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19)

                19
  ” 哎呦,卖了一天衣服,站的我都累死了,脚都酸了。” 来到小红的卧室,
小红坐到椅子上,捶着腿说:” 许哥,你可得给我安排个好点的工作啊,我可不
想每天那么累。” ” 放心吧,小红妹子,你跟着许哥,还会亏待你吗?” 许走到
小红跟前,上前要去抱小红。
  小红又一次推开许,撒娇着说:” 许哥,你干什么啊,别着急啊。你看我鞋
好看吗?我可是花了快一个月的工资啊。” 小红故意将公主鞋的后跟踢下,用小
脚晃着鞋子来勾引许。
  许见旁边有一个小圆凳子,拉过来坐下,急不可耐得捧起小红的双脚,脱去
鞋子,用手摩挲起来,嘴上说着:“来哥哥给妹妹按摩一下,包你舒服。”作势
按了几下就凑着鼻子去嗅小红脚上的丝袜。一切都在我事前精心设计下发展着。
  ” 好漂亮的小脚啊,这味道真绝了。” 许捧着脚,开始陶醉的自言自语,张
嘴将小红的一只脚尖吃进嘴里,舔起来。
  ” 干什么啊,许哥哥,别这样……” 小红假意得挣扎着,小脚轻轻的晃动着,
用脚另一只脚在许志军脸上胡乱的触碰。
  ” 别动,小红,哥哥太喜欢你了,太喜欢你这双小嫩脚了,让哥哥亲亲,让
哥哥亲亲……” 许抓住小红的脚不放,狂乱舔着小红的脚,并且开始去撕小红的
丝袜。
  ” 嗯……好痒啊……人家不要嘛……” 小红假意发嗲,用声音刺激许的欲望。
  许熟练的将丝袜撕破,露出小红白嫩肥滑的双脚,看着雪白的小脚,加上嫣
红脚趾甲,许更家疯狂,将小红的脚指头一根一根的轮流含在嘴里,仔细的舔起
来,仿佛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 这头变态的肥猪,真鸡巴下流。大美女你怎么嫁了这么个龌龊的老公?”
黑子隔着我探出手臂拧了下玲玲的屁股。玲玲没有做声,只是坚决拨开黑子手,
眼睛死死的看着屏幕。
  许志军陶醉得舔了小红每根脚趾和脚趾缝后,把小红的脚放下来,站起身来,
开始解自己的裤子,只见他快速的解开皮带,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下来,露出
高高翘起的鸡巴,很短但是不细。然后将上身的衣服T恤一脱,就地一扔,马上
许就变成了一具白花花的白条猪了,别看许肥胖如猪,脱起衣服来看是够迅速的。
  ” 你干什么啊……别脱衣服啊……不要啊……” 小红显得有些紧张。
  许上去就要去抱小红,张嘴在小红脸上就要亲下去。小红拼命的推开,抵死
不从,嘴里叫着:” 别这样啊,我怕,你干什么啊,刚才就够过分了。” 许见小
红抵抗的很坚决,就退而求其次,拉着小红说:” 小红妹妹,哥哥,受不了了,
你看哥哥硬得难受啊。” 说着拉着小红的手往他下身按去。
 小红勉强给许套弄了几下就抽会手来:”好硬啊……但是我们……你是小姨
  的……” 许急躁起来:” 别说废话了……快来……” 说完光着身子竟然趟在
地上,拽着小红的脚,放在自己的鸡巴上,来回揉搓。
  ” 这样啊……” 小红坐下来,双脚夹住许的鸡巴开始套弄。还很快的冲着摄
像头的位置笑了一下,意思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 这个傻逼,鸡巴那么短,还好意思出来泡妹妹。” 黑子又伸出手来去摸玲
玲的屁股,玲玲没理他,只是恨恨的看着屏幕上许志军的丑态。
  我拍了玲玲腿一下说:” 你准备好,该你出场了一会儿。” 许表情猥亵得趟
在木质地板上,光着身子撅着鸡巴享受着小红一双小脚的服务。
  ” 许哥哥,舒服不舒服啊,小红的脚好不好?你的鸡巴好硬啊!” 小红故意
诱惑许想尽快结束这场恶心的事情。
  ” 舒服死了,你的脚好软啊,又白又软,快一点,快一点,高一点,对,就
那样。” ” 许哥哥,你真厉害啊,小红的脚都酸了,你可一定给我安排个好工作
啊。那样我天天用脚给你弄啊” ” 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安排好,让你舒舒服服的,
快点,紧一点” 许双手捧着小红的双脚夹着自己的鸡巴,快速的挺动腰部,在小
红的两脚间摩擦鸡巴。
  ” 噢,爽……爽……小脚太棒了。” 许将精液射在小红的脚上,小腿上还有
自己的肚皮上,然后无力的瘫在地上。小红皱眉眉头,弯腰捡起许的内裤,擦了
擦自己脚上的精液,然后扔到许的肚子上说:” 哎呀,你射也不早说,我屋里刚
好没纸巾了。真是的。” ” 来,小红,给你许哥擦一下嘛。” 许继续恶心的提出
要求。这时小红的手机响了起来,小红赶快接了起来:” 嗯?小姨?你在哪呢?
