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8)

               (八)朝夕
  九点的早晨,温度适宜,离夏推着公公手打的婴儿车,走出院子,院外的那
片大空场,巴掌大的梧桐叶子遮阴避阳,梧桐树旁的几处大叶杨也是稀得拉的不
是很茂盛。
  头前一会儿间,魏喜出来的。他直接奔向梧桐树下,那里围坐着一群人,有
下棋的,有斗地主的,看到魏喜过来,人群里喊着「老喜来了,快点,好几天没
杀了,玩完这盘你让老喜来」,一个和魏喜差不多样子的中年人指着那个小伙子
说道,那个年轻一点的小伙子不太乐意的说道「老喜叔来了就要我让开,怎么大
彪子来了,你不说这话呢」,小伙子抱怨着,旁边几个起哄的哄哄着。
  魏喜走到近前看了看,忙摆手说道「你们继续,今儿个不玩了,咱们没事有
的是时间玩儿」,听到魏喜这么说,那个小伙子乐了「你看我老喜叔,再看看你,
哼,将,让你废话」,小伙子真不客气。
  看着这边厮杀的二人,没一会儿,公路边上老娘儿几个就朝着魏喜喊了过来
「老喜(叔)啊,你说你怎么还有闲心看下棋的,上这边来,你说说你这人」
  魏喜乐乐呵呵的朝着下棋的二人说了两句就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忙招呼着
「哎呦,李婶,王二奶奶都在这歇着呢」挂着笑脸,魏喜寻了个墩子坐了下来。
  「大孙子怎么没抱出来啊」李婶问着魏喜,魏喜伸着脚,双手搭在大腿上,
听到李婶问话,回道「哦,他妈妈喂他呢」
  「哦,吃奶水还是喝奶粉啊」几个妇人轮流问了起来,魏喜搔了搔头发,简
短的说了一句「哦,没给奶粉喝」
  王二奶奶暖声和气的笑了笑说道「吃奶呢吧,瞅那意思,奶水没什么问题,
老喜你也是的,要是奶水不足的话,你不会给他大婶子补补身子啊」
  魏喜尴尬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几个妇女正说话间,就看到了她们嘴中的「大婶子」离夏推着小车出来了。
  隔着自己的那辆CRV,就能听到前方传来的声音,离夏斜睨小公路上,那
里围坐着几个上了年纪妇女。看到离夏推着车子走出来,那几个妇女呼唤道「小
夏啊,过来,把孩子弄过来,上这边待着来」,很是热情,很是期盼。
  离夏穿着碎花的长裙,上身着一件白色的扣眼衬衫,手臂上戴着花边防晒袖,
双手轻轻的推着婴儿车走了过去。来到众人面前,离夏把孩子从小车中抱了出来。
  「老喜叔啊,看看你这大孙子,看看,白白胖胖的,真可人啊」李婶首先说
道,她捏着离夏怀里的孩子的脸蛋,仿佛孩子是她家似的。
  王二奶奶这个时候也说了起来「可不是吗,小家伙还就够老实的,跟他爸爸
小的时候一样听话,你看那,他那大眼,好么,随了他妈妈,大了之后啊,一准
儿是个漂亮人儿」。
  魏喜听着这几个人唠唠叨叨的夸赞着自己的孙子,老脸都笑开了花,心理那
个美啊,别提多高兴了。
  几个人说笑间,打远处走过一个四十多岁样子的人,看着魏喜在路边的杨树
地下坐着就过来了,嘴里喊道「老喜哥啊,好些日子没看见,哎呦,这不是大侄
媳妇吗?我说怎么好几天家里都锁着门呢,原来跟着儿子去城里了」
  这说话的人叫魏云龙,和魏喜一个辈分,深论的话,还是没出五福的本家,
他靠在魏喜身边坐了下来,和身边的老几位侃了起来,话题无非就是家长里短,
瓜田李下,基本上没什么正事。
  聊来聊去的,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还没有到做饭的时候,这几位就还在那
里歇脚,不过太阳倒是热了起来。
  玩耍中的小诚诚这个时候哭闹了起来,掐算着时间,也是到了吃奶的时候了,
离夏依偎在王二奶奶身边,周围又是些老妇人,她也没太在意,撩开了扣瓣,把
奶子掏了出来。
  小家伙吃到喜人的奶子,马上就安顿了下来,望着小家伙,王二奶奶冲着离
夏问了起来「给过孩子吃一些流食吗?」,那边的李婶也把话打了过来「哎呦,
奶水还足吗?不足的话让老喜叔给你弄点下奶的东西补补」,「没有奶泡就行,
