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A59)

 A59
  炸弹不是真的从女人裤裆里掉出来的,是从人群里扔出来的。这件事只是说
明了,朗族人藏着武器,而且会对政府使用武器。阿彬开枪打倒了距离他最近的
两个男人,其他人四散奔逃。他们只抓住了被死胖子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个朗族妇
女。
  彬把枪挂在脖子上,抗起了瘦瘦的苏中尉,胖子比苏中尉重,是虹把他背回
来的,那筐衣服被套只能扔在空场子里了。虹尽量低地弯着腰,尽可能快地拖动
起她那副很有点份量的脚镣,兵们挡在后边,他们穿过芒市回到了教会小楼的这
一头。
  虹给苏中尉做了紧急处置,接着再叫人把胖子弄进手术室里来。不过……像
是已经用不着了。
  屋子外边的空地上一片混乱,有人带着枪朝向路的两头,而通往市中心的大
路上其实空无一人。另外的一堆人围在楼门的边上,朗族女人被剥得精光,仰天
躺在地下,上面压着的兵正在努力地耸动屁股。女人受伤的腿以一个很不自然的
姿势扭曲到外边,上面血迹淋漓。
  围着的人笑着骂着,听不到下边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动静。
  胖子仰天平放在楼门的这一边,下边垫了一条军毯。虹摸他的脉搏,没找到,
再把脸贴到这个男人的口鼻上听,他该是也不在呼吸了。虹抬头,看到了万正站
在她上边。
  中尉看着她的眼睛,抬起手来动了动食指。虹没有想着要站,直接就跪到了
他的两脚前边。跟着就劈头挨了一个耳光。
  ” 你弄死了他。” 中尉说。
  ” 不……没有……不是的……”
  上面有人握住了她的长头发,往上提,高个子的女人被兵们提得抬起了脚后
跟,用脚趾头点着地面。万中尉现在已经学会了,能够依靠一条棍子和一条腿站
得很稳。他举起另一支木头拐杖来,举平,重重地捅在虹的肚子上。
  ” 闭嘴!”
  一放开手,女人就抱着肚子萎缩下去,跪着趴到了泥土地上。疼痛使她的脸
扭曲痉挛,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就是能说话,她也不敢再张嘴了。
  ” 爬到胖子那边去。” 一边踢着女人的肋骨给她指点着方向:” 这边,这边!
到他两条腿中间去,跪好!” 一边抽自己腰上的皮带,抽出来,握好在手里。
  ” 脱他的裤子。”
  虹握住他的短裤裤腰朝下边拉,裤子压在他的身体底下,死人很重,得用上
两只手,从他的身体两边一起用劲。男人的腰和胯笨重地挺起来,赤裸裸地暴露
在女人的眼睛底下。他的阴茎在那里缩成了一个小团,看上去灰暗茫然,了无生
气,软弱地向下垂落着。这个东西她见过无数次了,刚才在她试着救他的时候还
见到过。她甚至还记得胖子大腿侧边长着的一个小肉瘤,过去她曾经无数次地把
自己的脸颊贴紧在那个地方。现在它也还在那里,只是现在它却显得很不一样。
而且,她还说不清楚它到底有些什么不一样。
  整个赤裸的尸体在暮色中泛出惨淡的白光,女人的一个奇怪的感觉是,似乎
从来没有见到过,也再不可能有比这更白的东西了。
  女人把连系着手腕的长铁链子从死人的大腿外边哗哗地拖进来,把它们安顿
在扯开的短裤和男人的略微分开的大腿根中间。一连串的铁环,在她的双手底下
堆起了一个堆。
  ” 舔他。”
  后边人手里的军用皮带挥了下来,” 啪” 的一声,落在虹的屁股上。
  虹哆嗦了一下,疼痛使她的身体本能地往前挺。她低下头去,张嘴。
  舌头感受到死人的皮肤,阴凉的,带着一点咸味,或者是,有点点甜的腥味。
她并不是第一次被迫舔舐人的尸体,只是比起为活人口交的次数来,当然是要少
得很多。她已经忘记了死人的生殖器会是什么味道。现在她又想起来了。
  或者,它其实是完全没有味道的,这反而更显得不正常,更不象是属于一个
人身体的某个部位,它也几乎完全没有温度。它不再跟随着自己的舌头,或者嘴
唇的努力而有所回应,它也不会再涨大起来顶进自己的嗓子。它只是存在在那里,
沉重而且笨拙地呆在你的牙齿和舌头之间,它总是懒洋洋地停留在一开始安放它
的地方。不去搬弄它就不挪动位置。
  她用舌头费劲地搬弄它,把它往自己的上腭上抬。不过为什么还要花费力气
去摆弄他呢?胖子已经不会再有欲望,也不会因为感觉不爽而踢自己的肚子,或
者踩自己的脚趾头了。为什么?虹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是本能的习惯吧。
  又是” 啪” 的一声,她的屁股又挨了一下。
  ” 快他妈的动啊!”
