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39)

                39
  刘雪拿着假鸡巴迟疑的不敢过去,眼睛看着老白:「这个……我……」
  老白笑了笑:「去吧,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这叫以彼之道还以彼身。」
  黑子也对刘雪说:「来吧刘雪让张总也尝尝屁眼开花的滋味,说不定张总会
喜欢呢,以后偷偷自己插自己也说不定。哈,对了你要是下不去手,还是老白帮
帮你如何。」然后扭过脸对老白说:「老白,去吧,跟刘雪一起给张总来个连火
车,哈哈。」
  老白一听马上笑道:「哈,连火车?有意思,哈哈。」
  老白拿来刘雪家的那条带着假鸡巴的女同性恋用的短裤让刘雪穿上,解开拉
链掏出鸡巴对刘雪说:「来,小雪,给我唆唆,唆硬了,我助你一臂之力。」
  迷茫中的刘雪才意识过来要老白跟黑子的意思,但是现在刘雪对这两个男人
已经死心塌地,心里也恨张鹏,就乖乖的跪下来,给老白舔鸡巴,没一会老白的
鸡巴就被舔的坚硬无比。
  老白把刘雪拉起来来到张鹏背后,黑子将两个沙发垫子扔给给老白,垫到地
上。刘雪在老白的帮助下跪在张鹏的屁股后面,握着粗大的假鸡巴对准张鹏颤抖
的肛门抵住。黑子在张鹏前面拿刀尖对着张鹏的脖子:「敢乱叫乱动,我就杀了
你,埋到后山,我相信今天你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去哪了吧,嘿嘿。」张鹏吓得撅
着屁股一动不敢动。
  老白跪在刘雪的屁股后面用鸡巴对准刘雪的阴道对刘雪说:「宝贝儿,开始
了,我现在就帮你一鸡之力了,你准备好了没?」
  刘雪也被当下的情景刺激的性欲勃发,阴道流出大量的淫液,喘着粗气说:
「快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老白从后面抱着刘雪的腰用手调整了下假鸡巴的位置,让假鸡巴的粗龟头对
准张鹏的肛门然后:「宝贝儿,火车要开了!」从后面屁股猛的一用力,鸡巴就
戳进刘雪的阴道,冲刺的力量也使得刘雪胯下那根假鸡巴一下没入张鹏可怜的屁
眼里。
  张鹏疼得脸上五官都扭曲的挪了位置,但是刀尖顶着喉咙,他也不敢叫唤和
乱动。刘雪被老白从身后搂着腰部摸着乳房狂干,那根假鸡巴也随着老白的抽送
在张鹏的屁眼里进进出出。最后刘雪被干的兴起,也处于对张鹏的愤恨,主动的
前后摆动屁股,迎接老白的抽送,和干着张鹏的屁眼。两根一真一假的鸡巴真的
想火车的传动轴一样在三个人之间活动起来。
  黑子拿出照相机,抓拍下这精彩的画面的。一边拍一边问张鹏:「张总,屁
眼开花爽不爽?啧啧,我看你挺享受的样子嘛,哈哈。」由于,粗大的假鸡巴没
有任何润滑就捅了进去张鹏只觉得屁眼火辣辣的疼,像是被捅进了一根烧红的铁
条一般,张鹏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幼
儿园老师怎么会认识这两个悍匪般的人物。
  一会黑子见老白抽送的速度呈现减缓的趋势就对老白说:「老白,换人了,
火车该换助推器了,哈哈。」老白抽出去鸡巴,接过黑子手里的匕首和照相机,
在前面胁迫着张鹏,黑子褪下裤子掏出已经坚硬的大鸡巴,走到正在用力干着张
鹏屁眼的刘雪面前:「来,宝贝儿给润润棒子。」刘雪媚笑了一下张嘴就是含到
嘴里吃了起来,没几下就将黑子的鸡巴吃的湿淋淋的。
 黑子也不耽误时间走到刘雪身后跪到地上的垫子上将鸡巴对准刘雪的屁眼:
  「宝贝儿,我干你屁眼,你没意见吧?」
 陶醉在变态刺激中的刘雪风骚的说:「操吧……我的屁眼就是给你们兄弟长
  的……让你们兄弟操我心甘情愿……「
