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六章:激情照)

  NND看这些个有钱人玩的,请你下馆子吃个饭那叫老土,人家现在请品鉴
来自古巴的雪茄那叫玩格。大凡好不好这一口的,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叼着根雪茄
在嘴里特有范儿与品儿,看哈电影里面嘛,从政治家之如丘吉尔、大文豪之如海
明威,到白兰度演的教父这样的黑社会老大,他们手指间夹着的一定是根雪茄。
  不过我一听刀巴打来的电话,稍感意外之后,就觉得仇老板这次冷不丁的邀
约不是一根雪茄这么简单。
  哈哈,莫不是仇老板上次游说我加盟他公司不成,现在给我的价码加了?
  我略略迟疑了一番,还是答应了这场雪茄评鉴之约。对总是有一颗草根的心
的俺来说,跟有钱人打打交道,就如同我刚刚劝老婆到美国去以批判主义的眼光
看看资本主义社会哈。
  再说这仇老板江湖人士,义气傍身,值得神交。
  跟老婆交代好事由,宁卉自然准许了我的前往,只是叮嘱我别太晚回来。善
解人意的老婆对我的社交活动很少有说不的时候——连情人都准我去约会,你说
对于自家老公,她还有什么不准的嘛。
  刀巴一如既往的坚持要亲自开车来接我,推辞一下是礼貌,推辞三下是矫情。
我是推辞了两下答应的。半小时后,刀巴就开着一辆别摸我打电话来说已经来到
我小区楼下了。
  一路跟刀巴礼貌的客套了一番,不多几,我便被带到一处十分安静的街区的
房子,看上去像个秘密会所,里面的女服务员依旧衣衫轻薄,但笑容迷人,脸蛋
个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乖。
  刀巴引我到了一间卧室,客厅一应俱全的套房,硕大的客厅还摆着一个标准
的斯诺克台球桌。
  仇老板见我进来,老大还是老大的范儿,只是刚才深陷沙发的身子略略挺起
挥手朝我示意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
  「哦,别来无恙。」仇老板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率先开口。
  「好久不见,仇老板。」我也乐呵了一声,一眼便瞅见仇老板跟前的茶几上
果真摆着一包打开来的雪茄,包装上面满是字体大小各异的西班牙文的字母。里
面显露出来的雪茄比我前几次抽的尺寸都要大了一圈。
  这仇老板的尺寸看上去也大了一圈,明显胖了。「呵呵,仇老板满面春风,
近来房价像坐火箭,看来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满面春风,呵,说我吗?」仇老板听我这话眉头一皱,略略怔了一下,然
后慢慢的从茶几拿起雪茄递到我面前,「我听出来了,这春风得意,我听起来像
是在说南先生你自己啊。」
  这话老子也听出来了,明显话里有话的意思,仇老板说话素来不喜欢转弯抹
角,今儿是咋了?
这味不对!
  「呵呵,仇老板开玩笑了,咱一介老百姓,挣俩工资,就图个回家老婆娃儿
热炕头的乐,有啥好春风得意的嘛。」我心里犯着嘀咕,嘴上到乐呵呵的打着哈
哈,一付坐等仇老板出招的架势,「哦,对了,我现在还没娃儿哈,应该是晚上
就图回家搂搂老婆有个暖被窝了。」
  我把雪茄含在嘴里,仇老板立马就伸过手将点燃的打火机递过来我的跟前,
只是那打火机离我的距离我必须得略略欠身才能够得着。
  这个距离不仅显示了仇老板对我还算客气的礼貌,还显示了一种隐隐约约的
芥蒂。
  按道理,跟仇老板经过了模特大赛那段不打不相识的神交,现在彼此也算惺
惺相惜,这有阵不见了,这时候我们应该像亲密无间的兄弟才对。
  「噗,」我喷了一口烟,一付无限陶醉的模样。管它那么多,先享受了来再
说,话说这来自古巴的雪茄,也不是是个人都能享受滴。
  我是闭上眼喷这口烟的,因为我一闭眼,这味道就让我脑海想到了加勒比的
海滩,棕榈树、细软的沙子、潮湿的海风和天上飞着的我从来没看见过的鸟儿。
  「不对吧,」仇老板耐心的看我把加勒比海滩的风光在梦里看够了,才幽幽
的来了一句,「南先生风流倜傥,不能就这点追求吧?」
  仇老板这话就是软中带刺的味道了,况且语调也让人听上去有些悚然。
  「呵呵,还能有啥?仇老板什么时候学会埋汰人了?」我也把话中钉了颗钉
子,从我当面射来的眼光中我基本确定了今天仇老板是来自不善。
  我日,说错了,今晚老子才是来者。
