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谁与你做爱】(教师版)第五章

                第五章
  车子驰出别墅,一直向微风广场的方向开去。倒后镜内的反射,馨妮一对羞
怯的眼神彷佛无意中发现到威强一张口涎般的脸庞,一直有意无意地注视着后厢
她的大腿上……
  她一向清楚知道,自威强他数年前因失业多时,而没法子才来到她家中当上
自家的司机,每次他凝望自己的眼色,总是带点色迷迷又挑逗十足的目光,而且
还一次又一次地往她一具凹凸有致的身段冲来,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他那种血气
方刚、少年无穷的妄想情欲与生理欲望。
  但是,在她心目中,这个自家司机──威强只不过是一个司机,一个普通的
自家司机,甚至还当他是一个低等的下人而已!尽管在她们俩的背后隐藏着一段
不可告人的往年如烟事。
  现在,她竟然要穿着一身若隐若现的连身裙,而且还要被自己一个春情萌发
的妹妹在旁推波助澜,甚至还亲手为她设个套去勾引自家司机!这使她心中逐渐
有点紧张起来了,整个身躯更是心跳加速地「扑通!扑通!」狂飙着。
  车子很快就从高峰的半山腰驶到地面的路上,一直往微风广场的方向驰去,
转眼之间便飞快地转上了甚少人使用的高速公路上。一路上,两边都树荫密布,
不见天日。
  经过了整半个路程的时刻,眼见微风广场的逛物商场就在前面,馨芬霍然一
脸笑咪咪地叫了:「威强,停车。在这里停,你不用开到商场大门了。快点帮我
开门。」
  威强心头震了一震,随即把手上驾驶着的名贵的车子摆到大路的一旁,停了
下来,打开门,馨芬便轻轻地拍了拍馨妮的大腿,一只手指指向车旁的大花园,
同一时候悄悄地伸出了手,飞快地从她无名指上的一颗砖石戒指脱下来后,整个
人就这样兴奋地跳下车子去了。
  「你干嘛要脱我的戒指呀?!还不快点还给我!还给我啊!」馨妮猛地愣了
一刻,口哑眼瞪似的望着自己的妹妹,拼命拉紧嗓子喊着说。
  「嘻嘻!我自己一个人就在这里下车。姐姐,你不用陪我逛街了,你要记得
你在这个月里已经回复了单身的身份,那么这颗戒指就当作赠送给我去逛物的酬
劳吧!」
  馨芬特地眨了一眨她两个圆大的眼珠,随即一脸得意洋洋的转着头,对威强
轻轻地俏说:「小帅哥,我已帮你帮到过火了,你千万别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协议
哦!」
  「我自己会乘车回家的,你和威强自由活动吧!」馨芬向自己姐姐挑眉,把
话说完后,便一扭一扭地走上眼前的斜道去。威强呆呆的看着这个短裤加长腿示
人的美娇娃从车子离开了,脸上不禁显露出一种惊异奇怪的脸色。
  「她……究竟对你说了什么?!」此刻,馨妮口颤颤的向威强喝了一句。
  「没什么,」威强重新坐回司机的座位,嘴边喃喃地说:「这条路很陡……
为什么陈小姐不叫我把车子驰到商场的大门去?」
  「我……我不知道。」馨妮明知道当中的原因,不过她还是不敢面对即将要
发生的事情,立即耸了耸肩膀,连声带颤地解释道:「我妹妹常说她肚子增加了
不少脂肪,我猜……她可能想散步散步,顺便也作些运动吧?」
  「可能是吧……小妮……」威强微微地摇了摇头,渐渐憨笑起来,两眼也不
禁显出温情的目光,直望向馨妮的瓜子脸上,柔情轻声说。
  「你……你……还是直接称呼我黄太太比较好。」馨妮听到她家的司机竟然
在外面直接称呼她的乳名,整个身子格外吃惊,连她的鼻息声都显然急促。
  「小妮,如今已没有人在我们俩身边了,你知道我在这些忙碌的日子憋得慌
了,为什么你总是要避开我,不与我单独会面呢?」威强从头上的那块倒后镜直
瞪着馨妮的脸上,语气仍然柔情似水似的,终于开口把心中的苦楚说出来。
  「我……」馨妮浑身挣扎不定,脸上顿时变得黯然无神,心中也彷佛有千万
根的尖刺飞速向她的心底深渊插来。半晌,她整个人连一个哑巴都不如,一时不
知道如何才能开口向眼前的男人倾诉心中的烦恼。
  「你什么?你说呀!是不是怕你老公会发现?」
  这时候,两个人在车子里不发出半声的气息,有时有一两阵「吱吱」的小鸟
声传进一片静寂无声的车内。威强端端正正地坐在前厢的位置,一动不动似的。
  想了想,威强心中不知怎地涌起一阵狂野放荡的冲动,他伸手推开了前厢的
车门,一瞬间便坐到车子后厢馨妮的身边去了!
  耸然间,馨妮浑身哗然一震,连忙移动全身的坐势,一对白皙的长腿更是斜
斜地躲开他的目光。她柳眉微皱,语气猛地一沉,惊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这里毕竟是公共场所,而且还有很多路旁人在这里走在走去的,更何况我早已不
是以往的那个陈小姐了。请你对我检点一些!」
  威强仔细咀嚼这句话的滋味,更是感叹不已,也不知是苦是酸。他继续一眼
盯着眼前这位少妇美娇娃,相比以往的样子,她果然一点儿也没有变到,即使随
着这些残酷岁月的摧残,从她一张瓜子脸上依然还存有那种无时无刻都显出来的
陶醉红晕、一双细长且有些上翘,足以让人醉倒的丹凤眼、一个专门引诱男人去
捻扭的高挺鼻子,以及她一道樱桃似的笑容薄唇。
  就在这时,馨妮一脸吃惊地呆望着威强的一举一动,她的樱嘴不经意地在他
面前一吐,阵阵香气如花蕊的口味顿时随着她急促的气息呼吐出来,似兰非兰,
彷佛全世间的香味都不及她此刻的味道。最令威强心里震憾的是,坐在自己面前
的馨妮简直就是当今世上一位美艳不可方、应有即有的美人儿了!