  黑子听完哈哈笑着:「那火车又开了罗,这次蒸汽机车换电力机车了。哈哈。」
  说着对准刘雪的屁眼奋力插入,抱着刘雪的咬凶猛的抽送起来。
  刘雪被干得如疯似狂,扭动着苗条的细腰摆动着屁股,跟着黑子凶猛的节奏,
前面操着张鹏的屁眼,后面迎接着黑子火热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屁眼里冲刺。
  老白看着张鹏死猪一样的爬在茶几上,浑身痉挛着被假鸡巴操着,只见张鹏
一阵剧烈的抽搐,下面的鸡巴竟然射出了好几股子精液。原来刚才张鹏正操到关
键时候,一泡热精还没有来得及射就被黑子打晕过去。现在由于前列腺被剧烈的
刺激,精液不受控制的射了出来。
  老白见状笑到:「看看啊,咱们张总看来是很喜欢被人操屁眼嘛,被操得都
射了,哈哈。」
  黑子见也差不多了,也不想浪费时间,在刘雪屁眼里又猛的抽送了一阵,就
拔出鸡巴,塞到刘雪嘴里,刘雪被老白跟黑子干得不知道已经来了多少次高潮了,
含住黑子的鸡巴疯狂的唆,没几下黑子就在刘雪嘴里射了。
  黑子让刘雪起来。刘雪将假鸡巴抽张鹏的屁眼里抽出来,见上面红黄混合的
秽物布满了整个棒身,赶快将裤衩脱下来扔到地上。刘雪看着张鹏的屁眼别插的
裂着大口子,鲜血淋漓,红肿不堪,心里一口恶气总算出来了,上去抓着张鹏的
头发「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吧,你第一次插我后面的时候,
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痛苦?还骗老娘只要让你插我那里,你就给我找个好工作,
还他妈的让我给你唆带血的鸡巴,今天你自己也尝尝是什么滋味吧。」说着拾起
地上的假鸡巴,就戳到张鹏嘴里,在张鹏嘴里乱搅。女人狠起来也是够瞧的。张
鹏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人格和意志,不知道反抗了,张着嘴巴任凭刘雪捅。刘雪出
够了气,心满意足的去卫生间洗澡了。
  黑子去拿了张鹏的内裤扔到张鹏射精的地方,用脚踩着蘸了张鹏的精液,然
后找出一个塑料袋子收好。拿出烟跟老白一起抽了一会,等张鹏缓过劲儿来,晃
着那个装着内裤的塑料袋对张鹏说:「张老板,今天你入室强奸良家妇女,还变
态得持刀胁迫女人满足你的下流欲望,强迫女人给你捅屁眼,被我兄弟两人见义
勇为,当场拿下,现在认证物证俱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鹏不敢吭气,蜷缩到地上,浑身吓得发抖。
  黑子接着说:「好,不说话,你是不是想这样,淫贼顽抗到底,持刀疯狂反
抗,被我兄弟二人正当防卫,抢过淫贼所持匕首,当场击毙丧心病狂的淫贼?说
不定,警察还会给我们兄弟发见义勇为奖章呢。然后恐怕你的老婆孩子都需要我
以后照顾了,哈哈。」
  张鹏听到这里挣扎着起来跪到地上磕头:「两位大爷,饶了我这次吧,饶了
我的小命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以后当牛做马报答你们啊。」
  黑子冷笑着说:「那你是承认你强奸了?」
  张鹏:「我承认,我什么都承认,两位爷爷放心,我一定不敢将这件事情泄
露出去?」
  老白:「什么?你还想猥亵我们兄弟,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我看你是不是
真想被当场击毙吧。」
  张鹏:「我没那个意思,爷爷饶了我吧,我真不敢了。」
  黑子:「好了,你也罪不该死,刘雪的气也出过了,我们兄弟跟你也没有什
么仇恨,这样吧写个认罪书吧。」黑子找来纸笔放到张鹏面前的茶几上。
