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

                (二)
  经过了那一夜后,我们夫妻的感情更融洽了,静柔真是个好妻子,那真是上
的厅堂,下的厨房,至于床上么?那不是还有我么,有啥是教不会的么。
  山中无岁月,根据我在门上刻的木条计算,已经过去三个月时间了。这期间
我和静柔商量过出谷,不个过她自从记事起也没出去过,既然俩个人都不知道出
去的路,这事自然就耽搁下了。有时侯我自己想,出不去也好,我自己的老婆自
己吃,俩人在这谷里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也不错。
  最近时日天气越发的炎热了,这一日正午,我正在房前那条河里扑腾,柔儿
来叫我吃饭了。看着柔儿那一是身装束,我感到有什么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了,
一摸,血。
  这个是我费了无数嘴皮子才让柔儿做出来,又费了无数唾沫才忽悠柔儿穿上,
原材料就是柔儿自己的那件广袖裙,只不过么,在我的设计下,一件改成了两件。
  既然是俩件了,布料就不是那么够了,嘿嘿。
  今天穿的这件,前胸是肚兜样式,包裹住胸前的丰满,只留两根细带在颈后
系着蝴蝶结。两点清晰的突起在胸前的绸布上顶出了两个尖尖的小角。下身的裙
摆只有前后部分,侧面的开叉一直高到胯部,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就那么毫无遮
拦的裸露着。这裙摆下面的部分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呀。
  昨天忽悠这小妮子一顶要光着穿这身衣服,最后红着脸也没给我个准话,这
裙摆下到底是不是不着寸缕了呢?哎呀,整不明白这问题我觉得我今天是吃不下
饭了。「柔儿,来,到相公这来」
  「才不要,相公一定是又想什么色色的事了」柔而娇笑着识破我的伎俩。
  「那这样,你看相公的衣服在那边那块青石上,帮我拿过来,咱们去吃饭。」
  柔儿这次没多说什么,笑意盈盈向那边走去。而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当柔
儿侧身从我面前经过的时候,抬腿间,裙子的前摆轻轻撩起,雪白的双腿,胯间
那一道迷人的肉缝,肉缝中那一道弱隐弱现的粉红,随只有一瞬,但是真的什么
都没穿呀。
  我只觉着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什么也顾不上了,光着身子冲上岸去,在柔儿
的娇笑声中将她擒在怀里,轻轻的放到我放衣服的石头上面,撩开了裙子的前摆。
  那个迷人的小丘又一次出现了,虽然每晚都能吃到,可我还是百尝不厌。
  分开修长的双腿,我这才发现柔儿的下面早已是泥泞一片了。「说,什么时
候湿的?」
  柔儿的脸红红的「刚才我穿上的时候,想着等会相公会这么色色的看着我,
就这样了。」
  「小淫娃,看相公惩罚你。」说着,我用舌头分开那道肉缝,将阴蒂显露了
出来。
  「相公,好舒服,柔儿是小淫娃,柔儿是相公一个人的小淫娃,啊,受不了,
……」
  「不是相公一个人的也没事哦,哪天要是有别的男人这么舔柔儿,相公也一
样爱你哦。」
  「相公,别说了,柔儿受不了,啊,要尿了……」
  就在我说别的男人的时候,本来并没有舔她,只是柔儿听着自己被别的男人
舔就高潮了一回,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泄身完了,柔儿好象也觉察到了,什么
用手捂着脸,不敢看我。
  真是个乖巧的妮子,还是我打破僵局。「好你个小淫娃,那天还说我一听你
被被人欺负就硬,你这回怎么样,你听别的男人舔你马上就丢了,看你以后还笑
话我。」说着,我在柔儿丰满的乳房上揉了一把。
  听我的语气柔儿就知道我没生气,但还是连忙解释道「相公,我也不知道怎
么回事,刚才一说别人在舔柔儿,我一下子就,一下子就,怎么也忍不住了。我
不会真的是个淫娃吧,相公我好害怕。」
  说着竟呜咽的哭了起来。
