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少妇白艳妮】44、45

第四十四章 发电裤袜的凌辱
  试验已经过了半小时,吕新无聊地坐在一张办公椅上。白艳妮跪在他两腿之
间,挺直了上身。她浅黄色的长袖T恤下摆已经拉到了乳房上面,没有穿胸罩,
深红色的乳头已经傲然挺拔。
  吕新坚持不懈地逼白艳妮天天服用催乳药,使得这个40多岁的熟女的乳房
再一次发育,如今的白艳妮已经拥有了一对38D的丰满巨乳,令身边的女同事
无不羡慕。
  可是其中的屈辱与痛苦,白艳妮是有苦说不出,不单是每天会分泌乳汁,而
且产奶的频率和数量越来越大;催奶药还有催情增强性欲的功效,如今的白艳妮
阴户和乳房都敏感无比。只要吕新触摸到自己的敏感部位,白艳妮就会全身产生
反应,进入性欲状态。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蹲地能吸土!
  白艳妮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在加上收了十几年的寡,性饥渴程度超乎
常人。只是因为自己是尊贵的女警官,白艳妮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性欲。如今被吕
新调教得如同低贱的母狗,白艳妮被迫要通过各种各样的玩弄蹂躏让自己的肉体
得到满足。
  偏偏吕新是个极懂使用技巧的年轻人,每一次玩弄白艳妮,都是通过各种方
式先使得白艳妮进入亢奋状态,让这个熟女警官性欲的渴求达到最高潮,才会给
她无与伦比的快感和满足。
  长时间的调教过后,白艳妮的身体越来越渴求性爱,连白艳妮自己都难以控
制住自己肉体的反应和需求。有时候,吕新因为玩弄李丽霞李菁霞姐妹俩而忽视
了白艳妮,饥渴难耐的白艳妮只得自己通过手淫来解决刺激全身的性冲动。
  而自己的身体敏感异常,如今的白艳妮,即使是自己抚摸乳房,或者拨动一
下自己的下体,手指还没有插入阴道,淫水就已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出了。白艳妮
的内裤,没有一天不会被下体的蜜汁浸湿。严重的几次,白艳妮在闹市区人多的
地方,都将自己的内裤浸透,淫水竟顺着胯部流到大腿上,浸湿自己的丝袜。
  每次身体产生了反应,白艳妮都感到屈辱无比。是吕新让自己的身体如此敏
感,让自己变成无比下贱的淫妇,可是白艳妮随着被调教蹂躏的时间增长,竟对
吕新产生不了恨意。
  不得不承认,每一次吕新都会让自己的性欲得到无比的满足,虽然屈辱,可
是生理上的满足和快感,使得白艳妮对吕新产生了越来越的依赖和渴求。最近白
艳妮心中居然会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自己想宠物母狗一般,永远地呆在吕
新身边,任由他蹂躏折磨,是否会非常幸福。
  这个可怕的念头,让白艳妮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此时的白艳妮,也是从沦为母狗性宠物的幻想中惊醒,她努力地警告自己,
放弃这种无耻卑劣的念头,自己是一位威严的女警,自己的丈夫是烈士,自己绝
不可以作出这种厚颜无耻的事情!