看那样子没什么问题,孩子吃的多吗」,几个妇人乱哄哄的说着,让离夏不知道
接谁的话好。
  王二奶奶把话题截住了「让大侄媳妇儿喘口气啊,你们问的也太多了不是」,
老人倒是很体贴,说话也有分量,离夏看了看王二奶奶那慈祥的关怀,抿嘴笑道
「恩,给孩子也搭配了一些稀饭啊,孩子的饭量还行,奶水也够吃的,这不,一
直是吃我的奶水,从没断过」
  李婶私下和别人小声嘀咕着「你看人家宗建媳妇,那俩支大白奶,城里人啊
就是和咱们乡下的不同,又白又肥的」,她们在慨叹离夏怀中的宝宝的可爱时又
不忘羡慕她那雪白坚挺的大奶子。
  王二奶奶听到离夏说完,点了点头,对着离夏很是抱有好感的说着「小建没
有哥们弟兄,就一个人,孤的很,你们的情况符合二胎儿的标准,没打算再要一
个做个伴吗?」
  「二娘啊,这个倒也想过,毕竟孩子还太小,要的话也要等几年不是」离夏
看着已经差不多吃饱的儿子,拢着头发说道。
  一个有些稚嫩的年轻声音从远处传来「奶啊,给我来几块钱花」,这时,一
个半大小伙子骑着车子从公路那边喊了过来了,车子还越骑越快,到了人群一下
子来个急刹车。
  王二奶奶看到自己的孙子猛撞的样子,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笑骂道「你这小王
八蛋,又花钱啊,上了中学就不像话,学习不怎么样,钱倒是总和我要,去去去,
回头再给你」,王二奶奶笑骂着自己的孙子,看到孙子好奇的盯着离夏的胸脯子
看,忙起身从口袋中掏出了钱递了过去,嘴里说道「去去,看见了你大婶子也不
言语,真没礼貌,快滚蛋」,见状,四下里的一群老娘儿们哄笑了起来。
  对于刚才那个十多岁的小伙子,离夏也没有刻意躲避,一个孩子,看到了女
人裸露的胸脯子,贪婪两眼也属正常,她轻轻的把奶头从儿子的嘴中拔了出来,
哄了哄他,孩子就悄悄的睡了过去。
  王二奶奶坐下的时候,看到离夏的奶头上涌着奶珠,呵呵的笑了起来,直到
离夏把孩子放到车子里,这才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奶水够足啊,多给孩子吃些日
子,对孩子的身体好。就是要断奶的话,也要稍晚一些,你看村里,哪个不喂到
一岁多」,老人轻拍着离夏的手语重心长,让离夏再次感受到了农村的淳朴。
  「张生,你会不会出牌啊,二打一是吗?」梧桐树那边传来了一个有些气愤
的声音。这个声音一起,接着那个地主说话了「小生打的不错,对,就那样儿打,
三飘一不错,管上了」,
  「草,没法玩了,斗地主你顶啊,出鸡巴三带一干嘛啊」气氛的话从第一个
人的嘴里说了出来,「生哥那叫输牌不输路,哈哈哈哈」地主阴阳怪气的说道。
          嘲笑声谩骂声一致针对张生下家伙
  「我就那样出,我这牌顶不住」一个囊鼻的声音说了出来,那说话的声音极
为好笑,一副欠揍的搞笑模样,显然他就是张生,嘴上说着脸上还挂着笑,这个
人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爱怎么说,我就那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你妈的,又输16,我草,你那牌是没有A和2吗?你这煞笔,真气坏我
了」和张生搭档的那个「农民」气恼恼的骂着张生,一边骂道一边摊着张生的牌,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火更大了。
  这几个人斗着,很明显,张生就成了众矢之的,就连路边的魏云龙都搀和到
骂张生的队伍里「张不熟,你妈的玩个什么劲,天天挨骂好受啊,这煞笔玩意儿,
输钱还挨着骂」,坐在旁边的魏喜笑呵呵的拉了一把魏云龙「小三儿,少说两句,
欺负人干嘛啊」,魏云龙灿灿的笑了笑「也是哈,咱们说顺口了,我倒是忘了大
侄媳妇还在旁边呢」,魏云龙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那个张生是个开大车的,没事就好玩个牌,也不是不会出,其实他玩牌的时