  威强整个人顿时气累地倒在座位上,面红耳赤道:「其实我的要求并不多,
只想要与你见见面罢了,难道你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办到吗?你可知道我每
日每夜都在家中想念着你。如果当初不是我舍身把你从火海救出来的话……」
  馨妮仰面瞧着威强,动容地应了一句:「你说够了么?我尊敬你就称呼你一
声学长,若然你真的弄到我生气的话,大不了我们就一起拉倒吧!」
  跟着,馨妮心中突然翻起了一个巨大的暗涌,全身上下的筋脉彷佛要被他给
挑出来一样,一脸颓废地倒了下来,凄惨地抱住自己的膝盖,并且涕泣声说着:
「究竟为了什么?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噩梦?这些年来,我都已
很努力把以前所发生过的一切给忘得干干净净,你为何又那么残酷再次把我的噩
梦给唤醒呀?」
  「我……唉!就当我没说过。」威强自知自己刚才真的有点过火了,连忙低
声下气地转头向馨妮陪罪,低声说。
  一时之间,她们俩在车子内都沉默不语。过了半刻,馨妮的心里渐渐想到此
刻的气氛果然变得有点死寂,有点灰沉了。她佯作很镇定,随即便一手把车子后
厢的迷你数码机按钮给按下。
  威强忽然想伸手阻止她,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数码机所播出来的影片竟
然传出一阵男女的浪吟声音!
  「啊……哟……你不能这样……快放开我……俊龙……」影片内的女人声音
在呻吟着,又像在求饶:「啊……我……我还是处子身……你不能这样……」
  「你的乳晕……真的很美,粉红的……你的双乳更是结实……又有弹性……
好美……我要抓呀!馨妮……」在影片中,竟有一个男人声音在叫。
  馨妮耸然吓了一跳!此刻,她的潜意识里即将要迈进一个崩溃的边缘之间,
浑身白皙的肌肤有如数之不清的跳蚤不断在她身上漫游,顿时使她觉得整个心灵
剧沉下来,一颗心脏震惊不已,简直就令她感到自己在车内变得万劫不复!
  在她面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两眼定睛地盯着车子内的数码画面,画面上竟
然活生生的播着当年自己在大学毕业晚会上被她的伴侣侵犯玩弄的春艳史片!而
且还在她不知情之下,偷偷地被自己眼前的这位学长兼自家司机给偷拍了下来,
作为他自享之途!这是她自己千算万算都猜想不到的一个残酷事实!
  「呀!好大啊……插得我好痛……好痛……」影片里的女子声音忽然在哭叫
着:「你弄得我好痛……痛死我了……」
  馨妮浑身仍在猛抖,不禁将她一对丹凤眼睁得特大,迅即转着头,怒火冲天
地追问威强:「你……你竟然拍了下来?!」
  威强面上通红,拼命避开她一双喷火似的眼睛,支吾地回说:「这是俊龙拍
下来的……当年我为了你,冒着生命危险一手从俊龙那个坏家伙那里抢回来。」
  「你抢回来的?皆然你已抢回来了,那么你又为何不立刻把它毁灭掉啊?而
且还当作你自享的收藏品!你快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馨妮豁然彻悟,半晌,
却不知怎地两颊开始显出深深的红晕,一对丹凤眼似乎要喷洒出火焰一般,两眼
直瞪着威强说。
  这时候,威强满额汗流,不禁羞耻地低下头来,整个人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似
的。
  「我知道!」馨妮一面想到自己的妹妹在旁暗算她,现在连她多年的学长兼
自家司机都不放过她。过了一刻,她终于忍无可忍了,仰头喊着喉咙,两眼凝住
威强的脸上,死命喝着说:「你这个人的品德究竟有多坏我早已知道一清二楚,
不过我万万也想不到你竟然下流到偷偷收藏这个影片,而且片中的女主角竟然是
我!难道你想拿它来威胁我不成?」
  「啊……不是这样的……小妮……请听我解释。」威强着急地叫起来:「这
不是我放在这里的!」
  「不是你,还会有谁?那你从实招来,跟我说是谁放在这里看?」馨妮有点
不耐烦地追问说。
  「我誓神劈愿曾经答应过那个人,一定要帮他谨守这个秘密的。我真的不能
将他的秘密说出来,请你不要再问我了。」
  此刻,馨妮一眼不眨地瞪住威强,眼见他脸色始终没变,整个人的情绪显得
临危不惧,不过从他脸上来看,他彷佛有种怨气不能泄出来一样,随即皱起他男
人味十足的眉头,转头便往车外花园的树林拧过去。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不说出真相的话,大不了我就和老公说明,
然后再报警告你未经过我的同意之下,亲自私藏我的影片,甚至还威胁到我本人
的安危。我最多就和我老公离婚收场罢了,不过如果我老公真的爱我的话,他一
定会原谅和接受我的过去,试问有谁没有过去的?而你就不同了,你准备下辈子
在监牢里渡过你的日子吧!」馨妮咬牙切齿地警告他说。
  「好!好!我就跟你坦白从宽好了!」威强似乎经受不到馨妮的追逼,叹息
了半晌,终于迫于无奈,只好开口把隐藏在他心底的秘密说出来。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