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1

               (二十一)
  回到宰相府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闹翻了天,若瑶和敏瑶听说父亲答应了仇尚
书的要求,闹的鸡飞狗跳,大有再次翘家的趋势,还好我回来的及时,一只胳膊
夹一个,扔回屋去,门一关,一顿屁股蛋子下去,都老实了。
  是时候告诉她们真相了,可别给我演穿邦了。听了我的解释,两个小箩莉才
放下心来「吓死我们了,还以为相公你不要我们了。」
  「竟胡思乱想,以后不许胡闹,去给你们爹赔礼去,还有这件事谁也不要说,
你们不是小孩了,这件事如果出了差子,后果有多严重你们也知道。」
  现在一切安排妥当,宰相童鞋已经给了我一把喂过巨毒的匕首,只等动手。
  ……
  尚书府这天张灯结彩,送的彩礼看的我目瞪口呆,想不等下杀完人我再顺便
劫个财?
  拜天,拜地,拜高堂,还有一堆我不懂的乱七八糟的礼节忙完,天都黑了。
酒席开始。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了,还好新郎官没走,要不这俩色胚见了我那俩媳
妇,我真直接拿刀子冲进去了。
  宰相大人在主桌上,我和柔儿在偏处的娘家桌上,小虎和大龙我没带来,今
天是人少好办事,人多了反而麻烦。
  无数的官员,没完没了的敬酒,我一直关注着前面的情况,这是第多少杯了,
怎么还不爬下。天渐渐晚了,一些边缘的亲戚和说不上话的小官已经逐渐散去,
我们这桌除了我和柔儿就还俩酒腻子在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又去转了一圈,仇尚书看样子终于是不行了,踉跄着被人搀扶着退回了后院。
岳父大人看到我在附近徘徊,冲我点了点头。是时候了,我连忙回到柔儿身边,
压低声音道「我要去了,你等下看要是乱了起来就到岳父身边去,不用等我,我
自有脱身之法。」
  「相公你小心。」
  我正要起身离开,一只大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表哥,照顾的多有不周呀,这会人少了,咱兄弟好好喝几杯。」
  我一看居然是两位新郎官全来了,面子当然要给,只是喝了两杯还不走,居
然没完没了。这俩货不会是想灌醉了我好对柔儿做点什么吧?
  仇尚书内力精湛,只怕过不多时就会酒醒,我渐渐焦急了起来。今天这局面
说是进个杀,退可跑,其实我跟本就输不起,万一失败了,两个小瑶瑶怎么办,
真留在尚书家做媳妇么?
  柔儿将我的神色看在眼里,知道我在急什么,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般,开口
道「奴家有些内急,不知道两位公子哪位能带奴家去一趟?」说着妩媚含羞的看
着仇重仇忠二人。
  「啊,是我们照顾不周,就让我们亲自送嫂子去吧。」仇重和仇忠怎能错过
如此机会,二人双双起身,竟是一同相送。
  我吃惊的看着柔儿,你这是羊入虎口呀,这俩人会对你做什么,难道你不知
道么?我正要开口阻止,柔儿用微不可察的动作冲我摇了摇头,然后又微微笑了
一下,转身随着二人去了。我的心随着那微笑仿佛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了一下,说
不出话,摸了摸怀里的匕首,转身消失在了酒桌旁。
  我是有些不正常,你说我变态也行,可那完全是性趣使然,并不想利用女人
去达成什么目的。今天事情第一次超出了我的控制,柔儿为了我,为了两个妹妹,
被迫要去……我觉着心要暴了。
  这不是现在应有的状态,我强自收摄心神,脱下外衣,露出里面一身夜行服,
蒙上面巾,向后院掠去。到了后院,我把全身功力运到极至,向着唯一亮灯的那
间屋子潜了过去。
