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2

               (二十二)
  仇尚书是二皇子的一条狗,很厉害的一条,很有用,可狗要是死了呢?那就
是死狗,连只兔子都不如。
  尚书的刺杀案雷声大雨点小的被扫进了刑部的档案库里,除了知道刺客自称
『无影』外一无所获,各方面的人马迅速进行着清洗和填坑,吏部尚书的位子由
原侍郎递补,还是二皇子的人,我想这也是事件能迅速平息的原因,宰相同志也
趁着这个洗牌的机会四处安插人手,其中一个被派往刑部是明显的走后门,官僚
作风尽显,那个人叫『吕冠』。
  「啊?不会吧,可是岳父大人,这官场的事我是啥也不会呀?我连刑部门冲
哪边开都不知道。」
  「莫荒,你没有功名在身,其他的五部你是不好进的,刑部对这些看的不重,
而且我与他们尚书有些私交,你就是做个掌固,我关照过了,不会给你安排什么
具体活计的。」
  「那就是光拿工资不干活了?这个我在行。」
  「工资是什么?」
  「哦,就是俸禄,我们家乡的土话。」
  「明面上是不用你干活,可我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人,如果能做出点成绩来,
老夫以后如果提拔你也算有据可依。」知道宰相这是在为我的前程铺路,我点头
应下。
  「岳父大人,您说我现在也上了您这条贼船了,哎呦!」我被敲了个暴栗,
这老头,现在跟哥熟了开始没大没小的,我揉了揉脑袋「我的意思是说,现在仇
尚书也死了,若瑶和敏瑶是不是可以正式和我结为夫妇了,毕竟这整天表哥表妹
的别扭呀。」
  「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仇家父子新丧,她们又已经拜过天地了,其实我这
两个女儿严格来说是寡妇的身份,等过段时间再说吧,还有你现在有个官员的身
份,虽然不大,可也不好再住我这府里了,明天你就搬回去吧。」
  这老爷子忒不讲究,卸磨杀驴,六个人来的,四个人走,搭俩媳妇进去,亏
了。就在我告辞关门的工夫,听宰相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傻小子,凭你的功
夫,夜里来宰相府里偷人,谁还能抓的住你不成。」
  对,对哦,俗话说妻不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现在有机会偷自己
媳妇了,别管我偷不偷的着,想想他怎么就那么刺激呢。
  ……
  刑部密室,一名年逾三十的中年人,手里拿着本卷宗正在翻看。
  从现场上看,仇家父子三人应该都是被偷袭至死,从密报上说,仇尚书还应
该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却被人一击致命,现场也无任何刺客的痕迹留下,此人的
轻功定是登峰造极。仇氏父子死时身子赤裸,显然是刚与女子交合过或正在交合
时被人偷袭,为什么却寻遍全府也没发现可疑女子的下落,女子是与刺客一伙的
么?这个叫无影的刺客又是谁派来的?是江湖仇杀,还是官员之间?如果是官员
之间,那可能涉及到储位之争了,刑部还要不要查下去?……「来人!」
  「左大人有何吩咐。」
  「吩咐暗隼,密切注意最近洛阳城内出现的一切江湖人士,多加留意轻功高
强之辈,还有,注意一下城里面生的美貌女子,能让仇家的两个儿子在新婚之夜
不顾娇妻也要一起淫蓐的女子定不是平平之色,如有发现,及时回报于我,不许
打草惊蛇,去吧。」
  「诺。」
  下属领命去了,中年男子好象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小飞?」
  本来应该再无他人的密室内一道声音响起「大人!」
  「去江湖上打听打听这个叫无影的消息,此人轻功只怕不弱于你,你自己小
心。」
  没有人回答,不过中年男子好象并不在意,起身走了出去。
  ……
  「大龙,走拉走拉,还磨蹭什么呢?」
  「妹妹们还没来哦。」
  「别等拉,人家不和咱们走。你要担心你那烧饼债这不是还有个姐姐呢么。
啊……」他妈的,哥回家后第一件事就要做个铁护腰。
  自从那天帮柔儿把我从房间里打出去后,这俩箩莉最近见我就捂着屁股逃跑,
肯定是柔儿把我卖了。
  这会还躲在宰相身后呢,两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有点害怕,更多的
是不舍。
  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进了我吕家的门还能让你们再跑了?
