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 (十二)夜话2

(十二)夜话2
算了一下在农村的日子,也已经有些日子了,魏喜在下午时分把腾出的空地
再次规整了一番,种上了菜蔬之后,心满意足。
  他告诉儿媳妇「明天我就陪你回去,等把孩子送到家之后,我再回来」,听
到老人这样说,离夏不高兴的说道「你儿子走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怎么现在又
变卦了?」,看到儿媳妇不高兴的样子,魏喜以为那是儿媳妇在逗他呢,他又用
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说道「我这么老头子总搅合你们,算什么事呢!你们不在乎
,我还感觉心里不安呢」,「爸,你说过你适应了,怎么现在又这样说呢?」
  离夏咬着牙说道,看到儿媳妇这回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他挠着脑袋说不出话
来,「人家答应了宗建要照顾你,宗建走的时候,他说让你随着我们一起进城,
你怎么不反对呢?」
  离夏转过头不去看眼前的老男人,魏喜讷讷的往前凑了凑,扶住儿媳妇的胳
膊说道「不是的,我」,魏喜也不知怎样劝服自己的儿媳妇。
  有点尴尬的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我也不劝你了,我自己走还不行吗」
  离夏说着的时候有些哽咽,甩开公公的手走进屋子里,魏喜看到儿媳妇这回
是真的生气了,嘴上叹着气,心理百般不是滋味。
  他想了又想,跺了一下脚,最终追了进去。
  离夏正在房间收拾衣服,见状,魏喜奔了过去,拦住了儿媳的手说道「夏夏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今天走和明天走不都是一样的
吗,宝宝,爷爷不管咱们了,你跟妈妈回家吧」
  说着说着,离夏哭了出来,看到儿媳妇梨花海棠般的脸蛋上飘着泪花,魏喜
心中终是不忍,他本打算进行最后的劝说,可自己那不充分的准备和老话重提,
一下子就被儿媳妇的话语和泪水击溃了。
  他咬着牙闭上眼想了想。
  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魏喜叹了出来「我被你打败了,我答应你,我随你走
,陪着你照看孙子好了」,听到公公这么说,离夏疑惑的转过头看看眼前的老人
,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看到儿媳妇这个表情,魏喜再次闭上了双眼,颤抖着的
双手抓住儿媳妇的胳膊,一把抱住了她,像父母般哄着孩子,轻轻拍着儿媳妇的
后背,轻轻的哄着眼前的女儿。
  炊烟袅袅升起,鸟儿叽喳的栖在树上相互的飞来飞去,时间在滴滴答答中走
了过去。
  夕阳的余晖过后夜色降临,路灯下,熙熙攘攘的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越聚越
多。
  有的围在一起唠着家常,有的绕到村后去散步,也有一些人在村委会大院里
跟着音乐跳着舞,这是酷夏村民们在这个季节消遣的方式,各有各的妙处,挥洒
汗水的时候,既健身又消磨时光,一举两得。
  魏喜此时和儿媳妇离夏正忙碌着给孩子洗澡,有了这么几天的熟悉,孩子也
渐渐适应了农村的生活,他被放到浴盆里,双手在洗澡过程中不断扑腾着玩耍着

  看着孩子开心的玩耍着,魏喜一边用毛巾给孩子擦拭着,一边和儿媳妇说道
「我知道,有了孩子,你身上的担子就加重了,建建又时不时的外出,我自己又
帮不上你什么忙,一会儿忙利索了,你要是打算出去溜达溜达的话,就去吧,孩
子也玩耍的差不多了,我哄着他睡觉好了」。
  「爸,你还说呢,就知道为儿女着想为儿女考虑,自己却没有那种生活的享
受,你那么爱下象棋,这几天没有一次出去玩,我又怎能一个人独自出去呢」
  离夏媚了一眼公公,用毛巾裹住孩子然后抱了起来。
  「嗨,那些都是小玩意,玩儿不玩儿的不吃劲。这不得看事嘛!家里有孙子
,我一个人没事总上外面溜达,那叫什么玩意儿!还不让人家说我不着调」
  魏喜轻轻拍打着孙子的后背说道,「哦?你不怕人家说你闲话了?嘻嘻」
  离夏看着公爹一脸认真的模样,笑嘻嘻的说着「怕闲话也没办法,日子总要
过,我说咱们能不能别老是说我」
  魏喜说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把话扯到了一边「你呀,
说你什么好呢,哼,人家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离夏撅着嘴,看着公爹那自我忍耐不顾个人得失的行为,本来打算劝劝他,
可这个时候就听到公爹捏着嗓子发出了很好笑的声音。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还不是会说,哎呀,你就知道自己的儿孙,从不知
道自己照顾自己,先是怕人家说你不管孙子了,又是怕人家说你和你儿媳妇的闲
话」
  魏喜捏着嗓子学着儿媳妇的样子说道,把离夏给逗得,笑的是前仰后合「爸
,你可笑死我了,哈」,看着儿媳妇抱着孙子,又一边拍着胸口,那女儿情怀,
