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0

               (二十)
  「相公,你刚才怎么不救我,让人家被伯父给……给……」柔儿羞的说不下
去了。
  「给什么呀?说出来听听。」我犯贱的举动招来一阵猛掐。
  「你怎么能这样,他是我伯父呀,何况我最后被弄的不行,还说了那样的话,
以后还怎么见他老人家。」
  「别想那么多,你身体的秘密可都是伯父告诉咱们的,我这内伤也有了短时
间痊愈的希望,这还不够么?现在看来你这身子对人的内力是大有好处的,伯父
刚才是为了教我,未必就有什么淫邪的念头,再说了,刚才你不也被操的挺爽。」
啊……我腰上的嫩肉呀,嘴贱的下场。
  召集齐了人马,我们六个回家了,刚到门口,远远就看见一个老者正站在门
口,这是等人?可我不认识他呀。若瑶和敏瑶一看来人就呆住了,话都不利索了
「王……王伯。」
  「哪个王伯?」
  「我家的管家王伯呀,坏了坏了,被爹爹发现了。」这俩丫头直往我身后躲。
  我现在觉着自己肯定和二师兄有血缘关系,宰相家丢了闺女,怎么可能不四
处派人打探,我还大摇大摆的带她们逛白马寺,估计早就被人盯上了,真是头猪。
  猪硬着头皮上了,「这为老丈,不知您?」
  「哦,您一定就是吕公子了。」连我姓都打听出来了「我家老爷请您过府一
叙。」
  「您家老爷是?」我决定继续装糊涂。
  「您就别消遣我了,您带着我家二位小姐呢。」
  「这个……嘿嘿,请您转告宰相大人,我今日晚些时候必会登门拜访。」
  这时两个小箩莉也扭捏的走了上来,「王伯伯。」
  「哎,两位小祖宗,你们不知道老爷他找的你们好苦呀,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非要离家。等下随吕公子一起回来吧。」又转头对我说「吕公子,我看你也不是
个恶人,老朽有一句话提醒你,想个好点的理由吧。」
  说完,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都说宰相门房七品官,老爷子这不挺和善的么,先别管他了,想想接下来怎
么见老丈人吧。
  ……
  我有点焦虑,柔儿拉着我的手担忧的看着我,小虎和大龙坐在椅子上不知所
措,若瑶和敏瑶被叫进书房已经快半个时辰了还没出来,我哪知道里边现在是父
女叙离别之情,还是暴怒的父亲在棍棒教训离家少女。
  王管家在一边亲自陪着我们,也不说话,只是若有深意的没事看我两眼,看
的我毛毛的。
  可算出来了,肿着哭红的双眼,「爹爹说叫你进去。」若瑶说。
  呃,哥就义的时候到了,柔儿你别拉我,你拉着我怎么过去呀。「相公你抓
着我手不放干吗?宰相大人等着你呢。」
  我很紧张,柔儿的便宜岳父那是没见过,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而且我没经
过人家同意就把人家两个女儿都给办了,说实话,有点心虚。
  推门进去,书案后坐着一名老者,一身青色的长袍,眉黑眼亮,一缕青髯垂
于胸前,端的是老帅哥一枚。
  从我一进门,就不停的打量我,我知道他在看我,进去后深施一礼,没有说
话。
  「到还算的沉稳。你叫吕冠?」
  「是。」
  「听我那丫头说,你和她们已经有夫妻之实?」
  没想到上来就这么个重磅炸弹,我略一犹豫,点头应下「是。」
  哎,老人叹了口气,「告诉我经过吧,勿要瞒我。」
  我将如何收下二女的过程,如实讲了一遍,未有隐瞒。
  「按你说的,你已经有了正室妻子,难道是让我的女儿给你做妾不成?」老
者的语气明显不善。
  「不敢相瞒,小子出山前与俗世接触不多,对于所谓妻妾是没有概念的,家
里按年龄分大小,姐妹相称,其他一视同仁,不分彼此。」
  老人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最后一个问题,你以后打算用什么来养我的两
个女儿?」
  这个正中我的软肋,哥现在就是个无业游民,没固定工作呀,我想说劫富济
贫来着,看看老丈人那眼神,没敢张嘴。「启禀老丈,我刚到洛阳,现在还没有
正经营生,但我相信凭我的能力,一定不会让二位千金跟我受苦。」没词了,我
