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28 欣恬部分)

  赤裸的未婚人妻被三个男人夹在中间,悲惨的摇着缳首,夹紧了两只玉足上
的足趾。她凄惨的哀啼着,呻吟着,但面对这些禽兽却没有一点用处。身前身后
的三个男人把她当做发泄兽欲的工具,赵强还找来一部事先准备好的摄像机对准
正在上演活春宫的她。
  「来,小恬,在风骚点,说不准将来David 还会看到呢!」胖子在旁边叫着
说道,言词话语是那么的辱人。不过所幸,此时的欣恬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而且,现实里……那两个抱着赤裸未婚人妻粉白大腿的男人也没了动作。
  「我说,老陶,这不是很舒服啊!」和陶正道的鸡巴挤在一起,半个身子都
挨在一起的陈顾问皱着眉头,挤出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表情,向身旁那位要尝
试这种游戏的中年男子说道。
  旁边,也是脱光衣服摘了眼镜的男人阴沉着脸,整根鸡巴挤在欣恬温暖小穴
里,蜜穴的温暖湿润和另一根男人鸡巴挤在一起的感觉确实不怎么舒服。他黑着
脸,没有说话,又动了动自己的鸡巴。
  「不,不行,求求你,拿出来吧!」,立即,欣恬就受不住的哀啼起来,大
腿根部的嫩肉尽着最大力的想要并拢,但是却不能。而且,因为被两个男人从前
面一起插进,可怜的未婚人妻甚至觉得自己的胯骨都快被他们掰断。美丽的小脸
因为疼痛的折磨,颦紧眉头,脖颈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
  「要不,还是老样子?」眼看着这个情况,不是不想继续,但是因为太紧,
实在不好动,陈顾问再次提出询问。
  身前处,赤裸的未婚人妻扭着身子,弓着纤腰,白嫩小腹都因为疼痛而绷紧
起来。屁眼里被刘副总的粗黑鸡巴插进,菊花都绷成薄薄筋膜。两条修长的玉腿
颤抖着,真是连趾尖都用力朝脚心蜷弯。陶正道一脸黑线,似乎不愿意就这么妥
协。但在陈顾问后面几句话后,「老陶,别这么小气,你又不是没上过小恬,以
后有的是机会。说不准真如你所愿,能把她带到你节目上,一边肏她,一边继续
你那节目呢!」
  把可怜的未婚人妻带到自己节目上,一面做节目一面……
  终于,陶正道动了动身子,准备拔出鸡巴。陈顾问立即同时后退。「呜呜…
…」,这回,对欣恬来说真不知那里才好,那里才是坏。两个男人的鸡巴同时向
外褪去,湿润屄穴在男人鸡巴撑起下,一层层嫩肉紧紧包裹着肉棒,挤压着男人
的龟头,就好像要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外翻出去。等陶正道和陈顾问的玩意拔出来
后,都撑开的合拢不上,不用手指去撑,都可以看到里面红嫩的蜜肉,那一点点
湿漉漉的蠕动。两片嫣红的都快滴出血的阴唇都垂搭下来,露出仿佛滴水如蜡的
鲜嫩。
  「呜呜……」下身处,未婚人妻就像死过一次一样,觉得自己的小穴都已经
撕裂了。但是这一切却还没结束。
  「那说好了,小恬上面那张小嘴就交给你了!小恬,好好伺候老陶啊!」在
陶正道退开后,陈顾问立即得意的侧过一步,另一只手也抱住欣恬另一条美腿。
撑着欣恬两条布满粘滑汗液滑不留手的粉腿,都不用手指帮忙,把鸡巴朝上一对,
紫红的龟头就对准合拢不上,透明蜜液从里面不断滴出的蜜穴口处。涨紫的龟头
对着那垂搭敏感的阴唇,阴唇里面的肉穴外壁一阵轻蠕,在往里一顶。
  「唔……」立即,欣恬再次扬起雪白香颈,发出一声呻吟。被绑在后面袋子
里十指玉指也是一阵尽力想要扭动……但是却始终不行,十指芊芊玉指连动上一
分都不行……呜呜……
  但是,可能因为两个人的鸡巴同时插进的刺激太厉害,这回就算陈顾问的鸡
巴一下见底,直抵花心,欣恬的反应都不是那么厉害。
  男人的鸡巴的鸡巴分开着未婚人妻蜜穴的耻肉,在肉穴的夹紧下真是分外舒
服。他熟练的向后躺倒,让保养得宜,露出着还很结实的背肌的后背挨在浴室地
板的瓷砖上。地面的热水似乎有些冰凉,不过陈顾问并没怎么在意。他完全躺下,
开始松开欣恬的美腿。后面,刘副总也蹲了下来,继续保持着鸡巴插在未婚人妻
屁眼里的姿势,微微发福的肚子上的肥肉挨着未婚人妻浑圆翘立的美臀,还有纤
腰的嫩肌。
  「呜呜……」可怜欣恬就像个夹心三明治中的白肉,随着两个男人的动作而
动。肥大的乳房一阵摇晃,上面的铜铃一阵声响,吊坠夹着乳尖的疼痛,再加上
