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下(79)

            感受满地月光下79
                79
  热闹纷繁的红地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女人再中那个门走出来了,我的
三位女神一个也没有出现?干什么去了呢?我的心中一直在泛着嘀咕,这三个娘
儿们,该出来伺候男人了?
  没有,还是没有,时间就这样滴滴答答的过着。
  门终于再次别推开了。
  噢!我的天啊!三个雪白的胴体掩映在飘动的红纱后面,哪红纱并没有紧紧
的缠绕在她们的身上,只是……只是,怎么说呢,对了,搭在她们身上,在风的
吹动下,飘逸却无常形。她们三个身材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在相比之下,才会觉
得一个略显丰腴,一个略显瘦削,其她方面,她们还真的相象啊!三个女人脸上
戴着一样的面具,那上面印的是最具风情的梦露,醉眼迷离。可我知道哪面具后
的脸比那面具要美上千倍。
  我感到眼前有些花,仿佛坠进了云雾中,不知身处何地?三个女人的身体是
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花园,可是我依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我的意识完全的飘
出了我的大脑,眼前三个绝色的胴体在我的面前飘舞,像是哪纱,曼妙而灵动。
我已经分辨不出了眼前的三个女人谁是谁了?她们就像是美丽的精灵,她们中间
有将我的带到这个世界上女人,有将我爸爸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也有将我儿
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她们的血管里面流着和我同样的血,她们能够感受到
我的心跳和欲望。
  三个女人也许从我的眼神里面知道我已经看穿了她们的面具,也许她们已经
不想在我的面前再去保持任何神秘了,她们的身体是我快乐源泉,是我最最愿意
徜徉的海洋。她们同时甩脱了脸上的面具,三张同样粉嫩的脸一下子展示在我的
面前,就像是霎那间盛开的三朵极其富贵的牡丹,瞬间我的眼前姹紫嫣红。
  这时,馨姐奶奶向前跨了一步,跳起了一段疯狂的舞蹈,她灵蛇一般的扭动
着自己的身体,飘飘的长发随着她摇摆的头波浪起伏。这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记
起她的年龄了,她完全回到了青春的舞台。突然,音乐嘎然而止,馨姐最后的一
个姿势是躺着红地毯上,向上极限的分开了双腿,她红红的嫩肉一下子展示在我
的面前了。
  我疯了,我没有任何思维,我冲了上去,一下子插进去了,温柔潮湿的所在,
我插入的那样合理,那样的顺畅,那样的自然。同时我也感到了身下的女人在颤
抖!
  可这时,边上的两个女人,走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拽了起来,狠狠
的说:“多好的舞蹈,让你……俗人!”
  我身下的馨姐奶奶被我这一插,已经接近与瘫软了!原本舞蹈的喘息无缝的
对接上了高潮的前奏。
  我被两女人“抛”回了沙发上,完全没有往日的雄风了,就像一个委屈的小
男孩流着口水在哪儿“抽噎”。
  妈妈的美丽不可复制,在我的心中,她就是天上的女神。
  音乐响起了来,舒缓而有性感,让人听着产生了很多的遐思,妈妈像是美丽
的模特,携一席红纱在我的面前漫步。这时,红纱被风吹去了,静悄悄的落在了
地上,没有人注意它,只是把妈妈哪不一样的神情悄然的带了出来,羞涩,期待,
疯狂和难耐,妈妈的脸上变换着诸多的感受,她在儿子的面前感受着儿子的目光,
像是早已探入她的身体,早已让她喘息和呻吟,早已环拥着她的双臂。
  儿子眼中已经冒出了火苗,一下一下灸热的探寻着她所有性感最强烈的部位。
妈妈在我的眼神中一下下的抽动这自己的肌肉,慢慢的所有的优雅都没有了,从
她阴道里面流出的液体顺着大腿向下泊泊的流淌,她整个人也堪堪欲坠的样子。
我看的出妈妈在使劲的硬忍着使自己不泄在当场。当我想有所表现的时候,妈妈
拉着馨姐相互搀扶着隐没在了我身后的黑暗中去了,只是留下了她无助的呻吟,
悠长绵延。这也是我最熟悉的呻吟声,那是她每次高潮的前奏。就在我想给她最
后一击的时候,她突然跑开了,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我的眼前,只有小姨了,她的美丽已经不是人间凡品了,从她第一次作为妇
人开始,她就不断的蜕变着,这原来已经具备的人间极品的美丽,随着这几年做
女人、做妻子的时光雕琢,她已经可以说是傲视天下仙女了,她的美丽没有人能
够形容,当然除了她的男人我也再无人可以消受了!