只能先打马虎眼。
  「哦?你有什么能力?」
  我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妄运功力,可有时候形势逼人强呀,我想说我会计算机,
会维修电脑,大学念的信息自动化管理,可这有个屁用呀,还不被当神经病了,
我打开门,吸了口气,身子电射而出,一息的工夫我就回来了,手里抓着只还在
扑棱的小鸟。
  宰相同志看着我,笑了笑「你的意思是说你以后要当飞贼养家么?」
  「是,哦,不是,我想说我会点功夫。」说完这句话,我已是面色潮红,胸
中气血翻腾不已。
  「哦?你还受了伤?来给老夫看看。」说着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武林中腕脉被扣乃是大忌,可他是我岳父呀,我没动,「哦?好深厚的内力,
你是如何伤的?」
  这宰相看来也不是普通人呀,于是我臊眉搭眼的把昨晚本来打算来瞧瞧老丈
人,结果走错门,被人拍了一掌的经过讲了一遍。
  「如此说来,到是我小瞧了你,能挨仇尚书一掌还全身而退,看来你的确有
能力照顾好我女儿了。」
  打蛇随棍上,我连忙施礼「还请宰相大人成全。」
  「你还叫我宰相大人?」
  我心中一喜,「多谢岳父大人成全。」
  「你放心,你这一掌之仇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哦?莫非岳父打人也与那仇尚书有冤?」
  「咱们现在算一家人了,我不瞒你,随我来。」
  二人来到书房后屋,宰相从床下的暗格里取出一个匣子,「你自己看吧。」
  天启八年,关中蝗灾,屯粮居奇,至民不聊生;十年,陷洛阳府尹于狱,只
为将其正室纳入自己府中淫乐,后下落不明;十三年,黄河泛滥,伙同工部官员
贪污灾银八十万两……等等恶行,居然写了十几张纸。看墨迹,当是数年的积累
所得,并不是一时拿出来忽悠我的。
  「岳父大人,他只是一个尚书,怎么做出如此多恶事,朝廷都没察觉么?」
  「朝堂之上的事呀,他是二皇子的人,前几年太子失踪,二皇子一家独大,
大有取得储位的趋势,百官中谁敢动他。我也只能暗中搜集罪证,却也没有机会
公布出来。如今太子回朝,暗流汹涌,我想除掉此贼,却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既然如此,岳父大人为何还将二位姑娘许给他儿子?」
  我说完这句,老人那宠辱不惊的脸上居然红了红「都是老夫的错,不知怎的
那老匹夫发现我的一个隐私,以此要挟于我,如果被公布出来,我是断不能继续
为官的,我若被罢官朝廷里那些能臣干吏定会受其迫害,天下百姓更要遭殃,逼
不得以,只能委屈了我那一双儿女。没想到她们自己逃了,还能遇见你,也算是
福泽深厚了。」
  「小婿原为岳父大人分忧,杀此老贼。」
  「可你有伤在身,而且他平时戒备森严,自身武功又极高,难呀。」
  「不瞒岳父,我家有秘法,这点伤数日之内可好,与那老贼我交过一次手,
正面现在我还奈何他不得,但我主修轻身之法,自保确也毫无问题,只需找个机
会能接近他,趁他不备,当可除之。我所需的,一个机会,一把削金断铁的匕首
而已。」
  「你有多大把握 ?」
  「七成。即使失败了,全身而退的把握也有九成。」
  「如此可行,咱们商量商量,这个即能接近杀人,事后又要不引起怀疑么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在屋里算计着怎么阴人。
  数日后,哥的内伤好了,哥的腰很酸。同时,洛阳城里谣传着宰相家的两个
千金被她的表哥和表嫂送回来了,我们也暂时冠冕堂皇的住进了宰相府。
  「岳父大人,不知仇尚书那俩个儿子您知道多少?」
  「长子仇重,次子仇忠,武功已得乃父七分真传,不可小视。」
  「可有弱点?」
  「贪财好色之辈罢了,除了武功,不足一虑。」我们正说话的工夫,外面有
家丁禀报,尚书府仇尚书前来拜访,嘿嘿,听到风声来了么。
  我隐到后屋,岳父命人将尚书大人引到书房。
  二人见面一通寒暄,我若不提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多年的老友呢。最后,