乳房已经好像要裂开的鼓胀,真是让她想喊出:任何人都好,求你们把夹子拿下
来!但是,她仅存的那一点点矜持,骄傲,却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呜呜……哀羞的泪水从未婚人妻的双眸中流出,划过她的脸颊,流淌到她的
香下上。她尽力不让自己呻吟,但是有哪里控制的住「呜唔……」,只能尽力压
低着声音,在他们的摆弄下,蹲坐在陈顾问身上。用玉豆般的趾尖支着地面,膝
盖压下挨着瓷砖。粉白的双腿因为肌肉绷起,都露出平时白嫩肌肤下看不太出的
大腿和小腿的肌肉,足裸处的白细韧劲都一柱擎天的显露出来——那美丽的足踝,
直让旁边拿着摄像头的胖子都几乎趴下来去拍。这家伙,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恋
足癖。
  身下,男人躺在那里,眼看着欣恬都合并不上的蜜唇耻肉红红艳艳,好像可
以滴出血来的蜜唇被自己的鸡巴挤压,耷拉分开的样子。湿润的嫩红吞进自己的
鸡巴。
  「怎么样?小恬?我的玩意是不是比David 的大多了?舒服多了?嗯?」说
话间,他再次动了动自己的腰部。在这种姿势下,蜜穴里最敏感的位置被男人的
鸡巴刮到,那份酥痒,真让欣恬想要呻吟……虽然她的下身才刚刚受过那种折磨,
但在这些男人没日没夜肏了折磨长时间,又用过很多药物后,早已开发的非常敏
感——只是,即使自己的身子已经变成这样,未婚人妻还是咬着双唇,在心里念
道:你的东西,比David 的差远了。嗯……
  「喂?怎么样?说说啊!小恬,是不是我的好?」眼见欣恬嗡颤着身子,一
脸欲仙欲死的模样,但就是不肯说话。下边的男人又动了动自己的鸡巴,粗硬的
鸡巴摩擦着敏感的肉穴,直让欣恬再次发出忍受不住的呻吟……呜唔……为了想
他们可以快些完事,也是赶紧摆脱这个噩梦。终于,娇羞的未婚人妻缓缓的点了
点头,悲切的哀啼着,但还是没有正面回答。
  「看!我就说吧,我的东西比David 的强多了!小恬就是早没遇到我,才让
David 给糟蹋了!」下面的男人得意的说着。但是这回,已经被他把鸡巴插进小
穴里,赤裸真蹲坐在她身上的未婚人妻却小声的,就好像小嘴里含了什么东西一
样,黏黏糊糊不太清楚,却又显得特别可爱的蠕声念道:「不要……不要说David
……」
  「什么?」一瞬,下面的男人一愣,后面的刘副总也是一怒,「你这时候还
想着David ?」立即伸出一双大手来到欣恬前面,捏着她都快被奶水撑爆,连皮
下的青筋都露出的奶子。
  「哇哇!!!」巨大的奶子在刘副总手下被捏扁捏圆,乳尖的部分更加凸起,
变成柱状,亦让欣恬再受不了的哀啼起来,单薄青削的双肩都颤蠕起来。在那近
乎于哭声一样的娇啼中,下面本来都松弛了的两处肉洞猛的夹紧,直让陈顾问舒
服的直喘气,刘副总则继续大声说道:「干!真是骚货!不治就是不行。」只觉
欣恬屁眼里的肠肌就像按摩一样,蠕动着摩挲着自己的鸡巴,「真是个贱货!」
大声说道。
  「得了!小心点我的玩意,我可不想被她咬到!」前面,要把自己的玩意插
进欣恬小嘴里的陶正道几乎等于救了欣恬一样,跨到陈顾问身上,站到未婚人妻
面前。强迫的捏着欣恬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
  温暖的灯光下,未婚人妻被强迫着抬起头来,黑色的秀发被水打湿,沾在白
皙的额上。美丽的容颜雨打梨花一样的悲戚模样,真是既动人,又惹人怜爱——
而她的双手还依然困在后面的皮兜里,连指尖都不能动换一丝的现实,又加重了
她觉得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只能任人渔虐的哀羞无助。
  在陶正道的大手下,赤裸的未婚人妻无力的张开小嘴,露出红蠕的丁香小舌,
白皙的贝齿。她那湿润的芳唇有些缺乏血色,但依然还是那么动人。小嘴中的口
水就好像亮晶晶的水晶一样,等着男人的鸡巴插入,湿润男人的玩意。就好像这
小嘴生来就是为男人吹箫准备的。
  「怎么?不喜欢我的鸡巴?」但是,心情不爽的陶正道却没什么怜香惜玉的
念头,他将捏着欣恬香下的右手改为插进,像揉着花瓣一样用拇指捻着欣恬的嘴
唇,将手指插进里面,用指尖夹着她的舌尖,冷冷的问着。
  我怎么可能喜欢呢!赤裸的未婚人妻心里念道,可是又不敢说出。曾几何时,
那么潇洒干练的白领丽人,现在却只能违心的摇了摇头。就好像一个哑巴一样张
着小嘴,感觉着男人湿漉漉的手指伸进自己嘴里,捏着自己的舌尖。