  「公公,您要给我们什么?现在能拿出来了么?」敏瑶的声音,她们怎么会
在这?我连忙贴着门缝看向屋内。
  若瑶和敏瑶都在,还好,两个人凤冠霞帔,衣服都还整齐。仇尚书双目炯炯
有神,两眼间一片清明,哪还有半点醉酒的样子,刚才是装的?我了个日,这该
怎么办?他现在把两个儿媳妇叫到自己卧房,不会是今天就想那什么把,连儿子
的头口都抢?这一家子,坏出油了。
  「我有传家宝一件,赠给你们二人?」
  「是什么?」敏瑶问道,脸上已有警惕的神色。到底是成熟些,今天这事太
不寻常,哪有公公不避嫌把儿媳妇叫到自己卧房的,只有若瑶还是一脸的好奇。
  「你们先闭上眼睛,此物光华太盛,不可直接目视。」
  若瑶和敏瑶刚闭上眼睛,仇尚书一把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下身。这个
老淫棍,真的要对儿媳妇下手。可理智告诉我现在不能进去,道理很简单,我打
不过他,何况还要护着两个小姑娘。
  「来,先摸摸看。」引着两个儿媳的玉手,象自己的跨下摸去。
  二女已非处女,一握之下哪还不知道是男人的那个物件,「啊」两声尖叫同
时响起,睁开了双眼,「公公,你怎能,怎能做此不顾廉耻之事。」
  「廉耻?仇家的哪个女人是我没上过的,你们今天进了仇家的门,怎能不先
认识这仇家镇宅之宝。」
  说完不理两个女孩的苦苦哀求,和阵阵尖叫,将她们剥了个精光。
  「果然没看错,人美,身子更美。」
  若瑶和敏瑶双手护胸蹲在地上,身子一阵阵的发抖,若瑶狠狠的说「你这样
对我们,相公不会放过你的。」
  「妹妹!」敏瑶连忙瞪了若瑶一眼,若瑶不说话了。
  仇尚书明显会错了意,「你说我那两个儿子?他们哪敢忤逆于我,说不定以
后你们姐妹还有机会一同服侍我们爷仨呢。」说完不管两个小姑娘的挣扎踢打,
一手抱住一个,扔到了床上。
  「看这奶子,这屁股,哪还象是未出阁的小姑娘,一般的少妇也没这么丰韵
的身子。」
  「对,我们已经不是处子了,公公你就放过我们吧。」
  「不是处子?那更好,少妇玩着才更有滋味。」说着,伸手在若瑶的乳房上
抓了一把,弄的两人一起呻吟一声。
  「哦?有趣。」又抓一把,又是异口同声。
  「这就更好玩了。」一只手握住若瑶的乳房,一只手往敏瑶的阴户探去,嘴
巴还在二女的乳头间来回徘徊,刚开始两个小姑娘还挣扎,哭闹,到后来只闻阵
阵娇喘,和少女的声声轻吟。
  我闭气凝神,不敢有一丝大意,现在要是被发现了就前功尽弃,等,现在还
不是时机。
  少女粉嫩的阴户上已是水光一片,高耸的酥胸上,乳头硬挺,保持着欢迎品
尝的态势。仇尚书几乎已经横卧在二女身上,手口并用,乳头,丰胸,细腰,翘
臀,阴蒂,阴唇,最后伸出舌头往若瑶的蜜穴里探去。
  「噢……姐姐……我忍不住了……他把舌头伸进来了……不行了……啊…
…要流出来了……」
  两姐妹一起弓腰,放松,同时泄了出来。
  「怎么样,公公的舌头你们还满意么,现在该我爽爽了。」说完,抱起若瑶
让她趴在了敏瑶身上。
  二女面对面抱着,仇尚书将二女大腿分开,挺分身,冲着中间的结合部插了
进去。
  粗大的肉枪被四片阴唇同时包裹住,龟头的肉棱在上下两个阴蒂间同时摩擦,
姐妹二人的双乳互相挤压着,乳头彼此摩擦着,若瑶和敏瑶「啊……啊……」的
娇吟声越来越响,身子也越抱越紧,两人的阴户几乎完全贴合在了一处,任由身
后的公公尽情抽插。
  「两个小荡妇,刚才还不要不要的,现在怎么流这么多,是不是想被男人操
拉?」
  「没,没有……噢……噢……是你强迫我们……噢……要死了……」敏瑶喘
息着说。
  「我强迫的?那要不要我停下来,放你么们回去呀?」
  「不,不要……若瑶快不行了……好公公你别停……若瑶好痒……若瑶里面
好痒……好公公你操我两下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若瑶年纪小些,先被
连续的快感灼烧的失去了最后一点理智,主动哀求起来。
