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美少女之隶属的牝犬】(1章)

  第一章。
  林克获得了一张卡片。
  卡片上没什么别的内容,只有几个大字,叫做动漫母狗召唤者。
  背面也几乎无甚背书,只有华丽的纹章和简单的头像,战场原黑仪的半身图
像。
  林克从街上捡起这张图片的时候,正恰巧是在晚上放学的时候,他是一个高
中生。
  闹不清楚事情缘由的林克,心里只当是死宅们的游戏罢了,反正战场原黑仪
的强势也是死宅们可望不可即的,除了这样的YY外,他们又哪里感把她当成母
狗一样对待呢?
  林克想了想,还是没有丢下这张卡片,单纯说做工也还可以,做收藏吧。
  回到家,懒得去做作业,林克躺在床上,无聊之余还是拿起了那张卡片端详
起来,现在看动漫总归还是太早了点。
  这次林克终于看清,战场原黑仪那可爱的头像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只要默
念战场原黑仪的名字并且摇晃卡片三下就可以召唤出她」
  林克觉得很蠢,他发自肺腑的笑了。
  不过林克真的照着做了。
  没有华丽的仪式,战场原黑仪随着他的召唤声真的站在了他面前,穿着那件
私立直江津高等学校的校服。
  「这是什么展开?」
  「你就是召唤出我的那个变态吗?」
  「雅原小姐,也许是我召唤你出来的没错,但是为什么要加变态这个后缀呢?」
  战场原黑仪指了指那个卡片上的名字才让林克恍然大悟。
  「这个……不是我的错吧,所以雅原小姐……」
  「请拜托可以不要这么称呼我么,很恶心。」
  「动漫里不都是这么叫的么?那我叫你啥啊?」
  「战场原大人就好了,啊不,干脆就叫大人吧,被你即便称呼姓也让我呼吸
不畅呢」
  「我是呼吸道病菌吗?」
  「也许你的价值还不如病菌吧?」
  「请不要用反问句说出这样若无其事伤害他人的句子好吗」
  林克哭丧个脸,没想到刚刚遇见战场原黑仪果真就被她的毒舌攻击到了体无
完肤的地步了。
  「说起来,我应该是你的主人吧」
  「谁知道呢……」
  林克突然看了一眼卡片的名字,诡异的笑了笑
  「那么战场原黑仪大人,请您叫我一声主人吧」
  「你这种变态为什么不去死?」
  难道卡片是骗人的吗?林克一瞬间的脸色真的变成了比猪肝还不如,不过旋
即一个斋藤千和式冷静的声音又让林克重新燃起了兴奋。
  「主……主人……」
  「哈哈哈,雅原小姐,你这不还是叫了么」
  「哼,蟑螂一样的变态也只配拿这种下流的卡片来命令人罢了」
  「雅原小姐,你似乎搞不清楚立场吧,呐,来说一句,你是林克的母狗」
  「你这个变态怎么不去死?」
  「好像这句话和前面那句有些微妙的不同啊?」
  「无论哪种你都像一只发情的公狗一样朝我狂吠,很烦人」
  「好像和我要求不同,你反过来说我是狗了吧?」
  「啊拉,好像主人也不再那么笨了,只是白痴而已」
  「根本就没有区别吧!」
  「对不起,处男的口水不要乱喷」
  「又不会传染好吧?」
  「如果类似主人这样病菌一样的生物就难说了呢」
  「结合前面的话意外的我的价值从不如病菌提高到病菌一样了呢」
  「那么恭喜主人的价值提升进步了」
  「说起来黑仪小姐,话题被转移到奇怪的地方去了吧?」
  「啊拉,是吗?」
  「那么,请说一句你是林克的母狗吧」
  「……」
  「我已经猜到了,无论怎样,你都不可能违背召唤者的意志吧」
  「主人在这种变态的地方意外的不那么像病菌了」
  「我本来就不是好吧?」
  林克涨红着脸,想否定掉战场原黑仪的病菌确认,却总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
慢慢的叹了口气,放佛一直秋天没有抓到栗子的松鼠一样。
  「算了,雅原小姐,你总归可以告诉我召唤出来你们有什么用了吧?」
  「主人你刚才叹气的样子很像松鼠」
  「请不要学作者君对我的吐槽好吗?」
  战场原黑仪意味深长的微笑了一次,开始回答林克的问题,看来这个问题是
系统强制设定,无关乎被召唤人的意志都要必须回答的
  「动漫世界的卡片遗落到现世里,被人捡到,捡到卡片的人就要不停地打倒
同样的人回收足够多的卡片」
  「那如果不回收会怎么样?」
  「如果捡到卡片没有任何动作,那么在1个月后就会自然死亡」
  「也就是逼得见到卡片的人不得不去去战斗?」
  「啊,主人的智力居然也能理解这条规则,我对制定规则的人忽然也有了一
丝惊意呢」
  「雅原小姐……你这个人还真是……」
  林克本来还想反驳战场原什么,忽然摇摇头,觉得不必这么自寻伤害了。
  「那么也就是我我们见到卡片的人通过召唤出动漫美少女出来战斗了?那你
们的实力如何判定?如何提升?」
  「通过和主人进行性行为的接触,性交提升体力,足交提升速度,乳交提升
正面防御力,肛交提升背面防御度,口交和手交提升力量数值。」
  「我怎么觉得和动漫美少女冒险记里的设定差不多呢?」
  「那么我觉得唯一的区别是你比杰罗还丑哦」
  杰罗:为什么我躺着也会中枪?
