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3-4

                 三
  听到小月的这句话,我楞了一下,内心有一丝感动。我欣赏她的坦白。我想
起我的第一次,那个漂亮的女兵对我说那也是她的第一次,看着她身下的那一大
滩鲜血,我得意的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NND月经!小月的坦白让我觉得
她比那些拿月经当处女血的女孩高尚多了。
  我重新俯上她的身子,亲吻着她的耳朵,轻声对她说:“我也不是处男。”
小月的手重新抱回了我的肩膀,我知道现在可以开始了。我把头慢慢的向她下身
滑去,我想看看她下面的美景。
  小月的腿笔直而又修长。现在被我的胳膊撑得大大的分开,迷人的花园绽放
在我的面前。我跪在床上,用嘴唇不断的在她的阴唇旁轻点几下,小月扭动着身
子,时不时的颤抖着。
  看不太清阴唇的颜色,我想应该是粉红色,因为那两片阴唇象一对害羞的花
朵,在小月的下身微微绽放,这是一个并没有得到很多次男人滋润的地方,对于
我的造访,它有本能的抗拒和羞涩。
  我突然把一片阴唇含进嘴里,用两片嘴唇包住它,用力吮吸,把它拉长。小
月只来得及喊了一声“石头!”就浑身颤抖起来。我肆意玩弄着她的两片阴唇,
鼻子里贪婪的嗅着从中间花径里散发出的微微香气。小月把我的头发抓的生疼,
头使劲的后仰,身体紧张成一个反弓形,嘴里“啊!啊!——”地叫着。
  我不去理她,舌头一偏,终于伸进她的阴道。小月已经很湿了,即便这样,
她的阴壁强劲地收缩力也让我的舌头感到出入很困难。我不顾一切的把舌头努力
向里面伸去,用舌尖在里面使劲搅拌。我突然感觉鼻头顶着一个硬硬的突起,这
是她的阴蒂。我一边深入她的阴道,一边用鼻头揉转着这颗调皮的小豆豆。
  小月已经发不出声音了,绷直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我感觉舌头被
温暖的肉体和液体包围了,说不出的舒服。小月高潮了。底下的阴茎一跳一跳的
向我抗议着。我把舌头退出她的阴道,趴上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脸蛋,在她耳
边说道:“小月,我来了。”小月身体剧烈的起伏着,用双手紧紧抱住我,没有
说话。我调整着身体,寻找着通往天堂的通道。终于,龟头触到一个温暖湿润又
异常柔软的地方,就是这里了!我一沉屁股,龟头瞬间被一堆暖肉包围了。
  小月在我进去的一刹那闷哼一声,长长的指甲掐得我背上的肌肉生疼。我吻
着小月的耳朵,问她:“宝贝,疼吗?”小月点点头,又轻声对我说:“石头,
你太大了,轻点!啊!”随着她的一声轻呼,我已经把整条阴茎插入到阴道的尽
头。虽然有阴液的润滑,可小月下身的紧度还是让我吃惊。阴茎在她身体里面象
是被一把抓住,不能施展出全副本领,我甚至能感觉到阴壁四周分泌出来的液体
正滋滋的浇铸在我的阴茎上面。
  小月仰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我刚想有所动
作,她一下子抱紧我,“不,不要动,太大了!”我吻着她的嘴唇,她的脸蛋,
她的脖子,对她说:“小月,你好紧!我轻点动。”
  阴茎稍微抽出一点,再慢慢插进去。小月的阴道一直紧紧地包容着它,有点
害怕它的卤莽。慢慢的,我把阴茎抽出更多,插入的动作也开始加快。小月的喘
息声又开始急促起来,嘴里轻轻的呻吟着。我看她已经适应了,便躬起身子,用
两只胳膊肘撑着床铺,舌头寻找着她胸前的蓓蕾,阴茎越抽越快,越插越大力。
  小月的呻吟已变成低声的叫喊,头不停的摆来摆去。我大力的抽插着她,阴
茎拨出大半,只留一个龟头在她身体里面,然后使劲插入,插上十几下就把龟头
猛的顶住她的花房深处,晃动着屁股使劲的研磨,我能感觉到小月的身体里有一
个软软的东西轻撞着我的龟头,我知道那是她的花心,也就是子宫。我用里的磨
着它,然后用腰力不停的碰撞它,并没有把阴茎拨出来,只是幅度较小,速度较
快的撞击它。小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的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嘴巴时而
张的大大的,时而又用可爱的牙齿把嘴唇咬的紧紧的。嘴里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声
音,只能“啊!啊!”的娇呼。
  看着身下的女孩子被我的攻势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
我抱着小月的肩膀,把她拉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身上,和她胸贴胸的搂在一起,
狠狠的吻着她的双唇,吮吸着她的香舌。两手托着她的圆臀,使劲的旋转着。
  这种姿势插入的不是很深,但可以让女孩子感觉更舒服。小月紧紧的抱着我,
配合着我的亲吻,接着就主动吻我的脸和耳朵,只一会功夫,小月就急促的叫道
:“石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吻着她的耳朵,轻声问她:“宝贝怎么啦?
