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长篇待续7)

                 七
  我的两只手像钢琴家演奏一样,分别抚弄着玲玲坚挺的乳房和湿润柔嫩的阴
户,玲玲的呻吟像质地优良的乐器发生的声响一样动听。我舔弄着她白皙如缎的
脖子,但是心理却异常平静,不带半分欲望。
  我心里清楚我的目的,不是来发泄欲的,而是来从心理跟肉体上征服这个女
人的,要让她对我言听计从,心理跟肉体都离不开我。男人征服女人用的不是鸡
巴跟体力,而是技巧跟智慧。
  「嗯……嗯……别弄了……小童……我快受不了……不要让我在这里出丑好
吗?「玲玲呻吟着哀怨得说着,虽然不想在餐厅的包厢里,被男人爱抚到失控,
但是还是拒绝不了肉体生理上的反应。压抑已久的性欲,被我这根导火索从昨天
彻底的引爆,随时准备着井喷。
  「刺激吗?舒服吗?……不是说昨天晚上要够了吗?为什么下面还是这么湿
啊?」我边咬着玲玲的耳垂边在她耳边淫邪的诘问她,然后用食指按住她敏感业
已充血勃起的阴蒂快速的摩擦抖动。
  「啊……不要……我要来了……饶了我吧……小童……」玲玲随时达到崩溃
喷发的边缘。
  我故技重施将阴蒂上的手指移开,沾满了淫水的湿淋淋的手指伸进玲玲张开
的小嘴里,然后另一只手伸到她屁股地下在阴道里醮了醮淫水探到她娇嫩的屁眼
那里猛的抠入。
  「啊……那里不要啊……不要在这里玩那个地方……」玲玲含着沾满她淫水
的手指含糊的呻吟着,身体剧烈的扭动,躲避我毒蛇般钻入她肛门的手指。
  我从她口内取出手指,环抱着她,不让她乱动,那只手,四指手指两两分开
分别进入玲玲的阴道跟肛门技巧的挖弄。一边舔弄她现在紧张的青筋都迸出的脖
子。
  「啊……哦……我不行了……我来了……啊……小童……」玲玲又一次被我
抠弄出了强烈的潮吹,淫水喷洒而出。我抽出手指将她搂在怀里,张嘴吻着她的
双唇,温柔的跟她亲吻。
  …………
  「把屁股撅起来,大浪屄,你舒服了,就不管别人了?」黑子吞咽了楠姐高
潮而流出的淫水以后,在楠姐柔嫩的大腿内侧粗鲁的拧了一把,呵斥还陶醉在高
潮余韵中女人。
  「啊……疼……轻点……我撅就是了……」楠姐睁开慵懒的眼睛看着眼前周
身上下散发着无穷性魅力如同发情的黑豹一样的男人,不由得瞬间变得温顺如猫
狗。乖乖的撑起酥软的身体,翻过身来,朝黑子撅起肥厚的屁股。
  「啪」的一声,黑子又朝肥白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记。雪白的屁股上瞬时出
现一片殷红的手印:「用手将浪屁股扒开,给黑爷爷欣赏欣赏,你的浪屄跟臭屁
眼。」楠姐现在肉在案上,只要言听计从,乖乖的用头撑着床,腾出双手扒开肥
厚的腚肉,在这个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男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羞涩最隐秘的身体
部位。
  「哈,好漂亮的屁眼跟小屄啊。」黑子的眼光发亮。楠姐的下身确实迷人值
得任何男人热血沸腾。水淋淋肥厚的阴户,粉色的腔肉。精致浅褐色的屁眼肛纹
如菊,没有一丝的乱毛。
  黑子又爬上去对着雪白的屁股伸出舌头猛亲狂舔,昨天一晚上的对骚货小红
和艳子的征伐,压抑了三年的对性的渴望跟暴戾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但是就像