  「说起来,雅原小姐你微妙的逃避了我的要求吧,叫一声你是林克的母狗」
  「你这个变态为什么还不去死?」
  「雅原小姐,我可是你的主人!」
  「……战场原黑仪是林克的母狗……」
  看到了强制果然有了效果,林克一脸欣喜的看着战场原目光里的鄙视。
  「嗯,为了未来的作战,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做起提升能力的训练了?」
  「主人这样的处男会训练吗?」
  「雅原小姐作为主人的狗你好像对主人的身份有着小小的误解啊」
  「对于变态的认识有错么?主人你不是处男么?不觉得羞愧么」
  「难道还用向世界道歉么?」
  「嗯,的确呢,主人是处男应该向世界道歉,啊不,也许对世界的伤害道歉
已经远远不够了呢」
  「啊,我是处男,世界真是抱歉了啊啊啊啊啊……」
          林克憋红了脸终于喊出了这句话
  「我倒是觉得西园寺小姐未必肯接受吧?」
  「适可而止吧雅原小姐,请不要乱入日在校园好吗」
  「说起来主人你要提升什么方面呢?」
  「就这样无视我了吗?」
  林克的脸已经通红带着瘪茄子的紫色,慢慢的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那就提升速度方面吧」
  「你这个变态怎么不去死?」
  「雅原小姐,为什么我又被骂……啊……这样……」
  林克话只说了一半才发觉,速度提升的修炼,对应的就是足交。
  「主人居然是足控」
  「啊……不是……我只是……」
  「正好我穿了黑丝的裤袜,没想到居然这样被主人抓住了……」
  「啊不是……我说了只是……」
  「变态的主人是不是一开始就已经盯住我的裤袜发情不止了?」
  「好了,我是个足控真是对不起了啊啊啊啊啊……」
  「你应该向世界道歉」
  「请不要再用这个梗了可以吗雅原小姐……」
  战场原黑仪只是莞尔,却没有回答林克的话,向前一步,慢慢褪下一只校鞋,
带着裹着黑色裤袜的一只美脚,一下踩到了林克的裤裆中间
  美脚带着战场原的体温在林克的胯间摩挲着,五根脚趾并拢着轻轻隔着裤子
挑拨林克的肉棒,让他忍不住开始喘息起来
  「果然变态就喜欢这样」
  「黑仪……把脚……伸进来吧」
  林克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摸到了战场原纤细脚踝外的裤袜黑丝上,不过意外的
是战场原黑仪却没有反对林克碰触自己身体行为的意思。
  脚趾灵巧的扯住裤门的拉锁,轻巧的拉开。
  一只已经膨胀到极致的肉棒迫不接待的蹦跳出来,一下子便扑到了战场原黑
仪美足的脚底上。
  「主人对于我的脚好像很欲求不满的样子啊」
  「……」
  战场原用带着轻蔑的笑容推动着黑色裤袜裹藏着的美脚尽情的在林克跳出的
肉帮上踩踏着。
  一开始用脚趾扣住肉棒的龟头口,而后利用软乎乎的脚掌在棒身上四处摩擦。
  受到温热美脚的掌肉的摩挲服务,林肯的肉棒开始变得不安分的用棒身蹭着
美足,肉棒口也张翕着兴奋,想尽办法的多一点与战场原的美趾多多接触。
  肉棒上传来咝咝的摩擦声,战场原黑仪主动用脚后跟有意无意的碰触了几下
林克的睾丸。
  直冲脑海的刺激让林克兴奋的喘息声急促了不少,肉棒口传来了点滴凉意,
大概是前列腺液分泌出来了。
  战场原黑仪也察觉到了脚趾出的濡湿感,缓缓地不再并拢五根脚趾,而是略
微让脚趾向下移动了点,分开大脚趾和其余的四根,用中间缝隙夹住林克的肉棒
重新做着服务
  「主人这么快就开始想到用前列腺液弄脏我的脚了么?」
  「这……也是……没办法……太兴奋了……」
  「主人果然是被脚踩住就会发情的变态……」
