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8)

  我拿来花洒将浴室里的镜子上的雾气冲干净,然后将玲玲按在梳妆台上,让
她双手撑着台沿,将屁股高高翘起。故意让她身上保持着滑腻的泡沫,拿起台子
上摆的清洗阴部的妇科洗液往鸡巴上倒了一些,然后从后面塞入湿淋淋的阴户。
  「呵呵,我来给你洗洗阴道,做女人要保持生殖清洁啊。」边抱着滑腻的屁
股边操屄里还调笑道。
  「嗯……你真坏……人家一直很注意呢……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你玩
过。」玲玲扭头淫荡里包含着幽怨看着我说。
  「嘿嘿,谁让你不早早的出现,让我从一个纯洁的好孩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呢?」我一边温柔的抽送探过身子伸头去亲吻她的嘴唇,玲玲闭上双眼忘情的跟
我接吻着。下身的腔道也有力的包裹着我的鸡巴。
  我又拿起洗液往我跟玲玲的交合处到了许多,然后开始快速的抽送,一边叫
道:「超级贴心阴道清洁栓来了。」玲玲闭着眼睛,双手努力的撑着台沿,屁股
也随着我抽送的节奏舞动起来迎接我鸡巴的撞击,嘴里幽幽的发出性感的呻吟。
  「小乖乖,睁开眼睛,我要你看着我是怎么操你的。」我从后面抓住玲玲的
长发将她的头拉起对着镜子。
  玲玲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自己撅着屁股被我从后面操弄的淫荡的样子,马上
又羞涩的闭上眼睛,不敢看:「羞死人了……」我用力的拽起头发,用鸡巴狠狠
的操着阴户,嘴里命令道:「睁开眼睛,我要你看着我操你!」吃痛的玲玲睁开
眼睛扭过头望着我狰狞的面容哀怨的叫着:「啊……痛呢……你真是个魔鬼……
嗯……顶到头了……」
  经不住我的执拗,玲玲开始睁着眼睛看着镜子里两个人的疯狂交合,镜子里
的她的脸上的表情有淫荡有哀怨有羞涩,迷死人不偿命。
  可能看着镜子里淫荡疯狂的景象更刺激心中的欲望的燃烧,玲玲很快达到了
高潮,腔道里的肉壁紧紧的收缩几下,泄身了,一股热流烫得我龟头发麻。
  但是有由于接连两天的频繁的性交,鸡巴的敏感程度很低,不用控制,也没
有这么容易射精,依然对着玲玲的屁股疯狂的进攻。
  「啊……你还要啊……我不行了……没力气了……撑不住了……」玲玲求饶
着,高潮过后发软的身子,屁股开始躲避我的肉棒。
  我让玲玲坐在坐便器上,拿起花洒冲了冲鸡巴,扳过玲玲的头,将红彤彤愤
怒的鸡巴杵到她失神的脸前,傲慢的用鸡巴敲打她的脸庞。玲玲被我的一阵肉棍
打睁不开眼睛晃着头躲避着我的鸡巴棍。
  我暴戾的扯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命令道:「张开嘴。」玲玲吃痛睁开眼睛望
着我突然变的狰狞的脸,有点不知所措和惶恐,茫然的看着我,下意识的张开嘴
将鸡巴吞进去,还掏好得用手握住棒身套弄。
  我挥手将她的手打开喝道:「别他妈的用手。」我按着玲玲的头,奋力将鸡
巴朝嘴里深处捅去,像操屄一样深深的插她的嘴。搞不清楚状况的玲玲茫然拼命
张开嘴巴跟喉咙承受着我没有由来的暴戾。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有时候跟女人做爱的时候,往往突然会变的很狂躁,
看着女人白花花的肉体,觉得很下贱,想使用暴力去折磨她们。在影楼的时候,
基本上每天早上我都要疯狂的用近乎虐待的方式跟老板娘芳芳做一次,才能将心
安静下来,处理一天的工作。不过我不是SM爱好者,对那些脱了裤子放屁般的
仪式或者道具不感兴趣。只是喜欢狠狠的拧乳头,或者从后面干屄的时候将对方
的屁股打的血红或者狂暴的口交。
  芳芳每天早上都是穿着裙子里面不穿内裤,进我的工作室里。我都是不经过
任何前戏,直接从后面插入还是干涩的阴道开始猛冲,在芳芳压抑的闷哼中享受
干涩的腔道给龟头带来的巨大的摩擦的刺激。后来芳芳成了条件反射,只要到了
早上进到我的屋子阴道就变的汁水淋漓。我就干几下阴道等鸡巴稍微湿润后在拔
出来直接插到芳芳的屁眼里。芳芳月经期,也会在早上用嘴满足我愤怒的鸡巴。
  虽然有过多次的一夜情,但是很少有跟我长期联系的,多受不了我无常的暴
戾。艳子比较特殊,本身就有一点喜欢受虐的倾向,所以没被吓走。
  玲玲口腔分泌的唾液顺着嘴唇跟我的鸡巴流得哪里都是,黏黏得从下巴一直
滴沥到胸前。有几次喉咙实在被我的鸡巴捅难受,推着我的小腹阵阵的干呕。
  「你这是怎么了?我受不了你这样……你现在好像一个魔鬼,别这样,求你
了。」玲玲恐惧的看着我的眼睛乞求。我看着楚楚可怜的玲玲清醒过来,将玲玲
拉起来,抱进我的怀里,温柔的亲吻她的耳朵。