  虽然还在胡思乱想,可是白艳妮的动作可不敢停下来。
  对于面前的恶魔吕新,白艳妮被迫要百分百的服从。自己的乳房已经从衣服
里拉出来,深红色的乳头早已经挺立,一秒钟,这个熟女的身体便可以进入性交
的最佳状态。
  白艳妮双手托住自己的乳房,屈辱地说道:「主人,我来用乳房服侍你,现
在可以了吗?」
  吕新看着试验台上的李氏姐妹花,挺直着身体被迫转圈行走,脸上流露出屈
辱痛苦的表情。
  李丽霞脚上没有穿高跟鞋,白色连裤袜包裹的玉足,每一步接触到冰凉的地
板,一股寒意从脚心涌遍全身,在四周的摄像机镜头下,她感觉自己好像在被人
慢慢地剥光衣服,全身的凉意如同赤裸地站在大街上让无数人窥视一般。
  李菁霞虽然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可是长时间的行走,穿着高跟鞋的玉足可不
比姐姐的赤足好到哪里去。自己体内充满了水,在行走的过程中,循环系统通过
肾,已经开始向膀胱慢慢地输送温暖的尿液。
  高跟鞋让李菁霞的双腿更加修长挺直,也让她双腿承受了更大的压力,自己
的小腹慢慢地产生胀胀的感觉,李菁霞已经慢慢开始有了尿意。高跟鞋也让走了
相同路程的李菁霞,双腿更加疲惫。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屈辱,痛苦,疲惫,尿意……姐妹俩
最后能发出的却只有这个声音。
  「等等那么无聊,再呆下去我都要疯了。」吕新阻止了白艳妮乳交的请求。
  白艳妮如释重负地开始把衣服下摆拉下去,两颗挺拔的乳头,在浅黄色紧身
T恤下隐约可见,在她的心中居然产生了一种得不到满足的失落感。
  宇文轩似乎没有听到吕新的话,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上显示李氏姐妹身体
状态的数据图,一句话不说。
  「真的要经过8个小时才会出结果么?」吕新问道,他显然没有耐性。
  「你提供的试验品,姐姐是威严的人民女警,妹妹是高贵的舞蹈教师,都是
极有自尊和意志力的。虽然被你调教多时,但是那都是属于她们的隐私时间。如
今,她们极有可能会让全世界的男人看到自己下体排尿的场面,身体和生理都会
因为自身的尊严和意志力产生强大的控制力,使得排尿的时间延迟。
  这也正是我最满意的地方。也许毫无廉耻的妓女可以在1个小时就排尿,可
是这对姐妹花嘛,根据目前的数据进行走势分析,应该是6个小时以后,不过我
坚信,绝对不会超过8个小时,那是人体的极限,绝对不会有人能做到!」
  听到宇文轩长篇大论的解释,吕新几乎要抓狂:「6个小时,让我像你这样
呆6个小时,我会疯掉!」
  「好在你还有一个女人可以玩嘛!这段时间你可以自由活动。对了,那边的
柜子里有司马先生送给你的好东西。尤其是那双白色长筒皮靴是吴中远特定的,
说是有大用处。」宇文轩看看站在一旁的白艳妮,对吕新说道。
  吕新打开了柜子,里面有一双看似二手货的白色高跟皮靴,还有一个红色的
纸盒,打开后是一双白色的连裤袜,带有深白色碎花的提花图案,在腰部是蕾丝
高腰防滑紧身袜口,而且整个丝袜还带有细微反光的闪亮设计。
  「一双不错的白色闪亮裤袜,灯光下反射的光泽让人兴奋。这还有说明书,
这是叫……『发电丝袜』……」吕新把裤袜拿在手里,手感相当不错。看完说明
书,一个玩白艳妮的计划也在吕新的小脑瓜中形成了。
  「宝贝过来,让我为你换上这白色闪光丝袜。」
  听到吕新的命令,白艳妮只得走过来,双手掀起黑色短裙的下摆。白艳妮就
像是吕新的芭比娃娃,吕新总是会认真仔细的为她胸罩内裤,尤其是丝袜。这个
过程吕新的双手总是恰到好处地触摸白艳妮的敏感带,让这位熟女警花在更衣中
也要受到快感侵袭。
  脱下了白艳妮之前穿着的肉色连裤袜,吕新又脱下了她的黑色内裤:「一会
出去,这内裤就免了。反正你也是个喜欢露阴的熟女,不是吗,我的小淫妇?」
  面对吕新的话语挑逗羞辱,白艳妮羞红了脸。如此被一个比自己小接近20
