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十一)夜话1

(十一)夜话1
魏喜和离夏,经历了玩笑、尴尬、平静、再次尴尬、解释和相互理解
,公媳俩人的关系也完全转化成了父女关系,俩人对待尴尬问题似乎达成了共识
,也都在自勉中抛弃掉了原来的不好意思。
  其实彼此之间放开手脚的话,在生活中,共同面对现实,看破尴尬,打破尴
尬,也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只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层窗户纸就是没人敢捅
破了,因此横生了许多误会。
  魏喜在照顾孙子上也是发自本心,越发的不遗余力,在儿媳妇喂奶中或者是
挤奶的过程中,看到了也不会和从前似地尴尬的回避了,甚至能自然的从儿媳妇
手中接过她刚刚挤出来的带着体温的奶水。
  看到公公的心结打开,能够看淡这种问题,离夏很是开心。
  上午九点多,孩子姥爷那边打来了电话询问闺女「夏夏啊,这几天在农村生
活的不错吧」,离夏对着孩子姥爷温柔的说着「恩,挺好的,小勇还从他老丈人
那里拿来鲫鱼呢,你的外孙也挺好的」,孩子姥爷嘱托道「恩,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不要光顾着自己,孩子爷爷那样的伺候你们,你该孝敬就孝敬他,就当和
爸爸在身边一样」,离夏接打电话时,魏喜就在身边,魏喜也从电话中听到了老
亲家说的话,他对自己的亲家挺感激的,对于鳏居已久的他来说,那种举亲不避
嫌的情怀,让魏喜逐渐的把那种他认为尴尬事情看开了。
  看着身边的老人安静的听着自己讲话,离夏像小女儿一样撒娇着扭捏着身子
「我哪能不伺候公公呢,他现在就在我身边听着呢,你看现在,两个爸爸疼我,
我呀,还敢说什么不是啊」,孩子姥爷听到女儿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让闺女
把电话交给亲家,接过电话,魏喜爽朗的笑着首先说道「哎呀,亲家啊,还要你
多番嘱咐闺女,咱们不说这见外的话了。我和她在乡下挺好的,劳你费心了」,
「呵呵,你看你看,你又客气了不是,那不是应该的嘛,自家人还说那些,不说
,不说了」
  亲家也是敞亮的笑着说,「呵呵」
  两个老人的笑声在电话中连成了一片。
  离夏看着公爹和自己的爸爸聊着天,那种亲情的氛围,眨着大眼,感受着浓
浓的情意,小脸上始终挂着甜美的微笑。
  电话挂断之后,公媳俩坐在大炕上随便说着。
  「建建不是说了今天中午就到这了,爸给你们接着做鱼吃,你说好不好」
  魏喜开心的对儿媳妇说道,离夏转而哼哼道「还吃鱼汤啊,人家涨的都不像
话了」,「你呀,哺乳期就该这个样子,多吃一些补奶的东西,你的乳汁质量就
好,孩子吃着也就更健康了」
  魏喜拿着喝干了的空杯子,指了指杯子中残余的汁液,还能看的出来,乳汁
的残液挂在杯子的壁上呢。
  「你倒好,给人家补来补去的,这回行了,你孙子吃完你吃,哼,这也算是
闺女孝敬你的了」
  离夏眼角上挑,白了一眼公公,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异常丰满的胸部,无
奈的托了托,听到儿媳妇娇嗔话语,又看到儿媳妇那天王托塔的姿势,魏喜扶着
脑袋呵呵的憨笑着回了一句「呵呵,能理解的,能理解的」。
  中午,魏宗建坐车来到了乡下,好几天不见了,人也有些消瘦,也有些黑了

  看到他回来之后,魏喜和离夏都很高兴,出去了十来天了,这回可算回来了

  「这次不用再出去了吧?」
  离夏询问者丈夫,「哦,那倒不是,今天回来在家待半天儿,明天还要走,
不过呢,最近安排的都是短程,要去好几个地方呢,也都是三两天的事」
  魏宗建苦着脸子说道,「这不回来了吗,回来了就好啊」