  她的头顶往前撞下去,拱进了死人松软的肚皮里,男人冰凉的生殖器冷漠地
挤进口腔里来,就象是一个既没有面目也没有表情的鬼魂。她抬头躲避它,使它
后退,它懒洋洋地滑行在女人的两片嘴唇之间,女人的嘴在触碰到了稍微有点凸
出的龟头的时候停住,重新吮紧它。
  ” 可怜的胖子,” 她听到上面说,” 他的鸡巴再也翘不起来啦。” 跟着她听
到风的声音,皮带嗖嗖地划破空气,每一道风的终点都是她光赤的身体。” 一
……二……三……。” 虹心里下意识地记着数,有一次落在她往后平伸出去的小
腿肚子,另外两下仍然是屁股。鞭子的冲劲使她摇晃,而剧烈的痛楚使她晕眩。
她的手指抠紧了松软的泥土,努力控制着自己脸颊,把它挤进胖子胯部的分叉中
间。忍住,忍住,别动,别让自己的身体跟着鞭子乱动,别把嘴里的这条死人东
西给甩到嘴巴外边去了。
  ” 哼哼,女上位嘛,就该女的多动弹动弹。” 中尉顺手把皮带交给旁边的兵:
” 拿着,给我看着这个屄,有事没事了挥上两下,别让她偷懒。”
  不知道多久,应该已经是很久了,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她只是肯定自己
一直在动作,没有偷懒。当然了,站在上面的弟兄也一直没让她有机会偷懒——
他一直在抽她的屁股和脊背。确实是的,断断续续的鞭打使她没有完全睡着。现
在她觉得胖子的鸡巴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似乎正在变硬起来,不是一直以来那
么柔弱无骨的无聊样子了。
  女人的舌头藏在嘴里,偷偷地顶了顶它,它跟着她动,有点直楞的感觉。真
的,它现在有点变成了一个具体的物件,而不再象是一种空虚的不成形状的流质
了。女人打了个冷战。尸僵,她想。” 人死后一般大约经过1- 3小时,肌肉轻
度收缩,关节不能曲屈,开始出现尸僵……” 医学院的教科书是那么说的。
  女人吞进它,又吐出它。这一次吐出它的时候女人特别留意了一下。它呈现
出一个倾斜朝上的角度,而且维持了那样的姿态,不再往下坠了。
  ” 我一直从上边含着它,结果它就是这样僵住了。” 女人想,她的心里产生
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想用手去摸摸它。她第一次让自己的嘴唇完全放开了胖子的
生殖器官,比一直吮着它的时候更高一点地抬起脸来,垂下眼睛看……它还是那
样的翘着。只是,它还是那么的小,几乎不象是一个成年男人。它会在死后1-
3小时变硬,不过肯定不会再变大起来了。
  虹把舌头伸到嘴外面去,轻轻地舔它。
  它也还是那么的冷。我已经用嘴唇包含抚弄了它那么久了,有两个,也许三
个小时了吧,还是温暖不了它,也不能使它变得润滑,它似乎一直在向周围散发
出无穷无尽的寒气。虹不由自主地收拢起肩膀,这个动作使她的意识转向另一个
方向:上边的那个士兵弟兄偷懒了,忘了?反正是,她正在观察这个死男人的鸡
巴,一直停着没有动作,但是皮带也一直没有落下来。
  她赶紧做了另一次更深的吮吸,一边却有些不明不白地把屁股朝上抬。本来
低头就免不了要翘臀的,但是这一回,有意无意地,女人虹把光裸的屁股拱起在
半空中,停下不动了。
  从臀部开始延伸到整个背脊,抽伤的皮肉象火焰烧灼着一样,热辣辣地疼痛,
连带着肩膀也是一样。上面的那些人不是一直站着不动,他们会围着她的身体转
来转去,在换过一个角度以后,皮带就会从头脸的方向挥下来,那时挨着的就会
是肩膀了。不过虹觉得热烈的疼痛始终没有更深地渗透进自己的身体内部去,虹
觉得自己的腹腔寒冷而空旷。她觉得自己的舌头和两腮都已经僵硬地保持在了一
个固定的姿势上,可以起到润滑作用的唾液也象落在沙滩上的水流,渗透得无影
无踪,似乎是,死亡的阴茎是一个通向另外时间的门户,它正在从那个虚幻飘忽,
魂飞魄散的世界中传递过来无穷无尽的阴森的气息,先是冻僵了她的口腔,现在
正在扩撒到她的整个身体。当然,也许只是她累得没有力气了,而且半夜本来就
冷。虹觉得自己的下体在刺骨的寒冷中失去了收拢的能量,那里平时紧密地互相
依偎,互相环绕的皮膜和肉瓣,都已经远远地分离开去,不再粘连牵扯,也完全
丧失了弹性。她们变成了象是玻璃一样光滑,坚硬的墙壁。她们似乎全都支棱起
来,凝结在空气中。她的后半个身体朝向着无边无际的外部打开。
  有一点点液体在那里流淌,一开始女人没有意识到,直到它们沿着她的大腿
一侧滑落下去,变成水流。冰凉的感觉提醒了她。
  她想,那是她的尿水,她意识模糊到失禁了。她只是有些奇怪,就连从身体
里边流出来的水,为什么都会是那么的冷?女人的头一个反应是伸回手去摸一下,
不过她没有动。那样可能会挨到鞭子。皮带那么软,可是它抽在屁股上会那么的
疼。女人想。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再抽下来,又会落到哪一块地方呢?她没有办
法去观察他们,她只能倾听着他们——那个兵一直在后边转着的,他现在往哪一
头走了?要是他正站在自己的后边,低一点头侧着挥他的皮带的话,也许鞭稍就
会横过来打在齐自己腿根的地方。
  也并不是那样。鞭子得要竖着抽下来,还需要看得很准,要正好落在两边肌
肉块的正中间,那道缝隙的里边。他们有时候就是故意那么干的,那样一下子整
个人都会痛得缩成一小团。
  ” 哦……” 想象中的疼痛使她叹息,女人轻微地呻吟出了声音。
  不过……就是那样也抽不进里边来的……女人的思绪有点乱了……皮带太软
了,插不进里边来的……他们过去有时候会用棍子,找一根够粗的树干……插
……还是叫捅呢?