岁,几乎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出言轻薄,白艳妮羞耻得想要哭出来,可是担心
吕新可怕的折磨调教,她只能顺从地说:「是的,主人。」
  「真是乖巧的淫娃,是不是有快感了?」吕新温柔地把已经褪到脚踝的肉色
裤袜拉下来,白艳妮雪白的双腿和玉足展现在吕新和宇文轩面前。
  42岁的白艳妮被吕新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紧绷光滑,如同三十出头的少妇
一般,牛奶一般诱人的光泽,让专心试验的宇文轩也不禁咽口水。吕新早已为白
艳妮的下体做了脱毛处理。深肉色的阴唇与白皙的大腿根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是百玩不厌的下体,至今当我看到你的阴户,都忍不住爱抚一番……」
吕新一边说一边抚摸起白艳妮成熟的下体。
  两下后,淫水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散发着淫靡的味道。
  「来,躺下,双腿向上高高举起,要伸直。」吕新命令道。
  「嗯……唔……」白艳妮因下体的刺激呻吟一声,顺从地躺在地上,双腿高
高举起,身体形成了九十度。这是吕新为白艳妮穿丝袜时,白艳妮必须摆出的标
准姿势。
  吕新拿起白色的闪光裤袜,张开腰部的袜口,套在白艳妮的两只玉足上,慢
慢地向下拉动裤袜。白艳妮不禁又呻吟了一声,身体微微颤抖。好奇怪,为什么
丝袜接触皮肤摩擦时,双腿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白色闪光裤袜终于穿戴完成,紧紧地贴缚在白艳妮诱人的熟女美腿上。白艳
妮穿上这种时尚的白色闪光裤袜,立刻失去了那这个年纪和工作应该具有的高贵
庄重,可是配上她成熟魔鬼的身材,却平添了一种性感诱人,更显得淫荡的一种
气质。
  接着白艳妮穿上了吕新为她挑选的一双银色高跟鞋,银色的皮制宽鞋带如同
束缚带一般扎在她的脚踝上。在高跟鞋的作用下,白艳妮挺直双腿站在原地,吕
新不由得吹了声口哨,真是个极品天成的尤物熟女!
  「来,到我身边来。」
  听到吕新的话,白艳妮慢慢地走了过来。白艳妮的黑色短裙是膝上二十公分
的设计,在她这个年纪,自然是以膝下二十公分才合适。白艳妮可以想象到自己
性感甚至诱人的样子,不由得低下头,走到吕新身边,双腿并拢站好。因为她已
经非常了解吕新,让自己穿着衣服站在面前,是以为着更加剧烈的调教和羞辱。
  吕新把手伸进了白艳妮的短裙,当他的双手抚摸她的屁股,在她的裤袜上摩
擦时,白艳妮的双腿立刻一阵麻痹……
  十分钟后,吕新和白艳妮已经走在了街道上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年轻人,一
个中年却打扮时尚性感漂亮的女人,走在一起总是会引起路人侧目。好事者开始
揣测这两人的关系,难道是母子,似乎年龄差距没那么大,或者是姐弟,似乎年
龄差距过大……
  自然有人会联想到网上才会出现的忘年恋,或者叫做所谓的老牛吃嫩草。不
过吕新和白艳妮的行为不算亲昵,路人也找不出论证自己观点的证据。
  在刚才吕新摸臀的一刹那,白艳妮已经明白自己腿上的这双白色闪光裤袜有
什么作用了。吕新用在自己身上的奇怪东西实在是太多,白艳妮对于这双连裤袜
没有丝毫惊奇。
  她想到了被吕新和吴锦绑架的第一个晚上(详细见白艳妮第1集),当时她
被吕新强迫穿上了一双黑色连裤丝袜,被吕新称作导电丝袜,当电棒触摸到自己
的大腿时,双腿包括臀部和下体,凡是裤袜覆盖的地方都感受到了剧烈的电击。
  而刚才吕新在自己的屁股上抚摸的那一刹那,白艳妮又感受到了这个感觉。
  双腿、胯部、臀部,再一次触电的感觉,没有内裤的阻隔,自己没有一根阴
毛的阴户,也受到了电击!
  这双裤袜比之前的那双更加可怕,白艳妮已经猜到,这双裤袜不但能导电,
居然还可以自己发电,通过丝袜表面的摩擦产生电流!
