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18

               (十八)
  转过一处山脚,一座城池蓦然出现在眼前,这是经历了无数历史王朝又在武
朝的统治下不断扩建了四百年的天下第一雄城-洛阳。
  对于只在前世的天京城里见过孤零零的城门楼子的我来说,这太壮观了,就
象是看见了天国王朝里的耶路撒冷,这可是真的,不是电影特效,真想去摸摸城
墙呀,然后哥就又被鄙视了,她们说我土豹子。
  不知道现在的时代和我知道的大唐盛世相比如何,不过这路上的外国人可真
多,看来武朝的国际地位也不低。柔儿进了城就在车里待不住了,女人呀,逛街
是她们的天性,上下五千年全一样,再加上碰见我这么个开明的,关于媳妇不能
抛头露面这点我是完全没有自觉。
  「小虎,跟着点你姐,不惹事,别怕事,去吧。」
  小虎去跟上柔儿了,我转头看看车里这俩「你俩咋这老实?好不容易热闹了,
不去逛逛?」
  「这有什么可逛的?没劲。」哦,对,我忘了,这姐俩是土著。嘴上这么说,
可眼睛却不断在路边的商铺,摊位上转来转去,这不是不想逛,是怕被熟人看见
吧,她们可是逃出来的。
  我没有说破,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去宰相府上拜访一下的,我可知道儿女
离家出走父母会有多着急,尤其还是两个女儿。想当年哥离家出走两天被找回去
的时候,老妈就是哭,老爸就是揍,我那会是不会武功呀,那会要是会现在这身
功夫……那我爸打我也得挨着。
  「老马,你以后啥打算?」
  「我呀,等公子们投了店,我就回去了。」
  「把你QQ给我,以后有活找你。」
  「啥扣?」
  「呃,我是说以后有活了咋联系你。」
  「公子是说雇我的车呀,可我主要在鹿镇接活,这京城还真是很少来。」
  「那有没有兴趣跟着我,我喜欢这里的繁华,打算置点房产先住下来,家里
正好少个管事的,咱们也算共患过难了,我信的过你,你考虑考虑。」
  我这正忽悠老马呢,柔儿气哼哼的回来了,「怎么了我的姑奶奶?又哪个不
开眼的招你了?」
  「我刚才看见个胭脂很喜欢,正想买呢,有个公子却先我一步买下了,本来
我也没说什么,可是他说送给我,还直接拉着我的手不放。」这还了得,大街上
就占我媳妇便宜,你不会背着点人么。
  「小虎,我让你干吗去了?」
  「不是,姐夫,我这还没动手呢,姐姐就给了人家一个嘴巴。」这么暴力?
  「手也拉了,人也打了,就算平局,别生气了,走,咱们吃饭去。」我哄着
柔儿先上了车,一行人进了据说洛阳十分有名的酒楼『一品』。
  老马也被我硬拖了进来,他说他个粗人不能跟我们同桌,臭事。
  酒菜上好,几个人边吃边商量下午去哪玩,晚上是住店还是租个院子或者买
个院子长住下来。在野党是两个小箩莉,她们坚决反对住下来,我知道她们怕什
么;其他人大龙说听小虎的,小虎说听姐姐的,姐姐说听姐夫的,于是他们就都
听我的,我是执政党。两个小瑶瑶被我镇压了,我们决定买个院子住下来。
  我们这正商量呢,外边进来几个拿刀配剑的大汉,正好坐我们旁边的桌上。
「听说了么?西边的听风寨好象是散了。」
  「刚听说,据说是被一个人就给挑了,按断头虎那身手不至于吧。」
  哦?这是说我们呢,我们几个都安静下来,听听他们说什么。
  「我有个兄弟认识听风寨的一个小头目,据说那晚月黑风高,真的只有一个
人杀上山,那人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满脸的虬髯……」
  「扑哧」我一口酒就喷在了小虎脸上。三个女眷已经笑的趴在了桌子上,小
虎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老马脸憋红了也不敢笑,大龙不明白我们笑什么……胡编
乱造那个还看我们一眼,撇撇嘴,估计是不明白这几个人笑点怎么那么低。
  「不许笑呀,再笑翻脸了。」这威胁好象不太管用,没人搭理我。
  「就这样了,那人伤了山上所有的头目,逼着断头虎散了山寨,据说自报名
号『无影』,江湖上有这么个人么?」
  「没听说过,野鸡没名草鞋没号,估计那断头虎虚有其名罢了,要不怎么会
被一个人就逼的散了伙。」你才鸡呢,你全家都是鸡。
  不吃了,听的生气,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我们起身往外走去,经过旁边那
桌时「啊」的一声,柔儿叫了出来。我走在前面,没看到发生了什么,转回身时,
发现小虎的剑已经架在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怎么回事?」
