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右手下地狱】续集90-91

                九十
  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兴奋的呐喊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机械般的耸动着下
身,把依旧暴挺的阴茎不断的插入到下面这个女人的身体最深处,不知道她这是
第几次高潮了,叫过一声之后又在我的撞击下变的瘫软如泥。
  「石头,真……真的不要了!我受不了啦!」桃子的眼光已经涣散,脸上布
满高潮时候的红晕,连胸前的那一对大乳房都被我抓的青肿不堪。我没有理她,
继续抽插着自己的阴茎。桃子阴道里已经没水了,干干的刮的我下身涩痛,我把
阴茎抽出来,吐了点口水抹在上面,然后把她拉到床沿,自己站在地上,让她趴
在床边,我从后面一贯而入!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好象有无穷的精力,一连干了三四个小时都没有
要射的欲望,我都已经有些厌倦了,偏偏又不能停下,惟有拼命地耸动着下身,
毫不怜惜地蹂躏着身下的女子。
  终于,在两人的大喊声中,我一泄如注。桃子瘫软在我的身边,高耸的胸脯
剧烈的起伏着,人已经疲惫的说不出话了。我也是累得不行,蜷缩在被单里面沉
沉睡去。
  过了好久,我感觉丫头回来了,可是我很累不想睁眼。桃子在客厅和丫头说
着话:「你姐姐怎么样了?」
  「唉!还是那样!我把石头给我的钱都交了医药费了,她还是醒不过来!」
  「小柔,别难过,姐姐会醒过来的!」
  「桃子,你上次说要把石头带去我们那,真的行的通吗?」
  「我现在又舍不得他去了。」
  「啊!桃子,你不会跟石头……」
  「他好厉害啊!」
  「桃子,你怎么能这样!」
  「小柔,你怎么了?你生什么气啊?他是你仇人啊?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我,唉!随便你们了!让他去,晚上就去!」
  想不到丫头上班的地方竟然这么气派。看着霓虹灯照耀下的「豪天帝国」四
个大字招牌,我羡慕的直吐舌头。可是,为什么我会感觉有点熟悉呢?难道我来
过这里?我没有故意去想,一想就脑子疼,我才不做那傻事。
  丫头和桃子把我带到一个喧闹的大厅里面。我坐在一个沙发上,震耳欲聋的
音乐声把我吵得心烦。我用力地堵住耳朵,把帽子压得低低的。现在终于知道为
什么出门前丫头非要我戴帽子了,原来是遮光用的,丫头真聪明。
  丫头和桃子叫我不要乱走,她们自己却走了。我捂着耳朵,缩着身子趴在茶
几上,一动也不敢动。有人拍我的肩,我抬起头来一看,丫头回来了。身后站着
一个40多岁的男人,抽着烟斜眼看着我。丫头冲我光张嘴,不出音,样子很好
笑,我就看着她嘿嘿的乐了。丫头脸色一变,一把拉掉我捂着耳朵的双手,对我
喊道:「小宝,叫老板!」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只是看着她笑。
  老男人皱眉看看我,又看看丫头,叫道:「就给我领这么一个傻不垃圾的玩
意儿?」丫头哀求道:「老板,他虽然脑子不太好,可模样还过的去吧?身体也
壮啊!而且老板放心,他不会对您耍心眼啊!老板您先试他几天嘛!」老男人似
乎动了心,淫笑着对丫头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先看他两天。不过今晚下班
你……」丫头眼睛一瞪,一拉我的手说:「小宝,我们走!」我嗯了一声,跟着
丫头往外走。
  「站住!」老男人在身后叫道。丫头停了下来,老男人走过来对她说:「小
柔啊,你老是这个臭脾气。好吧,就看你的意思,把他留下,你去上班吧!」丫
头笑了,对老男人鞠了一躬,道:「谢谢老板!」我也赶紧鞠躬,丫头冲着我喊
道:「老板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然后趴到我的耳边说道:「以后在这里,你
就叫小宝,听见了吗?」我点点头,我不知道丫头为什么要我叫这个名字,但是
既然是她给我起的,叫我狗剩子我也答应。
  老男人看着丫头挤到后台,「呸」一声吐了口口水,「臭婊子!又不是没被
老子玩过,装什么圣洁!」转头看我还对丫头的背影发笑,狠狠骂道:「傻比!
