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狼在征途】(8-9)

  门开了。陈晨小美女紧张的四处看看,这才乖乖的走进去。白朗并不在她眼
前。
  "也许是扭开门锁后就进里屋了。"陈晨寻思着。她反身将门关好。不知道
为什么,在扭门锁的时候。她突然有点慌。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狼口的小绵羊。
  里屋的摆设跟陈晨第一次来时没什么区别。如果硬要说不同的话,就是放在
屋子正中间的那把扶手椅了。陈晨对它可是记忆犹新,昨天她就被绑在上面很长
时间,而且……
  小美女想着,俏脸慢慢红润起来,她似乎知道自己一会儿要被白朗如何欺负
了。这个男生实在是太坏了,总能用各种各样她从来没听说过的方式来欺负自己。
  他究竟是总哪里知道这些的?陈晨不清楚。让她泄气的是,自己居然并不排
斥这些东西。
  我变坏了吗?小美女问自己。她有点恍惚,直到身后有双手替她将书包卸下
时。她才醒过神来。腰身被搂住。白朗的嘴吻了上来,舌头轻松的翘开陈晨毫无
防备的贝齿。
  "呜……"小美女发出可怜的呻吟声,整个人几乎软进白朗的怀里。一只温
热的大手覆盖在陈晨的校服前胸上,轻轻的揉弄着。
  陈晨觉得自己好象发烧了。身体越来越热。她伸手推了推白朗,想将距离拉
开一点儿。可白朗一动不动。炽热的呼吸喷在小美女的脸上,似乎将周围的温度
又拉高几度。
  校服的拉链再一次被白朗的手指拉住,小美女已经没有抗拒的力气了。她喘
息着,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半推半就的让白朗脱下了上衣。
  天气越来越冷,陈晨的里面穿了件褐色的紧身羊毛衫。将少女那正在发育的
身体曲线很好的勾画出来。不但如此,在她胸前的部位,两道呈倒"八"字形的
白色棉绳如同狰狞的游蛇一样,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手法,将少女青涩的蓓蕾勒得
十分突出。而这个,只不过是早晨上学时,白朗为她准备的装备之一罢了。
  "我……我自己来。"眼见白朗的大手在脱下上衣后又开始向下滑动,小美
女终于开口道。
  "不行。"白朗干脆的拒绝。他可不想像早晨那样,让小美女自己扭扭捏捏
将近20分钟还不肯脱掉。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白朗似乎也隐约觉得,只要他
显得强硬些,小美女往往会乖乖的听话。趁这说话的机会,白朗的手迅速的滑进
小美女的校裤之内。摸索到了一个类似带子之内的东西,用力一提。
  "啊……啊……"  小美女发出一声悲鸣,双腿不自觉的紧紧夹了起来,
似乎在抵抗这些什么。可她这方法明显不对。没有缓解那股奇怪的感觉不说。反
而让白朗顺利的将校裤连同里面的秋裤一起褪了下来。
  "白……狼哥哥。"陈晨轻轻叫了一声,顺从的让白朗抱到扶手椅上,抬起
腿。将褪到膝盖处的裤子脱下扔到床上。
  陈晨的皮肤非常好,柔软又有弹性。白嫩的大腿让白朗几乎要狼血沸腾。更
令他感到兴奋的。是陈晨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草霉小内裤。他还记得早晨的时候。
  自己看到这条小内裤时,差点就忍不住当成将小美女正法的情景。草霉小内
裤啊。
  白朗回想起自己在前世看过的那些草霉100%的凌辱同人。兴奋的几乎要
流鼻血。漂亮的小女生加上既清纯又带点诱惑的草霉小内裤。简直就是对所有中
年大叔的极品杀器。更何况现在上面还有自己的设计。
  仍然是白色的棉绳,这种绳子很柔软,表面打磨的也很平整,就算是长时间
捆绑,也很少会留下痕迹。是玩捆绑的人最喜欢的装备之一。(当然了。如果直
接贴着皮肤捆,那没办法。)
  棉绳紧贴着草霉小内裤的边边捆着,在其上构成了一条全新的绳内裤。从小
美女双腿间穿过的绳子恰到好处的打着两个绳结。分别勒在她的小穴和后庭处。
  经过一天的运动,绳结连带着草霉小内裤的跨部,几乎都深深陷在小美女最
隐密的缝隙里了。再加上之前白朗几次提着跨部的绳子。小美女几乎要疯掉。她
早就被这可恨的东西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在突起的绳节每一次在少女最敏感的部
分磨擦。都会让她全身一阵发软。
  陈晨的双手被并在一起,这一次白朗并没有拿出绳子,而是用一个白色的手
拷将小美女的手拷住。这并非专用,是不过是塑料制品。一种小孩子的玩具。轻
轻一挣就能弄开。陈晨明显也见过。她明白,白朗就是喜欢她被拘束起来的样子。
