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九章:神秘的密室)

  仇老板的电话一上来便是劈头一句,十分嘎嘣脆:「兄弟,考虑得怎么样了?」
  哈,兄弟,不是要修理我得嘛,还跟我来这套?要故意麻痹我还是咋滴?以
为跟我灌点迷魂汤我就会把城门打开当降军了索,没得门!老子晓得一被劝降,
城门一开接下来的命运就是被屠城——老夫决计继续坚壁清野。
  话说这仇老板一向都是江湖大佬的范儿,跟我有什么事儿一般都是让马仔刀
巴先出面跟我联络。这次,为个女人仇老板竟然电话直接就找上门来,看来是真
急了。
  问题是,是仇老板自己黏糊上了小燕子,还是背后还有条更大的鳄鱼?
  我不禁为小燕子捏着一把汗。人家蝙蝠侠神马的好莱坞英雄们不仅行侠仗义,
自己的女人个个都是保护得好好的哈,你宁煮夫一介草民,你凭啥保护你的小燕
子捏?以为真的披个斗篷就成了神力无惧的铁臂阿童木了索?人家现在都已经指
名道姓的要收拾你了。
  所以这把汗宁煮夫顺带的也为自己捏了。
  再说你宁煮夫脸皮也厚哈,你老婆算是你杨白劳家的喜儿,这小燕子算你什
么人嘛?隔壁家的喜儿被地主家虏走了你在这里瞎鸡巴咋呼,这理儿有点名不正
言不顺的哈。
  我一时间心里千头万绪,纠结百肠,心头微微泛起一丝儿恐惧,导致我在电
话这头长时间沉默着没搭上仇老板的话。
  「呵,南先生,别纠结了,劝你撒撒手也是为你好。」电话那头然后再传来
仇老板语调平和,但威严毕露的声音,末了还NND来了句,「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靠,这句话顿时把我惹毛了!你不晓得老子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老子最
烦哪个一付好像都是为了我好的语气跟我说话了,仇老板这话反倒激发起了我空
前的斗争下去的勇气。但见宁煮夫清了清嗓子,把魂儿定了定,我拿着电话十分
坚定滴说到:「感谢仇老板关心,我好不好我自个知道,再说了,是你把小燕控
制了吧,我到现在都没见着她,什么个情况,什么原因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叫我
怎么考虑,考虑什么?」
  「南先生多虑了,小燕大活人一个,我怎么控制得了她。」接着电话那头沉
吟了一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先这样吧。」
  然后仇老板直接把电话挂,留给老子一个「先这样吧」的,可以有很多意义
解读的开放式结尾……
  搁下电话,我立马朝洛小燕的公寓奔去,现在最当务之急是找到小燕子本人。
又是好一阵杳无音信了,纵使发生了天大的事儿,总得想想什么方儿找到了这只
让宁煮夫这会牵肠挂肚的小燕子先再说。
  洛小燕照例不在家,我下得楼来,站在公寓门口惶然踱了哈步,惹得一旁负
责看护公寓的一保安同志警觉的眼光。我目光跟人家一对视,一个责任心强,并
且憨厚敦实的中年男形象便引入眼帘。
  有了!
