手伸进她的内裤,又分开她的双腿。
  卡西迪感觉喉咙发紧,嘴唇发干,他艰难地咽了口吐沫,又舔了舔嘴唇。
  “脱掉你的内裤。”他对她说。
  凯茜从沙发上抬起屁股,把内裤从屁股上拉到膝盖,他伸手帮着她将内裤脱
了下来。她的手重新回到她的两腿间,慢慢地开始用手指搓揉她的阴唇和阴蒂。
随着她的动作,她发出了一声呻吟。
  “很好,我美丽的骚母狗!你很喜欢手淫,是吗?”卡西迪医生从裤子里掏
出阴茎,一边上下套动着,一边说道:“你特别喜欢当着我的面手淫。”
  “是的,我喜欢把自己弄到高潮。”凯茜说道。
  “你喜欢我看着你手淫吗?”他重复问道。
  “是的。”她梦呓着回答,“我喜欢让你看着。”
  他站起来,脱掉裤子,握着坚硬的鸡巴问凯茜道:“你喜欢吸吮鸡巴吗,凯
茜?”他使劲套动着自己的鸡巴。
  “噢,哦……”
  “你喜欢边手淫边吸吮我的鸡巴吗?”他走近躺在沙发上的凯茜,把鸡巴靠
近她的脸。
  “不,我不能这么做。”她拒绝道。
  卡西迪医生有点生气,他说道:“你当然能这么做。你很喜欢吸吮鸡巴。”
  “是的,”她点头道,“我喜欢吸吮沃尔特的鸡巴。”
  “那他的鸡巴有多大?”
  她犹豫了大约一分钟,最后回答道:“大概有六英寸长吧。”
  卡西迪医生又笑了起来,他说道:“哦,那太小了,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鸡
巴,是吗?”
  她没吭声。
  “一个真正的男人,鸡巴最少要八英寸长,你说是吗?”他问道。
  还是没有回答。
  “沃尔特的鸡巴的确太小了,”她终于出声了,“真正的男人应该有一根大
鸡巴。”
  卡西迪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那你想要一个真正的男人,是吗?”
  这次凯茜没有犹豫,她很快地回答道:“是的,我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
  “你不需要沃尔特?”医生大声地问道。
  “不需要,沃尔特的鸡巴太小了!”
  “沃尔特不是个真正的男人,对吗?”
  “对!”她的声音里充满轻蔑的意味,“他的鸡巴太小了。”
  “你不想再让沃尔特的小鸡巴操你了,是吗?”
  “不想,它太小了!”
  “那你来摸摸我的大鸡巴吧,”卡西迪医生说着,拉着凯茜的手放在他那坚
硬涨大的鸡巴上,它足足有九英寸长,又烫又硬,马眼里已经开始渗出黏液。凯
茜的手一触摸到这个大家伙,就禁不住呻吟了一声。
  “亲吻它,我可爱的小骚母狗。”
  凯茜转过头,把卡西迪医生的鸡巴拉到嘴边,她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龟头。卡
西迪医生向后一退,一丝闪着亮光的黏液连接在龟头和嘴唇之间。凯茜舔了舔她
的嘴唇,把黏液吸进嘴里。
  “你喜欢我的大鸡巴,是吗,凯茜?”他问道,“你喜欢鲍勃·卡西迪的大
鸡巴。”
  凯茜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我喜欢你的鸡巴,鲍勃。”
  “吸吮它,亲爱的,吸吮鲍勃的大鸡巴。”
  凯茜晃动着她的头,使劲地吸吮着医生的鸡巴,医生欢快地呻吟着,享受着
凯茜的口舌服务。她的舌头在龟头上饶着圈,舔吃着马眼里渗出的黏液。他开始
慢慢抽动,让鸡巴在她温暖的口腔里穿行。
  “噢,上帝啊!”医生叫着,“你口交的技术简直棒极了,凯茜。”他一直
享受着她嘴唇了舌头的刺激,直到他快要射精了才制止住她,把阴茎从她嘴里退
了出来。凯茜伸出手握住医生从她嘴里抽出来的鸡巴,另一只手还在自己的阴户
上搓揉着。
  “你要到高潮了吗,我的骚母狗?”他问道。
  她点点头,“哦,是的,鲍勃,我马上就要到了。”
  “求我操你。”他命令道。
  “鲍勃,请你操我。”
  “哀求我操你的骚穴。”
  “哦啊,请你操我的骚逼,操我的湿穴,鲍勃,求你了!”
  “如果你被我操了,就不许再被你那个小鸡巴的丈夫操,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再也不会允许沃尔特操我了,他的鸡巴太小了。”她几乎喊起
来了。
  卡西迪趴到凯茜的身上,分开她的两腿,把她的脚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把
他那坚硬的鸡巴顶在凯茜湿润的阴道口。
  “对我说你爱我。”
  “我爱你,鲍勃。”
  “对我说你是我的骚母狗。”他的鸡巴在她的阴唇上摩擦着。
  “我是你的骚母狗。”她呻吟着,“请你操我。”
  “我命令你为我做任何事情,你都要服从,是吗?”他一边问着,一边将龟
头插了进去。
  她呻吟了一声,回答道:“是……”
  卡西迪把他的阴茎深深地插进凯茜的阴道,直到他的睾丸碰到她的肛门。凯
茜到了第一次高潮,她收缩着阴道的肌肉,紧紧地匝住医生的鸡巴。他慢慢地抽
出,再深深地插入。
  “天啊,太舒服了。我爱你!”凯茜喃喃着说道。
  “那沃尔特呢?”卡西迪一边问着,一边使劲操着凯茜。
  “别提他,他的鸡巴太小了,他不是真正的男人。”
  “以后不许再跟他做爱,听见了吗?”
  “听见了,再也不跟他做爱了。”她兴奋得尖叫起来。
  卡西迪也到高潮了,他的精液有力的射进凯茜的子宫。卡西迪射得非常多,
还没有等他抽出阴茎,就有大股的精液从他们两人性器官的缝隙中流了出来,弄
湿了沙发。在卡西迪发射的过程中,凯茜又一次到了高潮,她紧紧抱着卡西迪,
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他们的嘴唇紧紧地吻在一起,两根舌头在对方的嘴里来回搅
动着,缠绕着。
  一切终于平静下来。卡西迪先穿好自己的裤子,再给凯茜穿好内裤,然后擦
干净沙发上的精液和淫水。整理好她的衣服后,他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当你慢慢清醒过来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头脑非常清晰,但对于今天我们所
做的事情,你不会有任何记忆。你只会记住沃尔特的鸡巴非常小,而真正的男人
应该有一根大鸡巴。无论什么时候沃尔特想和你做爱,你都要用合理的理由拒绝
他。你要记住,你深深地爱着我,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做任何事情,但你会保持和
沃尔特的婚姻。”
  他停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道:“你明天晚上会到我的公寓来,为我准备晚
餐,然后让我操你。”
  凯茜轻轻地点着头。
  “我数三个数,你就会醒了。一,二,三!”
  她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含混地问道:“有什么效果吗?”
  “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效果的,”他回答说,“但现在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请你下周这个时间再来吧。”
  凯茜起身穿好鞋子,然后站起身,“好的,我下周再来,医生。”她的声音
有点颤抖。她转过身,对着医生的脸说道:“谢谢你!”
  “别客气。”医生笑着回答道。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