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6

                (六)
  俗话说天做孽犹可恕,自做孽不可活。我就是那个倒霉蛋,自做孽的那个。
  临近子时,我被柔儿毫不容情的赶了出来,没关系,还有窗户供我窥视。我
草,本来千疮百孔的破窗户谁订起来的,还用的棉帘子,不用窗户纸,密不透风
呀,想想,这个好象是白天我自己干的活。没事,门上还有个破洞,足够了……
这洞口上的木板是怎么回事,这好象也是我白天收拾家的时候订死的……我突然
觉得自己象个傻逼。
  咬咬牙,最后一招,夫君的尊严我也不要了,我直接进去,死皮赖脸也不出
来,对,就这么办,一推门,从里边插上了……我的天塌了。
  子时已经到了,屋里传来了大龙难受的哼哼声,应该是发作了,也不知道柔
儿自己能不能应付,按柔儿说的这是第三次发作了,也是最后一次。我那个办法
不知道有没有用,柔儿虽能指点我和小虎修炼,但她本身不通武道,岳父这个阴
脉通到底有个啥作用,我在门口象无头苍蝇急的乱转。这时我的那些小心思已经
淡了,是真的忧心里面的情况。
  正当我焦急万分的时候,门居然从里面打开了,柔儿衣着整齐的走了出来,
「相公,大龙开始发作了,身子烫的厉害,你先去找点清水来,家中缸里的那点
不够,你去拿桶从河里打点过来,外面黑了,你自己小心。」吩咐完,又转身进
了屋,还真有点女大夫的样子。
  当然是人命要紧,哥又不是禽兽,不就是到现在还禽兽不如么。去院子提起
俩个木桶我就出了门。现在我是知道这夜里没路灯的好呀,掉土坑两次,撞土墙
三次,迷路?我现在已经迷路了。
  借着那点昏暗的月光,我摸索着终于到了河边,这中间过了多长时间我自己
也分不清。
  小虎,不是姐夫对不起你,这路晚上太难走了,我又人生地不熟的,要是真
因为我耽误你兄长的性命,别怪罪姐夫呀,我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赶,一边
嘀咕。
  这一趟下来我估计得有半个多时辰,终于看到小虎家的院子了,我急忙进
去。
  在我走进的院子的刹那,好象是听到了柔儿的一声轻呼,「啊,终于完
了。」然后屋里就没了动静。
  什么完了?我忙过去敲门,「柔儿,我回来晚了,大龙,大龙不行了么?」
  「相公,你等等,水先不用了,大龙没事。」柔儿的声音里透着股疲惫。
  屋里传来两个人的低低细语声,我听不清,好象是柔儿在嘱咐大龙什么。
  又过了一会,门终于打开了,柔儿走了出来,衣着依然整齐,只是脸上全是
汗水,一看就是累坏了。
  我连忙过去搀扶住,「怎么救过来的,你没事吧?」
  柔儿看了我一眼,只是目光有些羞涩,她用了我说的那些办法?可是不对
呀,听了我的馊注意身上怎么还会有衣服。
  「相公,我……」没下文了,柔儿已经瘫软在了我的怀里。
  大条了,救人一命还搭上老婆一头,是一名,哦,还好,只是劳累过度,晕
过去了,让她安静的睡会吧。
  我抱起柔儿,走进小虎休息的那个房间,轻轻的放在小虎身边,柔儿的鼻息
平稳,应该是没有大碍,只是抓着我的手怎么也不松开。我也不舍得这时候离
开,坐在床边,靠着床头,也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小虎先醒了,我因为姿势原因,他一动我就也醒了。身边的柔
儿显然吓了他一跳,然后这小子居然低下头轻轻的在柔儿的双唇上印了一下。这
小子。
  「小虎,你犯坏哦。」
  小虎这才发现我还靠在床边上,「姐夫,我,我……」
  嘿,这色大胆小的。
  「嘘,没事,跟我出来,你姐累坏了,让她多休息会。」
  我们俩蹑手蹑脚的出了屋,这才看见大龙已经起来了,正站院子里摆弄一个
大石锁。
  兄弟俩这才是第一次清醒着相见,小虎猛的扑了过去,「哥,你好拉?」
  「小虎,你回来拉,昨天晚上神仙姐姐就告诉我了哦。说我今天一早就能看
见你,神仙姐姐果然不骗人。」
  神仙姐姐?这哥俩还真一个德行的。
  「姐夫,是姐姐救了我哥?」
  这话是问我的。我点点头。
  「姐夫,你和姐姐先救了我,又救了我哥,我,我……」这趋势是又要下跪
么?