你这几天要是做不到生意,老子连你皮都拔下来!」他的样子很凶,我吓得浑身
哆嗦了一下,赶紧把帽子放低,不敢看他。
  来之前丫头给我买了一盒烟,却不让我抽,按照桃子的指示,我把烟盒放在
茶几上,然后把打火机垫在烟盒的下面,有几次还放不稳,经过我的不懈努力,
终于放上了。我不知道丫头和桃子为什么要我这么做,她们说会有大姐姐来找我
的,而且人家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一定要让人家高兴,这样才能挣钱。真
的会有姐姐来找我吗?
  隔壁桌有个女人在说话,狂吼烂叫的音乐让我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反正
坐在这儿也是无聊,我就把身子往后一靠,偷听她们讲话。
  「然然,听我说,没错的!女人不就是这个年纪值得怀念吗?有的玩就玩,
干吗非要委屈自己?那个死B峰这么对不起你,活该他现在得病,不能出去鬼混
了,你干吗还傻傻的给我立牌坊!你有追求幸福快乐的权利!你……」
  「芳姐,别说了!我真地做不来!」
  「没有什么做的来做不来,男人能嫖,我们女人也能!放心吧,这个场我来
过的,姐姐给你找个英俊的,是骑是打随你便!」
  「芳姐你别说了!丢人!」
  「这有什么丢人的?我花钱我开心,天经地义!男人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可
以,我们女人就得在家里洗衣做饭,出来玩都说不守妇道吗?去他妈的吧!没有
天理啊!」
  「芳姐,我……」
  「别我啊你的了!这次听姐的!我马上帮你找一个!这里面多的是,看到前
面这个了吗?他就是!」
  「你怎么知道?」
  「没见他烟盒的打火机是怎么放的吗?这是暗语。先看看他模样怎么样?」
  有人拍我的肩,我扭头一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的很高大,模样中
等,一看就有一股剽悍的气势。那女人也不客气,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用打火
机点燃,深吸了一口,向我缓缓吐来。我的脸立即被烟雾包围了,不禁咳嗽了几
下。
  女人笑了,问我:「弟弟,你是新来的吧?」我有点不知所措,茫然地点头
说道:「我,丫头刚才带我来的,现在我找不到她了。」女人眼睛亮了一下,转
头对我身后的朋友说道:「然然,你赚到了,这是个雏!」我不明白她在讲些什
么,不过她一个劲对我吹烟,呛得我很难受,我干脆把帽檐压下来,不再讲话。
  女人翘起二郎腿,坐在我的面前,超短腿下面光滑的大腿和时隐时现的白色
内裤让我看得一阵心跳,赶紧闭上了眼睛。
  「弟弟,把帽子摘了吧,让姐姐看看。」女人趴到我身边问道。我看见她硕
大的乳房从衣服里露出一大截,带着烟臭的口气喷在我的耳边,心里更是紧张,
连忙往后缩了一下身子,把帽檐往后一拨,对她说:「丫头不让我摘帽子!这样
就可以了!」
  女人打量了我一眼,对朋友说道:「行!这个可以!虽然不是特英俊,但是
很有男人味!比那些奶油小生强多了!然然,姐帮你订了,就这个了!」
  身后一个女人一步跨到我身边,抓着高个女人的胳膊央求道:「芳姐,不要
啊,我真的不行。」坐着的女人哈哈一笑,道:「有什么行不行的?不就是一个
坎儿,迈过去路就顺了!房间我已经开好了,1503,钥匙交给你!这个小弟
有意思,要不是今天为你忙活,我自己都想要了!小弟,你跟这个姐姐走吧,我
会跟你们老板说的。」
  我嗯了一声。丫头说,如果有姐姐要带我走,一定不能反抗,不管去哪里,
伺候完了人家都要回来这里找她。丫头还给了我一个盒子,嘱咐我:「如果姐姐
要你上床,就戴上这个,别染上病!」不知道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丫头吩
咐的,我都照做。
  我想我不用挨老男人拨皮了,因为我已经有生意了。我满心高兴地对那个女
人说:「姐姐,走吧!我跟你去,你带我去哪我就去哪。不过完事我还要回来找
丫头,所以得赶紧。」「哈哈!」高个女人放肆地大笑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说错
了什么,有点紧张地看着她。那女人站起来,拉着旁边朋友的手说:「就凭他这
个憨憨的傻劲,我就喜欢!然然,你再不决定,我可不给你了啵!」
  旁边的女人淬口骂道:「你爱要你要!我才不要哩!」高个女人哈哈笑着,
说:「你可别后悔!看着小弟的样子,应该很厉害的!老姐可真要了啊!」旁边
的女人打了她一拳,道:「你好骚啊!赶紧去吧!你自己慢慢享用吧,那我可走
了!」说着扫了我一眼,转身想走。可又停住了身子不动,慢慢转了回来。
  「怎么,舍不得走了?回心转意了吧?」高个女人媚笑着看着她。她也不答
话,只是紧紧盯着我。高个女人撇嘴说道:「刚才正眼也不看人家,现在就盯着
人家不放,你啊,就是一个小闷骚!」
  那女人还是不理她,慢慢的走到我的跟前,伸手摸摸我的脸,在我的眼角上
找到那道蜿蜒的伤疤,突然缩回手去捂住自己的嘴巴,「你,你是石头?」
                九十一
  我摇摇头。丫头说,在这里我叫小宝。于是我就很认真的对她说:「我叫小
宝。」
  高个女人诧异的望着我们两个,问道:「你们认识吗?然然,别告诉我你以
前来过这里啊!」那女人还是没理她,手却拉住了我的胳膊,「石头,你怎么会
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来这里?你什么时候出来的?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安然
啊!」
  安然?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我低着头用力的在脑海中搜寻着,一段段记忆的
片段如井喷般一起涌上心头,我啊的一声大叫,双手抱住了头!好痛!不要想!
