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27 欣恬部分)

  「不!不要了!求你们,不要在……唔唔……」
  「不要再什么啊?小恬,说出来啊!」
  洗浴间中,赤裸的未婚人妻的大大奶子被刘副总从后面抓住,积满奶水的巨
大乳房就好似肿胀的乳牛奶子一样,在大手捏压下分外鼓胀的自一根根男人手指
缝隙间挤出。丰满绷紧的乳肉将刘副总的手指挤压在乳肉里面,那种感觉,似乎
每一分从手指缝隙里挤压出来的奶肉都要爆开,而又因为乳房里面奶水越来越多,
本来就肿胀的自己要承受不住的难受,在男人大手下变为更加要命无法忍受的巨
痛,直让欣恬不断痛苦的乞求,「求求你,不要再抓我的胸了……」
  「胸?什么胸?」
  「就是……呜呜……」欣恬实在不想说出那些字眼,可是在刘副总的大手不
断挤压下,自己乳房上传来的疼痛根本无法忍受,乳肉都吸紧在男人的手指上,
上面紫红色的蓓蕾都在夹子紧夹下痛的好似要让自己疯掉一样,「呜呜……就是
不要在抓我的乳房了……呜呜……」
  「乳房?这名字不对吧?」
  「奶子!呜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再抓我的奶子了!」终于,再也承受不
住的欣恬哭泣着,摇着脑袋,说出了在她看来充满低俗,淫荡的词语。无法控制
的泪水溢满美丽的双瞳,随着她美丽娇的小鼻子一下一下啜吸,淌满她白嫩的脸
颊。
  「哦?我抓的这个是奶子啊!那奶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啊!」
  「是……呜呜……是为了让男人玩弄……呜呜呜……是,赵欣恬的奶子生来
就是为了让男人玩弄,让你玩弄的!」承受不住的白领丽人,赤裸着,光裸的身
子在身后同样赤裸的男人用手抱住,玩弄中,美丽白皙的玉趾都不自觉的夹紧,
扭动,在失声痛哭中完全的屈服了,按照男人的要求说着。
  「欣恬的奶子就是淫荡的东西,就是生来被男人玩的……呜呜……」
  「哈哈,终于知道了!小贱货!腰这么细,偏生这么大的奶子,不是生来就
让男人玩的还是什么?」眼看着这个骄傲的未婚人妻终于在自己面前屈服,赤裸
的娇躯哆嗦着说出祈饶话语,刘副总的脸上显出征服者的快感,就似乎今天晚上
被她放鸽子的怒气都发泄出来一般!
  他继续使力的抓着欣恬的奶子,使劲的揉着,捏着。手指下,只觉欣恬平日
里就分外有弹性的大大奶子,在充满奶汁之后更是手感惊人,都好似不是自己在
挤压,而是她的奶子在挤压自己的手掌、手指,就好似怎么揉捏都不会改变形状,
又或者说实际已经改变形状,但是那手感,却好似极大的弹力就在乳肉里面挤压
着自己的手指,就好像是她的奶子自己渴求自己玩弄一样!特别是里面那种乳汁
流动的感觉!干!
  男人的大手紧紧抓着欣恬的奶子,用指尖玩弄欣恬两粒被夹子夹住的乳尖根
部,用指甲捻着那两粒紫红色的凸起。手指碾压下,可怜的欣恬真是身子都在颤
抖,双腿都在哆嗦。痛苦的不能自控,不自觉的弯下腰去,变成她翘起美臀,主
动贴在男人那坨东西。湿润的水液自男人和女人赤裸的双腿,双足上流过,淌到
地面的瓷砖上。男人满是黑毛的双腿,脚背上满是脚毛的脚掌,和女人裸白纤细
的美腿,美丽柔软的玉足映在一起。
  「呜唔……」前面,在欣恬说不清是痛苦还是怎样的呻吟中,同样脱去上半
身衣服的陶正道拿着沐浴喷头,不断将热水打在她双腿的缝隙间。
  淋漓热水打在赤裸未婚人妻因为后面男人的折磨,痛苦扭动的双腿间,丰盈
的耻丘,浓密的黑色牧草上。哗哗的水流中,浓密的牧草被热水冲击得顺滑飘凌,
紧贴着赤裸人妻的下体,淌满水珠,水液不断流入欣恬羞耻红嫩的缝隙里面。
「呜唔……」旁边,另外两个男人也脱去衣服过来帮忙,就在这窄小的浴室里就
好像刚才外面客厅一样,一个还算注意自己体型,但也稍微中年发福,另一个则
是肚子大的几乎把鸡巴都遮住,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抱起欣恬两条修长的美腿。
  「不,不要了!求你们……呜唔……」他们不管欣恬的哭泣,挣扎,扭动,
让她美丽的耻丘完全暴露在热水下,摘去眼镜的陶正道用手指翻弄着欣恬粉嫩的
耻缝,拨开两片美丽的花瓣,淋漓的热水打在他和欣恬白皙的身子一比,显得无
比糙黑的手指上,顺着他的手指流进欣恬的小穴里面。
  滚烫的水流流进欣恬小穴里面,带着一分不同于体内灼热的热感,还有羞耻
……「唔唔……」亦让她裸白的身子更升红润。
  氤氲的雾气中,众人只觉欣恬的小穴是那么粉嫩,美丽,在被男人玩弄半天,
自己又控制不住因为肚子里灌了尿液高潮后,现在,耻瓣上的嫩肉都红的可以滴
出血来,充满肿胀的热感。再加上这热水流进——热热的水流毫不留情的打在欣
恬微微翻露出来的小穴上,那似乎都小不容指却鲜红异常的小穴穴端,那些红嫩
的嫩肉上。
  「呜唔……」那种折磨,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上面的男人抓着自己的奶子,
明明痛得无以复加,下面的小穴却不断被热水冲打,无法形容的瘙痒,而且,男
人在玩弄一阵后,还把手指上移,按在那粒已经肿胀充血,微微露出的嫩芽上,
用指甲夹去夹……呜呜,不要!不!