仇尚书提出既然二位小姐都回来了,身子也无大碍,那婚事还是抓紧办了吧,岳
父大人踌躇了一下,勉强同意了。
  送走了仇尚书,我从后面转出了身形。
  「贤婿,按照咱们商量的,婚礼上等他喝醉了,你找机会动手。」
  「岳父放心,我会找机会,连他那俩儿子也一并除了,以绝后患。」
  ……
  「柔儿,记住我说的了么,等下切不可露了破绽。先探探那哥俩的虚实。」
  「恩,为了两个妹妹,柔儿断不会坏了相公的大事。」
  「松鹤居」的顶层,我和柔儿要了最好的包间,定了最上等的酒席,按着事
先得到的情报,等着目标的出现。
  不一会,果然隔壁的屋子里传来了喧闹声,还有女子的阵阵娇笑。我仔细听
了一下,确定只有仇重和仇忠两名男子,其他四人应该都是青楼女子,转身对柔
儿说「好了,你去吧。」
  「臭相公,就会欺负柔儿。」轻轻打了我一下,起身出去了。
  片刻,隔壁房间「啊,对不起,我走错了。」柔儿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推门
回来了。
  「这谁家的小娘子,长的居然如此标致。」
  「尤其是那身子,前挺后翘的,哥,你也没见过?」
  「洛阳城里何时出现了这么个尤物,不行,我得去看看,这要是压在身下你
我兄弟尽情操弄一翻,就是宰相家那俩千金也不换呀!」
  「听声音,好象就进了隔壁的门,咱看看去。」
  我坐在这运功听他们兄弟的话,柔儿不会武功,听不到,但看我笑的暧昧,
问道「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要把你压在身下操弄一翻。」
  「啊,不要不要,你等下可要保护我。」
  我拍拍她的手「放心。」
  正说着,二少已经推门进来了,还真是纨绔作风,一点都不客气。
  「不知二位是?」我假意问到。
  「你这小娘子刚才打扰了我兄弟喝酒的兴致,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了么?」
  「那你要如何?」
  「让她过去陪我们喝一杯这事就算完了。」说着过来就要拉柔儿的手。
  我连忙拦着,「慢着,宰相府的家眷,你们也要无礼不成?」
  「你,你们是宰相府的?」
  「我们是……」一翻相互介绍下。
  「误会,全是误会,不知是表哥表嫂,是兄弟们无礼了。」一边道歉,还一
边瞄着柔儿丰韵的身子。
  「原来都是自家兄弟,那坐下大家一起吃酒如何,为兄初来洛阳,也算提前
与两位妹夫结交一番。」
  我这邀请对二人来说是求之不得,也不客气,宾主落座。
  「柔儿,还不给两位妹夫斟酒。」
  「多谢,多谢嫂子,」连忙客气,趁着柔儿斟酒的功夫色胆包天的一人在柔
儿手上摸了一把,弄的柔儿娇颠的每人瞪了他们一眼。小嫂子的娇媚姿态,撩拨
的二人心更痒了。
  三杯酒下肚,柔儿的小脸红仆仆的,额头也见了层细汗,「柔儿,很热么?
将外衫脱了吧,两位妹夫也不是外人。」
  虽然早就说好了,让柔儿用色相勾引一番,试试这二人功夫的深浅,可真要
脱外衫了,柔儿还是羞的不行,站起身来,缓缓将外衫脱去。外衫下,一袭绿色
透明纱裙,内里只着粉色低胸肚兜,下身是白色的贴身亵裤,那俩眼睛都直了,
其他反应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硬了。
  「来,喝酒喝酒。」我连忙打破这尴尬。
  「表哥可会行酒令,咱们耍耍?」仇重对我说。
  「我这酒量不行,这会已经头晕了,你们和嫂子玩吧,她爱玩。」
  于是,柔儿坐到了二人中间,白腻的胸脯,深邃的沟壑,近在眼前了,二人
的注意力已经全被吸引在了柔儿身上。讲明了规则,三人行起酒令,只是柔儿总
是偷瞄我一眼,不安的扭动俩下身子,呵呵,估计桌下的手上也不老实。
  推杯换盏间,柔儿上身的轻纱已经松了开来,丰满的乳房已经露出了大半,
肚兜左侧的肩带已经有点歪斜了,我甚至已经看到了一圈淡粉色的乳晕。仇重和
仇忠鼻息明显重了许多,他们那侧身向下看的角度,应该连乳头也看到了吧。
  只有柔儿不知道自己已经开胸宴客,还在专心行酒令。
  看那二人专注的样子,我轻轻起身,向他们身后走去。一步,两步,三步