  「妹妹……你不能……喔……对不起相公……啊……我也要不行了……相公
快来……救……啊……啊……」敏瑶看样子也坚持不住了。
  两个小瑶瑶会失身给仇尚书是我没有料到的,我低估了这个老男人的色心。
可我现在不能进去,大局为重,大局为重,我不断告戒着自己。
  「好,你先求饶了,那就先操你。」说完,龟头对准若瑶的蜜穴,用力一顶,
若瑶的神秘花园迎来了公公的拜访。「恩?好象真的不是处女了,不过我仇家不
在乎这个,只要能给男人操,能生孩子就行。」
  「啊……插太深了……啊……慢点……小穴受不住了……相公对不起……噢
……噢……可是太舒服了……
  若瑶被公公……啊……啊……」
  「小贱货,都不是处女了逼还这么紧,夹死人了,看我不操死你,操死你
……」每说一句,就狠顶一下,胯部撞在若瑶的屁股上啪啪做响,卵袋也一下一
下晃动着拍打在若瑶的阴户上。
  若瑶不知道自己已经高潮几次了,只觉着穴内的肉棒又粗又热,龟头次次进
来都要亲吻花心不说,退出时龟棱还要在穴内的嫩肉上刮弄一次,「若瑶不行了
……啊……啊……花心要被撞烂了……公公……
  啊,放过我……我歇会……噢……太深了……还给公公操……公公去操姐姐
……姐姐想了……啊……停,停一下……啊……啊……不停会尿出来的,……真
的要尿……啊……」
  感到又一股少女的阴精洒在自己的龟头上,看来二儿媳妇是真的不行了,仇
尚书缓缓抽出了鸡巴,把目标对准了敏瑶。敏瑶空了半天,虽然妹妹被操她感同
身受,可毕竟没有那种充实感,心里也早就想要了。
  感到龟头贴上了自己的蜜穴,还没等仇尚书发力,就扭着腰用蜜穴把龟头含
了进去。「哈哈,小美人,渴了么?想被公公的大鸡巴操了么?」
  「想,想了,请公公象操妹妹那样操敏瑶吧。」说着又主动把仇尚书的鸡巴
吞进去一截。
  「好,那公公就满足你。」用力一顶,尽根没入。
  「啊……」敏瑶一声长吟,身子痉挛一样的抖动起来。
  「这就泄了?果然是等的久了,那就让我来补偿你。」
  仇尚书一下下操弄着敏瑶,发现若瑶还张着腿趴在敏瑶身上,蜜穴口还微微
开着,正有蜜汁流出,伸手指探了过去。若瑶才刚喘了口气,下身就又遭到异物
侵袭,娇吟两声,发现躲避不了,只好挺臀承受。
  敏瑶的紧凑,若瑶的放浪,少女的脸庞丰韵的身子,二人从拒绝到被欲望所
支配的主动求欢,仇尚书觉得以前操的那些女人真是白浪费精液,有这么两个儿
媳妇以后的日子可就快活了。是时候射了,也不能让儿子们等太久,今天已经操
服了,往后还不是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想到这,仇尚书不再控制,加快了速度。
  「啊……太快了……公公受不了……啊……啊……」受不了的敏瑶一双长腿
却紧紧缠住了仇尚书的腰,蜜穴也主动迎了上去,仿佛还嫌插的不够深,腰肢也
快速摆了起来,配合着体内的肉枪,进行最后的冲刺。
  「好儿媳,你也要来了么,看公公我射穿你,射给你个小浪逼……」一声低
吼,仇尚书紧顶住敏瑶的蜜穴不动了。
  「公公都射给我,射儿媳逼里,噢……好舒服,还要……噢……好烫……美
死了……噢……」
  「贱货,骚婊子,我再射,再射……」仇尚书的阴囊不断收缩着,敏瑶身子
一抖一抖的迎接着属于自己公公的精液。
  就是现在,我知道一但让老头抽身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射你妈逼。」叫声出口我已经电射而入,续势多时的一击冲着他的后心狠
狠扎了下去。
  男人射精的时候果然是最脆弱的时候,仇尚书本就反应慢了一拍,想转身的
时候才发现腰还被敏瑶的长腿缠着,鸡巴插在敏瑶的蜜穴里还在射精,然后他永
远都不用转身了,低头看了看从胸前心脏部位探出的匕首尖,「我,居然,居然
……」没说出后半句,就此气绝。我自认这下可扎中心脏了,不过能不能让人死
这么快我还真不知道,看来老丈人的毒很给力呀。
  电光火石之间,若瑶和敏瑶根本就没有反应,呆了一呆,看这架势就是要张