  「唔唔……你们……你们要是想干我的话就直接干吧!不要这样折磨我了…
…唔唔……」再也忍受不住的赤裸未婚人妻在这一刻真是自己都觉得丢人,竟然
说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语。真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地流出痛苦的泪水,和那些已
经淌满自己脸上的泪水一起,从她都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瞳中流出。
  「不会吧?我们的小恬居然求我们肏?」旁边,陈顾问惊呼一声,抱着欣恬
一条湿润滑腻的美腿,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叫着。
  「怎么样?我早就说过了吧?别看这小骚货平时一脸纯洁,骨子里骚的很,
巴不得男人赶紧肏她呢!」刘副总得意的看了陈顾问一眼,又把目光转回欣恬身
上,一双大手继续使力攥着她分外鼓胀的奶子,使劲攥着那都滑不溜手的乳肉,
掐着那都成红紫色的乳尖,「说,小骚货,以前没跟裘董之前,是不是也背着David
偷了不少男人?」
  「没有……呜呜……有过……有过的……呜呜……」可怜的欣恬痛苦地哭泣
着,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但是在此一刻,在刘副总又使劲折磨她的奶子,真是
自己乳房都要被他捏爆的疼痛下,只能顺着他们的话语说出这些根本就没发生过
的事情。
  呜呜……David ……我……欣恬她努力的挣扎着,但是奈不住不仅双腿被男
人抱住,双手被锁在后面,甚至就连手指指尖都紧紧包在黑色袋子里,连动上一
分都难,「呜呜……」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的身子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不管
是什么地方,哪怕一根手指脚趾的自由都被剥去,就好似自己的灵魂都在这些男
人控制下一样!
  「呜唔……」绝望的未婚人妻发出着那种说不出是痛苦还是为此享乐的呻吟,
羞耻着自己居然满足了他们的意愿,说出那么耻辱的话语。
  「什么?你还真背着David 偷过人?」刘副总的脸上露出惊奇表情,看着欣
恬。
  「想不到小恬样子这么纯洁,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啧啧~~」那边,抱着欣恬
一条美腿,正用粗大的手指插进她美丽豆玉的脚趾间的胖子,继续摩擦着自己的
手指,感受着欣恬足趾的娇嫩,那窄小空间里的手感。热水下,欣恬的玉足就真
好似玉雕一般,水液滴落,充满肉肉嫩嫩的肉感,水光盈盈。三只美丽的足趾不
自觉得蜷起,夹紧,趾尖上没有涂抹什么甲油,却明亮异常。而两外两只比其余
三趾略长的趾尖,则因为胖子的大手没法合并,在他粗大的手指下不断嗡动,夹
紧松开,来回跳动,不断的弯曲,小小的缝隙被他粗大的手指撑大捅开……
  「呜唔……」无法形容心里羞耻感的未婚人妻,用泪水回应着男人的羞辱。
美丽的身子在热水浇注,男人的玩弄下无法控制的扭动着。被热水浇注的耻穴里
面,盈盈热水就好像万千的蚂蚁一样骚扰着她几乎都快滴红出血的蜜唇,不断灌
进蜜穴里面,咬着她敏感的耻肉,层层叠叠的肉瓣……「呜唔……」直让她说不
清有多么想挣开这些男人,就是让他们立即惨无人道的轮奸、强奸都比现在要好。
  「说,都和谁有过?」刘副总以更大的力气捏着欣恬的奶子,大力之下,手
指下的乳肉都要爆开一样,疼的欣恬娇小的身子都是一颤。真是她那美丽的身子
完全变成男人的玩物,在男人的怀里只能哭泣的耸动着自己身子。在那两只铃铛
继续发出叮铃、叮铃的淫靡声响中,奶子都闹爆开的疼痛中,颤声念道:「小…
…小……呜唔……」在完全无法可想之下,她只能继续随着这些男人的意思,
说出曾经强暴过自己的男人名字。
  「干!你没跟裘董之前就和他来过了!看你这么冰清玉洁,居然真这么淫荡?」
本只是想羞辱欣恬的刘副总一时之间也分不清话语的真假,是不是欣恬在没跟裘
董之前真就和别人好过。他觉得不可能,看欣恬这么爱David ,怎么可能还和别
的男人?但再想想,如果不是如此,为什么欣恬跟了裘董没多久小就出现了?