  男人手指上的气味儿让她一阵恶心,她眼里一阵朦胧,这是David 都没做过
的……
  手指下,未婚人妻的香舌是那么滑嫩,柔润的芳唇就好像蜜穴的耻肉,是那
么柔软,「记住,吸好点,不然……哼哼!」男人威胁的说着,虽然此时根本不
用威胁,欣恬就几乎已经学会每当男人把鸡巴插进自己嘴里后,自己就主动为男
人去吹,但他还是威胁的说着。而她,那个以前是那么骄傲,能力干练的白领丽
人,则就像乖巧的小狗一样含着泪水,点了点头。
  男人的手指从欣恬的小嘴冲抽出,代替的,是那个刚刚才插进过她蜜穴,还
散发着阵阵腥酸气味儿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小嘴里面。
  「呜呜……」
  粗大的鸡巴刮过欣恬白皙的贝齿,丁香小舌,几乎直抵到喉咙口处,让欣恬
一阵干呕。她痛苦的瞧着他,刚发出几声声音,「唔唔」,下面,陈顾问和刘副
总就一起动了起来。
  两个男人的鸡巴同时在欣恬前后两处小穴里插弄。菊穴里面,娇嫩肛肠包裹
着刘副总的鸡巴,男人松开欣恬已经不能承受一点外力的肥大奶子,转而捏着她
浑圆的美臀,手指都陷入白嫩的臀肌里面,捏着她的臀肉。
  前面,湿润热热的小穴夹裹着陈顾问的肉肠,让陈顾问可以用最好的角度欣
赏欣恬黑密的耻毛下,那两片分开肉唇里,小穴夹裹自己鸡巴吞吐的样子。热热
的肉穴里面,嫩肉将自己的鸡巴夹紧,自己的鸡巴油光发亮。
  「唔唔……」肉腔里的蜜液不断顺着挤压的肉唇,男人的肉棒,滴落下来,
沾满被热水打过的在蜜唇边缘有些稀疏的耻毛,还有男人鸡巴下面的屌毛。两个
男人一前一后的使力,再加上上面那个陶正道,一起奸淫着着欣恬芬芳的身子。
  David ,David ……但是因为这难受的姿势,双手被绑在皮袋里面不能动缓,
再加上刚才陶正道和陈顾问要一起插进欣恬的嫩穴,小穴受力太大,真是红肿的
厉害。此时,欣恬竟不像往日一样那么容易欲火勾动,或者说,因为以前大部分
时候都是被涂抹药物,所以在完全没药的情况下,虽然她的身子还是很敏感,但
总是有些差异。
  David 、David ……无助的未婚人妻骑坐在男人身上,在心里念着自己未婚
夫的名字。「动起来啊!骚货!」在身下男人的叫嚷中,哀羞的挺动自己裸白的
小腹,收紧,松开,被挤开的屁眼一次一次被男人肉棒捅进,男人的肉棒被肛肠
里面分泌出的液体湿润,变得油亮。抽插之下,就好像插进蜜穴里面一样,开始
带出白色的浊沫。
  涔涔的汗水不断从欣恬被热水蒸熏的粉背上滴落,但是因为头发被人抓住,
她的头部没什么摆动。被打入药水的乳房的胀痛变得更加无法忍受,本来就很是
丰满的乳房因为充满奶水而肥大垂下,都几乎涨成紫红色的奶头被铜铃夹住,不
断发出阵阵淫靡的声响。绷紧的奶肉就好像是要证明什么是乳波浪臀一样,带着
她的痛苦甩动着……呜呜……陈顾问的鸡巴一次次顶到欣恬的花蕊,明明是那么
酸胀,痒人。可是距离那灵欲的巅峰就是还差那么一些,身子的动作就是不似平
时那么痴狂。
  David 、David ,你使劲肏我,使劲赶我,呜呜……
  很快,在欣恬身上找乐也已经不是一、两次的男人就发现问题,「怎么?骚
货?不用药就不行?真是个下贱的玩意!」享受着女人的身子,本来按照这种姿
势,应该是欣恬先受不住主动讨饶,结果却是自己感觉鸡巴里面似乎有些不安稳
的陈顾问大声说道。然后,一双空着的大手就往欣恬那粒早已充血立起,已经露
出的阴蒂上摸去。
  不!不要!男人的大手顺着自己的大腿根部,激烈交合中被挤压的沾满爱液
的皱碎花瓣,一直到那粒隐藏在顶端的肉粒。当那热热的感觉,陈顾问粗糙的指
尖触摸到自己最敏感的肉芽后,欣恬的身子立即一颤——但是还没等她真的叫出
什么,「小骚货!赶紧的!」上面,陶正道已经抓着她的秀发,将她的脑袋使劲
往自己胯部按去。男人粗长腥臭的鸡巴压进了欣恬的喉咙,直让她一阵窒息,让
她本能的蠕动自己的香舌,推挤。白皙的喉咙处,粗长鸡巴的隆起都是那么清晰。
粗硬的屌毛,都扎的她小脸生痛,几乎都进到她鼻腔里面。
  「唔唔,唔唔」,在男人逼迫下缩紧小嘴和脸颊的未婚人妻一阵娇啼。敏感
的喉部上粘膜在鸡巴硬捅下真是再也受不了了!但是下面,当陈顾问的手指分开
那粒阴蒂四周保护的薄皮,用指甲掐弄那粒敏感的肉芽后。猛的,欣恬的双腿都
是一阵打颤,雪白的大腿上的嫩肉都在抖动。后面的刘副总明显感到欣恬那丰满
的屁股,纤腰,都是一阵猛扭,再加上正是抽出鸡巴的动作,差点把持不住,让
自己的鸡巴从她屁眼里滑出来!