饿了很长时间的人一样,虽然吃饱了肚子,但是面对不同的美食,还是会饶有兴
趣的边吃边玩。
  楠姐并不知道黑子昨天晚上的事情,疑惑着这个男人怎么不像她想象中的一
样操起大鸡巴给她来个痛快,怎么会这样有耐心的做前戏。但是惧于黑子眼中的
摄人的欲望的眼光,还是乖乖的撅起屁股任凭黑子的轻薄戏弄。
  黑子伸出舌尖对准楠姐精致的屁眼集中的舔弄,将楠姐舔得花枝乱颤,大声
的呻吟着,「噢……小冤家……你太会玩了……舔得姐姐太舒服了……姐姐给你
玩……哦……姐姐屁眼很干净……舒服死了……」
  黑子像豺狗舔野兽的骨头一样贴着楠姐水淋淋的嫩屄跟屁眼,伸出两只手指
探进火热的腔道内肆意的挖弄着,丝毫也不急躁,像小孩子面对香滑的冰激凌,
舍不得一口吃完。黑子悠闲用用舌头一点点感受楠姐肛门的菊纹,粗长有力的手
指刺激着阴道内的G点,手法像在号子里为自己打手枪一样,时缓时急,慢慢的
控制着楠姐的激情,不让她那么快的达到绝顶。
  「噢噢……啊……你太会玩了……舒服死了……我又来了……爽死我了……
啊……」幸福的楠姐又一次败在黑子手下。
  …………
  经过长久缠绵的接吻,玲玲已经平复下来,睁开眼睛深情的跟我对视一会,
突然趴进我怀里,哽咽起来,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很伤心。我心里很清楚她哭的
原因,其实性是最好治疗心灵的良药,她经过这次的发泄派遣了压抑在心中已久
的委屈,现在哭是对之前的一个告别。
  我温柔的抚弄她的头发,亲吻她的耳朵,亲亲的劝着她,「乖,别这样,这
么大的女人了怎么还像个小丫头一样。」
  「我心里现在又开心又难过,不知道怎么了,想哭嘛。」玲玲从我怀里撑起
头,顽皮的撅着嘴对我说。
  「呵呵,咱是不是该走了,你不想让我在这里好好疼疼你吧?」我邪邪的笑
道。
  「还说呢,你让我现在怎么出去啊,头发也乱了,袜子也破了,跟在这里被
别人强奸了一样。」玲玲娇憨的抱怨道。
  「呵呵,你看看这里。」我指着沙发上的水渍挪揄道。
  「还不都是你坏,不让在这里,你偏在。」玲玲一边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梳
子跟小精子补妆,一边假装生气。现在的玲玲俨然把我当作她的恋人甚至丈夫。
心里对我好像没有丝毫的隔阂。
  我的心里也很矛盾,跟她正式的谈恋爱对我来说根本不可能,因为我心里早
就没有爱。将她看成芳芳一样的性伙伴,她的情况也不一样。将她调教成我的私
人禁锢?面对善良如她,我怎么下得去手呢?走一步是一步吧,反正都是缘分使
然,孽缘也是缘。
  我带着整理好的玲玲,出了包厢,在外面服务生行的异样的注目礼下,走出
来餐厅。出来以后,玲玲掐着我的手说:「以后我再也不到这家餐厅吃饭了。」
  「我们去哪?开房间?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我看着玲玲说。
  「那个,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到我那里去吧。」玲玲羞涩的低声说道。
  「好,我还有事情跟你谈,还想搂着你好好睡一觉。」一上到出租车里,玲
玲就自然的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我伸出手伸进裙子摸了摸玲玲大腿,在她耳边低
声说道:「呵呵,不穿裤袜,更性感。」玲玲发狠的拧了我腿一下。
  …………