  张鹏哆哆嗦嗦拿起笔不知道黑子要让他写什么傻傻的看着黑子。黑子说:
「发什么楞啊,就写你今天入室强奸良家妇女,事情败露,诚心认罪,愿意拿出
50万元补偿受害人。」
  张鹏一听吓得马上又磕头求饶:「50万我真的拿不出来啊,我虽然开个小
公司,但是财务上一直都是我老婆管的,我没有那么多现钱啊,我最多最多能拿
出12万,这是我平常偷偷攒的私房钱啊。真的是这样,我一点都不敢欺骗两位
大爷啊。」
  老白:「呦,你还想给我们讨价还价啊,好了我一分钱就不要了,现在我就
让你伏法。」老白拿着匕首作势要捅张鹏。
  张鹏哭道:「大爷啊,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50万啊,求求你饶了我一
条狗命吧。」
  黑子见张鹏说这样表现就说:「好啊,我也不为难你,12万什么时候能拿
出来?」
  张鹏:「现在就能,两位大爷可以跟我去银行取钱。」
  黑子:「好吧,赶快写了认罪书,就写50万,然后给我们打个欠38万的
借据,5年之内还清。可以不?」
  张鹏无奈写了认罪书打了欠条。黑子又让张鹏简单整理了下,穿好衣服。黑
子和老白刘雪押着张鹏开着张鹏的车去银行提钱,提出了12万现金。然后让张
鹏滚蛋。黑子拿出两万现金递给刘雪说:「这钱什么都不是,拿着花就是,今天
表现不错,以后继续保持,跟着我们兄弟,钱有的是。」刘雪感动的把钱收下。
黑子对老白接着说:「以防万一,刘雪就先别在家里住了,先去你那住两天,看
看风声再说吧。」
  童彤打发走黄毛以后,去了一家僻静点的咖啡庭,开了个包厢,又将李郁芬
叫了过来。(freeek99说:哈,不好意思,写的太快了,有些情节没有
想到,本来有些应该昨天和李郁芬在宾馆就说的事儿,忘记交待了,所以只好麻
烦李熟女再跑一趟了,我瞎写,你们瞎看吧,哈哈。)
  李郁芬匆匆赶来,进到包厢里,见了童彤自是少一了又是一番爱抚和亲吻。
  意乱情迷的李郁芬扑进童彤的怀里想个小女孩一样痴迷的说:「小童,你不
知道啊,我好想你啊,从跟你分开以后,我就脑子里全部是你,睡不着觉,也吃
不下饭。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童彤摸着李郁芬巨大的奶子说:「呵呵,有这么想我吗?昨天晚上你老公回
家了吗?」
  「回了,又不知道在哪喝得醉醺醺的,回家澡也不洗,躺在床上就睡得跟死
猪一样,满嘴酒气,烦死我了,我自己到客房睡了一晚上。」李郁芬张嘴亲了童
彤一下脸红着说:「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都是跟你做爱。早上醒来床单都湿了。」
  童彤伸进李郁芬的职业套裙里拨开窄小的内裤,手指拨开肥厚的阴唇挖进湿
淋淋的阴道里:「小母狗,你性欲这么强啊,昨天刚操了你一白天,晚上就又做
春梦了?哈哈,我还没碰你呢,骚逼就这么湿了?」
  李郁芬脸红着说:「我一接到你的电话,下面就开始流水,我也不知道我是
怎么了,一想到你我下面就忍不住的流水。」
  童彤咬着李郁芬的耳朵说:「骚母狗,有没有在咖啡店里挨过操啊?想不我
在这里操你?堂堂的妇联主任在咖啡厅的包厢里让情人操屁股,呵呵。」
  李郁芬没有答话,用嘴使劲的亲着童彤的嘴巴,火热的阴道也用力箍着童彤
的手指。童彤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就展开过硬的指技,指头扣着李郁芬阴道内的
G点,一阵撩拨,两分钟之内就让李郁芬这个熟女高潮了一次,喷出了许多淫水。
  童彤拿过纸巾温柔的给李郁芬擦干净下体。
  「你说给刘雪能找一份当老师的工作?能不能找啊?能找就赶快办。」
  「能找。」李郁芬脸一红说:「以前我是怕刘雪找到了工作就不理我了,现