  此时,和吕新走在一起逛街,白艳妮丝毫没有逛街应有的心情,双腿在不经
意碰到一起时,丝袜的摩擦立刻带来电流刺激,阴唇的嫩肉已经被触电蹂躏了几
次,居然流出了淫水。白艳妮只得分开双腿走路尽量不让双腿的丝袜产生摩擦。
  可是,这个走路的姿势实在是狼狈不雅观。一个双腿修长美艳的妇人,走起
来却是极做作极不自然的外八字。
  看到白艳妮放慢了脚步,吕新自然会热心的过来,挽着她的胳膊,保持和自
己一个速度。速度加快,白艳妮的双腿加快了频率,白色裤袜无可避免产生几次
摩擦,阵阵酥麻的触电感觉令白艳妮的下体受到剧烈的刺激。几次由于摩擦力过
大,产生的大电流,几乎让白艳妮双腿麻痹倒在地上。
  被吕新半挽手半牵着来到了地铁站,白艳妮阴户部位已经让分泌出的淫水浸
透了白色闪亮裤袜。一阵阵风吹过,短裙下面凉飕飕的,想到自己的下体没有内
裤,白色裤袜已经被自己的分泌物浸透,白艳妮羞愧难当。
  这是要带我去哪里?白艳妮心里想着,却不敢问自己的主人。
  但她心里有数,吕新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玩弄自己、蹂躏自己。即将到来的羞
辱,即将到来的调教,白艳妮感到了恐惧,可是内心深处也涌起了渴望,还有难
以言语的神秘复杂的快感。
  「嗯……啊……」
  白艳妮小声呻吟着,使得身旁的吕新奇怪地扭头看过去。看看她的双腿,这
个熟女警花,竟然自己并拢了双腿,两条隔着白色裤袜轻轻地摩擦。吕新不由地
笑了。
  原来,电流的刺激和羞辱,也激发了白艳妮内心的渴望。这种痛并快乐着的
感觉,使得白艳妮居然不由自主地摩擦起了双腿,让轻微的电流,爱抚自己的阴
户……
第四十五章  地铁上的电辱

  地铁站台上的凉风,不断地吹进白艳妮的黑色短裙,被白色闪光丝袜包裹的
下体感到阵阵凉意。白艳妮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让她发寒的不只是吹进裙底的凉
风,她不经意地打量四周,看到了一双双充满渴望的淫邪眼睛。
  银色系带高跟皮鞋、白色闪光连裤丝袜、黑色的短裙、黄色的紧身T恤外面
还有一件黑色紧身小外套,黑色带有白色圆点图案的丝巾精致地系在脖子上,长
发披肩的白艳妮,散发着高贵的熟女气质,也散发着性感的尤物气息。这样的白
艳妮被男人色迷迷地目光包围,并不稀奇。
  白艳妮却只能无助地站在原地,吕新肯定不会帮自己解围的,他要的就是这
个屈辱的效果。
  若是在以前,身为公安系统的女警官,对于这些猥琐的男人,白艳妮可以严
肃地训斥两句,轻松地赶走这些小男人,就像赶走几只耗子一般简单。
  可是今天,白艳妮只能苦笑两声,自己穿着性感的白色闪光裤袜,打扮的风
情万种,就是拿出警官证,也没人会相信。好在年过四十,还可吸引到男人如此
火热的目光,白艳妮内心也偷偷地骄傲起来,算是聊以自慰了。
  地铁停下后,吕新推着白艳妮进了车厢。
  「我们要去哪里?」白艳妮问道。车厢里人很多,拥挤的车厢让白艳妮感到
恐慌,她自然地想起了曾经在地铁上站着小便失禁的尴尬场景。
  「去哪里不重要,只要站在这里爽就可以了。」吕新小声说着,他站在白艳
妮的身后,紧紧地贴着白艳妮的后背。
  白艳妮不敢再问下去,顺从地站在原地,由于车厢晃动,不得不伸手抓着横
梁上的吊环。吕新同样是右手抓住吊环,可是左手却伸进了白艳妮的裙底。
  地铁开动了。吕新前胸紧紧贴住白艳妮的后背,自己的左手已经撩起白艳妮
黑色短裙的下摆,来回上下地抚摸起她丰满迷人的丝袜美腿。
  在大腿上来回摩挲,阵阵电流立刻产生,同时流遍白艳妮白色发电裤袜覆盖
的每一寸肌肤,双腿麻酥酥的点击感,让白艳妮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白艳
妮立刻本能地双手抓住吊环,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腿上的电流也刺激着自己的下体,白艳妮感到下半身虚弱无力,不断摩擦产
生的点击又让自己的下身本能地颤抖着。剧烈的电流刺激,让白艳妮站立不稳,
只能不断地轻微挪动步子,不经意间,白艳妮白色裤袜包裹地双腿碰在一起,轻
微地摩擦,又带来一轮电流刺激。
  「啊……啊……」白艳妮被电得不由轻声呻吟起来。
  她想要躲开吕新的淫手,可是吕新的身体贴着她,压着她,吕新的双腿在她
的丝袜美腿两侧夹住了她的双腿,限制了她的运动范围。白艳妮只能默默地忍受
着,不但是吕新摩擦中电流的骚扰,还有在电击中阴户因刺激而产生的反应!
