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17

            【老婆的秘书生活】17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跟着文莉走进一日式的茶馆的包间后我忍不住问。
  「你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这里环境够清静。」文莉不慌不忙地在榻榻米上
跪了下来,举止优雅。
  我也一屁股就坐在了靠墙边的凳子上,我们中国人有句话男儿漆下有黄金,
我才不会像日本鬼子一样跪着坐。
  当我们都坐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的时候纸门被打开,一位穿着日本和服的
茶艺师端着茶具进来为我们冲泡着清香的抹茶,虽然我对茶道一窍不通,但看着
她点起炭火,烧水,暖茶具,冲泡等一系列的动作娴熟细致,一丝不苟,看着她
轻巧的动作有一种舞蹈般的节奏感和飘逸感,整个过程让人看着心境平静,当她
把茶冲好的时候我的怒气竟然不知不觉间消退了一大截,她礼貌地笑容向我们示
意后就退了出去。
  「过来先喝茶,这么热的天气难道你不觉得口渴的吗?」文莉依然是那副悠
然的姿态。
  被她说了一下我才记得从早上起来到现在我滴水未沾,甚至一早起来连牙还
没刷,还不要说吃东西,现在被她一说突然感觉饥肠辘辘,现在我也懒得跟自己
的肚子过不去,走过去坐在地上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拿起桌子上的点心就往嘴里
塞。
  文莉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你懂不懂品茶啊,真是牛嚼牡丹。」语气中透
出一种嗔怒。
  我没有搭理她,尽快填饱肚子后就问:「刚才你为什么要到那个地方。」
  「这我问你才对。」文莉反问道。
  「大宅里面那老头是什么人?」我没有理她继续追问。
  「你都全看到了吗?」文莉有向我抛来一个问题。
  「看到什么了?我只看到你跟他在大宅里面聊着。」
  文莉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好像在回想着什么事情。
  「我问你那老头是什么人啊?」对于文莉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开始有点不满了。
  「他是一个能让女人死去活来的男人。」文莉似是而非的说。
  「什么……」我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叫做田中裕郎,在日本他有一个很神秘而又让很多人向往的职业
叫做调教师。」文莉轻描淡写的说着。
  「调教师!」我重复着文莉的话,脑海里想象着这只有从一些日本的影视作
品中才出现过的名词,没想到还真有其事让我顿感惊讶。
  「李承宗身边的很多女人都去过那里,他是李承宗专门请来帮他调教女人的。」
  文莉继续平静地说。
  听着文莉轻描淡写的话,我的心开始不平静了。
  文莉看这我脸上的表情转换嘴角轻轻上扬说:「没错,当然包括晓筑,你的
老婆。」
  虽然我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了心里准备,但经过她一挑明我的心突然好像被
人用力抓了一把一样,触痛了一下,「李承宗你这个不得好死的混蛋!」我强忍
着心中的怒火,握拳打在桌子上。
  「最近刘华为公司挑选了一批新人,今年打算力捧一个叫嘉嘉的女孩,这次
来日本嘉嘉也来了,并且3天前就被送到了田中裕郎那里,我今天就是奉命去看
看进展。」
  「妈的,你们都是混蛋,一群人贩子,枉你身为女人都把女人当成追名逐利
的工具。」听到这里我脑海里浮现出她们入住酒店当晚那戴墨镜的年轻女孩不禁
暴怒起来,隔着桌子就揪着文莉的衣领,另一只手想狠狠地教训她,虽然我一向
最鄙视就是打女人的男人,但是眼前这女人那麻木不仁的表情确实真的激怒了我,
就在我的拳将要挥出的时候我见文莉的眼边流出了眼泪。我心一软松开了揪着她
的手。
  我一松手文莉跌坐在榻榻米上,她转头看着窗外,眼睛模糊失去了焦点任由
泪水直流下来,室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我定睛看着她好像越来越伤心,
最后背部也抽搐起来,但始终没有哭出声来,突然文莉苦笑起来:「人贩子,说
得好。」
  「你笑什么啊,疯了!」我没好气的说。
  「是,我是疯了,也许10年前我就已经疯了。」文莉近似自言自语地说着,
「十三年前,刚出校门对未来抱着美好的憧憬的我应聘到了世观娱乐,那时候的
世观娱乐还是一家刚起步的小公司,当时还不到10个人,还没有自己旗下的艺
人,只能接一些很小的项目来勉强维持营运,但是公司的老总却有一股坚韧不怕