  她没有任何动作,她身上的红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去了。
  她就那样频频婷婷的站着,眼中是期期艾艾的神彩,她把自己的双臂抱在了
双乳之下,衬托着哪丰乳蜂腰。
  她像是一个美丽的雕塑,但是却充满了生气,她像是一个无暇的天鹅,却没
有天鹅的哀怨,这就是我的女人,我的妻子,我的小姨,我的孩子妈!
  我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轻轻的把她抱起来,一起隐没在黑暗中去了。
  慢慢的,我抱着我的妻子,走近了哪波光粼粼的大床,我听到了似是呻吟,
似是骚动,似是空气中的淫靡。我听到了。
  那床上已经是一片淫靡的光亮,有十五具胴体在我的面前交错的叠置,其中
还有一个大肚子和几个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肚子的女人。她们兴奋、期待和紧张,
有的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有的女人则是闭着眼睛不敢看周围的情况,只是默默
的等着,等着,等着有东西侵入自己的身体。
  我怀中的小姨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但是我看见了一个美丽的身影隐入到
了哪一片美丽的胴体倩影之中去了,十六个女人,个个都是世间的极品,即便是
小姨这样美丽如仙女一样的女人,隐入到她们中间,想要凭姿色找出来,也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她们姹紫嫣红。望眼看去,唯独醒目的是小海螺,她总是
挺着自己的肚子冲我笑。
  我的头一下蒙了,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只是就那样疯狂的挺动着
自己的鸡鸡。
  “噢!我的男人,你插死我了,不要…啊,又搞进我的子宫了!嗷!老公,
你轻点,啊…死了…坏小子,怎么对自己的亲娘也是如此的冲杀鞑伐!嗷……啊
……嗯我不行,死了,不能进去,不……孩子,你不能在娘肚子里射精,哦!好
烫,你是又想……啊!天……”
  “坏男人,你要了我的后门把,噢!要死我了,好老公,让你的晓晶也怀孕
吧,我……每天想你,想都都快疯了,那还有心思去研究什么!让我变成你身边
的孕妇把!哦!轻点,轻点,我现在还感到肚子里面翻江倒海啊!哦……”
  “老公,不要摸我哪里,啊……我死了,你插进来了吗?我没有感到,噢!
这是谁的手,坏蛋,小海螺,看我和你算账,哦啊!男人,你偏心,和她一起欺
负我,小月也有身孕,你一点点都不怜……噢!我上天了,男人,我的男人,别,
别磨了!进……来……,怎么还不……,哦,我死了……”
  “嗯!噢!终于进入我了,老婆好吗?你今天不能进我的子宫了,我不想再
怀孕的,我……啊!坏,哪儿……那个地方不能顶的,一下子就会泄的,啊嗷!
你又顶住了那儿了,坏蛋,我可不想下半年在我的青花瓷拍卖会大着肚子去主持!
噢!不让……我不让,你……你怎么又顶进来了…坏男人,怎么不去让你妈怀孕,
又让我!……嗷!爽死了,我不管了,我要你,我的男人呢!嗷!……哦!你烫
死我了。”
  “嗯!……恩!噢!哦!…坏孙子,你…嗷…你要干嘛?为什么上来就……
嗷,疯死了,你要你的小馨快乐死吗?哦,男人,不能在顶那儿了,又酸又胀,
难受,你的小馨难受,哦!不要,进子宫了,我要死了,上天拉!别…别抽动了,
我泄!我…我……泄了!你射给我了吗?…真的想你的小馨六十岁还给你生孩子,
我……”
  “我不要你进来,哦!你坏,压住我的乳房了,疼!……你坏死了,偷袭人
家的下面,哦!你进来了一个头,老公,小方求你了,别动好吗?嗯嗯……恩…
好点了,你再轻一点吧!嗯!真的好不舒服啊!不知道馨姐和婆婆她们为什么那
么喜欢你搞她们?哦!进来好多了,不舒服,要涨裂了,男人我的男人,像是胃
都被你顶到了,小方不知道在竹林里怎么受的了你的,嗯!疼!……嗯,还有点
酸!不要顶那里,不要,不……要,感觉好怪啊,又酸又胀,……哦,有点舒服
了,我的男人啊!别抽出来,哦!撞的我又疼又酸!你的叶方好难受啊!我受不
了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我尿尿了!…”
  “哦!男人,我把屄分开的大一点你进来好吗……,哦,我的男人,进来了,
我感觉到了,我死了,你的那个东西像是被烧红了一样,啊……烫死我了,好男
人,我很快要去非洲谈歼十出口的合同,你不会让我大着肚子去的哦!乖,轻点,
你每次对小海螺都是那样的温柔,对我都……呜呜!……哦!我都哭了,你也不
怜惜我,啊……你顶住了我的……哦!我……我……啊!在我身体里面干什么呢
啊?哦!嗷!像是整个身体都去了……哦,你灌满我了!好胀啊!让我去吧!”
