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8

  看着猫猫白里透红的脸蛋,我莫名其妙。猫猫越发着急,又不好意思给我明
白,扭捏了半天我恍然大悟,“你要上厕所是吧?”猫猫的脸已经变的更关公他
老婆关母一个颜色了,低着头不说话。我哭笑不得,问个厕所能把自己羞成这样
的她算是第一个了,我用手一指,道:“在那边,不用我带你去吧?”其实房间
并不大,厕所离这不到十步远。猫猫头摇得象个拨浪鼓,嘴里叫着“不用不用!”
跑了出去。
  一进去,里面就传来了很响的冲水声。我笑了,真是个纯洁的姑娘。用冲水
的声音盖过自己嘘嘘的声响,蛮聪明的嘛。
  从厕所出来,猫猫看我坐在客厅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头又不好意思的低了下
去,走到我面前坐下,怯怯的问我:“石头哥,小月呢?”我说上班呢,今天她
值班。猫猫哦了一声,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我知道她还是刚出门的学生妹,
社会经验不多,跟这一类型的人聊天我很有经验,无非是一些时下流行的东西。
效果很显著,一下午的时间,猫猫已经和我混熟了,再也不叫我石头哥,改为直
呼其名,并且给我改了姓,叫臭石头。
  傍晚还没小月下班还没进门就开始大呼小叫,猫猫欢呼着跑出门迎接,两人
一见面就抱在一起又笑又跳还带叫,就差亲嘴了。我倚在门框看着她们,“还进
来不?你俩是不是准备在楼道开战啊?”猫猫没听懂,小月却脸红红的打了我一
下,一般晚上我和她开搞的时候我就大声叫嚷开战喽,开战喽!
  小月搂着猫猫进了房,看到桌子上已经准备好的饭菜,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踮起脚在我脸上香了一下,说:“老公辛苦了!”脸上已完全没有昨晚的阴影。
把猫猫到是羞了个大红脸,转过头当作没看见。我抱着她的腰说:“小心教坏小
孩子!”猫猫这次听懂了,转头骂道:“臭石头,你才是小孩子!你们到一边亲
热去,我才不管哩!”
  坐下吃饭,我给大家每人倒了一杯啤酒,端起来说:“给猫猫接风!”猫猫
为难的说:“我不会喝酒啊!”我笑道:“会吃奶吧,把这当成奶就可以了,多
喝几次就会了。”小月也劝道:“少喝点。今天高兴。”看着猫猫皱着眉头捏着
鼻子象灌农药似的可爱样子,我心里突的一跳。猫猫舔了一小口,看我和小月不
情愿的样子,无奈的又端起杯子,闭上眼睛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的倒了下去。干完
一杯,身子一抽,打了个嗝,惹得我和小月哈哈大笑起来。小月扑过去摸着猫猫
的脸叫道:“猫猫,你好可爱!我爱死你了!”猫猫恨不得钻到地上去,忿忿的
说道:“去你的,都是你们让我喝!”
  开开心心的吃完饭。坐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看着两个女孩唧唧喳喳的说个
没完,无非都是小时侯的时候和上学时的情景,我听着无聊,转身走进房间。
  刚抽完一支烟,小月走了进来,随手锁上了门。我没说话,小月爬上床,趴
在我身上问我:“老公,还生我的气吗?”我微笑着看着她,说:“没有啊,你
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生气?”小月叹了口气,郑重的对我说:“老公,我昨晚
想了一夜。我承认才开始的时候是利用你忘掉那个人,毕竟我跟谈了一年多,虽
然是我提出的分手,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但是,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以来,
我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你的细心,你的体贴,你的一切一切都
是他所不及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我爱你,石头!我以后都
离不开你了,也不想离开你!”
  听着小月的表白,我心里很感动,我相信她说的是实话。所有的嫌隙在她的
告白中冰消玉释。我抚摩着她的乳房,亲吻着她的耳垂说道:“我就那么点优点?
难道我的技巧不好吗?”小月红着脸白了我一眼,嗔道:“坏老公!”手伸到我
的下面,抓住我的阴茎,说道:“这个坏家伙最吓人!”我色心大起,身子一翻
压住她的上半身,几下解开她的上衣扣子,迫不及待的推开她的乳罩,低头含住
了她胸前的蓓蕾。
  小月挣扎着说道:“老公,我还没洗凉呢!”我抱的更紧,嘟囔着说道:
“我就喜欢老婆的汗味。”小月被我亲的咯咯的笑着,嘴里骂道:“变态鬼,大
色狼!”我两下脱光小月的衣服,再撕下自己的,往她柔软的身体上一压,叫道
:“我就是大色狼,大色狼来了!”