  魏喜在一旁适时的开导着,他哪里不知道儿媳妇的心情。
  看着魏宗建吃的那个香,公媳俩发自内心的高兴,「别看着我吃啊,你们也
吃,大家都吃吧」
  魏宗建指了指父亲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媳妇说道。
  「恩,不着急吃,你吃好就行」
  魏喜对着儿子说着,他自己光喝着啤酒也不吃菜,那边的离夏则是拍着儿子
的屁股,哄着小婴儿睡觉。
  听到父亲说完,魏宗建傻呵呵的笑着,感受着家庭的温暖。
  魏宗建所在的公司,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有业务往来,这也就造成了他不定时
的在全国跑来跑去的,他本身又是技术项目经理,自己孩子出生前后还有个照看
妻子和孩子的借口,现在孩子都九个月了,总不能缩在家中以孩子为借口不出差
吧。
  对于这样的一个四处奔波的人来说,片刻的团聚也是温馨的,生活生活,淳
朴中透着浓情。
  一家子人有说有笑的享受着天伦之乐,那酷热感似乎也被冲淡了。
  「一会儿洗个澡去吧,看你汗呼呼的样子」
  离夏一脸媚态的说着,看到丈夫回到自己身边,对于她来说,这些天的压抑
确实需要释放一下了,看到妻子的表情,宗建会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恩,一会儿
啊,等孩子睡了,咱们一块洗吧」
  「恩」
  离夏依偎在丈夫的怀中,低声细语的说道。
  「洗完澡去厢房吧」
  宗建建议着,他话里的意思再也清楚不过了,毕竟农村的隔音效果比不上城
里,所以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你还不嫌那里热啊,恩,咱们悄悄的就行」
  离夏小声的说着,说完,脸上挂着一抹羞意。
  魏喜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休息后,没一会儿,离夏就去了浴室,愣了
片刻,宗建也走出了客厅,边走边想一些事情,然后他来到东厢房里,那午后的
炙烤,厢房里确实是扑鼻的热,刚一进去,那半袖衬衫「唰」
  的一下从后背就湿透了,感受着那蒸笼般的熏炽,他心道「确实是太闷热了
,就随夏夏吧,悄悄的做,恩」,他刚要走,忽然看到了墙角摆着的佛像,好奇
的他走了过去,拿起这个佛像看了看,「这不是密宗的欢喜佛吗」
  宗建心理嘀咕着,「谁弄的这么一尊放到这里」
  宗建心理想着,摆弄了一下欢喜佛,那闷热的厢房实在没法继续再待下去,
他呼着热气迅速把它放回墙角,出了东厢房然后走进浴室。
  两口子在浴室里又亲又吻的来了一个温情过场,然后做贼般的回到了自己的
房间,关好房门,检查了一下,看到没有任何异常之后,就把窗子和窗帘也拉上
了,浴室里的温存已然不用再进行任何前奏,离夏被丈夫揽在怀里,轻轻一送,
两个年轻的身子就结合在一起了,压抑了许久的离夏也彻底放松了下来,情不自
禁的呼出声来,然后又赶紧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宗建配合的把嘴凑了过去,轻轻
的送着身体,一下一下的缓慢抽送起来。
  感受着爱意绵绵,情深意切,离夏闭着双眼情不自禁的仰着头,同时双手轻
抚丈夫的头发,把自己的颤耸的乳房送了过去,宗建毫不客气的大口吞着乳汁。
  「比我走之前还要大,水也粘稠了」
  宗建舔着嘴角的奶水低低的说道,「坏人,再吸吸,人家涨」
  离夏粉嫩的脸蛋上布满红霞,连玉颈都透出了醉意,她羞媚的低语着,那羞
欲的脸蛋,让宗建本能的持久了起来,他那粗实的下体把妻子的玉壶塞的满满的
,同时感受着娇妻的美妙和紧致。
  房子里散发着热气,还有一种欢爱的味道,彼此身体上流淌着的汗水在证明
着他们的存在,那不时传来的一阵轻呼,让他俩既兴奋又紧张,彼此纠结着完成