  「好啊!小骚货,再扭啊!」肠腔里,因为扭动和用力,男人的鸡巴再次感
到那种要命的夹紧。刘副总立即大声喊出。
  「唔唔……」不,不行!不要碰那里!欣恬的双眼一阵翻白,说不清是不是
因为陶正道的鸡巴用力顶压着自己的喉咙,呼吸不畅,还是因为陈顾问可怕的手
指。她大腿内侧一阵颤抖,双腿随着男人鸡巴的插入并紧松开。在陈顾问的大手
下,湿润的肉穴里一阵猛力蠕动,刚刚消去的敏感似乎再临身上。不要,等等,
她在那里高声叫着,因为嘴巴里含着男人的鸡巴,叫声变成模糊不清的呻吟。但
依然是高声叫着。
  哇……停下!David !David !她使劲动着被皮兜套住的十指芊芊玉指,挣
扎着,但是却不行。无法行动的双手就好像自己整个身子灵魂都不由自己的现实,
被紧紧的捆在那里。胸前,一对大大的奶子因为男人的魔手,更加要命的甩动起
来,铃声阵阵。身下处,那粒小小阴蒂在男人手指的扭动下,欣恬的身子似乎都
酥了。
  不要,不要……唔……再一些……唔唔……再深一些……嗯……终于,她又
变成那沉迷欲海,忘记贞洁和男友的荡妇。身体里火烧一样的灼热,身下肉穴里
敏感的反应,让她受不住的吸紧腹部,两腿不自觉的合拢,夹紧男人的肉肠。粗
大火热的肉棒捅开粉嫩的肛肠,每一次都似乎要把她的嫩肠带出。撑开的屁眼重
新显出菊纹,再又绷紧。身上的汗水淋漓而下,从敏感的香颈,单薄的锁骨,被
欲火蒸腾的粉红裸背,胸前那对大大的奶子,乳圆,直到小腹,大腿内侧,甚至
玉足心底都显出微微汗水。
  「唔唔……唔……」男人的肉棒在他的蜜穴里来回进出,一次次的狠刮着她
热痒的肉壁。花蕊里面,希望男人精液浇灌的快感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唔唔…
…不……David !让她真的忍不住那从心里发出的尖叫,呻吟。终于,在那最高
潮的第一点到达后,欣恬猛的向后仰起自己的脖颈,几乎要到极限——却又因为
陶正道按住了她的脑袋,变成脖颈绷紧,却无法后仰。
  从蜜穴深处喷出的蜜液,直接击在陈顾问本来也已经坚忍着就要射出的龟头
顶端。顿时,在这阴精一浇下,陈顾问那里也直接交了货,后面,刘副总,还有
上边的陶正道,也在欣恬扭紧身子,美目翻白,纤腰美臀都绷紧的扭动中,射出
了自己的子孙。
  「唔唔……」白色的浊液,射入进伊人的小嘴里面!一直进到她喉咙深处。
  当男人腰部颤抖,终于把鸡巴从欣恬的小嘴里拔出来后,高潮的未婚人妻就
像世间第一女高音一样,再也压制不住的发出呻吟。在这一刻,真是什么未婚夫,
自己受到的羞辱折磨都已忘记,完全沉迷在灵欲之中。「唔唔……」她的身子就
如痉挛一般扭动起来,手指无法动缓,玉足的趾尖弯曲蜷紧到了顶点。嫩白变红
的脚心都说不清是沾满了洗澡水还是汗水,湿润的就好像透明一样,挂满水液。
  下面,两个男人在鸡巴喷射完精液后,终于从欣恬蜜穴还有屁眼里拔出。少
许的白浊,拉粘的粘液,随着他们的鸡巴一起带出,而未婚人妻的蜜穴、屁眼,
在此时根本合拢不上,就像鱼儿的小嘴一样泛着红肿,张开嗡合着。
  欣恬赤裸的,在欲火的勾动下泛着红色的美妙肢体倒在浴室的地板上,曲起
美腿颤抖着,还没从高潮中脱离,趾尖都夹紧了起来,紧紧的夹着。也就是在这
时,那边拿着摄像机的胖子忽然挨到近处,在将摄像机对准欣恬的小脸,拍着她
沉浸在性欲中的满足,下面小洞里的凌乱污秽同时,又舔着嘴巴念道:「嘿!小
恬,憋久了吧?我这就让你这里也舒服舒服!」
  「知道吗,这时候让女人射奶的话,这奶流多长时间,她的高潮就有多长世
间!」说话间,胖子将手里的摄像机交给旁边的陶正道,一双手背上都是黑毛的
大手捏住她胸前的乳夹。当那两个黄铜夹子松开拿下的一刻,未婚人妻本来可能
都快消下的高潮余韵,瞬的又涨到极限,「唔……」,两股散开的淡黄色的奶水,
同时从欣恬那根本为哺育过孩子的双乳上,乳头的空隙中喷出。
  「唔唔!!!」一瞬,赤裸的未婚人妻闭紧了朦胧的眼眸,沾满白浊的小嘴
控制不住的张开,除了露出一片印在红色小舌、小嘴中的白色外,也是忍止不住
的高声呻吟着。布满汗水的香颈都是弯曲,湿漉到了极限。蜜穴里,子宫又是一
阵极速收缩,又一阵爱液喷出,而且还头一次的就好像AV女优们吹潮一样,从她