  「那另外那两个小子呢?是不是之前也和他们好过?」他继续说着,自己心
里都说不清是不是在意的用手指使劲掐着欣恬被夹子夹紧的乳尖。紫红色的小肉
柱就像充满弹性的小橡胶柱一样在男人手指间扭曲,而下面,男人的手指还在继
续夹攻那粒小小相思豆……「是的!还有启辉和俊堂,我也和他们好过!呜呜…
…」
  欣恬无法忍受的叫着,仰起自己美丽的香下,将缳首靠在身后那个瘦高的男
人身上,肩膀上,哭泣的说出既算是真话又算是假话的话语。她那美丽的脖颈落
满热水和汗水,白嫩中又带着微微红润,真是充满肉欲的诱惑,让男人恨不得立
即亲上一口。
  「干!你居然真骚成这样!你是不是早和他们玩过4P游戏了?」刘副总继续
问着。
  「是的,早就来过了!」似乎当第一句说出之后,羞耻的话语也就不再那么
难说。欣恬继续颤抖着身子,哭泣着,在那张开的红唇间,美丽的银丝连在她雪
白的贝齿上,颤声念出。
  「干!你这个荡妇淫娃!」刘副总继续恶狠狠的气鼓着腮帮子叫着,继续加
大自己手指的力道,拉扯着欣恬被乳夹夹住的奶子,使劲往前拽着,直让欣恬那
灌满奶水的乳房都变成两个圆锥似的肉球形。
  「呜唔……」让赤裸的未婚人妻凄惨的哭泣着,仰着自己布满水液光滑无比
的香下,咬着自己的贝齿,在红唇香舌的蠕动中,颤声说道:「是的,我就是这
么淫荡,呜呜……你们赶紧肏我好了!」——如果是退回几个月前,或者哪怕是
在这些人今天刚来的时候都不可能说出的话语。现在,欣恬却好像完全没有羞耻
一样念出。
  说完话后,不仅欣恬的眼里充满泪水,甚至连她的心似乎都在哭泣着。涂抹
了红晕的白皙娇躯,单薄的香肩,完全靠在身后男人的身上,颤抖着,两片单薄
的锁骨在沉甸甸的奶子的映衬下,更显美丽清秀。
  「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替David 好好教训这个小骚货好了!」前面,陶
正道满脸坏笑的说着。毫不在意欣恬都跟过多少男人的他,将手指攻击的方向从
那粒让未婚人妻双腿都在扭动打颤的充血阴蒂上收回,转回她的蜜穴里面。长长
手指插进充满热水还有湿润液体的肉穴里,感触着里面的滑嫩,紧致。并不算是
粗黑的手指在翻起的红穴间来来回回进出,刮摸着那些炙热的耻肉。手指下,欣
恬的身子都应着他的动作又一阵扭动,小腹极力向上弓起。
  「呜唔,里面……一些……唔唔……」可怜的赤裸人妻因为男人的淫辱,不
能控制的发出着似乎呻吟一样的娇喘声,竟然都受不住的说出那些平日里在这些
男人面前都不可能说出的话语。那只没被胖子玩弄的脚尖足趾都夹紧在一起——
或者说是在遭遇这么多事情,强暴这么长时间后,她真是觉得就算表现得软弱屈
服,也不算什么了。
  「呜唔……」这边,赤裸的未婚人妻在男人手指下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哀羞
的发出着淫靡的呻吟。真是都说不清是不是自己尽力分开双腿的,希望男人的手
指在进去一下。
  那边,「这里就来?不怕回头去哪儿之后没了力气?」实际也以隐忍许久的
陈顾问有些顾虑的问出——毕竟,屋子里的这些男人最年轻的也都四十多岁了,
大多都是精力渐低,平日里和老婆在床上能交上两次都是难得。现在面对小恬这
么一块美肉,自然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应付。
  「靠!这你怕什么?外用内服,我这里可是都备着呢!不和咱们的小美人来
个一夜大战我可不会收手!」旁边,继续玩弄欣恬玉趾的赵胖子已经大叫一声,
解除了几个男人的担忧。
  「那好!反正这小骚货都来过4P了!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给她来个5P好了!后
面的位置归我,老赵,今天你第一次,就小恬前面那个骚洞就归你了。」
  后面的男人把欣恬当做玩物,真是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安排着。而可怕的
是面对这些羞辱,此时的欣恬居然只希望他们可以快些结束一切,不要让自己再
受折磨,而甘愿的接受着!
