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狼在征途】(11)

  "公元前209年,秦政府征发闾左的贫苦农民900人去渔阳戍边。陈胜
和吴广被指定为这支队伍的屯长。陈胜,字涉,阳城人,曾为人佣耕,对地主阶
级的剥削压迫怀有强烈仇恨,具有改变现实的鸿鹄之志,曾对同伴说:苟富贵,
勿相忘。吴广,字叔,阳夏人,同为贫苦农民。。。。。。"
  "大泽乡起义成功之后,农民军迅速攻下蕲县。然后,分兵两路向东西两面
发展:一路由葛婴率领向东;另一路主力队伍由陈胜率领向蕲县以西挺进,以势
如破竹之势。。。。。。"
  "在敌人的疯狂反扑面前,起义军剩下的力量分散在各地,陈县一带只有很
少兵力。再加上魏、赵等地军队违抗陈胜的命令,拒不增援,陈胜虽率军奋力抵
抗,但仍无取胜希望,只好放弃陈县,且战且退。当退至下城父时,陈胜被其车
夫庄贾杀害。。。。。。"
  "至此。陈胜和吴广的故事结束。我的发言完了。感谢大家。"白朗微微一
笑。鞠躬。在响亮的掌声中走下台来。
  "主人。你好厉害~"虽然没有说出口。但白朗仍然能从陈晨小美女的眼神
中读出那份欣喜和崇拜。
  当然不只是陈晨小美女。白朗在鞠躬之前。全班同学都几乎处于一种呆滞的
状态中。直到鞠躬只好后。才在班主任杜枫的带领下开始拼命鼓掌。
  相比女生们一脸崇拜的表情。男生们也大多是一副你牛逼。够厉害的样子。
白朗不禁喜欢上这个年代人们之前还算纯真的关系。在前世工作了之后。白大叔
早就看腻了无数的尔虞我诈。
  这种上台讲个20几分钟的故事对白朗来说。根本就毫无难度嘛。干记者的
还怕在公众场合说话?那估计就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
  适当的展示也是有必要的。白朗这次算是主动申请。对小美女的调教也不能
光是一面的。还需要让小美女看到她的主人有多少厉害。崇拜心也是促进调教的
催化剂之一呢。而且。如果白朗的记忆没错的话。前世这次自己也做过这次演讲。
(当然没有重生之后这次表现完美)后来毕业之后。听别的女同学说。另一个小
美女张倩就是因为这次演讲才暗恋上自己的。一周后语文课上会留下一个题目叫
"他/她"的作文,张倩就写了白朗这次演讲。如果按照如今流行的RPG游戏
的说话。这次事件应该是开启张倩篇功略的钥匙。
  一射两只小美女。没道理不选。。。。。。白大叔还没过40呢。还未老。
尚能饭。
  "主人。。。。。。你的笑容好淫荡哦~"等白朗回到座位上。陈晨小美女
伸过身子压低声音说道。
  "有吗?"
  "切~"小美女翻了个白眼。跟白朗时间久了。陈晨也学会了不少如今还尚
未流行的网络语言。用她那可爱的声音说出来。简直是。。。。。。简直是-太
萌了!