老人也是开心的跟着笑了起来。
  笑罢之后,魏喜继续说道「这个家庭问题对我来说,本来就是责无旁贷的事
情,可我一会儿瞻前顾后的,一会儿又心事重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可千
万不要笑话我这个老头子」
  「不会的,不会的,呵呵,爸你还真逗」
  尤其看到公爹小孩般「变脸」
  的说辞,离夏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而后缓缓说道。
  看到儿媳妇那忍俊不禁的样子,魏喜就笑了「想笑就笑,干嘛还要装着,偷
着笑,这闺女」
  笑,本来就是调味剂,这一笑,把所有烦恼都洗刷干净,所有的烦心事都随
着开心的笑没有了。
  再没有什么是笑不能调节的,可谓一笑泯恩仇,一笑解千愁,大笑开怀,这
些说的都是笑的好处。
  尤其是公媳俩和小婴儿之间的日常生活所见,这样也有助于生活有助于调节
他们彼此的情感。
  外面乘凉的人群声音依稀,洗过澡之后的小诚诚睡意来了,咕哝了一阵,在
妈妈的乳房上闭上了双眼,看着孙子那可爱的脸蛋还有迷糊中的睡眼,离夏和魏
喜相互的笑了笑。
  哄着孩子睡着,把他安顿好,又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离夏拉
着魏喜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要再反悔啊」
  离夏看着自己的公公说道,「答应了你的事情,还反悔啊」
  魏喜冲着儿媳妇说着,看似很肯定的样子。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变卦呢,那还不是你的拿手好戏,有时候你说的话啊
,我还真有些信不过你」
  离夏戏谑的说道,看着儿媳妇娇嗔的样子,魏喜也为自己的反反复复有些无
奈。
  可是,毕竟和年轻人在一起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最起码的是,自己也被年轻
化了,从心情到心态,尤其身边还有个孙子陪伴着,更是乐趣无穷。
  这些问题时不时的牵扯着他,让他在矛盾中徘徊着。
  「我也说不好自己怎么反复无常的,我知道这样不好,让人感觉陌生了,这
个是我的不是,我向你道歉,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完全是从我个人自私的角
度出发的,我再次抱歉,那么,我就跟着你走,就像你说的那样,随意、开心、
包容、理解,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就这样子吧,一切都自然一些,一切都随
遇而安,这样的话,你觉得行吗?」
  魏喜说完,看了看儿媳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解释,能不能得到儿媳妇的
肯定,「我与宗建做的事情其实和你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这个家,这
个家有你,有我,有宗建还有孩子」
  离夏说完这句话又补充了一句「爱是无私的,爱是永恒不变的,爱里面有亲
情有爱情,我们爱你,源于孝顺长辈,源于血浓于水,你爱我们,所有的付出,
那是大爱无疆,爱和孝同在」。
  听着儿媳妇说着,魏喜也是感慨颇深,自己这么多年确实是委屈了自己,可
是,对于孩子,委屈自己算什么呢?那还叫委屈吗?他心理很感激儿媳妇的理解
,也为她的开朗和贤惠所感染。
  她想让自己的晚年生活过的不孤单不寂寞,把女儿家的羞涩都抛弃了,虽然
她是自己的儿媳妇,可所付出的却是一个女儿应该做的事情,有这样女儿般的儿
媳妇,他还要什么呢,他还会觉得孤单吗?都说理解万岁,可真正的理解是在彼
此充分了解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那都是不求回报的,那都是想尽办法让对方幸
福而自己委屈的。
  魏喜自己不敢说自己为了这个家付出多少,可他的眼中看到了儿媳妇为了自
己的儿子,为了她的儿子,肩膀上承担的责任和那份大气的包容,这是一个年轻
的女人啊,这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魏喜心理想着这些,有些微微的惭愧

  魏喜伸了伸手,稍稍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拉住了儿媳妇的手,感慨的说道「
谢谢你,再一次给爸爸上了一课,其实啊,说到底还是顾虑导致的,顾虑太多,
里面还掺杂了一些传统思想,因为这些,所以放不开,你能这样大方,不去计较
,爸爸会一点点改变的,哎,还是年轻好啊,爸爸那个时代可是带着顾虑过来的

  听到公公这样说,勾起了离夏的兴趣,她很想听一听公公讲讲发生在他身边
的事。
  离夏就怂恿起公公「爸,你年轻时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看到儿媳妇嬉
皮笑脸的样子,眼睛中透着古灵精怪,魏喜慈祥的看着她说道「没有,你信吗?