  她甘愿的听着男人摆布,却只听赵强一面继续玩弄她的脚趾,一面说道:
「不用,主力工作我留在回头再说,这只小脚不是还在我手里吗?就让小恬先用
这只小脚伺候伺候我好了!」
  说话间,大胖子居然真把自己埋了珠子的鸡巴顶在欣恬娇嫩的脚心上,「来!
小恬,先给爷来个足交!」
  湿润的水幕下,欣恬的脚心显得滑嫩异常,虽然白皙和平时的保护程度不及
芊蓉的一双玉足,足底下微微有些肉茧,但是瑕不掩瑜,依然十分美丽。当胖子
紫红色的粗大龟头顶在她那肉肉的脚心一刻,欣恬光裸的身子真是有一阵哀羞的
蠕颤,她无法想象原来女人的双脚都可以做出这种事情,让男人满足。但这样的
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那好!小恬前面的位置就归我了!」陶正道兴奋的说着,立即就要脱下也
沾了不少水液的裤子。
  「得了,你还是选别的地方吧!先来后到,小恬前面可是我的!」但是还没
等他把裤子脱完,陈顾问已经绕到欣恬正面,把自己的鸡巴压在未婚人妻红的都
快滴出血的花瓣上,摩挲起来。
  「快点,你们快点肏我吧!呜唔……」真是自己都想不到自己能够说出这么
不知羞耻的话语,欣恬在那无法压仰的哀羞,折磨中,扭动着自己的脚趾,娇声
叫出。胸前两粒夹着自己乳尖的铃铛,就似乎在提醒她的淫乱一样,也是有一阵
轻晃,发出一阵叮铃叮铃的脆响,「呜唔……」
  「嘿!看喂不喂的饱你!」前面的男人淫笑一声,也算是比较粗大的鸡巴摩
擦着欣恬沾满热水和一些有着粘性液体的屄穴,用手指帮着分开那红艳灼热的肉
瓣,把自己的鸡巴挨到未婚人妻娇嫩的小穴口里,向里一顶!
  「唔~~」一下,空虚的小穴忽然得到填进的感觉,灼热的牝户包裹着鸡巴,
那一下的感觉真是让欣恬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长长呻吟。她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
的叫声羞耻,可是却那么控制不住。
  后面,早已等待许久的刘副总也把大手转移,放到欣恬肥大的屁股上,用手
掰开两片滑嫩的臀瓣,用指尖分开着欣恬美丽的菊花,露出那已经清洗干净,显
得粉粉嫩嫩的肉壶穴口,将自己的鸡巴在热热的腔肉上一挨,往里一顶。
  「唔唔……」顿时,再也没法形容的充实感立即填满未婚人妻的身子。前后
两只鸡巴的同时夹攻,真是让她再次尝试到了那就好要把自己的屁股、小穴全都
撕裂一样的痛楚。
  「唔唔……」在那男人的鸡巴插进自己身体同时,她控制不住的娇吟着,胸
前两个再也没有男人大手去捏的奶子,那充满乳汁的乳房都是猛力的一甩,上面
的两个铜铃都是一阵荡起。
  在那无法形容的刺痛,疼痛中,下一刻,前面的男人已经将鸡巴使力捅进,
粗长的鸡巴在那肉穴里冲插进来,挤压分开欣恬饥渴的小穴,和David 做爱时根
本就没高潮过的小穴。红嫩敏感的阴道因为男人的鸡巴捅进,而让欣恬的双腿都
在颤抖,「唔唔……」。蜜穴里敏感的耻肉被鸡巴的龟头边缘摩擦,到达手指无
法深入的里面,真是让她都受不住的淫荡的大声呻吟起来,几乎立即就扭起自己
的纤腰,要让男人的鸡巴再深入一些。在这一刻,她似乎完全忘记了David 的存
在!
