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3

(三)
  三个人的日子一样要过,可这晚上的住宿成了问题。岳父大人的屋子我们是不去
的,可是小虎刚来,也没地去睡呀,总不能睡屋外面,前面还兄弟兄弟的,回手我睡
屋人睡地,这事我做不出来。头一晚,先将就吧。在我的倡议下,三个人先挤一晚,
柔儿开始还不愿意,那是扭捏,小虎也不想,那是刚办了错事心虚,最后我大手一挥
,把她们都否了,就听我的。
  柔儿和我成亲这几个月在我半用强的逼迫下终于养成了裸睡的习惯,现在屋里多
了一个人,裸不成了,可也睡不着了,小虎也睡不着,柔儿身上的香味估计把这小子
刺激坏了,小帐篷支了半宿,刚才洗漱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家伙真不小,好吧,我
承认,比我的大。估计柔儿也看见了,要不脸怎么一直红红的。最后终于小虎抱了床
被子躺地下睡去了,这三个人才算安份。
 
  柔儿在我旁边又翻了个身“睡不着?”我悄声问。
  “恩,都怪你,现在穿着衣服睡不着了。”
  “那就脱了呀”
  “讨厌,小虎还在呢”
  “没事,灯都吹了,啥也看不见,等明天天亮前,我叫你起来,再穿上不就行了。
  “真的哦,可千万别忘了,再被看一次羞也羞死了。”柔儿说着真的脱了身上的
衣服“这下舒服了,睡觉”一会的工夫,柔儿均匀的鼻息传了过来。
   又待了会,我发现自己还是睡不着,要是有根烟就好了,我正感慨着,发现小虎
坐了起来。
  “怎么了,虎子?”
  “大哥你也你没睡那,我要去茅房。”说着起身就要往屋外走去。
  “大的小的?”“小”
  “那还上什么茅房,屋里不是有恭桶么,跟大哥你还事事的。”
 
  “嘿嘿”虎子憨厚的笑了笑,摸黑的去找恭桶。我突然想起身边的柔儿这时候是
裸睡的,要是把灯点上…….
  “这么黑你哪找去,把灯点上。”灯点亮了,虎子也楞住了,“大哥,我,我不
是有心,我….”
  “我知道,没事,你嫂子睡着了,你赶紧上,然后吹灯睡觉。”柔儿的睡姿很规
矩,只是偶尔抱着我睡,今天没抱,就那么仰躺在床上。这下不只下面的那道肉缝,
连白天虎子没见到一对大奶也被他尽收眼底了,又便宜这小子了。虎子的帐篷用肉眼
可见的速度支了起来,我装做没看见,闭目假寐。
  虎子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声响就坐在恭桶上,可是半天也没动静,这个我理解,我
硬着的时候也尿不出来,更何况这小子的眼睛老是偷瞄床上的柔儿,想软也软不下去
呀。我的本意是让这小子过过眼瘾就算完,可是突发情况出现了,柔儿起来了。
  只见柔儿直接坐了起来,眼睛都没睁就,就那么直冲恭桶而去。我知道柔儿每晚
都会起夜一次,而且半夜起来的时候会迷迷糊糊,可没想会是现在呀,这也太巧了。
  虎子已经吓傻了,眼看着自己的神仙姐姐就这么赤裸着向自己走了过来,然后转
过身,浑圆白腻的屁股冲着自己还挺翘着的肉棒就坐了下来。难道爱妻的红丸这就要
没了,想想怎么等下怎么解释吧,这回我可头疼了。
  可是预想中的叫声没来,柔儿还是闭着眼睛,小虎冲我打了个手势,我这才发现
,原来这小子最后关头用手压了一下自己的小兄弟,那根粗长的肉棒穿过柔儿的双腿
直棱棱的贴在柔儿下身的肉缝上。我比了个大拇指,不错,小子,关键时刻忍的住。
  虎子也冲我笑了笑,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柔儿温暖的身子几乎全坐进了他的怀
里,两片阴唇紧贴住肉棒,刺激的虎子的小兄弟一跳一跳的,反过来又摩擦柔儿的阴
唇,这俩人真是互相爽到了。我?当然是硬了!
这时虎子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同时又带着点愧疚,这么好的兄弟,刚
才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把这么美丽的嫂子给办了,我这当兄长的总得给点甜头不是。我
轻轻点点头“别太过份哦”,最后还轻声嘱咐了一句,可不能把柔儿吵醒。
虎子象接到了圣旨般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注意力就全被怀里的裸女吸引走了。左
手轻轻扶住爱妻那丰韵的臀部,右手向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蘑菇样的大龟头就在柔
儿的两片阴唇间来回刮动。只几下工夫,肉棒上就已经滑腻一片,我知道应该是我的
好柔儿又湿了。