候,也算计一气,就是性子比较不受人待见,总是不温不火的,让人看着着急。
  上半晌儿一群街坊邻居就在这日常生活中的聊天度过的,这个时分,村委会
的喇叭里喊了起来「张庄的豆腐来了,有吃的赶紧来村委会买啊」,大喇叭反复
的喊了好几遍。
  「中午来点豆腐吧,我去打两块」魏喜问着儿媳妇,离夏正要起身打算自己
去买,不待儿媳妇说话忙道「天儿也热了,你和孩子进屋吧,别晒着孩子」,说
完转身回到家中取来水盆,然后奔向村委会处。
  「你看看人家公媳俩,吃个豆腐都谦让,哎,宗建有福气了,有这么个好爹
不说还娶了个好媳妇」几个妇人议论纷纷,,没一会儿,都起身拿着马扎板凳回
家做饭去了。只留下梧桐树下的几个人还在那里糗着,过了十一点之后,梧桐树
下的人也都相继离去。
  魏喜回来时,不光买了豆腐,还捎来了一兜子苹果,豆腐现成的从水中拔着,
魏喜把苹果放到了桌子上,赶到后院拔了几颗小葱,翻回头又摘了几个西红柿子,
手脚利落的做起了中饭。
  大热的天,就简单的来,西厢房的纱帘落了下来,魏喜烙了两张薄饼又炒了
个西红柿鸡蛋,最后把小锅架在煤气炉上,过了油把西红柿炒了出来又添了一把
水,做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
  离夏此时已经把豆腐和小葱拌好端到了八仙桌子上,看到公公端着汤碗还有
炒好的西红柿鸡蛋,急忙迎了过去,从公公手中把汤碗接了过来,然后又把手巾
给公公递了过去,在他额头上抹了一把「擦擦汗吧,看你满头大汗的,今儿个和
昨天差不多,晌午头子,坐下来休息会儿吧」。
  忙活了一个小时了,魏喜添了一个马扎,坐在后门外,看着儿媳妇津津有味
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抽着烟,很是满足,脑海中又想起了以前儿子小的时候,
一眨眼,现在儿子都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了,想着想着就笑了。
  看着公爹一手拿着烟卷,一手提了个啤酒瓶子,脸上还挂着浓浓的笑意,离
夏眼角很是好看的轻挑着问道「又看到什么好笑的事了,让你那样」,老人顺着
儿媳妇的话音,把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那透亮的小脸蛋,嘴里还咕哝着饼,让
人忍俊不禁的不光是这些,魏喜的嘴也裂开了,笑道「诚诚啊就随你,你看,他
冒坏的样子,真和你一样」
  看着公公取笑的模样,离夏拧了一眼「不理你了,你又取笑人家」,然后闷
头吃起了小葱拌豆腐,那顽皮的小模样,和女儿有什么分别呢,看在眼里,满是
怜爱,魏喜老怀倡慰。
  吃完了中午饭,魏喜归置完毕,走到院中把大门关闭,他掏出了手机,点了
儿子的号码之后打了过去「喂,建建啊,吃饭了没有」,电话那头传来儿子磁性
的声音「爸啊,我吃过了,你吃没吃啊」,听到儿子的声音,老人心理踏实了许
多,接着说道「忙吗?累不累?你什么时候回家」
  魏喜并没有回答儿子的话,而是关心的问着儿子,宗建心理知道父亲,怕父
亲担心,忙报起喜来「呵呵,没事,没事,再过两三天,我就回来了,你要注意
身体,有什么事你就吩咐夏夏,知道吗」
  「行了,没事我就放心了,你在外面也吃不消停,一定得注意身体啊,我也
不打扰你了,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说完,魏喜挂断了电话。
  未到客厅,便听到儿媳妇坐在后门口打着电话「恩,我们来了老家了,家中
没人,恩,过几天歇完假,我们再回去,恩,看你说的,没事,我这不是陪着他
呢,恩,好了,恩,行」,直到电话挂断,魏喜这才走了过去,他寻来了马扎走
到门外,
  「哦,爸,我刚才给孩子姥爷打了电话过去,恩,告诉他,咱们到了乡下了,
恩」离夏看到公公走过来告诉了他,
  魏喜点了一根烟轻轻嘬了起来「对,告诉一声儿,省的他们去了,家里没人」,
漫到儿媳妇前面,坐了下来,他背对着儿媳妇抽着烟,望着后院的菜。
