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A58)

                A58
  虽然充满了疲惫,厌倦,以及折磨女护士的疯狂,苏医生仍然希望他能坚持
活到战争结束。人们从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就不断地猜测和平到来的时间,但是流
血和杀戮一直没有停止,直到它变成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大家都以为世道就要这
样持续下去,永远也不会改变了。而从本质上看,或者对于北部的这种观点才是
真正正确的,无论这些公开宣示的战争是持续还是结束,朗楠高原反正从来就没
有完全的处于蔓昂政府的有效管辖之下。
  和大多数反游击战争一样,洪水的政府军队控制了高原西侧,朗人居住地带
相对平缓的区域,但在更加险峻的偏远山地,反叛的敌对武装仍然活跃。荒谬的
是,在持续下去的战争期间,虹却度过了她一直以来的奴役生活中,几乎是最好
的一段时光。她复习并且提高了操作手术刀的技巧,虹现在能够准确地翻出一个
人腔子里的内脏,给它们上止血钳,或者把它们割掉。她还能努力着工作喂饱了
一大家子的人口,她自己也能吃饱了。女人每天被男人们干的次数或许没有减少,
她还在下嘴唇上增加了一道永久的伤痕,不过一个好的结果是,从那以后苏医生
禁止用鱼钩,别针,或者甚至是钉子,再往虹的身上挂东西。他认识到这种胡闹
过分地影响了医院的秩序。
  其实住在医院里,挨打并不是那么经常的事,除了真有人死要被电上一阵以
外,大半年过下来,士兵兄弟们也就是在鱼钩事件中狂欢了那么一次而已。这里
当然不能说像是一个天堂,至少远胜于惠村藤弄那样的地狱。女人觉得,芒市和
芒市的生活正在变得平常和熟悉,而山另一边的战事,则像是夏日地平线上凝聚
的乌云一样,始终带有不确定的威胁意味。
  一个变化的例子,是虹现在走出城边,在通向芒河的路上发生的。为了躲避
战火,半年以来一直有朗族人越过大青山脉,流落到了北部高原的东边。这些战
争难民们沿着芒河往前走,很自然地在芒市停留下来。芒市本来就是一个各色人
等混杂的市镇,大家聚集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家族的团聚,只是为了生活和生意。
  从大青山西边来的朗人在城外支起木头柱子,铺上草席或者芭蕉叶当作屋顶。
他们住在那里面自我安慰地想,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然后就可以回去故乡。难民
们居住的棚户区域越来越扩展,一直向着河滨延伸,这里也是虹每次去洗衣服必
须经过的地方,她背着竹筐每天从草棚间留出的小路上穿过,朗族的难民很快就
熟悉了她,而且,他们彼此间也保持了相安无事。他们和她都处在这个生态圈的
最底层,首先执行的生活准则就是招惹到的是非越少越好。
  不过当然,等到你真的处在了这样的最底层,你的被招惹的概率一定会越来
越多。而且难民们还无事可做,因此,也没有吃的。
  芒市的政府官员们肯定不喜欢这片地方,但是他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行动表现
他们的存在。他们确实在那里发放了一些粮食和衣物,他们也发现,难民完全没
有医疗保障,现在那里已经有许多病人。一个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是,他们会变
成一个爆发性传染病的源头,把灾难传播到整个市镇。
  军队接到了请求帮助的要求。苏中尉和他的护理士兵是军队在芒市的仅有的
卫生资源。这样,苏在下一次赈粮的时候带着他的护士中士亲临了现场。难民们
排队领完粮食以后,有些人围到了他们这一边来。
  有很多例是肠胃病,苏中尉只能祈祷不是霍乱。老人或多或少的有些腰腿毛
病,而孩子们甚至都会带有刀伤和火器伤,因为感染的缘故一直不能愈合。人在
这时候会想到,他们真的是从要死人的地方逃出来的。医疗队的胖子、阿彬,加
上几个兵挎着冲锋枪守在旁边,毕竟这里是朗族人的地盘,他们可能还得算是交
战双方呢。
  以后他们看到似乎是突然地出现的虹,她正背着竹筐穿过空的场子,她看起
来腿有点软,在地上拖着两只脚。而且她这天居然正好戴着她的帽子。
  ” 嗨,医生姐姐!” 站在那种地方发呆是很气闷的事,胖子阿彬他们很高兴
有个熟人可以乐一乐:” 真是巧啊你怎么在这?来来来,过来过来,跪下。
  围着看的人往边上让路给她进来,进来以后又围上了。有大有小有男有女的,
什么事也没有,就是看看。跪到脚底下以后距离近了,能看到大腿两个侧边淌下
去的黏液,还没流完,一会功夫就浸湿了下边的沙土地。
  ” 又在跟人干那?啧啧啧,真够不要脸的,你怎么见谁让谁上啊?”
