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2)

               (二)家景
  「嘿嘿,老爷,你看他们啊,还真浪漫」猪子站在阳台上望着雨中的宗建两
口子,对着自己老爷说道,
  「嗨,年轻人嘛,你别看老爷岁数大了,这个还是知道的,小年轻的不这样,
还叫年轻人嘛」老爷子在屋中踱着步子,
  「看不出来,老爷啊,你这么一说哪里显得老了,呵呵」猪子开玩笑的说,
魏喜慨叹了一声「岁月不饶人啊,真的是老了」,
  「老爷年轻时当过兵,你现在的腰板多直,看的出来的,你看我爸,走起路
来哪有你这么稳健的,呵呵,对了,我说老爷,孙子不是多嘴,我老叔这不也成
家立业了,你也该放下担子了,给我找个老奶做个伴儿不是」猪子嘻嘻哈哈着,
  「你这小坏蛋又来了,咱爷俩不说这个了」魏喜一下子把话题打断了,他也
不解释,其实他根本不想再解释这个问题,昨天晚上在自己姐姐家里,就大家讨
论的这个话题来说,他就很反对,考虑到生活种种的不便,他不愿再提起这个问
题。
  「嘿嘿,老爷一提这个就闪,真不知道你……」,猪子刚说了个半截话,听
到开门声忙道「哦,他们回来了」。
  门锁响动,离夏一步走了进来,宗建收好了雨伞也跟了进来,「没挨淋吧」
魏喜关心着问道,
  「没有没有,下雨之前我就躲到了李婶的铺子里,边躲雨边和李婶聊天,这
不等雨小了,宗建就过来接我了」离夏换上了脱鞋说道,
  靠在窗边的猪子笑嘻嘻的对着他们说道「呵呵,我就说我婶肯定躲雨呢,刚
才那一阵雨可着实不小啊,你们俩也够浪漫的,下着小雨打着伞,悠哉悠哉的」,
  「你婶刚才还念叨你来着呢,这回啊,中午你得跟咱们爷俩喝喝」宗建指着
猪子的鼻子说道,「你呀,就别拿话挤兑猪子了,他还要开车呢,酒驾不好,非
要喝的话,喝点啤酒是个意思就得了」离夏打了宗建的手一下。
  「嘿,叔知道我好喝酒,婶也知道体恤我,你俩啊还真是一对」猪子不紧不
慢的说着,说完大伙都笑了。
  「你呀,就是没个正行,要不是辈分的话,你跟你叔就和兄弟差不多」离夏
笑呵呵的指着猪子,「哎呀,看我婶说的,怎么着他也是我老叔,是不是啊老爷」
猪子对着一旁的魏喜说道,
  「年轻人说说笑笑倒也不碍事,恩?小夏啊,你这可不行啊,外面积水踩了
一路过来,可不成啊,快去把脚擦干净」魏喜说着说着就注意到了,离夏从外面
回来时,走了一路雨水,脚上的丝袜还是湿的。
  「不碍事的」离夏无所谓的说着,「你这孩子,不知道不能贪凉吗!快去,
别不当事,看看,湿气都从脚底板钻进去了」父亲固执的说着并指了指离夏浸湿
了的脚丫。
  听到父亲话中透着关切,收好雨伞的宗建上前推了推妻子「去吧,听爸的话」。
感觉到公公细微的观察和浓浓的慈爱,离夏顺从的走回自己的卧室
  老人说完了儿媳妇,又对着儿子宗建还有猪子说道「你们也是,不要以为夏
天热,就光着膀子吹空调,以为那样舒服,我告诉你们啊,空调风也好电扇风也
好,风硬,吹到骨子里就是病,现在你们不知道,将来岁数大了就明白了」
  「这个倒没太在意,老爷你有经验啊」猪子问着,「经验谈不上,你爷爷那
个时候总说我,我不以为然,年轻嘛,也不太在意,后来当兵,在洞里多少受了
些潮气,后来慢慢的就体会到你爷爷话里的意思了。不过这几年我自己本身有所
计较,倒也没什么大碍」老人轻描淡写的说服着年轻人
  离夏进了卧室把丝袜脱掉后,换了衬衫和一步裙,然后把湿了的丝袜放到浴
室的盆子里,走进厨房开始忙碌起中饭来了。
  「建建啊,跟着帮忙去吧,小夏也不容易,去啊」父亲指了指厨房的离夏对
着宗建说道,「哦,恩,我去」宗建起身帮忙去了,留下猪子和父亲坐在沙发上
闲聊着。
  「去去去,这里不用你帮什么,去看看孩子,也别让爸和猪子干坐着,你给
弄点茶水去」离夏轰着宗建,直接就把他推出厨房
  宗建出来的时候看到沙发上俩人都看向了自己,无奈的摆了摆手「没办法,
我给你们沏茶,沏茶」,
  「小夏啊,就是宠着建建,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样,用不着的话给打打下
手也行,真是……」魏喜挂着笑容冲着猪子说道,
