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33-34

                三十三
  从两点到六点,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我和吴言在那张小床上没完没了的折腾,
等到最后一滴精液无力的注入她身体里面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抱着吴言换了另外一张床睡觉,原先的床铺已经不能再躺人了。落红、精渍、
水渍、汗渍,搀杂在一起,组合成一个奇妙的图案,象一副神圣的图腾,让人只
能远观膜拜,不敢靠近。
  身子象是被掏空了,搂着吴言沉沉的睡去。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猫猫和
丫头满脸欣喜的站在我的面前,一人拿着一大堆东西,“走吧,我们回家吧!”
我嘴上答应着,眼睛却在四处搜索吴言的踪迹。小妮子去了哪里?旁边的床铺已
经换上了一张新的白色床单,一尘不染的样子象是从来没有人在上面躺过,一点
也看不出昨夜疯狂过的痕迹。
  随着猫猫和丫头办理出院手续,在楼上楼下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吴言的踪迹,
看来是下班了。我心里有些黯然,真的是onesnight?有些淡淡的欣慰,
更多的是一种失落,这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昨夜那个跟我彻夜欢腾
的小护士?
  终于回家了!一推开门,眼前的情景让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房子还是原来
的房子,东西还是那些东西,只是位置变动了,也干净了。猫猫和丫头邀功似的
抬头问我:“怎么样?不错吧?”我点点头,真的不错。只是,我还不是很习惯。
  回家的第一顿饭是两个小妮子做的。菜不多,却很精致。猫猫和丫头轮流向
我碗里加菜,不停的想我声明这个菜是谁炒的,那道菜是谁烧的,看着两个小妮
子的笑脸,我很感动。时间就这样停止吧,就这个样子,我们三个人开开心心的
这样过一辈子,与世无争。当然,这不可能。
  晚上,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我居然久久不能入眠。或许是习惯了医院里
那种来福水的味道,对于猫猫帮我洒的香水居然有些过敏,鼻子老是发痒。睁着
两眼数了几万只羊,还是无法睡着,干脆拿起手机来玩。居然有一条短消息,刚
才没有看见。
  “不追求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吴言发过来的。一句让所有身陷爱河的情人们烂熟于心的话,现在听来,却
是无比伤感。看来我和吴言也就是这样一段短暂的缘分,虽然这是我想要的,心
里却总有一丝不甘。
  摇了摇头,我尽量不去想这些了,我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在猫猫身上。这个女
孩,一直对我一网情深,我却没有给过她什么。其实我也并不能该给她什么,未
来太远,幸福太广,我能做的,只有把握现在。
  现在我却独自一个人躺在这里,深更半夜睡不着觉!真是郁闷!正想给吴言
回个信息,门,轻轻的被推开了。看身影就知道是猫猫。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前,
脱下鞋子爬上了床,一句话也不说,躺在我的身旁抱住我,嘴唇吻了上来。
  我有点好笑,怎么,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三更半夜的跑进男人的房间吗?不
过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一边回应着猫猫,一边在她的身体上四处游走。
  好久没有象现在这样搂着猫猫了。虽然两人的感情与日俱增,然而身体的接
触却越来越少,我知道她也渴望,只是这段时间出了这么事情,我们谁都无力分
身想这些,现在,我身体也好了,事情也告了一个段落,可以尽情的享受跟猫猫
在一起的时光了。
  把双手沿着猫猫的上衣下摆深入到里面,抚摩着那对让我朝思慕想的宝物,
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道:“丫头睡了没有?”猫猫一边深呼吸,一边点了点头。
我放下心来,猛得把猫猫的睡衣扯开,头低了下去。
  猫猫没有穿内衣,光滑的肌肤让我的舌头流连往返,我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
地方。猫猫的呼吸开始加速,双手漫无目的的揉搓着我的背,我本来就只穿了一
条内裤,上身赤裸,被她的嫩手一摸,说不出的受用。
  樱桃已经被我吸吮的涨立起来,我松开猫猫,坐在床头,欣赏着她的胴体。
家里的房间光线比医院要差一些,我没有拉窗帘,还是很难看清她现在的表情。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猫猫曲线玲珑的身体却更加充满诱惑。高山、平原,一条腿
曲起来,臀部完美的弧型令人大咽口水。
  见我一动不动,猫猫扭头问我:“石头,你干吗呢?”我说:“宝贝别动,
让我好好看看你!”我猜猫猫现在肯定是小脸通红,却没有逃避,深情的看着我
说:“傻瓜,还没看够吗?”我摇着头,说:“永远也看不够!”猫猫抓去我的