口尖叫。我连忙一把拉下面巾「别叫,是我。」
  「相公?」然后脸上的表情逐渐从惊喜,羞愧,惊慌,不安最后大滴的泪珠
就滚落了下来。「相公,我们被他给……」
  「别哭,别哭,我都看见了,这事怪我,是我考虑不周,不怪你们。现在没
时间说这些,我还要去救柔儿,你们快穿上衣服,我送你们回新房。有话咱们回
家再说。」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将仇尚书的尸身放到一边,沾着他的血
在墙上写了『无影』二字,夹带着二人飞上房檐,躲避着府里众人的视线,终是
有惊无险的送了回去。
  我的时间不多了,要在他们发现尸体前找回柔儿。找了府里的几处茅房,都
无有人影,到是熏的我够戗。柔儿你在哪呀?这么大的府邸,我在各个院子里挨
个寻找,还好速度快,到也没浪费多少时间,再加上今天府里大婚,暗哨也撤了
不少,方便了我行事。
  终于到了西边的一个小院子,我听到了柔儿熟悉的呻吟声,我心中一恨,看
来还是晚了一步,瞅准了房间,我窜了过去。
  屋内灯火通明,柔儿赤裸着身子站在床边,双手扶着床沿,雪臀微翘,仇重
正站在她身后不停顶操,撞的啪啪做响。仇忠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不断把玩柔儿
一对前后摇摆的丰乳。
  「小嫂子,兄弟们这功夫您还满意吧。」
  「还敢说,哎呦……你轻点」说着回身轻打了仇重一下,一边呻吟一边撒娇
着说「你们把我骗来此处,说是不让我和那些人一样用臭烘烘的茅房,到这了却
说让我解在你们嘴里,羞也羞死了,人家哪里解的出来,你们可好,扒了人家的
衣服不说,还两个人一起要了人家,让我怎么对的起……噢……噢……嫂子穴心
都让你顶软了,坏死了你。」
  「嫂子你现在说这些,刚才是谁哀求着我别拿出去,就射在里面呢。」仇忠
故意调笑柔儿。
  这是?已经第二轮了?
  「噢……噢……轻点,受不住……就你最坏了……偏偏家伙还那么大……」
说着柔儿一低头,主动将仇忠半软的肉棒含进嘴里,舔弄起来。
  「哥,嫂子被你操的受不了了,主动吃我鸡巴呢,呦,呦,呦,这舌头舔的
我,我这可又硬了,哥你快点。」
  「二弟,记得咱俩上次弄那个小寡妇么,要不让咱嫂子也尝尝那升天的滋味?」
  「对呀,你不说我都忘了。嫂子来,我哥累了,我先陪嫂子耍耍。」
  这时仇重已经退了,柔儿得以上的床去「你们俩坏小子又打什么主意?」虽
然疑惑,柔儿还是听话的跨坐在了仇忠腰上,用手扶着身下的鸡巴对准了自己的
蜜穴,缓缓的坐了下去。
  「嫂子,你这里面还这么紧呀,我哥和我都操了一轮了,怎么一点也不见松?」
  「你这坏人,占了人家身子还作弄人家,讨打,啊……啊……啊……好哥哥,
先别动,你这家伙太粗了,让我先适应一下。
  「适应?好呀,我一边操,你一边适应。」说完不顾柔儿的哀求,双手抱住
了柔儿两侧臀肉,胯部急速顶了起来。
  柔儿已经是坐不住了,软软的趴了身子,胸前一对丰乳压在了仇忠的胸膛上,
屁股向后翘着,随着蜜穴里的肉枪,身子不断打着哆嗦,一股股白色的浮沫从二
人的交合处涌了出来。红嫩的双唇已经被仇忠吸住,二人的舌头也交缠在了一起。
  相公,你别怪我,我如此勾引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柔儿已经被这二人操的泄
了几次身子,你再不来救我,我就又要被他们……「啊……你干什么……不要
……那里脏……嫂子没被人动过那……噢……别再进了。
  ……不要了,疼……」
  我在外面看的真切,仇重已经在后面悄悄挺身而上,粗大的龟头却是顶住了
柔儿的菊花。他们这是要双插么?柔儿的菊花我都还没动过,粉嫩嫩的形状很是
好看,我曾经几次用手指去捅,都被柔儿娇声唤痛,躲了过去,现在那么粗的一
个龟头顶在上面,真能插的进去么?会不会弄伤了柔儿,要不要我现在冲进去手
刃了二贼,可我能有把握在杀二人的情况下还不伤到柔儿么?