  没等保安同志过来理落我,我赶紧迎上前去:「师傅,辛苦了,我这会是找
正在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保安师傅一脸疑惑。
  我赶紧把洛小燕公寓的房间号说出来,然后用手跟人家比划着俺的寻人启事:
「一个挺高的妹儿,是个模特,就住你们这公寓里,我找了她好久,一直不在家,
电话也联系不上,师傅最近看到她没?」
  保安师傅凶巴巴的看着我,然后脸上写着两个豆大的警觉两字,「你找人家
小姑娘干啥?」
  我靠,又不是你家喜儿,你管我。
  「师傅表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真有急事。」我赶紧摸出张名片递过去,
「看嘛,我是有正当职业的哈。」
  「报社的哇,」保安师傅嘟囔了一句,看来人家也是会看看报滴,俺报社好
歹也算主流媒体哈。他拿着名片正反两面都煞有介事的翻看一番,嘴里继续念念
有词:「首席专栏作者,宁煮夫,呵呵呵,你的名字好扯哟。」
  说完他呵呵呵声气响亮的笑了起来,保安师傅这一笑我知道化解了对俺的警
戒之心,我顺势打着哈哈:「哈哈,一般一般,专栏作者都是唬人的,煮夫就是
厨子的意思。我说师傅,最近到底看到这个妹儿没有。」
  保安师傅这会咧嘴一笑:「你说的那个妹儿啊,好高哦,还嘿乖哟。」
  「嗯嗯,是她。」我赶紧点头。
  「以前我当班倒是经常见到她,不过最近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偶尔能看到她
会回公寓来。」
  「最近她也回来了。你确定?」我突然像见着救星似的。
  「是的,偶尔能见她回来。」保安师傅想了一会,肯定地说到。
  「这样吧,师傅,我确实有非常急的事想找到她,如果你看到她回来,无论
什么时候,立马打电话给我好吗?就打名片上的电话。」
  「嗯……」保安师傅踯躅着想说什么。
  「江湖救急了师傅,」我边说边从兜里摸出张的百元大钞递了过去,「师傅
先拿去买两包烟抽,到时候这个电话打了定当重谢!」
  「这……这」保安师傅连忙推脱着。
  「一点小意思,这事师傅一定帮我!」我坚定的将那一百元大钞塞到人家手
上。
  这师傅最终收下钱,只是末了悄悄凑近我耳根来了句:「你不会是要对人家
小姑娘干撒坏事,起啥歹意吧?」
  我靠,救人家于火坑能叫坏事?再说鸟咱跟小燕子不是歹意哈,是郎情妾意!
  

寻找小燕子的事安排妥当,我心头稍许安定了几分。NND这都上谍战的菜
了,只要洛小燕没搬家,我就不相信用这招还找不到她。
  这厢边,这几天老婆都在张落着出国的事儿了。围绕着宁卉的这次出国公干,
宁公馆始终弥漫着一种诡吊的气氛,宁煮夫两口子似乎有什么事总是欲说还休的,
宁卉心头揣着的事儿姓王,煮夫心头的事儿叫总,但俩人似乎都没有把那心头搁
的王总晒出来一起合计合计。所以王总的事儿在两口子的心中分裂着,没有拢在
一块,似乎并未达成如同当初宁煮夫主动送老婆跟王总出轨给自己戴绿帽一般的
共识。
  宁卉自然是在不同场合跟煮夫同志说过不会跟自己崇拜的战斗英雄再续前缘
的话,纠结着老公是不是会担心这一去孤男寡女的身处异国他乡跟王总会再发生
点什么,况且宁卉充分体会得了王总对自己还存有的那颗有着强烈期许与欲望的
心。好几次,王总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单独相约,宁卉都推辞了。而宁煮夫纠结的
是自己心头其实也拿不准,要是老婆跟王总真的再发生点什么,自己会是怎样一
种心情?
  毕竟,宁煮夫心里头晓得,老婆对于王总的情感不同于跟她的小情人曾北方,
北方说白了基本上就是一XXOO的伴侣,而跟王总的那种感情要复杂得多,当
女人对男性生物多了一种叫崇拜的情结,你还让她跟他上床,被人家俘虏的也许
就不只是肉体了,一不留神就被人家搞成了物质文明跟精神文明的双丰收。
  而宁卉对战斗英雄的崇拜情结那是早已明示昭昭了的哈。
  纵使宁煮夫的绿帽工程始于王总的喜剧开头,宁煮夫屁颠屁颠的最终将老婆
送上了王总的床,老婆那时跟她的王英雄好一阵热络,又是给人家当女儿,又是
给人家床上当天使的;纵使现在宁卉对于宁煮夫的绿帽生活——说白了婚外性爱
的态度也有诸多理解与认可并继续践行着这种生活方式,但毕竟跟王总的事后来
引发了一场几乎让宁煮夫丢掉性命的血案,尽管事由起因于误会,但宁卉心头还
是有些许阴影,怕自己再跟王总有什么会让自家那小孩子的牛脾气上来了也够受
的老公会干出点啥来。宁煮夫不是战斗英雄,但毕竟是自家老公,是这个世界上
自己最爱的男人。
  唉,爱只能爱一个人,哪个兴的规矩嘛,要是能同时爱两个人多好啊是不是
老婆?