不去想!我放松着自己,努力使自己平息下来。
  「小宝,你怎么了?!」丫头的声音传来。我一把抱住丫头的身体,把脑袋
靠在她的胸前,哭泣着说道:「丫头,我头好痛啊!我不要呆在这里了,现在我
想回家!」丫头抚摩着我的头发,让我安静下来,然后抬头对面前的两个女人说
道:「不好意思,他受过刺激,不能太激动。我再为两位推荐几个吧?」
  「不!」那个自称叫安然的女人坚决地摇头说道:「我就要他!你放心,我
不会再刺激他了,让他跟我走吧?」高个女人也说道:「既然我妹子开了口,那
我就要他,放心,钱我给双倍!」丫头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两个坚决的女人,又
看看浑身哆嗦的我,咬了咬嘴唇,狠心说道:「好!小宝,你跟姐姐走!你们千
万别刺激他了,好吗?」安然点点头,看到我一副痛苦的样子,眼圈一红,拉过
我的手说:「跟我来。」
  她的手心很温暖,我被她攥着很舒服,于是就低着头默默的被她拉着,离开
了这个喧闹的地方。
  豪天帝国1503房。我拘谨地坐在床边,不安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
已经直勾勾的看了我十几分钟了,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要不是丫头交代我一定
要伺候好客人,我早跑了!
  「石头,哦不,小宝,你做这个工作多久了?」安然小声问我。我见她开口
了,心里就不那么怕了,摇头说道:「今天才来的,以前丫头不让我出来,可是
还有姐姐需要照顾,我是男人,也要挣钱的!」安然眼睛一红,道:「你知道你
做的是什么工作吗?」我茫然地摇摇头,「丫头说,很舒服又能挣很多钱。其实
就算不舒服我也会做的,只要能帮丫头挣钱就可以了!」
  安然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泪,抓着我的手说道:「石头,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
子啊!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不是的!」我被她的样子吓坏了,如果让丫头
知道我把客人弄哭了,她会生气的!我拉着她的手说:「姐姐你不要哭好吗?我
错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高兴!」
  我不说还好,一说安然听了哭的更厉害了,抱着我的肩膀说道:「石头,你
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作践自己!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这个!」我摇摇头,我
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但是我看出来,她是个好人,那梨花带泪的
样子让我感觉很心疼。
  我伸出手,抹干她脸上的泪痕,道:「姐姐,丫头说,我们需要很多的钱,
要给丫头的姐姐治病。所以不论丫头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安然的小脸
上有一丝红晕,却没有躲开我的手,我看着她,忽然发觉她很象一个人,但是又
想不起是谁,总之跟我关系很亲密。我晃晃脑袋,尽力摈除脑海中不断想涌现起
来的各个记忆片段,我不敢去想,那滋味令我痛不欲生。我只是贪婪的摩挲着安
然的脸庞,那种滑不溜手的触感令我着迷。
  「姐姐。」我吞了一口唾液,目光游离的看着她:「丫头说,我要让姐姐舒
服才能挣到钱,我让你舒服吧!」安然一下子羞红了脸,狠狠捶了一下我的肩膀
说道:「死石头,就算变傻了也改不了你的风流本色!你是不是也上过我的妹妹
了?」
  「你妹妹?」我纳闷的看着她。安然白了我一眼,道:「安静啊!难到你忘
了她?要不是有天晚上她说梦话,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跟那个死丫头搞上了!不过
她现在也结婚了,嫁给一个香港人,你想见也见不到了!」
  安静?我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脑袋一下子又疼
起来。「嗷!」我抱着脑袋,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安然吓坏了,连忙把我搂在怀
里「石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想这些!你别想了,别想了!」
  她的怀抱很舒适。高耸的乳房包围着我的脸庞,我能闻到里面散发出来的阵
