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6

               (二十六)
  夜晚,天津桥上张灯结彩,十里长街热闹非凡。
  约好了如果走散了就在天津桥上碰面,孩子们就撒了欢,若瑶和敏瑶领着我
的两个徒弟几下就转没了影。
  「姐夫,用不用我跟上去看看?」
  「不用拉,难得这么高兴,让她们玩吧,街上这么多人,巡逻的捕快也不少,
出不了事。」
  玉娘和柔儿不肯离开我寸步,两人一个上面真空,一个下面真空,生怕一个
不注意就被人占了便宜去。
  「小虎,大龙,你们身上不是有钱么,也去玩吧,不用跟着我,看见有象你
们姐姐这么漂亮的该调戏就调戏一下,记着占完便宜赶紧跑。」我这话说完两个
小子就跑没影了。
  「这俩灯泡,可走了,黑铁塔似的围着,别人怎么敢过来占我家娘子的便宜。」
  「好呀,臭相公,你打的是这主意,姐姐咱们回家,不和他玩了。」
  这还能跑的了?我一手揽住一个,玉娘的手被我有意抓到身后,胸脯挺的更
高了。
  「相公,不要了,他们都看我,羞死了。」玉娘轻声和我说。
  「羞?」我在柔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没有了里面的衬裤,摸起来果然手感
十足。
  「啊」柔儿的一声尖叫引的更多的目光看了过来。
  「你看,这是柔儿故意引人来看你的,不关我的事。」
  「姐姐不是我不是我,他摸我。」柔儿赶忙辩解。
  三人笑闹一翻,二女的夺人容姿,更是引的年轻才子们注目连连。
  「不逗你们了,既然玉娘怕羞,那这样好了。」我走向路边一个卖面具的小
摊,不会儿的工夫手里拿着三个猪头面具回来。
  「来把,咱们来演三头小猪,这样就没人认的出咱们了。」
  这个掩儿盗铃的做法居然得到了两位爱妻的一致同意,带上面具后果然人就
放松了下来,也敢笑闹了,看到喜欢的东西也敢主动去挑挑捡捡了。
  我在后面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正在与那卖珠玉的老板讨价还价,四周围着的却
都是年轻的男子,我也不提醒,只是不断看着有的手摆动间抚过柔儿的翘臀,或
者抬手间轻触玉娘的乳房,片刻工夫,两人气哼哼的回来了。
  「不买了,不买了,那老板根本就不想卖,眼睛一个劲的盯着姐姐的胸前,
还有人在后边碰我一下,碰我一下的,讨厌死了。」柔儿在发小脾气。
  「快走吧相公,刚才有人的手都摸在我胸上了,吓死我了。」玉娘也心虚的
说。
  不买就走,可没两步,又看见个卖簪子的,两人就忘了刚才的教训,又挤了
上去,然后重复被人占便宜,告状,再换个摊的过程,三人各得其乐。
  我们这一边自娱自乐的时候,长街的另一边,四个小家伙在和人吵架。
  「这是我们先看上的,凭什么你们要拿走。」若瑶不依不饶。
  「小妹妹,可是我们先付的钱啊。」对面的也是四个姑娘家,只是年岁要大
些。
  双方各不相让,摊主在做缩头乌龟。
  我们这边只有若瑶一名主力,渐渐寡不敌众,「妹妹,算了吧,等下姐姐给
你买更好看的。」
  敏瑶在一边劝着。
  马乾和马坤实在不能理解为了那么难看的一块手帕值得花这么多工夫么,去
看前边那唱戏的多好。
  「就是小师娘,等我们从江南回来,给你带好多……」说到一半,马坤猛的
捂住了自己的嘴。
  马乾一拍额头,低声骂道「笨蛋。」
  「你们说什么江南?」一句话果然吸引了全部火力,两个小姑娘的注意力都
转过来了,手帕也不要了,拉着二人到了比较安静的路边。
  「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说的。」马坤还想当鹌鹑。
  「马乾,你来说。」敏瑶的脸沉了下来。
  「对不起,小师娘,实在是师傅严令不能说的。」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要去江南是吧,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我们姐妹俩,
相公是什么意思?