  「小骚货,感觉怎么样?」陈顾问喘着气,咬着牙,笑着问出。
  「好棒……唔唔……好……」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是觉得羞耻还是只在
乎被男人肏的过瘾,舒服。欣恬仰起着自己的香下,在男人的问话中呻吟着,叫
着。只是感觉自己敏感的牝户里面鸡巴的灼热,自己的蜜穴被男人的鸡巴插进是
那么舒服,「唔唔……」
  后面,刘副总的鸡巴也是同时动起,隔着薄薄的肉膜,在欣恬娇嫩的肛肠里
钻进,挤压着那几乎和蜜穴里的嫩肉一样敏感的肠肉。早已被尿液浸泡,又被热
水淋过的菊穴松紧合适,只是因为前面陈顾问的鸡巴,变得有些难行。男人挺动
这自己的腰部,「怎么样啊?小恬?比David 如何啊?」成心羞辱着欣恬。
  可怜此时的赤裸未婚人妻根本没有答话能力,男人粗大的鸡巴充满她同样敏
感的菊穴里面,挤压分开那粉嫩嫩的肠壁。「嗯嗯……」只能极力仰起自己的向
下,空着的左脚趾尖猛力夹紧,右腿则在赵胖子抓持下大大分开,露出自己被两
个男人前后夹攻的蜜穴、菊腔,变为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氤氲热气中,女人本来紧密的肉缝在前后这两只鸡巴刺入下残忍分开,露出
两只粗黑油亮的鸡巴同时插入红润耻穴和菊穴的情景,湿润的水液下,都能看到
两个肉洞里面的嫩肉有些掀带出来。
  被奋力扭开的双腿间,黝黑的耻毛下方,两个男人的鸡巴是那么黝黑,油亮,
刺进女人红嫩的身子里面。来回进出,油光声响。外面,胖子抓着欣恬的小脚,
将自己粗大的龟头捅进她脚趾的缝隙里,攥着她肉肉滴水的脚掌,直让欣恬两只
脚趾都好像要被掰断一样,被痛苦的压着,分开,脚趾间娇嫩的嫩肉摩擦着男人
粗大的龟头,还有龟头下端已经被割过的包皮边缘。赵胖子还没把自己埋着珠子
的部分插进未婚人妻的脚趾间,就已经让欣恬酸痛的要死,但他却感觉无比享受。
  胖子的脸上挂着美美的表情,感觉着未婚人妻赤裸的足趾和自己鸡巴龟头的
挨触,滑蹭,那如玉豆一样的趾侧嫩肉,不断的喘息着,兴奋着。而可怜的都快
好像要被他把大腿掰断的欣恬,却在着羞耻中,完全陷在被这些男人奸淫的刺激
里。
  曾几何时,那样矜持的女性,现在,「唔唔……」在前后两边两个肉洞都被
男人插入下,只觉自己的身子是那么火热,竟控制不住随着两个男人的动作动起。
敏感的蜜穴肉壁被男人的鸡巴剐蹭,又紧紧包裹着男人的鸡巴。后面的菊穴被男
根捅入,屁眼处的括约肌都绷紧的像个皮环,可却是感觉那么舒服,大量的淫水
从她的蜜穴中流出。
  不要,不要这样!David !David !唔唔……
  可怜的欣恬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她觉得自己愧对David ,他是那么爱着自
己,而自己却和别的男人在家里……但是,当陈顾问的鸡巴钻进她的蜜穴,那粗
大的鸡巴刮噌着娇嫩小穴里的肉壁是那么舒服。讨厌的刘副总的鸡巴挤进自己的
菊穴里,在和前面那个人的鸡巴一前一后,交替动起下,她又是那么控制不住的
渴求着刘副总的鸡巴可以刺的再深一些,再深一些……
  对不起……唔唔……David ,我对不起你……唔唔……David ,你,你使劲
的肏我,肏我……唔唔……
  如果是在刚才,在外厅的时候,她还可以欺骗自己说自己会有这种反应,这
种渴求,全是因为刘副总给自己涂了药。可是现在,他都已经说了那根本不是什
么催情剂,也就是等于……「唔唔……」
  赤裸的未婚人妻不敢去想这些,雪白的肉体在两个黝黑身体间,不断的上下
摇动。她痛恨自己身体的反应,恨自己不能控制自己,但是却无法摆脱……「唔
唔……」身前身后的两个男人摸着她纤细的小腰,再次抓住她充满奶水的奶子。
男人的手指感觉着欣恬纤腰的滑嫩,沾满汗水和热水后的舒服手感。
  当他们的手指挤压下她的乳肉时,「唔呜……不……不要……呜唔……」她