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轻轻的说:“石头,我是你的。”
  对猫猫的感觉一直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象对小月那样担心过她,单位里,不
知道我们关系的人随便给她开什么玩笑,我都是一笑了之,我甚至没有害怕过她
会被别人抢去,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偶尔会遗忘,但从来没想过
失去。所以,对于她的信赖大过于对她身体的渴望,我反而并不着急去得到她。
  可是,当猫猫亲口对我说“我是你的”的时候,我还是不可遏止的激动起来,
满足而又自豪。是的,猫猫是我的,这个文静而又温柔的绝色女孩,她的全部都
是我的!此刻,这个女神般的躯体就躺在我的旁边,等待我的采摘,我虔诚的跪
在旁边,用双手触摸着,用舌头亲吻着。
  猫猫低吟了一声,顺从的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方便我的爱抚。我慢慢的在她
的山峰上往下移,来到她的双腿中间。猫猫的细林还是那么柔滑,我用鼻尖在上
面轻轻的摩擦着,下面就是她的蜜境了,我一点也不着急去探询。猫猫的下体还
是那种兰花般的淡香,柔软的阴毛擦过我的鼻头有一种痒痒的,暖暖的感觉,很
舒服。舌尖伸直,在蜜境的顶端舔舐了一下,小妮子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沐浴露,
居然有一种甜甜的味道。舌头下滑,在她阴唇上慢慢的滑动着,然后把它含在嘴
里,用舌头抵住,慢慢的吮吸。
  猫猫一直没有出声,双手捂住嘴巴,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两条细嫩的大腿时
而夹紧,时而又无力的向两边摊开,屁股也跟着一起一俯,象是躲避,又象是迎
奉。
  房间里充斥着淫糜的味道。床上的两条黑影以诱惑的姿势连接在一起,虽然
看不清楚,却更加刺激人的欲望。口中的阴唇已经发肿,舌头也有些酸麻,我却
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我就一直爬在猫猫的两腿中间,头深深的埋在里面,不知
疲倦的亲吻着她的下身。猫猫的爱液沾满了我的脸,两侧的大腿上也是一片沁凉,
我就象一只勤劳的蜜蜂,不停的采食着这天下第一美味。
  猫猫已经痉挛了好几次了,此刻想必是全身都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双腿只
有在偶尔的靠拢一下,大部分时间都是瘫软在两边,任我所为。感觉到猫猫的体
力已经透支,我抬起了头,趴上她的娇躯,紧紧的搂住她。
  猫猫无力的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丝毫不在意我口中还沾有她下身的爱液。
我亲吻着她的脸蛋,道:“宝贝,舒服吗?”猫猫点点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石头,我准备好了!”我心里一阵猛跳,猫猫已经为我敞开了通往快乐的大门!
然而,我却不象这么急就得到,这一刻,我等的太久了,我一定要细细品味。
  我搂着猫猫,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胳膊上,亲吻则她的樱唇,“宝贝,休息一
会,等下,我要让你得到从没有过的满足!”猫猫深情的看着我,说:“石头,
我是你的!”
  这已经是今晚猫猫第二遍说这句话了。我突然感觉今天的猫猫有些不一样,
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主动过。虽然对于我的爱意,她已习惯了去接受,却享用,
但是,象今晚这样主动表达却还是第一次。我努力去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猫
猫这样做?我们彼此都承认了对方,突破身体的界限也是早晚的事,但是今天对
我感觉,却是来的比较突然,她说准备好了,也许只是一个借口,是什么让她如
此迫切的想要得到我的承认?
  我闭上眼,享受着猫猫在我耳边、脸上不停的轻啄,头脑却乱成一团,哎,
不管它了,无论怎样,我和猫猫总有这一天,早晚的事那就早点办吧!
  猫猫的动作很小心,但却令我很舒服,趴在我的胸前,伸出丁香小舌,慢慢
的舔动我的乳头。我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舔这里,感觉有点痒,身体居然有点颤
抖,正想叫她停止,猫猫已经顺着我的小腹往下亲了。
  这妮子,在照葫芦画瓢。刚才我怎么亲她,现在还回来给我!不对,刚才我
还亲她那里,现在?
  正当我胡思乱想间,下体突然一凉,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已经暴露在空气之中,
早已涨挺的阴茎一下子被释放出来,在黑暗中高傲的昂着头,还没等我张嘴说话,
下身一温,身体也随之哆嗦了一下!
  我仰头一看,猫猫正跪在我的双腿间,长发泻下来,盖住两侧的面容,中间
的额头抵在我的小腹上,樱桃小嘴中间已然套住了我粗大的阴茎!
                三十四
  猫猫的动作很生疏。换句话说她根本不懂怎样用嘴来取悦男人。只是含着我
的阴茎,双手抚摩我的两个蛋蛋。她的牙齿刮的我很不舒服,很疼,但是我心里
却是兴奋的,猫猫是那样文静的女孩子,平日里没人的时候我亲她一下就会脸红
的女骇,现在却用自己的小嘴含着一个男人最隐秘的部位!
