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1)

              (一)乡情
  金乌展翅,皎月挂枝,黑白轮换,四季更替,年复年日复日,随着河水的僵
缓奔流、随着风云变幻,生活在这片热土的人,也在瞬息万变中,向着前进迈着
步伐,那样的生活,酸甜苦辣,每一个人都要经历,都在经历着。
  社会的进步,人这种支撑整个社会空间的主体,也在不断的进步着,不断的
探索着,不断的推进着社会的发展。亲情、爱情、友情构成了整个社会、工作环
境、家庭环境的重要组成,我们离不开这些感情牵绊。我们就是活在这样多姿多
彩的社会环境中,在这里,我们不断尝试新鲜的刺激的各种各样的生活,在这里,
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
  魏喜,一个52岁的中年男人,曾经当过兵,性格开朗的他,面对任何事情
都是平淡中笑对人生、积极乐观,一米七的身高,腰板始终是那样的挺直、一丝
不苟。
  今天早上,他跟着儿子儿媳妇去给姐姐过60大寿,「孩子还小啊,也不用
麻烦你们陪我去」魏喜侧身回头看着儿媳妇离夏怀中的孩子说道,「爸,没关系
的,多出外走动走动,对孩子也有好处,今天是我姑姑60大寿,这个日子,咱
们一家人热闹热闹挺好的」离夏哄着儿子笑呵呵的对着公公说道。
  离夏是魏喜的儿媳妇,和自己的老公魏宗建结婚五年了,去年的时候,诞下
了自己和丈夫的爱情结晶,活泼、贤惠、懂事、孝顺,家里家外打理的有条不紊,
是丈夫眼中的好妻子,公公眼中的好闺女。
  「呵呵,你们姑姑啊,60了,这回还说呢,建建没时间的话,就不用带孩
子过来了」魏喜满脸慈爱的冲着小孙子说道,司机魏宗建不疾不徐的开着车子,
浑厚的男中音颇有磁性魅力「那怎么可以啊,小的时候没少在姑姑家蹭食,姑姑
那么疼我,她过六十大寿,除非是我出差了,实在没办法了,她生日这个日子我
怎能不去呢」,宗建沉稳的说着,似乎勾起了小时候的回忆,想到姑姑对自己的
种种的好,他会心的笑了。
  「建建这孩子啊,就是口有点闷,三伏饮冰水,人情还是知道的」魏喜欣慰
的冲着自己的儿媳妇说道,「呵呵,他呀,那个沉稳劲,要是换了急脾气的人啊,
还真受不了他呢」离夏和公公有说有笑的,魏宗建也不再搭言,自己就那样闷头
开车,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姑姑家。
  姑姑家在农村,离宗建老家也不甚远,这几年他结婚后,父亲和姑姑来往的
不似以前那么勤了,不过整体看,姑姑家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下
了车,宗建和离夏陪着父亲走进漆红大门。
  姑姑正在看电视,看到弟弟一家来了,忙不迭让了进来,姐弟俩闲聊了起来,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着老年人的生活问题,姑姑慨叹的说「建建啊,有时间就多陪
陪你爸爸」,姑姑没有再多说什么,其实宗建和离夏心理都知道,父亲这些年不
容易,从宗建高中时期,他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就一个人鳏居生活,不过有些木
讷的宗建并没考虑到这点,离夏倒是上了心思,她脑海中蹦现出一个念头「爸爸
的性生活如何来解决呢?」,没来由的想到这个问题,她也有些脸红,不过一闪
而过,也没太着心。