什么不行了?”小月在我肩膀上重重的咬了一口,疼得我大叫了一声。小月含羞
看着我,道:“坏东西!”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更是淫性大发,把她放倒在床
上,抬起她的双腿,下体一冲,狠狠砸进她的身体深处,小月“啊!”得一声大
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我接下来的狂轰烂炸折磨的出不了声了。
  我用手把小月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再撑住床,让身体悬空起来,阴茎快速
的在小月的阴道中进出着,大力而凶猛。小月右手捂着嘴唇,身体因为我的冲撞
上下摆动,坚实的双乳也随之活泼的跳动着。小月的下体已经相当的湿滑,我能
听到阴茎插入阴道时那来不及溢出的淫水被我的小腹和她的趾骨挤压的“啪啪”
做响。我看着小月那张美丽而又沉醉的脸,喘息着问她:“宝贝,舒服吗?”小
月咬着手指,声音因为我的冲撞变的气若游丝,“石头,我,我好舒服!”我爬
在她的身上,怜惜得舔着她脸上的汗水,攻势放慢了一些。小月太紧了,我想多
尝尝这鲜美的味道,不想那么快就出来。
  小月这时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她抱着我的脖子,樱唇凑到我的耳边:“坏东
西,你好厉害!”我慢慢的抽插着她,右手轻轻的揉捏着她胸前的蓓蕾,笑道:
“看你这么累,先让你休息一会,等下还有更厉害的呢!”小月充满爱意的眼光
看着我,用手拨开我挡住眼睛的头发,在我唇边吻了一下,幽幽说道:“为什么
我没有早一点遇到你?”我顺势又吻上她的唇,把她的香舌吸到嘴里肆意的蹂躏
一番,然后松开她,笑道:“宝贝,这么快就爱上我啦?”小月一怔,皱眉问我
:“石头,你认为我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吗?”我一看苗头不对,赶紧将功补过,
屁股一抬,然后奋力一冲,阴茎直入深处,开始了再一轮的攻击。小月哎吆一声
叫了出来,含羞白了我一眼:“坏蛋!”只要她不再想刚才的事,什么蛋我都当!
  我拼命的在她身上起伏着,汗水不断的在我的胸膛上滴落下来,掉在她的身
体上,和她身上的汗珠融合在一起,慢慢的流向床铺。桌子上的小台扇呼拉拉的
响着,可是作用却不大。床上的凉席已经明显的湿透了。夏天做爱最不爽的就是
这个,我的膝盖估计已经掉皮了,被汗水一浸,火辣辣的疼。我把她抱起来,慢
慢爬下床,然后站了起来,小月挂在我的身上,双腿盘着我的腰,阴茎还深深的
插在她的身体里面。小月慵懒地俯在我的肩上,有气无力的问道:“坏东西,你
又要做什么啊?”我托着她的双臀,一边走一边抽插,道:“去卫生间。身上好
多汗!”小月被我顶撞的娇呼连连,无力得靠在我的身上,任我摆布。
  卫生间连着厨房,和客厅有一道玻璃门相隔。我先把门拉上,然后打开卫生
间的门,把小月放到地上,阴茎差一点从她身体里掉出来,这我可不答应,我把
她的纤腰一抱,身子一挺,滋地一声又插了进去。小月哎了一声,粉拳向我肩头
连打两下,道:“坏东西,这样子我怎么洗啊!”我嘿嘿一笑,道:“我有办法!”