这个动作十分危险,坚挺的阳具就在柔儿湿滑的阴道口周围来回徘徊,这要是一
不小心…..还好,意外没有发生,虎子看样子就已经不行了,他身体轻微颤抖着,将
柔儿的身体搂的更紧了些,粗壮的肉棒对着柔儿的肥美阴户,射了出来。我看不到实
际状况,可我能想象出当那浓热的精液击打在柔儿的阴唇上时………果然,柔儿突
然抿住了嘴,脸好象也变红了些,身子绷紧了下,又跟着放松。
这,难道是醒了?还好没睁眼,估计是以为自己做梦了吧。男人刚做完坏事总是
胆子最小的时候,小虎也不例外,松开了按在妻子丰满臀部上的手,柔儿也跟着站起
身来,象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向床铺走来。等等,好象有什么不对,小解,柔儿她还
没有小解呀,难道这大半夜的过去就是让人非礼的?除非?
我还正琢磨怎么回事呢,柔儿正从我身边要迈到床里去,经过我身上的时候,一
声低语传来“臭相公,就知道欺负我。”
哈哈,原来早就醒了,我说的么。“虎子,去,门口看会星星去。”
小虎没听到柔儿说话,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哦了一声,只穿着底裤转身出了
门。还好现在是盛夏,外面也不冷了。
“柔儿,柔儿,你什么时候醒的?”见小虎出去了,我连忙扳过妻子的身体,让
她面冲我,果然,柔儿这会儿还关公着。
“臭相公,就你最坏了,我本来是没醒,可后来坐在小虎身上已经感觉有点不对
劲了,直到你说别太过分,我就清醒过来了,可当时,可当时,那样,我只好,只
好….”说到这,柔儿的声音让我几乎听不到了。
“后来呢,你不是要小解的么,你不会装着直接小解,然后上床睡觉不就得了”
我继续揶揄柔儿。
“坐在人家身上呢,哪能做那么丢人的事,再说”说到这柔儿顿了一下“再说,
小虎他一直用下面的硬东西刮弄柔儿的下面,我解不出来。”柔儿说完这句话脸已经
红的要滴血了。
“那,我家柔儿舒服不?”柔儿轻轻的点头,算是默认了。“没有别的了?最后呢?”