在……我一会就给我那个朋友打电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你对你老公的生意了解的多不多?比如他公司的经营情况,运行的项目什
么的?」
  「不是很多,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知道他前两年跟其它的股东闹翻了,公
司一直不是很稳定,运营情况也不好,不过最近他很得意,给我说接了一个大生
意,说做完以后他就翻身了,能大赚一笔。这一段的应酬也特别多,他也知道自
己有病,不能喝酒,我也劝过他,他说为了生意没有办法,只有拼命上了。」
  「那他知道自己有那个病,应该给你有个交待或者立个遗嘱什么的,以备万
一吧。」
  「遗嘱到了没有立,他很忌讳别人提起他这个病,他自己也有些讳病忌医,
说自己是有能耐的人,不会那么短命的,他爸也有这个病,也活了快70岁,他
现在才40多岁,根本没想过立什么遗嘱。不过去年他爸过世的时候,他有天晚
上喝多了给我说,家里存款单,别人欠他钱的欠条,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都放在
他书房的保险柜里,还把密码给我说了,但是没有给我说保险柜的密码。还说一
旦他发生什么意外,公司那边让我重用一个叫李雁鸣的经理。还说让我平时没事
儿了给她多来往,成为朋友。」
  「这个李雁鸣是何许人也?」
  「李雁鸣是个女人,不到30岁,刚开始是他的秘书,很能干,办事也很认
真,后来他把李雁鸣提拔成经理了,近年来公司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李雁鸣帮他
打理的。」
  「呵呵,女人,不到30岁,秘书?帮你老公搭理全面事务,呵呵有些暧昧
啊,你都不吃醋吗?不怕李雁鸣抢了董事长妇人的位置?」
  「开始我也吃醋,后来杨文忠也给我坦白过,他确实对李雁鸣有过非分之想,
但是人家李雁鸣根本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凭的是个人能力吃饭。虽然他心有甘,
但是又怕失去这个人才,也就没有怎么样。我后来跟这个李雁鸣接触过,的确是
个很正派很有能力的女人,我都从心底里佩服她。我现在跟她还关系不错呢,经
常一起吃饭逛街什么的,我手机还有她的照片呢。」李郁芬说着掏出手机翻出李
雁鸣的照片给童彤看。
  照片上的李雁鸣是个高挑的女人,看着很职业,五官很清秀,但是眉宇之间
透着精明和干练。
  「这个女人条件这么好,怎么会屈尊于你老公的公司,咱这个小地方,真正
有能力的人都去大城市发展了,她为什么不去啊。」
  「唉,小李是个苦命的女人啊,从小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供不起她上大学,
她是咬着牙自学成才的,好不容易结婚了吧,还没有来得及要小孩,老公就出了
车祸,全身瘫痪,躺到家里跟废人一样,肇事司机跑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命
苦啊。我都劝过她再找个男人,小李对他老公不离不弃啊,说了,再找个男人可
以,但是得带着这个老公一起嫁。你说现在哪还有这么好的男人啊。不怎么样的
男人吧,小李还看不上。」
  「哦,是这样啊,好吧,你先回去,找机会把我给你东西放到该放的地方明
白吗?有事儿我会给你联系的。」童彤将李雁鸣的照片转发到自己的手机上。
  李郁芬搂着童彤又亲几口依依不舍的走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