困难的干劲,他对行业的了解,眼光的独到,对未来的坚定信念深深的吸引着青
春萌动的我,使我每天对工作充满了热情和动力。在他的带领下公司的境况也慢
慢有了好转,经过我自己的努力我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公司的策划推广部的经理
并且跟他走到了一起,当时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只要这男人真心对我,就
算公司的路再难走我也要跟他风雨同路,共同面对」
  我知道文莉口中的「他」就是指世观娱乐的老总刘华就是现在李承宗的妹夫。
  文莉的泪水渐渐止住了,眼睛里透出了对那段时光的怀念,我没有打扰她,
等她继续说。
  「有一天他回来跟我说找到一个人有兴趣投资娱乐业,只要能拉到他注资我
们公司就有足够的资金来进一步扩大我们的规模,巩固我们在业界的地位。就在
那天晚上我和他在一五星级酒店招待他谈注资的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李承宗,
没想到那天晚上就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
  说到这里文莉低下头停了下来,我们有惊扰她,我知道她现在思绪一定在痛
苦地挣扎着。
  过了一会文莉接着说:「第二天酒醒的时候我是在酒店的套房当中,身边睡
着的是李承宗这个混蛋,爬下了床我躲在浴室里面哭了很久很久,当眼泪流干的
时候我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质问他,他求我原谅并且说为了公司他也没办法,是
他对不起我,他会加倍的爱我弥补我,我当时真是太天真居然相信了他的话。」
  文莉抬起头苦笑着。
  「公司在李承宗的资金的帮助下真的越来越好,期间李承宗多次找上我都被
我一一拒绝了,他也没有死缠烂打。我以为已经雨过天晴一切都过去了,但是我
错了,当我发现他跟一个女人滚在床上的时候我真的死的心都有了,但入世未深
的我还是天真的认为他只是一时糊涂,他会求我原谅的,但是我等来的却是他要
跟李承宗的妹妹结婚的消息。」
  我不知道为什么文莉突然会跟我说起她自己的历史,但看着她一会哭一会笑,
一会愤怒一会无奈的表情我突然对她产生了怜悯,可能她也有太多的辛酸与无奈
无法宣泄,现在我就只能充当一下她的聆听者让她继续说下去。
  「当我一个人在自己家里醉醒的时候,我再次看到的是李承宗那恶心的面孔,
他能进我的家门证明那个男人已经完全地出卖了我,当我从李承宗手上的DV看
到自己主动迎合着他的动作的时候我彻底的崩溃了。你说得对,可能从那一刻开
始我就已经疯了」文莉终于把她的故事说完了。
  「你……」我一时接不上她的话,我该是奚落她还是安慰她,我自己也不知
道,但我心里对她产生了同情是真的。
  「十年来我多么希望有人能拉我一把,就算他不再爱我,但他没有救我相反
还把在地狱门口挣扎着的我一脚踢落下去,我的人生没有了希望,但当我第一次
在度假区的小木屋看着你抱着晓筑离开的身影,我莫名地感动了,我麻木的心突
然好像苏醒了。」文莉说着她的感受。
  「这就是你暗中把李承宗的罪证给我的原因?」
  「没错,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你不会向权贵屈服,虽然那些资料
对扳倒李承宗没多大实质的用处,但我还是想暗中帮你一把。」
  「那当杨洁要告我强奸的时候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不出现?」我质问道。
  「你以为我能这么做吗?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文莉唏嘘地说。
  「李承宗……」我喊着仇人的名字愤怒地一拳打在桌子上。
  听完文莉的话已经接近黄昏了,她擦掉自己的泪痕,站起来说:「时间不早
了,我得回去了。」
  「那我们回去吧!」我说着正要动身跟她离开。
  「我们不能一起回去,别人发现了我跟你一起,我可不妙……这样吧你留个
电话给我,我有机会联系你。」文莉思考了一下说。
  「我……我没有办理手机业务。」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以前干练英明的陈智锋去哪里了?」文莉语气带
着责怪地说。
  「这样吧,我原本住在酒吧街附近的贝斯特酒店,你打电话去总机然后转到
4103房间。」
  「嗯,你等我的电话。」说完文莉转身离开。
  「陈智锋,为了晓筑你要振作起来,她在等你。」文莉突然回头坚定地对我
说。
  听到她的话我好像突然有了莫大的信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捏紧拳头重新
给自己鼓足了勇气走出了茶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