使劲的仰起脖子,尖叫着,更加控制不住的绷紧了自己身子,就似乎连小穴、菊
穴,趾尖都用力夹紧,不仅让身前身后两个男人,甚至连赵胖子都是一阵舒爽的
呻吟。
  根本就不能再碰得奶子被男人再次抓住,男人的手指从乳房根部推挤着欣恬
异常鼓胀绷紧的奶子,将雪白的乳肉向乳头方向推压,这种疼痛,「呜呜……」,
确实截止了一些未婚人妻对肉欲,对男人鸡巴的渴求。但另一方面,那从天堂到
地狱的双重感受,却又让她更加无法忍止的喘息着,呻吟着,绷紧的肢体紧紧夹
着男人的鸡巴,纤细的腰肢扭动着,摇晃着自己的臀部,让男人更加疯狂的渴求
从她身上换来的享受。
  「紧点!再紧点!对,就是这样!」后面,将一双大手搂在欣恬小腰上的刘
副总大声叫着,额上已经渗出汗珠。
  「怎么样?小恬,和David 在浴室里来过没?」身前,陈副总用手指推挤着
欣恬绷紧的都露出青色筋脉,鼓胀到极限的奶子,继续向欣恬问道。
  「唔唔,没……没有……唔唔……」赤裸的未婚人妻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
还有一只脚被赵强拿着,一只小脚悬空,全靠两个男人的手和鸡巴才能继续维持
这样的姿势。在两个男人一下一下的动作下,他们双手抓着她的纤腰奶子,让她
的身子一下一下起伏的动作中,明明鸡巴没有顶到最里面,却已经让她连说话的
气力都没有了。在胸前一对铜铃不断发出响声,似乎是提醒着她这荒淫的一幕下,
她那两只奶子上的乳尖都被铜铃坠着,一阵猛力摇晃。
  说不清是浴室里蒸汽形成的汗水,还是身上流下的热汗变成水滴,布满了她
的粉背和颈窝锁骨,身子上面。
  「没有?不会吧!你那么淫荡,和David 在一起的时候居然没在浴室里来过?」
陈副总的额角处也开始渗出汗水,他装做不相信的说着,一双大手继续攥着欣恬
那对大奶子,掐着,将她的身子向上托起,再又松开,让她的嫩屄套着自己的鸡
巴滑落,来回动着。每一下的动作都可以感到欣恬蜜穴里的嫩肉是那么箍紧自己
的鸡巴,加上她身子的重量,真是舒服无比。而可怜的欣恬呢?则只能在他的动
作中不断呻吟,因为现在前后两边都有男人,鸡巴根本进不到自己最里面,「唔
唔……」明明是被两个男人摧残中,身体里都被两只鸡巴塞进,可是却偏偏,
「唔唔……」,偏偏好像还缺了一点什么,一些最深处的东西根本无法被满足。
  难道我真意乱到这种样子吗?未婚人妻心里的潜意识中似乎都有一个声音升
起,咬紧着自己的粉唇。
  下身处,翻开的肉瓣夹裹着男人的鸡巴,红色的色泽在蜜液映衬下越发鲜红
的吞吐着男人的玩意。欣恬不知道如何回答陈顾问的话。确实,作为热恋中的男
女,她和David 不是没有在洗澡时亲吻爱抚过。可是即便如此,也只是亲吻、爱
抚而已,到真的需要的时候,她们都是去到外面,在沙发上或者床上。真是从来
没有这样淫荡,就这么在浴室里。
  真是……我和David 都没有在这里过……「唔唔……」欣恬的小嘴中发出着
呻吟,心里则在后悔的念着,长长睫毛下,一双朦胧的双眸,目光涣散的瞧着浴
室天花板上的暖灯,心里想着:将来……唔唔……我……唔唔……我一定要和David
也在这里……唔唔……
  「没有过……啊……真的……呼呼……真的没有过……」赤裸的未婚人妻咬
着芳唇,脸颊绯红的说着,真是头上的青丝都完全散乱,沾满了她赤裸的粉背上。
十指纤长的手指在黑色口袋里,连动上一分都难。只能在男人的动作中,不断的
呻吟着,扭动着自己丰满的臀部,水蛇似的纤腰,还有那沉甸甸的在男人手中的
奶子。
  「哦?真的没有过吗?嗯」陈顾问再次抓着欣恬的奶子,将她的身子向上推
去,再又放开手来,「老刘,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享受一回David 都没享受过的吧!」
  「哼哼,David 没享受过的,咱们享受过的不是多的是吗?比如现在这样?