  这女人其实有时候也是一根筋的哈,其实跟煮夫同志沟通一下,没准王总跟
自家老公之间就不会成为非此即彼的选择题了。
  问题是,宁卉出于害怕宁煮夫多心的担忧,始终没开得了这个口。
  宁煮夫当然也知道老婆的心事,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多么的不小肚鸡肠,也没
坦率的将王总的事儿说拿出来好好跟老婆沟通沟通,说道说道。
  就在这样暧昧的的气氛中,宁卉出国的日子日渐临近。
  这天是个星期六的周末,宁卉出国的日期就在后天的星期一了。
  这下午的尚早,俺陪老婆shopping回来不多几,就进得厨房系上围
裙,正欲履行煮夫的职责跳哈例行的锅边舞,然后宁卉捏捏的跟着进来,在我身
后十分柔情的伸出双手一把搂着俺的腰杆,头靠着我的肩头,声音黏黏滴叫了一
声:「老公……」
  顷刻间我就十分明显的感觉到老婆那两团紧紧贴着我后背的双乳在一起一伏
的,传递过来的那种柔软与饱挺让人感觉十分酥爽。
  「咋了宝贝?」我没停止手中的活络,一边理着菜,一边回应着宁卉。
  「我想你……」宁卉的声音越发嗲了起来。搂我得更紧了,身体黏黏的蹭着
我。
  「切,这都老夫老妻的了,天天都睡在一起有这么想啊?」
  「人家就是想你嘛。」宁卉伸过手来似乎要阻止我继续理菜,继续对我撒着
娇。
  「好好好,发情了哇老婆,要不咱来出厨房春光?」我转过身来,顺势将宁
卉一把紧紧搂在怀里,一嘴就对着宁卉的嘴儿戳下去来了个绵长的热吻。
  宁卉一边跟我接着吻,香香的舌儿跟我的搅拌着,来事的渡了些津液在我嘴
里,一边嗫嚅般的嘤咛到:「要离开你这么久,人家就是想你嘛。」
  「哈,也就十来天啊。」原来是老婆这趟出远门前在跟我诉说离别的衷肠了
哦。
  「哼,我们在一起我还从来没离开你这么长的时间呢。」宁卉嘟嘟嘴,上弯
月眯眯的娇怜可人。
  说得也是哈,自结婚已降,加上耍朋友,跟宁卉分别最多也就有过三五天的
时间,难怪此时老婆突然这么柔情泛滥。
  「老公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宁卉突然抬起头来有些兴奋的看着我问到。
  「不用不用,你为自己好好买点东西了,家里的卡你都带去,喜欢什么就买
什么,卡你狠狠的刷哈,千万别对人民币仁慈,卡你不刷到手软你别回家。」我
赶紧回应到。每每看着老婆获得的那种作为女人与生俱来的,在shoppin
g的是时候那份具备女人生物属性的快乐,我一样感到是多么滴幸福——谁说幸
福不是用金钱衡量滴,老婆越花自个的钱,为嘛老子就感到越幸福?
  这就是爱。
  如果你还能让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而得到享受与快乐,这就是伟大
滴爱,懂不?
