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7

            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7
  第二天全台最大的报纸头版大字报道「过气天后杨洁婚变,婚外情被揭发!
!!」
  我坐在办公室拿着手中的报纸大概浏览了一下内容通篇都是胡编乱造,但被
打了马赛克的照片明显是昨天在文莉的房间里被那中年记者闯进来照的,虽然重
要部位和脸被打了马赛克,但我还能分辨那是我跟天后杨洁的合影,「没想到第
一次跟大明星合影就上报纸,我算是不枉此生了。」不禁在心里调侃起自己来。
  就在我自嘲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我的助理慌忙走进来说外面来了几
个警察要见我,由于晓筑只是名义上是我的秘书实际上她日常还是负责李承宗那
边的工作,所以我的日常事务还有另一个助理小张帮忙处理。
  「请他们进来吧。」我见这小女子满脸的慌张,可能被突如其来的警察吓到
了,我故作平静的让她去请以缓解她紧张的情绪。
  「陈智锋先生,我们有一宗强奸案要请您回去协助调查。」带头的警察向我
亮出了手中的调查令。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一听到他们说的强奸案,原本还算平
静的心一下子剧烈跳动起来。
  「是不是搞错那就有请陈先生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清楚了。」带头的警察说
完作出一个有请的手势。
  我突然一下子好像乱了分寸,愣了那么一会,听到他再次催促的声音才回过
神来,于是披上衣架子上的西装故作平静的跟着他们走出了我的办公室,坐上警
察到了警察局。
  ……
  「陈智锋先生,我姓许,我们昨晚接到了一名叫杨洁的女子的报案,指正您
在2009年8月5日下午对她实施了强暴,我们已经对她进行了验伤和检查,
在她体内确实留有你的精液。」
  「这……这怎么可能,当时我们……我们是自愿的。」我听了姓许的警察对
案情的描述突然就懵了,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让我百辞莫辩,突然我脑
海里闪过的是李承宗那卑鄙阴险的笑脸。难道这都是他布下的局?
  「受害人已经指正你的罪行,你最好乖乖跟我们合作,别搞什么花样。」
  「我……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要如何喊冤。
  「是不是陷害等法官来判断吧。」
  「我要见我的律师。」
  我像是找到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大声的吼道。
  「可以,这是您的权力,我会帮您联系。」许警官说完走出了盘问室。
  ……
  大概半小时后我的代表律师来到盘问室,见到他我心里才踏实了一点。
  「张律师,您这次真的要帮忙。」我郑重地握着他的手说。
  「这样,我申请了半小时的单独谈话,您先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详细叙述一次
。」
  我细心回忆着每一个细节,生怕遗留哪怕一丝的蛛丝马迹,用了大概20分
钟才把事情的始末跟律师说清楚。「陈先生,这案子有点棘手啊,证人证据都对
你不利,我劝您还是认罪,这样我可以向法官帮你求情,这样起码轻判一点。」
  「什么……」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定口呆地盯着他。
  「我是说认罪是最好的选择。」他再次重申自己的意思。
  「你怎么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不是来帮我申辩诉讼的吗?你这样也配
当律师吗?」我声嘶力竭地对着他叫喊。
  「陈先生,对不起,如果你怀疑我的专业的话,那你这宗案子算我无能为力
了。」张律师好像被我的话激怒起身就要出门。
  「你……」我不知道自己是想喊住他还是想叫他快点滚蛋,只觉头脑一片空
白说不出话。
  「怎么样,陈先生,您还是跟我们警方合作,别浪费大家的时间。」姓许的
警官走进来第一句话就好像在讽刺嘲笑地说。
  「我不会人你们这般人冤枉到的。」我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办,只是嘴里逞强
而已。
  「既然你不合作,那你自己慢慢冷静一下好了。」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盘问
室。
  盘问室不大,但自从姓许的出去以后好像变得一片死寂,并且感觉到越来越
热,虽然是炎夏,但也不至于连空调也没有吧!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接近中午了