了一次聚合后的幸福,清理现场,然后又迫不及待的打开窗子流通空气,稳重的
宗建劝慰着妻子说道「晚上再来吧,等父亲睡着了,这里毕竟压抑一些,不能太
放开,我也是知道的」,确实如宗建所说,他们确实是都没满足,尤其是这种小
别胜新婚的新鲜感,一次怎么能够呢。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就到了三点,夫妻俩在小睡了一阵儿之后,孩子也醒
了过来,宗建起身下床打开了房门,这时候,他看到父亲站在客厅的后门,抽着
烟,静静的在那里不知道又在寻思着什么。
  「爸啊,你又在琢磨着鼓捣后院的活计呢?不要那么操劳,你看咱们现在日
子过得那么好了,就该放下担子,这回离夏陪你来乡下住几天,你也别嫌我们烦
,过两天回去的话,你再跟我们走」
  宗建也点了一根烟,说着就靠了过去。
  「看你说的,爸什么时候嫌弃你们了,爸这是怕给你们的生活带来不便,你
说你又总不在家,我一个老头子总住在你那里...」,老人还没有说完话,就
被儿子打断了,「爸,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你就我一个儿子,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这笨嘴拙舌的都知道,你还拿这个说事,别说了,回头让夏夏说说你,省的你
又一大堆话等着我,我可真拿你没办法了」
  宗建一听父亲那老生常谈,一下子就打断了他,一副不容父亲做出任何选择
的语气。
  此时离夏抱着孩子正好走了出来,也随着丈夫的口吻附和起来。
  看到儿子这样说,魏喜冲着儿子笑了笑,他什么也没有说,又扫了一眼儿媳
妇,儿媳妇那眼睛里依旧透着明亮,不待多看,他马上转过了头。
  晚霞一层一层的把西边的天都烧红了,踏着晚霞,魏喜陪着儿子儿媳妇走在
村后的小路上,那一颗颗被木围子架起的小树整齐的排列着,六角形的方砖铺就
的崎岖小路弯弯扭扭的延伸出去。
  小路两盘栽种的花草茂密的生长着,透着芬香和青葱,不时的有年轻的年老
的或骑车或步行的沿着河边消遣,彼此之间总能听到打着招呼的声音。
  走着走着,离夏被宗建轻轻的拉了一把,然后就放慢了脚步,宗建抱着儿子
示意离夏,看着父亲在前面趟着步子稳健的走着。
  看到丈夫要说什么的样子,她把头靠向丈夫身边,「你看爸爸,步子还是那
样的稳健啊」
  宗建小声的对着妻子说道,「是啊,爸爸总说自己老了,看着他现在的样子
,可真不想看到他步履蹒跚啊」
  离夏理解的和丈夫咬着耳朵,然后又指了指夕阳映照下的影子看到父亲那背
影,宗建的心理是有些沉闷的,那个背影,已经好多年独自一个人默默的行走了
,没有了出双入对,也没有贴心人的陪伴。
  「恩,对,我不在家的日子里,你替我多费心吧,我一个不知如何表达的人
,在家的话也没有你心细,替我照顾他,让他过的舒服一些」
  宗建低沉的说着,望着丈夫有些落寞有些无助的眼神,离夏抓紧了丈夫的手
臂,很是温情的说道「我会的,我会照顾好爸爸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一个
人孤寂的走下去的,我会把你对爸爸的那份爱双倍补偿给他的」,说完离夏在丈
夫的脸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
  晚霞的光芒在那一瞬,映在妻子的侧脸上,红扑扑的,看着妻子,宗建感激
的笑了。
  那艳丽的晚霞,映着云彩,构成夕阳下一副彩云巡日状。
  离夏一家人在夕照下踏在河边小路,悠闲散着。
  红蓝白之间,聚散飘转,随着日头渐渐打西,天色也逐渐暗淡了下来。
  回到家中,宗建把买来的烧烤放到桌子上,取出啤酒,一家四口也不用开灶