  「呵呵,老爷你还不是宠着儿子,在你那,你不是也不用我老叔干什么嘛!」
看到老爷满脸的慈爱,猪子笑呵呵的回应着。
  「那不一样啊,他成家了,就该对家庭添力了,不能还像个孩子似的」魏喜
还打算再说两句,就被猪子接过了话茬子
  「在你眼里,怎么说,我老叔都是个孩子,我说老爷你就别瞎操心了,你自
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瞎捣鼓」听着自己的侄孙子说完,魏喜笑呵呵的顾左右
而言他扯起了别的话题,猪子也不道破,到也是一个油滑的主。
  茶水沏好之后,宗建打开了电视,让他们看综艺节目,本打算也坐下来说说,
忽然间想到孩子还在卧室,忙起身奔向卧室。
  孩子睡了一个多小时了,该醒醒了,宗建拍打着孩子的脸蛋,小诚诚咕哝一
阵,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孩子一哭,大人就揪心,客厅的魏喜听到孩子哭出声来,
忍不住的问道「怎么了?看看是不是尿了?」,然后他起身朝着宗建的卧室走去。
  「哦,是啊,潮了一大片呢」宗建一手抱起孩子,一手把孩子包着屁股的尿
不湿摘了出来,同时把渗透的芥子也给取了下来,「还真是尽顾着说话了,孩子
漉了好久了吧」老人有些责怪着说道
  「哦,没事,没事,可能就是刚才尿的」宗建对着父亲说道,魏喜这个时候
把芥子递了过去「把孩子的屁股擦干净,芥子给我吧,你看看这芥子上,一大片
潮,你再把把他,看还有没有」。说着话魏喜拿着芥子走向浴室。
  听到卧室传来的声音,离夏探着身子从厨房门口说道「爸你就把它放到那个
盆子里吧,下午我一起洗」。
  「嗨,我现在不也没事吗,这芥子两把水就洗出来了,你呀让建建替做饭,
看看孩子是不是饿了」看着探出身子的儿媳妇,魏喜说完就走进了浴室,
  这个时候宗建也把孩子的尿布弄好了,抱着孩子轻轻晃悠着走了出来,看着
厨房门口披着围裙的妻子笑呵呵的说道「找妈妈找妈妈」,
  「哦,小宝宝来啦,宝宝是不是饿了?」离夏说着话把围裙解了下去,从丈
夫手中接过孩子然后走进内室。
  离夏微微关上了门,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撩开了衣服,那饱满肥涨的奶子就
弹了出来,看到鼓胀胀的大白瓜,孩子不用引导,就张手抓了过来,小嘴也张开
了,笑眯眯的样子,离夏温柔的看着孩子轻轻的用手托着自己的乳房送到了儿子
口中,儿子的小嘴一裹便急促的吃起了乳汁。
  撩了一把秀发,这个时候,离夏忽然想到了昨天的事情,在大槐树下裸露着
自己年轻的上身,周围人眼中的淳朴,还有公公看着自己怀中孩子的那份慈祥笑
容,她想了想「看见就看见吧,夏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难免会遇到一些尴尬」,
想到这里,又看了看怀中的宝宝,被孩子那副不老实的表情逗的笑了起来。
  魏喜拿着孙子的尿布,走进浴室之后,本来儿媳妇说不用他洗,可是自己孙
子的芥子,他这个当爷爷的给洗也是应该的啊。
  看到盆子里不光是孙子的尿布,还有儿媳妇的丝袜也搭放到了里面,不知道
是离夏的疏忽还是怎样,魏喜无奈的咋了咋嘴,心理想到「怎么说她呢,大人的
东西怎么还跟孩子混放在一起啊。哎,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拿这个当回事,洗吧,
给她也洗了吧」。
  他蹲下身子把黑色丝袜取了出来放到一边,然后打开水龙头,尿芥子屎芥子
的老人也不嫌弃,一把一把的刮斥干净之后投到了水中,搓洗了起来。
  最后又拿起了一旁的黑色丝袜,这看起来像小孩子的裤子,很透明很光滑,
魏喜摆弄了一阵,心理也搞不明白,一个那么大的人怎么把它穿进去,他倒是也
知道丝袜不能用指甲碰,怕它跳丝就轻轻的揉洗,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老人小
