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下 82

                82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个著名的播音学院,红叶飘飘,景色优美。
  我独自一个人拿着小海螺给我的那个地址,打听一个叫刘若英的女士,可是
没有人知道。
  由于这一次我过来的事情不易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包括我的妻子里面,也
只有李馨、王红、王彤、小海螺和刘芳五个人知道。我没有带一个随行人员。我
在洛杉矶的贝佛里山四处的转悠,可是始终都没有打听到一点点关于她的消息,
我感到非常的纳闷,怎么会这样?她从来没有到这里来过?难道是小海螺给我的
地址错了?我打电话回去,小海螺肯定的说,是这个地址。那是怎么回事儿呢?
难道说是中途搬走了,也不可能啊!我问了在此居住了超过十年的邻居大妈,她
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中国单身女子。
  我非常郁闷,对自己的能力倍感怀疑。我甚至想到了动用当地的领事馆,找
她。
  这时候小海螺打电话来说,她妈妈还有一个新加坡护照,也许她改名了,也
有可能。
  就在我一筹莫展,自己一个人低着头走在学院西边一条安静的林荫大道上,
静静的思想着自己这27年人生的历程,我听见了一个小孩子从边上的一个别墅
离跑出来,紧接着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跟着他说:baby,Beware of vehicles!
  我看小孩子跑得很快,已经到了马路的边上,就伸手一把拉着了他。
  是一个东方小孩,有个一岁多点的样子,长得真是漂亮,简直就像是天使。
  怎么回事儿,也许我想小海螺想的时间长了,怎么看谁都有点像小海螺啊!?
  这时候,从别墅里面又跑出来一个东方美妇,她很紧张,跑过来向我道谢,
当我们看到对方都愣了!她看到我抱着孩子,脸腾的一下红了,扭头跑回了别墅。
  倒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过来从我手里将孩子接过去,连声道谢。我遂即跟
着她跑进了别墅。那个金发的女人也跟进来阻止我。
  “让他进来吧,是我以前的朋友,你带着孩子去玩儿吧!我不叫你,不要回
来。”
  是的,她正是我要找的刘若英,她比两年前更加的美丽可人,更加的娇嫩荣
光。
  “你来干什么?”
  她这样质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她是小海螺的妈妈,是我的岳母,可
是她同时有和我有肌肤之亲,而且……
  “刘…,不,岳母大人,小婿我知错,我是特意来请求你原谅的!”我说着,
低下头,缓慢的跪在了她面前。
  “你起来,我谈不上原谅你,我从来都没有记恨你,我已经把那天的事儿忘
了!但是我不承认你是我的女婿,因为小海螺那丫头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
  “岳母大人!难道你真的那么绝情,你可知道小海螺生孩子了,”当我说到
这儿的时候,我明显感到她在我面前抽动了一下身子,“但初产的她念念不忘当
年我们给你造成的伤害,因此,她产后情绪一直都不稳定,她很想你!又不知道
你的下落,她让我来找你。我母亲也支持我,她说解铃还需系铃人。”
  “你把这件事告诉了你的家人?”
  我说这话明显让她非常恼怒。从她不想其她人知道这件事儿的态度,可以看
出她还是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因此,我感到了说服她的希望。
  “若英,这一段时间你是怎么度过的,难道我真的错了嘛?其实那天除了因
为我们要掩盖被你看到的实事之外,更重要的是我被你的美貌所冲击的失去了理
智,那天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我真的感到自己非常……,若英,我能抱
抱你吗?”
  我说话的时候,她表情木讷,像是思想着很远的事情一样。
  这个时候,我犯了个致命的的错误,我低能的以为自己的花言巧语已经说动
了她,虽然我的话9分是真,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两年来的怨恨哪有那么容
易化解。
  我错误的估计了形势。站起来想上去搂抱她。
  突然,她发作了!她使劲儿的扇了我一巴掌。我感到我的脸火辣辣的,从打
我考上大学以来,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打击。即便是在当年强奸了自己的奶奶,
她也没有这样无情的扇过我的脸。
  从这一下,我真的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怨恨和委屈,我没有生气,我从新又跪
在她的面前,“我知道是我的错,请你原谅,如果你愿意骂,就使劲的骂吧,愿
意打,就使劲的打吧,我绝不再起来,我等你心情平复了再解释!”
  “你……”原本以为我会发作的她,看我的行为出乎她的预料,她一时不知
道怎么应对了。她原本想和我大吵一场,可是我没有接的意思,只是准备承受她
一切的辱骂和打击,这让她没有想到。
  “你……你为什么啊,这是!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她颓然的坐在了沙
发上。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为了掩盖自己不合常理的行为而做出那样的丑
事,我错了,我真诚的来请求你原谅的!只是我想要你对说的是,那天小海螺只
是让我挑逗你一下,让你兴奋的失态之后,不再去计较我们的事儿就好了,她没
有让我将你怎么着,是我心底的丑恶让我做的更多,也是你的美丽和魅力让我没
有把持住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儿,当时我只是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受我的
控制了,你也知道我们夫妻三人正在兴头上,被你打断了,原本就是已经精虫上
脑了,又被你如此的美丽姿色所撩动,我怎么能够忍得住!”