  ……肉……屄……鸡巴,女人混乱地想。她跟着士兵们生活得太久了,她早
已经习惯性地使用他们惯用的词汇。女人想,再过一会,那些活的男人们会不会
围过来干女犯人的屄呢?
  女人的脸埋在胖子的两条大腿中间,在那里周边都是僵直的肌肉,寒冷坚硬。
女人茫然地没有确定的思想,她大概也不会承认:她是在害怕。她希望有强壮的
东西深入进来支撑起自己,抵御正在深深地渗透着的死亡的寒气。她想要有活泼
温暖的东西充满进来。
  这时她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尖声号叫。就在自己身边。
  从一开始,那个女人就一直在另一边断断续续地哭喊着。虹从一开始就已经
知道她会遭受到的是什么,以后便再也没有空闲的时间,可以使她分心去注意别
人的事。不过这一声很近。很多人已经围过来了。
  ”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到这个姐姐怎么玩死人没有?”
  沉重地撞在人肉上的声音,问一声,响一下。那个朗族女人痛苦地呜咽着回
应。
  ” 该你啦。”
  ” 胖子,闭眼吧,你活着的时候没能上了她,我们现在让她上掉你。” 有人
玩世不恭地说,然后是同样玩世不恭的大笑。
  ” 起来,你,起来!” 嗖地皮带挥起来了,一样沉重结实的肉声,不过这回
是疼在虹的胯骨上。女人想,这句大概是对我说的?可是她正含着胖子,她既不
敢抬头也不敢问。
  ” 他妈的,滚开!”
  这一脚就直接明确得多了。皮鞋踢在虹的左边肋骨上,用上的力气足够使她
朝着右边翻滚出去。虹在尸体旁边的地下连着打了两个滚,停下了以后先捂住身
体侧边,吸进一口气,忍一忍疼,再松手撑地把上半个身子支持起来。下边扭腿
曲膝,跪整齐。
  她看到兵们都围在胖子那边,拽住朗族女人的头发,把她的脸往胖子的胯底
下按。她拼命地挣扎,他们就狠劲地踢她的肚子和屁股。
  她的动作渐渐地迟钝起来,瘫倒在胖子的身上,不动了。
  ” 妈的。火盆,那个炭炉子呢?”
  其实火盆已经在院子里了,里面插着拨火用的铁钎,兵们刚才就已经对她用
过了吧。有人用脚把它往这边踢过来。
  朗族女人的脸被提起在空中,上面满是血污,淋漓的眼泪和口涎,在炭火的
映照下象是一个暴死的女鬼。周围一圈的人全都是黑色的暗影,被火烤成橘红色
的铁钎的尖子慢慢前伸过去,光芒耀眼。
  虹闭上眼睛偏过点头去,只是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 趴下去,舔胖子的鸡巴,要不你就舔这个!”
  虹听着那个女人只是喘气,喘过了气以后是哭。
  ” 他妈的。”
  女人又叫,长得象是没有结束的时候。虹几乎想把自己的耳朵堵上。
  ” 我……我……别、别……我做……我、我舔……”
  胖子的尸体周围嘈杂混乱,笑骂和抽打的声音持续不断,而嘴里含着东西的
女人呜呜地应合,后来她似乎还开始呕吐。孤单地跪在外边的虹低下头去,凝视
着自己赤裸的乳房,她们正在寒冷的空气中瑟瑟颤抖。这一回她悄悄地探下去摸
了摸自己的下身,她才知道尿水一直在淋淋漓漓地流淌着,该是一直没有完全断
过。而且唇片里外还有些发粘,身体里边也有,也许不光是尿,还有分泌的液体,
它们混合在一起流得很长,已经流过膝盖,浸湿了膝盖下边的土。
  她以为没有人在注意这边,可是她仰起脸来,看到上边有一个男人正在低头
看着她。
  ” 胖子是死在你床上的,你该怎么办?” 他说。” 好象苏医生都是用电的吧?
总得电上一阵子的吧,咱们现在就开始?哼哼,这可是苏医生定的规矩。”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