  这种感觉很奇妙。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
  双臂被弯过来,被拷着的手放在脑后。一种类似于俘虏的姿势。如果是两个
月前的小美女,是一定不会同意自己被摆弄成这样的。可如今。陈晨虽然还有点
羞辱,但的确正在慢慢适应着。
  跟昨天一样,陈晨的大小腿被折叠起来,挂在扶手椅的左右扶手上,在脚踝
的部分用绳子固定住。只不过昨天她还穿着长裤。而今天却只剩下一条小内裤。
  这个发现让小美女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紧守住底线多久。自从第一
次捆绑之后。自己对白朗的底线一直在放开。也许再过一个月……也许……
  如果他今天就要对自己做更坏的事情……小美女慌乱的想着。她发现自己的
潜意识根本无法拒绝。身体时不时传来的电流与酥麻感似乎还在期待着更多。她
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夜里起来,偷看到父母在一起做坏事的场面。父亲用下面
             那根黑黑的东西……
  小美女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长辈之间的片言断语还是让她知道。只有男孩子
才有那东西。而女孩子就只有一条可爱的小缝缝。男孩子的那个东西要是放在女
孩子的缝缝里。女孩子就会怀孕。
  怀孕……小美女一个机灵。看上去被吓坏了。红润的俏脸有些发白。她不禁
将目光看向白朗的下身。那薄薄的秋裤上明显的凸起。吓得她赶紧闭上眼睛。
  "张开嘴。"白朗说着。他自然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陈晨居然能胡思乱
想到这份上。他现在只想着赶紧把姿势摆好。进行玩今天的进度。然后去卫生间
发泄一把。小美女虽好。但还不到可以吃掉的年龄。这话他自然是不会对陈晨说
的。而陈晨也不会把胡思乱想的东西对他说。这也就造成了后来……
  "这是什么啊……"小美女看着眼前的东西皱眉头。
  "塞口球。"白朗回答道。
  "什么?"
  "就是……额……算了。反正你知道这东西是用来堵嘴的就行。"白朗笑眯
眯的说着。暗自汗了一把。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小女生说出塞口球这种名词来。这
又不是2010年。93年有谁知道这玩艺儿。天朝貌似根本没有卖的。白朗手
里这个。其实是他自己做的。找中空的那种玩具塑料球。体积自然是参考后世的
经验。然后将小球穿孔。用细绳连接起来。在技术上没什么难度。
  小美女乖乖张开嘴巴,按照要求将小球含住。白朗把细线在脑后系紧。拘束
就算是完成了。
  漂亮的初中小女生,只穿着羊毛衫和小内裤,被自己用如此淫霏的姿势捆绑
在椅子上。如果自己愿意,甚至可以现在就为她开苞。白朗这么想着。他走到椅
子后。俯下身来,伸出舌头。慢慢舔着小美女小巧的耳垂儿。
  "呜……呜……"陈晨的身体如同被电流划过一般颤抖起来,被简易塞口球
塞住的小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一股晶莹的口涎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滑过
下巴。滴落到羊毛衫上。形成一片小小的水痕。这只是开始。白朗的手灵活的动
了起来,一只覆盖在那被绳索勒得突起的酥胸上。五指伸展开来,抓住那正在发
育中的青涩蓓蕾揉弄着。甚至还在探索中。找到了小美女那处于兴奋状态的红豆
豆。用中指和食指夹着磨擦。另一只手伸到草霉小内裤的绳结上。以一种奇妙的
节奏一提一收。
  陈晨觉得白朗好象是一个高明的指挥家。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他所控制。
  随着他的指挥起舞。这个想法并没有保持多久,随着敏感部位传来的痉挛感
越来越强,小美女的头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里积攒的电
流仿佛突然狂暴了一样,四处乱蹿。靠在椅背上的躯体一下子的弓了起来。就连
脚掌都好象要抽筋了一样。绷得比直。再接着。陈晨觉得自己的感觉和力气一下
就被抽空了。虽然身体还在慢慢的痉挛着。但思维又一次回复正常。
  "呜……哦。"小美女嘴里的塞口球被解了下来。不适感令她发出几声干呕。
  红色塑料小球的一面亮晶晶的,小美女很快发现,这上面粘满了自己的口水。
她不由得红了脸。椅子被转动到另外一面。还有点恍惚的陈晨抬起脑袋。突然发
现,自己此时正对着衣柜的那张更衣镜子。镜子里的身姿。真的是自己吗?