  我强抑着内心的冲动,温柔的对猫猫说:“宝贝,这样不对。用嘴唇包牙齿
包起来,试着往喉咙里伸,用舌头配合着舔,对,就是这样!——”猫猫在我的
教导下,终于初步掌握了口交的基本技法,虽然还不是很娴熟,但是感觉要比刚
才好的多。猫猫是标准的樱桃小嘴,本来口型就小,现在又要嘬起来,那种紧密
的程度几乎让我马上喷发。但是也正是因为她的生疏,小手本来是想取悦我,按
摩着我的两个蛋蛋和阴茎的根部,却在无意中降低了我射精的欲望,尽情的享受
这绝世美女的体贴服务。
  即便这样,阵阵快感也让我越来越难以支撑。在我的示意下,猫猫掉转头趴
在我的身上,屁股对着我,嘴里还是含着我的阴茎。我象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
生圈,急急忙忙的分开她的腿,长舌一伸,卷住了她的阴唇。猫猫鼻间闷哼一声,
扭了一下屁股,被我又紧紧抱住,再也动弹不得。我象品尝甘露般拼命吸吮着她
的花径,把里面不断涌出的香甜咕咚咕咚的咽进肚子里。猫猫身体颤抖着,上半
身无力的瘫倒在我的身上,屁股却在我双手的轻托下高高的翘起,姿势十分淫糜。
  松开我的阴茎,猫猫调转身体爬在我身上,一边激烈的和我拥吻,一边挺动
着下身在我的身上摩擦着,喉咙里还传出诱人的撒娇声。我知道,小妮子想要了。
  想翻身爬在猫猫身上,却被她一把抱住,脸上带着羞涩的娇笑,对我摇了摇
头。我笑了一下,乖乖的躺在床上,看这妮子要搞什么鬼。猫猫慢慢的坐直了身
体,两腿跪在我的身体两边,慢慢的抬高屁股,小手伸到我的胯下,颤抖着把那
根怒涨的龙头扶起来,对准自己的蜜径,轻轻的往下坐。龟头刚一接触花径,一
股温暖触感令我全身的毛孔都舒张起来。下体微抬,因为爱液的缘故,龟头顺利
的突破阴唇的阻隔,突了进去。只刚进去一点,猫猫就连忙翘起香臀,长长的吸
了一口气。
  我连忙问道:“宝贝,很痛是吗?要不我来吧!”猫猫双手撑住我的胸膛摇
了摇头,语气轻颤却异常坚定的对我说:“没事的,我可以忍住!”说着香臀又
缓缓落下来,龟头重新突入到里面。这次猫猫没有停留,咬牙坚持着往下沉,龟
头顺着火热的膣道一下子冲了进去,在一层软软的薄膜前停住了身势。
  猫猫急速的甩了甩头,飞扬的发丝在我的胸膛上轻轻的拂动着,身体也随着
剧烈的呼吸抖动起来。我实在不忍,可是身子又被猫猫的双手按的死死的,动弹
不得,只好开口说道:“宝贝,别急!慢慢来!受不了就不要做了!”猫猫抬起
头来,即使在黑暗的夜色下也能感觉到她现在脸色的苍白,她真是太痛了!
  “我行的!”猫猫对着我笑了一下,脸上晶莹的泪珠在月光的照耀下褶褶生
辉。猫猫俯下身,翘着丰臀爬在我的身上,在我唇上吻了一下,问到:“石头,
爱我吗?”我毫不犹豫的点道:“爱!”猫猫笑了,又轻声的问我:“有多爱?”
然后直起身子慢慢的闭上眼睛。我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有些奇怪,但嘴里还是不
由自主的说道:“很爱很爱!爱到忘了我自己!”心中突然一动,暗道一声“不
好!”已经来不及了,猫猫咬着银牙,猛得一坐而下!
  我甚至没有感觉到那层守护了猫猫十几年的薄膜被我无情的撕裂,猫猫的丰
臀就已经落在了我的小腹上!与此同时,猫猫再也忍受不住,一声长长的哀鸣过
后,颤抖着趴在我身上,长长的指甲一下子抓进我肩膀上的肌肉里!
