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5

(五)
此后的日子,这一晚的风光再也没有发生过。主要是我害怕那晚的最后一幕,万一
小虎没忍住,不是要功亏一篑。柔儿的红丸被人白采了不说,小虎已经得了的功力也要尽
数流失。

柔儿从第二日起就正式换了少妇的装扮,可她年龄放在那里,再怎么扮成熟,也总还
流露出一丝少女的俏皮。看着那少妇装扮下的少女面庞,妈的,撩的哥心里更痒痒。小虎
自己盖了间简易的草屋,也不和我们住一起了,这就避免了再有什么过分的事发生。虽然
柔儿和小虎每次见面还总是免不了一阵尴尬。
这天,柔儿主动叫住了小虎,俩人进屋子一阵嘀咕,还把我给赶了出来。不过我知道
她们现在不可能做什么越轨的事,就也没在意。过了一会,俩人出来了,都是一脸轻松,
好象有什么心结解开了,然后向我宣布“小虎以后就不是我兄弟了,他是柔儿的弟弟了,
以后只能叫我姐夫。”俩傻蛋,自欺欺人,这有什么区别么,我小声嘀咕,当然没表示反
对。
小虎现在有了一身的内力,就是没有施展的方法,柔儿从书架上专门给小虎挑了一本
秘籍“龙舞”,亲自指导小虎,呜呜呜,哥被冷落了,现在每天家务一干杂事全归我了,
悲催呀。不过小虎的功夫进展极快,龙舞本是一路有三十六招的剑法,小虎现在已经能轻
松施展三十二招,究竟是柔儿指点的好,还是小虎天赋好,或者有了内力的人学什么都
快,就好象九阳神功那样,好吧,我又YY了,反正我也不懂,我现在就是个管后勤的,可
这武林高手的诞生也有我一份功劳不是。
终于到时候了,我们三人商量后决定出谷。小虎功夫有成,足已护我夫妻周全。而
且我们出谷纯粹以游玩为主,又没有明确目标,没有仇家,岳父好象有,不过他信里没说,
我当然乐得一身轻松,身边还有个号称武林一流高手保护,好吧,这高手还没一点江湖经
验,经常跟我后面姐夫姐夫的犯傻,可我们还是决定要出去了。关键是我的那点小心思,
嘿嘿嘿嘿…..
收拾了一切细软,岳父墙上那把剑归小虎了,我决定的,柔儿开始还不愿意,非说是
我的,可我又不会用,不是浪费么,小虎接剑的时候那叫一个严肃,大有剑在人那啥剑不
在人那啥的意思,被我一个暴栗敲醒,人最重要,剑在不在了人都不许那啥。小虎感动的
说不出话,柔儿估计是想起我说过的话,也泪眼婆娑的的,只是脸怎么那么红呢?’
秘籍我随便挑了几本看上去NB的,真正厉害不我也不知道,三个人个各带了几身换洗
的衣裳,我让柔儿带上那俩条我建议下改的裙子,柔儿红着脸执意不肯,最后还是我偷偷
塞进了自己的包袱,这用途么…打死我也不说。
终于出来拉,我比小虎更象个孩子,一路东看西看,废话,这可是哥穿越后第一次出
门旅游,哦,是闯荡江湖。小虎领路,我们顺着河逆流而上,走到第四天,终于远远望见
了小虎出来的那个村子,我门商量好的第一站,没办法,小虎家里还有个大哥,小虎放心
不下,这也是我们来此的原因。
“虎子,你大哥叫啥?”