  黑子点了根烟,挺着粗黑的鸡巴,坐在电脑椅子上,胯下跪着一丝不挂的楠
姐在艰难的将黑子的鸡巴拼命的吞进嘴里,还一边讨好的像黑子媚笑。
  「你黑爷爷的鸡巴大不大?」黑子一边问,一边用手捏着楠姐鼻子使劲将鸡
巴顶到喉咙的最深处,一边拍打楠姐鼓起来的腮帮子。
  可怜的楠姐一边拼命张大嘴巴扩大喉咙来承受黑子的大鸡巴,一边努力的吞
咽唾沫,还要像黑子点头示意用卑微的眼神讨好。短短的时间内她已经被黑子的
气势、凶狠的眼光、魔鬼般的性技给征服了。
  可是天生窄小的口腔实在难以容的大超越常人的尺寸,楠姐的口水稀里哗啦
流了一下巴,也没能将黑子的鸡巴吞咽下去。黑子悠闲的抽着烟,看着胯下楠姐
的媚态,间或探下手去,揪一下勃起的奶头。
  香烟抽完,黑子站起来,抓着楠姐的头发,操起鸡巴在楠姐的口腔里主动抽
送起来,间或抽出被楠姐的口水浸湿的油光发亮的黑鸡巴在楠姐的脸上抽耳光。
  「去,躺在床上叉开腿,把屄给爷爷亮出来。」抽送了一阵,黑子命令到。
  楠姐心想,终于等到这只大鸡巴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
怕浑身的肌肉不由得微微颤抖。乖乖的仰卧在床上,用双手扒开自己的大腿,亮
出羞人的下体。
  黑子将一只枕头塞在楠姐的肥腚下,又探头在红肿的阴部猛力的唆了几口,
命令楠姐道:「浪货,手淫给你黑爷爷看。」楠姐迷惑了,不知道黑子下面又要
唱什么把戏,可是在黑子凌厉的目光下,还是任命是伸手抚弄起自己的阴部。
  黑子一边撸着自己的黑鸡巴,一边呵斥着楠姐投入些,「操你妈的,别装洋
相,你老公不在,你这浪货没少自己弄吧,专业点好不好?」
  楠姐在黑子的视奸下,开始投入起来,睁着眼睛看着黑子的鸡巴,一边用力
的抠弄自己的、敏感充血的阴唇和娇嫩的阴蒂又浪叫起来,「呜……呜……小冤
家……你今天要折磨死我啊……不过,我好兴奋……你想怎么玩……姐姐都配合
你……」
  这时的黑子脸上露出狞笑,开始用手沾着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去抠弄楠姐的肛
菊。抠了几下之后,就挺着坚硬如铁的鸡巴对准楠姐可怜的小屁眼开始挺进。楠
姐在手淫的快感里惊醒过来终于明白黑子的主意,原来黑子对她肥熟的阴户没什
么兴趣,上去就要对她娇嫩的屁眼开苞。
  「啊啊……不要啊……别弄那里……弄前面吧……那里太痛啊……你的太大
了……我是绝对受不了的。」楠姐惊叫这,用手紧紧护着屁眼阻止黑子的进入。
  黑子甩手打开楠姐护着屁眼战栗的手,双手将她两条肥白的大腿按到楠姐的
胸前,让屁股高高翘起,坚挺的大鸡巴先对着湿淋淋的阴户外面上下摩擦着,将
鸡巴先用淫水给湿润了,然后对着楠姐颤抖的肛门开始挺进……
  黑子鸡蛋般大小的龟头经过淫水润滑起明发亮像一条黑色的钢棒,抵在柔嫩
的屁眼上慢慢的往里面插入。黑子也没有凶残的不顾一切的捅进去,只是用眼睛
死死的盯着鸡巴和肛门的结合处,屁股慢慢的用力,全然不顾楠姐惊恐的哀号。
  终于愤怒的龟头突破重重的阻挠没入紧闭的肛门,黑子邪笑道:「真他妈的
紧啊,在号里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去干男人的屁眼。」楠姐看的出来求饶是没有用
了,知道今天晚上是在劫难逃,肯定要屁眼开花了,屁眼撕裂般的疼痛,仿佛被
塞进去了一条烧红了的铁棒,硕大的龟头将娇嫩的屁眼撑到了极限。
  楠姐哀求道:「啊……求你了……慢点好吗……我让你操屁眼……但是请轻