两腿间喷出好远,就好像细细的尿液一样。连带着,膀胱里也是一些东西控制不
住的东西一起喷涌出来。
  不!!!已经完全陷在高潮中的未婚人妻,那心底的潜意识中叫喊着,哀羞
着自己现在怎么每次高潮都会尿出。但是一瞬之后,她就失去了这种意识,耳中
一片鸣音,美丽的双眸都因为这高潮兴奋而翻起白目。模糊的视线中,两个男人
的脑袋挨到她身前,一个自然就是赵胖子,另一个则是刘副总。他们一人一个,
抓着欣恬的一只美乳,将她那喷着的乳汁已经变成白色的湿红乳头含入口中——
此刻,欣恬那乳房上的乳晕都有些散开,变得比百元硬币还大,红红的色泽——
「唔唔」,当男人的嘴巴挨在喷奶的乳头上大口吸吮的一刻,欣恬就觉得自己的
灵魂都仿佛要从乳尖里被男人吸出。
  「哇哇……」她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着,本就绷紧的腰肢再次向上弓起到极
限。蜜穴里,那些喷出的液体,热热的骚气都随着肉穴小嘴的开合,嗡吸不断的
继续喷出,金黄的尿液染满蜜唇,大腿内侧,地板上面。两只修长玉腿,玉足都
是控制不住的一阵蹬踹,脚趾夹紧,扣向心底。纤细白藕的双臂也是一阵挣扎,
可是被紧紧捆在的双手十指,就是分毫动作都没法做出。
  她抖动着自己的双臂,上身配合着两个男人的吸吮,用力向上弓起,就好像
要把自己的奶子全都塞入他们的嘴里一样,使劲的绷着小腹,蹬着双腿,扭着。
  「David ,David ……唔唔……」但是就是到了现在一刻,欣恬的心里还是
念着自己的未婚夫,似乎还在幻想着现在对自己做出一切的是David ,而不是他
们。

   ***    ***    ***    ***

  「她刚才说什么?David ?」
  在男人的大嘴下,赤裸的未婚人妻痉挛似的扭动着,雪白的美腿弯曲着蹬紧
地面,玉豆一样的足趾都似乎要扎进瓷砖里面,分开的双腿间,露出着被男人的
精液,还有她自己的尿液污秽弄脏的私处。金色的液体,白浊,还有阴精挂满了
蜷曲黝黑的耻毛上,大腿内侧遍布精斑的斑点。高潮的余韵,甚至在赵胖子和刘
副总因为欣恬这一次分泌的奶水太多,或者说因为觉得人奶没什么味道喝了不久
就离开,但是陶正道和陈顾问又像两个没喝过娘奶的孩子一样扑过去,摸着欣恬
的奶子,使劲大吸后,真是就好像赵强说的那样,奶水流多久就可以维持多久一
样,久久不能消减。
  「唔唔……」在控制不住的高潮刺激下,赤裸的未婚人妻大声呻吟着。两个
男人使足力气,手口并用的捏着欣恬奶子,挤压着乳肉中的奶水。丰满的大大奶
子就好像鼓胀的奶球一样,在他们手口的动作下,显出好像胶质质感一样的坚挺、
凹进。在手指的挤压下,奶水从乳尖喷涌流出的感觉,就好像灵魂从自己身体中
被吸走,流出。敏感的乳头在男人的嘴里,被牙齿咬住,好像小小的橡胶肉棍一
样坚挺挺拔,敏感,奶水流过乳头的孔隙,从乳尖中喷出的感觉,直让她控制不
住的就好像整个身子都掏空,子宫内的收缩都不见停止。蠕动着自己的双腿,蹬
着,踹着,趾尖都用力的,大声呻吟的根本停不下来。就好似要将自己的嗓子喊
哑一样,直到最后,那最后一滴奶水都流出干净,两个男人终于停下后,才终于
停止下来。
  灯下,氤氲热气还未散尽的浴室里,从未享受过如此长时间高潮的未婚人妻
就好像死过一次一样,张开自己沾满白色浊液的小嘴,一口口的倒着气。甚至,
有几只粗黑的硬毛沾在她的唇角边,她都没有自知。
  她一口口的喘着气,芳唇上挂满白浊。用一种很丢人的姿势分开自己的双腿,
露出下面同样沾满浊物的湿润红嫩小嘴,因为爱液流出太多狼藉的不堪入目的私
处。两颗刚刚因为奶液充起的肥大乳房,因为奶水都被吸干,已经就好像两陀可
怜的白肉一样塌在她的胸前。甚至直到此刻,那终于小了一些的紫红色乳尖上,
仍然还有一些奶汁挂在上面。
  可怜的未婚人妻躺在那里,无力的喘息着,真是再也不堪蹂躏,目光都完全
散开。而身边的几个男人则在喘息中,回味刚才的享受同时,忽然想到那个问题。
  「刚才她是不是念David 的名字了?」
  「好像是吧?」
  「什么?这时候她还想着那个废物?」瞬的,男人妒火再次点燃,刘副总的
表情就好像被人抽了一记耳光一样,就好像David 才是欣恬的姘头,自己才是她
的男友一样。
  「干!」旁边陈顾问也是一脸恼火。