  陪了一会儿,离夏抱着孩子随着弟妹一起走了出去,妯娌俩闲散的走到了院
外后面大槐树下的人群里,离夏礼貌性的和众人打了招呼,看到离夏抱着孩子,
几个农妇赞叹道「你看看,人家老舅家的儿媳妇,这小身段,嘿,城里人就是不
一样哦」,把离夏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唤道「在农村,可
比不得城里,快,坐三婶身边来」,那个招呼离夏的妇人挺热情的把离夏唤到了
身边。
  人群里叽叽喳喳的把话匣子就打开了,说什么的都有,「三婶,你说那王老
汉,公爹睡儿媳妇,嘿嘿,咱们觉得不咋地,可人家俩人还都不错」,「老嫂子
啊,这年头这事不新鲜了,咱们还拿它当个事,你看人家公公和儿媳妇,不说满
面红光的也差不多,儿子出外打工蒙在鼓里,人家过的那小日子可美哩」。
  几个妇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公爹扒灰」的事,讲的还挺上口的,说说笑笑
中就打发了时间,离夏听了她们说的这事,心理异样了一阵,「刚才电视里说的
老年人的生活问题,这性生活不也是老年人生活的组成部分吗!也不知道公公。。。」,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了一声呼喝「哎呦,不是老舅吗,今儿个过来给你姐过
生日来了」,「哦,是啊,老姐儿几个都在这歇着呢」魏喜客气的对着槐树下坐
着的妇人们说道。
  「今儿个天还真不错,现在日头打出来还不热,过了十点就不成了」魏喜说
这话,坐在了离夏旁边,「老舅啊,咱哥俩下盘棋吧,有日子口没下啦」一个和
魏喜岁数差不多的人说道,「好啊,你拿棋去吧,咱哥俩杀两盘」魏喜笑着说完,
看了看自己的孙子,越看越爱,时不时的用手捏捏孙子的小脸蛋。
  这个时候,弟妹家的孩子闹了起来,哇哇的哭,弟妹看了看,嘴里嘟哝着
「又饿了,刚不是吃过了吗?」,人群里有人说话了「孩子小啊,哪有个准头,
饿了你就喂呗」。
  农村里没那么多的讲究,弟妹撩开自己的大体恤衫,一翻胸罩,就把那女人
肥白之物掏了出来,塞到了孩子嘴里,孩子哇哇唤着,闹腾了一阵才算消停下来,
可这边闹换,那边倒勾起了另一个小孩的警觉,似乎是配合般的,离夏怀中的孩
子此时也踢腾了起来,离夏见状有些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可看了看
弟妹那份自然而随意的样子之后,自己也就渐渐释然。
  农村的村风淳朴,没有那么的顾忌,不像城里人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也就
入乡随俗的解开自己的外衣,轻轻的撩开胸罩,肥白的乳房被纤嫩的手指轻轻压
着乳头,放到了孩子嘴中,吃到了母乳的幼子,随即安静了下来。
  见状魏喜侧了侧身,把脸背了过去,人群没有因为孩子的啼哭而打断,还是
那样随和自然的聊着,离夏心理能感觉到乡民的纯情,不知道人群的谁唤了一声
「老舅的孙子够听话的,一吃娘奶就安静了,你看你侄媳妇家的,今天是老实的,
往常啊,可闹啦」,随着那人说话,魏喜也很自然的转过了头,看了看侄媳妇家
的孩子扑腾着吃奶很不老实,自己家的孙子则是老实的趴在妈妈怀中,虽也是有
些玩闹,但还是很老实的。
  不知道是感觉自己的爷爷再看自己还是咋的,小孙孙魏诚诚竟然侧头冲着自
己爷爷笑了笑。「嘿嘿,你们看那小家伙,还真招人爱哩」,三婶离的近,看的
仔细,她一说,离夏更成了焦点人物,此刻怀中的孩子歪着头,把她那蒲白的胸