心翼翼的,生怕把丝袜给弄坏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很是温馨,中午宗建陪着猪子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没有
过多的劝酒,出于安全考虑,只是自己和父亲喝了一杯多白酒,猪子自己喝了两
瓶啤酒,然后就被离夏叫停,不让猪子喝了。
  猪子呵呵的笑着说道「还是婶疼我,怕我开车出事,不是我说啊,老叔能娶
到老婶,真是好福气啊」,
  「那是当然,你老婶可是家里的一把好手啊」宗建微微有些薰醉的样子眯着
眼说道。
  「你叔啊可没有你那两下子,八面玲珑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离夏呵呵的
笑着冲着猪子说道,
  「呵呵,老叔就是稳当,做事脚踏实地,这样叫人放心,家里家外的没事,
婶你自己不也省心吗」猪子端着酒杯自顾自的喝着最后的半杯,惹得离夏撇了一
个白眼,倒是让大家开心的笑了起来。
  「快喝你的酒吧,吃过饭,你也别急着回去,先小歇一会儿」魏喜对着自己
的侄孙说着,猪子在一旁押着菜点头附和着。
  吃过饭,几个人都小睡了起来,下午三点,猪子开车离开了老叔家,那两瓶
啤酒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哼着曲子,一踩油门,就潇洒的走了。
  送走猪子,家里也没什么事,魏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离夏冲着宗建努了
努嘴「爸的钙片和奶粉都没带来,你去买点,让他安心从咱这住着,别走了」,
宗建点了点头,换了衣服之后,随之开门走了出去。
  「建建干嘛去了?」魏喜问着儿媳妇,「哦,这不是买钙片和奶粉去了吗」
离夏对着父亲说道,「你们吃吗?还是给孩子买的?」魏喜随口问道,「哦,不
是,给你买的啊,老家的东西都没拿过来,我叫他下楼去超市买,你就安心从这
里多住几天」离夏哄着孩子坐到了老人的身边。
  「嗨,买什么啊,你们也是瞎花钱,一直不让你们花钱,你们也不听我的,
还打算让我长住这里啊」魏喜摇了摇头说道,「哎呀,爸你一个人在老家,孤孤
零零的,还不如在这里陪着我们,陪着你的孙子呢」。
  老人啊,就是这个样子,隔辈疼,尤其是魏喜这样的人,他自己疼自己的儿
子和儿媳妇,对孙子更加的疼爱,大事小事都提前想好了,但凡自己知道的,无
不告诉儿子和儿媳妇。
  他鳏居已久,在儿子家总感觉不太方便,怕打扰了儿女的生活,始终也没有
长住过儿子家中,这一回,听到儿媳妇提到孙子了,心里一软,也就默然答应了
下来。
  「我们上班时,你就照看照看你的孙子,没什么事就出去散散步,下下棋,
跳跳舞,其实挺好的」离夏笑呵呵的说着。
  魏喜不置可否的又说回来「恩,下回啊可别花钱了,你们给我买的钙片和奶
粉,我还没吃完呢,再说了,我也不需要那些东西」
  这生活中,自己的儿媳妇就跟自己的闺女一样,处处替自己考虑,说什么老
年人要补钙,重视身体,自己虽然岁数大了,可曾经当过兵受过训练,有底子,
可是他扭不过儿子媳妇,虽然嘴里说着不要花钱,可心理还是很高兴的,一个五
十多岁的老人,这个时候的心理也是老怀畅慰。
  迷糊中的宝宝不安的动了起来,魏喜和离夏都注意到了,「是不是该把把尿
了,你看他又开始晃来晃去了」魏喜说完走进浴室拿出了尿桶,顺手把上午洗过
的芥子和丝袜摘了下来,「天儿又变晴了,呵呵」把芥子和尿桶递给离夏之后,
走到阳台把丝袜和芥子搭了起来。
  离夏看了看公公的背影,心理阵阵感动,自己的丝袜公公都给洗了,他真拿
自己当闺女一样,默默无闻的关怀此刻尽显。
  外面的太阳虽然不是那么炽烈,不过夏天的情景就是那个样子,上午风雨下
午晴,半夜挂着小凉风。
  把了把孩子,尿桶哗哗的响了起来,「这小家伙,你看他尿的,这么多」魏
喜接过尿桶看了看,「这孩子啊,上午尿完之后就憋着,憋到现在,要是不把把,
指不定又装裤兜子里呢」离夏也笑了。
  「跟他爸爸一样,建建小的时候也是这样,呵呵」魏喜开心的说着,不管孙
子如何,他是由衷的爱,由衷的喜欢,那里透着对儿子的关怀,对孙子的宠溺。