  「嘿,气什么?咱们今晚有的是时间让小骚货叫咱们的名字!」胖子继续一
脸坏笑的说着。只是用欣恬小嘴享受的陶正道看着两个同僚,也是一脸报复性的
快感。
  一阵热水从喷头里喷出,打在未婚人妻赤裸的脸上、身上。他们用热水冲洗
欣恬的私处,布满浊物的肉穴。因为刚被干完都合不上,一张一翕地蠕动着的屁
眼。冲洗着里面敏感粉嫩挂满白浊的嫩肠。
  几个男人的大手摩挲着那里,还有欣恬变得有些软榻的奶子,翘臀。水液和
他们的手指融在一起,手指下,欣恬完全任由他们的摆布,因为刚才长时间高潮,
仍然敏感的身子在热水冲洗,男人手指的揉捏中,手指插进她屁眼里挖弄,伸进
蜜穴里面,揉捏那敏感红肿的蜜唇、蜜穴里的嫩肉,再次变得敏感起来。
  「不要了……不要……」她哀啼着,再也不堪蹂躏的蜜肉唇瓣已经变得红肿,
在男人手指的揉捏下再次发出灼热,也让可怜的未婚人妻的双腿再次发出微微蠕
颤,那种腿肚子都在大软的感觉真是让她都说不清是不是恨自己生为女人。
  所幸,此时几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心情继续游戏,他们用热水简单冲了下欣恬
身上的浊物,几个人也是弄干净自己后就离开了浴室。
  客厅里,粪尿的味道还是很重,让刘副总他们或多或少皱起眉头——毕竟,
他们可不是裘董那种对一般玩法早就玩腻的男人。他们将没有一丝气力的欣恬扔
到沙发上,开始自顾自的穿起衣服。同时,也开始讨论起来怎么打扮欣恬。
  「你们说,让小恬穿什么好呢?」
  真皮沙发上,欣恬赤裸着躺在那里。被擦过的秀发仍然沾着不少水液,显得
湿湿漉漉。美丽雪白的身子上也是一片淋漓水滴,就好像没有一丝力气一样,慵
懒的感觉从她的发梢一直延伸到她的趾尖,就好像赤裸的维纳斯一样,玉体横陈
的躺在那里的样子,弄得赵胖子都不时舔起肥厚的嘴唇。
  「老赵,小恬的奶子不会以后都是这样吧?」旁边,陈顾问一边穿着裤子,
一边看着欣恬的奶子。因为奶水流干的缘故,此时,欣恬那对本来很是丰满坚挺
的美乳变得有些软扁,少了不少弹性。
  「你真没玩过这药啊?放心吧?刚开始时都这样,过半个小时就好。」胖子
很有信心的说着,不过末了又加了一句,「嘿,就是变不回来也没关系,裘董肯
定有办法,做个拉皮什么的就行。说不准正好可以给这小骚货再隆隆胸!」
  说话间,胖子甚至把手放在自己胸前做出比划。
  「嘿,小恬的胸都这么大了,再隆?那得是什么样子啊?对了,小恬的三围
是多少来着?」
  「34D 的奶子,24、35. 」
  这边,陈顾问似乎放心了的笑出一声。那边,刘副总已经立即给出答案。
  「我靠!难怪这么细腰大胸啊!」
  灯光下,几个男人吃着欣恬的豆腐。赤裸的未婚人妻则继续慵懒的躺在沙发
上,一双纤细的手臂被扭在身后,双手被黑色皮套套着,好似假寐一样闭着自己
的眼睛,休息着自己的身子,认着那些男人谈论自己的身体。
  沙发上,她修长的玉腿蜷缩着,玉足上因为洗浴后的水液还未干下,显得特
别晶莹白嫩。美丽的纤腰因为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显出几抹可爱的弯皱,更加突
出了她美背的光滑。
  「来,咱们先让小恬喝点水!」眼看着欣恬的奶子似乎真是伤的厉害,暂时
还很软瘪,湿润的乳头都随着乳房耷拉下来,也似乎失去生机一样坠在那里。胖
子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还是显出一些担心。他从冰箱里翻找着可以喝得饮料,
比如矿泉水什么的。拧开瓶盖,抱着欣恬的头,将瓶嘴挨到她的小嘴边上。
  「来,小恬,累了吧?喝点水吧?」
  刚刚才经历过从未有过的高潮,真是都好像完全虚脱一样的未婚人妻睁开双
眸。她缓缓的吐出芳香,湿润的秀发沾在她的额上,脸颊上面,黑白分明的双眸
目光涣散。她看了看赵胖子布满肥肉的大脸,心里虽然恨着这些男人,但是确实
耗损体力太大,也是口干舌燥之下,还是好似个乖巧的小女孩儿一样张开小嘴,
喝起了瓶子里的水。
  「乖~~这就对了,女人出奶最耗费水分,多喝点,待会儿才可以出更多的奶!」
但是后面胖子的话语——虽然说话时,这个变态真是好像慈父照顾女儿一样,做