  双手被拷着放在脑后。黑色的短发显得有些零乱。额前的刘海儿下。是一张
红润的俏脸。半睁半闭的眼睛。有一股懒惰的味道。小巧的鼻尖上还有几滴汗水。
  半开着的嘴唇。也显得如此诱人。白皙的脖颈处。垂着一个红色的小球。上
面晶莹的东西。似乎有种淫霏的味道。两道呈倒"八"字形的白色棉绳以一种近
乎残忍的手法,缠绕在褐色的紧身羊毛衫上,将那青涩的蓓蕾勒得十分突出。其
中一边的羊毛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开。露出少女雪白无瑕的乳肉。和那若
隐若现的红豆豆。羊毛衫的下摆也被卷起来。光滑的小腹下。是一条被绳子肆虐
着的草霉小内裤。小内裤的跨部几乎整个陷了进去。从边缘的痕迹看。已经完全
湿透了。连带着上面的绳结,似乎也带着一股潮气。被左右分开挂在扶手上的腿。
再将自己的密处暴露出来的同时,更为这个身体增添了一份楚楚可怜的气息。任
人采摘的样子。足已让所有正常的男人发疯。
  这个……是我吗。
  小美女的目光有些迷离。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被捆绑之后,会是这种样子。
  那种痴态。诱惑正在颠覆着少女从小到大的理念。镜子里自己红润的脸蛋。
准确无误的表明了。她是如何享受着这种感觉。被一个强势的男人控制着。拘束
着。
  无法反抗,甚至连喊叫都不行。
  "又湿了呢,你真是个好色的女孩儿。"白朗在陈晨的耳边轻声道。其实不
用他说。陈晨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裤裤里面湿淋淋的。难受的很。
  "对不起……"小美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不过白朗显然满意的很。
  他一边儿挑逗着陈晨胸前的红豆豆。一边儿将手指从小内裤的边缘伸进去爱
抚着。
  "啊……啊……"陈晨软弱的喘息着。拒绝的话放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
来。
  模模糊糊中。小美女发现自己双腿和内裤上的绳子被解开。整个人被抱离了
椅子。没等她反映过来。就被白朗点粗暴的扔到床上。一双手放在内裤边上。开
始向下拽。
  "不要……白朗……不行。真的。就这个不行……"屁股凉凉的感觉让陈晨
清醒了些。连忙叫道。被手拷拷着的手死死拉住小内裤的一边。
  "别担心。我只是帮你脱下来弄干而已。没别的意思。"白朗说道。
               "……"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乖乖让我把这个脱下来弄干。第二是你就这么
穿着湿淋淋的内裤回家。"白朗继续说道。
  "怎么这样……"陈晨感觉很委屈。她不敢就这么回家。万一被妈妈发现就
糟了。可白朗又不让她自己脱。这些日子相处下来,陈晨也有点明白,想讨白朗
喜欢,那应该乖的时候一定要乖,不然的话……而且白朗也说了。不会做坏事的。
  这么想着。她抓着内裤的手也就慢慢松开了。
  "做为刚才你捣乱的惩罚。你现在要亲口求我帮忙才行。"白朗嘿嘿笑着道。
  "啊?!"陈晨傻眼了。
  "不会不会吧。这种话……"白朗道。
  开口求一个男生帮忙脱内裤……陈晨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有心想要自己
将内裤脱下来。但还没伸手就被白朗识破。双手被他飞快的抓住。三下五除二打
开手拷。身体被翻转过去。刚得到自由的手被拉到背后。用绳子捆绑着跟原先的
胸绳连接起来捆得牢牢的。整个过程连三分钟都没用。
  等到再被翻转过来时,陈晨红着脸发现。原本已经被褪下一点的内裤因为自
己挣扎的关系更向下了。最隐密的地方基本被白朗看光光。
  看着白朗那直勾勾的视线。小美女脸红的同时又涌起了另一股莫名其妙的感