估计David 做梦也没想过他的未婚妻会在自己家里被咱们这样玩,而且他就睡在
里屋床上吧?」
  「不……唔唔……不要再说了……唔唔……」刘副总的话难听入耳,听在欣
恬的耳中,简直要比直接把她拉到外面去,当着成千上万的人肏她还让她无法忍
受!她使劲的摇着头,滴着泪,偏偏自己的身子又实在受不住,只能在无法制止
的呻吟中喘息着念着,祈求着他们住嘴。
  「真是,你们是说呢还是玩呢?」就在两个男人刁侃赤裸未婚人妻同时,那
边,陶正道终于脱好裤子,一脸不快的走了过来。没好气的陈顾问一阵嚷嚷:
「你们这么弄,我玩什么?小恬的小嘴可归我了,那谁,你赶紧躺下,给我让个
位置。」
  「哈哈!原来你最喜欢的是小恬的小嘴啊!」陈顾问闻言笑出一声。
  陶正道则依旧是因为欣恬的蜜穴被人夺走,十分不爽的黑着脸,正要再说些
什么,那边的赵胖子已经开口说道:「要不你们试试,一起把玩意放进欣恬的屄
穴里怎么样?」
  一声话语,顿时换来三个男人,还有已经被干的娇喘连连的欣恬睁开眼睛,
目光涣散的看向那个胖子。
  「怎么?不会真没来过吧?」胖子看着三人的反应,嘿嘿一笑,「不过说实
话,虽然听着不错,实际感觉也就一般。关键是太紧了,不方便,没什么意思。」
  俗语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实际赵强也就是顺带一提,并没真想他们三个
一起肏欣恬的屄和菊穴,但是此言一出——欣恬一双美瞳里开始化出恐惧的神情
瞧向陶正道,下一瞬,后面刘副总的鸡巴往上一顶,肛门里的嫩肠被男人鸡巴顶
开的刺激,立即让她忍止不住的娇吟一声「唔……」,而前面,陈顾问也好像忘
了这个一样,又再次动起自己腰部。前面的小洞再次被男人鸡巴插进,敏感的肉
壁被紫红色的龟头顶刮刺开,湿黏的肠肉被鸡巴棍身捅开,那份前后夹攻的刺激,
立即就让欣恬再次忍止不住的抬起了被男人大手按着的胸部,咬紧着嘴唇,又发
出起了不知是享受还是痛苦的呻吟。
  外界的刺激,两个男人和女人的动作,刺激着这个热门节目主持人,陶正道
怪眼一番,大声说道:「怎么了?不就是太紧了吗?那是说一般的女人,欣恬下
面塞过那么多鸡巴,三个人怎么了?三十个人都能塞的进去,塞进只马的都没问
题,是不是?小恬?」
  「不是!不是!唔唔……」被肏的花枝乱颤,话都说不清楚的欣恬听到陶正
道的话后,立即摇起头来。热辣的汗水从她沾满青丝的额上,白皙的脖颈,大大
的奶子上落满滴下。她挣扎着想要说不行,却耐不住这位热门节目主持人已经挨
靠过来,攥着自己的鸡巴就伸到欣恬被陈顾问插着的蜜穴边上。
  「老陶,你来真的?」看到这情况,陈顾问都忍不住问出。
  「怎么?还来假的不成?」
  「那好!那好!」一看陶正道的反应,赵强也停下了动作,「这活得大家一
起帮衬着才行,真想来的话需要三个人一起动。老刘,你也停一下。老陈,你先
把玩意拿出来,一起放好,到时候一起进去才行!」
  浴室里的气氛一阵诡异,因为看出陶正道似乎想来真的,陈顾问居然迟疑的
停了下来,真把自己已经被欣恬的蜜汁滋润的湿湿漉漉得鸡巴从她小穴里抽出。
顿时,因为站立的姿势,欣恬艳红的蜜唇那里,还是被撑的很开的大腿根部,刚
刚被男人的玩意干过都无法合并的蜜穴就敞着小口,完全暴露在两人眼前。红肿
的穴口处,娇嫩的红肉都似乎滴着腊液一样,似乎因为男人的鸡巴刚刚抽出,布
红色细小血管的嫩肉都还在微微蠕动。都不能合并,好似鱼儿的小嘴一样张闔嗡
动。
  「不要,不要……」赤裸的未婚人妻摇着缳首,哀求他们。虽然就如他们所
说,在被裘董关的那些日子里,她的下面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不曾想过的玩意插入
过了,也好几次被两个男人从前后玩弄。但是,但是怎么说也没有过同时被三个
男人,从前后两边玩弄过的经历啊!