  我们四人回到了自己的小院,老马还没回来,柔儿做了晚饭,一家四口,粗
茶淡饭,也许不够奢华,可这才是家的感觉呀。
  小虎和大龙回屋去睡了,我和柔儿在屋里聊了会天,我起身换上了夜行衣。
  「相公,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放心放心,今天晚上没危险。我去采菊。」
  「采菊?啊,你坏死了,妹妹那么小,你也下的去手。」
  「还不是你出卖我,她们现在一见我就捂着后边,勾的我心里痒痒的。要不
我不去了,你替她们?」
  「其实吧,我觉着她们既然是相公的人了,早点经历也好,反正相公喜欢么。」
这妮子,学坏了。
  当天夜里,宰相府里传出了一声少女的尖叫,片刻之后,又是一声。
  「老爷,好象小姐院子里传来的,要不要派人去看看?」管家问道。
  「不用了,这臭小子,还真来了,动静还不小。」宰相说的话管家不是太明
白。
  回到家的时候我觉着脚下有点发飘,这俩丫头胃口越来越大了,开始的疼痛
过后居然顶着屁股要,还好我从伯父那学会了金箍棒法,不然还真操不服了。
  柔儿已经睡着了,我撩开她身上的薄被,果然是全裸的,你相公累了一晚上
你到睡的安稳,我决定逗逗她,慢慢分开双腿,我舔了上去。柔儿轻轻呻吟了两
声,又没动静了,我拨开大阴唇,将两片粉木耳含在了嘴里,同时用手指慢慢揉
着阴蒂。
  柔儿湿了,纤细的腰轻轻的扭动着,这丫头不会在做春梦吧。不行了,挑逗
别人结果把自己的火挑起来了,我得给小兄弟降降温。
  我爬到了柔儿身上,用手扶着龟头在下边找入口,也许是我太重了压的柔儿
呼吸不畅,居然醒了「什么人,呀,不行,快拿……啊……哦,是相公呀……轻
点……你吓死我了。」
  我刚一插进去就被柔儿叫破了身份「你咋知道是我?我还想玩强奸的游戏呢。」
  「看见的呀,你又没蒙面。」我日,玩强奸忘了吹灯了,这下没戏了,受害
人从了。
  「相公操我吧,柔儿好舒服……」
  我上班了,果然清闲,也没人管我,第一天我迟到了,第二天我早退了,第
三天我没迟到也没早退,我旷工陪柔儿逛街去了。我是真不想上这个班呀,哥就
不是干公务员的料。
  街逛的也不舒畅,我怎么老觉着有人跟踪我们呢,可一回头又找不到人。难
道是有人怀疑我了?我让小虎和大龙先把柔儿送回家,奇怪,跟踪我的人又没了。
看来是我多疑。
  到家的时候门口停着辆马车,老马回来了。两个半大小子,大的十五岁,小
的十四岁,老马的媳妇……我日,好福气呀,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正是刚刚熟透
的年纪,身材并没有因为生过两个孩子而走样,容貌比柔儿她们虽然稍差一些,
可是那成熟的少妇风韵却也有股特别的风味。
  众人见过礼,老马的家人都叫我老爷,被我否了。
  「就叫叔叔吧,别老爷老爷的,都叫老了。咱们既然有缘,就都和家里人一
样,别那多虚的,我这人喜欢随便,老马你知道的,跟家里人说说。」
  「兄弟既然这么说,那我们也不矫情,大狗,二狗,过来给叔叔磕头。」
  「等等,你这给孩子起的啥名字?」
  「乡下孩子,贱名好养活。」
  「别介呀,现在是城里人了,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等等我想想……大的就
叫马乾,弟弟就叫马坤,大狗二狗的以后当小名用吧。」
  「还不谢谢叔叔,你们以后有名字拉。」
  「谢谢叔叔赐名。」两个孩子给我磕头。
  于是我管老马的媳妇叫姐姐;老马的儿子管我叫叔叔,管柔儿叫婶婶,管大
龙和小虎家叫哥哥;大龙和小虎叫我姐夫,管老马叫老哥,反正是乱七八糟的。
  我把老马叫到一边「老马,你这俩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媳妇咋这年轻?」
  「孩子亲妈死的早,她是村里的寡妇,看我人还算老实,就跟了我了。人是
真不错,虽不是亲生的可也从没亏待过孩子们。」原来如此,我说的么。
  「姐,前院西边那屋就给你和老马了,孩子们再给单找一间。」
  「那就谢谢兄弟了。」这姐姐,和我说话还脸红。
  给老马一家接风,我们今天从酒楼叫了饭菜,大吃了一顿。两个小家伙估计
从来没吃过这些,狼吞虎咽的,弄的老马媳妇一个劲的冲他们瞪眼,给我陪不是
「小孩子没见过世面,兄弟你别见怪。」
  「姐姐哪的话,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是好事。」
  老马可能是多喝了两杯,我们这还没散席呢,老马红着着脸拉着媳妇就回了
屋。
  我压低了声音问柔儿「你猜他们干什么去了?」
  「讨厌呀你,知道还问我。」柔儿脸红了。
  话音刚落,西屋里就传来了少妇特有的呻吟声,又娇又媚的,听的我立马就
有了反应。小虎和大龙也听见了,用眼睛偷看柔儿,眼中的欲念越来越盛。
  我一看是时候了,再不说点啥还不擦枪走火了。「小乾,去领弟弟睡觉去。」
  「哦。」两个小家伙明显有点不愿意,这个年纪的少年应该也懂点了吧,不
过还是听话的进屋了。
  「你们俩?还看,你姐姐脸上长花拉,去洗个凉水澡,都滚回去睡觉。」
  小虎和大龙支着帐篷去洗澡了。
  「也不怪他们呀,姐姐这叫的也太那个了,连我都硬邦邦的。」我对柔儿说。
  「相公,咱们也回屋吧。」柔儿说完脸更红了。
  「哦?回屋,好呀,是回咱们那间,还是小虎和大龙洗澡那间?」
  「啊,不要,相公你坏死了。」
  ……
  第二天,姐姐起的最早,准备了一家人的早饭,看来还真是当的起温良贤淑。
  吃过早饭,我塞给老马一张银票「去带家人出去逛逛,给姐姐孩子都添点衣
裳,有多余的看家里少什么看着买吧。」老马感激的领着家人去了。
  事后想来,这是我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