  「他摸我。」柔儿羞涩的和我说。此时,另两个人已经拔出了兵刃,一个用
刀对着小虎,一个拿剑指着我,大龙也已经把烧饼包袱交给了敏瑶拿着,看这架
势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了。
  「告诉你们把家伙都放下,我们是尚书府的人,伤了我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本来还想和他聊聊,看能讹点银子不,可碰见这么个出事就报后台的傻逼,
我没兴趣了。「哪只手摸的?」
  「左手。」小虎说。
  「剁了。」刷……「啊」的一声惨叫,人手落地。没想到我这么干脆,连问
都不问就剁手,其他两人也急了,一个挥刀向小虎砍去,一个挺剑向我刺来,我
轻轻侧身闪过,「嘭」拿剑的人已经被大龙一拳蹦飞,小虎那边也是一个照面就
在对方肩上留了个窟窿。
  转瞬间,三人全废,四周吃饭的人早就吓的四散逃开,闹了半天掌柜的哪去
了,按格式他不是应该出来劝架的么?我走到柜台后,拉起还在发抖的掌柜,留
下锭赔偿店里损失的银子,一行人一言不发的迅速离去。留下装逼?等官府来抓
的那是傻逼。
  「伤了我们这事没完,尚书府不会放过你们的,敢不敢留个名号。」断手那
人咬着牙喊道。
  「喜洋洋。」我的声音远远飘来。
  他们回去会怎么说?我们被喜洋洋打了?想着那画面就有喜感。
  「相公,对不起,都怪我。」柔儿和我道歉。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那种人,不调戏你也会有别的良家妇女倒霉,早
晚被人剁手的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我又转头告戒小虎和大龙「你俩也给我听好了,现在会武了绝不可仗势欺人,
否则别怪姐夫不留情面。」侠以武犯禁,我可不能让这俩小子走上歪路。
  既然决定住下来,那我当然要先找房子。看到第五家的时候终于中意了,两
进的小院子,由于主人急着出手,价格也算合理,我掏钱买了下来。两世为人,
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我激动的想哭。
  老马也决定跟哥混了,但提出能不能把家人接来。当然没问题了,他老婆可
以给大家做饭,两个儿子也能帮忙打杂,我都发工钱就是了。人多了,房子有了,
问题来了,不能坐吃山空呀,银子花一点少一点,等都花光了难道大家回山里去
么?
  老马回去接家人了,要十天才能回来,他走后我把大家集合在院子里,都给
我想想怎么赚银子。
  柔儿说她可以给人看病。你?女大夫?长的又这么年轻漂亮,再让病人把你
夜勤病栋了,不行。
  小虎说他可以给人当护院或者做镖师,这个按理说可以,不过我不跟着他不
放心,这小子杀心太重,再议。
  大龙说可以帮人去卖烧饼,你那是卖烧饼还是准备偷吃烧饼,不靠谱。
  敏瑶和若瑶说她们可以找家里要钱,被我掐了脸巴子,你看相公我象吃软饭
的么?
  其实我自己也有个计划,只是不太成熟,关键是不知道怎么起步,既然都没
好主意,那就先放放,好不容易来了,先玩两天再说,说好明天一起去白马寺参
观后,我安排大家去睡了。
  确定大家都睡熟了,我悄悄的起身,我今晚还有件早就计划好的事去做,夜
探宰相府。
  白天我就打听好了大概位置,具体的么,我决定等下抓个人来问问。
  洛阳城北面是皇城,西面就是官员聚居区,我到这里的时候应该已经过了亥
时,街上静悄悄的,前面有个打更的,就他了。我绕到他身后,把匕首往他脖子
上一顶「回头你就死了,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宰相府怎么走?」
  「大侠,你去刺杀宰相,小的不敢说呀,小的说了会没命的。」哦?想象力
挺丰富呀,这就刺杀宰相了,真杀了家里那俩还不和我拼命。
  「说了你以后死,不说现在就死。」
  「往前直走,过两个路口,您会看见两间府邸,右边那个就是宰相府了。大
侠您慢走,要不要小的送您过去?」我OOXX的,这他妈什么人那。
  一个路口,两个路口,到了,刚才那人说左边还是右边来着?好象是左边,
不管了,反正不是左边就是右边,一纵身,我跃进了左边的院墙。还没走两步就
吓了我一跳,这明哨,暗哨的可真不少,我这岳父大人还真是,按我的理解防备
这么严的都不是好人,做贼才心虚呢。
  接连躲过了好几波暗哨,我向后院摸去。这院子大且不说,可真是奢华,亭
台楼阁,假山池塘,虽是夜里,可也能看出规模十分宏大,这得要多少钱呀,我
突然觉得那俩姑娘说找家里要钱也不是不能接受。
  终于到了后院,只有几个屋还亮着灯。这间?没人;这间?是个丫鬟;这间?