  本来我就没生气,这下还把乖乖宝贝弄哭了,我也有点慌神,连忙安慰:
「不管我家柔儿是不是淫娃都是我的好娘子,都是相公的好宝贝,相公一辈字都
疼你,爱你,不离开你好不好。」「恩” 柔儿红着鼻子是答应。「就是以后柔儿
被别的男人亲了,舔了,上了,相公我也……」
  「讨厌啊你,刚好点就又欺负我」柔儿听我后面说的又下道了,娇颠道。
  笑闹一阵和好如初,柔儿爬在我怀里,「相公要不你就要了柔儿吧,咱们也
不知道几时才能出谷,如果一直都出不去,让柔儿给你生个孩子,和相公一辈子
住在这谷中,柔儿也愿意。」
  好,我索性也豁出去了,什么荣华富贵,绝世武功,就在这谷里无忧无虑的
生活吧。「那咱们现在就做真夫妻?」
  「恩,柔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将柔儿的双腿轻轻的的打开,缓缓的将龟头贴了上去。「相公,会疼么?」
  「我轻一点,你都这么湿了,应该不会很疼的。」
  柔儿的眼睛闭上了,等待着自己真正成为女人的那个时刻。我将小兄弟扶正,
在即将进谷的刹那,鬼使神差的抬头看了河边一眼。这一眼,让本来应该平淡一
生的命运再次离我擦肩而去。
  「那是什么?」
  「怎么了,相公?」听我声音有异,柔儿也起身转头向我的目光处看去。
  「啊,那好象是个落水的人,相公咱们快去救他。」我连忙穿好衣衫,柔儿
也将裙子整理好。落水之人就爬在河岸边,我将其翻转过来,这才发现只是个十
六七岁的少年,看衣服只是寻常农家的孩子。
  「相公,他好象闭过气去了,该怎么办?」
  「你不是家传的医术么,不能救他么?」
  「我那只是药理之术,并无急救之法呀」。
  「哦,我到是会点闭气急救之术,只是他是男子,我无法施展呀。」我又开
始耍点小心思了,看看能不能忽悠的我家柔儿先和别的男子有点肌肤之亲,一步
一步来么。
  「那你能不能教给我,我来救他」
  「你呀,就是菩萨心肠,如果要救他你需要如此……」柔儿听着听着脸就红
了起来,「真的要嘴对嘴吹气么?」
  「当然,你还要救么?」
  「可是相公你不会,不会生气么?」
  我一听有门,「当然不生气了,我家柔儿救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在说要不是
我是男的,吹的气阴阳不能调和,不管用,我哪舍得让我家娘子去做这等事。」
  柔儿见我说的有理,不再犹豫,「那还是我来吧,还请相公从旁指点。」
  说着柔儿跪在少年身边,弯下腰去,按我的吩咐将少年脖子抬高,保持气管
通畅,深深的吸了口气,嘴对嘴的吹了下去。
  近了,更近了,终于贴上了,他娘的,这可是当着老公的面和别人亲嘴呀。
  可我除了感到一丝丝的心酸外,更多的却是一种亢奋,说不清,道不明的。
  「柔儿,你光吹气还不行,还要按压他的胸部,这才能把肺里的水挤压出来,」
  「应该怎么压?」柔儿转头问到。
  你先这样,我拉过柔儿的身子,「对,左腿放这,对,右腿放在头的另一边,
好双手用力按他的胸部,记住,每压十五下,就要回身往嘴里吹口气,能不能救
活就看一盏茶的时间了。」
  「可是相公,这个姿势,这个姿势……」
  「怎么了?」「恩,没什么,救人要紧。」柔儿终于咬了咬牙,点头应到。
  我当然知道这个姿势怎么了,柔儿的俩条腿跨在男孩的头两边,倒冲着身子
按压男孩的胸腔,整个身子几乎就要坐在男孩脸上了,可是不要忘了柔儿的裙内
是一丝不挂的,此时裙子的前摆搭在男孩身上,裙子的后摆拖在岸边的草地上,
正对男孩面孔的,正是我心爱的柔儿没有一根阴毛的肥嫩阴户,虽然这时男孩还
昏迷着,可是光想想这个场景,我就发现自己又可耻的硬了。
  柔儿还在努力的做着人工复苏术,可毕竟是个女孩子,力气慢慢不济,腰和
腿也逐渐支撑不住了,正个胯部也慢慢向下坐了下去,我偷偷的从裙子后摆的侧
面看进去,更低了,更低了,终于,柔儿象受了刺激般抬高了身子,手上也加快
了工作,可我却分明看到那是她的阴户终于落在了少年的脸上,也许还有少年的
嘴唇从她肥美的阴唇上滑过。
  「柔儿,要不算了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应该救不活了」
  「我在试试,啊,我觉得能救过来,都努力这久了,啊,再试下。」这短短