……我计算着,如果我走到二人身后,他们还没反应,那应该就属于比较容易得
手的目标了,这种程度的诱惑就能让他们忘了警惕,武功再高又能如何。
  就在我刚走完最后一步,想着到了出手距离的时候,二人同时抬起了头「啊,
姐夫,你这是?」
  我今天不是来杀人的,就是试探,看来还是不行呀,会被发觉,同时对付两
个这种级数的高手,我还是没把握,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我脚下不停,顺势走了
过去,「我内急,你们先和嫂子玩着。」说完我直接出了屋。
  我没有走远,而是就在门外,计算着内急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好再进去,去长
了他们还不把柔儿吃了。
  门刚一关上,我就听里面传来柔儿一声娇吟。连忙从门缝看去,日哦,真是
急色,两人一人一只大手已经从柔儿肚兜的下摆伸了进去,看那位置,正是一人
握了一边的乳房。
  「你们快放开我,人家相公刚走,你们怎能如此轻薄……噢……别捏,轻薄
我。」
  「小嫂子,你太美了,我们忍不住了,你就让我们摸摸。」
  「不要,别,会让我相公发现的……啊……不是说摸么……啊……别舔…
…你们怎能两人一起……啊……
  不要……」
  果然是得寸进尺,二人不满足只用手了,竟然掀起肚兜,一人用嘴含了一乳
头进去,舌尖在柔儿粉豆上飞快的打转。柔儿嘴上说着不要,胸膛却不听使唤的
挺了起来,乳房更加高耸,乳头也硬了起来。
  「嫂子你乳头硬了哦,下边是不是也湿了呀,待兄弟我为嫂子检查一番。」
仇忠此时已是满脸淫邪之色,手也往柔儿亵裤内摸去。
  「不要,下边不能摸,我不能对不起相公,你们现在住手,嫂子保证不和相
公说,保证……啊……」
  柔儿的身子猛的绷紧了,阴户宣告失守。
  「嫂子果然已经湿了,咦?居然是无毛的,难道是白虎不成?」
  「真的假的?我玩过那么多女人都没见过一个白虎,快让我看看。」仇重一
听是白虎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柔儿的亵裤边缘,在柔儿扭腰抬臀间把亵裤退
到了脚踝。白白的身子下,一道粉色的肉缝向下延伸,消失在了两腿之间。
  仿佛在寻找这缝隙蔓延到了何处,柔儿的腿被分了开来。粉色的阴户间闪烁
着水泽的光芒,她的身体再次背叛了她的心,竟是已准备好了。
  「别看,你们不能看,快放开我……啊……」仇重趴下身去,只在阴户上舔
了一下,柔儿就一声高亢的呻吟,整个人瘫软在了仇忠怀里。
  「嫂子好敏感,是不是就喜欢被男人舔呀」
  「哥,你别浪费工夫了,等下她相公就回来了,你要不吃了这小嫂子,第一
口就给我。」仇忠一边说着,一边揉着爱妻的阴蒂。
  「我是大哥,第一口当然归我。」说着从胯下掏出一杆长长的肉枪。
  柔儿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连声求饶「不要,嫂子不能让你们,求求
你们放过我,我相公要回来了,噢……快拿走……拿走……」
  我一看龟头已经顶在了柔儿的蜜唇上,粗大的龟头已经挤着两片小阴唇向两
侧分开,是时候阻止了,他们这样的人是没资格真正享受我家柔儿的,退后两步,
我喊到「柔儿,你在哪间?我忘了哪个包间了?」
  「相公,快来,我在,啊……在这呢。」
  「这间么?我进来了哦。」屋里传来一阵忙乱的衣服整理声,我开门进去时
三人已经恢复了原样,动作还挺快么,看来没少干过这事。
  柔儿低着头,羞红了脸不敢看我,二少则是一脸的惋惜。
  「刚才我在大厅碰见王管家了,宰相大人唤我有事,抱歉了二位妹夫,我们
得先回去了。」
  找个了借口闪人,我扶着柔儿离开了酒楼,只留下二少依依不舍的目光送别
我们。
  「柔儿,刚才没事吧,我阻止的还算及时么?」
  「没,没事,他们没进去。」
  「哦,那就好,我已经试出了他们的深浅,今天总算没白来一趟。今天多亏
了我的好柔儿,相公等下回去好好感谢你一下。」
  「讨厌,就知道欺负我,今天就不给你吃。」说完,咯咯笑着跑出我的怀里
……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