墙角有一张小板凳,我把小月的双腿盘回我的腰上,搂着她慢慢的坐在板凳上面,
小月的双腿终于可以够到地面了,她想用力站起来,却被我按住身子。我把她的
左腿抬起来,在我的面前拿过,小月的花园在我面前一闪而逝,看得我阴茎一阵
猛跳。小月一下子松软下来,左腿和右腿并拢在一起,坐在我的身上,阴唇紧紧
地含着我的下体。她把身子靠在我的胸前,张开嘴在我肩膀上轻咬了一口,道:
“坏东西,就你鬼点子多!”
                 四
  卫生间的灯光很亮,我这才看清小月此时的模样。她闭着双眼,面若桃花,
可爱的鼻翼两侧渗出细细的汗珠,白皙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在侧面看来,
乳房骄傲的挺立着,乳头微微上翘,是我想象中的粉红色。我抚摩着她的乳房,
把亲吻着她的耳垂,把她慢慢背过身去,阴茎在她身体里面转了一圈,惹得小月
不停的娇呼。小月把背靠在我胸前,扭头问我:“坏东西,又想怎样?”
  我笑而不答。扶着小月的腰身站起身来,小月翘起丰臀,光洁的脊背被我的
双手压低下去,与我的身体成了一只直角。看着自己粗大的阴茎在小月的臀间露
出短短的一截,带出她一团粉色的阴肉,我淫性大炽,双手抱住她的圆臀狠力的
抽插起来。小月翘着屁股,嘴里一阵惊呼,双手紧紧抓住墙壁上的水管,不堪忍
受的轻颤着。黑红的阴茎,白色臀肤,粉色的阴唇,在我眼前交织成一副绚丽的
画面,刺激着我用更猛烈的进攻不停的想小月发起攻击。小月双手在墙壁上乱抓,
黑色的长发左右甩动着,突然,冰凉的水流从上直泻而下!原来小月无意间打开
了淋浴的龙头。冷水直接冲到我的胸膛,再落向小月的脊背,我打了个激灵,欲
火更盛双手一把抓住小月的胳膊,低吼一声,阴茎象安装了电门,大力而又快速
的进出着小月的身体。小月一声哀鸣,高高仰起了螓首,双腿一阵阵的发软,回
过头哀怨的看着我的眼睛。我松开她的胳膊,抱住她的头,深深的吻上了她的红
唇。
  小月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过了好久才平息下来。我拿着水蓬头在两人的身
上胡乱的冲洒了几下,扶着小月又坐到了椅子上。
  小月靠在我的身上,双手抓着我的手腕,娇柔的问我:“石头,可以了吗?
我好累啊!”我亲吻着她的脖子,笑道:“宝贝,这么快就不行了?我还没够呢?”
小月在我的手腕上掐了一把道:“还快?都做了几个小时了?你什么时候够啊?”
我挣开双手,从后面摸着她的乳房,身体也随着左右摇晃,深入她身体里面的阴
茎象瞎眼的小老鼠,左突右撞,惹的小月又是一声娇喘。
  小月按着我的手,对我说:“石头,我想抱着你。”我说:“好啊,但是不
许你把它弄出来。”小月啪得一下打在我的腿上,骂道:“坏东西,就会欺负我!”
我不理她,双手往脑后一抱,把头靠在后面的墙壁上。小月低下头想了一会,然
后慢慢的把身体侧过来,阴茎摩擦着她的阴壁,那舒服的感觉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毫不容易侧过身来,小月长舒了一口气,下面就是要把左腿从我身上绕过去了。
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小月试着抬了几次腿都无法抬高,倒是湿润的花园被我看
了个清清楚楚,鲜红的嫩肉夹着我的阴茎在我面前忽隐忽现,阴茎上还有一些淡
白色的液体,那是小月高潮时流出来的阴精。我看得双眼赤红,猛得抓住小月的
脚踝,帮她翻过身来,然后抱着她的身体把她轻轻放在地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
冲刺。
  小月的叫声已经闷在了喉咙里发不出来了,她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象是
无比痛苦,又象无限沉醉。在我猛烈的冲击下,双腿紧紧盘在我的腰上,阴道一
阵阵的痉挛,身体不停的颤抖,突然一把抱住我的头,张开嘴一口咬在我的肩膀
上,屁股随着我的冲撞猛得向我顶了几下,然后用阴唇紧紧咬住我的龟头,身体
变得僵硬起来。好一会,她才放松下来,松开我的肩膀,无力的躺在地上,脑袋
歪向一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再无动静。
  我低头看了看肩膀,妈呀,好深的牙印!再看小月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紧
闭着双眼,居然没有了呼吸!这可把我吓坏了,我不敢再有动作,爬在小月的身
上,亲吻着她的眼睛,用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脸蛋,在她耳边叫道:“宝贝!醒
醒!别吓我,宝贝!”我吻上小月的樱唇,刚想给她渡气,小月轻咬了一下我的
舌尖,我连忙抬起头来,小月虚弱的白了我一眼,道:“被你整死了!”我连忙
抱起她坐回板凳,小月俯在我的肩头,休息了好一会,才抬头摸着我的脸说:
“石头,你太厉害了!我吃不消。”我把嘴唇贴近她的唇,捕捉着她的小舌头,
道:“可能今天喝了酒,没一点要结束的意思。”
  我看小月已经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就把她扶起来,拨出阴茎。看着这个跟
着我二十多年的兄弟,浑身湿漉漉的,露出鸡蛋大小的龟头,直挺挺的对着小月
洁白结实的屁股,我假装生气的打了它一下,骂道:“都是你,把我的宝贝害得
气都喘不上来了!看你这个样子,象头喂不饱的猪!”小月咯咯的笑着,说:
“我去厨房拿刀,你把它割了吧!”我瞪大眼睛:“哇,那么狠!你舍得啊?”