  「哼,我就要买礼物给你。老公你等着我回来送给你的礼物啊。还有,我不
在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许熬夜,按时吃饭,不许有上顿没下顿的,不许就这
么下几根面条就对付自己,你胃不好老公。」宁卉眼里泛着母爱的光芒像对待一
个小朋友一样开始交代我一个人在家的注意事项了。
  「呵,放心吧亲爱的。」我心里泛着如滔滔江水般的感动。
  这感动还不算完。
  原来见宁煮夫的小眼这么的一溜,这小子心思就活络到某些不正经的事儿上
去了,接着刚才的话茬我来了一句:「这十多天啊,要是我想……」
  「想什么啦?」
  我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做出一可怜状的说到:「想爱爱了咋办啊?自家撸?」
  我还以为老婆要骂我老不正经的哦,没想到宁卉撒娇似的伸出手擂了我一拳,
然后赏我了一个如花般的且调皮捣蛋的笑脸,「嘻嘻,允许你去找你的小燕子啊。」
  看嘛,顿时我的感动就从江水变成了绵绵无际的大海。接着我抱着老婆就是
一阵乱啃:「遵命!老婆大人。」
  那分钟我激动得跟老婆立马在厨房里就把事办了的心都有了,正在我在老婆
的脸上嘴上啃的起劲的当儿,老婆的电话来了短信。
  好一阵宁卉才从宁煮夫疾风暴雨般的让人窒息的缠抱中脱得身来拿出手机看
短信。
  看的时候宁卉没有回避我,原来短信是曾北方那小子来的:「宁卉姐,后天
你就要走了,今晚能不能跟你在一起?好想你。」
  我日,敢情这小子还惦记着跟老婆出国前放一个行前炮哈,也难怪,十多天
四舍五入就是大半月,俺这把老骨头都熬不住,你让人家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年
纪咋个憋得住嘛。
  「唉,真烦啊。不想理他。」不知道宁卉是无意识,还是有意识的嘟囔了一
句。
  「呵呵,去吧,你不去,你这么一走要把人家憋出病来的哦。」我呲牙咧嘴
的坏笑到。
  「可是老公,我这两天只想跟你在一起。」宁卉娇娇滴滴的看着我,咬着嘴
皮,身子就要朝我怀里拱。
  「这样吧,今晚你去他那儿让他好好日你,不是还有明晚嘛,明晚老公好好
日你好不好?」
  「坏!」宁卉顿时浮现出一脸娇羞的红云。这一晚情人,一晚老公的日子真
个是让女人滋润哈,就算是不娇羞,那脸蛋上不一样的会血色丰满的嘛。
  宁卉最终还是跟情人共度良辰去了,发生在帅哥靓女之间必然这么美好的性
爱,况且这性爱的滋润与享受还是在老公博大之爱心的普照下,如果还要抗拒那
才是一种罪过。
  那小子后来还得寸进尺的问宁卉可不可以在他那儿过夜,并要求带去那条吊
带内衣要跟他宁姐姐搞点情趣爱爱的意思。宁卉本来不想过夜,但我鼓励老婆看
在要出远门的份上,发发慈悲就从了人家嘛。
  「那我怎么跟他说,我今晚找的什么理由跟老公说夜不归宿?」临走,宁卉
顶顶认真的问了句。
  「你告诉他你老公出差去了。」我蛋定滴说。
  接着宁卉跟我回了一句把我说得一愣一愣的。
  宁卉说:「老公啊,我这下真成了坏女人了,老公一出差,我就跑去跟别的
男人过夜!」说的时候宁卉的脸蛋竟然看起来很春很媚的样子。

  那晚老婆跟她小情人又是怎么个翻江倒海大家都懂哈,反正第二天下午老婆
才一脸满足的回来,开始我问昨夜的战况宁卉还不说,后来晚上在我鸡巴加上言
语的立体攻击下,才如实招来说已经记不清楚来过了多少次高潮,只记得很多很
多,那小子几乎要了她整晚,害得她腰酸背疼的起不来在他那儿几乎睡了大半天。
  星期一,一家咱国航的波音777班机,载着我老婆和王总,老婆那位曾经
崇拜或者现在仍然崇拜着的战斗英雄,跨过太平洋,向资本主义和花花世界的圣
地——美利坚合众国呼啸而去。
  老婆就这样跟王总去了,俺知道王总那匹老狼还一直惦记着俺老婆,这趟美
利坚之旅,如同玩了个小羊羔搁在大灰狼嘴边的游戏,小羊羔的命运真个是前路
莫测啊。
  这边小燕子的事一样不让人省心,竟然越搅越复杂,啥黑社会白社会的都搅
合了进来,这宁煮夫心里头一时间上上下下的正好一边是忐,一边是忑,好个让
人忐忑不安。
  这几天我都会不时打电话主动问询保安师傅有何状况,保安师傅倒是十分客
气而坚定滴让我放心,一有状况他会立马向我汇报。
  就是,我担心个啥,人家到时候是要在我这儿拿情报费的哈。谁愿意跟钱钱
过不去嘛。
  果真,这边宁卉的飞机刚一起飞没多久,中午稍过时分,保安师傅的电话来