呵呵,不要问这么尖锐的问题啊,叫爸爸不好回答,问个别的吧」,看到公公似
笑非笑的样子,这里面一定很有意思,可是他又是三缄其口磨磨唧唧的,只好不
再继续追问这个话题,心理想了想,离夏问道「发放补贴之后,你怎么没去找领
导安排工作」,离夏问的这个问题还是比较直接的,也很符合现状,其实,这个
问题涉及的范围很广,也是现代人对于自身生存安危的一个考虑,毕竟这个时代
的思想不同于那个时期。
  「恩,这个问题啊,还是能说说的,现在人的生活,很多东西都是物质化的
,为了生存,在生活中工作中,人与人之间少了热情,很多时候都是相互利用的
。我那个年代啊,人都很傻的,大环境下,也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回来之后,就
是在家中务农,后来学了一些手艺,做起了手艺人,渐渐的家庭生活也好了起来
,就是这样子,没有什么别的因素在里面,再说了,没有分配工作,我也不后悔
,连队里,活下来的人已经很知足了,想想那些死去的战友,我能活着就是最大
的安慰,我很知足了」
  魏喜说的时候很平静,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一些事情,他稍稍看的淡了
,这里面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感情很深,就如同和战友陈占英似的,两个人关系
那是过命的,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往往就是一句话的事,他自己能搭上手的,他
绝不含糊。
  离夏双手托着下巴,那副眼神那副神情,像看着偶像一样看着公公,看到儿
媳妇萌萌感十足,魏喜呵呵的笑着说道「你不要那样子看我,我都被你看的不好
意思了」,「哦?那你抽根烟吧,缓解一下」
  离夏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道。
  「嗯?平时你不是总劝建建和我少抽烟嘛,怎么今天破天荒的让起我来了」
  魏喜笑了笑说道,手却自然的伸到了口袋里,拿出了香烟点了起来,看到公
爹熟练的点上了烟,好像还吐了个烟圈似的,「爸,你抽烟的样子很帅啊」
  离夏冒了这么一句,弄得魏喜不明所以「抽个烟,有什么帅不帅的,我都跟
不上你的跳跃思维了」,看着公公不解的样子,离夏解释着「呵,人长的漂亮干
什么都漂亮」,听到儿媳妇说出这样的话,魏喜也没有再继续过问,也许这就是
父爱的魅力?也许是他身上散发着中年人的庄严,他并不做过多的思考,只是很
随意的抽着自己的烟儿。
  吸了几口之后,或许是放开了心思放开了手脚,魏喜继续讲了起来「我那个
时候,结婚谈对象都是别人介绍的,自由恋爱有,不过很少,那个时候也不敢主
动拉女孩子的手,如果你一上来就拉姑娘的手的话,会被认为是在耍流氓」
  魏喜自己竟然讲起了自己婚姻时期的一些事情,离夏抱着膝盖插了一句「不
应该吧,年轻的帅哥拉女孩子手,女孩子该乐意才是,谁还会喊你耍流氓」,听
到儿媳妇这样说,魏喜搔了搔头,看了一眼儿媳妇,然后解释着「什么帅哥啊,
那个年代就是那样,上来就冒失的碰人家就是耍流氓啊」
  「那你刚才抓我的手,是不是耍流氓?嘻嘻」
  离夏打趣着公公,一下子让魏喜的老脸冒了彩,魏喜看了儿媳妇嘻哈的模样
,呐呐的说着「我,咱们不同嘛,你这闺女,又逗爸爸」,离夏笑了笑,就不再
多说话了,就那样的看着公公,听他继续讲着「我和她谈了半年就结婚了,和大
多数人一样过起了日子,然后就有了建建,一家人很开心,那个时候的人,有股
子狠劲,不怕苦不怕累,你的婆婆为了家庭,在月子里就进行劳动,落下了月子
病,后来繁重的生活的堆积又染上了子宫病,最后...」,说着说着,魏喜的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沉默不语。
  公公丧偶多年,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虽然随着时间淡了,可毕竟会触动公
公的感伤,离夏第一次无心的问出来之后就后悔了,可是好奇的心理还是让她很
想了解,了解公公的过去,这也许就是女人天生八卦的心理吧。
  公公虽然说了出来,看他那个样子,肯定触动他心底的感伤,见状,离夏忙