  看着这些个菜,魏喜寻思着晚上给儿媳妇包饺子吃,可惜儿子不在身边,那
刚长出一点的茴香现在还不能吃,等过些日子,抄儿子在家,给他包茴香馅的饺
子,儿子打小儿就爱吃茴香馅的,楞等个些日子也就差不多了。
  望着那老黄瓜,魏喜有了主意,晚上就给儿媳妇包黄瓜馅饺子好了。
  望着台阶下面的公爹背影,离夏看的有些出神,忽然发现他的头上冒出两根
白头发,急忙说道「爸,你长了两根白头发了」,
  心中挂着事的魏喜听到儿媳妇问着,没招心听,他回过头来看着儿媳妇问道
「恩?刚才你说什么?」。
  离夏凑近老人身边说道「操心操的都长了白头发,人家看到你长白头发了,
我给你拔掉吧」,
  魏喜笑呵呵的摆着手道「不用了,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计较那些干什么,
也该长白头发啦」
  「那怎么行呢,就几根,拔了吧」离夏拉着老人的胳膊央求着,无奈中,魏
喜抖了抖烟灰说道「你呀,不答应你都不行,你这孩子」
  「呦呦呦,等我抽完烟再说吧,你看你,还真着急」魏喜还没说完话,脑袋
就被儿媳妇巴拉了过来,儿媳妇那两只细嫩的小手就按住了他的脑袋,嘴里还不
依不饶的说着「别瞎动,一会儿就好了」
  紧嘬了两口烟,魏喜把烟屁扔到了地上踩灭,顺从的把腰塌了下来,头也被
拽了过去,离夏身体稍稍有些前倾,专注而仔细的把白头发捡了出来,嘴里像哄
孩子似的说道「忍一下啊,我拔的时候可不要喊出声来」,吩咐完公公,离夏右
手把那根花白头发缠在食指间,绕了几圈之后,突然拔了起来。
  「你看,这是不是白头发呢」离夏摆着那缠于指尖的发丝说道,魏喜撇过头
打算看看,可映入眼帘中的却是儿媳妇那棉质吊带下的圆润饱满。
  雪白的脖颈间,乌黑细密的头发垂于胸前,肩胛轻拢下,两臂微托,把一双
大好的明月雪藏于绵锦之间,淡淡的女儿体香飘进了魏喜的鼻孔中,让他心旌摇
曳不堪,顺着三尺青丝,魏喜艰难的抬起了头,望着儿媳妇指尖的白丝,老人眼
中迷茫了起来,他不知道呼吸间的味道到底是乳香还是体香,也不知道自己的眼
睛是看她指尖上的白发还是透过手臂望向那后面的物事,也许是两者都有,那迷
醉的味道、那诱人的凸起。
  他转过了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可脑海中,那双明月间的深渊万丈,勾魂
夺魄般的总是在他脑海中盘桓,挥之不去的还有那味道。
  尤其是接下来的第二根白头发,那丰隆的肉体已经贴在了他的肩膀上,弹性
无比的年轻肉体,虽然隔着吊带隔着丝巾,可那呼吸间的耸动,让他倍感清晰的
体会到了一个丰满女人的强大。
  这似乎比昨天洗澡时,手背无意间触碰的感觉更为强烈,老人蠢蠢欲动的心
理再次泛了出来,魏喜轻咬着牙齿,嘴巴也闭了起来,
  自己的呼吸发生了变化,引起了儿媳妇的警觉,「怎么了?是困了吗?」耳
边传来了儿媳妇轻妙甜腻的话语,闭着嘴轻轻吸了一口幽香,魏喜只是用鼻子轻
轻呼了一声,他直了直身子,转过头冲着离夏说道「休息吧,睡个子午觉」
  望着老人有些压抑有些心事的脸,离夏不知道老人又想到了什么,她拉着公
公的胳膊,问道「怎么了?有心事?」,魏喜复杂的看了一眼儿媳妇,起身时又
扫了一眼那导致自己心神不宁的地方,离夏这才注意到公爹的眼神,那眼神中透
露着不舍有些迷离。
  离夏的小脸蛋透着酡红,她也站了起来,轻轻的嗔了一句「这坏老人啊,看
来你是困了,哼」,小嘴又适时的撅了起来,
  望着那妩媚迷人的杏核大眼,魏喜尴尬的收回了目光,掩饰中挪着步子,走
进了客厅。
  望着那挺直的腰板,离夏臻首低垂,看着自己那饱满的胸部,扑哧一声笑了
出来,抬头又看了看公公的背影,笑罢之后又摇了摇头,也和他一般似的,吐了
一口气,收好马扎,走回自己的房间。
  渔舟晚唱的悠扬曲子从电视里传了出来,魏喜抱着孩子坐在炕头边上,看着
天气预报,看着这两天的天气变化,
  晚间没什么事,离夏今天在晚上七点多就去洗澡了,一会儿头上盘着手巾走
了进来问道「天气预报怎么说啊」
  「哦,说要下雨,可这天看起来也不像下雨的样儿」魏喜哄着孩子说道