觉。娇小的身体突然一个痉挛。竟然达到了个小高潮。陈晨不知道,这件事让白
朗进一步坚定了她是个优秀的奴隶材料之外。也同时将自己被推倒的时间提前了
不少。
  "请……请帮我……脱……脱掉。"痉挛之后的陈晨忍住羞涩。终于开口道。
  "请谁啊?"白朗戏谑的问道。
  "狼……狼哥。"
  "不行。我改主意了。以后没人的时候。你要叫我主人。自己自称……嗯。
  就叫晨奴好了。"
  "这称呼。这称呼好……奇怪……我说不出来。"陈晨轻声道。
  "不说的话。一会儿就穿着湿内裤回家好了。"白朗道。
              "不要……"
  "那就说。没什么难的。"
     "请……请主……主人……帮晨奴……帮晨奴脱掉……"
  "脱什么。"白朗提醒道。
  "内……内裤……"陈晨垂着脑袋道。
  "嘿嘿。这才乖嘛。"白朗说着就将小内裤扯了下来。内裤一离开。陈晨就
条件反射般的紧紧夹住双腿。但白朗显然不同意小美女这么干。陈晨的腿很快就
被扳开。大小腿叠着捆在一起。脚踝上的绳子还跟床尾的架子连接起来。让她只
能将双腿分开到最大。这个姿势让陈晨将下身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白朗的面前。
  很轻的熨衣服声传来。陈晨没有抬头。但她可以感觉到。白朗的视线时不时
会瞄下自己的下身。那视线仿佛有温度一样。令自己的下面越来越热。这种热气
同时在全身游走不停。胸前的红豆豆硬硬的。涨得十分难受。就连嘴里吐出来气
都是热的。陈晨觉得自己已经坏掉了。再多待一会儿,喉咙里羞人的呻吟声就再
也忍不住了。脑袋里嗡嗡的。仿佛飘起来一样。
  记忆里最后出现的。是白朗压低声音说的一句话。
  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
          重生之狼在征途第九章制服诱惑
  陈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她的记忆似乎断掉了。时间刷得一下。就来
到了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她又进了白朗的屋子。按照命令脱下外衣。这一次
白朗似乎早有准备。直接拿了掉新的女用内裤让陈晨换上。看包装上的签,应该
是昨天晚上白朗去外面买的。陈晨有心想问问。但很快被拘束的感觉又让她陷入
快乐之中。
  一转眼。时间就到了周末。前面几天里。白朗的调教一直没有间断。而且每
天都有新东西出来。比如专门分开双腿的脚扛子。还有什么带颈足连束带,绑束
缚紧束手套,翘臀手脚一字束缚带之类奇怪名字的东西。陈晨也不知道白朗是从
哪里听来的。白朗也没细说。只是说原本是什么11区的东西。如今到变成他的
发明等莫名其妙的话。当时小美女每天都被白朗五花八门的新发明摆弄成各种羞
人的姿势。对这些东西又爱又狠却没时间细想。一直到N年后。她才明白11区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那会儿她已经没时间找白朗算帐了。
  时间回来,还说那个周末的事。
  小美女周六休息一天。周日一早就跟妈妈说要去女同学家玩,像个新婚小妻
子似的乖乖跑到白朗家。被吵醒的白朗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将她拖到床上爱抚一
番。直弄到陈晨喘息着求饶才心满意足的起床洗漱。今天白朗并没有急着开始调
教,而是陪着小美女好好玩了一上午,又美美的吃了顿午饭。这才将小美女用上
星期的手法拘束在卫生间里。今天是拿订购的制服的日子。白朗跟陈晨简单说了
下。就出了门。一路上没什么耽误。很快就到了店里。那店主看上去早就期盼多
时。一见白朗进门立刻迎了上来。
  衣服已经做好了。白朗看了看。其中两套分别是日本女子校生秋季服和夏季
服。另一套是改良版的警服。做的都还不错。没让他失望。总共500出头。按
