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10

  人一旦失去了希望,他的灵魂就已经灭亡,剩下的只是躯壳,我仿佛就是这
样,看不见希望,如同陷入了沼泽之中,当我环顾四周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无助的
陷在这个茫茫沼泽之中时,挣扎只会加快下陷的速度,让我更快的灭亡,不如省
下力气,还能减缓下陷的速度,与其毫无意义的挣扎,不如安安乐乐的等待灭亡。
  我的脑海此刻好像一片空白,吐出最后一口白雾,熄灭了烟头,我回到了房
间,电脑已经进入了待机状态,屏幕上轮播着屏幕保护的照片,此刻一张晓筑身
穿白色婚纱的照片慢慢显示出来,纯洁、高贵端庄,如同一朵皎洁无疵、晶莹雅
致的百合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让我想起我们结婚时候美好的情景:「陈
智锋先生,你愿意娶丁晓筑小姐作为你的合法妻子吗?今后无论贫穷或者富贵,
疾病或者健康,或者其他理由,你都会爱她,照顾她,珍视她,尊重她,不离不
弃直到生命的终结。」
  「我愿意!」我嘴里坚定的说出这三个字,没错为了晓筑我不能就这样就消
沉下去,不能这么容易就屈服,晓筑就是我生活的希望,为了她无论有什么困难
我都要克服过去。
  突然我的手机再次响起,又是小弟的电话,我按下了接听键,我还没开口说
话已经听到小弟的问话:「怎么了,看完没有,干爹说了,你一天不按照他的意
思做,他就要一直这么大嫂,你明白没有。」
  我此刻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混蛋,你给我听着,去跟李承宗说,我不会
屈服的,晓筑也不会,我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你继续给他当狗吧,我告诉你,
从现在起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弟弟。」
  「你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啊,你斗不过他的,你想让自己和晓筑少受点罪你
就……」我还没等他说完就一手挂了电话。气得一拳打在桌面上,震动一下鼠标,
屏幕上原本美好的照片顿时消失,换回的是刚才暂停的压抑的视频,我用颤抖着
的手再起点起播放。晓筑痛苦的哼声再起响起。
  这样痛苦的画面大概持续了10几分钟,盆子里面的液体全部清空了,晓筑
全身紧绷,皮肤上泛起一层汗水,菊门突起,里面红色的球体隐约可见,好像处
在频临喷发的状态,只要稍加外力可能就会全面崩溃一样。
  突然镜头晃动变换着拍摄的角度,应该是摄像机被人拿在了手上,很快就移
到了前面,我才看清楚晓筑的脸,双眼没眼罩蒙住,一般不认识的人可能根本认
不出来,但她是与我朝夕相对的妻子所以我在大脑里能完整还原出她的容貌,被
口塞球堵住的小嘴禁不住口水像丝线一样往下流。
  镜头又慢慢移动,在晓筑的侧面停住,原本形状饱满雪白的乳房被压在长凳
上变了形,缠着在上面的红色绳子绕到背后把她是双手交叠捆在着。原本平坦的
小腹此时此刻正惨不忍睹地大大隆起,一只粗糙的大手伸出在小腹上轻抚着,然
后做出挤压的动作,晓筑马上发出惨烈的哼叫。
  「嘻嘻,承受力果然够强。」男人兴奋的说。
  「好了,现在要让你变得更美更好看了。」说着大手在晓筑因为忍耐而有点
颤抖的美臀上抚摸着。
  「大师,现在看你的鬼斧神工了。」听到男人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房间里还
有别的人。
  不一会,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脸上带着口罩出现在镜头前,他手拿一个工具