脯子展了出来,丰满肥沃中熬挺着,孕奶时期的鼓胀,暗肉色的乳晕清晰的铺在
山峰上,那高耸的一点就是那样直接的映入了大家的眼帘,魏喜这个时候,眼中
正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老人也是心思活络,好心的他把手递了过去,抚弄了一下孙子的脑袋「这孩
子听话还真不是说的,恩,小家伙,快吃吧快吃吧」似是对着乡众说又似是对着
自己的孙子说,离夏的脸微微一红,揽过了儿子,继续喂奶。
  没一会儿那个老哥就把棋子和棋盘拿了出来,魏喜接了过去,到一旁杀将去
了。妇人们还是七嘴八舌的说着闹着笑着,刚才的一幕就那样正常而平淡的过去
了,谁也没有多心。
  奶完孩子的离夏整理好衣衫,随着妇人们闲聊,时间也慢慢的打发着,转眼
间就帮近晌午,大伙们也散了,弟妹陪着她,起身离开,离夏走的时候,扫了一
眼公公魏喜「爸,玩完这盘棋,一会儿回去吧」,魏喜看着棋盘低头哼了声「恩,
你们先走吧,下完这一盘棋,我就过去」
  妯娌俩说着话回到了家中,大表嫂等人在厨房里忙碌,她们俩人也帮不上什
么忙,复回到内屋,此时,宗建和姑姑闲聊着,看到离夏回来「夏夏啊,来,上
姑姑这来,小家伙还听话吧,你看啊,有了孩子,人都憔悴了」,离夏走到了姑
姑身旁,陪着姑姑捞了起来,温馨的场面,慈祥、安逸、随和、自然,有亲情、
有关心、有感人的话语,一切的一切,那是城市离没有的,在这一刻,离夏真的
很高兴,浓浓的乡情,是那么的率真,彼此间的心贴的很近,很近。
  中午大家吃了一顿生日团圆饭,男人们喝酒喝的美了,女人忙碌中也是笑颜
如花,返家的途中,离夏和宗建还沉浸在开心的回味中,父亲喝的有些多,没有
随着离开,让他从姑姑家住两天,总是一个人在家也很无聊,散散心也不错。
  恬静的乡村生活随着车子的行驶渐行渐远,嘈杂的城市里,那宣泄继续进行
中,「还是农村安详啊,心都放下了」离夏冲着宗建淡淡的说着,俩人一句半句
的说着,这样的交换一下感情,时不时的体会一下,对于城市中生活惯了的人来
说,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回到家中,孩子还在熟睡,上午连玩带闹的,没休息,孩子是真困了,看的
出来,从下车到上楼,颠簸中都没有一丝醒悟的样子。宗建和离夏两口子端详着
儿子睡熟中的样子,相互之间会心的笑了。那真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当家不
知柴米贵。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父亲打来电话「咳咳,啊建建,中午爸爸喝多了,你
也别管了,明天爸爸就回来了」,然后就放下了电话,宗建和离夏交代了一下,
明天打算去姑姑家接父亲过来住两天,总是叫他一个人住在乡下,自己心里也觉
得对不住他。
  离夏劝了劝丈夫「你呀,也不会和爸说什么,明儿个爸来咱们着,我说说,
都不是外人,让他别那么操劳,儿女都大了,该享受生活就享受生活」,宗建符
合着「对,对,就是你说的这些,看我这拙嘴笨舌的,还是你合适和父亲说」,
「哼,知道我的好了吧」离夏撒着娇说着。宗建见状有些痴迷的看着妻子,然后
拉住了离夏的手轻轻的揽到怀里,默不作声的抚摸起那满头的青丝,顺着青丝而
下隔着衣物,抚摸到了离夏的臀部,完美的身体虽包裹着衣服,但那份弹性却是
衣服阻挡不住的。
  离夏微微闭着眼睛,任由丈夫对自己的爱抚,彼此间不必过多的言语,一切
都在默默的进行着,俩人的脚步滑着滑着就滑进了卧室,随之而来的是那滑落的