,就那样的举着烤串,一边喝酒一边吃着,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离夏因为哺乳就不能喝啤酒了,摆在她眼前的是鲫鱼豆腐汤,望着白花花的
汤,又低头看看自己那饱满的胸部,然后扫了一眼八仙桌对面的公爹,最终无奈
的忍了下去。
  魏喜九点钟准时回到自己房间休息,算是把战场让给了自己的儿子儿媳妇。
  小两口难得的在乡村老家聚在一起,洗漱完毕,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行
那周公之礼。
  卧室内,只开了个床头灯,那冷色调的白光却能把屋子里的情形映照出来。
  离夏的嘴上被丝袜封住,她被剥的像一只小白羊,赤裸裸翘挺挺的被宗建把
双腿扛了起来,宗建也不再客气,在妻子身体间,很是直接的一下就插到了底儿
,离夏则是随之闷哼了一声就扬起了脖子。
  看到妻子这个表情,宗建知道她需要自己狠狠的伐挞,然后吸了一口气开始
快速的推进抽出,离夏的双腿在丈夫的肩膀之上晃来晃去的,她的脖子绷得笔直
,双手紧紧抓住床单,随着丈夫的冲击,两个袒露出来的爆乳被甩的汁水淋漓。
  一边狠狠的伐挞着,宗建一边压下身子,叼住了一只肥白的乳房,舔着舔着
,就开始疯狂的喝起妻子那丰裕的乳汁。
  啪啪啪的声响,起初小范围的在屋子里传播着,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大,已经
无法压制,东房的魏喜隐约听到了微弱的声音,那是男女房事才有的声音,他知
道这是儿子和儿媳妇在做那事儿。
  一个父亲,一个始终中正的老人,听到儿子和儿媳妇房事的声音,岂能起什
么心思,可是,作为男人,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性,又是那么不可或缺的
,也是无法压抑的事情,老人本来有规律的克制着自己,但随着儿子和儿媳妇的
加入,使得他的生活反而不是那么随意了,这也是他无法想象无法左右的事情。
  尤其是乡下这几天的生活,和儿媳妇单独相处的日子里,发生的一些事情,
让老人单纯的生活起了变化,那变化如温水煮青蛙般抽茧拨丝,一点点的把老人
单纯的心房打开,他内心深处潜藏着的欲望之门,也随之被打开了。
  魏喜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偷偷打开了房门,大气也不敢哈的他,蹑手蹑脚的来
到儿子房外,隔着门,这一回,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再无隔阂,全都被他听到了耳
朵里。
  「我要,你给我」
  此时屋子里的离夏嘴上的丝袜已经放了下来,她忘情的啼转在丈夫身下,似
乎已经忘乎所以了。
  「给你,给你~恩~」
  宗建闷吼着用着力顶着,那话儿在妻子体内进出时,连带着妻子娇嫩的粉肉
都给抻扯开了,直挺挺的阳物饱胀的在那穴里进进出出的,浸泡在湿滑的温室中
,宗建一边呼呼的询问着妻子的感受,一边卖力的耸动着「有快感吗?」。
  「坏人,坏人,你这个坏老人,我要,你欺负我,我要你把我撕了~~」
  离夏娇嗔的声音是那样的吸引人,她说的时候,甚至已经语无伦次了。
  门外,听的儿媳妇高低音变换着,魏喜心中非常震惊,他们这说的是什么啊
,尤其儿媳妇嘴中不断捣鼓着「坏老人」,这个词不是经常说自己吗?难道儿媳
妇她?魏喜不敢想象了,他挺着艰难的下体转身悄悄的回到房中,这一回,他不
再压抑着了,他想压抑也压抑不住。
  握着自己粗涨到极点的阳物,他不停的快速撸动着,同时脑海中想着儿媳妇
那曼妙的身体,他不再克制,也不想克制了,这么多天的「折磨」,他真的,真
的是需要发泄一下了。
  手上动作越来越快,嗓子眼里也不断哽咽着,快感连连中,魏喜喷射了出来
,那不停弹动着的阳具,快速的一股一股的喷出了乳白色的子孙液,强有力的击
打着尿桶,他确实能感觉到尿桶间传来的「破破」