  我的犹豫注定了柔儿菊花的命运,「啊……进来了……疼死奴家了……别动,
别动……」
  「二弟,先等等,小嫂子的菊花这是刚被开苞,要是真被弄伤了,等下你我
操着反而不美。」
  柔儿身体里同时插着兄弟二人两条鸡巴,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你们作弄死
我了,操了我的小穴不算现在连菊花也不放过,莫不是把我当了那青楼的女子不
成。」
  「小嫂子,我们就是太喜欢你了才想着一次就能操个过瘾,谁让刚才哥哥说
的你总是不同意,这次过后我们以后哪还有机会亲近嫂子这样的美人。」
  「你们说的我哪能答应,让人家背着相公来找你们,还不是要被你们操弄,
这企是良家所为,今天这次,哎,定是我上辈子欠的,两个冤家,恨死你们了。」
嘴上撒着娇,腰部还顺势向后顶了一下,将两个人的肉棒吞的更深了些。
  「嫂子这是行了?哥,开始干活。」兄弟二人象得了号令般开动了起来。
  「啊……别……我没说……噢……噢……顶死奴家了……顶我心里了……你
们俩别一起……啊……呜呜呜呜」
  红唇又被仇忠吻住,挣扎不得,柔儿只能将自己的双腿张的更开一点,任凭
兄弟二人在自己体内驰骋。
  二人配合的十分默契,时而同进同退,时而一进一出,两人将柔儿象三明治
般夹在中间,尽情操弄,混不觉房门已经被打开,危险正在临近。
  柔儿觉着自己被操的飞到了天上,却怎么也落不了地,两只肉棒好象都在蜜
穴里,又好象都在菊花深处,身体的两处窍穴似乎无时不刻都被涨的满满的,又
好象总是空虚难耐,「啊……相公……快来救我……柔儿……啊……受不住了
……柔儿……要……啊……」
  「嫂子真是伉俪情深,这会还想着表哥,只是等下被我们操的丢了魂,可别
又求我们射到逼里。」
  「你们没那个机会了。」我这时已经站在了仇重身后,匕首划过了他的喉咙,
身子顺势飞扑上床,在仇忠反应过来前,已经把匕首横在了他的咽喉处。这时仇
重才捂着脖子向后倒去,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鸡把抽离柔儿菊花时发出了「啵」
的一声轻响,插的可真够紧的。
  「啊」抽出菊花的肉棒弄的柔儿呻吟了一声,不过她还算镇定,「相,相公?」
我冲她点点头。
  「你,你是什么人?怎敢杀我大哥。」这个傻缺,柔儿都喊我相公了,你说
我是谁。
  「你的鸡巴这会还插我媳妇阴道里呢,你说我是谁?」一句话说的仇忠大惊,
柔儿大羞。
  「姐夫?」
  柔儿这时坐直了身子,双腿蹲在床上,慢慢的提臀想站起来,仇忠的肉枪渐
渐从柔儿的臀下露出了真容,不想已经露出一半时,柔儿的身子却突然失去了控
制,臀部重重的坐了下去,「啊……」
  「怎么了,柔儿?」我忙问。
  「噢……不行,他射出来了……喷在我花心上……腿没力气了,站不起来
……噢,好热……还有……相公你别看……你快转过头去……啊,烫死了……不
行……我也要……噢……」
  只听说过吓尿的,这吓射了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柔儿坐在仇忠身上颤抖了半天才平复下来「完了么?」
  「恩。」柔儿应了我一声,却不敢抬眼看我。
  我转过头,冲着仇忠「射我媳妇的逼里感觉爽么?」
  仇忠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明白我怎么眼睁睁的看着柔儿被他内射却没有阻