了,声音听上去严肃得很,音调压得低低的,标准的情报工作用语:「目标出现。」
  我靠,咱盼星星盼月亮的小燕子终于出现了,我一阵激灵,飞似的开车就朝
洛小燕公寓奔去。
  这趟飞车开得,这短短的路程俺后来遭了两张超速罚单。
  下了车开足11号的马力继续飞奔,路过公寓门口保安师傅见我那猴急样还
不忘跟我整了句:「兄弟,不着急,目标还在屋里。」
  「咣当咣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奔到洛小燕门口,就朝着门急吼吼的敲了
起来。
  「谁?」屋里传来一个年轻女人,哦不,一只年轻燕子的声音。
  小燕子,俺终于捉到你了哈!找滴我好辛苦。
  「送快递的。」我定了定神,我怕直接报上宁煮夫的名人家小燕子又要飞跑
了似的。
  「你啥时候改做快递了啊?南先生。那可屈您的才了。」门没打开,小燕子
婉转的声音倒从里面传了出来。小燕子是听出来鸟俺那标志性的永远带着点沧桑
的声音还是从猫眼看出了真面目嘛?
  「好了好了,小燕,开门,是我!」我又是一阵急吼吼的敲门。
  门,终于吱的一声开了,当洛小燕一袭黑色连衣裙的亭亭而立的出现在我的
眼前,高挑的腿型连着臀部的迷人的臀线时遁时显的煞是诱人。我霎时怔在那里,
许是这阵想念过度,许是洛小燕很少以飘飘裙裾示人,许是那根独辫又长了两瓣
显得更加飘逸,许是洛小燕总是那样哀而不伤让人生怜的面容……
  反正我觉得,眼前的燕子,好美!
  「找我啊?」洛小燕看我怔了半天,脸上极力不露出任何情感,嘴里嗫嚅着
吐露出这句是是而非的话来。
  小燕子,我不找你我跑这燕子窝来找哪个嘛。「是啊,这阵又去哪儿了?你
不知道我找得好辛苦。」
  洛小燕这才轻轻展了展嘴角,很淡然滴,然后微微侧了侧身:「嗯……都在
外地……演出呗,你进来吧。」
  外地演出,小燕子啊,能不能换个理由嘛?我明知道洛小燕在撒谎,但心里
头没有生气,反倒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心痛。
  我知道,小燕子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苦无法说出来。
  我进了燕子窝,骤然发现跟上几次来有了些微妙的不同,屋里头已经了无生
气,搁在窗台上的那盆植物已经开始发黄,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微小的尘粒,传递
着房间里长时间无人居住冷冰冰的信息。
  我一进门就捉住人家的手,想把人家抱在怀里。
  洛小燕的手还是一付气血不足,如同冻梨般的感觉。
  下意识滴,或者非下意识滴,洛小燕微微挣扎着,但这会宁煮夫要抱人家的
意志十分坚定加上势大力沉的动作,洛小燕渐渐执拗不过,身体侧着一半已经猫
在了宁煮夫的怀里。
  「小燕,这段时间你……真的这么忙啊?」我原本想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变成了很忙,我怕这样问太直接了弄不好伤着了人家小
姑娘。我知道这真要是发生什么事,一定都跟男男女女那点事儿脱不了干系。
  这样的话,让人家一个小姑娘的如何启齿嘛。
  突然,洛小燕完全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看着我好一半天,那眼光里我读出了
一汪似水般的柔情,那眼眶明澈得都能看出俺的倒影儿。
  我回望着人家小姑娘这般款款深情得都快把我熔化了的目光,忘记了我必须
仰望才能看到人家面容的尴尬。但我发现俺在人家小姑娘眼里的倒影儿越来越模
糊……
  原来有泪水从洛小燕子的眼眶里涌出来。
  「怎么了嘛小燕?怎么了嘛小燕?」我赶紧伸手去给小燕子眼角抹泪,一边
安慰到,「别哭,别哭。」
  「能问你个问题吗?」洛小燕声音有些哽咽,伴着浓重的鼻息突然轻轻的问
我。
  「嗯,什么问题?」
  「要是,是在嫂子之前认识我,你会……会娶我吗?」洛小燕问完,眼睛都
不眨一下的等着我的问答。
  此时的宁煮夫真没想到是这样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可以敷弄,但此时面对人
家小姑娘还带着心脏温度的眼泪又绝对不能敷弄的问题。
  宁煮夫啊宁煮夫,你小子艳福不浅哈,这么个窈窕佳人竟然还对你生出我生
君已娶的叹息。你小子夫复何求?