  「呵,」仇老板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干笑,然后一双挣圆了看上去也
仍然是三角眼的一对眼睛,清了清嗓子说到,「你确定,你每晚都是搂着你老婆
暖的被窝?」
  神马情况?老子是进了FBI的审讯室还是咱天朝的局子嘛,审讯我?听这
话我立马有些来气了。好嘛,等你仇老板把底兜出来之前,我决定继续把这圈子
兜到底,我得继续控制着情绪,我有些没好气的应答了起来,当然假惺惺的笑容
还是堆在脸上:「仇老板改行做公安,查我户口啊?当然我也有没搂老婆睡的时
候,我老婆经常在外出差,哦,她也喜欢隔三岔五的回娘家哈。」
  「呵呵,」仇老板见我脸色声调已是各种不对,便刻意的笑出声来试图缓和
下气氛,「当然了,男人嘛,再说像南先生这样的能招蜂引蝶的风流才子,拈点
花惹点草也属正常,家花总是没有野花香,是吧南先生?」
  「仇老板,」我瞄了瞄四周,刀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出房间,现在屋里的
气场还算平衡,不过,我觉得摊牌的时候已经到了,我于是很坚决的掐灭了手中
的雪茄丢在烟灰缸里,眼睛盯着仇老板,做出一脸肃然的模样,「直说吧,咱也
别兜圈子了,今天你找我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南先生聪明,我找你确实有事。」仇老板也将还剩大半截的雪
茄掐灭。然后换了一种像是在谈生意跟我讨价还价的的语调说,「听说南先生最
近交了桃花运,就想求证一下。」
  「呵,」我心里一怔——桃花运?老子桃花运多了,你是指曾大侠?还是
……洛小燕?
  洛小燕!
  我飞快的反应过来,脑海立马浮现出洛小燕今天如此忧郁的眼神,再说,这
段时间小燕子总是非典型的失踪……
  和跟仇老板有交集的,只有洛小燕了!!
我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前面这拈花惹草的的伏笔绕一大圈,原来果真要说的是这一出。我试图稳定
了下情绪,「对此,我必须,或者有义务要奉告什么吗?」
  「当然,」仇老板顿了顿,「这是你的私生活,我没有权利干涉,不过…
…」
  「不过什么?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故意打断仇老板的话,两个男人
斗法,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场。
  「呵呵,难不成南先生还有别的桃花运了,」仇老板说这话时语调难掩讥讽,
「理解,理解,男人嘛,都好这一口。别的我当然管不了,也没权利说三道四,
但南先生知道我指的是哪一桩,我希望南先生高抬贵手,别再纠缠这事了。」
  「你明说是哪一桩?」我心里头当然知道是哪一桩,但现在我必须亲耳听到。
  「好吧,既然非要我说出来,我就说出来了。」仇老板眼睛直视我,他也明
白现在输的不能是气场,「就是你心目中那次模特大赛的第一名,洛小燕小姐。
南先生果真好眼光啊。」
  果真是这么一出,我瞬间明白了,洛小燕,多半……已经落入到眼前这位财
富如山,名动江湖的仇老板的魔爪。
  我没想到有着随便一笑都美过山间所有野花的纯洁笑容的小燕子竟然也没逃
过这一劫。
  小燕你怎么了?潜规则?还是另有隐情?胁迫还是……我突然内心一阵悲凉。
  我知道宁煮夫对于仇老板这样重量级的大鳄,如同一只轻如鸿毛的蚂蚁。
  现在的态势是蚂蚁跟大鳄争女人,我靠,我心里就是一阵苍天啊大地啊的叹
息。
  但我的表情不能显露出来我任何的悲屈的情绪,我装出一付举重若轻的模样,
很不了然的哼了一声:「就算是吧,但为什么我必须不能再纠缠了?跟你有什么
关系吗?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命令我?」我故意这样问,我试图想从仇老板任何的
话语中知道更多探索事情真相的线索。
  我必须知道仇老板把洛小燕怎么了!我现在恨不得立马就能见到我那人见犹
怜的小燕子——我知道,洛小燕不是那种单凭财物就能许下芳心的姑娘。
  「原因恕我不能奉告,我也不是命令,只是奉劝了!」仇老板这下再次递过
来雪茄。那语调有不怒自威的意思。
  我一边拒绝了雪茄,一边对仇老板语气中的威严也毫不示弱:「如果,我拒
绝呢?」
  仇老板好好的看着我,半天才把手里拿着的雪茄阁下,然后脆响的拍个巴掌,
就见刀巴手里拿着些什么,不知从哪里窜出来。
  刀巴手里拿着的是一叠照片!