一句话,柔儿却在不经意间轻吟了两声,看来此前只专属于我的肥美部分,正在
不停的与人分享。
  既然柔儿这么执着,我也就不在坚持,转头偷窥柔儿跨下的风光。终于,在
一次用力的按压后,我清楚的看到少年的最里猛的喷出一股水箭,毫无预兆的喷
在柔儿的跨下,整个脸也猛的抬的起来,紧紧的的贴在了柔儿的阴户上,并伴随
着不停的咳嗽。
  突然受到如此刺激,柔儿本就力竭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无力的爬在男
孩的胸口,阴户紧紧的贴在男孩脸上,任由男孩不断咳嗽着,扭动头颅,在自己
身体最美好的部分刮来蹭去。
  「相公,相公,快来扶我,我起不来,他,他老乱动,哎呦。」我嘿嘿坏笑
着过去扶起了柔儿,还偷偷身手在下身摸了一把,入手一片湿腻,竟是又泄了身
子。「娘子,你不乖哦。」
  柔儿此时哪还不知道都是我设计好的,满脸臊的通红,可毕竟人也救活了,
自己也爽到了,而且看来我这个相公真的和说的一样,还是那么宠腻她,也不以
此生气,这才放下心来,「相公,坏死了」娇笑着向我们的小木屋跑去,「快把
人扶进来,正好午饭还没吃呢。」
  这是我们夫妻间第一次做有点出格的事,可是两个人都没红脸,不错的开始
哦。
  这时那个男孩已经睁开了眼睛,不知道刚才的眩霓风光他看到了多少,看到
我的第一句话居然不是问我的「我还活着么,刚才救我的是神仙姐姐么?」
  「那个可不是神仙姐姐,那是我妻子,你就叫嫂子吧」
  「多谢大哥大嫂救命之恩,小虎子无以为报,愿从此鞍前马后伺候大哥大嫂?」
  「等等等等,我们救活了你,你不用回家么,你家里人不找你么?」
  「我早就没有家了……」
  原来小虎子从小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痴呆的哥哥,全靠小虎给村里的富
户做工糊口,可那有钱人家却为富不仁,经常苛扣工钱不说,还无缘由的毒打下
人。这一次小虎为了给家里的大哥弄点吃的,偷了那户人家厨房的几个烧饼,被
发现了,一路追了出来,跑到河边不慎落水,这才冲到我这个山谷里。可能是同
病相连的缘故,我对落水的人,多出几分好感,便想着收留下这个孩子。
  「跟大哥走吧,先管你顿饱的,以后的再从长计议。」
  我把小虎领进我们的小屋,眼前就是一亮,柔儿居然没有换过衣服,还是刚
才那一身。小虎一见柔儿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多谢嫂子救命之恩」,说着磕
了三个响头。这下到弄的柔儿不知所措了,听了我的介绍,柔儿连忙
               去搀扶小虎
  「你既然愿意认我们夫妻,那你以后就叫哥哥嫂子,我就叫你虎子,都是家
里人了,坐下先吃饭吧。」
  小虎听话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无意中看到柔儿那裸露的大腿,就好象挪不
开了,柔儿还没察觉,只有我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可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哪个
十六七的男孩不这样,尊敬是尊敬,可你不能压抑人家本能不是。
  这顿饭吃的三人各有滋味,「虎子,你看嫂子漂亮不?」我问道
  「讨厌呀你,瞎说什么?」这是柔儿又害羞了。
  「漂亮,象仙女姐姐一样。」虎子边吃边答。少女哪有不喜欢称赞的,虽已
嫁我为妻,可毕竟也只比虎子大了三四岁,今年也才20出头,哪有不喜欢听称
赞的,美滋滋的又给虎子碗里夹满了菜,这本来是我的待遇呀,妈的,亏了,于
是我犯坏。
  脚偷偷向柔儿难边伸过去,慢慢挑起前摆,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柔儿的腿上,
摩挲着。这本来是我夫妻二人时的常规项目,可今天有个兄弟在呀,柔儿一开始
没反映过来,等想起虎子还在桌上时,我已经达到目的了。柔儿的脸又红了。
  「嫂子,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没,没事,嫂子歇会就好,别学你哥,他是个坏人。」解释完了末了还损