  小月惊叫了一声,突然又捂住嘴压低了声音,看来是想起隔壁的新“邻居”
了。阴茎已经完全勃起,在小月的双腿间胡乱的顶撞着,惹得她一声声轻喘。终
于找到那处熟悉的柔软,正想一鼓作气,小月突然一把推开我,我叫道:“怎么
了啊?”心里不免有些气。小月在我唇上一边亲吻一边吻道:“老公,去洗洗嘛,
我身上有汗,做着不舒服。”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大哥,你不是吧,都这节骨
眼上了你还叫我去洗凉?”小月在我怀里撒着娇,“老公,很快的嘛,大不了回
来我好好补偿你,你抱我去好吗?”我叹了口气,能不好吗,都到这份上了。
  胡乱穿个裤衩,把小月的睡衣往她身上一套,抱起她走到门口轻轻开了门。
猫猫的房间关着门,里面的灯已经灭了,这丫头,睡的蛮早。走进卫生间,把门
关上,我一边亲吻着小月的樱唇,一边脱着两人身上不多的衣服。
  小月的身上汗津津的,却没有一点异味,只有一丝淡淡的清香。有种兰花的
味道。我把水蓬头打开,冰凉的水流打在小月的身上,肌肤上瞬间生起一排排密
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小月跳到我怀里,叫道:“好凉啊!”我抱着她,让水流在
我的头上直冲而下,小月低着头在我的怀里轻轻的颤抖着。我吻了吻她的肩头,
又慢慢吻上她修长的脖颈和冰凉的脸蛋,手指在她乳头上划着圈。正想低下头去,
小月推开我道:“乖乖洗,等下让你吃个够。”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急急忙忙的冲完,胡乱擦了几下,心急火燎的抱着她回到房间。
  一躺到床上,我就压在小月的身上。“老婆,这下可以了吧?”小月的身体
被凉水冲的冰冰的,压在身下舒服的我直翻白眼。小月却使劲推开我,道:“别
急嘛。”身体向下蹿去。我那个气啊,搞什么嘛你!正想发火,阴茎上一凉,小
月的小手已经握住了它。舒服!真舒服。小月这段时间经过我的培训,对力道火
候掌握的已经很娴熟了,阴茎在她小手的摆弄下骄傲的昂起了头。小月用指甲轻
轻刮着龟头上的小眼,那滋味说痛又痒让我浑身绷地紧紧的。这个小妖精!正想
不顾一切的把她就地正法,龟头上一温,强烈的感觉让我几乎叫出声来,低头一
看,小月的樱桃小口竟然含住了我那粗壮的分身!
  我以前也曾叫小月帮我口交,小月是宁死不屈,坚决不答应。现在,她竟主
动帮我做这个,怪不得刚才搞那么多名堂,原来是想给我个惊喜。值!真值!
  其实现在的刺激主要在心理上。这个美丽的女孩在我的胯间不停的起伏着螓
首,白皙的肌肤在电灯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银辉,结实无暇的乳房垂在下面,随
着她的晃动而轻颤着,圆圆的屁股高高敲起,如果站在后面,一定可以看到她迷
人的花蕊。这幅消魂淫糜的画面是人看了都流鼻血。唯一不足之处是,她的口技
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我一直害怕她一不小心把我的龟头咬断去!
  我调整了一下身体,把头靠在床头垫高,亲自指导着她的动作,“宝贝不要
用牙,用嘴唇把牙包起来,对,就是这样——舌头,用舌头舔,对—很舒服!慢
慢往里套,不要急——”小月学的很快,阴茎在她的小嘴中膨胀到了极限,我只
觉得口干舌燥,身子一歪,一把拉过小月的粉腿,小月吐出阴茎,满脸春色的看
着我,“石头,干吗啊?”我着急的说道:“转过来,趴到我身上,让我也亲亲
你。”小月的脸通红通红,顺从的转过身,分开腿跨在我的胸膛上,我把她的粉
背一推,道:“宝贝,继续!”
  小月趴下身去,樱唇又贴上了我的阴茎。我看着面前的丰臀,浑圆的两瓣臀
肉在我面前不停的晃动着,中间深深的臀沟里露出一道细缝,上面是一个圆小的
褶口,关闭的紧紧的,那是小月的菊蕾。往下去,粉红色的花蕊在臀缝中显露出
来,两片并不厚实的阴唇稍稍勃立在花蕊的两旁。我用手轻轻分开阴唇,小月颤
抖了一下,接着又继续着她的动作。花蕊露了出来,粉得几乎有些发白,下面是
一个小小的细孔,我的大家伙,真的是在这个小孔里面进出的吗?我抬起头,伸
出舌头,在她的花蕊上轻轻一划,小月顿时夹紧了丰臀,含着我阴茎的口中闷哼
一了一声。
  现在,该看我的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