  我心疼的捧起她的脸,一边吻着上面的泪痕一边说道:“傻宝宝,你这是干
什么啊!”好一会,猫猫才睁开眼,抱紧我哭泣着说:“石头,我终于跟你在一
起了!”我听得也有些辛酸,连忙安慰她:“傻丫头,我们一直在一起,以后也
会永远在一起的!”“可是”猫猫撅着嘴说道:“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丫头,
连那个小护士,都喜欢你,我看得出来,我怕有一天,你会被她们抢走的!”我
一阵心虚,猫猫的感觉也太灵敏了吧!丫头倒没什么,天天粘着我,百无禁忌。
吴言却一直是背着她跟我好,这也被她看出来,幸亏她不知道昨晚的事,否则真
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嘴上还是哄着她:“小傻瓜,我心里只想着你,其他人充其量算是我的朋友。”
心里却长长的一声叹息,“吴言,我们是朋友吗?”猫猫把脸贴在我的唇上,叹
了口气说道:“不管她们是你的朋友也好,妹妹也罢,终究是没有给你自己的全
部。石头,我的一切都给了你,你可不要负我啊!”我心里莫名的沉重起来,脑
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话,只有茫然的说道:“我不会的,
永远都不会的!”
  猫猫的阴道紧窄火热,刚才她用力的坐下来,不光是她自己,连我都觉得阴
茎被脱了一层皮,火辣辣的疼。现在被她体内的嫩肉紧紧的包围着,吸吮着,丝
丝爱液涌出浸泡着,又恢复了先前狰狞的面目,在她的体内一跳一跳的,象是不
满足现在的安静。
  猫猫感觉到了它的作怪,皱着眉头白了我一眼,道:“臭石头,人家好痛啊,
你等会再动嘛!”那娇媚的模样看得我欲念大炽,脑袋一歪,亲到她一边的乳头,
放进嘴里肆意挑逗了一番,才抬头说道:“老婆,你怎么怪她呢?谁叫你这么诱
人呢?”猫猫刚想反驳,被我咬着乳头一阵猛舔,身子一软,话也说不出来了,
惟有俯在我身上剧烈的喘息着。
  我用手掌托住她的香臀,慢慢的抬起一点,然后轻轻的放下。猫猫皱着眉头,
呻吟着说道:“石头,轻点,痛!”我象捧着一件精美的玉器,轻轻的托着她的
丰臀,缓慢而不间断的抽插着。不一会,猫猫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丰臀随着我的
抽插微微摇晃着,我知道她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动作也开始加快起来。
  黑色的房间里,一个身影半坐在另一个身影的身上,双手撑着下面人的胸膛,
长发从头上散落下来,在两人中间疯狂摆动,而下面一人双手扶着上面的腰身,
屁股机械而快速的向上顶着,如果仔细听,甚至还可以听见两人胶合处发出的啪
啪水声。
  猫猫已竟被我干的没有一点力气。撑着我胸膛的手也不住的打颤。我干脆把
她放下来,抱紧她的身子,一翻身压了过来。
  没有多余的动作,一爬上她的身体,我就把那两根嫩白的大腿抬起来放在我
的腰上,然后猛得拔出阴茎,一挺腰又狠狠的插了进去!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
气,又快又狠的挺动着自己的阴茎在猫猫的阴道内快速的抽动着。没有说话的声
音,只有急促的喘息。猫猫被我插的双眼翻白,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诱
人的身体还随着我的抽插无助的晃动着。
  很奇怪,这么剧烈的动作我居然没有一点想射的欲望。几乎没有意识的,机
械性的抽插令我全然无视猫猫现在的样子。我挺动着下身,身体伏在猫猫的身上,
双手捧起猫猫的嫩乳,把一颗挺立的乳头放进嘴里用力的吸吮。猫猫在我身上无
力盘桓的双腿突然一阵颤栗,抱着我肩膀的双臂也猛的拢紧,身体随之剧烈的痉
挛,连阴道里面的嫩肉都似乎受到波及一样,突然更加紧凑的挤压着我的阴茎,
让我倒吸了一口气,连忙停止了抽动,爬在猫猫的身体上面,享受着龟头被猫猫
第一次高潮精华的浇灌。
  猫猫的阴肉居然没有一丝停止的迹象,一直在拼命的紧缩和蠕动。我虽然舒
爽的要命,却也感到一阵心惊,猫猫的高潮怎么会这么久?阴道的缩力几乎要把
我的阴茎夹断了!
  好一会,猫猫身体的颤抖才平息下来,阴道内的嫩肉也不象刚才那样剧烈的
蠕动了,虽然还是那么紧凑,却令我的阴茎没有的疼痛的感觉。随着身体的放松,
猫猫的呼吸也慢慢趋向正常,盘在我腰上的双腿无力的瘫软下来,只有高耸的胸
脯还在轻轻的颤动着。我低头吻了吻猫猫的嘴唇,这才发现,小妮子居然累的睡
着了!
  想起刚才的情景,我仍然心有余悸。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为什么猫
猫会有这样大的反应?难道——猫猫的下面也是一种名器?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