照老板的说法。第一次做这类衣服不太习惯,浪费了些材料。如果还做的话会便
宜些。白朗嘿嘿一笑。自然明白老板话里的意思。当下就将原本找零的钱推给老
板当做劳务费。聊了几句。两个人就算确立了关系。以后再做些比较敏感的衣服
时。也容易许多。
  "对了。白先生。那天你走后不久就有一位先生过来看到了您的设计图。非
说要见您不可。我跟他说您今天来。他说要过来。您见不见?"眼看白朗要走。
  那老板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别看白朗看上去也就是个高中生,但为人做事跟
个四十岁人似的。老板一点都不敢小看。连称呼上也换成了"您"。
  "嗯?算了吧。今天有事,下次再说。"白朗皱了皱眉头。目前这个年代。
  制服诱惑还不被大众所接受。再加上他外表的年纪。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话音刚落,就看到店门一开。一个大概30出头的中年人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一眼就看到白朗手上包装着的衣服。顿时一愣。
  "白先生,我说的就是他。"老板连忙说道。
  "嗯……小同志,你家的大人呢?"中年人斟酌的问道。
  "你有什么事情?"白朗闷声问道。
  "这设计图是你家大人弄的吧。我想见见。跟他谈点事情。"中年人道。
  "不用了。我没什么兴趣。"白朗道。
  "哎。别走啊。我就想见见你家大人。没别的意思。"那中年人压根就没想
到这衣服是白朗弄出来的。看他最多也就高中生的样子。自然觉得白朗是在帮家
里的大人拿东西。眼看白朗要走。顿时有点生气。还是那店老板人机灵。他知道
这图根本就是出自眼前这学生手里。要不然当初不可能解说的如此详细。看着两
个人要谈崩。连忙扯着中年人到一边说了几句。
  "这图是你弄得?!"中年人有点傻,看样子还不太相信。
  "你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吧。"白朗道。
  "额……这样吧。小。哦不。同志。我请你喝饮料。咱们去外面。"中年人
尴尬的说道。
  "也好。"白朗跟店老板打了个招呼。拿着衣服跟中年人出了门。门外面停
着辆国产红旗车,中年人拉开车门坐进去。见白朗也跟着进来。一点都不怯场的
样子。心里先信了几分。中年人开着车走了一会,把车停在一个露天餐饮前。招
呼白朗下车。有点了两杯饮料。这才开口道:"我姓勋,名章。不知道同志你怎
么称呼。"
  "白。"白朗心里冷笑一声。也没打算隐瞒。
  "这衣服……"勋章开口道。
  "算了。这位先生,我看大家还是把话说明白好了。不然的话我累,你也累。
  这衣服是我弄出来的。为了给我妹妹装。从设计上讲。没有违反任何一项条
例。
  当然。我也就是说说。根据我的观察。你好象也不是想找问题的。而是想让
我帮个忙。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白朗道。
  "你怎么知道?"中年人道。
  "猜的。不只这个。而且我还猜测。你对这些衣服感兴趣。应该是看过类似
的。嗯……你应该在大使馆一类的地方工作。职务不低。而且刚从日本回来没多
久。"白朗笑着道。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我?"勋章吃了一惊道。如果说白朗之
前说的还只能算猜测。那如今这几句可是句句压在点子上。
  "不认识。"
              "那你……"
  "你开国产红旗,但又没配司机。再加上穿着打扮跟讲话语气。证明你在事
业单位工作。职务不高不低。这车应该是单位的。你对我设计的衣服感兴趣。是
兴趣而不是觉得奇怪。证明你见过类似的衣服。我这设计取自日本。别无分号。
  你一定去过日本。如今出入境困难,你应该不是自己出境。而是工作。再加
上你车里的日本杂志是上上个月才出的。我认为你应该属于大使馆类工作。才回
