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16

  一切变化的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
  那个早上还跟缠绵的我说着情话的女孩,现在却依偎在别人的怀里,她不是
说爱我的吗?为什么?为什么美丽的伪装后面总是令人作呕的丑态?为什么信誓
旦旦的诺言总被冰冷无情的现实击碎?!女人,我该相信你什么?!
  一个人,在冷清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甚至没
有了灵魂。
  天色已经黑了,我坐在阳光广场的草坪上,落寞的象个傻子。面前放着一瓶
二锅头,已经空了大半。脑子里就象工地上的搅拌机,轰隆隆的响个不停,乱个
一团糟。我躺在草地上,忘着满天的星斗,再也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来。石头
啊石头!枉你自称色界无敌,终究还是逃不过被女人玩弄的宿命!你不是发誓不
再爱了吗?为什么现在回心痛?你这个傻瓜!女人,你又一次得逞了!不过,我
不会让你随意摆布,你不是喜欢玩吗?我就陪你好好玩一次!
  踉踉跄跄的摸索着找到了家门,我举起拳头对着房门哐哐的砸了几下,房间
里立即传来了忙乱的脚步声。门开了,露出两张脸,我一时分不清哪个是小月,
哪个是猫猫,干脆谁都不理,从她们中间挤了进去。
  “石头,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喝这么多的酒?你知道我们等你等的都快急死
了吗?你怎么了啊?”“是啊,小月都急哭了,你怎么才回来啊,现在都两点了!
你居然还跑去喝酒!”两个女人唧唧喳喳的在我身后叫个不停,我听都听不进去,
一头闯进自己的房间,鞋子也不脱的倒在了床上。
  这一觉睡得我筋疲力尽。一会口渴要水喝,一会又反胃吐得一塌糊涂。看来
一个人喝闷酒就是容易醉,只不过区区一瓶二锅头五+ 五就把我搞成这副德行,
以后真的没脸见人了。昏昏沉沉的折腾了一夜,快天亮的时候终于安静的睡了下
来。
  一觉起来,天色已大亮。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晃晃悠悠的起来到客厅找水
喝,一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玻璃杯。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房间里的猫猫。她打开房
门看到我,赶紧走过来说:“石头,你昨晚为什么喝酒?你知道小月整整守了你
一夜吗?你还真能折腾人!”小月守了我一夜,哧!我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捧起水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
  接连几天,我对喝酒的原因只字不提,她们要问,我立马拔脚回房,紧紧关
上房门,谁也敲不开。平常却和以前一样,大家有说有笑,唯一的区别是:以前
我说的多,现在是他们来逗我。
  我重新进了一个厂,还是做自己的老本行,搞行政。一个星期后,我把猫猫
招进厂里,做我的招聘文员。加上原来留下的一个接待员阿如,我有两个文员,
还缺一个管考勤的,一时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和小月还象以前一样。表面上看来恩恩爱爱,实际上已经貌合神离。她能感
觉到我的变化,有时候想给我说些什么,却被我不耐烦的打断,转身离开了。我
不喜欢看表演,你说的天花乱坠,我看的一清二白。事实不用解释,解释既是掩
饰。
  只要她身体没事,我们几乎每晚都做爱。小月的身体依然娇嫩,我却没有了
往日的怜惜,每次大力的抽插都几乎让她虚脱,红肿的下体让她第二天早晨上班
走路都感到疼痛,我见了心里有些愧疚,晚上却依然如此。看着小月在我的身下
痛苦流泪的样子,我别过头去,是你逼我的,想玩我就好好的跟你玩!
  我还是寻找着与猫猫的机会,比以前放开了许多。几乎是没有顾忌,哪怕是
小月在家,我也偷空与猫猫接近,逮个机会偷吻她一下,或者偷摸她一下,沾沾
小便宜。象上次那样毫无顾忌的躺在一张床上的机会却没有了,毕竟我们都上班
了。我不着急,我预感到猫猫注定是我的,她跑不了。
  鱼要慢慢吃才有滋味,一口吞下去,会卡刺的。
  小月终于受不了我的连夜轰炸,躲到了猫猫的房间。我也无所谓,你过来,
我就搞你,不来,我也乐得休息。只是每天早晨小月出来时那红肿的眼睛,让我
既有些心软,又充满了鄙夷。怎么?到朋友那里去表演?获取同情心?我也没把
你怎么样啊?不打不骂,做饭送上桌,睡觉陪上床,你还想怎样?