出着类似的动作,但是那话语,「咳咳,咳咳……」还是让欣恬一阵水呛的咳嗽。
她那娇弱的肩膀一阵抖动,胸前的奶子都是一阵微颤。她睁着那双没什么神彩的
双眸,眼神复杂,嘴角微微抿紧的看着胖子,但是在着之后,在胖子继续拿过来
的矿泉水前,还是继续张开小嘴,喝起水来。
  如果是以前的日子,她绝不会还这么乖乖就范,任人侮辱。可是现在,在被
这些人当性奴一样玩弄这么久之后,她真是已经没什么反抗的胆子了。只是乖乖
的喝着水,希望能稍稍恢复些体力。她知道,今夜还很长很长……
  「……」
  冰凉的矿泉水,不断流入口中,随着白皙脖颈的起伏灌入大量失水的体内。
涓涓的甘泉让欣恬疲惫的身子似乎恢复了些气力,脸上的神采也恢复了些,她似
乎从不曾想过矿泉水也会这么甘甜,但那种慵懒不愿动瘫的感觉还是依旧。
  她仰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喝着赵强瓶子里的水,也许是真的口渴的缘故,一
连喝了两瓶这种小瓶装的矿泉水才终于。
  「怎么样?还要不要?」当胖子继续问她的时候,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
疲累而没有说话——如果可能,她真希望这些男人可以赶紧离开,就是把自己这
么绑着,留在沙发上,明早被David 看到都没关系。她真是想早点结束这噩梦。
  可是,现在的现实却是……
  「嘿!就这小骚货?还用穿衣服?」似乎仍然没从妒火中出来的刘副总说着
自己的想法,「直接就把她这样带去好了。」
  可怕的话语,要让我这么赤裸着出去?本来都没什么力气,甚至胖子问话时
都没有出声,只是轻摇缳首的未婚人妻再次睁开双眸,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显
出新的焦虑,迎着刘副总瞧向她的目光,惊恐的摇了摇头。
  不!她在心里轻轻的吐着,即便没有念出,只是在心里想着,那声音都是那
么脆弱。
  不要让我这个样子出去!她在心里乞求着,希望这个恶魔不要这么折磨自己。
  「这样出去?行吗?」那边的陈顾问有些顾虑的问道。毕竟,这些人里他是
最为知名的一个——至少当初还是立法委员的时候是如此——自然也最爱惜自己
的羽毛。在没人的地方玩玩欣恬这样已经和男友订婚的女人,群P 一下是回事。
但是就这样把光着身子的女人带出去,万一被人看到,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他在裘董这里当什么鸟顾问,只是为再次竞选积攒本钱而已。
  是的,不行!欣恬心里就好像知道陈顾问再想什么似的,将乞求的目光转向
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目光闪动,希望他可以说服刘副总——虽然这个男人
也和那些家伙一样强奸了自己。可是在此时此刻,她却将他当成唯一的救星,希
望奇迹发生。在这一刻,真是如果问她如果用自己的身子来换陈顾问帮助可不可
以,让陈顾问做自己的隐秘男友行不行的话,她可能都会点头同意。
  但是呢……
  「嘿!这有什么不行的?这骚货光着身子出去的时候还少吗?」刘副总戴好
眼镜,撅着嘴角的瞧着哀羞的未婚人妻。
  他那刻薄的话语,让欣恬羞的耳根都红了。没错,在过去一个多月,她不止
一次被这些人剥光衣服带出去,被放在光天化日下被各种人玩弄。外籍劳工、乞
丐,工地的苦力,甚至养老院的老头。但那都是自己被抹了药,神智不清的时候
啊!而且……而且……那时候也不是在这里,不是从自己住的地方光着身子被带
出啊!如果在这里被人看到……
  未婚人妻再次恐惧的摇着脑袋,乞求着陈顾问因为担心被人看到,可以继续
帮自己说话。柔和的灯光下,她的样子是那么楚楚可怜,长长睫毛下,一双黑白
分明的大眼似乎都快可以说话一样,说着心底的诉求,瞧着陈顾问。因为恐惧、
害怕,似乎没有力气开言而微微分开的小嘴,都少了血色的双唇,是那么诱人,
美味,惹人怜爱。
  「真的安全?万一要是明天出现在橘子日报上,那咱们几个就都别想混了。」
不知是不是欣恬可怜的目光感动了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还是因为担心自己仕途