  "到是我想说。今天你坐的还挺好的啊。完全看不出来嘛。"白朗挑了挑眉
毛。
  "讨厌。。。。。。"小美女翻了个白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见班上的人
都还在听班主任杜枫的总结发言没人注意这边。这才扭了扭身体。悄声道:"中
午能不能拿出来啊。人家总感觉好难受。"
  "不行。"白朗淡定的说。
  "。。。。。。讨厌。。。。。。"陈晨重新调整了下坐姿。不知道为什么,
原本已经不太在意的。结果被白朗一说。马上感觉奇怪起来。
  "这家伙太讨厌了!"小美女见白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生气的想道。
  午间休息的时间。白朗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小美女一个人坐在座位上,
双手托着鳃帮子思考问题,这段日子白朗似乎越来越邪恶了。那天的拟态调教之
后。先是让自己签了个叫什么奴隶契约的东西。名字且不说,上面那些内容只要
一想起来就会令自己脸红心跳。之后又规定了问候理解和所谓的调教计划。
  周中的时候。每天一早自己就要到白朗家里报告,换上他特别准备的绳内衣
去上学。中午的时候还算自由。下午放学后。就会进入调教时间,按照白朗安排
的计划。自己先要脱光衣服被绳子捆绑或者被皮革带拘束起来躺在床上。让白朗
进行20分钟的胸部按摩。按照他的说法,这样胸部才会变大。按摩完毕后。是
20分钟的口交训练。有时候是塑料棒。有时候就要含白朗那臭臭的东西。最后
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由白朗根据情况安排。如果说之前的内容是正餐前的开胃菜。
那么最后这点时间就是正餐了。前天是走绳练习。自己被脱的只剩一条小内裤。
双手被绳子捆绑在背后。白朗拉着一条满是绳结的绳子从自己双腿间穿过拉直。
而自己就要走绳。每动一步,绳结就会陷进小内裤里面。。。。。。还有昨天。
昨天白朗更加过分。居然拿了个叫串珠的东西塞进自己的后面。。。。。。那地
方明明是用来。。。。。。怎么可以这样呢。可白朗居然说。这几天都要开发那
里。等过一阵子。就可以"用"了。
  "用"小美女害怕的一抖擞。她知道这词是什么意思。白朗教过她礼仪,也
就是说,等到白朗认为合适的时候。自己要乖乖的躺在床上,让白朗的棒子插入。。。。。。
  要是真的被那么大的东西塞进去。。。。。。小美女几乎要忍不住呻吟了。
  "这根本就不可能嘛。"陈晨自言自语道。
  "什么不可能啊?"王欣突然伸过脑袋问道。
  "啊!??你怎么跟鬼似的。吓死我了。"陈晨道。
  "呼。。。。。。人家才是被你吓到了呢。班花~"王欣拍拍胸口。一副心
有余悸的样子。
  "什么嘛。我哪里有。。。。。。你说班花?什么班花?"小美女歪着脑袋
问道。
  "还不是那帮男生在底下偷偷选的。别的班都只有一个。咱们班可了不得。
两大班花。一个是你。一个是张倩。"王欣笑嘻嘻的说道。
  "哦。。。。。。"
  "怎么看你不太高兴的样子?"
  "没有啊。不过那些小男生选的没什么意义罢了。"陈晨无所谓的摆摆手。
心里想道:"如果是白朗选的就好了。"
  "你自己也是小女生啊!刚才看你的时候就在发呆。现在又这样。莫非~"
王欣盯着陈晨的眼睛道:"春心动了~"
  "你胡说写什么啊!"小美女如同兔子急眼一样,跳起来就要去撕王欣的嘴。
  "暧~这就急了~让我再猜猜。让我们班花大人动心的。莫非是那个白白?
"王欣低声道。
  "白白?"