  到了吗?…………什么?现在回来?快到家了?不是说两天的吗?哦,明白
了。
  那就这样啊。” ” 快起来,小姨回来了,她说什么领导改行程了,现在马上
到家了。你快穿衣服啊,脚小姨知道不得了的。” 小红放下电话故意慌乱的说。
  ” 什么?尻,怎么这么巧。他妈的。” 许赶快抓起内裤擦了下肚皮上的精液,
慌乱的穿着衣服。
  门铃响了,许跟小红刚刚收拾完,那条内裤被小红故意踢到的床底下,惊慌
的许志军也没想那么多。
  ” 你怎么在这里呢?” 玲玲愤怒的看着许。
  ” 哈,这应该还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来呢?” 许故作镇定,摆出一副无赖
样。
  ” 你来干什么呢?” ” 没什么啊,看看你好不好啊。有什么需要我这个老公
帮忙的。” ” 我很好,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以后这里不欢迎你来,我们离婚的
事儿请你认真考虑一下,不要敷衍我。” ” 再说吧,离婚多麻烦,这样不是挺好,
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没事儿的话咱俩还可以约会下?” ”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
你。” ” 走就走,小红,再见啊,你的事儿,哥哥会操心给你办的。” 许开门扬
长而去。
  我跟黑子开着车,远远得跟在许的车后面,最后见许把车市郊别墅区的一栋
小别墅的院子里。这里想来就是许金屋藏娇的地方了。这里远里市区,以前都是
田地,现在都被开发成高档的别墅。看了看相邻的几家,好像也没有灯光。观察
了下环境,我跟黑子就开车走了,晚上我还要将录像整理好。让黑子给小红打了
个电话交代小红一定要把许的内裤收好。
              ………………
  在慢摇吧的舞池里,老白跟小刚一前一后将摇头摇得摇头晃脑的刘雪加在中
间,刚子负责将旁边想往刘雪着个看似一个人来的女人身边凑近乎的男人拨开,
刚子长的高大彪悍,表情生猛,那些人还真不敢呲牙。
  老白就在刘雪的正对面,老白在这种环境沟女人可谓轻车熟路如鱼得水,从
肢体语言,到表情眼神那是行云流水。刘雪想来也是风月场的老手,跳得风骚的
很,扭腰摆跨,动作风情万种。
  老白大胆几次对刘雪进行了几次身体接触没有引起刘雪的反感,这个地方大
家本来就是来寻刺激的,何况老白衣着时尚,品味不俗,还是帅哥一个。所以两
个顺利跳到了一起。老白的舞姿也是不俗,跟刘雪配合的天衣无缝。
  一会刘雪跳累了走出舞池,走到吧台。老白赶紧跟上去说:” 嗨,美女,喝
什么,我请客啊?” ” 干嘛让你请,我又不是喝不起?” 刘雪故意说,风骚的白
了老白一眼。
  ” 呵呵,那我喝不起,你请我喝一杯吧,不过我来付账。” 老白顺杆爬。
  ” 来瓶干红吧,美女应该喝红酒才是。” 老白抢着说,显得很大方。
  刘雪耸肩,表示无所谓。
  ” 你的舞跳得很好啊,而且看得出来是专业的。” 老白很会夸人。
  ” 谢谢,不过你说对了,我学得就是音乐专业。” 刘雪对面前这个帅哥显然
不讨厌。
  ” 来,喝酒。” ” 干杯。” 一来二去,两个人推杯换盏一会喝了半瓶,小刚
远远的叫了瓶啤酒,坐在暗处。
  刘雪又跟老白去了舞池,这次两个人身体接触更加频繁,动作更加露骨,老
白充分显示了他在这方面的天分,一会就将刘雪逗得春心荡漾。两个人跳得大汗
淋漓之后,又回到吧台喝酒。
  ” 你说明天早上,是我打电话叫醒你,还是做好早餐,然后推醒你呢?” “
呵呵,你觉得呢?” ” 那觉得当然是吻醒你,最好。” ” 呵呵……” 两个人暧昧
的笑了,老白起身拉着刘雪的手,拽着她就走出了慢摇吧,坐上小刚等在门口的
出租车。