  我看着洛小燕哀伤而美丽的脸庞,心生疼惜,一刹那突然感到似乎自己真的
爱上了眼前这个在自己眼里一直如冰山雪莲般纯洁的女子,况且如此高……不仅
是高大得需要仰望的高,还如此高傲。
  莫非老婆面临的那个能不能同时爱两个人的命题,这会真真切切的要落在自
个头上了。
  洛小燕的眼睛还是没眨一下,似乎不得到我的答案,这眼睛会一直睁下去的。
  我不能再等待,从这个问题的语境,我知道这个问题对人家小姑娘有多么重
要,况且宁煮夫觉得自己爱上的感觉已经那么的真实与强烈,不可抑制……。
  「是的,是的,小燕,如果……。我一定会娶你的!」我激动的回答到,声
音颤抖,就差没有叫喊出来!
  「哦——」洛小燕随之一声长长的叹息,聚在眼眶里的泪水顿时如断了线的
珍珠唰唰的顺着脸庞流淌下来。
  我赶紧将嘴唇碰触到洛小燕的脸上,舔抵着那些晶莹的泪花,那泪花含入口
中,如清泉般甘饴,又浸着丝丝苦涩。
  洛小燕眼里立马闪烁出幸福的光芒,然后一个重重的前扑扑进我怀里:「南
哥,谢谢你的答案,我好幸福。」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做出点啥温柔的比如抱一抱然后亲个嘴咂个舌的反应,洛
小燕的香唇已经朝我的嘴巴俯下覆盖了上来,燕子吐喃般的热切话语同时从堵住
我的嘴的嘴唇传出:「南哥,南哥,要了我吧,现在,给我,要我,让我好好再
做一次你的女人!」
  然后洛小燕做了个惊人的举动,竟然开始扒拉俺滴衣服。
  我靠,燕子妹妹原来也这么猛哦。我哪里受得了这个,这趟来燕子窝了解真
相的真正目的此时也已经抛到爪哇岛去了,洛小燕此时的吻是那么热切,隔着黑
连衣裙的身体开始有滚烫的温度黏糊在我身上,特别是,那连衣裙里还是空无织
物,除了秀挺的两团小麦色的乳峰在欢快的蹦跶着。
  乖乖,咱可爱的,亲爱滴小燕子还是没穿文胸哦。
  这让俺除了兽血沸腾外已经周身都不活动,一门心思的热切的想跟眼前如此
的妙人儿做出点以最热烈的方式表达男女感情的事儿来。
  你说嘛,除了滚床单,还有神马更热烈的方式来表达男女之情嘛。宁煮夫跟
人家小燕子之间,是爱,是性,是情,是灵,还是欲,或者兼而有之,反正经过
了刚才的那番相互问答式的表白,大家再滚滚床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了,纵使
宁煮夫身为有妇之夫,也不是啥可耻的事儿了,反正咱此时看出来的都是美好。
  我赶紧配合着跟洛小燕互相扒掉对方的衣衫直到肉帛能寸寸相见的一丝不挂,
此时的乳房、鸡巴、屄屄这些字眼突然都变得是如此的美丽,肉体相缠,唾液交
换,体液相交,赤裸抽插,后入,前入,观音坐莲,都是以男女肉体狂欢的方式
奉献的一场情的盛宴。
  当小宁煮夫插入到洛小燕如此美丽的身体时,我感觉到了小燕身体不住的颤
抖,而那一刻,真的,我感到有一种爱情的感觉——如同小宁煮夫第一次进入宁
卉身体的那种感觉。
  只是跟宁卉的时候只有甜蜜的快乐,而跟洛小燕,甜蜜中多了丝丝难言的苦
涩。
  跟上次一样,洛小燕几乎是流着泪做完了这场两人几乎都疯狂得忘记了自己
的爱,洛小燕全程奉献了我上次都没听到过的叫声,那叫声除了酥骨荡心,还如
燕子般的婉转与悠扬,如歌如泣。
  过程中,洛小燕问我:「让我,叫你老公好吗南哥?」
  「嗯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激情的表达已经到了一种临界状态,
这会让宁煮夫叫人家小燕子老婆宁煮夫恐怕都是屁颠屁颠的会答应滴。