“大龙”
我…….还真是哥俩。
小虎家可能是全村最穷的,住在村子边上,周围只有零散的几户人家,我们走进他家
门的时候,这是怎样的破败呀。大门中的一扇歪在了地上,窗纸稀稀拉拉的破烂不堪,几
乎就没有家具,如果那少了三条腿的桌子不算的话。“他们就住这种地方?”柔儿说着眼
泪已经流了下来,我赶紧握住柔儿的双手,知道这小妮子又爱心泛滥了。小虎却没管这么
多,“大哥,大哥?”兴冲冲喊着冲进了里屋。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大哥?”小虎的声音有异,我和柔儿连忙跟了进去。好家伙,
这是怎样一条大汉呀,又黑又壮的身子,象个铁塔一样倒在一张破床上,除了脸上还透
着稚嫩,完全看不出这还是个少年,我估摸这站起来最少高我一头半,这么强壮的人也能
病倒?我示意柔儿赶紧过去看看。
柔儿走过去,轻轻拿住了这少年的手腕,然后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此时床上的少年
双目紧闭,呼吸到还均匀,只是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了过去。“你先拿碗水在床边侯着,
你大哥这是病了,我和你姐夫想想办法。”柔儿吩咐道。小虎依言去取水,柔儿这才和我
说“这不是病,是中毒。”
“毒?怎么可能,这乡下山村,谁会和这么个孩子过不去?”
“现在我们还不了解情况,我先去周围人家打听一下,你和小虎把家里收拾一下,反
正今天是走不了,怎么也弄两间能住的房子出来。”
“好吧,也只能如此。”我答应下来,然后柔儿就出门了。小虎守着他大哥,我将屋里
大至打扫一番,总算有点家样了。这时柔儿红着脸进门了。“怎么,又被欺负了?”我打
趣她。
“讨厌啊你,整天想我被人欺负,情况我打听清楚了,只是那个大婶临走时问我嫁人
了没有,说看我的屁股一定好生养,唉呀,羞死了。”原来就这样哦,没劲。接着柔儿说
出了大龙中毒的可能。
原来村里几天前来了个游方的道士,说是村里将有狐狸精作祟,需要开坛做法,消解
灾祸。当天晚上村里果然有人看见只狐狸在村里游荡,因此深信不疑。这种事都是全村凑
钱,大龙没钱,不过小虎失踪了这么久,他一个傻大个,村里也没人难为他,也就没算他
那份。
自从小虎失踪,大龙就在村里四处游荡,冯人就问看见我家小虎没。这天是道士开坛
做法的日子,大龙可没觉悟参加集体活动,自己在村里头乱转,直到无意中闯进村东口的
破庙,在里面拎出了一个养着狐狸的铁笼子,然后还真奔法坛,见人就说,看我捡的哦。
于是,道士悲剧了,骗局被戳穿,灰溜溜的离开了村子,不过那个大婶说当天晚上有人在
大龙家的门口看见那道士回来过,没看清,就也没追究,当天晚上大龙就病到了。
“看来真是那个道士所为呀,出家人怎会如此睚眦必报,人心险恶。大龙中的那个毒很
难解么?”
“从脉相上看应该是中的‘烈阳散’,只对男子有效,会快速催生男子自身体内阳气,
使人体五行失和,不发作时人会时睡时醒,每日子时发作时,症状为高烧不退,发作三次
后因为体内积聚阳气过多,再无药可解。”
“你会配解药么?”
“会,这毒并不难解,爹的医书上也有记载,只是所需药材虽不名贵但种类繁多,我刚
才问过那个大婶了,村里没有药铺,附近的村里也没有。”

“今天是第几天?”
“第三天。”说着,柔儿的神情落寞了下来。那不就是说,大龙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屋
里小虎还殷切的守在大龙床边,我们这做姐姐,姐夫的却无力回天,我甚至已经看到了小
虎那悲痛欲决的表情。应该有办法,应该有办法,我再想想,再想想。
夜渐深了,连续几天的赶路,一回来又不停的守在大哥身边,关键是心理憔悴,让小虎
疲惫不堪。在我和柔儿的的连劝带哄下,小虎终于去休息了。换成我们夫妻俩守着大龙,
床上黑塔似的少年一直没醒过,柔儿自从小虎一离开就开始掉眼泪,我知道她是心疼弟弟,
也没多劝。还紧抓着心头的那点疑问?是什么来着,我几乎已经抓到了那个线头,可脑子卡
住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相公,你也歇会吧,别再累病一个。没有那几味滋阴调阳的药材,咱们是没办法的,
等过了今晚,咱们将大龙厚葬了,也算全了与小虎的一番情意。”
滋阴调阳?滋阴调阳,阴气,阳气,阴脉之体,阴阳调和…….“有了,柔儿,我
终于想起来了”
“相公,你想起什么了,有办法么?”
“恩,办法我想出来一个,虽然不一定管用,可死马当活马医,总是值得一试,只是”
“只是什么,救人要紧,有办法就说出来,看看行不行呀。”
“柔儿记得岳父的信上说过,你交合一次后就是阴脉之体了么?”
柔儿一听就羞红了脸“哎呀,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个干什么,等等,难道你是说我可以?”
我点了点头,到时候你可以先这样…如果不行再…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你可以……
我越说柔儿的脸越红,最后都变成大苹果了,看的我恨不得上去咬一口。“你觉着我这
办法能有效么?”

“也许能行,不过也只有五五之数。”
“那你愿意么,毕竟委屈的是你,我不想你勉强”
柔儿低头不语,终于决定似的抬头看着我“相公,我愿意,为了救人,为了小虎,只是
相公,真正委屈的是你呀。”这小妮子,哪了解他相公我心中的伟大想法。你说猥琐想法也行
拉。
“我还有一个要求”我一本正经道。
“恩,相公你说。”看我说的正经,柔儿也认真起来。
“待会我能在旁边看着不?”好吧,我被自己脸上的贱笑出卖了。
“不行,臭相公,想个救人法子,都这么色色的,这回不给你看。”得,提议被否了,
不过没关系,难道这个时代的人都不知道有个名词叫“偷窥”么。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