阵乳香。我迷醉其中,使劲用鼻子往她的怀里拱,像个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婴儿,
寻找着自己最甘美的东西。「姐姐,我要咂奶。」
  安然的拍了一下我的后背,然后叹了口气,自顾自的说道:「石头,你知道
吗?我以前好喜欢你!那时候你成熟,渊博,倜傥,要不是我已经结了婚,我肯
定会勾引你的!可是,你现在变得像个孩子!以前的石头呢?呀!你……」我才
不管她在讲什么呢?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掏出一
只丰满雪白的乳房,把暗色的乳头塞进了嘴里。
  安然惊慌的想推开我,却被我死死抱住。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乳头,在她的
一阵阵发软中,把她按到了床上,压在她的身上。「石头,不要!」安然在我身
下无力的挣扎着。我不管她,把她的上衣全部解开,用手抓着她另外一个乳房,
慢慢拈磨起来。
  「啊!——」安然呻吟一声,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石头,快起来!你这
样子我—我会受不了的!」我停止吮吸,用颤抖的语气问她:「姐姐,你会打我
吗?」安然楞了一下,突然又咯咯笑起来,道:「我怎么会打你?再说我也不舍
得啊?」我放下心来,嘴巴又含住她的乳房,既然不打我,你再受不了也不关我
的事了!
  安然被我亲吻的又颤抖起来,压在我小腹下面的腿间就算隔着衣服也能感觉
到湿意正浓,我听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安家上辈子
欠了你的!以前是妹妹,现在又换做我。」说着,安然用力推开我,坐了起来。
  我看着她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浑身的
肌肤如白色的绸缎般闪耀在眼前,竟然呆呆的一动都不敢动了。安然拉过被单盖
在自己身上,娇羞的对我说:「你还傻坐在那干什么,过来啊!」
  我楞楞的挪到她的身边,安然把被单掀起来,盖在两人身上。我看着被子里
她那错落有致的身体,高耸的乳房,深红的乳头,平坦的小腹,双腿间黝黑的丛
林,不由「咕咚」一声咽了一下口水。任她把我的衣服脱光,搂着我的脖子,把
我按在她的胸前,「来吧,石头!以前我想做没有做的事情,今天让我们来完成
它!」
  我不知道她以前有什么事情没敢做,我只是畅快的吸吮着她的乳房,肆意揉
搓着这一对高挺的美物。安然在我身下渐渐地扭动起来,仰起脖子,小嘴里发出
阵阵呻吟:「慢点石头,轻点,别咬,对,好舒服,啊!」我把两个乳头挤在一
起,轮流吮吸。她的乳房可真大,估计一手托起来,自己也能吃的到!
  安然扭动越来越大,双手抓着我的肩使劲往上拉,「石头,你上来啊,别光
亲啊——」我摇摇头,道:「姐姐,上去做什么?我只想咂奶。」安然被我弄的
哭笑不得,使劲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把我弄成这
样就只想亲那里啊!你说上来干什么!」我最不喜欢别人叫我傻子,别看她给我
咪咪吃,我听了也很不舒服。
  看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安然歉意的抱着我说:「对不起石头。姐姐不骂你
了,你上来吧!」我这才原谅她,爬在她的身上,轻轻对她说:「姐姐,我这样
趴在你身上不好的,我很难受的!」安然知道我难受什么,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我
下身的坚挺了。安然红着脸,白了我一眼道:「你石头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礼
貌了,淫人还要询问一声的?人家都这样了还不是任你所为了?」这句话我听懂
了。我高兴的抚摩着她的乳房,道:「姐姐,我能放进去,是吗?」
  安然白了我一眼,道:「快进来!我有点想要了!」我却一咕噜爬起来,从
衣服里拿出那个小盒子,举在手里对安然说道:「姐姐,丫头说,工作的时候要
戴这个!」安然脸色变了一下,良久才叹气说道:「石头,你从来没有接过客人
是吗?」我点头,「姐姐是第一个!」安然把我手里的盒子拿过去,又塞回我的
衣服口袋,道:「那就不用这个!姐姐没病,你也是干净的,知道吗?」
  我点点头,重新爬回她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把已经胀挺到极限的阴茎在
她的双腿间蹭了几下,找到那个潮湿柔软的地方,用力一沉屁股,「啊!」在安
然的一声惨叫中,龟头已经深入到她的身体里面去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