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18

                十八
  人只要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有的动力,走出了茶馆后我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开
通手机方便跟文莉联系,以前的号码已经不能再用了,我重新办理了一个新的号
码后回到贝斯特酒店等着文莉的电话,连吃饭也不敢离开房间只能让服务员送上
房间,可是等了三天也没有接到任何的电话,我让我非常的懊恼。第四天我终于
按捺不住,来到喜来登酒店回到自己租住的豪华套房,留了一道门缝观察着动静,
等了一个下午结果让我失望地发现原本文莉入住的房间出来的是一对外国人夫妇。
  我非常失望,连忙跑到大堂去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她们两天前就已经退房了。
  我也办理了退房手续回到贝斯特酒店,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文莉的电话,
我不能错过接听她的电话的机会。回到酒店我试图在网络上搜索叶凤儿的消息,
最新的消息都只是她开演唱会当晚的,这让我无法判断她们是否已经离开了日本。
  原本磨灭的斗志被文莉重新点燃,现在却好像被她当头淋了一盆冷水似的,
那天谈话后心里积压了很多疑问想通过她来解答,但是她却不迟而别,让我心里
不免对她产生了一点抱怨,感觉好像被她耍了。
  等待就是煎熬,但是除了等待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通过文莉的口中我才
知道我对李承宗所知确实是太少了,他让我进他公司并且对我工作肯定把我升到
副总而却为什么要突然对我猛下毒手,为什么非要逼我跟晓筑离婚,为什么要逼
我离开台湾,这种种的疑问此时不断地折磨着我,特别是她最后的一句话:「为
了晓筑你要振作起来,她在等你。」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面扰攘着,让我心急
如焚,焦躁不安。
  与其在白白地浪费时间愤怒、抱怨也不是办法,我尽量试图平静自己的情绪,
理清一下思路,要扳倒李承宗必须要从他的黑色产业入手,只有这一条路才能让
他身败名裂,但是如何才能收集他的犯罪证据成为了一道坎,他的黑色产业好像
从来都是只有他自己一手在操纵,据我知道就算是小弟也只能被动地听从安排,
难道就没有一个突破口吗……
  「哒哒……」就在我思绪徘徊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虽然只是轻轻的敲门
声,但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显得格外响亮,这敲门声此刻就犹如黑夜中的呼唤,使
我一下子从彷徨迷惑中清醒过来,我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飞身走到门前准备看
门,但是在我手握门把的时候却突然想到,要是这不是我要等的人,而是李承宗
的人怎么办?我立刻停住正准备开门的手,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了一下,没有什
么动静。
  「哒哒……」突然又是两下的敲门把我吓了一跳。
  「陈先生在吗?」一把女声用日文在门口喊出我的名字。
  「你……你是谁?」紧张让我口齿有点结巴。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是酒店的经理,找您有点事情,能开一下门让我进
来吗?」从声音语气能判断说话的人很有修养,我提在半空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慢慢打开门,只见一名穿着得体笑容可亲的女人站在我面前,见我开门深深地向
我鞠了一个躬,然后走了进来。
  「是不是有人来找我让你来传话?」她进来以后我连忙用不流利的日文夹杂
着英文问。
  「对不起,没有人找您,我这次来是有另外的事情要跟你传达。」女经理礼
貌的说。
  「有什么事?」听到她的回答原本还抱有一线希望的我感到更加的失落。
  「是这样的先生,根据您入住我们酒店的登记资料,您到本国已经快要90
天了,根据相关的入境条例,您的旅游签证将要到期,作为我们酒店方面是有义
务通知您3天之后你的签证就要到期,请您尽快办理相关的手续。」经理郑重的
向我说明了她的来意。
  「这个……」根据相关规定,我持有的旅游签证只能在日本呆上90天,这
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么说我只能离开日本,不经不觉已经在这里3个月了。
  「先生,您明白我的意思吗?要我用英语再跟你解释一下吗?」经理的话重
新把我从沉思中带了回来。
  「不用了,我明白了。」我一面无奈地说。