  “老公,我的男人!给你的小宁第二次吧,哦!你进来吧,你的小宁受的…
…啊!~不要,好疼……我……呕!轻点哦!我的男人,好疼的,一点都不舒服,
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快感啊,我……哦!你别动了,你……别动了我的男人啊,好
疼的!真的没有想象的舒服,搞不懂她们为什么像是吃鸦片一样的想你插自己,
我心里面只要让你抱着就好满足哦!嗷!……坏男人,你又动,我……哦!嗯,
我……有点……不一样……好冷……哦!烫死我了……哦好酸!啊!……我……
没有过……我想……我的宝贝男人,哦……好像有点…有点被电击的感觉,哦!
还真的……有点舒……服……了…!”
  “哦!我的好男人,你让我死吧,我受不了了,我好像心里面有千万只蚂蚁
在爬,哦!你插到李源的子宫口了,你让李源飞上天了,哦!你那个东西揉着我
的子宫口啊!哦!以前没有这样的感觉啊!哦!男人,酸……好酸……我的心没
着没落的,不行了!小源的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啊!?天啊!我泄了!”
  “老公,小海螺这样趴着,好吗?小海螺就这样崛着屁股给你操行吗?不过
我可不管,你要是伤着你女儿的话,我可不负责人!哦!男人,你进来了,小海
螺好久没有感受到它在我体内翻江倒海的感觉了,哦!坏男人,你进来的再多点
好吗!?我小海螺里面好痒的,你别总在门口,啊!我死了,你的那个东西好大
啊,那个边缘在我的屄里面刮的我好难受啊!我要,我要!进来好吗?再进来一
点点嘛!……哦!嗷……进…进……小海螺去了!”倍感不过瘾的小海螺主动的
往后坐自己的屁股,可是我却不敢使劲的顶进去。
  “南丁等急了,男人,我的男人,进来了,哦!?我的好男人,让我感受你
的抽插好吗?好!好舒服啊!好爽!你的龟头顶着我的子宫壁了,哦!有点疼,
更有点爽,啊!要泄了!不…不要出来,南丁,你要忍住……你不可以这么没有
出息的,男人呢,再插我好吗?我想就这样上天堂拉!哦!男人,让我去嘛?哦!
你在干吗?为什么顶在南丁的子宫口!哦不要,好疼啊!啊!子宫口好像开了,
我开了,你进来了,好疼啊!不过感觉更是怪怪的!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你不
要用力了!你的南丁要死去了!怎么会……如此难受!哦!子宫里面好胀啊!有
东西出不来!让你的南丁高潮了,你的……哦!嗷!我泄不出来,可是我的身体
已经不知道泄的成什么样子了,我泄了?可是我泄不出来,好涨啊!我飞起来了,
哦!哦……”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改换了“战场”印象中是放开了已经几近昏死的南丁,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感到自己拔出鸡巴啊?
  “不要啊!你轻点啊!你进来的太长了,老公,你不要坏了我的孩子!”我
原本并没有看清楚进入的这个女人是谁,可是她羞涩的抗拒让我一下的更加想要
她了,我抱起她哪娇嫩的屁股,让她阴部适当的抬的搞了一点,我知道她是谁了,
她其实至今也就是被我干过三次,只是很“不幸”的怀了孕,刚才还在为自己
“及时”的知道了这一好消息而感到郁闷的,可是现在已经从心底的进入到孕妇
的行列了。“老公,小丹好难受啊,你顶着小丹的那个地方让小丹不知道如何是
好了,啊!…我想尿尿,不行了……不行…不行了,小丹的全身没有一点点力气
了,男人,我的男人啊!我的老公,你怜惜小丹啊,还有肚子里咱们的孩子,不
要让小丹太高潮了,小丹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嗷!小丹好酸啊!那里面溜出来
什么?男人,我的男人,我要去了!”