衣物,悄无声息间,彼此就赤诚相待了。
  白净微胖的宗建雄壮有力的抱着娇小妩媚的离夏,久违的感觉慢慢袭来,谁
也没有刻意的控制自己的情感,任由心底深处潜藏的欲望泛滥着,「哦,坏人,
轻些吮吸」离夏娇口微张轻轻唤道,「你也想了吧」宗建手抚美人湿处,那浅草
戚戚中微亮散发着柔美的光辉在召唤着他,召唤坏人去一探深浅。宗建右手勾起
了离夏的左腿,怒耸的爆阳早已狰狞无比的抖动个不停。
  没有再拖曳,宗建勾着身子,顺势而上,怒龙粗实的帽冠顺畅的抵在花茎幽
口,身子往前稍稍顶了顶,那轻微的扑哧声微不可闻的就冒了出来,「哦~ 恩」
离夏擅口微张,舒服的哼了出来,接着,宗建挺起发福后的肚子开始大力伐挞起
来,顺畅间毫无阻拦般的腔肉湿滑的紧裹着他的阳物,那滋味真的是无比美妙,
温柔乡里英雄冢,即便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夫妻间敦伦之事也是妙不可言的。
  行将舒缓,深入浅出,宗建一下一下的推着身子,每一次都保证能和离夏紧
密的结合在一起,离夏微微陶醉在丈夫的怀中,那迷人的脸蛋挂着酒后的红晕,
有时候,宗建自己都在想,如果对着那脸蛋使劲捏的话,会不会捏出水来!这个
问题在夫妻房事时,总环绕在他的脑海中。
  因为孩子的缘故,长久的禁制,一经打开,如决堤的河水般,再也不受控制,
渐入佳境的两个人,忘情的开始放纵着,彼此之间享受那相互之间的快感,啪啪
啪的声响在卧室中传了出来,飘荡在屋子里,灯光的柔美,夜色的幽蓝,远处传
来的广场音乐,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了,都熟悉了。
  疯狂之后,宗建和离夏舒畅的洗了个澡,奔驰一天了,也累了,俩人依偎着
渐渐入了梦乡。
  宗建醒来时,天光放亮已然小八点了,「宝宝,看爸爸这个小懒虫,快起来
啊,太阳都晒屁股了」离夏哄着孩子冲着宗建说道,宗建一骨碌坐了起来,把婴
儿床旁边的尿布拿了起来,走向浴室,「先放到那个盆子里吧,别洗了,赶紧吃
早饭吧」离夏嘱咐着说。看了看盆子里堆放着零散的几块尿布,宗建本打算洗洗,
经妻子一说就放下了。
  离夏说道「刚才你没醒时父亲打来电话,说回来,不用咱们去接,猪子送他
回来」,「哦,嗨,爸也是,去姑姑家住两天,又不是没地方,就是闲不住」宗
建吃着早点说道,「对了,中午的话,叫猪子别走了,在咱们吃吧」,「恩,那
是肯定的,来了还能不吃饭啊,我呀一会儿买点菜,顺便买几瓶牛栏山,爸爱喝
这个,让他从咱们这多住几天,别走了,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的」离夏哄着孩子
说道。「哦,就这么办」。
  吃罢了饭,宗建开始打扫家里的房间,卧室、厨房、客厅、浴室,又吸又擦
的忙碌了一气,这好歹一鼓捣,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你看看我,瞎忙活忘事
了」宗建拍着后脑勺说道,「呵呵,又怎么了」离夏给孩子唤着尿布,宗建走了
过去帮忙拿出尿不湿和芥子「呵呵,拉了一裤子啊,这小家伙」,给儿子一边擦
着屁股一边逗着儿子,「嗨,我忘了打电话了,告诉猪子别回咱老家了,让他直
接开车过来,给你芥子,我现在就打过去」把准备好的芥子递给了妻子之后,宗
建拨起了猪子的电话。
  嘟嘟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喂,老叔啊,刚出来,什么事啊」,