  ” 到丽都大酒店。” 老白跟小刚说了声,就把刘雪拉进怀里,开始接吻。
  刘雪热情的回应着老白,把舌头伸进老白的嘴里,与之湿吻。丝毫不顾还是
在出租车上。老白伸手抄进刘雪的裙子里,里面已经泥泞不堪。就这样小刚拉着
在后座宣淫的一对男女开到了丽都大酒店。
  老白开了一间大床房,一进屋,刚关上门,就把刘雪顶在墙上,开始激烈的
接吻,刘雪兴奋的会用着,抬起一条腿夹住老白的腰,奋力将自己的耻骨顶在老
白隆起的裤裆上。在这个一夜情泛滥时代,各色男女都在声色犬马中放肆着自己
的欲望。
  老白熟练的边接吻别给对方脱着衣服,瞬间刘雪就被解除了武装。刘雪虽然
是瘦弱,但是身材修长,肤色健康。乳房不大,但是还算坚挺,一小撮儿精心修
剪过的阴毛爬在高高的阴阜之上。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
  老白亲着刘雪的耳朵,一手抓着一只乳房一只手熟练扣着淫水泛滥的小屄,
大鸡巴被刘雪攥在手里激烈的套着。老白感觉对方是个老手,一般的女人被老白
这样弄几下,早就激动的浑身哆嗦了,但是刘雪只是一个劲儿的浪笑,没有什么
特别的兴奋。
  ” 呵呵,好了,帅哥,先让我洗澡吧,一身的臭汗。慢慢来,时间有的是。
  ” 刘雪拉出扣在自己阴道里老白的手指,推开老白淫笑着说,然后扭身进了
卫生间,把门给关上了。
  老白赶快将裤子口袋随身携带的蓝色药片放到嘴里,到了一杯水吞了下去。
  然后找出电话发了一条短信:” 已上钩,在丽都开房。” 然后打开电视,悠
闲的躺在床上,等药效上来。
  过了十来分钟,刘雪在卫生间里叫道:” 帅哥,不进来给美女擦背啊。” 老
白脱光衣服,走进卫生间,笑着说:” 我以为你会不好意思跟我一起洗呢。尻,
你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 老白说着搂住水淋淋的刘雪一起走到花洒下淋浴,
手不客气的抚摸起坚挺的屁股。刘雪拿起香皂给老白往身上涂抹,用手抓住老白
的鸡巴说:” 人又帅,本钱又足,你不是鸭子吧,我可消费不起啊,呵呵。” 老
白揪了下刘雪已经开始充血的乳尖说:” 呵呵,我跟你一样,也是出来寻找快乐
的。” 刘雪一边仔细的用香皂给鸡巴清洗一边带着淫靡的表情说:” 呵呵,就是
不知道功夫怎么样?最好不是银枪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老白熟练的将右手的
中指搭在刘雪阴户上的突起快速轻柔的拨弄着,同时咬着刘雪的耳朵多:” 功夫
怎么样?比过了才知道。” 老白耐心的跟着个高挑的女人在浴室里边洗澡别调情
为刚刚吃下去的伟哥的药效的发挥争取到了药效发挥的时间。在老白高超调情技
巧下,经验丰富的刘雪也被用得春情泛滥,毕竟在像老白这样又帅有年轻又能在
四星级酒店开得起房间的一夜情对手很难得,还有一根火热的真实的并且可以高
高翘起的大鸡巴。可以抵消下午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女人搞同性恋所积攒在心
中的欲火。
  就在花洒下,刘雪蹲下来,饥渴张开嘴巴含住向她挺枪示意的鸡巴,卖力的
吸唆起来。男人鸡巴的味道,毕竟比下午那张老骚屄的味道对她更为诱惑。老白
悠然得看着自己的鸡巴在这个刚从搭讪到开房不到只有两个多小时高挑美女的嘴
里进出。
  ” 宝贝儿,嘴上功夫不错啊。” 老白一边鼓励,一边伸手拿起浴巾给自己擦
干,然后给胯下卖力吞吐的女人擦干头发,边擦边按着刘雪的头给自己做深喉,
挺起鸡巴往女人的喉咙戳着:” 一会我也会让你舒服的,也舔舔你的小骚屄。”
给女人擦干了头发,老白拿浴巾将刘雪裹起来一把抱起来走出卫生间,然后将她
扔到大床上,马上扑身上去压到松软的肉体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