止,不知道如何回答。
  「相公,你胡说什么呢。」
  「我胡说,你现在还不舍得站起来呢。」我有点吃醋。
  「啊」柔儿这才想起半软的鸡巴还被她的蜜穴含着,又被自己的相公点破,
连忙羞着脱离开来。
  「记住这种感觉,到了下边好好和你父兄讲讲。」没有犹豫,我的手划了下
去……
  帮着柔儿穿着完毕,「相公,你怪我了是么?」柔儿幽幽的问我。
  「柔儿,是相公让你受委屈了,我没计划好,让你被迫主动勾引了这两个人
渣,是相公对不起你,又怎么会怪你。后面还疼么?」
  「热辣辣的,刚开始很痛,现在好多了。相公我不会武,也只能这样帮你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好没用……」
  我轻轻吻了吻柔儿的唇,「不许说傻话,今天要是没有你,整个计划都没法
实施,连两个妹妹都要赔进去,全都靠你了。而且我家柔儿最厉害了,菊花都能
被男人操进去,等回去了我也要试试。」
  「讨厌呀你,又取笑我。」轻轻打了我一巴掌,娇羞无限。
  留字,闪人。
  等我们回到酒宴上时,人们还没有散去,我和柔儿落了座,旁若无人的喝着
酒,说着话,直到后院那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尚书大人被杀拉!」
  后面的事我就管不着了,喜事丧事一锅烩了。洛阳府尹迅速过问了此事,刑
部也来了人,据说当晚全城大搜刺客,若瑶和敏瑶当天就被岳父带回了府里,理
由当然是尚书府的安全问题,已经无人顾的上过问此事了,尚书府没了主事人,
宰相要带人走,谁敢阻拦。
  他们怎么闹腾我不知道,我这还一脑门子官司呢。三个媳妇因为我的原因各
种被上,我得一一安抚不是,再三的陪不是,保证以后不会了,相公不会嫌弃她
们,又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一下,把若瑶和敏瑶一起操了一顿,从她们房里出来已
经深夜了,可是还有柔儿呢,我要是不去找她难免心里会有阴影。我决定再去找
柔儿好好谈谈菊花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是神清气爽呀。柔儿趴在床上下不了地,让我很是得意。
  「姐姐,你起了么,我们进来了哦。啊,姐姐怎么还不起床。」
  「柔儿累了,你们让她多趴会。」我得意的说,引来柔儿一阵白眼。
  「妹妹们,相公他欺负我,你们帮我把他打出去。」哥被打出来了,正好王
管家来说宰相有请,我随着去见岳父大人了。
  见了岳父大人,我将昨晚的情况如实讲了一遍,连三位爱妻的失身也未有隐
瞒。
  宰相听了,冲我深拘一礼「贤婿为国除此大害,却累的三位夫人受此侮辱。
我无以为报,那个柔儿姑娘我不便多问,两个小女,你要是嫌隙她们身子不洁,
休了她们,我也没有二话。」
  我连忙侧身避受,「岳父讲的哪里话,我那三位妻子都是我的宝贝,一个我
也舍不得放走。再说她们是因我计划不周,才受此牵连,又怎么能怪罪在她们身
上。我还有个秘密要告知岳父。」
  「贤婿请讲。」
  「其实咱俩爱好一样的哦。」
  我转身离去,留下宰相大人一个人在屋里目瞪口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