过没多久。"白朗道。他可没别的穿越小说主角装孙子的瘾。如今这世道。欺负
的就是孙子。就像今天这事。白朗如果不露两手。恐怕这人会一直把他当小孩子
随便骗。
  "你……白先生,我服了。"中年人眼睛突出。跟见鬼似的。如果不是眼前
这孩子毫无印象,又说的头头是道。他绝对会认为这孩子见过自己。不过这人到
也机灵。立刻就转变了态度。
  "我其实姓苏。苏章。刚才相欺。白先生别见怪。正如白先生所说。我对这
几件衣服感兴趣,听白先生的语气,一定也去过日本。不知道白先生对日本的花
与蛇文化有什么看法。"苏章这话问的非常巧妙,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人都不
知道所谓花与蛇是什么意思。他这么问。如果白朗知道。话题自然继续。如果白
朗不懂。那之前说的也就白费了。
  我自然知道你姓苏。嘿嘿。不但如此。你还是苏娜小美人的父亲。我穿越前
因为跟小美人谈恋爱还被你训过。不过如今你还没见过我就是了。白朗心里几乎
笑开了花儿,他之所以如此肯定,一来是靠观察,二来是因为他根本就认识这个
人。如今装神秘大成功。让这家伙直接就吐露了爱好。前世还真没看出来。原来
这人也是个SM爱好者。
  问天文地理,白朗也许抓瞎,但问到花与蛇。他可是受过后世熏陶的高手。
  放到如今这个年代。自然是一路通杀。几句话就让苏章佩服的无地投地。连
兄弟都喊上了。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他虽然迷上日本的花与蛇文化。但回国后根
本无人交流。正郁闷着。天上掉下个白大叔。算是歪打正着。两个人臭味相投。
很快就成了知己。这苏章认定白朗也是从日本回来的。说不定是个高干子弟。再
加上他说的好多玩法都比自己高明的多。一定是亲身实践无数的高人。这一来也
没什么可藏着腋着的。聊到最后。还隐晦的吐露了自己一直在调教还在上初中的
女儿的事。
  白朗一听这话。差点当场叫出来。所幸很快稳住了。嘴上还在聊了。心里却
已经连叫了无数声报应。自己前世上女无数。没想到第一个女朋友居然早就被她
父亲调教过了。当时居然没看出来,真是走眼。
  还想再问时,苏章好象也发现自己说的有点过头。怎么也不肯继续了。话里
的意思。自然是要白朗透露更多的资料。双方建立起更深的关系才行。弄得白朗
郁闷不已。不过听苏章的暗示,似乎有意思让白朗跟他一起调教他女儿。这到让
白朗蓬然心动。深受后世影响的他还真不在乎处跟非处。也没有太强的独占欲望。
  苏娜小美人前世就差最后一下。如今穿越重生了。怎么也得补上才行。再说
这苏章动不动就出国。按照他的说法。他出国的时候女儿都是一个人住。如果白
朗真的跟苏章一起干。等这家伙出国了。苏娜小美人岂不就是他一个人的东西。
晚上也有人暖被窝了。
  虽然这么想着。白朗却也没更深入的谈这话题。又聊了几句。白朗将设计图
借给苏章。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就告辞了。
  一路无话。进了家门。才发现距离出门已经过了将近三小时。想必陈晨小美
女已经等急了。白朗这么想着。拉开卫生间的大门一看小美女的样子。跨下的小
兄弟立刻就抬了头。
  小美女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内裤。眼睛被黑布蒙着。嘴里咬着塞口球。白
皙的脖颈上戴着一个红色的皮项圈。双手被在身后被绳子捆着,胸前的小酥乳也
被倒八字型的绳结勒住。乳峰上的红豆豆被小细绳束紧,下面还挂着小铃铛。内
裤的跨部被绳子穿过。连接到后背的绳结上。只要一动。就会刺激到。双腿这一
次并没有向以往一样左右分开。而是紧紧的并在一起。在大腿根。膝盖。脚踝三
处用绳子牢牢固定着。就连动一动都困难。因为时间很长的关系。小美女似乎已
经很难受了。肌肤白里透红。身躯时不时轻动一下。胸前的呼吸节奏也快了不少。
  带动着铃铛轻响不停。
  白朗伸出手去。轻轻揉了一把陈晨还在发育中的小胸脯。突如其来的触感让