  这是要干嘛?拍了老子的艳照还是咋滴?
  仇老板示意刀巴将那叠照片摊在茶几上,然后轻轻的说了声:「南先生,自
己看吧。」
  照片上不出所料只有两位主角:宁煮夫与洛小燕!有几张照片表现的是在餐
厅我正亲昵的喂洛小燕牛排的场景,另外一张,竟然是我跟洛小燕在山间的雨中
激吻!
  我靠,这不是今天的事儿吗?原来洛小燕今天那么魂不守舍,原来洛小燕要
提出到郊外,其实她已经有被人跟踪发现的预感——而事实是,今天我跟洛小燕
的约会被全程跟踪了!
  NND,跟老子玩这套啊仇老板,唯一欣慰的是,这还够不上艳照,不过算
个激情照也是绰绰有余了。
  我有些出离的愤怒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立马升高了语调:「呵!没
想到仇老板的手下还有这样的跟踪高手,让我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不过这样做
也太过分吧仇老板!不像是你这样身份的人干出来的事吧。」
  「对不起南先生,我知道这样的方法有些不地道,但我也预料到了南先生不
会爽快的接受我的奉告,故出此下策,实在是不得以而为之。如果南先生就此罢
手也就罢了,如果……」
  「那你想怎样?」
  「我知道,」仇老板故意卖了下关子,自己点燃了根雪茄,「我知道南先生
家里有一个美娇娘的爱妻,我听说南夫人可是如花似玉啊,如果我把这照片寄给
南夫人……」
  我靠,原来这么老土的方儿,老子听仇老板一付运筹帷幄的表情说出这番话
来差点没一个乐子喷出来,这也太NND黑色幽默了吧?你不知道不说跟洛小燕
喂个食亲个嘴啥的,就是老子跟洛小燕床上那点事南夫人都是知道得门清滴,你
还不知道老子第一次上了洛小燕还是老婆恩准加怂恿的哈。
  不是不知道,这世界太奇妙,仇老板,是你遇着这对夫妻中的奇葩鸟。
  我这下心里乐了,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得,再说事情的真相是咋回事还在迷雾
之中,现在要做的只是需要稳住仇老板,等我见到洛小燕搞清楚了状况来再做了
断不迟。
  我立马装出一付好怕怕的样子,让仇老板眼里看到的是一颗被霜打蔫了的茄
子来,然后以一付服软的语气说到:「好吧,那,给我点时间考虑下好吗?」
  「没问题,我知道南先生是明事理的人,其实我一直欣赏南先生的才华,也
很敬重你,我不想这事掺合进我们的友谊来,毕竟,我们还是兄弟嘛。」
  我靠,这仇老板胡萝卜大棒的一起舞还舞得挺顺溜的哈,我接着软中带硬的
回了一句:「我只有一个请求,任何情况下,洛小燕必须得好好的,如果你对洛
小燕有什么伤害,不是我们还做不做兄弟的事情了,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我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悲壮的情怀,因为我知道这是蚂蚁在向鳄鱼叫板。
  「南先生多虑了,在我眼里,跟你一样,洛小燕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姑娘。」
仇老板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接着我呼地站起身来立马起身告辞,仇老板也知道今儿的不是留客的气氛,
只是叫我稍等让刀巴拿出准备好的一大包雪茄来,「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正
宗的古巴货。」
  我呸,老子看都不看一眼扭头便朝门外走去,现在哪个还稀罕你的雪茄!
  等走到门外了,才觉得刚才心里一直欠着的那股加勒比海风的味道突然飘过
来,今天干啥来了?品鉴雪茄啊,我日,才抽了半支,老子不是亏大发了,跟仇
老板是要继续斗争下去的,这么上好的雪茄可是不抽白不抽啊!