  「小童,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我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你是个心
事很重,城府很深的人。」
  「没有,我没事,刚才不好意思,玩的有点疯了,哈,别怕我不是变态。」
  「那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别自己一个人担着……嗯……」我吻住玲
玲的嘴唇不让她说下去。
  终于洗完了澡,我抱着玲玲来到了卧室的大床上,相拥躺下。玲玲将灯光调
节到最暧昧的光亮,只留下镶嵌在天花板吊顶四周的几个朦胧的小彩灯。一时间
卧室变的很朦胧和浪漫,刚刚出浴皮肤光滑得无以复加的美人在怀里眼神迷离看
着你,我该醉了吗?我该夫复何求了吗?
  「我们不做爱了,我现在只想抱着你,看着你,跟你说话,听你的声音。」
玲玲如猫般蜷在我怀里,痴痴的看着我。
  「好啊,如此良辰美景,如此佳人在怀,我夫复何求呢?」我口头上应付着
玲玲,其实我心理是在盘算着怎么跟玲玲开口,让玲玲配合我实施我预谋好的计
划。
  玲玲用手指在我结实的胸前画着圆圈,嘴里说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想你,一整天我眼前都是你的影子在晃……」
  「我跟你一样啊,你也有一双迷人的忧郁的眼睛。」
  「我觉得你很特别,眼神里让人看不透。」
  「 嘿嘿,别再说了,别把通奸说的跟琼瑶剧一样行不?我们就是偷情的男
女。」我攀上玲玲的乳房,调笑道。
  「你讨厌死了。谁跟你是偷情啊。」玲玲娇嗲着。
  「不是偷情是什么呢?你现在还是别人的老婆呀,我听小红说你还没有离婚
吧,我没别的意思,随便聊聊,你要不想谈就算了。」我欲擒故纵的试探着。
  「我是没有离婚,我也不知道小红给你怎么说的。但是我是受害者,他在外
面养了个女人,好像还给生了孩子。我们现在是分居,本来我是想不顾一切离婚
的,但是他赖着不想跟我公平分财产,我不是在乎钱,我是不想便宜了他,瞒了
我这么久,把我当傻瓜一样欺骗。」
  「你老公是搞房地产的?」
  「对他是远大房地产公司的股东,咱们市里的美洲城小区就是他们公司开发
的。他以种种借口说自己没有钱,公司也欠银行的的钱,什么房子销售情况不理
想,我一个小女人,对这方面法律什么都不懂……」玲玲又气愤又无助的说着,
眼睛都湿润了。
  「别着急,会有办法的,那你想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根本不承认自己在外面养了小老婆,我也没有证
据,我也没什么朋友平时……」
  「证据倒是不难办,关键就是即使你有证据,他也会用种种手段跟你公平的
分家产的。」
  「其实钱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我有工作还有店铺,
关键我不想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的背叛和欺骗付出代价」
  「呵呵,这么来说就好办了,我来帮你办如何?」
  「你想怎么办?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做什么的,你真是地质局的?呵呵,你们
骗小红可以,可是别想骗我。不过,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可是也不像那种正经上
班的人。」
  「哈,我就是社会闲散人员,每天游手好闲,见缝下蛆那种人。」
  「你别跟我开玩笑,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的眼睛出卖了你。」
  「我的眼睛怎么了,我又没有白内障或者三角眼。」
  「不是,你不笑的时候,眼神里有太多的沧桑,凶起来好像狼一样狠毒。你
表面上看起来玩世不恭,其实我能感觉出来你……我也说不上来。」
  「哈,你电视看多了,我其实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真的见缝下蛆。只是
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哈,既然你看出来,我不是好人,为什么还敢跟我联系
呢?」我揉了下玲玲的乳房,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你很特别,想看见你。我也说不清楚你什么地方
吸引我。你不会笑我吧?」玲玲脸变的羞红,将头埋在我的怀里。