  「老公,老公」接着随着我抽插的韵律,洛小燕声声老公脆脆的叫声如锤子
般撞人我的耳膜,这小宁煮夫浑身的充血到无以复加,唯有还以在小燕子那最隐
秘的花心的深深的插入与撞击。
  「老公!老公!老公——」随着这声绵绵不落的老公,洛小燕夹着我腰杆秀
长的双腿连着身体的一阵剧烈的抽搐,随着我疯狂的抽动以及万千子孙的在人家
小姑娘体内的狂射,洛小燕的高潮终于到来。
  我感到身下黏着小宁煮夫的已是一片滚烫而潮湿的汪洋,小宁煮夫口里喷出
的跟小燕流出来的体液此时水乳交融般粘合在一起,让我感到阵阵的心荡神迷。
  而此时洛小燕的脸上,已是泪流满面……
  一场以情的名义下的爱爱,事后一场绵长的温存,这男搂着人家小姑娘在怀
里然后说着无边的情话是必须的哈。我正欲准备这个时候好好的将洛小燕的事好
好问个清楚加明白。
  没想到,洛小燕稍事休整,旁边的餐巾纸用了一多半将自己的脸恢复到开初
的正常状态,然后起身开始穿衣整戴,突然跟我来了句:「南哥,你回去吧,我
马上还有个演出。」
  我靠,怎么跟上次的理由一样,又是演出。我有些急了:「等等,我还有事
情……要问你呢。」
  「别问了,」洛小燕说,语气很坚定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好好的,
真的,没什么事儿的,别担心。」
  我靠,人家小燕子其实早已猜透了我此番行来的心思,但宁煮夫这好不容易
找到人家,哪里会轻易甘休,我赶紧说到:「不行,我必须得……」
  「好了南哥,」洛小燕不容置疑的打断了我,「你这么问我,也问不出什么
结果,别问了好吗,如果,你还想见到我,就什么也别问了。」
  我靠,这找让我着实没辙了。我只好认命般的起床整衣出门,出门的时候,
洛小燕给我个温柔而长长的拥抱,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谢谢。」
  说的时候,我没发现洛小燕有两滴眼泪竟然掉落到我的肩头。
  我更没想到的是,洛小燕这次是真的欺骗了我,关于我还能不能见到她的问
题。一艾我心有不甘的回到家,还在想有什么其他方儿将事情搞清楚的当儿,洛
小燕的短信追身而来。
  这是个让我心碎的短信:「南哥,谢谢你,今天给我的回答,我满足了,那
一刻我好幸福。也谢谢今天跟你爱爱的时候能让我终于叫了你老公,真正做了回
你的女人,那感觉虽然短暂,却那样美好。我会永远记住的。别了南哥,以后,
你别来找我了,也别问我,或者去问任何人为什么。只需要你记得曾经有个叫小
燕子的姑娘爱过你,然后忘了我吧。我会好好的。祝你跟嫂子永远幸福!」
  看完短信,我浑身发抖的怔在那儿,我没想到那份得到的喜悦犹在,失去的
痛苦却如此强烈的接踵而至,小燕子,你不让我问为什么,可我没法不问,这究
竟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我发疯似的跟洛小燕打电话,但电话已经关机,然后再到她公寓,却已人去
楼空……
  终于,惶惶然伫立在街头的我眼泪忍不住的流出来,我没想到洛小燕这样方
式的不辞而别,竟会让我如此心痛。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捱到晚上,没想到仇老板的电话这当儿打来了。
  「南先生方便吗?待会刀巴会来接你到一个地方去。」
  我靠,咋个?要下手了?老子第一反应是这黑社会终于要向老子下手了,我
下意识的一阵哆嗦:「啥………啥事?」
  「你不是想知道洛小燕的事是什么理由吗?我今天想让你知道答案。」仇老