  她可能是在做生意,不过苏中尉在另外一边没有出声。他在这件事上始终可
以算得上宽容,管理这种事情要抓大放小,苏并不是不聪明。但是他现在也没有
打算阻止伤兵们又要开始的胡闹。有这么个女人在诊治现场被人干起来,丢的当
然是军队的面子。所以苏可能也有不满,他并不喜欢今天这件事,故意要留着虹
在这里冲一冲,借用虹的羞辱,发泄自己的怨气。
  胖子偏起头来,从左边,从右边,打量着女人,女人黝黑的脸上毫无表情,
头发一直是散的,上面歪斜地扣着那顶带红十字的船型白帽。
  ” 嘿嘿,还挺象那么回事的。” 旁边地上扔着护士中士带来的医疗挎包,皮
制的军用品,也绣着一个红色的十字标记。顺手提起来把挎带套到女人的脖子上,
让那个小皮箱吊在她的胸脯前边。
  ” 咱们再给你找几个上上吧,啊?”
  ” 来啊来啊大家看看,咱们医疗队不光管看病,还管帮人泻火。哪位朗族弟
兄的鸡巴翘起来落不下去了,免费上过女医生就好……”
  男人们表情看着都挺古怪,有女人捂着嘴笑。而玩世不恭的大兵们只要好玩
就行。
  ” 你,小家伙,说你呢,操过女人没?知道不知道,屄里边是直啊的是弯的?
” 胖子蹲下问边上站着的一个朗族男孩:” 跟你说啊,这个女人的洞洞里边一挤
一挤的,会流水水,你的小鸡鸡插到里边,跑啊跑啊,像飞起来一样。想飞一回
不?”
  ” 就这个大妈妈?我操过。就在河湾子里,我和东哥他们整天操她的。”
  ” 啊?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就这样的没毛的小鸡巴你也要?咱们得算是他奸
你啊,还是你奸的他啊?” 再问另外一个:” 那……你呢?”
  ” 我也操过。”
  ” 我……我没……”
  ” 好好好,那你来,小兔崽子,你过来……她会用嘴含你的小鸡鸡玩呢,然
后你就知道你该干什么啦。把裤子脱了,试试试试。咱们大家也一起看看乐乐。

  各位朗族乡亲,有钱帮钱场有人帮人场,朗人小崽子操弄军医大美女……
  大美女虹看看这群朗人崽子,一个一个的都在她腰上腰下的地方,最大的也
才刚到她胸脯吧。她的这摊子河边生意的原则,是没有免费的午餐,成年人要上,
谁都可以,唯一的条件只是付钱。可是说实在的,看到这些孩子她就有点迷糊。
从那天那些小家伙们围上她,看过她,又跟她玩过了以后,他们其实是有交情的。
交情就是在河里游泳洗澡,完了以后上岸来找大妈妈玩。
  在芒市,当一个男孩并不是就一定见不着光身子的女人,可那种事老是遮遮
掩掩,羞羞答答。见到河道另外一头有对门的大嫂子在洗澡,总不能一个猛子扎
到人的胯底下冒出来吧,会挨耳光的。隔壁的小丫头细细呢,倒是整天光着屁股
跑进跑出,可是她两条细腿,中间光板,上边平胸脯,看上去跟个小子也没什么
不一样。那这个叫虹的大女人就根本是另外一回事了,她胸脯上吊着的两个宽宽
大大的肉皮口袋,还有大腿根子那块地方,沿夹缝里外长出来的黑毛毛,粗的乱
的,蓬蓬松松。这些东西可真不是随便走到哪里,想看就都能看得到。而且大女
人还特别和气,怎么欺负她她都是笑咪咪着,从来没见她不耐烦不高兴过。
  摸女人一直都是个特别让人心里哆嗦的好玩事,更不用说是那么大个的一个
女人,大的屁股,圆鼓鼓,光溜溜的,摸上去是有多爽滑,有多顺溜,顺着就溜
到人屁股沟沟里边去了,女人那里边长着的肉皮,打折,起皱,绵绵软软,还有
点汁水粘手,不知道是不是女人憋不住了,有一点点尿……手指头插进去以后,
女人的肉真的是一抖一抖的,自己的小鸡鸡也有点抖……可她在上边还是笑着呢,
一点也不怕人,也不害羞。再玩熟了点以后,就真的是自己的小鸡鸡的事了。那
种事没法多说,反正是做过一回就要想,第二天还好,第三天就开始又想,想的
心里慌慌张张。他们转来转去,总是又跑到河滩上缠着洗衣服洗被单的大妈妈去
了。
  虹被他们围着,摸摸肩膀,摸摸屁股和大腿,自己的心已经发软。她总是跪
坐在地下,眼睛看着这些小家伙围在身前摆弄她自己的大奶子,那些孩子弄着弄
着,把她的一颗奶头捏紧在手里直往外边拽,小家伙还没轻没重,拽得她心里一
晃一晃的发虚。还有一个趴在底下,一手抱着她的大腿,另外一只手,一个劲的
玩着她的阴户呢。在外边摸摸还不算,伸到里边去,抠着,挖着,抽出来又捅进
去了。孟虹苦笑着,又是躲他,又是顺着他,还真是没法发出脾气来。
  不管是大人长满厚茧的大巴掌,还是小男孩一个一个细瘦的小手指头,摸在
下边的肉唇唇上,女人都是要哆嗦的。那块地方,长满了女人花蕊花心子一样的