我一句。
  「不会,在我眼里哥哥嫂子都是最好的人。」
  「哈哈,是我兄弟」我得意的看了柔儿一眼,同时把脚也往里面探了探,柔
儿的下身依旧光溜溜的,我用脚趾清清的拨棱着那条肉缝。
  「恩,别……」柔儿忍不住,差点爬在桌子上
  「嫂子,真的没事么?」小虎关切的问道,说着就要起身,柔儿当然怕他发
现我们的小情调,连忙出手按他,这一拉扯之间,不小心的将小虎的筷子拨到了
桌下,「我来捡」小虎说着弯下腰去。
  筷子落地的瞬间我就已经把脚收了回来,就是没时间把柔儿裙子的前摆盖回
来了,现在还搭在柔儿一边的腿上,柔儿这方面又天生慢半拍,于是小虎这一蹲
下捡筷子就起不来了。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柔儿眉头皱了皱,又心虚的看
了我一眼,我这才有所觉悟,难不成……这小子胆肥呀。但是柔儿没有明说,我
也就先装做不知道。只不过把身子坐直了点,用眼的余光向桌下扫去。
  果然,这小子蹲在地上,手里拿着筷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柔儿的双腿之间,
而桌上的柔儿也知道现在动手撩上裙摆就等于承认自己被看光了,所性无动于衷,
继续假意吃饭,不过微微抖动的身体出卖了她,按我对妻子的了解,只有身体有
反映的时候才会这么抖动。我纯旁观,静静的看着妻子被偷窥,下身也逐渐硬起。
  等等,这小子要干吗?
  桌下虎子突然动了,显然不满意看了,年轻人的荷尔蒙冲走了一切理智,他
慢慢的向着妻子凑了过去,难道这小子要?妈的,桌字挡住了,看不到,不过下
一瞬间,我知道他成功了。柔儿身子猛的一颤,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
  「怎么了,柔儿」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还是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恩,真的没事」柔儿的声音明显有点慌乱,中间还加杂着轻
声的呻吟。我的傻柔儿,都被人非礼成这样了,你还替人隐瞒,真是个善良过头
的小妮子,我现在几乎已经猜到了柔儿为什么不当场戳穿小虎。
  片刻后,柔儿的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然后一下子放松了,脸早就红的不象
样了,我知道应该是下面结束了。小虎这时也从桌下钻了出来,不敢看我似的,
低着头猛吃。柔儿等身体平静下来,脸还红红的就起了身,说是身体不舒服就先
回屋了,这回小虎也没起身要扶。
  我胡乱吃了两口,也进了我们两口子的卧房,柔儿这时已经换完了衣服,坐
在床边眼圈红红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怎么柔儿,哪不舒服么?」
  「相公,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说着眼圈一红,我连忙劝住「怎么了又,不
是一直都好好的么,又怎么对不起我了?」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刚才吃饭的时候,小虎他,小虎他……」
  「舔了我最心爱的柔儿阴户是么?」我接口道「你,你都看到了?」柔儿不
可思议的看着我。「那你怎么不阻止他?」
  「我关心的是,你为什么没有叫出来,你叫出来我当然会阻止他。」柔儿看
着我的眼睛,我们彼此注视着,
  终于柔儿坚定的说道「我怕你发现后赶走他,他那么可怜,你要是赶他出去
他一定没有活路的,再说他还是个孩子,一时的冲动,我不想就这么毁了一个人。」
  我捧起柔儿的脸「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爱你么,你的美丽,还有你的善良,不
计代价不计报酬的为别人着想,你为了这些事所做的那些你认为对不起我的事我
都能原谅,我爱你这颗心,并不只你的肉体。」说完后,我们夫妻二人紧紧的拥
抱在一起,深情的热吻起来。「最后一个问题?」我问道。