  「打住,打住,别来这套,都是家里人,你兄弟就也是我兄弟,只要你们以
后对你姐好点,别老偷偷『欺负』她,我就知足。」一句话揶的小虎面红耳赤。
  「你就是神仙姐姐的姐夫么?」大龙这时也凑了过来。
  什么叫神仙姐姐的姐夫?我是你神仙姐姐的丈夫。不过估计也解释不清,我
只好点头。
  「那我以后叫你神仙姐夫。」
  「等等,什么神仙姐夫,把神仙俩子去掉。」
  「哦,好的,神仙姐夫。」
  我……「虎子,你上。」
  终于分清了,累死我。
  「小虎,包袱里还有点米,你去熬点粥,把干粮也拿出来,咱们先吃点东
西,别等你姐了,估计还要睡会。」
  小虎听吩咐的去忙早饭了,我坐院子里看大牛耍石锁。这一膀子力气,偌大
的石锁上下翻飞,赶上天桥看耍把势卖艺的了。
  「虎子,你哥这力气可真不是盖的。」
  「大哥力气本来就大,不过好象以前没今天这么夸张呀。」
  「是哦是哦,我今天早上醒来也发现好象又长力气了。」
  今天才长的力气,难道?我这小心思哦,又活络活络的。
  「大龙,过来。」
  「哦,神仙姐夫,对了,没神仙。」
  我想揍人,看看大龙那身板,打人的事从长计议。
  「昨天晚上,你姐是咋给你治疗的?」我现在的神情绝对不下贱,恩,不
贱。
  「姐姐不让说。」
  我……「小虎,拿个烧饼过来」
  一个烧饼直接从厨房那屋飞了出来,我伸手接住,递给大龙,「饿了吧,先
吃个烧饼。」
  这小子也不客气,接过烧饼在我眨了下眼的工夫,吃完了。
  「烧饼好吃吧?」
  「恩,好吃。」
  「那你姐是咋治好你的?」
  「我姐不让说」
  我……「小虎,再来个烧饼。」
  三个烧饼过后……
  「我姐不让说。」
  我怒了,这傻大个还真是一根筋呀。
  「知道我是你姐啥人不?」
  大龙想了想,「男人。」
  这答案还凑合。
  「那家里该听男人的话还是女人的话?」
  「男人的。」
  这还不是太傻么。
  「那我让你说你就说么,你姐都听我的,你还不听我的?」
  「真的能说么?姐姐不会怪我么?」
  有门儿。
  「当然不会了,到时候我让你姐不怪罪你。」我继续忽悠。
  「那我还要两个烧饼。」
  我OO你个XX的,我现在觉着我才是智商最低那个。
  又吃掉两个烧饼,「姐姐的身子好白。」大龙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白?从头说。」
  「这就是头哦,我冷的不行……」
  「等等,你不是发热么,怎么冷的不行?」然后瞬间我就想通了,好吧,我
是白痴,发烧的症状可不是会觉着冷。
  「你别打断我,我会记不住的。」
  得,您是大爷,我叫您大哥,您继续,贱的我呦。
  「我冷的不行,就睁开眼想找被子,结果一睁眼就看见了姐姐白白的身子。
然后姐姐就抱住了我,姐姐的身子好暖和,我就觉着没那么冷了。当时,我以为
姐姐是神仙来救我的。」
  「那你自己呢?你穿衣服了没?
  大龙想了想,「好象没穿,应该是姐姐给我脱掉的。」
  听到这,我的小兄弟开始缓缓抬头。
  「虽然抱着姐姐,暖和许多,可我还是冷,而且姐姐说不舒服。」
  「怎么不舒服?」我问。
  「姐姐说我撒尿的小鸡鸡顶她肚子了。」
  「给我看看你小鸡鸡。」
  「哦。」大龙听话的拉开了裤子给我看。
  卧槽泥马勒哥碧,这他妈是小鸡鸡?软趴趴的样子居然和我最硬的时候差不
多大小。我伤自尊了。
  「我这才发现小鸡鸡好象是变大了,姐姐张开腿让我把小鸡鸡放在她腿中
间,然后夹住,姐姐才又趴我身上让我抱着。」
  「你就听话的那么抱着,没动动?」
  「姐夫,你咋知道了?你当时看到了是么?」
  废话,是个正常男人,那会能老实的了么。
  「小鸡鸡被姐姐夹的可舒服了,我就轻轻动了一下,然后我发现动动好象更
舒服,就又动了一下,我看姐姐虽然脸红红的,可没说啥,我就一下一下的挺腰
让小鸡鸡在姐姐的腿间来回动。然后姐姐尿床了,都流我小鸡鸡上了。」
  「你问出来了?」
  「是呀,我说姐姐你咋尿我身上,本来我没怪罪姐姐的意思,可姐姐生气
了,说我坏,还不让我动了。」
  说到这,这小子还一脸的失落,娘的,你这便宜占大了,自己还不知道。
  「可我不动了,姐姐好象也不愿意,然后又让我动了,说她好舒服。姐夫,
姐姐为啥会舒服?」
  我日,这找这人问的,难道我告诉你你把我老婆下边磨舒服了,磨丢了一
回?