  「怎么会呢,你别想太多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你别怕,我知道我跟你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玲玲
幽幽的说,眼神迷茫深远。
  「哈,那你就不怕我缠着你吗?你可是又漂亮又有钱的小富婆啊。」
  「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你不是那种人。」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女人的直觉。」玲玲直视我的眼睛。
  「那具体说说你想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想要有个什么样的结果,你才能满意
呢?」
  「我要他向我低头认错,向我忏悔,承认自己对不起我。分到我应该得的那
一份财产,我不是为钱,离婚后他给我钱你可以都拿去,做你的劳务费,你是不
是准备跟踪他然后偷拍他偷情的证据呢?」
  「哈,有可能吧,我怎么做你别管,至于钱,我也不会从你得的那份里抽,
你只要告诉我想知道的关于你老公的一些情况就是了,还有你得配合我并且保密
就是了。不过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事情。」
  「那你会有危险吗?我不想让你冒风险,他黑白两道都认识人……」
  「呵呵……我说过光脚不怕穿鞋的……好了睡觉吧……这两天好累啊……」
我将玲玲搂在怀里。
     ***    ***    ***    ***
           
  「啊……大鸡巴黑爷爷……你干死我啊……美死了……舒服死了……我受不
了了……」楠姐终于如愿以偿的被黑子雄壮黑粗的鸡巴贯穿阴道,体会到了眩晕
般的快感,是自己给自己手淫永远也达不到的刺激。
  黑子爬在楠姐丰满的肉体上,一般舔着楠姐的耳朵听着淫荡的叫床,一般对
准楠姐的阴道进行猛烈的轰击。棍棍不留情,枪枪插到底。到底是经验丰富的丰
满熟妇,面团般的熟肉,经得起黑子这般近乎粗暴的操干。
  「不行了……啊……不行了……我真的要被干死了……黑鸡巴爷爷……我要
来了……我要死了……」楠姐又一次达到高潮的绝顶,叫的呼天抢地。
  「骚货,爷爷干死你,噢,黑爷爷要射了,把嘴张开,喂你喝牛奶。」经过
长时间的征伐黑子也到了发射的边缘。
  「啊……别拔出来……射到里面去……没事情的……我要你射进……我的骚
屄里……」黑子没理会楠姐的骚叫,又是一轮重击后,黑子将湿漉漉的鸡巴拔出
猛得插入楠姐可怜的屁眼,直直的抵到根部,开始强烈的射精。
  「啊……救命啊……涨死了……噢……烫死我了……为什么不射在前面」想
用空虚的子宫来承接黑子的精液的楠姐又一次落了空。
  黑子抱着虚弱无力瘫软如肉泥般的楠姐闭眼睡去,鸡巴也不拔出来,仍旧插
在可怜的屁眼里。
     ***    ***    ***    ***
  我搂着玲玲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有两个小时吧,可能是床太软了睡的不习
惯醒来了,见玲玲拥着杯子睡的很香甜。我轻轻的起来,打开卧室的门,然后慢
慢的关上,走向小红的房间。
  果然没有锁门,床头灯还亮着,可小红已经睡着了。没有盖任何的东西,睡
裙也被掀起到腰部以上,光秃秃的阴部裸露着,小红还保持着手淫的姿势,手还
放在胯间。这个小骚货估计等我等的着急,自己解决起来,然后手淫着睡着了。
  哈这个小骚货还真是够骚的。
  我也没有兴趣在叫醒小红起来再干,这两天也不消停,也没了兴趣。遂替她
盖好了毛巾被关了灯走了出来。去客厅的卫生间小了个便,点了根烟抽起来。
  来到玲玲家的书房,见书桌上摆着一个苹果的白色笔记本。两天没有摸电脑
了,不仅手痒。就开了电脑,随便看起网页来。然后发现,书桌上放着一个精致
的笔记本,翻开一看,只见第一页上,用秀气的笔记写着三行字:网上日记本w
ww。######.。com账号:空谷幽兰密码:138########### 呵呵,原
来玲玲还有在网上写日记的习惯,不由好奇心起,打开了着个日记网站,用她的
账号和密码登陆了进去。一看,里只有寥寥几篇日记。打开一篇一看:
  今天许志军终于给我摊牌了,说同意跟我离婚,但是他说他也没有什么钱,
只想把房子给我,还说这样已经够便宜我了。
  这个无耻的无赖,在外面养了小咪还不承认,还说我无理取闹。说什么男人
在外面都是这样,谁都会逢场作戏。还说我清白不清白他也持怀疑态度。真是无
耻。
  没想到他有这么一副丑恶的嘴脸,男人有了钱,就会变成这样吗?