,早上只吃了一点晓筑做的早餐,现在已经有点饿了,此刻离许警官出去差不多
过了两个小时了,我此时只穿这衬衣,西装早就被我脱掉放桌子了,汗水把我的
衬衣完全沾湿了,粘乎乎的非常难受。
  接近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我感觉连裤子也热得差不多湿透了,此刻这盘问室就
像一个桑拿房一样闷热难耐。突然一个年轻的警察拿着一个盒饭进来放桌子上推
到我面前示意我吃,我已经饿坏了,打开就大口吃起来。
  「对不起啊陈先生,我们这几天空调系统坏了,老是失灵,一会热一会冷的
,希望你别介意。」说完转身又离开了,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突然感觉一股凉意袭来,闷热的房间突然舒服起来,可能是空调修好了吧,
就好像大热天突然跳到水里一样舒坦。但是不一会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越来
越冷,刚才湿透的衣服,现在好像沾满了冰水一样贴在身上,顿感寒气逼人。
  如果热还可以勉强忍受的话,冷真让人无法适从,我牙关也开始颤抖起来,
嘴里也呵出蒸汽。
  「这不是明摆要整垮我吗!」我心里想着,实在无法忍受,于是大喊:「来
人啊,你们要干什么,是想折磨我,屈打成招吗?你们这社会的蛀虫,有种给我
就出来。」我怒火中烧,什么难听的话都说的出来。但是无论我如何喊话都没有
人回应,我试图打开门,门却在外面反锁着,任我怎么拍门也没人理我。
  大概下午3点钟,我发现自己的意识好像有点模糊不清,感觉嘴唇都有点发
麻的时候,温度才好像慢慢升起来。
  4点整,姓许的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隐约看到一
点藐视的表情,「怎么样,坐了这么久,肯跟我们合作没有,从实招来对大家都
有好处。」
  「我……我……我要打……打电话。」我的嘴巴不听使唤地颤抖着,好不容
易才说完整一句话。
  「对不起,你要联系谁我们可以帮你联系,你把号码告诉我就好了。」
  我把李承宗的办公室号码告诉他,让他叫李承宗来见我,我在盘问室一等又
是几个小时,晚上8点还没见到任何人出现在我面前,到了差不多9点钟,姓许
的才再次来到我面前,跟我说我要见的人答应明天才来,说完他就出去了。接着
一晚上来来回回几个警员用射得照着我对我展开车轮战,让我一晚上都合不上眼
,这我知道我从电视上也看过,这是警察最常用的疲劳轰炸,让犯人受不住而招
供,我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我是被敲击桌子的声音惊醒的,我抬起头的时候见盘问室的门开着,一个警
察在我身边把我叫醒,而门口站着的不是李承宗,而是我的好弟弟——陈智伟。
  「哥,你没事吧。」小弟一进来就关切的问。
  「没事,只是被他们疲劳轰炸了一天,怎么是你来了,李承宗呢?」我连忙
问。
  「是干爹叫我来的。」
  「我不是让他来见我吗?」我有点愤怒地说。
  「干爹让我来跟你说只要你离开台湾你就会没事。」小弟说话没有正视我的
眼睛。
  「放屁,我为什么要离开台湾?」
  「哥,你听我说,你离开吧,干爹说了,只要你肯离开台湾,到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的分公司就给你打理。」
  「哼,我稀罕他的公司吗?」
  「哥,你怎么就这么掘,你一心就想扳倒干爹,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哼,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陈智伟吗?」我冷笑地问。
  「你看,你现在落得什么下场。」小弟好像也有点恼羞成怒了说。
  「哼,我就算死也不会像你那样为了钱,连亲人,连……连老婆都可以出卖

  「哈哈,你以为像你这样你的老婆就不会被人出卖,你还没认清楚形势,你
认为以你的力量就算加我的力量能对付干爹吗,你别做白日梦了。」
  「哼……」我苦笑着摇头。
  「你还有一天的时间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斩钉截铁的说。
  小弟见我态度坚决,缓缓的站起来准备离开,快到门口的时候回头说:「这
次不止干爹要清除你,还有一个政府高官他看上了大嫂,想让她做自己的情妇,
所以要让你彻底消失,作为你的弟弟,我真不希望见到这样的结果,我当初说过
的,女人如衣服,但我们兄弟的感情是不会变的,我真的……真的不希望。」
  说完他打开门离开了。
  听到他最后的话我呆若木鸡,突然感到自己的能力是多么的渺小。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