呦,有女人在洗澡,我操,长的象车祸现场;只有最后一间了,我悄悄摸了过去,
偷眼观看,恩?岳父大人好兴致呀。
  本来是书房的屋内,书案上却伏着一个赤身裸体娇美的少妇,一名老者正站
她身后奋力的顶操着。
  「老爷,您轻些,喔,太深了,奴家受不住了……」
  「小骚狐狸,老夫这宝杵比我那儿子如何?」
  「您还说,深夜把儿媳骗至此处,什么话也不说按住了就做这羞人的事,啊,
轻点呀,您可比他操的奴家舒服多了,喔,老爷,太深了,奴家要出来了,要泄
了……」居然还是翁媳乱伦,有点意思,只是敏瑶她们说过家里有兄弟么?
  「你那相公这会肯定还在青楼里呢,他不享用你,当然就由我这当爹的代劳
了。」
  「啊……老爷您快射了吧,要了奴家的命了,啊,啊,啊,真的不行了,奴
家已经三次了,喔,喔,喔,又要来了,又来了,啊……」
  「那老夫就射出来,若瑶,敏瑶,公公就射你们嫩逼里了……」一阵急速抽
插,老者顶着身下美妇的肥臀不动了。
  「老爷您坏死了,插着奴家,心里想的却是柳府的那对丫头。」
  「那对双生子可是难得一见的小美人,你以为我向柳老头提亲是为了我儿子
么,只要嫁了进来,还不是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可惜人跑了,要不早就成了老
夫胯下之人。」
  若瑶,敏瑶,公爹?这我还不明白么,日的,走错地了,这应该就是那个仇
姓官员,与宰相家订过亲的那个,原来他还想着儿媳妇呢,看来就是若瑶和敏瑶
真嫁进来也逃不出他的玩弄。这就是个火坑呀,妈的,老色胚。
  「什么人?」
  坏了,我稍一走神就被发现,哪还不知道这是遇见了真正的高手,转身急退
间,老者已破窗而出,一掌向我印来。掌未及身,风压已至,我失了先手,这下
却是躲不过了,只能运起全身功力硬接这一掌。「啪」后背一股大力袭来,我体
内气血一阵翻腾,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身子也借着掌势又飘远了四五丈,头也不
敢回,急速掠去。
  老者也不追赶,看着我远去的背影,想了想,转身回了屋。
  「老爷,是刺客么?」
  「应该不是,如果是刺客刚才咱俩交欢时他就动手了。不过此人好精妙的轻
功,好深厚的内力,会是谁呢?武家的人?不能,失踪五年的太子刚刚回来,皇
家正是互相倾轧的时候,顾不上的,可京城里哪还有受老夫全力一掌却还能远遁
的人呢?今天这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你下去吧。」
  其实哪有他想的那么复杂,哥就是个走错门的,白挨顿打,今日这一掌来日
必当奉还。
  真是大隐于朝,谁能想到当朝吏部尚书居然还是个武林高手,想着刚才他扑
过来的速度和出掌的狠辣,我自认正面对敌我是打不过的,不过我要是一心要逃
他也追不上。
  我知道自己受了内伤,而且不轻,终于回到了家里,我轻轻叫醒了柔儿,
「啊,相公你受伤了。」柔儿一醒来就发现了我身上的血迹,「小点声呀姑奶奶,
你要喊的大家都知道么。」
  柔儿帮我把了把脉,眉头皱了起来「内伤不轻,不过还不致命,相公可自行
运功疗伤,我配以药石辅助,当能痊愈,不过有一段时间你都不能与人动手了。」
  「不死就行,这件事别和其他人说,我不想大家都担心。」
  柔儿轻轻抱住了我「相公,以后别再做这些危险的事了,你要真有什么意外,
柔儿也活不下去了。」
  「相公怎么会死呢,咱们不是说好了以后还要一起生一堆孩子呢么,来,给
相公摸个咪咪。」柔儿这次出奇的听话,任由我抓着她的乳房不动,我叹了口气,
知道她担心我,将她抱在怀里,不一会,二人沉沉睡去……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