  她惊恐的摇着头,近乎绝望的祈求着他们。可是真正叫人羞耻的是,在后面
那个男人也停止动作后,她赤裸的身子却依然没有一分力气,赤裸的屁股紧紧贴
着那个男人的身子,被撑开的菊穴就好像一个橡皮筋一样箍着他的肉棒。居然要
全靠这几个男人把住,才能继续保持这种难堪的姿势不至于瘫倒在地上。
  赤裸的未婚人妻绝望的念着,想着真不知道世上还有没有比自己更不幸的女
人。一对大大的奶子被铜铃坠着,将她的乳头拉的老疼,充满在乳房里的奶水不
断折磨她的神经。本来在男人狠肏下才忘记的疼痛,再次袭来。「嗯」她咬紧了
芳唇。
  而前面,两个男人却在赵强的指导下,已经又一左一右抱住了她两条粉腿。
  「对,要想来这个你们得一起使力,尽量贴近。」
  男人的大手抱着欣恬滴落热水和汗水的粉腿,手指陷在她那充满弹性的肌肤
里。真如赵强说的那样一起把欣恬的双腿向上抬高,使劲向上,都抬得快把她的
胯骨扭反过去,「停下……哇……停下……」直让欣恬痛得觉得自己的腿都要断
了,雪颈上升出一片汗水和青筋。
  她痛苦的咬着贝齿,惨念着。
  「没事,没事,小恬,深呼吸几下,想想你生孩子的感觉!」
  可是那些男人的动作却根本没有停止。胖子在旁边就好像一个导演一样说着,
听在欣恬的耳中,让她真是一面落泪的哭着,一面在心里念道:「我,呜呜,我
那里生过孩子啊!」
  身前处,两个男人抱着被热水还有欲火,蒸腾的粉白身子都快变成红色的未
婚人妻得双腿,将自己的鸡巴尽力贴在欣恬因为现在的姿势,大腿根部张开的耻
缝处。在他们大力扳开下,真是那湿润的小口都像鱼嘴一样张开,滴落着液体,
里面层层叠叠的蜜肉都仿佛全部露出,如果换个角度从下方看去,都能直接看到
欣恬的子宫。仿佛胯骨都要被掰断同时,敏感的蜜穴端口却又被男人的鸡巴摩擦,
那感觉,真是让欣恬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神啊!再也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求助的欣恬,在绝望中娇啼的叫着。下身处,
两个男人几乎已经是身子贴着身子,把自己的身体和未婚人妻赤裸的娇躯完全的
贴在了一起。自己的娇躯和男人的皮肤完全黏靠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让欣恬恶
心。而他们的身子同时挤压住自己的乳房,那种感觉,几乎让欣恬翻起白目。她
再也承受不住的想要扭动自己的双腿,臀部,可是身子却被男人紧紧把住。她想
要挣扎自己的双臂,手指,可是手指却被皮套紧紧掏出,连动上一分都不行。
  「呜呜……」
  而当那两个男人紫红色的龟头,一起扎进她的小穴里面。用句比较低俗的形
容词,那种疼痛,几乎立即让欣恬的下面三穴再次齐流了!
  「哇哇」,两个男人的鸡巴同时插进,挤压着那薄薄的嫩穴,充满血管和敏
感细胞的嫩肉,那一下的感觉,几乎立即就让欣恬的下身撕裂。她痛苦的娇啼一
声,颦紧眉头,身子瞬的绷紧到极限,向后仰去。但是这两个男人却仍然没有停
下,他们感到自己的鸡巴和另一个人的鸡巴紧挨在一起。在真是都快豁开了欣恬
的粉屄,插进一段小穴后,猛然又是一紧。然后,就在赵强的指挥下,「别着急,
攒点力气,再来!」又是猛的一用力。
  那一瞬,真是刘副总都快发出叫声,感觉欣恬的屁眼箍得自己鸡巴,都快要
把里面的液体榨出来了。
  「天啊!」,可怜的欣恬绷紧了腰肢,在惨叫中身子完全化成弓型,仰靠在
刘副总的身上。胸前那对铃铛都随着她身子的嗡颤,奶子的抖动,一阵摇响,两
只足尖都蜷握到了一起,足背上青色的血管都变得清晰无比,真是粉白的大腿都
在颤抖着。
  「不,不行,快拿出来!」她大声的惊叫,哀啼着,拼命的挣扎扭动自己的
身子,蹬着自己两只小脚。可是这些都没用,那些人男人只图自己享乐,而力气
又比她大的多。而且他们也知道,就算真弄成什么样,裘董那里也有好药,绝对
可以把她弄回原样。
  他们鸡巴的抓着欣恬的身子,抓着她粉嫩的大腿,使劲把自己的鸡巴往她的
蜜穴里插进。两根鸡巴齐头并进,在第三次用力之下,「哇!」欣恬猛力绷紧娇
躯同时,终于一起顶到了最里,欣恬嫩穴的尽头,花心之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