打圆场说道「爸,这回咱们回城,你就长住下来吧,明天我给你准备一下,需要
什么咱们就捎过去,缺什么的话,咱可以买」,听到儿媳妇打岔,魏喜缓了一下
,心情收敛了一下之后就恢复了过来「恩,带一些衣服吧,还有,拿着我的象棋
,恩,还有我的收音机,别的什么?好像也没什么可拿的了」,魏喜想了想说道
,他自己一个人生活,确实也没有什么可拿的了「衣服、鞋子拿一两件就可以了
,回头再给你买吧,象棋也不用拿,你可以上网玩,小区里也有现成的,恩,收
音机?好吧,把它带上,你还要不要带一些其他的,你看的书带不带呢?」
  离夏问着,「书嘛,就把三国带上吧,衣服多拿一些,犯不上花钱去买,这
么多衣服够我穿的」
  魏喜想了想说道「恩~哇,都十点多了哦,可打破了你作息时间喽」
  离夏小小的惊呼了一下,她指着桌子上的卡通表冲着公公说道「让你陪着老
头子,呵,这烟都抽了好几根了。恩,挺好的,让我过够了嘴瘾啊」
  魏喜心情不错的说了这么一句,「哼,知道我的好了吧,快去,洗澡睡觉」
  离夏起身拉着公公的手说道。
  一老一少这样子的聊天方式,尤其讲了那么多话,要真说的话,这还是头一
回,离夏也是第一次打开公公的心房,听他给自己讲了那么多,作为公爹的魏喜
,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唠了那么多藏在心底的话,讲述了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
虽然不全面,可是那沟通后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一个倾听一个诉说,就像两个好朋友一样,很随意很自然。
  外面的人已经走散了,气温也凉快了下来。
  月光倾洒下来,小村庄像个孩子似的进入了梦乡,恬淡、祥和、宁静,正如
夜色一样,淡淡的静静的幽幽的。
  太阳能中的热水随着管子喷射下来,仿佛识破了人心一般,先是替魏喜洗去
担忧和孤寂,随着他的擦拭,把所有的烦恼通通的甩掉,直到他一身轻松的走进
自己的卧室。
  然后离夏走进浴室,随着流水的肌肤相亲,让她慢慢体悟,似是增加了她的
信心般,让她的付出有所回报,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也是丈夫支持她所进行的事
,想到这些,离夏轻快的转着身子,越发享受沐浴带来的舒服和轻松。
  夜真的深了,离夏是带着笑意进入的梦乡,这一夜,孩子闹腾醒了好几回,
可这并不妨碍她的休息,心情好了,事情做起来就舒心了。
  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公媳俩前后脚相继起床,离夏看到公公端着尿桶走了出
去,她好奇的偷了两眼公公手中的青色尿桶,里面有小半桶尿液,经过她身边的
时候,她看到里面澄清的尿液并没有难闻的异味。
  简单的观察一下,虽然是一憋,她心里多少清楚的知道公公的身体还不错,
并没有出现老人尿多的现象,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好多年轻人夜尿也就是这么个量,甚至比这个还要多,并且颜色也不好。
  她心里胡乱的想了想之后,走到水缸旁边打来了清水放到盆子中,感受着水
的清凉,离夏把一脸的困意洗掉,摸着自己年轻的皮肤,她照了照镜子,眼袋基
本没有,轻抚着自己的脸蛋,左看右看的,很是满意。
  公公在院子中清扫了一下卫生,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手脚,就忙着走进厨房准
备起早饭来了,他的生活很有规律,一直是这样做的,往常都是早起,洗漱完毕
之后,喝一杯白开水,然后活动活动身体,接下来是做饭。
  自打儿媳妇陪着自己回到乡下,他基本上是打扫完院子之后,洗漱,然后马
上做饭,有了孙子就要考虑周详,毕竟大人肚子饿了吃饭,孩子也要吃饭。
  他简单的煮了几个鸡蛋,熬了小米粥,给小孙子又打了鸡蛋羹,补充一下营
养。
  做完所有这一切之后,他到院子里打了一套拳,慢悠悠的,没有年轻人的快
速,不过动作中却毫不拖泥带水,整个一套拳打了一刻钟,完事后走到西边墙角
,那里摆着一口大缸,以前是存放粮食用的,现如今确盛放着雨水,他背转了过
来,背对着水缸提臀用腰扛了几下。