箱一摆开,里面有一套我说不上名字也没见过的工具整齐地排放着,他的跟旁还
跟着一个看上去身高可能还不足一米五只有13、4岁的小伙,应该是他的助手。
  接着长发男开始在晓筑的身后蹲下,手上拿着一块毛巾在上面喷上一些液体,
然后在晓筑的美臀上擦拭着,好像在做消毒工作似的。见他专注细心的样子我无
名火气,拿着鼠标的手把鼠标捏得「嘎嘎」地响。
  镜头再次固定放在原先的位置,只见长发男拿出一支好像笔一样的工具在晓
筑的身下描画着什么,因为他的头挡住了镜头,我不能看清楚,十几分钟过去,
他终于放下了笔,然后拿起一个比刚才的笔粗上一圈发出金属光芒的工具,他一
开动工具,马上听到飞速的电机的声音。
  我的脑海突然炸开了,难道他们要给晓筑纹身,「不要,不要,混蛋!」我
在心里狂喊着,晓筑完美无暇的娇躯让我一直视如珍宝,让我每次都小心呵护着,
生怕在她水嫩的肌肤上留下碍眼的痕迹,可是现在这帮混蛋却要在她的身上留下
永不磨灭的烙印,我的泪水再次不争气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李承宗,我要你不得好死。」我咬牙切齿的发誓。
  「唔……唔……。」电脑突然响起晓筑凄美的哼声让我再次把视线转回屏幕
上,我用手擦干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看,虽然镜头被男人的后脑挡住,
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晓筑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冷毛巾。」长发男回头说了一句,然后那稚气未脱的小伙子马上递上来一
条毛巾。
  那小伙子一会帮长发男擦汗,一会帮忙递工具,但视线总不肯离开晓筑身上。
  ………………
  「热毛巾。」当长发男再次叫助手递上毛巾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1
个半小时,都记不清楚是第几次的冷热毛巾交替了,只见长发男把整块热毛巾摊
开然后覆盖在晓筑由于痛苦而布满汗珠的美臀上。然后放下手中的工具对身后的
男人说:「完成了。」
  「呵呵,有劳大师了。」那男人兴奋的说。
  「请长官从下往上揭开毛巾吧。」长发的男人礼貌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男人双手小心翼翼地拿着毛巾的两个角慢慢地揭起来,就好像为一件稀世珍
品揭幕一样慢慢地双手网上一点点的地揭开,但是男人的身体挡住了镜头的,以
至于我只能看到男人发福的后背。
  「哈哈,真是巧夺天工,大师果然是这领域的泰山北斗啊!」当男人把毛巾
完全揭开的时候大声发出赞叹。男人不忘马上转身拿起摄像机当镜头对准晓筑的
美臀的时候,我几乎被眼前见到的惊晕过去,这是什么巧夺天工,这简直就是破
璧毁珪。在晓筑的白皙的腰部和股沟之间浮现一个全身赤裸神情哀伤的天使双手
交叉于胸前,双脚重叠垂直伸入晓筑的股沟位置,天使的两个翅膀展开在晓筑的
腰上,尽管是展翅却不能飞,因为天使的身上正被两根布满锋刺的蔓藤所缠绕,
蔓藤缠绕着天使一直往下延伸,在由于被灌肠而突起的菊门上围绕了一圈,原来
要给晓筑灌肠是为了让她的菊门突起方面在上面纹上图案,最后蔓藤在会阴处汇
合再伸入晓筑的饱满的阴户里。
  虽然我不懂欣赏纹身,但这纹身的线条确实有让人说不出的精妙,只是它出
现在我心爱的妻子的身上让我觉得格外刺眼。
  「太美妙了,越看越漂亮。」男人还在赞叹不已,就在他称赞连连的时候,
纹身的颜色却慢慢消失,很快就只剩下天使的翅膀还展开在晓筑的腰上,其它图
案都消失不见了。
  「大师,这怎么回事?」男人不解地问。
  「呵呵,这就是这纹身的精妙之处。」
  「什么……?」
  「除了这翅膀以外,其它部分我用的是我自己研制的感温颜料,人体的皮肤