  「天气预报有时候也不准,憋着雨呗」离夏抖开头上的手巾,擦拭着头发,
看着儿媳妇头发湿漉漉的样子,魏喜急忙说道「去吹吹,别湿着头发,听话」,
离夏吐了吐舌头冲着公公扮了个鬼脸「听你的,听你的,耶」
  「这孩子,哦,对了,你去外边坐坐呗,别在家闷着了」魏喜站说完转身把
孩子放到炕里头,让他爬来爬去的
  从对面卧室里传来了儿媳妇声音「你去吧,我就不出去了,一会儿我得喂喂
孩子,看会儿电视好了」,
  外面的路边,手里拿着蒲扇拍打着的老爷们老娘儿们围坐在灯地下,魏喜走
了过去,让了两只烟,拿着马扎坐了下去。
  和村里人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老伴的问题上,王二爷爷和王二奶奶
老两口子问着魏喜「老喜啊,你这两年也不说个老伴,孩子都成家了,你也该想
想自己了,别总苦着自己」
  魏喜用手轰着蚊子说道「嗨,岁数大了,说什么啊,给孩子添乱」,听到魏
喜那个论调,王二奶奶数落起魏喜「你这话说的,你自己不说老伴,你家儿媳妇
的月子你也不伺候。怕闲话?你怎么那么怕闲话呢,抄起来都半截身子入土了,
还计较那些,你脑子里也太封建了,还不如我们想的开呢」
  王二爷爷凑着也说了起来「就是啊,都一把年纪了,天天想着你家宗建,什
么时候是个头啊,多少人给你张罗老伴了,你这脑筋啊太执了」
  听着他们数落,魏喜掏出了烟,笑呵呵的把烟给王二爷爷递过去一根「我说
二哥啊,你让我怎么说呢」
  「你怎么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谁家没有你这种情况,我看啊,就你事
多」王三爷爷押了一口烟说道
  看着这势头强劲的样子,魏喜拱了拱手说道「说,我说,过二年孙子稍微大
一点,我就说」
  听着魏喜这样不负责任的说着,王二爷爷撇着嘴,嗤之以鼻「你呀,前年推
去年,去年又推今年,我看啊,你就推吧,也不知道你这老脑筋都装的是什么,
你也不看看,你家的儿子和儿媳妇,多好的人,还会阻拦你找老伴,你可真行」
  「呵呵,二哥啊,容我考虑,考虑考虑,恩考虑一下,呵呵」魏喜低着个脑
袋,一个劲的笑
  「我说你这人啊,怎么那么不靠谱,哎,真懒得说你了」王二爷爷最终也不
说了,这个油盐不进的魏喜,就连他亲大哥亲大姐都拿他没办法,哎,街里街坊
的,也是觉得老喜一辈子不容易,出于好心才说的,这一回又是和往常一样,还
是没有个结果,众人只得作罢。
  一帮子人有聊无聊的在那里继续胡侃着,一辆普桑开了过来,那两只大灯晃
得左近几个人睁不开眼,王二爷爷笑骂道「又是大彪子这个家伙,这小子又出去
打野食」,说话间,车子在人群旁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了,一张狮鼻扩口很是粗犷的声音随着喊了出来「真鸡巴没事干了,
挨着蚊子还挺上瘾」,那个声音一出,一群妇女就骂道「彪子,你个小逼又祸害
人去了」,这个时候,那车中的汉子发现了魏喜,喊了句「这不是喜叔吗?」,
然后晃悠着从车子中走了下来,那起起伏伏间,普桑车都晃悠了两下。
  魏喜冲着彪子点了点头,彪子倒也规矩,凑上前递了一根烟让了过去,别人
看到了起哄「就让老喜,也不说让让别人啊」,彪子晃悠了一下那披肩发,不屑
的说道「我就服老喜叔,怎么着,别鸡巴跟我废话」,说完也不理睬那群起哄的。
  经大彪子一说,那群起哄的倒也不再起哄了。
  「这么晚了又出去啊」魏喜吸了一口烟问道,「哦,这不是打算出去玩玩吗,
喜叔,你要不要和我去玩玩」大彪子笑呵呵的冲着魏喜说道,魏喜还没有说话,
声音就从一个妇女嘴里说道「老喜和你出去,人家老喜是那种人吗?小心你老喜
叔端你的胳膊」
  「老喜叔的腰膀子厉害,我可磕不过,我这不也是想见识见识老喜叔的能力」
  大彪子说的时候盯着魏喜,那副色眼迷窍的样子,一说这话,大伙谁能不明
白他话里的意思。
  村里的都知道大彪子混道上的,要说在村里服谁,他唯独服魏喜。别看他四
十出头,那一米八几的大个,又是五大三粗的,可和魏喜论拳脚论腰板摔跤,那