「猪子啊,你别回老家了,就直接上我这来吧,把你老爷也接过来,你婶菜都买
好了,知道吗」宗建对着猪子说道,「哦,行了,你别管了,我拉我老爷过去」
那边猪子说道。猪子是宗建大伯的孙子,跟宗建岁数差不多,昨天去姑姑家过寿
礼也是没走,今儿个一就手的拉着他老爷魏喜来了,其实如果不是辈分的关系,
宗建和猪子就跟亲兄弟一样。
  「刚才说什么了」离夏关心的问着,「哦,我告诉他别回老家了,直接来这,
省的慌里慌张的,不吃饭就走」宗建告诉妻子说,「恩,今儿个天气预报说还有
雷阵雨呢,看现在的天气,别说啊,有点阴,我还就得赶紧去,赶上雨就麻烦了」
离夏说道。
  「那你去吧,我看着孩子,走前带把雨伞啊」宗建从妻子手中接过孩子,
「不用,一时半会下不起来」说着话离夏走进卧室换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又穿
上一条黑色的连裤袜,稍事打扮一下走了出来「孩子我喂完水了,昨儿晚上闹醒
好几回呢,你哄哄他,睡觉的话就别管了,对了,把阳台的衣服收起来吧,暂时
也没有洗换的衣物」,离夏走到门口换上了凉拖推门走了出去。
  宗建刚要呼唤妻子忘记带伞,离夏已经下楼了,他只好哄着孩子在客厅里踱
来踱去的,「白天睡觉,晚上折腾玩,哎,还真是不当父母不知道养儿辛苦啊」
宗建抱着儿子晃悠着自言自语。
  没一刻钟,孩子就睡着了,此时外面也彻底阴了下来,安顿好儿子,宗建急
忙的上阳台上把妻子和自己的衣服收拾起来,叠好放到柜子中,然后回到阳台望
着外面黑沉沉的天色,雷阵雨还真是说来就来,他打开窗子,一股狂风呼啸着扑
了进来,带着些许的淡淡泥土味道,随着轰隆轰的暴雷,外面噼里啪啦的下起了
瓢泼大雨,雨点子随着狂风暴雷毫不客气的卷了过来,宗建赶紧又关上了窗子,
然后跑进卧室,儿子居然一点没有感觉,你外面雷声再大,我就呼呼睡觉,嘿!
  楼底下什么也看不到,宗建心理嘀咕着,妻子没带雨伞,要是在路上的话,
肯定挨个透心凉啊,大雨下了小半个小时稍稍示弱了一些,这个时候,门响了,
宗建听到响声,透过猫眼看到是父亲和猪子,赶紧把门打开「没事吗?外面那么
大的雨,今儿个这天啊,真不行」,「哦没事没事,我车里有伞,走到半路上下
了起来,车速不敢太快,呵呵」猪子甩了甩雨伞和魏喜走了进来。
  「恩,小夏呢?」魏喜问着儿子,「哦,出去买菜了,估计是躲雨呢,这不
我打算雨小了出去接他」,「哦,孩子睡觉呢?」魏喜望了望主卧室里的婴儿床,
「恩,昨天夜里闹腾的,现在忍不住了,打雷都没醒」,「呵呵,和你一样,睡
觉死沉死沉的」魏喜冲着儿子笑着说。
  又过了十多分钟,雨势已然奚落,变成密密麻麻的小雨,「今儿个的天气预
报还挺准的,雷阵雨转小雨,我看差不多了,你们待着,我出去看看」宗建拿着
雨伞走了出去。
  半个多小时的瓢泼大雨,街道积水相当多,水哗啦哗啦的流向排水沟,出了
小区,走了大约半里路的样子,来到了市场,左右寻觅中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
里呢,在这里」,宗建转过头看向一个蔬菜摊,妻子正在那里避雨,「叫你不带
雨伞,这回好了」宗建呲牙咧嘴的说着,「那么大的雨,就算拿了伞也不济事」
离夏白了宗建一眼,「哈,老公接来了,快去吧」蔬菜摊的李婶说道。「回见吧
李婶」离夏打了招呼就随着宗建走了
  雨已然变得淅淅沥沥,俩人依偎在伞下,趟着水,感觉是那样的浪漫,此刻
柔情无限,有一丝烟雨朦胧感!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