  白艳妮站在地铁上,羞红了脸,扭头一看,周围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
  吕新肆无忌惮地掀起白艳妮的黑色短裙,左手在少妇丝袜包裹的大腿上来回
抚摸,这么一来,白艳妮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自然显露出来,由于吕新的动作幅
度加大,来过抚摸的范围越来越大,白艳妮露出的不但是膝盖以上了,就来大腿
根部,而白色裤袜包裹的左半个美臀都露了出来。有性感少妇的裙底看,周围的
男人能闲着?
  白艳妮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周围站满了男人,站满了兴致勃勃欣赏自己裙底
的男人,每个男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性的欲望。自己如同一只无助的羔羊,孤独地
站立在一群饿狼中!
  如果说出自己女警察,相信这些眼睛吃着冰淇淋的男人一定会乖乖地散开。
  可是自己能说么?就算是说出来,这里会有人相信么?穿得如此性感,而且
自己还是一个年过四十的端庄熟女,虽然白艳妮相信自己的外表看起来如同30
岁一般,可是自己穿的短裙和白色闪光连裤丝袜,绝对不会让这些男人相信自己
是一个女警,就连让这些男人相信自己是一个端庄贞洁的熟女少妇,都做不到!
  白艳妮不由地苦笑,自己真的还是一个保守贞洁的女人吗?被吕新凌辱玩弄
的日子里,虽然感到屈辱羞愧,可是身体确实是感到了无比的满足。自己的职业
是高贵的女警察,可白艳妮内心深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需要男人爱的
女人,或者说是一个需要男人的女人。
  虽然吕新是个恶魔,吕新和自己的年龄实在是差得太多,可是白艳妮也不得
不承认,吕新让自己感受到了无比的性欲快感,虽然是在屈辱中得到的,可是,
这毕竟是生理上的快感,即使心理上无比的摧残屈辱!
  一阵猛烈的电流让白艳妮回到了现实,这股猛烈的电击直接冲进了自己的阴
户!
  白艳妮轻呼一声:「啊……」
  吕新在摸够了大腿以后,竟然把自己的左手伸到了白艳妮的阴户!现在来回
的抚摸,直接面对着白艳妮的下体,还是没有内裤阻隔只有丝袜包裹的下体。白
色的连裤袜,正是发电裤袜,电流产生的源头!
  吕新来回抚摸着,在白色裤袜上摩擦出的电流最大限度地刺激这白艳妮阴唇
上的嫩肉。白艳妮只觉得电击的酥麻刺痛源源不断地咬着自己的阴唇,然后冲进
自己的阴道,电流进去了,自己的淫水也就乖乖地从阴道内流出来了。
  「没想到,玩了那么多次,你那里还是如此富裕,才几下子,淫水就流出来
了。而且比以前流得更快,流得更多了!」吕新在白艳妮的耳边轻轻地说着,用
轻薄地语言调戏着全身颤抖地少妇女警官。
  「唔……唔……」白艳妮咬着嘴唇努力忍耐着,她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
能呜呜地回应。这时再看周围的男人,他们都不由瞪大了眼睛。白艳妮的大腿根
部看不到了,丝袜包裹的屁股也看不到了,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她的下体,白色
连裤丝袜包裹的动人下体。而且,这些男人看到的熟女的下体,虽然模糊,却可
以清晰的发现,这个熟女的下面,是没有毛的!