还真都是白给,弄过几次之后,被魏喜轻松的拿下之后,大彪子也就服了。
  「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魏喜笑呵呵的冲着大彪子摆了摆手。「老喜叔你
真不去,今晚上可有好节目,我也是看到你回来才告诉你,他们啊,都不配我告
诉」大彪子还在卖弄。王二爷爷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彪子,你就走吧,别不服
气了,打你打不过你老喜叔,摔又摔不过他,你还打算在这方面比较,你可真有
两把刷子」
  魏喜的烟也抽完了,冲着彪子喊了句「去吧,别耽误你的兴致,再不走的话
就别走了,把车子灭了,坐着待会儿吧」,听到魏喜这样说话,大彪子碰了一鼻
子灰,上车之后嘴里还捣鼓着「一准是不行,哼,这老家伙,这回怂了吧」,随
着车子的轰鸣声,大彪子的车子渐渐远去。
  刚才的话题又扯到魏喜身上,让他苦不堪言,一群村众似乎又找到了话题,
开始议论纷纷,「老喜啊,你不说老伴是不是有这方面原因」这类的言语自然而
然的打趣起魏喜,弄的他冲着左右的街坊邻居连连拱手,央求了好一会儿,才在
大伙儿的笑声中,放过了他
  小九点的样子,魏喜走回家中,到水缸处照了照,然后走进东房屋子。此时,
小孙子已经睡着了,儿媳妇屈膝坐在大炕上,看着电视。
  电视里传来了一个无厘头十足的搞笑声,儿媳妇一会儿呵呵轻笑着一会儿双
手又紧紧抱着大腿。
  走到镜子下,魏喜打了一杯凉白开,回头轻轻询问道「看什么至于那样吗?
  嗯,要不要喝点水「,这回,儿媳妇并没有回答他,
  其实离夏也是听到了开门声听到了公爹的问话,不过,电视里那精彩的镜头
吸引着她,这部电影是好多年前的一部老片子,周星驰拍的。名字叫《大话西游》,
她每次看这部电影,都会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魏喜端坐在炕沿儿上,也跟着看了起来,只不过那粤语他听不懂,但是字幕
却还是能够看到的。
  此时电影已接近尾声,没一会儿,那首经典的歌曲《一生所爱》就唱了出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那孤独的背影,那份不甘的心情,那纯挚的眼神中透着落寞,拥吻之后所得
到的深藏的幸福。那道背影,为了爱所付出,为了爱所放弃,得到间失去了,失
去时又分明得到了。那份惆怅的若即若离,无怨无悔的从至尊宝的嘴中吐露了出
来: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我失去的时候才后
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
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离夏终是再也忍不住了,双眸间沁着的晶莹,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淌过鼻翼
流到了嘴边。她直直的盯着电视屏幕,看着那感人的一幕,嘴中喃喃的说着「深
藏了五百年啊,那一滴爱」
  魏喜根本看不明白电影到底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儿媳妇嘴里说的到底是什
么。看着看着,他就发现了儿媳妇哭了,那双眸间闪耀着的泪光,是那样的楚楚
可怜。
  他默默的取过手纸递了过去,离夏泪花涌动间,毫不客气的抢了过来,撅着
诱人的小嘴说道「一万年」,那梨花带雨挂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魏喜张口闭口间,终是憋出了一句「一万年太长了,还是珍惜眼前吧」,黑
夜里,电视机旁,公公的话在离夏的耳中久久飘悬。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