  战场原的嘴上毫不掩饰着对林克的鄙夷,不过却仍然饶有兴致用美脚上下起
伏着推搡着林克已经裸露在空气里的肉棒。
  持续的兴奋让林克的肉棒口流出了大股清澈的前列腺液,随着棒身的方向渐
渐的滴在了战场原为他服务的美足上。
  娇美的足弓按照自己的优美外形持续不断的摩挲着棒身,将极大的快乐顺着
上面的神经一直送入了林克的脑部神经中。
  「哦……」
  「主人请不要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
  「可是……你的脚……实在……」
  「请为地球的和平忍耐一下吧」
  「这和和平有关吗?啊……黑仪……这么踩……我会……」
  战场原趁着林克分身的功夫,美足的脚弓忽然提速一样狠狠向下压着棒身,
而后夹着龟头的脚趾开始转着圈旋磨着鼓冠区,让喷射的快感不住的向龟头口冲
刺着。
  「难道主人不想射在我脚上的黑丝裤袜上么」
  「想……是……想……」
  「果然是变态啊,按照变态的思路去猜没有错……」
  「不是你问的吗?」
  「主人你这样会秒射的哦?」
  战场原忽然用粉白的媚脸朝着林克微笑了一下,诱惑的表情让他一瞬间想到
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用自己的精液去涂满战场原的黑衣的那只踩在自己肉棒上
的美脚。
  前列腺液已经将战场原踩在肉棒上的那只美足的脚趾濡湿了大半,棒身也开
始一跳跳的跃跃欲试,现在几乎不用用力,战场原也明显感觉到脚心处炙热的温
度和输精管里涌动的精液流了。
  忽然变化了节奏,战场原黑仪用美脚向上一蹬,重重的用美趾拨弄了几下肉
棒龟头口,而后用美足足弓优美的弧度卡主棒身紧紧向上撸射了十几次,扑哧一
声,大鼓的浊精便飞溅四溢。
  战场原黑仪有意的让喷射中的肉棒口对准自己,浓精尽情的被林克的肉棒射
在自己足交的那只美脚上的小腿处,脚踝处。
  只到四五注喷射完毕后,余下的精液才慢慢失去了之前的威力,从肉棒口漏
出来,缓缓的淌在了脚背,脚趾上。
  从小腿到脚趾的温热让战场原黑仪的粉腮上也不止不住的胭红色涂了上去,
看到肉棒口不再喷射出新的精液,她才将美足移开,而后用足弓踩住林克的龟头
鼓冠区,趁着最后的硬度,将上面的残精尽情的黏抹在自己的脚上。
     之后便炫耀般的将满是林克白色精液的美脚展示给林克看
  「主人果然用精液把我的脚弄脏了」
  「以后每次为我足交完毕都要说一句感谢主人的精液涂满母狗下贱的美脚吧」
         林克双眼突出带着不体面的表情说道
  「变态主人你可以去死么拜托了」
  「这是绅士的命令,我相信凭借我的执念可以成功让你说出这句话」
  「执念这个词还真是无辜……」
  不过林克的坚持却丝毫没有动摇,不知为什么,战场原黑仪忽然也不能坚持
刚才的意见,似是被逼的一样,只能温柔的一笑
  「战场原黑仪感谢主人的精液涂满母狗下贱的美脚」
  「哈哈哈,我的执念终于成功了,是不是只要我用了卡片召唤出的人,通过
我的意志都可以控制她的行为啊,各种各样的。」
  「主人可以命令我杀了你吗?」
  「请千万不要拜托了」
  「那么,我希望下一个你收到的女孩子是桂言叶小姐吧」
  「嘿嘿,雅原小姐,桂言叶在日在校园里可是从来不会杀诚的哦,虽然他死
了还是会被割头」
  「没有关系哦,我来做就好了」
  「你是恶鬼啊」
  「大概只会做杀变态加处男的恶鬼吧」
  「……我是变态加处男真是对不起了啊啊啊啊啊」
  ……
  林克召唤出战场原黑仪的第一天,或者说第一天的一部分,就这样喧嚣的暂
时结束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