  白艳妮的阴毛呢?自然是吕新为她除去了。熟女的阴户,是让男人欣赏的,
阴毛只有在男人需要的情况下,才可以留着,而大多数的男人,是不希望阴毛遮
挡阴唇的。吕新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所以,白艳妮的阴毛就没有留下的价值。
  白艳妮的淫水浸透了白色的裤袜,裤袜裆部在湿透后,紧紧地贴在她的阴唇
上。
  摩擦的电流,由于淫水的良好导电性,更大地刺激着白艳妮的下体,更大的
刺激又带来了更多的淫水流出,如此以来,电流刺激越来越强,白艳妮阴户流出
的淫水越来越多。不过对于周围不知情的男人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最令他们性
奋地,是越来越多的淫水浸透了白艳妮的裤袜,浸透的白色裤袜变成了透明色,
白艳妮阴唇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紧贴着的裤袜上。
  淫水还在不断流出,透过紧贴阴户的裤袜,向下流淌。顺着白艳妮的大腿内
侧,慢慢地,白艳妮的裤袜裆部已经完全浸透,淫水还在顺着大腿内侧流淌,裤
袜在大腿内侧的部分,也慢慢地湿透。
  原本站在这里的女人,不断地向外走去,离开时自然对白艳妮充满了鄙视。
一边走,女人们还不停地小声议论着目光中央的白艳妮。
  「这个女人真不要脸,就这么被男人摸下面。」
  「是啊,不过她好像很舒服啊,下面都淌水了。」
  「什么呀,不知羞耻,公共场所那么不检点。」
  「她身后的男人是谁啊,这么摸她,她都不反抗。」
  「被这么玩,都不叫一声,肯定是熟人,可能就是她的情夫吧?」
  「看起来怎么都有三十多了,还有个那么年轻的情夫,挺有本事嘛!」
  「怎么,你也想要个情夫,在这里不要脸地让他摸吗?」
  「去你的,就算要一个,也不能这么无耻,在车上就让男人玩!」
  「一定很过瘾,否则,这女人怎么会流出那么水?」
  「要不你也试试?」
  「去你的……」
  「这女人真不要脸……」
***    ***    ***    ***

  女人们都在不断地离开,周围性奋地男人,也开始小声地议论着,品评着被
吕新爱抚的白艳妮。
  「那女人下面没有毛啊!是个白虎!」
  「都说白虎熟女性欲强,看她流的水,又多又长,连大腿上都有了!」
  「这女人一定饥渴,在车上就急不可耐了,让男人摸得那么爽!」
  「那男人真是性福,虽然女人老点,可是摸起来还是很过瘾的!」
  「你小子不懂,这样的熟女,摸起来才过瘾。而且是个那么性感的熟女,比
起小姑娘强多了,要是我有一个这么熟的老情人,能性福死!」
  「你毛都没长齐,就想女人了,而且还是那么老的女人,你缺乏母爱还是恋
母癖好?」
  「靠!这个女人也不老嘛,看这细皮嫩肉的,风韵犹存,撑死三十五!」
  「不错不错,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虎狼之年的熟女,技术最精,身体
最骚!」
  「说的我心痒痒的,真想干她!」
  「那你问问她身后的帅哥,能和你分享这个骚货吗?」
  「我看希望很是渺茫,这么好的熟女,绝对是极品,能弄到一个,怎会舍得
分你?」
  「算了算了,看到兄弟我上火了。人家肯定不会和我共享这么极品的少妇,
不过我家对面的洗头房老板娘倒是很骚。别看四十多了,可是奶子大屁股圆,不
必这个熟女差。」
  「对对对,我上次去那里玩时,见过那个老板娘,确实很骚,不过有了孩子
是否还卖就不好说了。」
  「大不了咱们多给钱,相信这个女人见了钱,肯定愿意干。到时候,我也把
她的毛剃光,像这个女人一样,做个性感的白虎!」
  「别扯远了,看看这个熟女,丝袜裹着的美腿,这不住的颤动,勾死人了。
看的我下面都直了!」
  「是啊,真是极品,看得人上火!」
  「真想干她……」
***    ***    ***    ***

  白艳妮从迷离中回到现实,听到周围的男男女女如此评价自己,几乎要哭出
来,作为一个高贵的女警官,却要受到如此淫辱。生理上的快感,反而让内心受
到更大的伤害。可是自己却是那么的无助,在别人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放荡无耻
的女人,一个任由男人轻薄的性尤物!