一些……让我缓口气……要不是我会被你操死的……」龟头进去以后,黑子并不
着急往里探进,饶有兴趣的感受着熟女的处女肛门紧紧包裹着龟头的滋味。还慢
慢的抽动屁股,看着屁眼被龟头往回抽的时候,屁眼的纹路绽开如盛开的菊花。
  黑子腾出一只手将楠姐的手拉到阴户上,命令道:「不想疼,就多弄些浪水
出来吧,否则……嘿嘿……」黑子作势将鸡巴往屁眼里一顶。
  楠姐呼痛道:「啊……我知道……我明白……」马上用手在阴户上,开始手
淫,想通过刺激让自己赶快分泌出淫水,然后流到阴户下面插在她屁眼里黑子的
大鸡巴上。
  楠姐现在已经丧失了自我,完全臣服在黑子大鸡巴下。手快速的在阴户阴蒂
上上下翻飞,拿出平时练就的手淫本领。火辣辣疼的屁眼,酥麻空虚的阴道,黑
子的视奸,淫邪的气氛,瞬间让楠姐的腔道里又汁水淋漓,顺着会阴处流到屁眼
外的肉棒上。
  「嘿嘿,纯天然的润滑剂啊,太他妈妈的爽了!」黑子仍就悠然的慢慢将大
鸡巴一点一点的向楠姐的肛门里推进,感受楠姐直肠里的肉壁给他的龟头带来的
每一寸的感受。可怜的楠姐,只有拼命的挖弄自己的阴户已获得更多的淫水来润
滑屁眼里的肉棒,而且徘徊在屁眼的疼痛跟阴户的快感中间。
  「啊……疼死了……嗯……天堂地狱啊……我要死了……我要去了……」楠
姐开始胡言乱语。
  …………
  我跟玲玲来到她的家里,四室两厅的房子,欧式田园风格的装修,华丽但是
不乏风情。穿着睡衣小红迎了出来,看见是我,脸飞快的红了起来,玲玲好像也
是刚刚想起来小红的存在脸也红了起来,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
  我笑了笑说:「我的床地方被黑子占了,我没地方去,来你们家借宿了,小
红,你欢迎不欢迎啊。」
  小红笑了笑看了眼尴尬的小姨对我说:「当然欢迎了,不过你不要欺负我小
姨啊。我去睡觉了,你们聊吧。」然后就匆匆的走进了她的卧室。
  「真是不好意思……」玲玲对我羞涩的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欢女爱,很正常啊。」我凑到玲玲的耳边说,又亲
了她耳朵一口。
  「到我的房间来吧。」玲玲躲闪着我的亲吻,拉着我进了她的闺房。房间很
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大床上铺着淡紫色的整套床上用品。整个空间显的素雅
和谐,可见玲玲的品味非同一般。
  「我要去洗个澡呢,刚才弄的难受死了,你随便坐下。」
  「要不要我陪你洗呢?」
  「不要了,你要进来就不是洗澡了……」玲玲幽怨的看我一眼,拿了睡衣进
了浴室。呵呵,这个腼腆的女人到现在还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换衣服。
  我等到听到了水声,就轻轻的出了玲玲的卧室,来到小红的房间,哈,小红
没有锁门。小红见我进来有点不知所措,羞涩的愣在床上,我对小红做了禁声的
手势,就欺身上去,拉起小红,抱进怀里,对她说:「小红乖乖,有没有想我和
黑子呢?你小姨在洗澡,我忍不住来看看你。」
  「嗯,想了。你们一天连个电话都没给人家打。」小红在我怀里抱怨道。
  「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我摩挲着小红的身体,「想我多一点,还是想黑子
多一点呢?」边说边亲吻小红白皙的脖子。
  「嗯,都想,你们都是大坏蛋,但是我还是一整天都想着你们。」小红在我