温度一般在33- 34度之间,我这颜料在35度以上才会显现,所以当她心跳
加速,血液运行快,身体感到热的时候,才会显现。」长发男人详细的解释。
  「妙,太秒了!当之无愧的纹身界泰斗。」男人显然更加兴奋。
  「要不长官可以试试,一试便知我说的神奇,我们就先不打扰长官了。」长
发男说完准备收拾工具离开。
  男人手拿摄像机再次来到晓筑面前,只见晓筑虽然双眼被眼罩蒙住,但两道
泪痕还是清晰可见,长凳上满是从口塞球上留下来的口水。男人的手解开了连接
口塞球的扣子,口塞球掉了下来,由于长时间的张开嘴,晓筑的嘴可能已经有点
发麻,好不容易才合起来。
  「小徒弟来帮我解开一下她双脚上的绳子。」男人叫正在收拾工具的小伙子
帮忙解开晓筑。
  「让……让我上厕所,好……好难受。」晓筑发出微弱的声音哀求着。
  「小徒弟今年多大了?」男人没有理会晓筑问起小伙子话来。
  「十……十四。」男孩有点胆怯地说。
  「年纪轻轻就能跟着这么厉害的师傅,前途无量啊!」男人突然恭维起小伙
子。
  「我要上厕所,让我去。」双脚恢复自由的晓筑挣扎了两下想起来,却忘记
了脖子上的项圈,反作用力一下子把她拉紧。
  「好了,刚才为了让你更美,小弟弟都出了不少力,你去报答一下他,他满
意了我就让你上厕所。」男人边说边解开晓筑项圈的扣,再摘下她的眼罩,当摘
下眼罩的一刻,镜头有意的照向了别处。
  「长官,这不……不用了。」长发男有点为难地说。
  「没事,就当作是报答一下这小兄弟。」男人的语气虽然轻描淡写,但好像
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
  当镜头再次聚焦回来的时候,晓筑已经被扶起侧身坐在长凳上,双手仍然交
叠绑在背后,好像在忍受着极度的痛苦,身体在微微的发抖。
  「你好在等什么,还不去。」男人的命令响起。
  晓筑低着头好像在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然后慢慢跪在地上,抬头看了看就
在她跟前一脸稚气,一脸紧张,又一脸尴尬的小男孩。然后把脸慢慢靠近男孩的
胯部,由于双手被绑,所以试图用牙齿解开男孩的拉链,可能由于嘴巴刚才被禁
锢太久,所以还有点不灵活,尝试几次都还没成功。
  「我……我自己来。」男孩边说已经自己解开了皮带,把裤子脱了下来。
  「还不谢谢客人帮了你的忙。」男人在身后说。
  「谢谢。」晓筑被迫道谢,说完然后低下头张开嘴把早已经翘立着的只有成
年人食指那么大小的男童阴茎含进嘴里,然后一下一下地吞吐起来。
  「啊……啊……不行了。」没几下小伙子就叫喊着一泻千里,把童精直接发
射在晓筑的嘴里。
  「小徒弟不会还是处男吧?哈哈。」男人嘲笑着调侃起来。
  小伙子一脸尴尬,低头欣赏着在自己身下还嘴里含着自己精液的晓筑,心满
意足的拉上裤子。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此刻愤怒已经到了极点。我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承宗
的电话,电话接通的一刹那,我对着电话怒喊:「李承宗,你听着,你这混蛋,
我会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
  「呵呵,那就放长眼看谁先一无所有吧,我相信我的意思你小弟已经跟你说
得很清楚了。」李承宗不慌不忙的说,全然没有被我的喊话所吓倒。
  「我告诉你,你以旅行团为名,实际是从事卖淫活动,这些我都知道,我就
不相信你干了这么多坏事,会安然无恙。」
  「呵呵,你有证据才说吧,年轻人,做事只有一股冲动是没用的,跟我斗,
你还嫩了点。」说完他挂了电话。
  我气得全身发抖,到底我这一通电话是不是自取其辱呢,是不是打草惊蛇呢?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