板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
  我靠,原来如此。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我脑子飞快的浮现出各种阴谋的可
能,最坏的可能性老子是不是会曝尸荒野?但为了解开小燕子的真相,老子也必
须得舍得一身刮了。
  于是我十分慨然,然后语气怀着一种壮怀激烈的悲歌回答到:「那好吧。」
  不一会,刀巴来接我。开的还是那张别摸我。
  别摸我用了半个来小时驶出市区,然后用半个来小时在爬涉一道蜿蜒的山路,
我越走越感到阴森森得可怕,这是多么标准的让人抛尸荒野的地儿,于是我忍不
住问了句刀巴:「这是……要到哪儿?」
  「一座别墅。」从后视镜看过去,刀巴回答我的时候面无表情。
  想当年老子去HongKong太平山看夜景,车车爬山路的时候人家就告
诉我这是张学友的公馆,那是梁朝伟的公馆,这些个富人,咋都喜欢住在这荒郊
野邻的山上?
  夜色中带我去到的那别墅实在看不清整体的模样,只觉的一付侯门深似海的
感觉。大铁门围住一个院子,将一幢三层别墅围在中间,铁门旁还拴着条齐半人
高的大狼狗,见我们进来便是一阵狂吠。
  下得车来,刀巴领我进屋。屋内房间众多,宫廷般的像迷宫一样却空无一人,
然后三拐两不拐的,刀巴领我到一间密室一样黑暗的小房间。
  然后打开灯,我靠,眼前的一幕惊得我半天没合拢嘴!
  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橱窗般的镜子,镜子里面展现的却是另外一间房间
的景象,我马上反应过来了,这不就是老子只在电影里面看到过的,我看得到房
间里面,房间里面看不到我的那种暗藏机关的密室?
  这是要干嘛?房间那边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卧室,一间堪比总统套房标准的大
床横亘在房间里。卧室四周贴了些附庸风雅的山水画。
  然后刀巴过来将咖啡和茶端到我面前的桌上,NND竟然还有古巴的雪茄哈。
这仇老板的礼行还真TMD周全。
  「南先生慢用。」刀巴说完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然后,就剩我一个人在哪里等待演出的开始了。
  一会儿,卧室的门被打开,一个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女子,穿着套丝质的
睡衣走了进来,我定睛一看,那女子不是别人,是——洛小燕!
  哦买噶,我眼睛跟嘴巴惊得一样大,这究竟,是要演哪一出?
  洛小燕在卧室逡巡一番,然后过去躺在大床上,拿起电视的遥控将正对电视
的壁挂电视打开,接着电视的声音随之从密室里的四壁传到我的耳朵里,我靠,
那音响是安在墙壁里还是咋的?音质还它NND真好。
  然后洛小燕从床头柜拿起一本像是时尚杂志的东东随意翻弄起来。洛小燕此
时看上去十分慵懒,下面修长的大腿从丝质睡衣里露出半截,上面有那么一点点
的乳沟显现,看来刚刚沐浴出来的样子,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披散开来已经过肩,
瞬时让卧室的气氛多了几分情挑。
  接着,卧室的门再次打开,然后进来的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