小美女竦了一下身子。但似乎知道是白朗回来了。很快就放松下来。嘴里呜呜叫
着。想让白朗将口球拿出来。
  白朗没有理会,双手一起出动。尽情享受着少女青涩蓓蕾的柔软。一周的调
教下来。陈晨已经习惯被白朗爱抚胸部。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只是脸蛋又红
了少许。
  似乎是享受够了开胃菜。白朗没有再耽误时间。飞快的将陈晨身上的绳子解
开。把几乎一丝不挂的小美女抱到床上按摩一番活血。这次几乎是裸体捆绑。而
且时间又长。就算用的是最柔软的绳子,小美女身上还是留下了些绳印。如果不
活血的话就麻烦了。
  "这衣服好奇怪啊……"小美女套上件背心躺在床上。一面享受白朗的服务,
一面拿出衣服摆弄着道。
  "不奇怪,不奇怪。我保证。你穿上去一定漂亮。"白朗道。
  "真的?"听白朗这么一说。陈晨到有点迫不及待了。等白朗按摩完一轮。
  就自己抱着衣服跑到卫生间里试穿起来。
  不知道小美女会先穿哪套。不管如何。自己的眼光肯定错不了。穿上一定好
看。白朗坐在床上想着。到没有去偷看的想法。笑话。小美女全身上下早就被他
看光了。还偷看个啥。安心等着就是。
  女生换衣服就是慢。等了差不多五分钟。卫生间的门才缓缓打开。白朗抬头
一看。眼睛立刻就跟吸到里面似的。再也拔不出来了。只见陈晨上衣里面穿着浅
蓝色的短袖衬衫,戴着黑色领带。外面套着藏青色的长袖外衣。下身是藏青色的
皮带长裤。脚上穿着白朗准备出来黑色小皮鞋。配合俏丽的短发和额前的刘海儿。
  真跟个英姿飒爽的小女警一模一样。除了衣服像。更重要的是气质像。制服
诱惑不是随便什么衣服都行的。气质不对等于没穿一样。而陈晨显然极其适合穿
这套衣服。
  "怎么样?好看吗?"小美女摆了个POSE问道。
  白朗咽了口口水。点点头。直接扑上去把小美女抱到床上。拿出绳子就打算
捆绑。谁想到小美女仿佛真变成女警了。居然挣扎起来。怎么也不让白朗得逞。
  不过那带着吸谑的眼神却告诉白朗。小美女无师自通。挣了一会儿,故意卖
个破绽,被白朗心领神会的逮到。牢牢的捆绑起来。
  看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小女警被绳子牢牢捆绑着。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白朗
实在受不了。原本他是把口交调教安排在下周的。可今天跟苏章一番谈话。再加
上陈晨身上制服的关系。让他决定把调教进度加快一些。
  这么想着。白朗命令小美女在床上跪着。自己站起身。脱下裤子。露出有些
狰狞的肉茎来。小美女盯着眼前晃动的东西。似乎有瞬间的失神。她从来没有这
么近距离的看过男人的东西。而且相比之下,白朗的似乎要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
些。茎身上面的青筋似乎都在跳动着。还有一股腥臭的气味。
  陈晨似乎有点恶心。微微扭过头。但很快就被白朗扳了回来。这一次的距离
更近。热乎乎的东西几乎压到了陈晨的鼻尖。
  "舔。"白朗简单的命令道。
  陈晨曾在白朗的命令下拿塑料棒练习过一次。但那次实在是有玩乐的性质。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真家伙。小美女的心早就交给白朗了,此时没有什么厌
恶的情绪。更多的是羞涩。那肉茎除了腥臭气外。似乎也在散发这一股男性的气
息。
  让陈晨的脸蛋变得通红。连呼吸也粗重起来。发育中的蓓蕾在警服下起伏着。
  似乎,这味道也不是很难闻嘛,陈晨红着脸想道。她吞了口口水。觉得全身
有点发热。迟疑了下。终于下定决心伸出小舌头。像吃冰棍一样,小心翼翼的舔
了起来。
  微有些凉的小香舌滑过肉茎前端的蘑菇头。动作生涩的很。但白朗仍旧爽得
全身一抖擞。肉茎也跟着跳了跳,把小美女吓了一跳,那副害怕的神态,就跟被
雨拍打着的小猫一样。