  老人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离夏嘟囔了两句,没注意儿媳妇说什么,他
拿着冲洗干净的小尿桶,凑到沙发近前问道「怎么了?」,再次映入眼帘的是离
夏那蒲白而肥沃的胸部,「这孩子,饿了还不好好吃呢」离夏嘀咕着,这一回,
魏喜总算是听清楚了,他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见状,离夏冲着公公很自然的笑了笑「爸,你别站在那里啊,过来坐啊」,
离夏表现的很自然,家中有孩子吃奶,难免要碰到这样尴尬的事情,这么多年的
生活,昨天又经历了农村那一幕,离夏心理反而没有那么多顾忌,那是她这个儿
媳妇的一种女儿对父亲的自然而然的亲切,在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
  听着儿媳妇亲切的笑语,魏喜想了想也没推辞,也很自然的就坐在了沙发上。
  「爸你看他,可真不老实啊,明明饿了,还不好好吃」离夏低着头随意说道,
看着孩子玩耍似地叼着奶头,嘴里冲着公公说道。
  「呵呵,孩子可不都这样」魏喜扫了一样孙子就转过头去,「一会儿老实一
会儿不老实,坏宝宝」离夏托着奶逗弄着孩子,喂了一会儿,孩子似是吃饱了,
「爸,你照看一下他」离夏略微拉了拉衣服就把孩子递给了公公,魏喜接过孩子
的时候,那没有完全掩盖住的肥白那样明晃晃的在他眼前晃悠着,他自己都不知
道怎么回事,竟然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别看老人不长来儿子家,可这小孙子一到老人的怀里,竟然也是非常安紧,
看了看公公怀中的儿子,离夏笑了笑走进卧室。
  取出吸奶器把乳房中肿胀多余的乳汁挤到杯中,然后走出卧室,把它放到冰
箱中,然后又回到沙发处,和公公一起陪着孩子玩耍起来。
  宗建回来时拎着一大包钙奶钙片,这一回,他也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把父
亲接来就让他长期住一段时间,省的跑来跑去的,除了自家后院的那片园子,老
家也没有地了,父亲来一回是一回,争取让他多住几天,宗建高兴的想着。
  晚上,吃过饭之后,宗建在厨房中洗刷碗筷,离夏给公公打开电视,让他消
遣时光,然后她抱着孩子走回卧室。
  「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建建你说的要出差,这回又要去哪?」魏喜对着
厨房里的儿子说道
  「哦,这不上周公司给他们把设备弄了过去,我要过去辅导一下,把一些技
术性的东西带过去」宗建抹了抹手,来到了父亲身边。
  「多长时间啊?」魏喜关切的问着,宗建想了想说道「少则一周,多则半个
月,这个说不准的」,
  这个时候,离夏托着孩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说道「爸,你就踏实的从这住
着,就当帮我们看孩子了,之前都是姥姥姥爷帮忙带,你过来了就不用麻烦他们
了,宗建这个工作啊,时不时的要跑来跑去的,他负责技术项目,离了他还不行,
这也没办法」,魏喜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继续看起了电视。
  给孩子洗洗涮涮之后,离夏先走进了卧室,哄着孩子睡觉,宗建走出浴室时
已经九点多了。
  此时,沙发上的魏喜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剧,宗建拢着头发走了过去
「爸你看的什么电视啊,好像是老片吧」,宗建也没太关注过电视节目随口问道。
  「哦,是老片,新乱世佳人儿」父亲说道,「谁演的啊」宗建问道,
  「字幕上打出来那个,那个香港的叫什么来着,汤什么」父亲犹豫了一下,
「汤镇业?汤镇宗?」宗建也是随口答音儿。
  「哦,对了,汤镇宗演的」听到儿子这么一提醒,他也想了起来。「以前演
过吧,看过两集的,你看吧,我休息了」说完宗建就走了。
  没一会儿离夏从卧室走出来,端了杯水递了过来「爸,喝点水,一会儿你也
