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13

  「你终于都醒了。」莹姐被我的啜泣声吵醒抬头关切地问。
  我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盯着天花板,我不介意被莹姐看到我的窘态,当一
个人灵魂被掏空的时候面子已经一点也不重要了,况且在莹姐面前哭也不是第一
次了。莹姐没有再说话,拿起纸巾轻轻地帮我擦拭着眼泪。
  时间在我看来好像也停顿了一样,当我的眼泪不再流正确来说是已经流干的
时候,莹姐已经端着午饭来到床前,她把一勺子的粥喂到我嘴边,这举动反而让
我觉得有点难为情,我已经救不了我的妻子,救不了我的家庭,在权贵面前如同
一只蝼蚁一样什么也做不到,但也不至于连吃饭也要人喂,难道我真的像个废人
一样吗?
  「我……我自己来吧。」我欲使力自己起来的时候,突感全身疼痛难忍,全
身好像被人拆散了再重新拼装起来一样,听到全身骨头「咯咯」地响,「啊!」
忍不住喊了一声。
  「别,你别动。」莹姐连忙放下手中的碗和勺子扶住我。
  「你别动,你伤还没好呢,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全身大面积的瘀伤。让我
喂你,听姐的,别动。」莹姐扶我重新躺下。
  我已经痛出一身冷汗,不得不乖乖地躺下。
  「来,我喂你。」莹姐再把勺子喂到我嘴边,我知道已经不能逞强了只能乖
乖地张开嘴来。
  「你已经昏迷两天了,幸好没伤骨头,不然就麻烦了。」莹姐边喂饭边说。
  我没有答话,心想为什么就不干脆让我死了算了,还留着只会徒增我的伤心
和烦恼。心死了留着健全的躯体又有什么用,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有意思吗。
  「警察局方面我也请律师帮你办理了证明证实有伤而不能亲自每天签到,你
安心养伤什么都先别想。」
  「谢谢。」莹姐的细心让我不得不感谢。
  …………
  我在床上躺了8天,虽然还不能下床,但已经感觉身体好了很多,一些不算
重的瘀伤已经消退了,但身体多处还是呈墨色。此刻莹姐正用湿毛巾帮我擦拭身
体,因为医生说我的身体暂时不能沾水,所以这些天身体的卫生都只是靠这样来
保持。
  「今天不用这个了,我已经身体差不多好了,勉强能撑起来。」当莹姐正准
备帮我穿上老年人纸尿裤的时候我说,每次用这个我都感觉非常的尴尬,好像自
尊心被伤害到一样。
  「你真的好了吗?别勉强哦!」
  「嗯,没问题了。」说着我用手撑起了身体,虽然还感觉全身酸痛,但总算
一个多星期来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撑了起来。
  「那好吧。」莹姐见我坚持所以也没有勉强我。
  我背靠在床头目光空洞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好多天没出去过了,好像与
世隔绝了一样,这些天我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再去想晓筑,心情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但偶尔脑海里还是会不自然的闪过晓筑的音容笑貌我的心也会突然像被闪电击中
一样瞬间刺痛一下。
  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莹姐再次来到我床边,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她换上了一
件几乎透明的暗红色吊带睡裙来到床边,双眼有点迷离的看着我,气氛好像一下
子炽热了起来,我们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当我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
她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她火热的双唇封住了我的嘴。
  激吻了一会后,莹姐爬上床跨坐在我的双腿上,轻声的问:「痛吗?」
  我摇摇头示意没事,然后继续吻着她的唇,把舌头伸进了她温热的小嘴里,
双手摸着她的丰臀揉捏起来。我正想用力把她搂得更紧的时候感觉肋骨处一阵酸
软,不禁全身抽搐了一下。
  「你有伤别动,让我来吧。」莹姐抽离了我的嘴说,说完她低下头吻起了我
的乳头,一阵湿滑的触感让我舒了一口气,灵巧的舌头巧妙的刺激着我的胸前,
一会是舔弄,一会是吮吸,技巧交替。她慢慢地滑落下去,跪趴在我双腿之间,
很快舌头已经滑过我的肚脐到达了我的下腹部。
  我轻轻的拉着她的肩膀说:「那里脏。」我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洗过澡了,
虽然每天擦身,但下面肯定会有尿臭味。
  莹姐没有说话,用火热的眼神看着我,微笑了一下,然后把我半硬的肉棒含
进了嘴里。一阵火烫缠绕让我顿感一阵舒畅蔓延全身。
  为了回报莹姐,我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帮她整理了一下散落的头发,并且
