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中女教师的公然露出】(6)

             (六)老人们的奸淫
  「嗯~…呀…呀…!」
  活动中心内,虽然老人们已雄风不再,但几十年累积的经验,让他们凭着手
和嘴就让莹雯淫声连连。
  好在这栋建筑隔音还不错,不仔细听听不到声音。
  外头路过的行人只是纳闷为何活动中心今天没开,丝毫不知里头正上演着活
色生香的春宫景。
  「呜……嗯…啊啊…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在做什么?…不、不要…呜嗯…」
  粉嫩的阴唇被四五只手指不停搔刮着,还有两三只已经探入其中做起活塞运
动。此时莹雯的心中当然是「性」致盎然,但还是很敬业的把装出来的良家少女
反应表现一下。
  「咕啾、咕啾」平叔和另一个老头一人含住一边的乳头,像个婴儿一样贪婪
的吸吮着。
  「雯雯啊,叔叔们这是为你好,张爷说要透过搓揉你的身体、让男人的阳气
进到体内对付那些不好的晦气啊~」
  其他慢一拍的也不甘就此罢手、伸出舌头舔着乳房和周围的肌肤,还不忘继
续瞎扯。
  而张爷也默默点头,像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站在一旁隔岸观火。
  「呼、呼……啊!不…不行…要出来了…呀!」
  话还没说完,莹雯就感觉体内一股热流涌出阴道、在老先生们熟练的技巧下
高潮了。
  「呼~呼~」上了年纪的人毕竟体力有限,有一大半的老爷爷也似乎支撑不
住、坐到一旁喘气。
  这时张爷慢条斯理的走向他们,从道袍暗袋掏出一只雕有不明符文、乌黑粗
短的金属棒,说:「刚刚有一部分晦气已经排出你的体外,接下来就要使用法器、
一举消灭体内残留的邪念……」
  看见那个几乎快跟婴儿手臂一样粗的棒子,虽然瘫软在地、可是莹雯的性欲
再度被挑起:『要是让那只粗铁棒进来的话……』只见张爷蹲在莹雯身旁、双手
掰开她的大腿,直往阴道里瞧、像是在看诊的医师一样,还一边发出:「嗯…原
来如此…」的声音。
  感觉到张爷的鼻息不停吹入体内,莹雯巴不得直接抢过那只铁棒DIY,但
还是得露出一副不安的表情:「张叔叔……怎么了吗?」
  而老人们看见张爷的动作也没什么反应,像是早就套好招、知道接下来的流
程一样。
  可接下来张爷却脸色一变,说出超乎在场众人预料的话。
  「……不妙,你邪气已入体过深,普通的法器没办法消除,甚至可能会导致
阳气化阴!」
  「……咦?」
  「没办法,只好用张叔我锤炼数十年的正道之体,透过先天法器直接渡阳气
给你!」
  说完张爷就把短棒扔到一旁,接着俐落的脱下道袍,露出全场唯一勃起、阳
气逼人的「先天法器」。
  『什么!?』莹雯跟包含平叔在内的众老头都讶异不已。
  前者是以为在场的老不死早就都硬不起来,后者是对张爷瞒过大夥、想吃独
食的行为又惊又怒。
  而张爷当然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直接拨开莹雯的肉缝就插了进去。
  「啊!」
  莹雯没料到竟然会被一个糟老头侵入体内,但下身那饱涨炽热的快感让她一
时失了心神,不自觉的放弃抵抗、任凭阳器进进出出。
  话说张爷此人家中是祖传的道坛,自他父亲一辈开始就远近驰名。
  他从年轻时就贪花好色,比起祖传的道术,从江湖术士那学来的骗术还更精
湛些。
  被他藉着「净身」、「去恶」、「渡气」骗得脱光衣服、甚至奸淫中出的女
性多不胜数,甚至连他的儿媳妇都被猥亵过。
  然而因为家中与黑白两道关系良好,倒也没闹出大事。
  只是张爷的父亲辞世后,步入邪魔歪道的他道术远不及父亲,因此道坛也渐
渐没落。
  因家道中落,导致几乎没有顾客上门。
