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60)

  60
  童彤在一阵狂风暴雨般激烈的抽插以后,将少量的精液射在张艳丽的肛门里。
  将半软的鸡巴抽出来以后,才发现黑子老白还有仨儿都挺着鸡巴也顾不上弄
张艳丽的嘴了,都愣愣的在看着他。张艳丽马上瘫软在床上,伸手去揉自己的火
辣辣的可怜的屁眼。
  黑子道:“老童,没事儿吧,刚才你脸上的表情跟要吃人一样。”
  老白的鸡巴都软得耷拉下来道:“哈,我以为老黑肏屄才是狠角色,这两天
我才发现,老童更狠。特别是日女人屁眼的时候,跟老虎一样。”
  仨儿没说话,拽过张艳丽的头,将鸡巴捅进张艳丽的嘴里,阻止她的哀嚎,
一边笑道:“嘿嘿,你们其实都没有我了解老童,老童其实是在自虐,自己跟自
己过不去。”
  童彤笑笑道:“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烦,你们继续玩。”说完径自去卫生间
洗了个澡。洗完出来看看电脑,见许莉依旧在密室打坐。主卧里老白跟仨儿还在
继续玩弄着张艳丽,两只鸡巴一个戳嘴一个戳屄。黑子已经不在了。
  童彤出了卧室的门,见黑子正坐在楼梯上打着手机:“小红啊,我怎么会忘
了你呢?这两天忙,过段时间就去找你玩了,等我们赚了钱给你也开个服装店,
放心吧,你黑子哥不会亏待小红妹妹的……”
  刚才的发泄让童彤心境平和下来,没有那么烦躁,坐到电脑跟前开了QQ,见
李雁鸣已经上线,就上去开始勾兑起来:
  襄王有梦:来了,美女?
  孤雁:襄王好忙啊,前日匆匆一别,直到今日才有缘得见啊。
  襄王有梦:呵呵,襄王毕竟不真的是王,也要为生计奔波啊。但是心中对神
女可是甚是牵挂,今天好吗?我有种感觉,你今天应该心情不怎么好,我隔着网
络仿佛已经看见你生气撅起的小嘴了。
  孤雁:呵呵,襄王还真是通神啊,连我今天心情不好也能遥感的出来?
  襄王有梦:我没有什么神通,只是真的把你放在心里,所以能感同身受,心
有灵犀一点通应该就是说的我这个境界吧。襄王我虽然不能陪伴你左右,但是我
的思绪却可以直通缥缈追逐在你周围。
  孤雁:嗯,有点酸,不过还是有点感动。襄王,我好累,好想找个坚实的臂
膀给我一些温暖和安慰。
  襄王有梦:任贤齐说: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赵传说:想哭
就到我怀里哭。襄王说:如果你的眼泪打湿了我的左肩,那我的右肩也会是你的。
  孤雁:襄王啊襄王……
  襄王有梦:我的神女,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生活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和环境,
但是我感觉你是一个有许多苦衷和不如意的女人,很想为你做点什么,不为别的
只想让你开心一些,哪怕只有一点点。这话是真心的。
  孤雁:谢谢你,襄王。哈,现在这个世界少恐怕没多少真心了,呵呵,我可
不是说你,你别误会。
  襄王有梦:汗一个,呵呵,就算你不是说我。对了,跟你说,今天好悬啊,
襄王我差点出车祸,没法坐在这跟你聊天了。
  孤雁: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襄王有梦:现在有些有钱人素质太低了,开辆宝马都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以为整条马路都是他家的了。
  孤雁:呵呵,怎么了有人开宝马蹭到你了?哈,没素质的有钱人还不包括我,
我还坐公交上下班呢。
  襄王有梦:可不是,差点蹭到我的车,也怪我,当时正在想着神女你啊。
  孤雁:怎么又牵扯到我头上了,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不过你开车一定要小
心啊,大意不得。
  襄王有梦:当时我就生气了,驱车跟他的宝马飙起来了,谁怕谁啊,我的车
技好的很,很早就玩车了,我的车也是名牌呢。
  孤雁:呵呵,开车可不能充好汉啊,没想到文雅的襄王还有好胜的一面。
  襄王有梦:哼,就不能这这些素质低下的人自我感觉太好了,我驱车追呀追
啊,眼看就要超过他的宝马了,靠,我的车却出故障了,差点翻车。
  孤雁:怎么了,没事儿吧,车怎么样了?
  襄王有梦:呵呵,也没有怎么样,就是我的车的车链子掉了,蹬不动了。
  孤雁:啊?哈哈……你骑着自行车追宝马啊。你没事儿吧。
  襄王有梦:我还好,就是没超了宝马,有点遗憾。我经常在市区的马路上,
见宝马超宝马见奔驰超奔驰的,他们没我灵活。
  孤雁:呵呵,继续说。
  襄王有梦:我的车也是名牌!飞鸽牌的。还是28加重型,车况好的很,开
了多年了,现在还是锃光瓦亮。
  孤雁:看来襄王还是环保人士啊。
  襄王有梦:别看他们比我多两个轮,他们还真不敢撞我,我的车把上插了个
小红旗上面写了两个大字:执勤!