  我立马转过身去进了屋,飙出一句问话连把旁边的刀巴都逗乐了:「我的雪
茄呢?」
  等我带着我的雪茄出了门,我坚决拒绝了刀巴开车送我回家,自己招了辆出
租一艾车子开出,我就拿出电话拨了洛小燕手机的号码。
  洛小燕的手机已经关机……
  我立马让出租车转向朝洛小燕公寓奔去。
  然后通通的一阵敲门换来的仍然是屋内的无人应答……
  我无奈只好回家,这下才真像霜打的茄子,一路上心潮起伏,脑海里满是洛
小燕今天忧郁的眼神……
  等回到家门,见宁卉正在自己手提上嗒嗒的伏案疾书。
  「还没睡啊老婆。」我过去从后面抱着宁卉,爱怜的问到。
  「睡什么啊睡,今晚都睡不成了。」宁卉声音充满疲惫,紧紧靠在我怀里一
付撒了个娇。
  「咋了?」我看了看宁卉在手提上忙落着的活计,原来是在翻译什么东西。
  「这次王总出国的一些资料需要翻译,好多呢。我正在翻。」
  「呵,你怎么不早说,」我瞄了一眼宁卉手提上的资料,是一些关于商务合
作,项目介绍的东东,以俺的英文水平不在话下,「来来,老婆大人赶紧歇息了,
这么点活络哪里用得着有劳老婆大人嘛。」我作势推开宁卉,就将手提搬过身前。
  「嘻嘻,那我真的睡觉觉去了啊,休了几天假回来公司里事真多,累死了!」
宁卉是知道我的英文底子的,才放心让我代劳。
  「呵呵呵,你就只管到时尽情的去免费旅游吧。美利坚啊!」我故意将美利
坚的尾音拖得很长。
  「哼,我又没说我一定要去!」话是这么说,宁卉出去洗漱前没忘了在我腮
帮子上美美的亲了一口:「谢谢你了呀,老公真好。」
  谢谢我啥?是谢我今晚帮她翻译呢,还是我鼓励她去美国公干?
  宁卉任何状态下的快乐总能让我洋溢着幸福的感觉,特别是,我知道她的那
种快乐是因为我而生。
  这分钟也不例外,不多久看着宁卉在床上已经甜甜的进入梦乡,尽管手里的
活是个累活,但想到这累活是为老婆在带劳,我霎时就觉得自己像只忙碌但快乐
的蜜蜂。
  话说这翻译的活真他NND累,老子到天都擦亮了,才终于搞定完毕……

  第二天,宁卉依旧上班去了。我上午便补了个囫囵觉,下午到报社去处理了
一些自己工作上的事务,然后去乔老板办公室跟他热烈讨论了两个小时的国家大
事。这期间我一直试图用手机发短信或者直接打电话跟洛小燕联系,但得到的结
果却一直是不在服务区或者关机,短信也不见回。
  我靠,又玩失踪了?
  「狗日的仇老板,老子跟你没完!」我心里头悻悻然到!
  这厢边闹心的事还没个音信,晚上看见宁卉回来竟然眼睛红红的,一脸愁容
与委屈。
  今晚老婆说是外面公司有应酬不回来吃饭,没想到应酬吃饭吃成这付模样回
来了。
  「咋了老婆?谁欺负你了?」我一把将刚刚回来坐定的老婆拥入怀中,问到。
  「没事,只是工作上遇到点不顺心的事。」宁卉只是淡淡的一笑回应我。
  我继续问了几遍,宁卉总是岔开话题不想提的样子,然后一个人拧开电视在
那闷闷不乐的盯着屏幕,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看还是没看。
  强攻不行,就迂回吧。我赶紧坐在宁卉身边,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削了皮,花
成一瓣一瓣的喂老婆。
  宁卉开始撅着嘴不吃,但架不住我死乞白赖的哄终于张开嘴咬了几口,我然
后试探性的跟老婆拉着话茬:「这两天,你的曾帅哥没约你啊?」
  「今天约了。」宁卉咬着可爱的嘴皮和苹果闷声的回了一句。
  「呵呵,那你还坐在家里干嘛?」我一脸坏笑。
  「他约我我就一定要去啊?没心情,不想去!」老婆今儿的话是带着刺了。
  「好好好不去不去,今天是咋个了嘛老婆?哪个敢惹我老婆,告诉我老公收
拾他!」我嘴杵在宁卉的脸蛋上啵了一口。
  就见宁卉的腮帮子鼓鼓的喘息得越来越急,几乎都听得到肺部传出来的哧哧
声。「别气别气,什么事把我老婆气成这样了?」我赶紧伸出手到宁卉胸口做抚
摸状。
  突然,宁卉转过身扑在我身上来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咋了老婆?这真还有人敢欺负你啊?」我感到事态有些严重了,赶紧拉起
宁卉的身子,急冽冽的问到:「告诉我,到底咋了?」
  宁卉依旧不做声,只是呜呜的不停啜泣。
  「好嘛你不说,我问,你只需点头还是摇头。有人欺负你了,是公司的人?」
  宁卉点点头。
  「是王总?」我心提到了嗓子眼,难不成仇老板这条鳄鱼还没了结,老子又
需要面对王总这条大鳄?