  声,当他舒服的射过之后,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刚才的荒唐想法还有那荒唐
的做法,他捂住了脸,老脸很烫,他觉得自己疯了,尤其是脑海中闪现着不该是
他这个身份惦记的人。
  「坏老人,给我~~」
  离夏在失神时喊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下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尿了出来,而她
此时也瘫软如泥的任由丈夫飞快的突刺着,「坏老人给我」
  再次失声喊出这么一句,离夏终于又一次的忍不住的喷射了出来,她在那一
瞬间,脑海中竟然出现了模糊,仿佛此时此刻趴在身上之人不是自己的丈夫,到
底是谁?她不敢想,就在这个时候,高潮一波波的向她袭来。
  听到妻子说出的闺中密语,宗建清晰的感觉到阳物被滚烫的包围着,他「哦

  了一声,然后抱住妻子的大腿狠狠的顶了起来,嘴里也捣鼓道「好闺女,好
闺女,我给你,给你啊,啊」,在快速抽插中死死的顶在了妻子的臀部,身体随
着妻子抖动在一起。
  酣畅淋漓的房中秘事,使得夫妻俩兴奋异常,看到妻子眼中满意的笑容绽放
在红嫩的脸蛋上,那舒展之后的身体变化以及最后冲刺时的紧爽感觉,宗建知道
,妻子高潮了,这一次高潮持续的时间还挺长,看来妻子真的是被自己伺候舒服
了。
  离夏迷醉的眼神看着丈夫,任由丈夫替自己做善后工作,她被弄的软软的,
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只剩下娇喘连连,迷人的脸蛋上挂着薰醉,她自己都能感
觉到自己眼中秀出了水,那汪汪泛滥的春情,透过少妇的身子散发出来。
  高潮过后,离夏躲在丈夫怀中,听着丈夫心口咚咚的跳着,她轻抚着丈夫的
胸口说道「你离家这段时间,我和爸爸谈过了,爸爸不打算找老伴,这个事儿咱
们在电话中也提到了」,「恩,这个我是知道的,你什么打算呢」
  丈夫抚摸着妻子的一头秀发,鼻子靠近上面嗅着淡淡的清香问着。
  「我考虑了,老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些天的接触,我能体会老人的用心
良苦,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尊重他的选择,以后生活在一起的话,我会把
他对咱们的爱报答给他的,让他不会觉得孤单和寂寞,让他能够体会到家的温暖
和幸福」,抬头看着丈夫的眼睛,当说完之后,离夏娇羞无限的再次把头埋进丈
夫怀中。
  「老婆,我支持你的选择,不管将来怎么样,我都毫无怨言的支持着你的选
择」,听到丈夫理解的话,离夏撺着身子紧紧的靠在丈夫怀中,「坏人儿,就知
道听我的,你自己就没有主意吗」
  离夏抚弄着丈夫的乳头说道,「我不是总不在家吗,家里的事情不听你的听
谁的」
  宗建捧起妻子的脸蛋温柔的说道,「老公,我爱你」
  离夏轻轻的说着,然后害羞似地扎进丈夫的怀中。
  感觉到妻子的颤抖,宗建搂的更紧了「老婆,我也爱你」,紧接着宗建又问
道「刚才舒服吗?」,离夏扎在丈夫怀中的脑袋轻轻的拱着丈夫说道「坏人儿」
,她一边说一边拱着丈夫,脑海中又一次的浮现了高潮前自己说的胡乱话语「坏
老人,给我~~」。
  长夜漫漫,夫妻俩就那样的一边说着情话一边享受着高潮后的抚慰,离夏没
有再次要求丈夫去做什么,因为她知道丈夫奔波的不容易,今天能够有两次,已
经很满意很舒服了,她的心里挺知足的。
  第儿天,宗建吃过早饭,也没用妻子开车送自己,和父亲道别之后,就是步
行走了出去,一路矫健的走在公路上,经过那灰白的小桥之后,离开村子再次踏
上奔波之旅。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