  而且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回去找他一说,你以为他能饶了你们么?」
  「就是就是,快快如实招来。」若瑶在一边帮腔。
  「实在是师傅有命,弟子不敢不尊。」
  「姐,咱不问他了,直接找相公去。」若瑶急了。
  敏瑶连忙一把拉住她,「妹妹不可,相公对咱们好这点没问题吧。他现在可
是有官职的人了,突然要去江南一定是有公务在身,未必就全是为了游玩。现在
咱俩的身份特殊,他也许是为了咱们着想,怕有什么闪失,你要是真想去,就不
能事先惊动了他,还得从这俩小子身上想办法。」
  「恩,那都听姐姐的。」
  两姐妹嘀咕完,转过了身子,马乾还在那训弟弟呢。
  「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你们只要告诉我们哪天出发,做哪条船就行,我
们也保证决不告诉相公是你们说的,而且我们还会答应你们一个条件,什么条件
都行,你们想要什么,宝剑?骏马?尽管提,小师娘都买给你们。」敏瑶开始谈
条件了。
  「真的哦,任何条件都行。」若瑶挺着胸脯还补充了一句,高耸的乳房差点
就顶在了马乾的脸上。
  闻着鼻尖处传来的淡淡乳香,马乾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那个梦,想到梦里两位
小师娘那白嫩的身子「我们也不提什么条件,小师娘……让我们抱抱就行。」说
完自己也呆住了,坏了,怎么说出来了。
  「小色胚,跟相公一样。」敏瑶低啐了一句。
  「抱就抱,我是你们小师娘,怕什么,现在就抱一下,抱完赶紧说哦。」若
瑶到大方。
  马乾正自责呢,没想到小师娘真的让抱了,正不知道怎么接话呢,旁边马坤
来了一句「我想要师娘那样的抱抱。」
  「师娘?柔儿姐姐?怎么抱的?」若瑶问道。
  「就是那天师娘帮我们兄弟洗澡,没穿衣服,给我们抱了一下。」事已至此,
马乾只能说出。
  「啊?姐姐?这怎么行。」若瑶脸一红,没主意了。
  「妹妹,你真的想和相公一起去么?」
  「想呀想呀,我不想跟相公分开。」
  「恩,我也想,要不就给他们抱一下?他俩比咱们还小,应该,也许还不懂
那些事。」敏瑶说的明显没有底气。
  「那我听姐姐的,你俩听好了,只许抱一下哦,可不许想什么其他的事。」
  「你们的条件我们答应了,抱完了可一定要告诉我们。这里人太多了,你们
跟我来。」敏瑶说完一行人离开了热闹的长街。
  离天津桥长街隔一条路上的街边有一处小花园,此时的人们要不还在长街上
享受繁华,要不就已早早的回到了家中,这里确是处无人的所在。茂密的矮树从
后,两位美丽的少女已经卸下了身上的裙络,铺在了草地上,静静的躺了下去。
  明亮的月光照在她们身上,仿佛有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晕散发了出来。
  「只许抱抱哦,可不许做坏事。」若瑶一手捂着乳房,一手掩在双腿中间,
红着脸还不忘最后警告了一句。
  马乾和马坤已经看傻了,直到若瑶这句好似邀请似的警告,两人才连忙脱衣
解裤。
  若瑶和敏瑶羞的不敢看,自然也没有发现二人跨下的阳具已经高高挺立。
  马乾趴到了若瑶身上,马坤抱住了敏瑶的娇躯。肉枪顺势从二女双腿与跨间
的缝隙处钻了进去。
  「噢」二女同时娇吟了一声「坏家伙,不是说了不许做坏事么,怎么都硬了。
现在抱过了,还不快起来。」若瑶娇颠道。
  肉枪插在了少女的缝隙之间,虽然没有真的销魂,可少年人又哪里抵的过本
能的驱动,胯部自然的顶动了几下。
  「啊……别动……坤儿乖,听小师娘的话,不能动……噢……只能抱抱…
…噢……」敏瑶还想劝阻,自己却因为龟头在阴蒂阴唇间的滑动而轻吟出声。
  「师娘我停不下来,我觉着这样舒服。」
  另一边,若瑶觉着自己的腿已经并不住了,相比与马坤的本能动作,马乾显
然懂的更多,动作的目的性也更强。两只手已经握住了若瑶的一对乳房,鸡巴也
在阴户间快速的摩擦。
  「马乾你在做什么,你快起开,你已经懂男女的事了对不对,我是小师娘,
快放开我,咱们不能这样。」若瑶已经发现了事情要失去控制,想把马乾推开,
可她又怎么能推的动只比自己小一岁的男孩子。
  马乾低下头,用舍尖拨弄了一下若瑶的乳头,「噢」若瑶一声轻吟,身子轻
颤,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小师娘,我想进去。」
  「不行,说好只能抱抱,咱们不能做这种事。」
  「可是师娘就让我进去了。」
  「柔儿姐姐?怎么可能?噢……你先别磨,我会受不了的。」
  怎么办?这样做的是不对的,可是真的痒,连柔儿姐姐都被插进去了,要不
我也让他进来一点,就进来一点就好。仿佛找到了台阶,
  「那你只能进来一点点哦,就一点点哦。」
  马乾早就对准了入口,只轻轻一送,龟头就破开了两层阴唇的保护,钻进了
若瑶温暖迷人的小穴,却没有停下……
  「啊……涨死了……你在怎么还往里,说好一点的……噢……好硬……你这
坏小子……早就想对小师娘做这事了……噢,顶在最里面了……你,呜呜呜…
…」
  红嫩的双唇也被吻住了,张嘴间,少年的舌头带着特有的年轻人的味道钻了
进来,技巧还那么生涩,但是透着一股执着。若瑶激烈的反抗着,反抗的方式是
用自己的香舌主动回应着少年那略显笨拙的吻,双腿盘到了少年的腰上胯部左右
摇摆着,是想摆脱还是希望能被插入的更深?