  "对,这这么舔,先不要用牙齿。让舌头转着圈。"白朗道。
  "嗯……"从鼻翕里发出同意的声音。陈晨咝溜咝溜的动着舌头。随着她的
动作。肉茎前端的缝隙中。也慢慢溢出了点点莫名的液体。有点苦,有点腥。但
同时也带点甜的味道。
  小美女摇动的脑袋。在白朗的示意下。用舌头舔着溢出来的液体。如同蝴蝶
在吸去花蜜一样。
 好奇怪……看上去很脏的东西……为什么……好象身体更热了……陈晨一边
  进行着口舌服务,一边想着。被捆绑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了扭。
  "有感觉了?果然是个小色女。"看着陈晨如同发烧一样的脸蛋。白朗调笑
道。
  "怎么会……"小美女连忙反驳道。
  "是吗。那我到要看看。"白朗笑笑。自己趟到床上。然后示意陈晨跪在自
己右边肩膀处继续服务。这样一来,他的手就可以肆意抚摸面前这个心口不一的
小女警的身体了。
  小美女自然知道白朗想什么。羞赧之下。脸蛋越发红润了。才刚俯下身。就
感觉白朗的大手直接搭在自己的小翘臀上。却没进一步的动作。无奈之下。陈晨
只得又将嘴唇贴在肉茎上。小心翼翼的吸吮起来。
  让一个纯洁的小处女穿着制服,用绳子捆绑成羞人的姿势。跪在身边为自己
口交。对白朗来说。这份喜悦和快感简直是无与伦比。他一手抚摸着小美女的翘
臀。一手伸过去,隔着外衣把玩起那发育中的蓓蕾。几下功夫,就把已经被挑逗
起来的陈晨弄得喘息不止。与其同时,白朗自己也感到一股液流从肉茎的缝隙处
汹涌而出。
  突如其来的白稠液体让小美女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可还是晚了些。其中大部
分正喷在她的小嘴巴上。沿着划出的线痕滴落在女警制服的胸前。
  "啊……"陈晨叫了一声,想用手把自己脸上粘粘的东西弄掉。可一动才想
起来,自己还被捆绑着呢。一股不知道什么味顿时飘散出来。之前膨胀着看上去
凶恶的肉茎此刻也软了下来。但让小美女吃惊的是,随着白朗的大手在警服里做
怪。没过多一会儿,那肉茎又变得神采奕奕了。
  "还要啊……"陈晨喘息着,认命般的再次俯下身。她下身的警裤已经被褪
到膝盖处。雪臀正被白朗把玩着。热乎乎的大手不时抓掐一把丰满的臀肉。见主
人如此喜欢自己的小屁股,陈晨羞涩的同时,也有几分高兴。她曾经偷偷跟年级
里几个漂亮女生比较多。自己的身材虽然不是最好。但下身的曲线绝对是最优美
的一个。
  "滋……滋……呲噗。"小美女毕竟是第一次口舌服务,刚才是赶上白朗积
蓄已久才成功让他射了一发。这一次明显就不行了。左舔右舔,累得小美女脖子
都酸了。白朗的肉茎仍然没有一点要发泄出来的样子。最可恨的是这家伙只顾着
玩弄翘臀,话都不说一句。陈晨没办法。只得按照练习时白朗教的方法。张开小
嘴,将肉茎含住。轻轻的吸吮着。
  "咀噗……唏咻……哧噗……滋滋……"显得淫霏的声音不断传出。小美女
的脸几乎熟透了。鼻翕里喷出来的热气越发不规律,胸前的蓓蕾上。粉红的乳尖
充血挺立着。洁白小内裤耻部,隐约可以看到水痕。
 好热……身体热……下面也……想被欺负……被白朗欺负……小美女一边儿
  生涩的为白朗服务,一边儿胡思乱想着。
  "咀噗……咀噗……唏咻……嗯!!!!!!"不知道何时,两个人的姿势
变成了著名的69式。小美女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湿淋淋的内裤就被脱下。白朗
的舌头如同灵活的游鱼一般,开始沿着粉嫩的女阴快速舔着。
  "嗯!!!咀噗……不要!我……我不行……不行了!"小美女吐出嘴里的
肉茎,仰起脖颈,身体猛烈的颤抖着,达到了高潮。与此同时,白朗的肉茎也抖
了抖,再一次喷射而出。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久久不停。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