  "就是白朗啦~你居然不知道~看你们俩的平时时不时咬耳朵。我还以为你
早就知道他的外号了呢。"
  "外号叫色狼。变态。禽兽。讨厌鬼还差不多。。。。。。"陈晨寻思着。
当然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
  "不过你要是喜欢白白就要赶紧动手。我听张大班花那圈子的人也老提他呢。
"王欣看样子跟那边的人有点矛盾。提起来的时候语气有些别扭。
  "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喜欢他呢。"陈晨连忙否认。
  "真的?"王欣一脸怀疑的样子。
  "暧,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好奇啊!"小美女说着。又要去扯王欣的嘴。打
闹中。这个午休就过去了。
  而另一边。白朗正在跟苏章一起品茶。准确的说。是白朗喝茶。苏章流口水。
当然。不是对着茶留口水。
  "这照片照的太好了。没相当白兄弟还有摄影天赋。"苏章抓着其中一张照
片说道。
  "还算可以啦。不知道你对这女孩是否满意。"白朗放下茶杯道。如果陈晨
小美女此时在旁边。一定会急的满脸通红。因为照片上那个被捆绑着蒙眼堵嘴的
女孩就是她自己。所幸。十几张照片都是穿衣服的。而且蒙眼布始终没有拿下来
过。
  "满意。当然满意。虽然看不到完整的脸,但可以确定,这女孩子丝毫不比
我女儿差呢。"苏章兴奋的说道。
  "那就好。这是我的诚意。不过话说回来。你早就知道了吧。"白朗笑着说
道。
  "知道什么?"苏章疑惑的问。
  "我的身份。这女孩的身份。"
  "你知道了?"苏章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
  "我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老实说,这种跟言情剧一样的对白我一点都不喜欢。而且你的表情也太假
了点。做为一个在日本吃过见识过的外交官。看到几张捆绑照就能兴奋成这样子
吗?"白朗淡淡的说。
  "你不害怕?"苏章垂下眼睛。盯着茶杯。好象在观察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为什么要害怕呢?就我各人来讲。这类事情顶多是道德观念的问题,又没
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而且,你不会这么做的。"白朗平静的说道。
  "你确定?"苏章抬起头来。目光直勾勾的盯住白朗道。
  "确定。"白朗道。顺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随着茶杯重新放到桌上,苏章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慢慢
变成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没想到你的观察这么细致。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苏章摇摇头道。
  "您认识我父亲?"白朗眼角一跳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苏章继续摇头。半饷才开口道:"你父亲白起,当年
在大院可是个风云人物。能力出众。敢作敢为。帝都圈子里哪里有不认识的。"
  "。。。。。。"
  "你的神态告诉我,这些事情你父亲都没有跟你讲过。"苏章定定神说道。
  "是的。"
  "你知不知道白家。"苏章问道。见白朗摇头。苏章只得继续说:"隐形家
族总是存在的。你既然不知道。我也不方便多说。当年你父亲是白家下一代的优
秀人物之一。但因为"性"趣的问题。招惹了太多的女人。弄得跟其他家族成员
的关系都不太好。他又是个驴脾气,最后竟然撕破脸一走了知。
  "。。。。。。"
  "很意外?"
  "不。我只是觉得这太超展开了点。。。。。。您不用管我。"白朗喃喃道。
  "老实说啊。当初我也对你父亲的行为不太理解。可这几年在日本,见识到
了花与蛇的文化,这才。。。。。。"苏章叹口气。继续道:"当初第一次见你
的时候。就觉得你跟你父亲好像。不管是性趣还是办事风格。后来一查才知道。
呵呵。你不会生苏叔叔的气吧。"
  "当然不。如果我是苏叔叔您。处在这种环境下。也是需要谨慎调查的。"
白朗笑了笑说道。
  "那就好。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苏叔叔帮忙的。尽管提。
"苏章道。
  "您不需要我父亲现在的联系方式吗?"白朗问道。
  "算了。"苏章的眼睛闪了闪。看起来跃跃欲试的样子,但他还是克制住自
己的情绪说道:"当初跟你父亲。。。。。。怎么说呢。等你父亲回帝都再说吧。
对了。你这次回家。可以翻翻你父亲留下来的东西,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
留下点好东西给你的。"
  "也好。"白朗点了点头。
  "这周六来我家。苏娜跟你一个班的。不用我多介绍了。我这女儿啊,真难
调教。我那几招效果似乎不好。周六你来试试吧。"苏章道。
  "好啊。对了。苏叔叔刚才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白朗问道。
  "没错。你说。"
  "那您女儿的处女。。。。。。"
  "这个没商量。是我的。"苏章一本正经的道。
  "那后庭处女是我的。不然我也太亏本了。"白朗严肃的说。
  "成交。"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