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第二章 18

  当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入我的眼睛的时候,我醒了。头疼的要命!我已记不清
楚这是第几次喝醉了。每天的工作如山,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要不是猫猫和丫头,
我早撂挑子不干了。当然还有阿如,这个女孩子虽然只是接待,工作起来却是麻
利有效,是个不可多得的助手。
  猫猫在外面敲门。很奇怪,没有了别人的妨碍,我和猫猫竟然生疏起来。自
从一个月前小月不辞而别之后,我和猫猫依旧睡在各自的房间。虽然有时候也难
免亲亲摸摸,但我从来没有想真正过要了她的身子,我在等什么?
  打开门,猫猫一脸心疼的站在门口看着我,“头还疼吗?不让你喝偏喝那么
多!快点洗洗,等会阿如和小丫头要过来!”
  昨天拗不过丫头,答应她和阿如来家里吃饭,说要给猫猫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想起生日,我心头一沉,上个月的今天,也是小月的生日,同样也是我和小
月的最后一天。
  我在猫猫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生日快乐!猫猫眼睛一红,对我说道:
“我只给你说过一次,你居然还记得。”我把她拥入怀里,吻着她的发丝说道:
“怎么会记不得,你可是我的宝贝啊!”猫猫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有人在外
面敲门。
  阿如笑意盈盈的站在门口,对着开门的猫猫叫道:“生日快乐!”猫猫感谢
着让她进来,又在阿如身后朝楼道四下张望了一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那个小丫头呢?”就在她转身回头的时候,丫头从楼梯口一下子跳出来,冲猫猫
叫道:“我在这里!”把猫猫吓了一跳,一面拍着胸口,一面追打着丫头骂道:
“死丫头吓死我了!”
  小丫头象泥鳅一样滑了进来,躲在我的身后,嘎嘎大笑。我转过身捏着她的
小脸蛋,道:“丫头,不许吓唬姐姐。”丫头使劲挣脱我的魔爪,揉着脸叫道:
“哥,你的手好重啊!我吓唬姐姐你心疼了?”我倒没什么,猫猫的小脸却羞红
了,又跑过来追着丫头,道:“你胡说什么,管他什么事!”
  我摇摇头,和阿如相互苦笑了一下,看着这两个疯疯癫癫的小妮子,心中却
有一丝甜蜜。
  让她们三个女孩子在一起疯,我抓紧时间洗漱,然后披一件衣服准备出门。
猫猫坐在电视旁扭头问我:“石头,你要去哪里?”我对她说:“买菜啊,今天
让你好好大吃一顿!”猫猫扭着身子吵着也要去,我当然不同意,寿星都跑了,
人家客人怎么办?
  关上门,正准备下楼。丫头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我笑着问她,“你不在家
看电视跑出来干什么?”丫头翘着可爱的小鼻子,道:“就要跟着你!我跟猫猫
姐说过了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和丫头一起走在大街上,怎么看怎么象领着小女儿出来压马路。小丫头精力
旺盛的很,我当兵出来的,小步伐快步数已成了习惯,无论小月和猫猫跟我走在
一起都得让我压着步子走,而这丫头居然比我还快!时不时的冲到我前面,还得
我快走几步追赶她。
  实在累得我不行了,我干脆放慢了脚步,任她去跑。小丫头不乐意了,等我
走近,一把拉过我的手,牵着我走。
  丫头的手还是那么柔软,我反手把她的小手抓在掌心,丫头顿了一下,马上
又恢复了正常。不过这样一来她也走不快了,只好顺应着我的步伐。
  “哥,什么时候吃你的喜糖?”丫头扭头问我。我一时没搞懂,道:“什么
喜糖?”丫头笑了一下,眨巴着大眼睛说:“就是你和猫猫姐的啊,笨!”我淡
淡一笑,道:“别乱说,我跟猫猫没什么?”丫头撇撇嘴,说:“骗哪个吆!你
敢说你不喜欢猫猫姐?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猫猫姐可喜欢你了!”我皱着
眉头道:“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啊?你怎么知道猫猫喜欢我啊?”丫头哼了一声,
道:“你以为我还小啊!女孩子的心思你不懂的!我看得出来猫猫姐可喜欢你了!”
  真是头大!我用手轻轻拧着丫头的小脸,道:“不许你乱说,你才多大啊小
丫头?你看哥哥这个样子,哪个女孩子会喜欢啊!”小丫头闭着小嘴,把腮鼓的
大大的,让我的手捏不住,样子可爱极了!然后拉着我的手道:“哪个讲没女娃
喜欢,我就喜欢哥哥!没人要我要!”话一说完,自己的脸倒先红起来了。
  我有点尴尬,叹了口气说道:“丫头,我是你的哥哥,很多事情你不明白的,
我不是个好人!”
