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方言现实版3

  老童离开宾馆,骑着摩托车去了他老姘(情人的意思)芳芳家。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轻轻的关上门,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电视机还开
着,玲玲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夏天,屋里很热,床头还开着电扇,芳芳只穿了
一件大汗衫侧躺在床上,露着大腿和半拉屁股,毛茸茸的阴部也随着风扇吹得若
隐若现。
  老童脱了衣服躺到床上,伸手就去摸芳芳的奶子和屁股。芳芳应该从老童开
门的时候就知道老童来了,闭着眼睛,用手掐老童伸向阴部的手:“滚一边,你
还知道来,都几点了?”
  老童把那只手缩到上面,两只手揣着芳芳绵软的奶子,捏着奶头:“不是给
你说有事儿,有事儿,杂,等着急了?”
  芳芳用胳膊撩开老童的手:“你能有啥事儿?天天没个正形,你就会骗骗我。
别动,我瞌睡了,明天我还得早起去进货呢。”
  老童扯着芳芳的大汗衫,芳芳挣不过,还是给脱了下来,老童一把将一丝不
挂的芳芳搂到怀里,用嘴亲着芳芳的耳朵说:“恁(你的意思)妞儿睡了吧?几
点睡的?”说着把手探到芳芳的下身儿扣起来。
  芳芳扭着身子说:“今天去他爸哪儿了,不在我这儿,别扣了,洗手了没,
就去扣了,我可是刚洗的澡。”
  “刚洗了,事儿多。”老童拉过芳芳的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让芳芳给她撸,
另一只手在芳芳的下身的裂缝里扣着逼,一会逼缝就黏黏糊糊了,逼豆也给撩拨
硬了,芳芳也开始哼哼唧唧,用手熟练着撸鸡巴。
  老童翻身从床头柜里拿出烟和火机点上烟抽了一口,身体躺正,拉过芳芳的
头,就往下身按:“来,唆唆。”
  芳芳挣起头来:“我不唆,赶快弄了睡觉,你杂事儿怎多勒。”
  老童黑崩着脸说:“快鸡巴点儿,你不着我好这一口儿,不唆我都不硬,杂
弄?”
  “烦人。”芳芳骂了一句,低下头把鸡巴含进嘴里,一口一口吃起来。
  老童一边看着芳芳给自己唆鸡巴,一边舒服的抽着烟,满意的笑了。一根烟
抽完,老童的鸡巴已经在芳芳的嘴里完全坚硬了。拍了芳芳屁股一下:“好了,
撅那儿吧。”
  芳芳头朝着电视撅着屁股爬在床上,老童跪在芳芳的后面一边把鸡巴戳进逼
里抽送,一边拿起枕头边的遥控器对着电话换着台。一会老童换到一个抗日电视
剧将手里的遥控扔了,抱着芳芳的屁股开始大开大合。
  “拍得鸡巴啥呀,这导演也是傻逼,我尻死你。”老童一边屁股用劲儿尻,
还一边对着电视剧发表着评论。
  “嗯……嗯……使劲儿……”芳芳把头杵到床上,也不管老童,享受着年轻
的大鸡巴的冲击带给自己的快乐。
  “今天水杂这么多啊。”老童边操边扒开两瓣屁股,看着两个性器官的结合
部位,一些白色的沫沫儿黏在老童的阴毛上,那骨子性骚味儿不小。
  “嗯……快点……你也不想想你几天没弄我了……我说我水多……”芳芳催
促的老童快点干。
  “快点啥了快点,水儿这么多,逼又松,干到密个枪(明天早上的意思)也
干不出来。”老童一边说一边拿起枕巾把自己的鸡巴和芳芳的阴部擦了擦,然后
有猛的戳进去:“嗯,这鸡巴尻着才爽嘛。”芳芳舒服的大叫:“哎呦……哎呦
……你尻死我吧……”
  老童爬到芳芳的背上边尻边用手扣着芳芳的逼豆,还把一只手指头扣进湿热
的逼缝里跟鸡巴一起操芳芳的阴道,这样没弄几下芳芳就浪叫着高潮了,逼里流
了好些个骚水。
  老童抱着屁股有日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就让芳芳并着腿夹着逼躺那,然后
自己爬上去鸡巴顺着大腿缝插进去。这样老童吃着舌头抓着咪咪耸动着屁股痛快
的操着,一会儿芳芳就又来了一次:“童彤……我的逼就让你一个人尻……你最
能尻我……”
  老童见完成了任务拔出鸡巴翻身躺到床上,拉过迷离的芳芳,将鸡巴戳进她
嘴里:“快点,让我舒服舒服。”心满意足的芳芳这会乖乖的含住刚从自己下身
拔出来的湿淋淋的鸡巴,熟练快速的唆起来。
  没一会老童大喊一声:“好了,别动。”按住芳芳的头将鸡巴戳到口腔的最
深处,痛痛快快的射了。芳芳一动不动得老童射完,才将满嘴的精子咽进肚里,
把鸡巴舔干净,然后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下身,拿起放到床头柜上的一杯
水喝了几口压压精液的味道,才筋疲力尽的躺到床上睡了。
  老童又摸了一根烟点着,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眼睛睁得大大得想着心事儿。
  宾馆里的黑子把电视频道换了个边,也找不着自己想看的节目。裤裆里的鸡
巴软了又硬,硬了又软,一会看一次表,一会看一次表,好不容易等到11点多,
拿起电话打给小红:“喂,小红,我是黑子呀,你快下班了吧,忙不忙?”