  「啪」的一声!
  吕新在白艳妮白色丝袜包裹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接着,吕新离开了!
  白艳妮感到身后一阵轻松,刚才还是不断侵袭自己的恶魔,居然罢手了!扭
头一看,吕新居然轻松如同没事人一般,放开了自己,一边拿出面巾纸擦着沾满
淫水的左手,一边挤进人群,走到车厢的尽头。
  这时地铁停了下来,到站了。
  车上开始不断地下人,不断地上人。吕新在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就坐在白
艳妮后面一个偏远的座位。白艳妮看了看他,她清楚地记得,没有命令,自己只
能这么站着。
  地铁又开动了。白艳妮仍然站在这里,她周围的男人们不安起来,更准确的
说,是性奋起来!
  所有男人都看向吕新,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也就是希望得到玩白艳妮的
许可。吕新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悠然地坐着。男人似乎明白了,白艳妮
是可以玩的,吕新已经默许了他们的一切行为。
  白艳妮不安地站在原地,感觉到四周饥渴的男人不断地靠近自己,心中惊恐
不已。右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年青人走近了自己,白艳妮扭头看着他,年青人在
少妇注视下不知所措,没有再靠近。可是其他人,迟疑过后还是慢慢地靠近了白
艳妮。
  「啊……」白艳妮轻呼一声,一只男人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黑色短裙,按在
自己的屁股上。
  一个人上来后,其他人胆子也打了起来。白艳妮还没来得及躲闪,另一只大
手也触摸到了自己的翘臀,其他的男人的手接二连三地摸到她的下身、大腿上。
  不,不要啊!
  白艳妮心里不住地呐喊。男人们开始了在白艳妮丝袜美腿美臀上的抚摸,摩
擦产生的电流杂乱无章源源不断地侵袭着她的双腿、她的美腿、她的下体、她的
全身。强烈的触电感,竟让白艳妮舌头发麻,连呼救都发不出声音来。
  白艳妮的嘴里只能发出轻微地呻吟,男人们听起来,没有痛苦,倒是平添了
更多的满足,更像是爱抚中的浪叫。
  听着性感少妇的呻吟,男人们摸得更加起劲,摩挲地更加用力。电流肆虐下
白艳妮全身僵硬,如同被石化一般,呆立在一群色狼的中央,任由众人揩油。
  刚才那个不敢靠近的眼镜男青年,此时确实胆子最大的。他站在白艳妮的右
手边,左手抚摸着白艳妮的丝袜美臀,右手却开始侵袭起白艳妮的下体。白艳妮
不禁巨震一下,一股电流又刺激了自己阴唇的嫩肉。
  那个男青年也颤抖一下,他是因为性奋,摸到了一个性感的少妇的下体,而
且是没有穿着内裤只有湿透的丝袜包裹的下体,而且还是没有阴毛直接可以触摸
到光滑阴唇的下体。男青年脸上写满了性奋,这让白艳妮看到后更加恐惧,竟忘
记了挣扎。
  糟糕!白艳妮暗叫不好,只觉得硬物竟隔着白色裤袜插入了自己的阴户!是
那个男青年,他看到白艳妮没有反抗,更加的大胆,竟然用右手中指插入了白艳
妮的阴户。
  手指在阴道内来回抽插,电流直接刺激着阴道壁上的嫩肉,巨大频繁的点击
让白艳妮感到呼吸困难,几乎要昏厥过去。淫水如同决堤一般,在电流侵袭下,
疯狂地用处。男青年感受到了阴道内的湿润,更加性奋,更加快速地运动中指抽
插起来。白艳妮的淫水飞快地流出,很快就涌到阴道口,在手指抽插地带动下,
一滴一滴地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
  「她居然流出淫水了!」
  不知道是谁,估计是正在抚摸白艳妮大腿内侧的某个男人,摸到顺着大腿流