“小虎,小虎把他的脏东西都射在柔儿下面了”说着竟又是眼圈犯红“相公,你
不会嫌弃柔儿以后不干净了吧?”
这怎么说的,我这正听着性趣高涨,怎么又把柔儿弄哭了,不过这回我没好言相
劝,只是拉着柔儿的手握住自己的小兄弟,“啊,这么硬!”柔儿轻呼了一声。
“知道了吧,柔儿,我爱你的是你这个人,不只是你的身体,只要能让你快乐的事,
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我都愿意去做,无论任何事情。”我看着柔儿的双眼认
真说道。
听懂了我的告白,柔儿的将脸轻轻的附在我的胸膛上,“恩,相公,你对我好,柔
儿明白了。”
“明白就好,那么,下面….”
“下面什么,相公?”
“你那小虎兄弟刚才爽过了,可我这正牌老公还硬着呢,你说下面什么?”
知道我不是生气,只是调笑她,柔儿吐了吐小香舌,那样子真是有股清纯的妩媚。
“相公还要那个姿势么?”柔儿有点为难,看来六九在这妮子眼里还是有点过于淫荡了
,既然你不愿意,那正好。
“这次就不用了,等等我转个身。”说着我背靠着床内躺了下去“来,你趴过来,
对就这样,屁股再翘高点,,相公我要看着。”这次柔儿出奇的听话,跪在我的两腿间
用力吞吐不说,还高高翘起丰硕的臀部,冲着床外,冲着房门,也冲着小虎。
小样,偷看半天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小虎,进来。”我这一声吓了他们俩人同
时一跳,柔儿挣扎着就要起来,被我压住了,没成功,“忘了刚才咱们说的了么”听了
我的话,柔儿身子动了动,终于不再挣扎,任命般的继续埋头给我口交,仿佛后面就没
多出个人一样。女人呀,既然被舔过,被射过,那看看就不算什么了。
小虎被我叫破,也尴尬的走了进来,刚软的裤裆这会儿又支了起来,高度惊人,眼
睛象是栓住了似的盯着柔儿的那翘起的臀部中间,我这角度看不到,不过我能联想他看
见了什么。不知道我们夫妻都说了什么,也不清楚嫂子为什么摆出这样一个撩人的姿势
,嫂子好象正给大哥含那个东西,那个东西也是能含到嘴里的么?小虎心中各种疑问。
“看你给嫂子下面弄的那么脏,还不赶快清理清理。”还是我先发话了。
“哦”小虎一步三回头的就要出去找纸,“回来,纸那么粗糙弄伤你嫂子怎么办?”
“那用什么,大哥?”小虎被我说的有点糊涂,不过好在马上就反映过来了,“对,
我用舌头。”不错,孺子可教。
“呜,呜”柔儿好象要说什么,被我压住了头,她的意见暂时无视。
小虎也熟门熟路了,凑到跟前,也不管柔儿下身一片泥泞,淫液混着他自己刚才射
出来的精液,直接来了个从下到上,从前端的肉缝开始,经阴蒂,过阴唇,最后连后面
的菊花也一并扫过。这个过程中,柔儿的身子一通乱颤,估计爽的不轻,最后滑过菊花
时,终于忍不住吐出嘴里的肉棒,“不要,那里,受不了。”然后整个人就瘫软了下来。
“嫂子这是怎么了?”
“没事,不过你别太用力了,你嫂子受不住。”
“臭小虎,和你哥一起欺负我。”说完了才觉着好象有点太暧昧了,尤其还当着我
的面,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我。我则报复性的捏了柔儿一下乳头,引的爱妻又是一阵哼
哼。
“虎子,今天大哥夫妻俩可是对你完全放开了,能做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了,不过
一定要你嫂子同意才行哦。”
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让柔儿的身子一震,然后想通了般的什么都没说,我明白妻
子这是同意了,小虎,就看你的了,大哥能不能早日和你嫂子真正过上夫妻生活你这就
是第一步呀。“大哥,真的行?我真的能和大嫂?”
小虎嘴上问着,可动作一点都不含糊,三俩下脱掉最后地底裤,粗大的肉棒向上翘
着,几乎要顶到自己的肚皮上了,好家伙,年轻就是有本钱呀,虽然哥也不老,可这人
和人真是不能比。

“嫂子,现在就行么?”柔儿还含着我的肉棒,摇了摇头。“哈哈,你嫂子不愿意
呀,小子你还得努力。”我不知道为啥,看柔儿摇头,有点高兴,有点幸灾乐祸,还有
点失望。小虎也不气馁,埋头又苦干了起来,不过欲速不达,柔儿虽然有反映,却怎么
也到不了最后那一下了,看来还得我指点下。
“你这傻小子,傻添有什么用,那有个小肉豆豆看见没?就你白天含着的那个。”

“恩,看见了。”
“你舔它两下,然后含嘴里吸一下,对,就这样,用点力。”果然,柔儿的反映越
来越大,我这时也把肉棒从妻子的嘴里拿了出来,专心搓揉胸前的一对乳房,助他一臂
之力。柔儿被我们这样上下夹攻,终于受不住了。“臭相公,你出卖我,啊,啊,小虎
轻点,嫂子不行了,恩,相公,柔儿肯了,肯了,你快让他松口,呀呀…..”,随着
柔儿的一声长吟,一股肉眼可见的淫液喷射而出,直接喷在小虎脸上。
小虎楞住了,显然没见过女人潮吹,“嫂子这是?”
“没事,没事,你嫂子爽的。”我连忙解释,一边不住暗爽,柔儿居然还有这体质
,以后的日子性福了。“你嫂子刚才可是说肯了,你还不赶紧的。”
“哪有哪有,我没同意。”这就开始耍赖了?不过柔儿明显翘的更高的屁股,分得
更开的双腿出卖了她自己,看来这妮子也想了…我冲小虎点点头。
小虎长枪上蘑菇似的龟头终于顶住了柔儿的阴道口……..
(全书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