  我该怎么办?委屈的离婚?摆脱这个无赖?我不要钱,但是我绝对不能让他
那么逍遥!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结婚以后,我三点一线的上班,没了朋友,没
了自己的生活,太无聊了才开了间服装店。他老是忙生意,整天的夜不归宿。
  回来也是满嘴酒气,还越来越变态,只对我的脚感兴趣……
  我好恨,我的青春都给了他,虽然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嫁给了他,但是我却为
婚姻付出了真诚跟青春和心血。换来了什么呢?无情无耻的背叛?还对我一点歉
疚之心都没有?
  我好恨……我要报复!不能让许志军这个下流的东西太逍遥了!
               第二篇:
  许志军这个无赖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故意躲着我,出差,出差,鬼才
相信他出的什么鬼差,还不是不想见我,故意激怒我?我不能生气,我要冷静。
  但是我该怎么办?拖着吗?这对正和他的意思,反正他也不在意回不回这个
家,他可以在外面风流快活。去他公司闹吗?我是拿不下这个脸面,太丢人了。
  去给他父母说?不行,两个老人身体不好,虽然他对我不好,但是两个老人
对我非常好,我是不忍心伤害他们。
  法庭见吧,只有这条路了。可是我也没有这个许志军这个无赖出轨的证据。
我快发疯了,女人难道只能承受背弃而无反抗之力吗?我该怎么办?
               第三篇:
  今天喝酒了。
  以前我滴酒不沾的,现在发现喝酒原来这么好。醉了可以什么都不想,所有
的委屈都可以用酒精来麻醉。哈哈,酒是好东西,红红的酒好像血一样……
               第四篇:
  许志军这个无赖今天回来了,又是喝多了酒。竟然还要跟我过性生活,看他
那恶心的样子我都想吐。他还说没离婚我就还是他老婆,还说就是因为我太正经
了,满足不了他的恶心的变态的欲望,所以才花钱养小咪,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这个恶心的下流胚,我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呢?
  我要报复,我不能让他好过了。
               第五篇:
  看时间就是今天下午6点所写,应该是玲玲下班回家换衣服顺便写得吧:
  童彤?童彤!
  没想到我竟然会跟这个比我小几岁的男人发生所谓的一夜情,我怎么了?我
是在用我的放荡报复许志军这个无赖吗?
  虽然肉体上有快感,但是我心里一点快感都没有。跟这个男人上床的时候,
我竟然心里在冷笑,男人都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想要报复,你可以背叛
我,我也会背叛你,一个堂堂房地产公司老板的老婆让一个小混混玩,哈,让他
知道了他一定会气死的。
  不过童彤这个男人应该不是普通的男人,看他的朋友黑子就知道,他们不像
一般的小流氓。我甚至在这个男人的眼神下心跳加速,我是怎么了?寂寞的太久
了吗?
  不会,我谁也不会爱上了,感情伤透了我。我要利用这个男人,看过一本书
上说,女人最有利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肉体,可以通过自己的肉体去奴役一个男人
摧毁另一个男人。
  男人都不好东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