的第二春可能因为这个破事完结,陈顾问再次做出询问。
  「就是,万一被人看到,那我和老陈就都别想再混了!」这时候,那个热门
节目主持人陶正道也加入进来。
  「看你们两个的胆子!」刘副总一皱眉头,似乎立即就想说什么,但看了看
一双美眸中正露出担忧、乞盼,当自己看过去后又迅速移开目光的欣恬。他止住
话声,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两个和赵强走到房间另一边,才开口说道:「告诉你
们吧,裘董之前已经找人看好这里了。这公寓楼的人的作息时间,什么时候有人
出来,什么时候有人回家,连这里的保安都被他收买了。」
  「现在这个钟点,坐电梯下去根本不会遇到什么人!而且电梯直接连着楼下
的停车场,那里车多柱多,就算真有什么人忽然进来也有的是地方躲。而且钱雷
那里又那么隐蔽,咱们直接开车到楼下,就算这小骚货什么都不穿都不会被人发
现。」
  「干!真的啊!」
  「还是裘董想的周全!」
  旁边,两个中年男人立即满嘴夸赞。刘副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得意的扫
了下两位同僚,又看了看沙发上的人妻。
  说实话,虽然他自己也不能完全肯定会不会被人看到,不过嘛……那句话叫
怎么说来的?色令智昏?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忧,这和从裘董那里计划好离开完全
不同。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要试一试,好羞辱一下这个该死的小贱人。谁叫这个小
娘们这么看不起自己!和自己做的时候居然还喊David 的名字?
  不知道他们谈得什么,但是显然,陈顾问他们已经同意了刘副总的建议。欣
恬痛苦的感到,他们可能真会让自己就这么一丝不挂的出去。不,不要,你们不
能这样,David 救我!她在心里无力的喊着,手指在皮袋里挣扎着,喊着未婚夫
的名字。
  她转过自己的目光瞧向David ,可是此时的David 却仍然躺在卧室里的大床
上,沉沉的睡着。
  David 救我!David 救救我!David 的未婚妻在心中哭喊着,使劲动着自己
皮套里的手指。身前,悄悄聊完的几个男人再次走了回来,「不过嘛,说是什么
都不穿就带出去,似乎还是会少点味道。」刘副总一脸冷笑的瞧着赤裸的未婚人
妻,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好像在说:你当我不知道你心底在想什么?让欣恬身上
的汗毛疙瘩都立了起来。
  不,他又要用什么方法对付我!她心里恐惧的念道。被捆在身后的小手继续
挣扎着,动着自己的胳膊,一切已经这么明显,挣扎的动作都不再掩饰。但是这
事实,却好像这无助的现实一样,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让指尖动上一分。就好
像她现在的身子,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不由自己。
  呜呜……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委屈、羞耻,哽咽的几乎要再次哭起——虽然实
际只是悲戚的感觉,并没有真的哭出——就似乎,就是到这种地步,她心里的一
些坚强,依然希望自己不要再这些男人面前示弱,让他们遂愿舒心。
  「来,咱们在出去之前先给小恬加点小玩意?」
  说话间,刘副总已经从带来的皮包里拿出一个巨大的电动阳具,还有一罐个
装满液体的透明玻璃瓶。
  瞧着那个玻璃瓶,欣恬那现在都不能并拢的双腿间,都已经肿胀翻肿的蜜穴
里面,又是一阵无法形容的抽动,一阵蜜液在那还是湿润的小穴里面升出——同
时还有的,则是一阵好似骨子里发出的躁动,心中什么被拉起的感觉。她那白皙
裸白的身子上,一阵不可控制的战粟。
  不!不要!不要再来了!她在心底大声喊道。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