  「这你别管,后面还有没?」
  「又动了会,我觉着也要尿尿,我可不敢尿在姐姐身上,就说要出去撒尿,
可姐姐不让,说我直接射出来就行,为什么说是射呢,我不懂,然后姐姐坐起来
扶着我的小鸡鸡我就射了。果然和尿尿的感觉不一样哦,第一下还直接喷在了姐
姐脸上。」
  什么?柔儿被颜射了,我都还没享受过的待遇哦,便宜这么个傻小子。
  「姐姐好象被吓了一跳,然后直接低头把小鸡鸡含在了嘴里,可能小鸡鸡变
大了,姐姐只能含进去一半,可我觉着更舒服了,姐姐还用舌头舔呀舔的,我就
都尿,哦是射在了姐姐嘴里。」
  听到这我硬的不行,算算这是第三个口暴在柔儿嘴里的吧。
  「姐姐后来还把我尿出来了东西都咽下去了,还打我一下,说太多什么,我
不太懂。尿完我就舒服多了,我觉着病都好了,也没那么冷了。」
  看来就到这了,我不在身边,柔儿还是不敢太出格呀,这说明我这个相公在
我家娘子心里分量还是很重滴,我有点沾沾自喜。
  「可姐姐摸了摸我的手腕,说是病还没全好,还会复发。」
  怎么,还有?
  「然后姐姐说她对不起相公,姐夫是说你么?」
  我点点头。
  「姐姐说什么真的有效,毒只去了一半,然后又说什么希望相公能谅解她,
话很多,我记不住。」
  我这时已经知道柔儿准备做最后一步,可她这时心里还能想着我,我很感
动,好吧,也很兴奋。
  「然后姐姐扶着小鸡鸡就要往上坐。」
  「等等,你的小鸡鸡射完没变小?」
  「没呀,还那么大。」呃,我没话了,天赋呀,比不了。
  「原来姐姐尿尿的那里有个小洞洞哦,我的小鸡鸡就一点点的插进去了,不
过姐姐一直埋怨我,说太粗太涨了什么的,不过真的好舒服哦,姐姐的洞洞里又
湿又热的。」
  「全插进去了?」
  「全进去了呀,不过姐姐说好长,都到她什么宫里了。然后姐姐的屁股就在
我肚子上坐呀坐的,一边坐还一边叫,我不知道姐姐叫什么,我也很舒服,姐姐
坐的时候身上俩个奶子上下颤着,奶子我见过哦,村里的婶婶们都有,不过没有
姐姐的好看,好象也没有姐姐的大。我就玩那两个奶子,姐姐还让我把奶头含嘴
里,我听话的含了,姐姐好象更舒服了。后来姐姐说累了,就躺在床上,让我自
己动,我就趴在姐姐身上,屁股一直顶一直顶……」
  那该是怎样的画面呀,一个白里透红的娇小美人,被这么个壮汉压在身下,
大腿张开,光秃秃的阴户间一根硕大的肉棒在进进出出,连带着粉红的逼肉卷进
翻出,淫水四溅,柔儿会不会还送上了香吻,将长腿盘在壮汉腰上以求插的更
深,我没有问,因为一泡阳精已经被我射到了裤裆里。
  「后来姐姐说不要了不要了,可我怎么也停不下来,直到最后尿在姐姐肚子
里。姐姐就说我比小虎还坏,象头小牛,为什么说小虎呢,小虎也和姐姐做过这
么舒服的事么?」
  这个……这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以后问你姐吧。
  「然后姐姐还不让我把小鸡鸡拔走,说是什么东西给我,我不明白。不过插
在姐姐下面很舒服,我当然听话了。过了一会有人敲门,姐姐就赶紧穿衣服,说
我的病全好了,还叮嘱我不让我说出去,不过姐夫你问,告诉你没关系吧?」
  「当然没关系了,以后这种事还要告诉姐夫哦,就是你姐和别人操,呃,是
做这种舒服的事也要告诉姐夫哦,姐夫给你买烧饼吃。但你要是告诉你姐,烧饼
就没了。」
  「恩,不和姐说,我要吃烧饼。」
  有史以来最便宜的间谍,烧饼就收买了。
  大龙的一根筋,不会有隐瞒,也不会骗我。就是说现在柔儿已经被两个男人
上过了,大龙也应该得了老爷子的功力,柔儿的阳脉已开,那不是终于轮我这个
正牌相公了?想到这我又性致勃勃起来。
  「你俩小子好好吃早饭呀,不许抢,我去和你姐说说话。」说完我转身进了
屋。
  身后,「哥,刚才姐夫问你什么呢,说那么半天?」
  「姐夫不让说。」
  「两个烧饼。」
  「三个。」
  娘的,姐姐值五个烧饼,姐夫这就值三个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