的挑逗下动情的扭动着身体,「别弄了,我知道小姨很喜欢你,你是小姨的。」
小红抓住我撩开她睡衣准备伸进内裤的手说。
  「呵呵,我也很喜欢小红啊,小红也很可爱,我做你的小姨夫,也要做你的
情人好不好?」我挣开小红的手,伸进内裤里摸了摸小屄,「这里还疼吗?还有
后面?」
  「好多了……嗯……你真坏死了……可是……」骚骚的小红别我接触到敏感
部位马上陶醉起来。
  我对着小红的嘴狠狠的来了个湿吻,同事用手指按住小红的阴蒂,迅速的技
巧的搓了几下,然后留下失神的小红离开了她的房间,临走我对着她的耳朵说:
「晚上可能来找你,别关门。」玲玲还没有洗完,我脱了衣服,走进浴室。玲玲
全身都打着浴液,一身白色的泡泡,像日本AV里的泡姬。
  「我就知道你会进来的。」玲玲娇羞看着我一丝不挂的身体和胯间已经微微
翘起的鸡巴说。
  我伸手揽过玲玲滑腻的身体,将她拉进我怀里,吻上香唇,肆意的亲吻并且
上下其手,摸着滑溜的肌肤。本来就光滑的肉体再加上浴液的泡沫,更是手感绝
佳。玲玲温顺的任我轻薄,一边为我进行周到的洗浴服务,将我推到淋浴下,冲
湿身体后为我仔细的打浴液。微翘的鸡巴在玲玲柔嫩的小手的伺候下陡然坚挺,
像她举枪示意。
  「你真是个魔星,这里又变的这么大,好像有使不完的坏……」玲玲看着我
胯下怒蛙痴痴的说。
  「哈哈,有你这样迷人的美女在怀,它就是想休息也不甘心啊。」我拨开玲
玲的丰满的腚肉用手指去撩拨她的屁眼。
  玲玲扭动着屁股躲闪着我的手指,嘴里娇喘着说:「嗯……别弄那里,这两
天后面都难过死了……」
  我搂定她不让她乱动,探手到她的胯间,一只手大拇指探进阴道,中指抠进
屁眼隔着薄薄的肉壁同时挖弄两个腔道,舌头舔进耳朵,在她耳边说:「放心,
以后你会爱上我弄你后面的感觉的。」玲玲又一次迷失在我高超的爱抚技巧下,
闭着眼睛陶醉在我的怀里,嘴里只有哼哼的份了。
  …………
  楠姐的屁眼跟直肠已经度过了刚开始艰难痛苦的不适应期,慢慢的适应了黑
子的大鸡巴。当然也是因为黑子没有开始就凶残的抽插,还有在奋力手淫下阴户
流出的汩汩的淫水的润滑。黑子的大鸡巴每抽送一下就将刚琳到肉棒上的淫水带
进去。现在黑子开始加快速度对楠姐娇嫩肛门的征伐。没次进出都将红红的直肠
肉壁给带得几乎要翻卷出来,肛门的菊纹也一次次的绽开跟合拢。
  「啊……你尻死我吧……哦……噢……你插烂我的浪屁眼吧……」
  「操你妈妈,叫爸爸,叫黑爷爷!」
  「啊……黑爷爷……大鸡巴爸爸……干死浪屄吧……」房间里充满了淫声浪
语,充实着浓厚的性臭。黑子舞动着胯下张牙舞爪的黑鸡巴对着楠姐雪白的屁股
在其柔嫩的屁眼的狂轰滥炸越干越快。
  「救命啊……我不行了……屁眼要被干烂掉了……要死了……啊……大鸡巴
爸爸……我的黑爷爷……」楠姐如杜鹃啼血般的浪叫着,并拼命的挖弄自己的充
血肥大的阴户,淫水如小便般喷射而出……
  黑子猛烈的抽送一番以后,拔出污秽的肉棒,抓过失神的楠姐的头,将鸡巴
强行塞进楠姐是嘴里,疯狂的发射。完全被征服并且沉浸在无边肉欲里的楠姐毫
不犹豫的张开嘴完全接受了黑子无情的口中射精,并且乖乖的吞咽着精液。
  「操你妈妈!太舒服了。都给你黑爷爷咽下去。」黑子这时候真是爽翻了。
  发泄后的黑子躺在床上,继续按着楠姐的头,享受时候的口舌清理服务。楠
姐乖乖的像听话的小猫一样卷缩在黑子胯间一口一口舔着刚刚在她屁眼里拔出的
黑鸡巴。可怜的屁眼现在变成了一个合不拢的肉洞。
  …………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