  小红:“有啥事儿啊,小童刚才杂走了?你该那干啥勒?”
  黑子:“小童回去打印东西了,对了,你知道将才(刚才)我骑车的时候,
拾着儿个啥?哈哈,我今天运气真是好死了。”
  小红:“杂了?拾着儿个啥?看把你高兴勒?”
  黑子:“我拾着个戒指,钻石戒指。真勒。”
  小红:“真勒假勒,我杂这么不相信勒?”
  黑子:“真勒,我骗你个这弄啥勒,我真拾着了,我都没有给老童说,就跟
你一个人说了。”
  小红:“估计是假的吧,你杂运气这么好勒,说拾着个戒指就拾着个了?”
  黑子:“靠,我怎大人了,连真勒假勒都分不清,带包装勒,上面还有坚定
证书呢。你不相信你一会下班了来我房间看看呗。你要看着喜欢,我就送你了,
也不大,估计也不值几个钱,你就戴着耍吧。”
  小红:“真勒假勒呀,你杂对我怎好勒,我可不敢要,中吧,我一会下班去
看看,看看是真勒假勒。”
  黑子:“那好,我可等你啊。”
  终于等到12多,小红下班如约来到黑子的房间。上搂上的气喘吁吁的,进
屋就问黑子:“戒指勒?该哪了勒?让我看看呗。”小红25岁,还没结婚,长
得骚骚的,大眼睛,尖下巴身材前凸后翘,有165公分左右。
  “呦,你也太现实了吧,进来啥也不说,上去就问戒指该哪勒?”黑子故意
撇着嘴说。
  “杂了,你说让我来看了呀,我问问杂了?”小红看着老黑。
  “来吧,先喝点水,歇歇,站了一天了,累了吧?戒指不着急,这不是该这
儿勒。”老黑把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小红,然后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裤子口袋。
  小红接过瓶子喝了两口:“该哪拾勒?快点拿出来让我看看呗,不舍让我看,
我走了啊。”
  黑子笑着说:“着啥急勒,一会不光让你看,就是准备送给你勒,不过我得
问清楚你个事儿,免得跟老童闹误会,伤了兄弟的和气都不好了。”
  小红笑道:“跟他有啥关系啊,你送我东西,有他啥事儿?他给你说啥了?”
  黑子说:“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不是看你跟老童关系好了很嘛,你还一嘴
一个老公的叫着,恁俩是不是处对象了啊?要是那样的话,我送你戒指,有点…
…”
  小红:“哪呀,我跟童彤就是在一起玩玩而已,朋友,叫他老公是玩的,现
在谁还处啥对象勒,还不都是玩玩,玩够了再说别的。”
  黑子:“哦,那就是了,你不知道,我些事儿我跟老童没没法说的太明了,
老童也没给我说清楚恁俩到底是啥关系。”
  小红:“童杂给我说我勒?”
  黑子:“老童说你这女孩儿不错啊,长的漂亮,还知道上个班,不像有些女
孩儿一样,每天就知道瞎混,对了,你对老童啥看法?”
  小红:“杂了,你是想替童套我的话勒?”
  黑子:“没有,都怎大了,还能玩小孩那一套小把戏?不是没啥事儿,说说
话呗。”
  小红:“哦,童啊,说不上来,俺俩就没事儿在一起玩儿而已,他可有心计
了,我有点看不透他,哼,我还知道他花了很,外面有不少女人。”
  黑子:“那我就放心了,小红,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从那一天你跟老童去
接我,我就觉得你不可不错勒,这两天咱在一起吃饭,去玩,我真勒发现我有点
喜欢你了,这个东西其实不是我拾勒,是俺家一代一代传下来,我今天想把它送
给你,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小红:“不是吧,你说你喜欢我?别开玩笑了。”小红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九
零,身材精壮,浓眉大眼的黑汉子,目光入火的看着自己,对自己毫不掩饰表示
好感,也觉得脸热心跳。
  黑子:“你看,我可不是那种喜欢拐弯的人,有啥说啥,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你别害怕,我就是这一说,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以后咱还是朋友,你
以后有啥麻烦事儿,你只要给我吭声气儿,我没二话,绝对不给你搁那儿。”
  小红:“你看,咱俩刚认识才几天,还有小童,这样吧,咱还是在接触一段
吧,我也觉得你不错,跟你在一起也很有安全感啊,咱先做朋友吧。”
  黑子走到小红跟前,眼睛瞪着小红的眼睛说:“中,那咱就先接触接触,我
把东西让你看看,绝对是好东西,真是俺家一辈一辈传下来的。”然后作势伸到
裤子口袋里掏东西。
  小红觉得黑子像黑塔一样站到对面,那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还有男人那种野
性的彪悍气息让自己心跳加快,呼吸困难。
  黑子看着小红紧张的眼睛说:“伸出手,闭上眼睛,我想给你惊喜。”
  小红有点紧张的说:“算了吧,我还是不看了,恁家家传的东西,我可要不
起,再说咱俩……”
  黑子打断小红的顾虑强硬的说:“闭上眼睛,伸出手,别说话。”
  小红乖乖的站起来闭上眼睛,把手伸了出来。
  黑子脸上诡异的一笑……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