  “噢!你的意思还是我的……!”她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如果接我的话,就
意味着口气缓和了,马上闭嘴了。
  我一看,有门,她心里其实更多的怨气并不在我身上,我把小海螺一开脱,
她突然找不到了着力点了。
  “其实那天我做出那事儿以后我就后悔了,我真的想到了死!我不可能和她
们姑侄相爱之后在爱上自己的岳母……”
  “你不要花言巧语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我原谅你嘛!我说过我从来都
没有恨过你,在我身边萦绕的男人多了,他们为了什么我太清楚了,他们什么样
我不知道嘛?无非是因为我的长相嘛!女人长得好看是女人的错嘛?我其实只想
知道,小海螺真的没有让你搞我嘛?哪……哪……哪她为什么告诉你我身体的秘
密?”看样子还真的被奶奶说中了,她也许不在乎自己被男人强奸,可是她更在
乎被自己爱的人、自己的亲人背叛。这是女强人的通病。
  “是的,她没有让我那样做,而且那天事后她狠狠的骂了,哭了好长时间。
还罚我跪搓板,你要知道我是世界100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是有身份的。”
  “很稀罕嘛?我看未必,你很有身份就别在我这儿跪着了!”她这样骂我,
我心中喜出望外,知道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我知道,那是别人看的,在自己女人面前,”我故意说是在自己女人面前,
让她慢慢的接受我,可是没有想到她虽然在气头上,可是脑子不乱:“还有长辈!”
  “噢!噢,还有长辈面前,我什么也不是,只好乖乖听话了。跪搓板,那天
要不是刘芳来讲情,我还不知道怎么蒙混过关呢。”
  “那……那,她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身体的秘密!”
  “岳母大人,你想啊,你是何等聪明之人,我们的谈话,那天我想找你说的
每一句话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怎么可能让你失态啊?小海螺也知道,如果不让
我给您来点绝的,你怎么可能在我一个小屁孩儿面前失控、失态?恐怕最后我是
自取其辱。”看着她紧绷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缓和,哪原本犀利的眼神也透出了意
思受用的感觉,我的心里也开始有了笑意。
  “这么说,这么多年我错怪她了?”她若有所思的像是自言自语。
  “也不是啊,她有她的错!”我决定为小海螺争取更多的机会,“她是你的
女儿,继承了你所有的聪明才智。我是她的男人,我的自控能力她应该比谁都清
楚,可她没有正确的估计到你的美丽给我造成的冲击,还让我去执行那不可能完
成的任务,这是她的错误之一!”我看到了我的话起到了效果,她眼中已经有了
一丝笑意,虽然一闪而过,可是还是不幸的被我看见了。“自己做错了事儿,或
者做的事情长辈一时半会还不能接受、理解,她应该先认错,后解释,怎么能够
以让长辈失态作要挟,这是她的错误之二!”
  “噢!我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想法?难得!”她将信将疑。
  “自己母亲身体的秘密怎么可以轻易示人,即便自己丈夫,也不行,因为男
人毕竟好色嘛,更何况自己母亲是天下少有的绝色美女,自己的丈夫也不是什么
圣人,这是她的错误之三!”
  “算了,你别说了,其实那天晚上的事儿我后来一直都在反思,难道我自己
都没有错误嘛,看到那样的事情,赶紧走就完了,正所谓的已经发生的事情,冷
处理是最好的,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气头上乱了方寸,让你们有了可乘之
机。”
  “噢!不能怪岳母大人,是小婿的错!不过那天是小婿平生一来最为酣畅淋
漓……”
  “孙宁远,”我的话也许刺激了她,她突然发作,“你……呜……你不要得
寸进尺,你……那天晚上,我不让你射进去,你为什么不听,啊!呜……呜……”
也许是她想起来什么了情绪失控的趴在沙发上放声大哭起来,“现在小海螺也生
了孩子,刘芳也生了孩子,你让我怎么办啊!”
  “岳母大人怎么了,她们生孩子是好事儿啊,她们……”
  “呜……呜……你,你别说了,你……你起来吧,我下个月访问学者身份就
到期了,我要回去了,所以我想和你说清楚,我要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你和小
海螺、刘芳的事儿我不干预,但是我也不做你的岳母,我们各自保持各自的关系,
她们是我的女儿和妹妹,你和我是陌生人。”
  “妈妈!”
  “你别这么叫我,我说的如果你答应了我继续说,不答应我们……”
  “好,好!我答应,什么我都答应,只要你原谅小海螺!”
  “她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好…好,你别解释,我不想听你们的恩爱故事,我
继续说,”她哽咽的说道“那个孩子,就是你刚才抱的那个,你也带回去吧,我
们……我们母女……怀的是兄妹两个,你让我怎么回去见小海螺的爸爸啊!”
  “你是说那个孩子是我们……”
  “你……你,不要说,……不要,……别打断我,你把那个孩子给刘芳,让
她养着,说是双胞胎也行,其实也相差不了多长时间,我相信她能够善待他的,
反正他是你们孙家的人。我求你了,我虽不舍,但是不能带他,因此请你将来不
要告诉他真相,还有,他是6月17日生,到明天是一岁一个月。”
  听她说这些,我感到这个女人在我心中的位置陡然提到了一大截,我不顾一
切的起来把她抱着,拥入怀里,吻她。
  开始,她使劲推我,经过了一番挣扎以后,慢慢的力量小了,好像也陶醉在
我的吻之中了。此时,我脑子里面又是有一个想法,我抬起手伸向了她的腋窝。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