  丫头吐了吐舌头,假装惊恐的忘着我:“你是杀人犯?还是偷盗犯?”我被
她的样子逗笑了,也打趣道:“我是强奸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丫头一个小
孩子我跟她说这个干吗!果然,小丫头脸噌得一下变得通红,白了我一眼,道:
“你真不是个好人!”我搔了搔头皮,我这不是一时失嘴嘛。
  两人一时无话。丫头的小手被我攥在掌心,柔弱无骨。我们走的是近路,沿
河小路,两侧有大树遮阴,就是行人少。小丫头走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哥,你有没有和猫猫姐打过啵?”我差点被树根绊倒!歪头问丫头:“丫头,
你才多大?你懂什么啊?别乱讲话!”小丫头嘴巴一撅,道:“我什么都知道!
你说嘛,有没有嘛?告诉我好吗?”我一个头两个大,耐不住她一再哀求,只好
点头。小丫头居然咽了一下口水,又扭头问我:“那滋味咋样?好吃吗?”我彻
底被她打败了!这个丫头,小小年纪,一脑子怪想法!我没好气的说:“你以为
是啃猪头肉啊,是吃的嘛?!”
  “嗷!”小丫头小手指着我的脸,一脸诡异的笑道:“我要回去告诉猫猫姐,
你骂她是猪头!”
  I服了YOU!我惹不起,闪还不行吗?赶紧走快两步,一身冷汗的把她落
在后面。小丫头不依不挠的追上来,道:“我吓你的了!我不会告诉她的!”
  鬼才管你告不告密,我只想耳根清净。小丫头也悻悻的闭了嘴,自觉的把小
手塞进我的掌心,气鼓鼓的被我拉着向前走。我心里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小丫
头,做起工来利索而干净,怎么脑子里却有这么多怪想法?再早熟也不能跟男孩
子讨论这个啊?难道这一个月,我退化的不那么狼了?”
  “我那天在厂门口看见阿如姐跟他老公亲嘴了!”小丫头没头没脑的在我后
面说了一句。“什么?”我歪头看着她:“你怎么看见的?”一看我来了兴致,
丫头立马高兴起来,邀功似的对我讲道:“前天加夜班的时候,我去上班看到阿
如姐的老公送她去公司,在厂门口的小路上亲她,阿如姐哼哼唧唧得好痛苦!我
都不敢看,就跑了。”我哈哈大笑起来,小丫头,那哪是痛苦,那是快活!不过
告诉她她也不懂。
  阿如听说是刚结的婚,还不满半年,小两口正是恩爱的时候。她老公听说是
个保安,经常上夜班。估计那晚上正好碰到她老公歇班,不料她又去加班,两人
晚上恩爱不成了,只好借送她上班的机会亲亲嘴,廖以慰籍。不料却被这小丫头
撞了个正着。想象着阿如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身材丰满,青春火热的样子,不
知道压在身子底下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其实我之前对阿如并没有多少非分之想。说实话,我乍进厂的时候阿如并没
有看好我,认为我只不过是这个公司轮流更换行政的惯例中的一名过客而已。但
当我在上任后三天内就拿出一套对本厂施之可行的制度方案,并全力监督实施的
时候,才对我有点刮目相看,加上这段时间内厂里情况明显改善,特别是保安队
那帮人唯我是命,这才放下心来诚心助我。
  我的一贯观点就是这样。做好一个公司的行政,首先第一点要抓住保安的心。
那是公司的大门,是公司的锁头,他们稳定,公司内部才好管理。但往往很多领
导意识不到这点,就认为保安不过是看大门的,廉价工力,受不了了就炒掉,再
重新换血。殊不知这样做的弊端就是保安对公司的不信任,没有归属感,对安全
事件麻痹大意,甚至出现监守自盗的情况。
  我想:阿如如此改变,也是受了老公是保安的影响吧。想象着那天她跟老公
在小路甜甜蜜蜜的接吻,我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小丫头见我一直不吭声,扭头说了一句话,让我差点坐到地上!“哥,亲嘴
真的很好玩吗?”
  我瞪着眼看着她,小丫头不知道想什么,脸红红的,一脸向往的样子,又说
出一句让我喷饭的话语:“哥,你、你亲亲我吧!我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你亲亲
我吧!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