轻抚着她的脸。
  「锋,是不是姐老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轻抚她的脸让她误会我是在试
她的皮肤,莹姐突然问。
  「没有啊,莹姐一点不老。」说实在,莹姐外貌身材保养得非常的好,不认
识她的人根本看不出她已经年过40,还以为她30岁左右。
  「不要叫我莹姐,叫我玉莹好吗?」莹姐说。
  「好,玉莹一点都不老。」我刚说完,下体再次传来一股快感。她睡裙的领
口大开,一对丰满而完全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底下,我从领口
伸手进去握住玩弄起来,明显感觉到她鼻息加重。
  我撑起身子伸手到她身后慢慢摸索在她的丰臀上,手指向她秘部探去,手指
滑过之际莹姐一声闷哼,神秘的花园早已洪水泛滥,手指游溺在上面湿湿滑滑的。
  为了让我不用撑着身子,莹姐变换了姿势,跪在我的身边把丰臀对着我,嘴
巴继续吸吮着我的肉棒,她饱满的阴户两片薄薄的阴唇微张,阴唇的颜色不算很
深,保养得很好,阴唇周围没有阴毛,应该是人工处理过,只保留了下腹以下一
片小小的森林,我用两根手指伸进了她湿滑的肉道里面挖弄着,发出清脆的水声,
她不时扭动着丰臀迎合我的动作。
  「锋,给我好吗?」莹姐扭过头轻声说。
  我点了了一下头,她再次跨在在我身上,用手轻轻扶着我已经被她吸硬的肉
棒对准她的洞口慢慢地坐了下来,一股火烫紧致的快感包围着,这几个月来我已
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进入莹姐的身体了。
  「痛吗?」莹姐伏在我身上轻声问。
  「不痛。」我小声的回答,生怕声音太大会破坏这炽热的气氛。
  「今晚好好爱我一次好吗?」莹姐的声音带着几分羞涩的问。
  「嗯!」我再次轻声回应,我话音未落,莹姐已经缓缓地提起臀部在慢慢地
落下,并且肉道时而紧时而松地包缠着我的肉棒,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传遍全身,
曾经我天真地以为这种技巧是女人与生俱来的,因为跟晓筑做爱时我也经常尝到
这种滋味,但当我跟着李承宗接触过其他女人后,我才知道原来这只有经过相当
的训练的女人才会掌握这样的技巧,这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一种讽刺。
  伏在我身动了一两百下以后莹姐直起了腰把我的肉棒完全吞在她的身体里面,
然后柳腰在以我的肉棒为中心打着圈圈一样的扭动起来,这动作几乎让我射了出
来,我集中了全身的力气才憋着气忍住了。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我伸手去抓着莹
姐那在胸前摆动着的双乳,柔软的触感好像快要融化似的,因为没有生育过孩子,
并且保养得好,所以乳房仍然坚挺并没有一点下垂。
  就在我陶醉在手掌上传来的那柔软的触感的时候,突然见到左手无名指上那
铂金戒子,让我的心突然抽动了一下,脑海好像突然短路了一样,一丝惊恐略过,
下半身的武装也瞬间瓦解,肉棒好像失去了动力,一下子软了下来。
  莹姐可能也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停住了她的动作,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那
转瞬闪过的一丝失望,但很快她就慢慢伏在我的胸前,温柔的安慰说:「没关系,
都是我不好,你伤还没好我就……。」
  我没有说话,只能伸手搂住了她,但心里却产生了无法表达的痛,一个多星
期过去了,我尽量不去想,但其实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谁又能理解我内心到底
有多痛,可能这个痛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莹姐慢慢从我身上退下来,关上灯然后睡在我身边再也没有说话,我睡不着,
可能莹姐也一晚没睡,差不多天亮的时候我才因为实在太累而合上了眼。
  …………
  时间又过期了3天,我终于能下床活动了,虽然全身还是感到酸软,但已经
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动作不太激烈还是不会觉得不适。莹姐见我已经行动自如
了,放下公司的所有事情差不多半个月的她也要回去公司处理一下堆积的业务,
我让她放心去忙,我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
  打开电视看着那些平时觉得非常无聊透顶的了娱乐节目我居然笑得前仰后合
的,就算笑的时候牵动着我全身的肌肉让我全身酸痛我还是没有停止大笑,笑着
笑着甚至笑出了眼泪。电视节目看完一个又转另外一个,就算到了中午播放的是
女性节目,我也照样看得津津有味,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怕没有了电视的声音,
整个房子静下来以后空空荡荡的感觉,我怕人静下来后我的思想不受自己的控制。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