  周末,去理发店,猫猫说我头发长了。老板娘跟我很熟,四十多岁的样子,
勤快而麻利。见我来了,笑道:“石头,你这头可金贵啊,两个月理一次。”我
不好意思的笑道:“人太懒了,没办法。来吧,越短越好!”虽然退伍这么多年,
我一直不喜欢留长发。小月说我的发质很好,又浓又密,要是留个发型肯定帅得
冒泡!我一直没答应,我说现在已经够帅的了,再帅就太多女孩子喜欢了,不行,
太累!小月笑着骂我没脸没皮,还有自己夸自己的。我叹了口气,心里一阵忧伤,
再也找不回跟小月从前的感觉了!
  一坐下,老板娘就朝楼上喊道:“丫头,来,给你大哥洗下头!”伴随着一
声清脆的应声,一个小姑娘从楼上跑了下来,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脸上一看就
很稚嫩,个头却不矮,跟小月差不多,模样很俊俏,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
笑起来可爱的酒窝在两腮上忽隐忽现。“老板,要洗头吗?”我笑着打趣道:
“是啊,难道你要我洗澡啊!”小丫头脸立即红了,白了我一眼,道:“老板真
坏!”我边向洗漱台走边问老板娘:“才来的?”老板娘笑道:“我的一个小侄
女。刚初中毕业,说啥也不读书了,要出来做工,就奔我这来了。”
  老板娘是四川人,这小丫头一个人千里迢迢的跑来广东,胆子还真大。看的
出,这丫头也是个勤快的姑娘,纤细的手指在我的头上轻柔的搓着,甚至连耳朵
眼和耳根后也洗了个干干净净。我舒服的闭上眼,问道:“丫头,来广东想做什
么?”这小妮子居然还叹了口气,惹得我一阵发笑,“我什么也不会做,去工厂
应聘人家也不要我,我都不知道能做什么了,只好天天在这帮姑姑。”
  我睁开眼,丫头在我的头顶上方温柔的按摩着,胸前的衣领因为弯腰的缘故
低垂了下来。我躺倒的身体在她下面20公分处,透过她衣服的开口,我清楚的
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发育还不是很成熟,我竟然看到了她明显不合身的乳
罩下那一对小碗大小的隆起,和顶端的细小樱桃!我咽了一下口水,下身有了感
觉。连忙让她赶快把头冲一下,翻身坐了起来。再躺下去就出问题了,她还是个
孩子啊!
  丫头在我的头上包了一块毛巾,轻轻的把我扶起来,走到转椅上坐下,双手
按在毛巾上轻轻的擦拭着我的头发。小脸因为刚刚弯腰太久的缘故,微微发红,
那模样可爱极了!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转头问在门口织毛衣的老板娘,“丫头多大了?”
丫头在后面笑着我:“姑姑别说,老板你猜!”这个鬼精灵,用的着我猜吗?她
说进工厂人家不要,那肯定是不满16岁了,再看她的身体发育,,即便是早熟
也超不过15岁!于是我就说:“顶多十五!”丫头咋舌道:“老板你真厉害!
我去找工作,说17岁都有人信,看身份证才露馅,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要得!”
  小丫头的四川普通话听得我哈哈大笑,心想:“给你见工的那些人都是女的
吧,能跟我这催花老手比吗?女孩子在我面前一站,我光看皮肤就知道是不是个
处,别说年龄了!”
  老板娘走过来,一边给我理着发,一边对我说:“石老板,不行在你厂里面
给丫头找个事做吧。她年龄还小,应该多学点东西,整天呆在理发店没什么出路
的!”我说看看吧,我回去向厂里汇报一声先。我从不给任何人许诺这方面的事
情,万一自己办不了,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丫头一直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实话,对于这个刚刚见过面的小妮子,
我是非常喜欢的。很活泼,做事也仔细,模样也可爱,小美人坯子一个。我随口
问了一声:“丫头,懂电脑吗?”她点了点头,我问她一分钟打多少个字?丫头
想了一会,答道:“五六十个吧。”还行,做文员基本的条件够格了。
  理完了发,我交了钱对老板娘告辞。小丫头也出来送我,我掏出随身带的圆
珠笔,对丫头说:“手伸出来。”丫头乖巧的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放在我的面前。
  小手白嫩无暇,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透明,手指修长,四指并拢,可爱的靠
在一起,好一双美手!我把左手放在她的手下,轻轻一握,真滑!右手用圆珠笔
在她的手心里写了一排数字,小丫头咯咯的笑着,“好痒!”我依依不舍的松开
她的小手,对她说:“三天后打我电话,我回复你。不过你要先弄个假身份证。”
  回家的路上,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身为公司的行政干部,却怂恿一名还
未进厂的人员做假证,这叫个什么事?或许,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可爱的小丫头吧!
我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