稚嫩神经,碰一碰都得要牵动起整一座的花园子。那块地方,是个女人都得用最
好的花布丝绸,挡着,盖着,遮掩好保护好,一辈子都不能打开给大家看。可是
在虹这里,她被大敞开着过了有多少年了?从二十三四岁的小少妇开始,到现在
都是快三十的大妈妈了。瞄上一眼过过眼瘾就不用说了,谁都能逛上来,摸进去,
这怎么能算是个女人过的日子!可是虹想,我还真的就把这日子过下来了,我还
得再好好的过下去呢。
  真是一种阴暗的,伤心到了极处的逆向的快乐。虹这时候觉着这些小东西的
小屁股,细胳膊瘦腿的真是可爱。她就愿意让他们趴到胸脯上来,他们想干什么
就干点什么吧。而她可以抱抱他们。女人这么的想着,往后仰躺到草地上去。
  ” 来吧,到大妈妈上边来。” 虹说。那时候她真不太知道,这得是算让他们
奸的自己呢,还是自己在奸着他们。女人知道的,只是她这时候的心里,要比对
付给钱干活的汉子们安静很多很多了。他那一下子一下子的,就像是小秋撒起娇
来,正用脑袋拱着她的光肚皮。虹现在看到小冬高高兴兴的样子,有东西吃,有
衣服穿,她有时候真的想,要是小秋也在这里就好了,也能吃的饱,儿子跟妈又
能待在一起。不过每回那么一想,虹都得咬一口自己的舌头。” 呸,又没黑没白
的犯傻,他可千万千万的,不能再回来了啊。”
  胖子提着后脖颈又塞过来一个男孩,就像是拎着一只光板鸭子。小家伙小脸
涨得通红,这里不比河边,周围满满的围着人呢。不过当兵的嬉皮笑脸的不放手,
朗族的男人女人们一时也没做出大的反应,他们已经习惯了要被人那么招惹的。
对于虹也是一样。反正给她塞过来一个,她照样对付掉一个就是。要是不用躺的
女下位,她就得爬到地下去,塌腰沉肩,四肢着地了才能低到那孩子的胯上。孩
子太小了,她含着那条可怜的小鸡鸡,玩了半天也没玩出动静来。兵们等得烦了
就去人群里再找一个出来换的。
  另外那一头,苏中尉对付完了一个得风湿病的老头,一个肚子疼的小女孩,
后面是个躺在担架上的汉子,没穿上衣,肋骨地方包裹了一圈脏成了棕色的布条,
围着一群苍蝇。他抬头看看,看到这边趴在地下,撅高了屁股,努力耸动着肩膀
的虹,脖子底下还拖拽着一个皮药箱子。不知道她干到第几个了。
  ” 阿虹,你过来!”
  他叫过虹算是给她解了围。玩笑归玩笑,他自己得有个限度。” 给他解开,
看看他怎么回事。” 苏说。
  虹过来跪到担架前边以后,还是用了些时间平静自己。她还是有点在喘,嘴
边上也带着唾沫,带着些粘的滑的,淅淅沥沥的不知道是什么。她在嘴边上抹了
一阵才开始给汉子上药,给他重新包扎了伤口。还是得用些抗菌素吧,她在自己
胸前挂着的药箱里找药,征求意见似的抬头看了一眼苏中尉,苏挥了挥手。
  她又解决了一个痛经的妇女。胖子和阿彬,还有那伙孩子的地方闹起来了。
开头胖子大概只是跟走过来拉孩子的朗族妇女说了些玩笑话,后来变得有点不对
劲。
  ” 我觉得你有问题。兄弟们得搜搜。”
  ” 我说,你那裤裆里边鼓鼓囊囊的,塞着手榴弹吧?过来过来,让哥哥们摸
摸。” 胖子拽住那个年轻女人的衣襟往自己这边拉。
  ” 对啊,要不,妹妹你自己在这脱光了给我们看看?那也行,对,脱光了就
不摸了。”
  胖子差不多已经半搂住了朗族女人的腰:” 阿彬,脱她裤子,咱们查查。”
  人圈子往后退,很多人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 该死的!” 苏中尉起身过去,他要是能走到的话,大概得抽胖子的耳光。
在此时此地,搞出这种事来太出格了。不过他才只走出两步,就听到轰隆一声巨
响。苏医生最后的记忆,是从他眼睛前边腾起来的一团火光。
  另外一边栽倒的是胖子,他的背朝着这一边,一个手榴弹在他们两个的中间
爆炸开来。然后就是阿彬的冲锋枪声,连续不停地吼叫。
  等到苏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睁开眼睛想了一阵子,才意
识到自己是躺在病房里的床上。他的看护兵待在旁边,阿虹不在。
  ” 婊子……医生给长官做了手术,然后再去治胖子,后来她说胖子死了。胖
子……死了,放在下边院子里呢。”
  苏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疼,也许,感觉到处都疼吧。
  ” 叫虹来。”
  几个兵把虹给他弄来,是拖进来的。她身上伤痕累累,瘫软地靠在他的床边
上,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