小月脸红扑扑的,皱着鼻头打了我一拳,道:“是你的东西,我有什么舍不得啊!”
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我心池荡漾。我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发丝,道:“没
了它以后大家都没得玩了,你舍得才怪!”小月刚想辩解,被我大口一张,吻了
上去,嘤咛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随便在两人身上冲了冲,我把小月抱回床上。小月枕着我的胳膊,手指轻划
着我的胸膛,低声问我:“石头,你喜欢我吗?”我摇摇头,小月猛得抬起头来,
瞪着眼睛问我:“你什么意思?不喜欢还跟我——”我伸出指头在她唇上沾了一
下,止住她下面的话语。“不是喜欢,是爱。小月,我爱上你了!”我看着小月
的眼睛,郑重的说道。小月一阵惊喜,既而又目光暗淡下来,“石头,你在骗我,
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你怎么会这么快爱上我?”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
:“宝贝,我没骗你,我真的爱上你了。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穿着白
色连衣裙的样子就已经在我的脑海里扎了根,那时我就想,我一定要让这个女孩
子做我的女朋友!”我说的是实话,小月那天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样子的确深印在
我的脑海。放眼天下,满大街都是牛仔裤,女孩子不管高的低的胖的瘦的冬天夏
天一成不变的都是藏青色的牛仔裤,看的我眼睛瞧什么都发绿,心里腻歪的要死。
小月的白色连衣裙象一道黑夜中的闪电,劈得我马上看见了光明。小月拽着我的
耳朵,娇声说道:“坏东西,原来对我早有预谋!”我嘿嘿一笑,道:“你呢?
你不喜欢我会让我得手吗?”
  小月把头一扭,身体也背过去,屁股对着我,道:“不告诉你!”我的阴茎
正对着她的臀瓣,微凉的臀肉摩擦着我的龟头,让我一阵心跳。我一把搂住她,
亲吻着她的耳朵,道:“你要是不说,可别怪我使坏了!”小月感觉到我的不轨,
屁股向前一缩,身体却更靠紧我,求饶道:“好好我说,你别动。”我把下身往
后退了一下,嘴唇还不放过她的耳垂。小月长舒了一口气,道:“石头,还记得
我刚进公司的第二天吗?我去车间办事回来,在路上碰到你,你问我累不累,习
惯不习惯,那时我觉得你是一个好男人,懂得关心人。”我这才想起来,是有这
么一会事。其实当是我没什么目的,每个新进员工我都会问,我要随时了解他们
的思想状况。
  我双手揉磨着小月的乳房,道:“不公平,你比我晚两天!”小月一时没明
白过来,问道:“什么晚两天?”我说:“你喜欢我比我喜欢你玩两天!这样不
公平,我要补回来!”小月咯咯的笑着,说:“那你怎么补啊?谁让你不晚两天
再喜欢我?”
  我邪邪地一笑,道:“谁说没有方法补,我现在就补回来!”说着,双手抱
住小月的圆臀,龟头滑过她花园的嫩肉,在那个湿润的洞口稍做调整,小腹一挺,
粗大的阴茎又插进小月的阴道里面。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