睡吧」,离夏关切的说着,「恩,我睡得晚,看会儿电视,你们去吧」接过水之
后,魏喜继续坐在那里看电视,离夏扫了一眼电视,她倒是知道这个电视剧,似
有回味般愣了一会儿,就悄悄的回房休息了。
  钟表滴滴答答的不徐不缓的走着,此时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魏喜还在电
视机旁坐着,电视剧新乱世佳人也在播放着,里面出现了一个镜头。
  女人因为涨奶导致心烦意乱,那夏日里,裸露的旗袍丝毫无法掩盖的娇躯,
尤其最后还是被家中的一个侄子看到,最终那个侄子和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电视剧中的女人那旗袍薄衫里凸起的乳头清晰可见,看到这里,魏喜深深的
吸了口气,心中一股难以掩饰的情感迅速的弥漫着席卷而来。
  他感觉到自己有些把持不住,心理不由得暗自起急「你说说,憋了好几天了,
可这是儿子的家啊,你说说,哎」,老人不时的看了看儿子紧闭的房门,心理叹
息着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完了那经典的催情一幕之后,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女演
员那鼓胀胀的奶子。
  关上电视机,魏喜小心翼翼的又巡视了一眼儿子卧室的门,然后双腿不受控
制的走进了卫生间,悄悄的关上了卫生间的房门,在黑暗里,他把大裤衩拉了下
来,那一瞬间的舒展,下体竟然以弹簧的形式嚣张的弹了出来。
  紧紧的闭上双眼,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右手握住自己那雄伟的阳物,轻轻
的撸动起来,粗大的冠帽缓缓的从包皮中褪了出来,一下一下的滑动着,他的脑
海中闪现着刚才那个不知名的女演员的身影,那凸起的奶头,那幽怨的眼神,那
双手无助的托起肥涨难耐的乳房,老人叹息声中忍不住的继续套弄起来。
  迷迷糊糊中,离夏感觉孩子在动,她侧身看了看孩子,用手探向了孩子的下
身,湿漉漉的,难怪孩子不老实呢,原来是尿了,离夏给孩子换完尿布,轻轻的
打开房门,拿着尿布,走向卫生间。
  她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轻轻旋动着卫生间的门把手,随意开个口子就滑了
进去,又随手把门带上。凭着感觉,离夏把芥子甩向了盆子,向前正要准备解手,
忽然撞到了一个什么,吓了她一跳,慌张中,她顺手摸开了卫生间的灯,被眼前
的一幕给弄的惊呆了。
  自己的公公正站在那里,赤着下体有些迷噔噔的,两人都傻了,离夏反应的
还是比较快的,她赶忙退出卫生间,心理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自己披着睡衣身
子轻轻抖动着,困意也没了,脑海中不停的转悠着「公公这是干什么?这是在干
什么?」。
  说来漫长,其实从离夏走进卫生间,这一系列发生的事,都在一瞬间就过去
了。
  卫生间里的魏喜被儿媳妇撞见之后,也是苦不堪言,没想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自己的儿媳妇会悄无声息的如厕,自己那丑陋的一面居然让自己的儿媳妇看个满
眼,自己这老脸往哪里放啊,懊恼、悔恨、自责、羞愧、尴尬种种感情复杂而纷
扰的纠缠在脑海中,最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那疲沓了的阳物,叹息了一
声之后急忙穿好裤子,走了出来。
  「恩,哦,你,你还没睡」魏喜尴尬异常的低着头不敢看离夏的眼睛,离夏
也是万分尴尬「恩,这不,孩子尿了,换尿布,就」,
  「恩,你用吧」魏喜低着头不敢直视,见状离夏唤道「爸,你早点休息吧」,
然后她也是低着头,快速走进卫生间,关上门的一刹那,离夏感觉心快跳到嗓子
眼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