  当林丹翻了白眼,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瘫软在床上的时候,她边上的一个
女孩使劲的往一边躲,好像是很怕被我抓到似的。可是她根本就逃不掉。当我轻
轻的提起她的双腿的时候,她已经尖叫着开始胡言乱语了,当我用力分开的紧绷
的大腿的时候,她的尖叫嘎然而止,阴道里面喷出了一串乳白色的液体,溅了我
一脸。这个毛珂,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没有想到她有如此强烈的体质。我顺
着她那湿滑但是异常狭窄的甬道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原本已经高潮的身体突然又
有了反应,她用她柔软的双腿缠绕着我的要,闭着眼睛,一阵阵的收紧全身的肌
肉,我感到了鸡鸡在她的屄里面一次次的被吮吸,被挤压,被向里面牵引。我的
鸡鸡很快的涨到了极限,我揉搓着她的子宫口,当子宫口被揉开的那一刻,她又
一次撕心裂肺的高潮了。她喷出的乳白色的液体从包裹我阴茎的缝隙涌了出来。
而我则迅速的抽出来了自己的鸡巴,在边上找到了一个温暖所在,深深的插入了。
我不能把精液射倒她的子宫里,妈妈不允许她和叶芳两个在十八岁以前怀孕的。
  “哦!我的男人,小琼想你了,啊!你顶到小琼最敏感的地方了,哦…老公,
让小琼痛痛快快的去死巴,你使劲的插我啊!嗷,你进来的好深啊!男人那,我
的天,吴琼被你顶到肚子里了,我的男人呢,小琼被你刺穿了!”不用她喊,我
也知道进入的是我的吴琼姐姐,因为这个家里用自杀式的叫床的只有她一个,别
看她平时不言语,在床上从来都是要死要活的。“小琼的屄里面好痒啊,你快点
顶穿她把,让我泄死算了,小琼好难受啊,你顶到我的屄芯了,啊!那个地方最
容易让我死了,男人……男人,我的天,你别停下,让我痛痛快快的爽死把!…
啊!………”在她一再的要求下,我让她真的爽“死”了。
  “哦,好男人,我被你插到了,我的屄里面好痒啊,你顶啊,不好,你划过
去了,啊!坏蛋,你从小都坏,哦!你不要揪我的阴毛毛,啊!你顶到我的小豆
豆上来,坏蛋,我的身子难道真的只是为你准备的嘛?我死了,你……你……每
次都刮着我的那个点,啊!……我要来了,我的老公,我的天,我的主人,求你,
饶了张怡吧,张怡要来了,嗷……啊!老公啊,你要顶开我的子宫嘛?刚才好多
女人都被你开了,你要开我的嘛?我想为你死,让我也开了吧!啊!疼……,求
你了老公,求你怜惜,你的张怡疼,痒,酸,胀,好难受啊!哦!你进去了,我
的男人啊!你别抽动了,我受不了了,啊……”
  “哦!”当我插入又一个温暖的所在的时候,只有这样一声轻轻的惊叹,我
能够听出她的隐忍,她的压抑,她的难以承受和不顾一切。我时间的吻向了她的
嘴唇。在我接触她的那一刹那,她自然的温柔的张开了口唇,让我侵略我想侵略
的任何一个腔道,她只是默默的承受,“嗯……嗯……董……不,我的男人啊,
轻点,那个地方不能重了,花儿受不了,孩子也受不了!”
  我想起来了,她也有了身孕。我这时候感到了自己的失策,怎么把她留在了
最后,看样子我只能敞开心意,不能敞开动作啊!可是这时候的我已经被自己的
欲望点燃,我抽出些许自己的鸡巴,压低身子,用撬起的角度顶她的阴道前壁。
一下,两下,三下……当我顶到第五下的时候,我听到:“哦!…嗷……你坏死
了,我的男人,你让花儿忍不住了,花儿全身都酸了,哦!花儿……花儿……感
到功力在身体里面流转,可是……嗷嗷!”我突然听到她极大的喊叫,“花儿全
身都难受了,……哦……也有点好受呢!哦!你的女人去了!花儿去了!哦!你
不要顶花儿了!让花儿去……哦!又难受了,嗷,又好受了!……”
  当我又一次挺起自己的鸡鸡插入妈妈的屄里面的时候,妈妈已经开始泄身了!
“好儿,好儿子,为娘听你刚才的做爱奏鸣曲,为娘已经受不了了,你现在又来
侵入妈妈的身体,你让妈妈…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