  「什么,相公你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小虎舔你下边的时候你爽了没?」
  「好呀,打死你个臭相公」手上给我的挠着痒痒,嘴里却轻声帽出了「恩,
特别舒服。」
  「可是刚才我看时间应该也没舔几下才对呀?」
  柔儿的脸这时已经要埋到胸脯上了,「可你就在旁边呀,我又是头一次被外
人那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没弄几下我就,我就……啊啊啊啊,不说了,羞
死了。」
  老婆大人发飚,我闪身出了屋。虽然事情算过了,不过我还是要找小虎谈谈,
年轻人冲动不是错,但总要有个限度不是,这是碰上我了,要是换个人小命还不
都得没了。
  没想到我还没找他,小虎到先来找我了。
  「大哥,我有个事和您说。」我们二人来到了屋外的草地上,我刚一坐下,
小虎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大哥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说着开始狠命的抽自己
的耳光。我连忙拉住,这年纪轻轻的,再打出个耳聋来,「说吧,怎么回事。」
  扭捏了半天,小虎终于开口了,「刚才吃饭的时候,我筷子不是掉地上了么」
  恩,我点点头,示意我知道这段。
  「我发现,发现大嫂的的裙摆撩开了,里面,里面什么也没穿,我是个乡下
孩子,这事懂的早,也偷看过村里的姑娘洗澡,可从没见过大嫂那么漂亮的,大
嫂那里干干净净的,一根毛也没有,我就,我就……」
  「看看也没什么,你这么大孩子,冲动很正常」
  「可我不只看了……」呵呵,这小子还挺诚实「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我
还凑上去用舌头舔了舔。」说到这,虎子心虚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
的看着他。
  「大嫂她动了一下,却没出声,我胆子一下就大了,凑上去不断用舌头添那
条细红的肉缝」
  「什么味道?」我突然插话,「香的」「恩,继续」
  「我不停的舔,大嫂她不挺的抖,然后大嫂的身子向前动了动,本来坐在身
下的一部分就露出来了,我找到了肉缝中间黄豆大小的一个肉粒,就含在了嘴里。」
  「这可要了你大嫂的命了」
  「确实」,突然发现这时候接我的话不合适,又尴尬了起来,不过还是继续
说到「我只含了几下,就有股香甜的热流滑到了我嘴里,然后大嫂就坐直了身子,
我也起来了。」
  「这小妮子,看我晚上收拾她。」我这时候听的下身硬的要命,只想回去和
柔儿大战一场,不能来真的出出火也好呀。
  虎子一听却吓坏了,以为我要找柔儿算帐,又跪下了「大哥都是我的错呀,
错不在大嫂呀,要杀要剐都听您的,只求您和大嫂能和睦,我小虎死了也甘心,
你们都是好人,是我影响了你们,只求大哥能原谅大嫂,与大嫂白头偕老,我小
虎,我小虎,」说到这时已经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这兄弟人实在,做了错事能主动找我坦白不说,还能主动揽下责任,执意不
愿影响我们夫妻,是个能交往的兄弟呀。这时候我发现门口有人影闪动,知道柔
儿也在偷听,我上前拉起小虎「起来,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怪罪你和你嫂子了。」
  「大哥,这种事你也不怪罪我么?」
  「你这么年轻,冲动点很正常,所需要注意的就是个度的问题,不能过火,
今天这事在别人那肯定完不了,但咱们已经是兄弟了不是,那就没啥,你说你嫂
子漂亮,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再说你们又没真做那事,就是真做了我
也……咳咳」差点说漏嘴「好了,今这事就到这了,不许往心里去,听见没,不
然就是不拿我当兄弟。」
  「知道了,大哥」,这声大哥叫的那一个亲。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