  孤雁:哈哈。
  襄王有梦:最近还有个事儿让我也很气愤。
  孤雁:又怎么了?
  襄王有梦:我去保险公司给我的爱车上保险,保险公司竟然拒保!
  孤雁:哈哈……
  襄王有梦:我现在已经起诉保险公司了,哼,一定要争取我的合法权益,不
打赢官司绝对不善罢甘休,我邻居家的狗都能上保险,我的车为什么不能?
  孤雁:继续说,我还想笑呢。呵呵。
  襄王有梦:我现在的保险措施完善的很,我给我的爱车买了20把锁。
  孤雁:天呐,你也太夸张了吧。
  襄王有梦:不过保险是保险了,我每天早上起来得起的很早,开那20把车
锁太费时间了。
  孤雁:呵呵。
  襄王有梦:有一次很可恨啊,我的车竟然遭到小偷的盗窃。
  孤雁:不是吧,20把锁还不保险啊。
  襄王有梦:可恨就可恨到这儿了,那个该死的小偷竟然只把我20把锁给偷
走了,车却留下来了。
  孤雁:哈哈,笑死我了,那你就不要再上锁啊,你早上不是还可以多睡会?
  襄王有梦:那不行,我的车还没有上保险呢,丢了怎么办,谁知道下次还会
遇见什么爱好的小偷呢?
  孤雁:襄王啊襄王,没想到你这么幽默呢。
  襄王有梦:我的神女,心情好点了吗?钟镇涛说:你的笑对我很重要。襄王
也说:严重重要。
  孤雁:谢谢你,襄王。我现在很开心呢,你不是心有灵犀吗?没有感觉吗?
  襄王有梦:光谢谢就行了?
  孤雁:那你说还要怎么样?
  襄王有梦:你想不想坐我的飞鸽牌的自行车去兜风呢?放心,我会在车座上
绑个棉垫子的。
  孤雁:呵呵,那要不要我穿件白色连衣裙,让你带着我裙角飞扬?
  襄王有梦:那,下午我开着我的飞鸽去接你下班?
  孤雁:呵呵,不,我怕警察叔叔罚款。我也好久没有到郊外走走了。
  襄王有梦:好,明天下午6点,东郊,不见不散。
  孤雁:呵呵,不见不散。晚安,我下了,我想趁着这个好心情去睡觉了。
  襄王有梦:晚安,把你的梦给我留个门,我一会去找你。嘿嘿。
  刚刚说完这句,老白闯了进来道:“老童,快,正点子回来了。”
  童彤急忙跟着老白来到主卧里,去看那两台电脑的显示屏上许莉家的监控影
像。从不同的监视窗口里看到:许莉跟小洁的卧室都黑了灯,想来都已经睡觉。
  戴着一副眼镜的许志军刚刚打开门进到别墅里来,看来是喝了些酒,行动起
来摇摇晃晃的。
  童彤问道:“老骚货和小骚货这么早就睡觉了?现在还不到11点呀。”
  黑子道:“老骚货注意保养的很,一到10点就上床休息了,连电视都不看,
小骚货也是,一到10点就关电脑,上床了。怪不得一个比一个水灵。”
  只见许志军关好了别墅的门然后踢掉了皮鞋,就急不可耐的脱着身上的衣服,
一边脱衣服,一边上楼,脱下来的衣服就随手扔到地上,没几下就脱的一丝不挂
了,露出臃肿肥胖的身体,跟一只白条猪一样,胯下一条又细又短的鸡巴萎缩在
阴毛里。
  许志军推开许莉的主卧室的门,在墙上的开关上按了一下,吊顶上几盏小灯
亮了,灯火非常柔和。许莉身上横着盖了一条白色的毛巾被,一双漂亮的小脚露
在外面上面还穿了一双长筒的黑色丝袜。灯亮以后,仅仅是稍微动了一下,应该
是知道许志军回来了,并且会到她的卧室来。平静的连眼睛都没睁。
  许志军快速的走到那张大床边跪在许莉脚边,急切的伸手捧起许莉的脚,张
嘴就舔了起来,舔得急切而细致如肥狗舔食一般。许莉应该是习以为常,仍然躺
在床上任凭许志军舔自己的脚,甚至还挑逗地抬起一直脚用来在许志军脸上轻轻
得踩踏摩挲。
  黑子看着许志军姑侄的“表演”道:“哈,好戏上演了。”
  老白道:“这肥猪真够有品味的。”
  仨儿道:“我鸡巴不喜欢女人的脚,我就喜欢舔女人的大屁股,那才过瘾呢。”
  老白斜了仨儿一眼道:“你更有品味,大大的品味。”众人大笑了几声。
  在黑子身后站着给黑子按摩肩膀的张艳丽也道:“哼,我就说这一家都不是
什么好东西,这个老骚屄就是个狐狸精。”一句话惹得黑子背过手去揪了一把张
艳丽的奶头。
  许志军的嘴吧舔着脚,手也不闲着,一只手摸这许莉的小腿,一只手伸到胯
下撸着自己的鸡巴。舔了差不多有一刻钟,许莉被舔得动情不已,嘴里呻吟着:
“好人……我的小宝贝儿……嗯……嗯……我的乖侄儿……姑姑好舒服啊……姑
妈的脚香不香啊?”童彤没想到外表冷艳的许莉在跟她的亲侄儿乱伦的时候也能
浪叫的如此淫荡,简直可以用销魂蚀骨来形容。
  许志军站起来跪在床上一边将许莉的一只“细脚抬起来努力的往嘴里塞着一
边从喉咙叫着:”香……姑姑的脚最香了……怎么舔都舔不够……“
  许莉用另一只脚搭上许志军勃起的鸡巴转着脚尖抚弄着,一边媚笑着说:
“乖侄儿……这双丝袜可是姑妈上午故意穿着运动鞋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个小时呢,
怎么样味道香吧。你呀,就是不让姑妈洗掉那双臭球鞋。”说着许莉从许志军的
嘴里抽出那只脚跟另一只脚并起来夹住许志军的鸡巴,用两只脚的脚弓摩擦许志
军的鸡巴。
  许志军舒服的直流口水嘴里倒吸着凉气:“嘶……太爽了……姑姑……就你
知道我的心思……弄得我太舒服了……”
  张艳丽看得目瞪口呆连给黑子按摩都忘记了,大声惊呼道:“啊?姑姑?侄
儿?怎么回事儿?难道……?”
  仨儿伸手捏了一下张艳丽的大屁股笑道:“操你的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叫乱伦,没听过吗?“
  张艳丽撇嘴道:“哼,现在什么世道儿啊,连姑姑跟侄儿都能搞到一起,真
够乱的。恶心死了。”表情一副“贞洁烈女”像,好像忘了自己现在是一丝不挂
跟一堆男人共处一室。四个大男人又是一通爆笑。
  许莉用脚夹着许志军的鸡巴没弄几下,许志军好像就受不了了,身体爽得直
哆嗦,赶快推开了许莉的脚,一手抓住自己的鸡巴的根部,猛吸几大口凉气,拼
命压制自己射精的冲动。许莉则丝毫没有耻笑许志军的意思,也跪起来,把许志
军的头抱进怀里,安抚的拍着许志军的背。这时众人才看到许莉原来全身上下只
穿了那双臭丝袜。
  许志军恢复过来以后,将许莉放倒,让许莉屁股朝着他跪在床上,屁股高高
撅着。只见许志军又像狗一样跪在许莉光光的屁股后面,将许莉的屁股分开,然
后伸着舌头凑到许莉的屁股缝里去舔许莉的屁眼和阴道。将整张脸都贴到许莉的
屁股上。这个姿势像极了公狗肏母狗之前,伸出舌头舔母狗的生殖器。就是许志
军这条公狗有些肥。
  老白看到这儿对着聚精会神看着显示器的仨儿说:“仨儿,这回你找着师兄
了吧,呵呵,看跟你的口味儿一样。”
  仨儿伸手捶了老白一拳道:“靠你,你他妈的不舔屄啊,我就是好这一口儿,
这个傻逼是我的徒孙,我是他的祖师爷。”
  黑子不耐烦的说:“别吵了,看吧。这么好的实况转播也堵不上你们俩的嘴?”
  只见许莉骚浪地晃着屁股配合着许志军的舌头,嘴里淫叫着:“嗯……好小
军……姑姑好舒服……使劲儿舔……舔姑姑的屁眼……舔姑姑的屄……姑姑是小
军的……嗯……好痒啊……好舒服……姑姑要高潮了……要来了……嗯……”许
莉的浪叫让许志军兽性大发,舔得更加卖力。不过许莉显然不是发自内心的呻吟,
让童彤这些经久风月的老手很容易就看出是假装出来的。
  一会姑侄两人玩起来69式,许莉跨坐在许志军脸上,将阴户对准许志军的
嘴坐下去,身子爬下去伸手抓着许志军的鸡巴撸着,还不时用舌尖舔一番龟头。
许志军依然搂着许莉的屁股用嘴狂舔许莉的屄。不过没一会许志军就被许莉给撸
射了,白花花的射了自己一肚皮。
  许莉见许志军射了,就放开许志军的鸡巴,上身立起,依然坐在许志军脸上,
快速的前后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像是把许志军的舌头当成阳具一样,做起女上位
运动。腾出的两只手还抓住自己的奶子揉弄起来。这次看着不是装的,表情迷离,
风情万种。
嘴里浪叫着:“军军……好军军……使劲舔……往里一点……对……姑姑要
来了……姑姑要流了……你要吃下去……姑姑的屄水可是好东西……嗯……嗯…
吃下去对你身体好……“一会儿许莉也揪着自己的奶头全身痉挛着高潮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