  「哥哥进哪了,小师娘,我也想要,你教教我好不好。」
  若瑶一被插入,敏瑶就感觉到了,「哎,你们可真是小冤家。」敏瑶被磨的
其实也早就忍耐不住了,如果马坤向他哥哥那样,也想插进去,敏瑶估计自己也
拒绝不了,可是自己身上这位明显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处男,就教教他吧。
  「你躺下来,让小师娘在上面。」
  马坤听话的躺下,敏瑶跨坐上去,用手握住了身下肉枪「坏小子,年纪不大,
家伙还不小。」
  对准自己湿漉漉的蜜穴,敏瑶坐了下去。「噢……」终于进来了,敏瑶觉着
自己身子被满满的塞住了,那种充实感让她一动也不想动。
  「好舒服,小师娘,我这是插到哪了?」
  「去,不许瞎问,现在你轻轻的动动,但是别太快,小师娘怕叫出声来。」
  初次的少年哪知道什么是别太快,本能的挺腰,动作生猛而毫无技巧,几乎
次次都要撞到敏瑶的花心上才肯后退,体现在敏瑶的身体里却是种实实在在的冲
击感。
  敏瑶觉着自己坐在一条小船上,随风浪而上下翻腾,谷底后便是高峰,一波
接一波,好象永远都不会停下来,直到那一股温暖的洪流将她抛到了天上……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趴在了马坤的身上,身体里刚刚发射过的长枪还是那
么硬邦邦的,少年正学着哥哥的样子在追寻自己的嘴唇,「先别动,让小师娘歇
一歇。」然后就与少年吻在了一起。
  旁边,若瑶她们也停了下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喘息着,「小师娘,你舒服么?」
  「坏小子,还敢说,不是说了不许做坏事么,小师娘的身子你也敢要。」
  「对不起,我忍不住。」马乾将脸埋在了一侧的乳峰上。
  若瑶搂住了少年的头,宠腻的紧了紧,任由少年的肉枪继续插在自己的蜜穴
里,没有推开的意思。
  他刚刚射过,怎么还那么硬,他等下会不会还要?我要不要把他推开?若瑶
沉溺在自己的小心思里时,马乾自己却起身脱离了开来。
  「弟弟,咱俩换一换吧。」兄弟俩换过了位置。
  「啊?你们怎么能这样,不是抱过一次了,不行,快放开我……」
  已经尝过味道的少年的是执着的,少女的反抗又是那么的绵软无力,短暂的
空虚后,少女的身体再次被塞的满满的,马乾从后面破开了敏瑶的蜜穴,马坤从
正面挤进了若瑶的玉壶,四人再次纠缠在一起,矮树丛后,少年的喘息少女的呻
吟又传了出来。
  远处,三个泼皮在夜色中行走着。
  「刚才那俩小娘子的身材太好了,那个乳头都凸出来那个,我趁人没注意摸
了一把,那大奶子,真软。」
  「旁边那个屁股也很翘呀,我摸了一把,那手感,好象就那一层裙子,里面
什么都没穿一样。
  老三,你占到啥便宜了?」
  「我硬的不行,趁着挤的时候,直接顶那个小娘子屁股来着,一下就陷到屁
股中间去了,顶了两下我就射在她裙子上了,那个爽呀。」
  「我草,你厉害。」
  「等等,嘘,别说话。」
  「咋了?」
  「有人野合,小点声,看活春宫去。」
  三个泼皮蹑手蹑脚的接近了矮树丛,透过树丛间的缝隙,看了进去。
  若瑶这时已经翘起了丰臀,任凭马坤在后面抽插,敏瑶也大张着双腿被马乾
压在了身下。两个少女在迎合,在娇吟,声音不大,却能一直飘到男人的骨子里,
混不觉已经多了三位观众。
  一切都平息下来时,连续两次的少年已经无力再战,却还是依依不舍的抱着
怀中的裸体,不肯放手。
  「今天真是便宜你们了,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想着对小师娘做这种坏坏的事。」
  「没有没有,是小师娘的身子太美了,我们……。」马乾连忙辩解。
  「今天这事可谁也不能说,要不你们师傅不会饶了你们的,你们俩穿衣服先
回去吧,我和姐姐歇一歇再走。」两个少女赤裸着俑懒在一处,刚刚高潮过的身
体还不愿动弹,大张的双腿间,乳白的色的液体正在缓缓流出。
  马乾和马坤穿好了衣服,临走时突然一起在敏瑶的乳房上抓了一把,才快速
跑开。
  「这俩小子,真坏。」
  「哼,还不都是和相公学的。」
  「不过该问的也都问出来了,到时候咱俩就偷偷的……啊,你们是谁?」
  不知什么是时候,面前站着三个眼中闪着淫光的男人。若瑶和敏瑶连忙拿衣
裙遮挡自己赤裸的身子。
  「小娘子,和情郎野合完了,是不是也陪我们兄弟乐呵乐呵呀。」
  「不要,你们别过来,不要,你们别碰我,我要喊人了……」
  「喊人?你们就这么光着喊人来看么?」
  没有叫喊,甚至没有反抗,两具娇嫩的身子被三个男人围在了中间,蜜穴内
迎来了陌生肉枪的拜访,一根又一根……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