  离夏这个时候正抱着孩子在客厅门口,她把刚才发生的事看了个满眼,只见
公公用腰把近两米直径的大水缸抗的晃了起来,以前只看到过公爹打拳,还真没
注意过公公这样做过。
  「爸,你腰疼不疼啊,那个大水缸让你撞的都晃悠了」
  离夏有些担忧的问着,「这么多年了,我每天都这样做,你看着觉得奇怪也
不新鲜,没事的,这样更能舒展腰板」
  魏喜不以为然的说着,「你可吓坏我了,你真的没事?」
  离夏不放心的继续问着,「真的没事,爸啊这么多年就没丢下,翻跟斗都没
问题的,得了不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魏喜笑呵呵的说着。
  洗了洗手之后,魏喜把饭端了上来,「有点热,一会儿就好了,给宝宝尝尝
鸡蛋羹吧,我都放好了香油,恩」
  魏喜用手捏了捏孙子的脸蛋,小家伙哇的闹了起来,「坏老人逗孙子,把孙
子都弄哭了,妈妈说他,走开走开,不要逗宝宝」
  离夏晃悠着孩子说道,哄了一阵,孩子也就不再哭泣,在妈妈的怀里享受起
了鸡蛋羹的美味,不过,鸡蛋羹的美味是好,吃了这个就不能吃那个,孩子是开
心了,离夏却不开心了,她涨奶涨的乳房有些疼,只好气鼓鼓的拿出吸奶器把奶
水吸了出去,然后嘟囔着嘴哼哼唧唧起来「有目的的,有目的的,这个坏老人」
,说着说着,她自己的脸就红了起来。
  那个吸奶器的喇叭口张的很开,和它一起的花瓣护垫紧紧的贴在了儿媳妇丰
满的乳房上,就看到儿媳妇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按下手柄,只见乳峰上的葡萄般大
小的乳头连带着乳晕都被吸到了喇叭里,那乳头看起来好像被吸得很大的样子。
  乳头上发达的脉孔喷射出好多线般粗细的汁液,浓稠的流到了杯子里,看着
看着,魏喜忍不住的吞咽着唾液,双手也随之按在大腿跟处,一点点的移动着双
手靠拢到了裆部。
  给老人准备的钙奶和钙片就放到了桌子上,离夏也不多说话,这些天都默认
了的事情,她也不做过多的解释。
  吸干奶汁,用衣服遮挡好又轻轻揉了揉,然后把杯子和钙奶的杯子放到了一
处。
  她扫了一眼坐在凳子上的公公,当看到公公正在睨眼看着,她的头低了下来
然后转身进屋去了。
  看到儿媳妇的背影,魏喜咧着嘴看向了桌子上摆放的两杯奶,咂了咂嘴扬手
抄起了杯子,毫不客气的就着钙片把钙奶先喝了下去,然后一点点的品着杯中儿
媳妇那温乎乎的奶水,心理怪怪的他,经过这几天的适应,显然已经喜欢上了她
的味道。
  离夏自己的衣服行囊基本不用动,所欠缺的就是整理公公所需的,孩子在老
人手中,她把公公要穿的夏衣拿了出来,又挑了两件外衣,把这些衣服和鞋子放
到了旅行包里,然后走进东厢房,床铺底下有个箱子,那里是公公交代的书籍摆
放的地方,离夏翻开了箱子,里面堆放着有书籍有老旧的报纸还有一个老相册。
  打开相册,里面是家里人的一些相片,有宗建小时候的,有公公年轻时的,
里面还有一张年轻女人的相片,离夏知道,那是她自己的婆婆。
  除了公公当兵的相片外,其余都是两寸左右的黑白相片,内里包含着的情谊
和情意是无价的,离夏选了两张公公穿着军装当兵时的相片,她没有拿婆婆的相
片,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怕引起公公的伤心。
  随手又把摆放在上面的三国演义也拿了出来,整理好一切,她看到了自己来
的时候随手放在墙角的那尊佛菩萨,尤其是那生动逼真的交合形姿,离夏心理没
来由的一突,脸上显出了红晕,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窗子,然后走上前去把那尊
佛菩萨迅速的捎在了手中。
  (未完待续)提前透露下一章节:十三章安顿。
  要回城了,魏喜回城之后又是怎样一个情况呢?他的心理已经放开了很多,
可是...,敬请期待。
  同志们好,别催的那么急啊,容我布局,容我思考,看似简单的几千字,我
码字又不是很快,很吃力的,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家庭,还要照顾老婆孩子心理,
我容易嘛。
  当然,你们更不容易,都理解一下吧。
  恩,放开心情,慢慢体会其中的乐趣,开心就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