  「那我就不打扰先生了,再见。」说完她就退出了房间。
  关上了门后我无奈地坐在凳子上,头无力的靠在椅背看着天花板深深地出了
一口气,天下之大何处能让我安身,要是现在回到台湾,我一入境以李承宗的势
力立刻就知道了,就算要回去我也不能通过合法的途径回去,但是要用非法的途
径只有3天时间就算加上宽限期也不过两个星期,人生地不熟我一时半刻也找不
到门路,为今之计我只能先去其他国家或者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要是我继续留在
这里,我唯一的线索就只有田中裕郎那里,但是听文莉的话,田中裕郎大不了就
一个玩女人的高手,要从他身上找到李承宗的罪证应该没什么可能,倒不如秘密
潜回台湾再暗中收集他的罪证要来得实在。
  两天后我出现在曼谷的SKYHOTEL,这就是当初文莉给我的短片里面
所出现的酒店,李承宗在泰国所经营的灰色产业应该就是在这里进行,SKYH
OTEL在曼谷算不上大酒店,它没有世界名牌的背景只是当地财团开的一家本
地性质的三星级酒店,但据我了解环世旅游很多来曼谷的团都会入住这酒店。
  经过反复的思考与其漫无目的地浪费时间不如从有限的线索入手,另一方面
考虑到的是这国家相对落后,调查没那么容易暴露身份,所以最后我决定离开日
本只身前往泰国,临走前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留给了贝斯特酒店的服务台并托他们
如果文莉有一天来找我的时候能转告给她。
  经过我多天的观察和了解,这酒店最高一层是私人会所,不是随便可以进入,
出入都要出示会员卡并且接受检查,我试图装作不经意间要进去,却被门口的两
名身穿西装的安保人员给拦住。虽然我深知这里面就是李承宗那不法的勾当,但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也只能先离开再想办法。就在我一步三回头的时候突然撞上了
正被服务生推着的餐车,不知道是自己没看路还是餐车推得太急,我们撞了个结
实,我差点跌倒在地,餐车上的盘子残羹也差点洒一地,幸好服务生反应快才不
至于一地瓷碎,不过也惊动了在拐弯处的两名保安,他们紧张地跑过来看发生什
么事,从他们紧张的神态我更加确信会所里面不寻常。服务生见到保安连忙解释
安抚,才让他们在警惕中离去。
  保安离开后我连忙向服务生赔不是,服务生也是黄皮肤黑头发,不是华人就
是日本人,我试图友好的询问,但他没有回话,眼睛里也带着一种警惕连忙推着
餐车从员工专用的电梯离开,这让我非常的尴尬,一面的无奈。
  就在我也想要离开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支笔,有可能是服务生刚才掉下的,
我捡起来可是他已经进了电梯,我只好把笔放口袋里。回到房间我思考着如何才
能混进会所里面一探究竟,手不经意间摸到口袋里面的笔,于是拿出来把玩,我
发现这笔不像是一般服务生用的笔,因为笔的整体做工非常好,但这好却又不是
笔应该有的那种好,一时我说不出来,笔是按键式的,要按一下笔尖才会出来,
当我按下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笔里居然传出有人说话的声音,难
怪我说这不是笔应该有的好做工,原来这压根就不是一支笔,原来是伪装成笔一
样的录音机。里面传来的是一把男人的声音说着泰文,虽然我听不懂,但这声音
听起来却有点耳熟,但一时我想不起是谁的声音,但我肯定这把声音我曾经听过。
  如果这录音笔真的是刚才的服务生掉下的话,那么说这服务生一定知道点什
么,但我不能贸然打草惊蛇,现在只能见机行事。看来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
简单,到底这个人是敌是友现在还一时不好分辨。
  我反复播放着笔里面的录音,试图在里面能听出什么,但可惜泰文我根本完
全不懂,并且这录音笔好像偷录的时间比较长,中间偶尔会出现很长时间的空白,
偶尔夹杂着一些听不出是什么造成的声音,甚至也能听到女人的叫床声,男人的
吆喝声。但出现最多的还是我觉得耳熟的声音,有可能这录音笔当初就是为了偷
录这个人而藏在他的身边。可惜现在我不能把这段录音给别人去听去给我翻译,
不然可能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李总,放心,一切办妥。」就在我一头疑云的时候从录音笔里面突然传出
了一句中文,并且说中文的男声还是那把熟悉的声音。这好像突然重燃的点希望,
正当我试图继续认真听的时候,录音却又陷入了长时间的空白,只是偶尔响起一
些窸窸窣窣的响声,过了很久响起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可能人出去了。
  到底这男声是谁呢?这让我陷入沉思,不断在脑海里面过滤着这段时间在我
的生活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每一张脸,但却一直没想到答案。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