下的淫水时,性奋地说了一句。众人听到这句话,如同注射了兴奋剂,更加用力
地抚摸起来。白艳妮可是吃尽了口头,如同踩上了电门,两腿上全是电流,并不
断地流向全身。
  里层的男人们摸得过瘾,外面还不断地涌来饥渴的男人。白艳妮的屁股和大
腿上,已经遍布男人的咸猪手,竟已无立锥之地。外面的男人很快有人想到了办
法。
  还在男人包围中的白艳妮,猛然感觉到电流加大,小腿也开始抽搐起来。原
来,外面的男人,很多索性蹲了下来,从众人腿中间的空隙中,伸出手摸到了白
艳妮的小腿。丝袜包裹的小腿,同样性感诱人,摩擦起来,同样会产生巨大的电
流刺激!
  白艳妮再一次惊呼一声。不知是谁,此时居然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玩
弄起她的后庭来!
  前后两个洞都塞入了手指,疯狂地抽插着,剧烈刺激下,白艳妮不由得夹紧
双腿,做出最后的反抗。可是自己的双腿立刻被下面摸自己小腿的男人抓住,众
人竟齐心协力,分开了白艳妮的双腿。
  一个蹲着的男人之前还摸着白眼你的脚踝,此时也索性脱下了白艳妮右脚穿
着的银灰色高跟鞋,抚摸起她的脚心。
  来自脚心的电流刺激,让白艳妮全身抽搐,既难受又瘙痒,竟不由地扑哧一
声笑了出来,白艳妮只觉得自己置身地狱一般,羞辱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白艳妮的下体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双腿站立着却软绵绵地
如同踩在棉花上,阴道内不断地涌出淫水,自己却无法收缩阴户,抑制蜜汁地喷
涌。可是四周的男人,却如同不会疲倦一样,没有任何停手的迹象。白艳妮只能
默默地忍受着这一群群男人的揩油。
  自己下面的两个洞,阴户和肛门,不断地被男人的手指插入、抽插,当一个
男人手离开后,立刻就会有另一只手抢上来,将手指插入自己的洞洞。电流刺激
着阴道的嫩肉,也刺激着肛门内的嫩肉,白艳妮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终于,地铁停了下来。有人离开,有人上车。白艳妮感到周围轻松了不少,
一些人离开了,其他人也不敢在地铁站露骨地性骚扰女性。自己右脚的高跟鞋掉
在地上,白艳妮低头找到后,伸出丝袜包裹的右脚,伸进鞋里,穿上了高跟鞋。
  虽然大多数男人都离开了,可是几个胆子大的,贴着白艳妮比较紧的,咸猪
手仍然紧紧抚摸着她的丝袜美腿。吕新下车了。白艳妮看到吕新丝毫不看自己,
直接下了车,她明白,自己必须跟在主人身边。可是,几个男人的手还在自己的
腿上,屁股上,那个戴眼镜的男青年,居然大胆地又把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白艳妮想要下车,却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无法走开。
  「住手!」情急之下,白艳妮大喝一声。
  毕竟是女警官,平常对于地痞流氓,白艳妮的威严还是有的。虽然没有穿着
警服,可是这一大喊,还是把众人吓住了。
  那个大胆的眼镜男,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有了空间,白艳妮不敢逗留,穿好高跟鞋,拉下被众人扯到腰间的短裙
快步下了地铁。
  那个坐在地上的眼镜男,半天没有站起来,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仔细贪婪地
注视着,手指上晶莹的一大片,那是来自白艳妮下体的蜜汁……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