  张爷又不便对同一村里的女性下手,自己的儿媳妇除了没有老二以外,身材
几乎跟个瘦弱男性差不多,平时偶尔趁儿子不在、藉故猥亵一番,也聊胜於无。
  这时尤物级别的莹雯出现,可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岂有不吃的道理?望
着年轻而诱人的肉体在自己身下娇喘连连,快感和成就感充斥着张爷的内心。
  「呼…呼…雯雯你的屄好紧,夹的张叔我好爽啊…」
  精虫冲脑的张爷早忘了自己的本意是来「渡气」的,九浅一深地享受着久违
的性爱。
  「呀…嗯…张叔你别说了…人家会害羞……啊!深一点!」
  一男一女搞的正爽,但一旁的众老人看的却不是滋味。
  『明明岁数差不多,为什么老张还硬的起来?』不知道张爷平时就把祖传壮
阳强身药材当饭吃的老头,心中又是嫉妒又是羨慕。
  其中有个老人嚥不下这口气,走向前就想把张爷拉开。
  「老张,你一个人在爽,是把我们这些兄弟摆到哪去了?」
  「对啊!不是说好就用手玩而已吗?」
  「之前竟敢骗我们说你也早就不行了!」
  「……」
  看见有人出头,其他还没累到动不了的老人也纷纷上前。
  正在兴头上却有人搅局,张爷数年来没碰到像样女人、家中又赚不了几分钱
的怨怒一口气爆发:「吵什么吵!你们这些硬不起来的傢伙,先让你们用手指玩
过就不错了,还跟我大呼小叫!」
  一手推开周围的其他人,一手还不忘扶着莹雯的腰继续活塞运动。
  「干!」
  张爷的话让其他人的火气也上来了,合力把他从莹雯身上拉开,一群人就这
么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来。
  「……」
  张爷的阳具抽离后,莹雯突然感到一阵空虚,正巧视线瞄到刚才被扔到一旁
的短棒,就捡起来塞进依然流着淫水的洞口、一边观望着老人们的闹剧。
  而那一团混战中,拳头不全向张爷招呼,也有人趁机报私仇、打向同阵营的
人。
  活动中心内的气氛顿时由淫秽转向火爆,十几个岁数加起来近千岁的老头像
小孩一样的拉扯扭打,让莹雯哭笑不得。
  「啪!」
  「啊啊啊!」
  扭打中,某人一脚直接命中张爷勃起的法器,让他痛的倒地不起。
  其他人见机不可失、正想痛打落水狗时……
  「咦?为什么今天这里是关着的?」
  一名老妇人的声音从拉下的铁卷门另一头传来。
  顿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下动作、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耶?奇怪,刚刚明明看见平爷他们进去里头的啊?」
  另一个比较年轻的妇女嗓音响起,看来门外不止一人。
  「乓乓乓!」
  外头的人开始用力拍门,朝里头问:「有人在里面吗?平爷?王叔?」
  察觉外面的人有要闯进来的趋势,众老头一时慌了手脚。
  有的忙着穿回衣服,有的吓到直发抖。
  其中就属平叔跟张爷最镇定,不过前者是经验累积,后者却依然是痛到爬不
起来。
  「别慌,我们从后门出去。等会就说是铁卷门坏了,我们刚刚在修理。快走!」
  平叔压低声音对其他人下令,一帮色老头就蹑手蹑脚的从后门开溜,连张爷
也勉强撑起身子、一拐一拐的走了。
  只是生性谨慎的莹雯却依然坐在地上,听见门外传来「耶?死鬼?你刚刚不
是在里面?」
  「嘿啦!刚刚门坏了,我们在修理!」
  「啊是修好了没?」
  「还没啦!连后门也坏了,现在进不去。明天再来修!」之类的对话。
  过了不久,对话声渐渐远离,仅剩莹雯独自一人坐在混合汗水淫液的空间中、
阴道里还插着一根温热的铁棒………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