  宁卉赶紧摇摇头。
  NND,还好!
  那公司的人还有谁对我老婆图谋不轨?我立马想到了那个姓郑的什么总,原
来他就想为那个姓封的什么银行行长拉皮条害我老婆来着,「郑总?」
  这下宁卉既不摇头也不点头了。
  「原来真是这小子啊?他是活腻了还是咋的?告诉我他把你怎么了?」我急
切的摇着宁卉的肩膀,「是他本人吗?」
  宁卉还是不说话,先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老子是真急了,「那他是
不是又为那个姓封的什么行长拉皮条了?」
  这下宁卉咬着嘴皮点头了。
  我靠!上次就被宁卉坚决的吃了回闭门羹,敢情还惦记着我老婆啊?」他怎
么你了?」
  宁卉揉了揉红红的眼睛,嘴皮始终咬着不是话。
  「你到底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急老公好不好?」
  宁卉看我一付急吼吼的模样,才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郑总再次
以公司应酬的借口将宁卉骗去吃饭,宁卉没想到又被带到封行长那里,这回姓封
的那头猪竟敢还对我老婆动手动脚,宁卉奋力放抗并严辞警告要报警才得以挣脱。
  听完宁煮夫顿时怒从胆边生,七个窍都冒出烟来,当晚就要出门找姓郑的和
姓封的一并算账去。宁卉见老子怒不可遏的样子倒有些吓怕了,赶紧拉住我让我
别冲动,说自己也没吃什么亏,以后再也不会相信郑总,多提防他们就是了。
  这态势我也不好当着老婆硬来,接着我便在老婆面前表现出了一付息事宁人
的态度哄老婆洗漱停当睡下歇息。但我知道第二天我必须得干一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
  封行长所在银行是一家大银行,我并不费力的找到这家银行的所在地,然后
直接亮出报社名片装着以公务为由骗过保安和接待的小妹儿,径直找到了姓封的
办公室直奔而去。
  姓封的这种腐败分子是不会这么早上班的。老子就一直耐心的等到这头猪一
付大领导派头,油头粉面的模样的来到办公室,看着我守在他办公室旁先是一怔,
他肯定没想到老子是来找他算账的。
  等他打开办公室门,我趁着间隙随他鱼尾而入。
  「你……找谁?张秘书,我今天上午好像没什么预约啊?」姓封的见我不请
进来,正欲找外面的女秘书神马的发火。
  「我是不请自来,你如果不怕对你不利,识相就赶紧把门关上!」老子不等
这小子喊人,赶紧先下手为强将话挑明。
  这头猪肯定是心头有鬼,背地里见不得人的事做多了,听我这么一威胁,又
不明我的来路,不晓得是不是着了哪条道,屁颠屁颠的赶紧将门关上,「有话好
说,来,坐坐坐,请问先生有何贵干?」
  我的眼光这才好好逡巡了下房间,映入眼帘的是那个让人目眩的气派与豪华,
如果这些是自掏腰包到无话可说,问题是这些腐败分子们慷的是国家之慨,拿屁
民的钱财肆意糟践,这NND一个人的办公室面积大得赶上咱报社的大通间了,无
处不在体现着金碧辉煌的装饰和装逼一样的体制威严,想到这光鲜的背后那骨子
里面腐烂的灵魂,老子正义凛然的立马有种想吐的感觉。
  「听着,」我清了清嗓子,「我只有几句话,说完就走!」
  然后我伸出手指对着姓封的鼻尖一字一顿的说到:「今天我以一个具有正义
感的公民,和宁卉老公的身份,算正式的,严正警告你,请你以后离宁卉远点,
别老惦记着打良家妇女的主意,要是再有昨晚那样的事发生,我不会像今天这样
对你客气的!我希望你听得懂人话!」
  说完,我看了一眼那猪头一付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模样怔在那里,转身摔门而
出!
  出门的时候老子心里头说:「我日,以为老子有点绿帽癖,送老婆给别的男
人日了,就是个男人都能上我老婆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